默斋遗稿-宋-游九言卷下

卷下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默斋遗稿卷下
            宋 游九言 撰
 文
  黄遵甫字序
余尝侍坐于外伯父尚书黄公公游氏出也其母夫人
于余是为祖姑先大父晚就医昭武因小愈焉实与尚
书为邻尚书状貌岿然视瞻端静其坐如山其行如引
卷下 第 1b 页
绳语音铿戛如奏金石凡燕私对妻子与盛服揖大宾
无小异其接后生晚出虽沉静寡言而衎衎和乐之意
德容蔼然可亲而不可狎后生望其威仪皆不自知敛
衽而心畏之尚书初非有壮声厉色加之使然也余频
年客游四方所阅钜人伟士多矣其天资高亮襟怀洞
然学问宏博固多有之而正襟肃容终日不慢独未见
如尚书者今世学士大夫试使危坐食顷之间往往筋
骸倦曳辞气昏惰忽焉不自知其收敛之不至夫然后
卷下 第 2a 页
知尚书之为难也戴氏礼曰君子有絜矩之道为其言
行足以仪表一世而为之轨则也夫矩方也凡物方则
必正尚书之德盖有进于是者外兄仲本幼子曰矩今
年始行冠礼求字于余余曰正者矩之字然尚书之懿
后生不可不闻也矩乎矩乎能遵乃祖之懿而效法焉
其为学盖庶几矣请字曰遵甫虽然人之为德蓄诸内
必见诸外若形影然未有貌恣肆而心整饬者尚书生
平孝友纯厚故德之形见者如此非饬外而罔内者所
卷下 第 2b 页
可及也遵甫勉之
  张子扬字序
人位天地之间阴阳所赋其一性之善初盖均也惟其
气禀有刚柔利钝昏明缓急之异参差不齐而贤不肖
始分人固有刚锐明决高出万夫之表而不免强戾恣
睢意气失中者刚决之过则然也亦有温柔愿悫拱手
循循或至委靡不竞世之姿质其得中正者既难若是
及夫诱习所移流而为恶则又有甚焉圣贤之设教察
卷下 第 3a 页
其偏而矫揉其气禀救其流至曰惩忿窒欲者求返吾
性德而已矣夫善恶之在人常对为消长若持衡然首
抑则尾扬不爽毫分方其微也弗能自克及其流也岂
可胜救而君子小人之判决矣古之学者察吾资质之
偏病而于善恶之抑扬也深致意焉余友张野夫有子
始垂髫神气隽利眸子莹彻乃翁爱之每指示坐客曰
是子也不忧其愚所虑者锋谔过锐耳名之曰抑俾其
壮也思焉余祝曰美哉爱子之意乎抑其情欲性德必
卷下 第 3b 页
扬有严其身令名必昌天下无恣肆而为成人之理野
夫爱子若是异日立身扬名光显父母则今日抑之乃
所以扬之与宜字曰子扬野夫曰允哉释名之义乎其
遂书之俾无忘吾子之言余曰诺哉
  童氏子去疾字序
故人童氏子曰去疾请于余曰始名祈之后入庠序偶
更是名愿有以字之余曰凡人四肢有风寒燥湿之攻
者皆疾也而心志之间偏私邪妄之起亦疾也然风寒
卷下 第 4a 页
燥湿感之于外去之为易偏私邪妄作于内去之为难
外之疾去则身康宁内之疾去则心康宁请字曰伯康
伯康勉之此八物者世人皆有是疾也愿先去其内焉
斯为学者矣
  李氏子骧字说
马之行地曰腾骧取其骎骎载骤日进无疆也夫人之
为善倘亦如是腾骧焉其进岂易量哉马之进可至千
里人之进可达圣贤中道而止不如无进李氏外兄之
卷下 第 4b 页
子曰扬孙谓其名不自励也求易之余为名之骧而字
曰进夫盖尝观之视鞭影而奔者骅骝之子也策而进
者次也倘恋逗迟回屡鞭不前虽良乐末如之何矣骧
其勉之
  黄氏三女甥名说
黄氏三女甥将及笄矣求字于老舅游某因思曰古之
女子罕用名著若姒任姜姬皆氏也大略不名再思如
曰姜嫄曰简狄曰戴已说者固已为名号则是古尝有
卷下 第 5a 页
之矣汉以后若班氏女昭蔡氏女琰苏氏女蕙以其通
习文墨又皆有字焉去古既远古礼渐废况今世乎名
而字之或存训戒亦可也虽然而母固已名若辈曰华
明柔矣今其既殁汝安敢忘而余安可易哉其为汝次
之长曰伯华华必务实命之曰全真次曰仲明明不欲
曜命之曰贵韬是二者君子制行犹然矧居阃内乎次
曰季柔柔者坤之德而妇之本也其曰德本呜乎观而
母名若之意盖有在矣余著其义无它即而母之训申
