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壶存稿-宋-汪莘卷一

卷一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方壶存稿卷一      宋 汪莘 撰
  书
   辞晦庵朱侍讲书
莘读史至有国家者衅敌雠隙生于父子兄弟之间未
尝不为之伤心以至流涕也曰嗟乎父子兄弟天伦之
最切者也其休戚之浅深惨舒之大小每与天地鬼神
相为感动而况人乎侧睹今日之事有可为伤心者哉
卷一 第 1b 页
往者不可追来者犹可为也先生劝讲经筵实居师保
之职前日责在大臣今日责分先生矣财不待先生而
富兵不待先生而强惟主上父子之间诸公所不能济
者待先生而济先生道大而德粹才高而义精其必有
以处此惜乎非莘之所得闻也虽然徐徐乎其为主上
感动之实而汲汲乎其为泰安之居恐不可得而遂也
惮于为父子深爱之本而利于为体貌臣工之末以是
为治未有能久者也莘平生闻先生之风慕悦之父母
卷一 第 2a 页
如也尊敬之神明如也想像愿见而不获者凡二十年
具有本末以二十年尊敬慕悦想像之心幸而一旦天
与之获见之便岂欲以背时之言挠其亲而慢其神哉
诚以言行素高者流俗所忌向用颇隆则窥伺滋甚自
顷诸人以道学为口实牙相磨吻相鼓加之时事多艰
则名节难全端倪多变则机会易失今日之事先生建
明稍缓窃恐言者已伺其后是非特不能为天下学道
者之地亦不能为后世学道者之地矣主上发明诏设
卷一 第 2b 页
优赏以待言者莘实志不在焉大不能了莘性命小不
能救莘饥寒所为来上封事拳拳惟以主上父子之间
为务非敢轻也始为之疑而终为之不必疑始为之畏
而终于无可畏踌躇四顾而虑之甚周其言之甚明其
施之必效诸公视之以为背时之论莫有能举而行之
者是以徘徊京都日夜待先生至不同流俗不避权要
建明于群昏之中鼓动于皆醉之际言众人之所不敢
言辨众人之所不能辨然后先生素履之志可不谕而
卷一 第 3a 页
孚经纶之业可次第而举莘所上封事所论主上父子
间与民穷吏污之弊既己献诸先生矣先生尝谕之曰
所论过宫事甚好当说与诸公今治行西归敢复以告
此所谓先生事也先生责也于莘何有哉冒渎师严无
任激切恐惧之至
  辨
   天地交泰辨
月令孟春有天气下降地气上腾之文后世说易之泰
卷一 第 3b 页
者率取是以为證以余思之如但以孟春天气下降地
气上腾为天地交泰不知自孟春之外如何为天地交
泰耶是有十一个月天地不交也夫四时行而百物生
时无一时而不行物无一时而不生一月天地之气不
交则一月之物失其生生之理矣一日天地之气不交
则一日之物失其生生之理矣故曰以月令孟春天气
下降地气上腾为天地交泰者不知天地交泰者也是
皆未尝深察夫天地之所以为高下日月之所以为往
卷一 第 4a 页
来则不能知夫阴阳之所以为升降宜乎不能知天地
之所以为交泰也今请先言天地之所以为高下日月
之所以为往来则知阴阳之所以为升降而后天地之
所以为交泰可见矣张湛曰自地以上皆天也若是则
曰天亦太虚而已矣横渠曰地物也天神也顾有地斯
有天若其配然耳是皆以太虚为天庄周盖尝言之六
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六合之内圣人论而不议是自
庄周以六合为有内外也程明道父子兄弟尝与邵康
卷一 第 4b 页
莭先生饮于天津桥上问天地所依之处康莭遂剧谈
天地之状以及六合之外是自康莭以六合为有内外