卷下 第 5b 页
之也三甥志之
  上官氏女甥名说
上官氏女甥适黄氏子炜而炜亦余家出也既嫁矣见
其舅而求名与字于余余尝命名于黄氏三甥女固曰
古之女子不以名著矣然后世命之实多亦可言之而
乃翁好谈易汝于兄弟之次在三尝以兑之三索命汝
矣而犹阙其义夫兑说也初九曰和兑吉释经者谓以
和为说而无所偏私说之正也女之适人能和说其家
卷下 第 6a 页
刚中柔外既不失正又不过严则用之辑闺门睦姻族
孚内外其为吉也孰大焉为名以贵和而字曰吉卿汝
岁时归宁也见乃翁而问之
  过杨忠襄墓哀辞
建炎己酉金人渡江车驾幸越杜充以宰相总诸道兵
镇江左前执政李棁供饟事显谟待制陈邦光守建康
充懦不能战闭壁莫敢出充与麾下数千人降金北去
金入建康棁先降邦光亦降通判杨公邦又独不从大
卷下 第 6b 页
书其衣裾曰宁作赵氏鬼不为他邦臣授其仆曰持此
以见志吾死矣棁邦光拥公上马于野次俱见金帅四太
子者命之拜公叱曰我不降何拜众莫敢迫纵归明日
遣其将张太师谕公授以旧官公以首触阶戺求死张
大惊止之徐曰公所志固高然势已去矣第归审思之
明日复来公亟移书其帅曰世岂有不畏死而可利动
者幸速杀我又明日四太子觞二降人于堂上乐作召
公立庭下公注视棁邦光曰天子以若捍城贼至不能
卷下 第 7a 页
抗又不守节更与共宴乐尚有面见我乎帅取幅纸书
死活二字谓曰无多言即欲死书死字下则顾旁吏有
簪笔者跃起夺而书曰死于是众皆动色又使引去明
日再以见公遥望四太子遂大骂若恃强而吞与国天
宁久假汝行且覆师尚安得污我帅怒使人疾击挺交
下公骂不绝口见杀剖腹取其心明年敌去州以事上
闻诏赠直秘阁官其子二人即死旁为墓立庙谥忠襄
公吉州人政和乙未进士后六十九年建州游某为吏
卷下 第 7b 页
金陵再拜墓道嗟叹而为辞曰山云起兮阴阴木啸风
兮萧森罥荒榛兮颓隧野鸟怨兮清音噫丙午兮宴安
蔼缙绅兮多盘系苞桑兮弗戒谕旧好兮开边衅生兮
召祸澒大地兮尘蒙粲承平兮百载莽夷门兮庙宫我
踰邠兮梁山敌踵至兮江干拥貔貅兮首鼠纷雅拜兮
后先独立兮慨陈人自靖兮此身宁为鬼兮赵氏肯涅
缁兮北廷有贪食兮苟哺弗自知兮貌赪握玉麟兮拜
敌帅曾莫怀夫忠贞岂曰余兮独死汝尸坐兮偷生振
卷下 第 8a 页
英声兮阶下气振动兮清宁凛名义兮身世九鼎重兮
一羽轻翳翳兮幽藏颓阳照兮山荒发毛齿爪兮一世
同腐庙貌圭衮兮千古之光春秋兮代谢勿替兮烝尝
  送窦君入闽序
余方少时读太史司马迁之书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心
窃隘其疾世之深以为天下岂皆为利者哉及壮而出
游四方凡耳目所接与身之所历纷纭胶扰卒归一辙
回诵司马迁之言未尝不慨然以悲夫农耕于野工奏
卷下 第 8b 页
其技商迁有无与夫释老之流所以资人而衣食者姑
曰为利犹可也至于古之士者幼而学之壮而欲行之
得其志行乎其位以膏泽四海不得其志行乎一身以
著于家庭所谓壮而行者岂必皆得时得位哉得时得
位利禄固在其中而非幼学壮行之本意此六民者大
略如是独为士者决非可以利言也后世师友讲说不
明诵其诗读其书自毁齿垂发盖已为利而学矣读书
者所以决科目也脩身者所以取声誉也卑陋者徇于
卷下 第 9a 页
利而忘返高明者堕于利而不知纷纭胶扰而义理或
几乎熄矣虽豪杰之士亦无以自拔于世其有不为利
而专徇义理者则共笑以为迂阔呜呼利之移人至此
极哉余去年来官京辇筦库之卑门外车马憧憧往来
无过顾者以非利之所在也镇江窦君文卿素不相闻
忽以谒入心固疑之坐顷问其所需则曰吾安居里门
未尝远游且岁时腊享有以自给闻子闽人也子之乡
有晦庵朱先生者愿往见之因一游武夷九曲而归足
卷下 第 9b 页
矣经过于是一见吾子又何以需为余喟然曰君生平游
不出里门今乃无故走千五百里进不希名退不规利
君其迂哉求师问道虽古之学者所常行而居今之世
真迂者也客去良久不觉愀然自失余今官于是不过
利微禄耳奔走于马尘车辙之间每旦随群入局瘖瘖
聚食有怀不得舒有口不得言晡漏未尽即分散四出
摇曳破舆匆闭不敢启以为例应如此暮归局促坐僦
舍中嚣尘湫底无数寸隙地可以容足吐气城外跬步
卷下 第 10a 页
西湖粗有山水不得屡至至亦不得久留回思向来客
走江汉登万山临襄河过荆门漱玉泉蒙井之幽涉渚
宫纵观龙山蜀江之壮伟日游廛市寻北方归朝武夫
猛士与之杯酒言笑开口吐见肝胆无所忌讳顾视今
日折还缙绅之后规规如畏真使人慨然以悲平生狂
疏自信本亦无求于人然竟为饥疾所驱贪微禄以至
于此其视君不远千里求见先生名儒探寻山水之幽
丽此行何啻登仙虽曰今人以为迂而古人亦岂可多
卷下 第 10b 页
得哉然余闻之人之一心明彻精粹纤翳不留其好善
恶恶无所为而然者良心也及长而交于外物则诱而
昏之利心一萌虽为善亦人欲耳其去道益远今君既
无名利之惑其乐善之意不由外诱此正良心之本然
又见先生名儒指其用力之要以自求其良心复其所
以明彻精粹者固易为力异时天理廓然清风满襟有
以自乐于此世则人以为迂者又遑惜哉予麋鹿之姿
失其本性不能决去林野以遂其所欲缁尘满衣日惧
卷下 第 11a 页
其昏也于文卿之行赋白驹两章以送之首章以属君
卒章以属先生而皆以寄余之悲焉建安武溪游某述
  送林成已序
某总角时诵习论语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句读
之师教之曰容色必庄视瞻必正语言简静而行步舒
徐某应之曰舍是则心志不定读书遗忘是谓不固师
喜曰孺子之言是矣幼学所对虽未尽也然今发已种
种终有愧于此言盖心者一身之主也四肢五官心之
卷下 第 11b 页
役也心畏拘检则容不庄心悦纷华则视不正习戏玩
则言自喧喜便捷则步自乱当其不庄不正或喧
与乱也试回思之此心何在哉学者学正吾心而已矣
学焉而犹不能正是谓不固静其中可以齐其外制其
外亦以养其中此内外交养之道然先自内始矣予友
林成已年甫冠文笔犀利老成固不患其钝且迟矣
今当随其兄将母之官也求言为别且曰必箴其病异
时将验之某不能知成已之病也姑自讼其身之病以
卷下 第 12a 页
告之
  送朱景渊序
庆元乙卯某官金陵得友三人金沙之林金坛之刘景
渊朱兄其一也维国天资明敏且勇于为善某气昏惰得
所学焉平国刚方遇事不挠某多顾虑得所学焉自知
其质如此其柔弱矣又有时而急躁或妄发不能制则
审详宽裕之德于景渊乎取之是三友者亦不余鄙过
从独亲人皆知三友之惠我也而不知某亲之实自谋
卷下 第 12b 页
也景渊尉上元丙辰秩满先去邑中父老惜之未若余
之切切也自此躁妄复作何所取则乎临岐景渊求数语
以志交友之思余尝观于人之气质大略二端刚柔而
已宽和温雅审详逸豫柔之属也人之有是禀者固贤
矣然多失之弱弱则于事多弗立遇所当为常乏决断
焉以之为仁则不强以之为义则不果加之以利害之
怵因之以世习之移久而不察则废放委靡随之此某
亲历而后知者书曰宽而栗柔而立圣人中道也景渊
卷下 第 13a 页
有是美也倘从余言遇应人接物时时试验之后日相
逢能断某之说为是与非则景渊用力进矣
  送赵簿紫芝序
唐人裴行俭有言士之致远先器识后文艺某爱其说
简而明足以尽观人之法盖士之所能多端惟无是物
焉则卑陋简浅虽有才华术略亦罕足观矣有客闻之
曰倘如所言则赵君紫芝其殆优乎紫芝主簿上元尝
因所职建某事合乎义理之化而不合乎世俗之好紫
卷下 第 13b 页
芝不摇于利害其器则远而识亦明矣余曰倘如所言
或亲故笑其拙迂上官恶其违戾则紫芝何以处之客
曰不知也吾见其无顾虑无勉强是其胸次必可探而
识矣余曰贤哉紫芝固有短檠寒儒饱辛苦习淡泊其
居官欲吐一言立一事利害所怵因丧所守甚多紫芝
以诸王孙蚤登科目骎骎乎富贵利达而所为乃过于
陋巷之士贤于人远矣然人之抗志也自视齿发方强