也近时吕东莱以为六合安得有内外欲朱晦庵于濂
溪书后削去此条予以为不然非好异说也请折衷于
易易之说非异也在易之乾曰天行健如以太虚之象
为天是无动无静也安得谓之行健乎扬子云曰驯乎
玄浑行无穷止象天是皆所见者浑天也由是观之四
方上下为六合之宇安得而无内外乎是故黄帝书曰
卷一 第 5a 页
天在地外水在天外表里皆水两仪浑转乘气而浮载
水而行又曰地在太虚之中大气举之汉上朱子发以
水为气亦非是康莭谓地轮依水轮水轮依风轮风轮
依虚空虚空无所依此为得其实云地轮依水轮即载
水而行是也水轮依风轮即乘气而浮是也其曰地在
太虚之中大气举之大气即风轮是矣康莭谓风泽洞
虚金刚乘天此皆言天地之下有泽有风泽非地上之
泽风非地上之风也金刚乘天者金刚之气举之也列
卷一 第 5b 页
子谓渤海之东有归墟焉其下为无底之壑此皆所谓
风泽洞虚者是也康莭谓风轮依虚空虚空无所依即
所谓六合之外是也如是而天地之所以为高下见矣
乾下坤上而为泰吾以是知天之入于地下也坤下乾
上而为否吾以是知天之出于地上也水载地而浮天
者也故坎上乾下而为需吾以是知天之入于水中也
坎下乾上而为讼吾以是知天之出于水上也而日月
则丽乎天者也离下坤上而为明夷吾以是知日之入
卷一 第 6a 页
于地中也坤下离上而为晋吾以是知日之出于地上
也坎上离下而为既济吾以是知日之入于水中也坎
下离上而为未济吾以是知日之出于水上也明夷之
上九曰初登于天后入于地初登于天盖日自地下无
底之壑而登于天也后入于地盖日自天而降遂入乎
大地之下而过乎无底之墟也如是而日月之所以为
升降见矣故凡以太虚空洞为天者皆不知天者也是
故天旋于外而包地者也地凝于内而承天者也水载
卷一 第 6b 页
地而浮天者也庄子曰天之苍苍其正色耶其远而无
所至极耶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盖言夫苍苍非天
之正色徒以远而视成苍苍之色耳易曰乾为大赤横
渠曰赤者天之正色何以言其然也易曰乾阳物也天
也者太虚之中有物之最大者乃纯阳之气为此大物
其初为纯阳故其色为大赤其大不可量则其气何可
当况夫天者纯阳之体而日者又太阳之精是故一昼
夜之间而天行有升有降一天行之间而日月有往有
卷一 第 7a 页
来天之降而入乎地之下而过乎无底之壑也而纯阳
之体一日而一蒸之日之降而入乎地之下而过乎无
底之壑也而纯阳之精一日而一蒸之于是大地之下
无底之壑觱沸腾涌或击而为雷霆或郁而为云雾上
蒸磅礴而磅礴厚于是翕阴阳交泰之气而蕴蓄之既
有以培养夫万物之根又窍于山川又腾为雨露而复
有以滋润夫万物之枝条而畅茂其华实日既负太阳
之气以下交于九地之下而月又负太阴之气以上交
卷一 第 7b 页
于九天之中于是阴阳之气无一时而不交泰而万物
生生之理亦无一时而不相浃洽于交泰之中而阴阳
之所以为升降天地之所以为交泰见矣天下之人但
见夫天位乎上地位乎下万物位乎其中而皆不知其
所以然者蔽于耳目之所及而不能通乎耳目之表如
使其知有六合之外者乃知天地之中有太虚天地之
外有太虚天地之中太虚有量天地之外太虚无穷予
因论天地交泰得以极言之
卷一 第 8a 页
 夫所谓交者要知圣人只是举君子道长而谓之交
 即此自可以知彼非于孟春之外无上下交之时也
  说
   说诸家诗
世谓诗人能为诗诗人果能为诗乎盖太虚间皆诗也
诗人所见无非诗凡天地日星云月风霆烟雨之变化