意气有馀其初未有不锐者及乎利达不逢富贵不来
卷下 第 14a 页
凡吾有欲皆沮而莫得然后稍衰所以士君子变节多
出晚岁可叹也已客曰吾以子言试问其所处若何余
曰某与紫芝同官二年相好也大丈夫富贵利达盖无
非天命耳安得而增损紫芝文章气识固已近道必自
知此无俟乎言客退适会紫芝秩满将归因书其语以
为别
  答滁州范楷秀才书
某承惠书深见不耻下问之意凡圣贤之要语近出儒
卷下 第 14b 页
先示人之大方来书备矣然今世学者与时不同大略
皆知圣贤语言名数等级而知道不如昔人何也未尝
以心验之以身体之空言无益故也敢因盛意试为一
言以与此间同志审其是非而试评之夫人之一心清
明完具无纤毫翳蚀此天命之本人人皆然及生数岁
稍知物欲则为所淆而清明之体遂为思虑所蔽思虑
日多一日清明日蔽一日自此而往物欲既多思虑亦
扰见诸行事而君子小人遂分小人勿论也为君子者
卷下 第 15a 页
亦不过诵习诗书孝弟忠信之训抑其情欲不敢过失
而已其于本心依然未明心既未明则虽所为时能暗
合于道不保其皆不背道所以后世君子德行事业不
大光明者以此今也吾人行已倘直行其孝弟忠信终
身寡过犹可也然不可恃也人之为善既不明其原则
是冥行求合而已随时所尚姑取利禄亦可也若曰大
丈夫生乎此世明古今治乱之原识圣贤千载之心得
志而行则不止位貌崇隆自以勋德为世所尊不得其
卷下 第 15b 页
志则无俟富贵自以俯仰光明合德天地此则非口耳
之学所可能也是以先儒教人寡其物欲澄其思虑号
为主敬主敬者此心常存不驰骛于外是也虽不驰骛而
防闲抑遏复不可过过则心中多事不得其正久亦失之
来书言勿忘勿助长之说是也既不驰骛而至于忘又不
遏抑而至于助长则此心常在一日私妄消散则清明
之体自见矣不必于勿忘勿助长之外别求实见也虽然
自有志于学者言之始也助长之病为多盖骤然制禦
卷下 第 16a 页
速欲成功久无所得则烦倦自怠遂至弃之故其终也
忘之病为多此学者通患亦大戒也勿迫勿弃优游以
养其存行之既久则所谓心者吾身中之灵也安有不
见其本体者乎识心之体是谓知道试思之
  再答范秀才书
比承惠书观味语言却知曾用体验工夫甚以为喜书
言骤然整顿逼迫太过不见所谓优游气象只此逼迫
邻于助长矣优游气象无所别寻既不逼迫又不惰忘
卷下 第 16b 页
久则自然优游优游则存矣存之既久一日脱然私意
消散本体昭融斯知道矣然勿萌一心待其昭融工夫
既到自然有见又云屏思虑绝事物身心将置之何地
此释氏所以为异端此语却有些病试更体验吾人亦
有无思虑无事物时身心在何地乎后便见报又云即
事即物动一思虑不为事物所惑则处万物皆有主宰
此不可轻言学者惟其一心未能主宰是以逐物而去
正用功之时也
卷下 第 17a 页
  答游儆秀才书
幽忧杜门早间俨然辱临且惠书不忘宗盟之好而加
以诱借奖饰之词此意良厚何敢当也顾谱系残缺未
知昭穆之序彼此不敢遽辨尊卑耳吾宗自郑太叔以
来视他姓最不繁衍入司马晋以至南北朝见诸史籍
者不过三四人皆无大勋业兴起宗绪绵延至今寂寥
若是可不惧哉虽然功业固无待求也使吾宗人散居
四方其从学也皆慕为士君子之行其农耕艺贾也皆
卷下 第 17b 页
为善人传之不绝使游氏号于天下每为善姓如是足
矣闻敬仲颇亦好游凡四方与吾同姓者其致余言而
告之使转相劝勉此区区之心计吾宗有贤者亦当以
余言为然也少顷求见以谢先施
  原谱
周衰五宗九两之礼废久矣五宗废则世绪益亡九两
废则宗族不系斯民去其邦邑散无所统者岂特一姓
而已哉五宗九两废而族不聚居比庐井田坏而民不
卷下 第 18a 页
生聚学士大夫不忘其先者有氏族之谱存焉耳唐初
高祖太宗驱群雄以得天下起圭窦者或厂高门奋钳
徒者或建大旆时君恶夫故家之自崇而轻我之爵禄
也取氏族之说一槩而非斥之当时一言不合怒而求
胜孰知有流弊乎陵夷至于唐衰谱学弃亡尽矣呜呼矜
其门阅不足尚也而其流至于遗失宗绪可哉士之出
于千载之下区区欲本其所生以支缀其宗族者无他
姑自养其孝弟雍睦忠厚恻怛之心而已矣此学者述
卷下 第 18b 页
谱之意也游出于郑而今之望以广平冯翊者或以为
司马拓拔之世尝盛于其地耳或者又因其望之同乎
宋也则曰得姓于宋公子游凡此皆以氏族废而迁徙
不常无足多辩而某之为谱也独深有意焉自宗族之
恩缺而民不知亲其亲自贫富贵贱之势相轧而亲亲
之恩愈薄异姓之人卒然遇诸涂利害气势莫能相及
而欢愉忧戚或相与共而为同宗则反不然贱而卑者
或陵之富而贵者或嫉之因其陵与嫉之心生也而宗
卷下 第 19a 页
族以睽至其极则兄弟不相能者多矣昔高齐及宇文
战齐之宗有言曰我宁使宇文得之不欲使安陆王得
之凡今之为族党未免类此就其二端言之嫉者可怜
而陵者可责也呜呼鸟俯而啄兽走而嬉犹徘徊顾群
而惧外物之害也可以人而不如飞走乎盖以吾身而
视吾宗其支𣲖虽遐而其初则父兄伯叔为本实同观
其同则死丧缓急可以相保而不可以相弃此圣人治
天下自家至国笃近举远之原也曾谓匹夫而居一乡
卷下 第 19b 页
独不念乎如前所谓贫富贵贱之际固可勿论矣岂至
反不若涂之人利害莫相及者哉又岂肯漠然相视如
途之人而已此某述谱有望于吾宗之意也吾之祖自
唐末居此至某之身十一世而某下复三世矣合十有
四世几三百年枝叶扶疏盛衰相忘而途逢莫辨某从
亲远游幽忧而归因霜露之疚怀而念吾宗也深有惧
焉则询之遗老稽之残牒自十世而上凡官称名字配
耦卒葬幸有得则皆录之而不忍遗以著吾同宗之始
卷下 第 20a 页
终固未暇详其所生而溯其所旁出以为立谱之法也
然得某之谱而续之各本其所生而自详其所出固无病
于今谱之繁不害其传之无穷使吾宗人观此图而明
其父兄伯叔之本同良心油然而生则夫孝弟睦雍忠
厚恻怛庶几可作是某区区之心也而法之繁简岂暇
言哉呜呼人心之散久矣亲其亲犹或忘之谁谓观其
图而可以作其孝弟忠厚之风然吾固曰良心人之所
同因其空言而动其良心溯其图沿其本支或有兴言
卷下 第 20b 页
未可忽也某尝侍坐于族兄仲华卿先生为言大父大
中公久宦而归途逢一叟问姓曰亦族人也问尊卑曰
若以序言叟忝兄也惟其贱加贵不可耳大中喟然引
咎延于家庭掖两吏而拜之呜呼以大中之德而拜其
宗兄不足多言而世衰道微目之所击多寒心焉前辈
长者之风未可忘也故陈其续谱之说而附以大中之
遗事此又某有望于吾宗学者之意也
  游氏世谱
卷下 第 21a 页
游以氏见春秋之世者三晋周郑是也按左氏传鲁庄
公二十四年晋桓庄之族逼献公患之与其臣士蔿谋
尽去游氏之族僖二十四年郑人伐滑周襄王使大夫
游孙伯如郑此见于晋周者郑文公之庶子曰兰其母
燕姞梦天与已兰因名之是为穆公穆公支子十一人
而为卿者七号七穆公子偃七穆之一也偃字子游其
子虿字子蟜楚字子南昭公元年楚以罪奔于吴不知所
终独子蟜之子曰吉曰昄论语世叔讨论之左氏子太
卷下 第 21b 页
叔美秀而文者皆谓吉也古者天子建国因生以赐姓
胙之土而命之氏诸侯卑不得赐姓世子传嫡相绍而
支庶称公子公孙公孙之子用王父字为氏故子太叔
始用王父之字氏游而晋周二族莫知其得姓之自且
其后久已无闻惟吉子遫昄子良见于经传且偃虿吉
遫仍世相郑至战国郑仆于韩世绪始不续今之言游
氏不敢本晋周而本郑公子偃者盖犹有传故也以郑
言之实姬姓矣周之季樗里子有客曰游腾西汉艺文
卷下 第 22a 页
志有游棣子著书一篇自秦汉曹魏更数百年无见焉
至西晋时始有豪于金城者与曲氏敌西州谚曰曲与
游牛羊不数头南青门北望朱楼其仕于时有楷为金
城太守迁梁州刺史有显为司𨽻校尉而刺史与司𨽻
谱世不详西晋衰居广平之任城者有子远刚方忠智
仕刘曜位大司徒有邃仕慕容廆号称股肱有纶保苑
乡授幽州王浚爵命其兄统为浚司马有钦冯翊人苻
坚败据颖阳自统而上皆言广平人亦不能知其昭穆
卷下 第 22b 页
也逮拓跋世任城之游益盛曰雅字伯度仕太武累官秘