山川草木虫鱼神鬼生人万物之状类君臣父子兄弟
夫妇朋友之大伦皇帝王霸道德风俗之殊治乱盛衰
卷一 第 8b 页
之变贤人君子贵贱得失否泰消息之机与夫羲文洙
泗之传避秦隐商之志瞿昙黄老之道是皆诗之散在
太虚间者而人各以其所得咏歌之为诗于是诗之散
乎太虚者聚见于诗人之作则诗虽人为之而非人能
自为也其智能见之其才能模写之尔惟其智不能见
之其才不能模写之则诗之散在太虚间者邈焉初不
相干惟其智能见之其才能模写之则诗之生生者无
穷诗人之作亦与之生生无穷世或硁然以诗自矜与
卷一 第 9a 页
泛然技夫诗者皆自其所见者小耳惟博观诗然后诗
之散者聚道之偏者全曩以为小者今见其大也虽然
夫诗有道有权颜孟有诗人之道而伊周得诗人之权
徒诗不能以用其身有权而后其诗足以用天下是故
其词可以观其才其才可以观其道其道可以观其时
有其才无其道君子惜其才有其道无其时君子惜其
道喜于得其一惜于失其二喜于得其二乐于得其三
以子之所甚乐知予之所甚不乐也故予之观诗其事
卷一 第 9b 页
之感乎其中者为之喜为之悲而其词之歌舞乎其中
者其趣皆不胜其自得也因书其略以告有志于诗者
  歌行
   水天月歌
朝立寒溪东暮立寒溪西一到神顿领熟视眼更迷水
光不见水但见青天无表里天光不见天但见一片清
烟涵无边水中有天天不湿天中有水水不入天耶水
耶堕渺茫只是天光与水光月来水天中水天裹月如
卷一 第 10a 页
不裹月去水天中水天锁月如不锁明月不来不去时
琉璃泡中珠一颗先自水天莫分别更添月色更亲切
水色天色月色擘不开水光天光月光拈不来梦中酒
渴不可忍一口吸下骊龙腮
   击鼓行
柳塘有狂士酒阑好击鼓殷出黄金骨里泪掺出白玉
心中苦此苦知为何人家寒宵心事乱如麻岑牟肯戴
红槿帽蹀足不数渔阳挝翻手作春杏开早覆手秋风
卷一 第 10b 页
叶如扫开元天子是天工那知尘起长安道我今击鼓
一声高彻天击鼓一声深彻泉天上拂开白日路地锁
掣断如飞烟豺狼闻之脑内裂狐鼠粉碎臭满穴惟有
苍鳞火鬣双虬龙薾云轰雷雨骚屑青天洗出古时青
日月洗出古时明百榖草木催发生鸾凤亦作箫韶鸣
走上半空望五岳插天截海蟠金城我皇无为人自宁
此时方表鼓中声写作柳塘击鼓行
   放歌行
卷一 第 11a 页
口中吐佛子腰间出神仙眉心红日大如钱脑宫诵经
声泠然瞿昙黄老去我久可使举世终无传天亦若忌
我我自梦里知其天团团清光中本来面目常现前分
明是真不是想水中月影镜中像自从别后见君稀一
朝邂逅成欢赏见亦不可拟得亦不可强知音相逢只
弹指得丧穷通且涵养芙蓉芰荷颠倒披九天风露流
肝脾俯观人世不忍弃世人弃我良非痴有时愤闷须
痛饮长歌市上相追随左挟田先生右拍樊于期狗屠
卷一 第 11b 页
在前武阳后击筑叱起高渐离扬雄但能识奇字未识
以道御之无不宜一舞神鬼哭再舞雷电飞三舞乾坤
悉清净却视万物生光辉我衰不能作伊尹手把犁锄
垦蚯蚓亦复不能作吕望垂丝磻溪上但愿汉家宗社
牢化权何必吾人操但愿紫微宫南太微北中间七个
能甄陶君不见张三裹青衫李四著紫袍黄金转多官
转高孔丘盗蹠那复辨长蛇封豕争雄豪我欲告天天
肯否旁人窃笑妇摇手不如开眼明月前莫教失却清
卷一 第 12a 页
风后杜子美李太白清风为魂月为魄至今来往天地
间几回独把栏干拍
 
 
 
 
 
 
卷一 第 12b 页
 
 
 
 
 
 
 方壶存稿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