书监梁郡公卒赠相州刺史谥宣侯子僧奴孙双凤皆
袭爵而宣侯之弟恒其子昙护为中散迁典侍令赠肆
州刺史同邑又有乐浪太守鳝仕慕容熙乐浪生幼仕
冯跋假广平太守广平生明根字志远宣侯从子
弟也性清约综习坟典仕魏屡进谠言位议曹尚书大
鸿胪卿封新泰伯历官内外五十年年踰七十致仕又
起为五更赐安车给上卿禄国有大事玺书访之卒字
卷下 第 23a 页
靖侯子兆字伯始袭封终尚书右仆射谥文贞公子祥
字宗良袭新泰伯位国子博士文贞清贫儒雅方正之
操时人服之方明帝之初近侍群官预在奉迎者自侍
中崔光以下并加封而文贞亦加文安县侯独辞曰子
绍父爵礼也卒不受及博士之世明帝以文贞昔辞县
侯复欲封博士博士守父志又固辞论者高之文贞为
廷尉时宣武尝有所敕文贞执不从曰臣安可曲笔也
及元乂将害太傅清河王怿公卿畏乂皆失色顺令文
卷下 第 23b 页
贞独抗不可至是明帝又追论文贞清河之议封博士
高邑县侯高邑卒谥曰文子皓字宾多袭爵终侍御史
盖自乐浪太守六传至此世系又亡隋史有靖侯玄孙
曰元字楚客亦居广平之任城父宝藏止云位至太守
炀帝使元督运黎阳引大义责杨玄感玄感反谋已固
害之赠银青光禄大夫拜其子仁宗为弋阳通守然史
称光禄于靖侯为高祖则太守与侍御为昆弟矣不知
果为高邑之子否乎又不知所谓玄孙者果为曾玄之
卷下 第 24a 页
玄或姑以远言之乎游自得姓以来独此八世为可考
而中断勿明复不敢支缀呜呼谱绪散亡真可叹也侍
御有弟曰安居仕高齐亦袭新泰伯靖侯叔父矫历濮
阳钜鹿二郡守赠冠军将军相州刺史冠军之孙馥为
国子博士博士之弟思进尚书郎中史牒所载又止此
魏志复有郡功曹毅字幼齐生子楚字子元为陇西太
守以功封侯高齐有相州长史京之生女为神武妃见
谓有德又有中书舍人诠之见于南史此皆散在简编
卷下 第 24b 页
不可考辑者也李唐之世与隋齐魏相接而广平任城
之族又微有曰仙芝曰奉寰仅为禆将无勋名可见寰
之子曰骞开元中桂州都督平庐节度使见龚𨽻历运
图耳又不知此三君果为广平任城之裔否也唐至五
代三百五十馀年登科记仅得九人曰山甫曰乾晦曰
芳曰温曰申伯曰蔚曰恭曰震而五代一人曰邵名又
不显唯九国志列传载恭字梦得建安人以文才见推
为杨行蜜知制诰卒子简言字敏仲仕南唐李氏累为
卷下 第 25a 页
翰林学士辅后主为门下相子孙位千牛备身自此入
本朝矣某居田间无多文字可以稽据盖自左氏而下
寻绎史传所得者止此至于稗官虞初杂记与夫古之
言氏族者无暇尽阅虽然大略具之矣自先君朝请逆
数而上十世祖匹始为建州建阳之长平里人匹生吴
仕为镇使始分二支其季某生二子季曰廓廓三子仲
曰惟惠惟惠二子季曰正卿正卿二子季曰宗元当仁
宗世州举进士上南省有司首选之是时廷试犹有黜
卷下 第 25b 页
不尽取公见遗而归早世以兄晞古之子轼为后是为
某曾大父隐居勿曜赋诗饮酒徜徉武溪之濆姿豪逸
而不谈人过为诗清劲而不刺讥当时之事兄弟三人
友爱皆笃曾大父名虽出继而省元兄弟未尝析居故
三人终身亦不异食乡老至今诵之里有三恶少荷戈
醉行里闾惊窜公见之曰何哉曰某氏子抑吾气莫能
伸将杀之公曰杀之能免死乎曰不能然则何苦至是
少年悔公语某氏子善遇之乡人以是化其德所居号
卷下 第 26a 页
梅轩月榭而自号武溪钓翁当世文人达官多过其庐
公与之饮而未尝出也其诗曰一江短艇横青天浩浩
白云行蓬匆醉卧兮非独醒不知夫轩之与冕孰念夫
功之与名归去来兮一竿月明其风致如此生二子季
曰其藩即先君之考也德如武溪而姿粹和宣和间居
太学上舍太学之士尊师之登戊戌进士第归邦邑邦
邑之士尊师之在太学时从游者后多至宰相侍从公
淡然不往求也终朝奉大夫后赠大中大夫有二子先
卷下 第 26b 页
君岩冢嫡也绍兴辛未进士终朝请即此某本支也然
独详何哉谱者某所述而知吾之祖为详故也其始祖
而下𣲖分者自列著焉闻之故老四世祖讳(阙/)者殁于
雍熙四年自雍熙丙戌上至太祖受命才二十七年则
始祖自唐末居长平无疑然莫知其所以徙虽曰知制
诰父子为建安人不敢指之为祖者以时考之盖先之
矣呜呼寥寥千载宗绪绵延逆而数之可推者仅十世
孝子慈孙之心宁不悲夫故裒集历代之书以为得姓
卷下 第 27a 页
之传其十世之谱有所论次者见诸后述
  送游子正归蜀序
人之生也始于父母之身既为兄弟又为孙子自是以
往其传寖分矣寖分则情益疏久之相视为路人矣有
能回首思之凡我族姓实均受气皆同厥初惟其久而
寖远也宁不恻然而悲乎庚戌辛亥某居庐茹哀之隙
惧其若路人也尝为宗谱矣癸丑出游江淮客金陵而
吾子正适以命召出蜀过焉初丁酉戊戌间某为浔阳
卷下 第 27b 页
狱吏而畏斋制机过之问上世之事言靳州暨察院尝
拜兄弟于淮之南靳州则制机大父而察院某伯祖也
以齿次之某拜六兄于九江而子正笃于礼义又自言
畏斋亲则季父而学则师友属其来江南见寻子正复
拜某于金陵某虽甚卑以世次不敢辞既思之顷述宗
谱方十年耳犹惧其若路人而畏斋之属子正相亲若
是畏斋之意固厚矣子正亦贤矣哉今将归蜀因备载
三世百年之好寄谢诸宗人使百年以后闽蜀相望卒
卷下 第 28a 页
然遇诸涂推其世次而考焉岂无恻然以悲慨然而兴
起者则亲亲之意其庶几矣然吾宗自得姓以来其生
不蕃富贵利达偶然外物不足多慕使吾宗人为士者
孝于家信于乡服诗书而重名教为农商工贾者崇孝
弟不为非僻百世相传而吾游氏每得称为善族足矣
风高江寒伫立舟次言有尽而意何穷子正其遍寄声

  陈氏族谱序
卷下 第 28b 页
余家长平西山之下山之胁曰竹田竹田之陈犹长平
之游皆里中著姓而绚叔陈之良也暇日常为余言中
之族分自邑西曰(阙/)亭来居北乐亲既亡而兄弟五人
指众无以容故兄居于东以东兄名之今语讹为东坑
弟居于源以叔源名之今讹为水源竹田者叔源之分
也世数既远先兄淳尝欲为谱以系宗绪未竟而殁中
今述之稍有伦矣某闻而叹曰呜呼上世风俗其笃厚
孝爱于此可见乎人之生也兄弟实同一气久而支分
卷下 第 29a 页
𣲖别其流益遐而情遂至于相忘前辈惧其情之疏而
至于相忘也是以立名以记之使后之子孙自西而望
者则不忘兄之所居自流而企者则不忘叔之所舍因
所居之名以识之见上世之意则孝弟之心或有时而
可作前辈用心如此后人其可忘之乎而世道衰微同室
而处犹不和协竞攘讼斗纷如也况敢求其企望而记
之者哉绚叔孝弟恻怛不忘先志而为此书使陈之后
进诵诗读书者又念绚叔之志勿忘则孝弟之风虽传
卷下 第 29b 页
之百世可也吾闻兄弟睦者家必昌亲党睦者宗必盛
绚叔之志如此宗族必有闻而兴起者是可重也绚叔
曰为中书之将持以示东兄叔源诸族庶几尽区区之
心又不忘吾子之言余谢曰某固欲行之长平德薄人
细病未能也绚叔求言敢不敬诺
  建阳麻沙刘氏义庄记
古者井田未隳大宗小宗之法随之以存斯民族姓亦
有所系患难可以相救死生可以相恤而圣人设教亦
卷下 第 30a 页
必起于亲其亲长其长推以雍睦九族斯民服习上训
其恻怛之念常得自近始此三代教化之原也后世阡
陌一开宗无系属多流离四出死徙不闻而亲亲之恩
益狭夫岂其良心之不存盖势则然也至乎礼义不闻
民之耳目不习风化私心既胜疏外之情先起于骨肉
因其近也忌嫉反多至若矜权尚势或卑伯叔之贱贫
营身竞利不恤兄弟之穷苦于所厚者每每先薄良足
叹也始余远去乡井闻麻沙有刘君渊者遇岁饥粒米
卷下 第 30b 页
涌贵则倒廪济籴以倡乡曲独视丰年之价余心善之
既归里中又闻为义庄以给宗人而未得其详也余族
孙一鹗从君来访于武溪之上拱而曰渊不幸少孤且
贫今自艰难中偶致豆羹柸饭之给而思寒宗之不自
食也盖尝分而饷之愿得文字以垂子孙余尝有其志
而贫弗暇尤愧赧焉试阅其约有言患苦乡闾害及族
党者虽贫勿给男婿越礼女适非正者虽贫勿助又若
墓祭以思祖先延儒以诱后进颇亦谨于名教不独使宗
卷下 第 31a 页
人之食其食诚可嘉也嗟乎人之生始于父母推而大
之世数虽遐皆同一气也谁无恻隐之心霜露之感宁
不兴怀特未思之耳宗法既坏士君子无地以致其亲
睦之意独有义庄一事犹能稍合宗族而收其流散是
以前辈多留心焉而范文正公家法最备君准则其书
当矣然富者有资而不肯为贫者有志而力不逮使天
下之族咸有如刘君用心则习俗当亦近厚又岂至若
越人之视秦人之肥瘠哉是亦为政者之所欲也虽然
卷下 第 31b 页
富者出资以辑其宗族贫者食粟以兴善行正交相勉
之道惟彭城氏里中冠族必有取于余言因以及之是
刘君求我之意也
  蓝桥记
蓝桥取里中著姓而名之也里中之姓多矣何以独著
蓝氏为其挟诗书而为士也诗书之泽大矣孝弟自此
兴礼义自此出幼学壮行可以表倡乡曲使农工商之
民得所视效桥之不以他姓而著蓝氏盖里中所宗故
卷下 第 32a 页
也蓝氏子元频过余不倦以桥成丐诗余老病不能诗
出钜编相示其佳作固多矣然多引稗官所载裴航云
英及仙人采和欲夸大以为奇事以余观之由前说则
淫诞无训尚神仙则虚无不经岂为士业儒所务哉昔
郑康成著学行于乡里人号郑公乡蓝氏子以某之说
谂诸耆老子弟使挟书为士者世世有人则桥之称谓
相与为无穷不致使他姓得而名之则诗书之泽愈远
矣云英采和之淫虚其归而删之会其弟兴祖至合辞
卷下 第 32b 页
曰是寒宗之志也乃书
  跋刘少府与诸将书
某为童子时已熟闻乡老谈道故宝文阁学士刘公之
为人盖英豪岂弟万夫之特其发为功业光明俊伟如
温太真李文饶不足多尚参佐忠献张公抚帅川陜摧
方张之虏卒全蜀汉使国家驻跸江南无上流之忧公
之策略固已载在国史至于风仪伟然急人之急忧人
之忧捐金指廪筑室分田以居故旧㷀独四方士夫蒙
卷下 第 33a 页
被不可胜数公薨之日家无馀资此虽古人不多见某
恨生晚不得执鞭为役盖常欣慕焉回视世间卑陋局
促终日营营真使人慨叹其孙学雅出公在川陜时与
诸将书稿爱国拳拳处事精密幅纸即可见其翰墨之
妙又馀事耳学雅其宝之此非止私家之藏百世之下
秉文笔者有取焉
  募建建阳县朝天桥
卧虹影于双溪偶随川逝念鸠工于百里庸讵无成况
卷下 第 33b 页
地连闽浙之要冲而路踵轮蹄之来往要当累趾安行
于砥道之上庶免蹇裳病涉于剡楫之间役大而费繁
功成而利溥解惠州之犀带愿继高风成郑国之舆梁
不劳指日
 附词
  沁园春(五十五自述/)
五十五年满簪华发俨然遂良又何曾戚戚荜门圭窦
又何曾汲汲玉带金章困后高眠饥来口饱老矣狂夫
卷下 第 34a 页
老更狂空回首叹世间名利傀儡开场 幸临晚节安
康又两日三秋催肃霜叹生朝亦是贺宾踵至龙钟矍
铄何足称觞喜对诸贤笑谈世事相会亲朋醉玉觞谁
如我素乐天知命不事侯王
  华阳洞词三章
河汉澈碧霄晴九华仙子到凡尘凉夜山头吹玉笛纤
云卷尽月分明
香露湿草晶荧起看大地尽瑶琼下界千门人寂寂空
卷下 第 34b 页
山夜静海波声
仙子去眇云程天香杳杳佩环清回望九州烟雾日千
山月落影从横(右词三首见元刘大彬所辑茅山志中/)
 默斋遗稿补遗
  题古田寺西堂壁
倾岩终日倦跻攀暂借僧庐半日閒砌下微流走清泚
匆前含箨随斓斑风来有径侵危座云出无心度远山
劝取高人长寄玩相随猿鹤傲林间
卷下 第 35a 页
  题武夷毛竹洞
毛竹连云路欲迷洞门深锁落花迟曾孙几度春风老
未入仙人一局棋(右二首见曹石仓宋诗选/)
  美人倚楼阁
檐头燕子说春寒蝴蝶悠悠午梦残睡起高楼多少恨
天涯小雨怯阑干
  溪上
烟开晓日照溪头溪上人家岸下舟啼鸟不知春已老
卷下 第 35b 页
数声啼破碧岩幽(右二首见诗家鼎脔/)
  秀州道中二首
一春烟雨歇空濛高下川原杳霭中毕竟春光遮不得
满村花柳自青红
漠漠秋原禾黍空藤萝古木梵王宫孤村野水斜阳外
无数归鸦落晚风(右二首见槜李诗系/)
 
 默斋遗稿卷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