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峰集-宋-史尧弼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WYG1165-0681a.png
钦定四库全书
 莲峰集卷三      宋 史尧弼 撰
  表
   代柳观察谢御书表
宸章飞动昭垂奎宿之文黉宇辉华增重坤隅之势耸
观多士欣戴群黎臣诚惶诚惧顿首顿首窃以卦爻彖
象之言历更四圣仁义道德之旨著成七篇用敷美于
本朝尤推尊于先圣躬制赞词之润载形心术之微布
卷三 第 1b 页 WYG1165-0681b.png
在丹青焕然云汉此盖伏遇皇帝陛下神心经纬圣学
缉熙探金匮石室之藏应河图洛书之瑞放牛归马方
将修文德于远人卧虎跳龙岂止达书名以外史颁行
天下昭示方来臣谬居承宣获与瞻睹天颜咫尺如临
泮水以甚严神物护持当与岷山而不朽
   代张观察贺皇帝幸学表
清跸风驱往傃胶庠之地儒冠云集幸瞻天日之光岂
独一时之荣允为千载之盛恭以临雍之礼从古已行
卷三 第 2a 页 WYG1165-0682a.png
莫如我朝数举斯典必命儒臣之选讲明圣奥之归太
宗询爻象之文深研消长章圣探典谟之训益励忧勤
丹青具存风烈如在自非孝治之世孰绳祖武之休恭
惟皇帝陛下学本生知理有心会以斯道几微为宵衣
之念以人才未作为侧席之忧乃辟贤关一陶士类欲
使衣冠之俗悉知礼义之尊爰率旧章以风寰海臣尝
污迩列邈在远隅阻望后尘暨百僚而称庆式观成化
与三代以同风
卷三 第 2b 页 WYG1165-0682b.png
  策问
问后夔师旷之于音而有惉懘非所以为善乐也王良
造父之于马而有蹶骤非所以为善御也禹汤文武成
王周公之于政而犹有疏阔乌得为善治者哉孔子曰
行夏之时盖以建寅之正奉天时授民事为最正者夫
夏之时既巳尽善而商周何乃建子建丑纷更之为四
时之令十二气之事无乃舛逆而不顺欤龙子曰治地
莫善于助莫不善于贡禹勤劳于天下民之便不便利
卷三 第 3a 页 WYG1165-0682c.png
害纤悉之际宜无不尽者而贡犹有所不善者何也夫
助法既已善矣而周人必改为彻岂亦好为更张而不
宁者欤周初五刑之属二千有五百轻刑与重刑相若
文王以来未之有改也至穆王始作吕刑其属三千减
大辟三百宫刑二百而增墨劓为千使轻刑多而重刑
寡夫周之初其刑皆重而今始轻意者文武成王周公
之仁不及穆王欤三代之法可谓尽美矣而时独夏为
正赋独商为善刑独周穆王为轻凡其法皆圣人作而
卷三 第 3b 页 WYG1165-0682d.png
各有未尽常求其说而不得愿与诸君论之
问所贵乎圣者贵其能知天命也命当行耶吾之道与
之偕行命当止耶吾之道与之偕止盈虚消息周旋曲
折圣贤之所昭彻独见乎此其必无失也矣然而孔子
执贽行于天下所见之君无虑数十而尤眷眷于卫灵
鲁哀齐景而不去甚者至于南子之污公山佛肸之叛
而犹往焉何其求用之汲汲战国之世则又大异于春
秋矣而孟子持必不可合之说以见不足与有为之君
卷三 第 4a 页 WYG1165-0683a.png
如齐之宣王既已不能用孟子而犹徘徊于昼以待其
召而复也虽蕞尔之滕其在天下眇然甚微而亦与之
论王道惟恐其不见用也无乃于道自轻而不自重欤
岂知其不可而强与之欤抑不知其不可而冒进欤皆
非所以为知天命者也圣贤之意将安在愿与诸生辨

问天生财而民用之君理之必使民裕于下君足于上
上下兼得而不可以一缺此古今不易之道也然夏商
卷三 第 4b 页 WYG1165-0683b.png
周之时两得之汉唐之时两失之有不可不论者禹之
治水勤天下之力冀兖之作至十有三载乃同而馀州
犹不与焉汤之兴以七十里之国而文王武王亦不过
百里当其初造之时四方君长日交于廷征诛之师日
出于外汤又以馀力饷葛伯文王亦岁奉商之职贡当
此时泽梁不禁关市不征赋敛薄而国不匮民不困未
尝闻其理财而沛然常有馀卒以此成王业此何为其
然也至于汉唐以全盛之天下而又理财之道日夜讲
卷三 第 5a 页 WYG1165-0683c.png
求无所不至汉之𣙜酤盐铁白金皮币唐之隐户剩田
间架之利转漕之法无所不用桑羊孔仅赵过宇文融
第五琦刘晏李巽之徒鞭算心计无所不尽然而君民
皆耗虚至以此生变此又何为其然也岂天之生财饶
于古而啬于后耶抑时有盈有虚而术有善不善耶恭
惟国家军国之费亦广矣然比年以来罢力役之征以
惠四方又念蜀远民或有未裕则万里遣使求所以裕
之者甚惠日者恩诏之下所以搜求其条目罢而去之
卷三 第 5b 页 WYG1165-0683d.png
以厚民者甚备普天之民孰不衔戴而蜀民呼舞独为
甚切吾君吾相泽流天下为甚大矣其所以足国裕民
而两得者近所未有此亦何道而然欤夫不求汉唐之
失无以知夏商周之得不观夏商周之得无以见今日
之美愿详著之于篇
问异学之在天下君子必锄而去之者以其有害于吾
之道也孔子曰恶莠恐其乱苗恶紫恐其乱朱所恶者
恶其似是而非耳夫异学者必并缘圣人之说而有甚
卷三 第 6a 页 WYG1165-0684a.png
似于其间墨氏兼爱而同是尧舜许行欲君民并耕而
其说本于神农孟子因而辟之岂非以其近似而为害
深也欤吾宋元祐间伊川程氏进于朝其学始盛于伊
洛至今而遂广及于天下其说一本于中庸大学举诚
与恭以为谨独之要务在默识力行而去人欲而全天
理凡佛老杂说皆摈斥不道而一以孔氏为宗天下之
士见其本于孔氏也是以波荡而从之无疑其说之是
与非同与异甚似而难辨者与墨氏许行又相远也而
卷三 第 6b 页 WYG1165-0684b.png
论者疾之断然以为奸何哉今庙堂之上又将行其说
而言事之臣皆谓异学而攻之抑以其似是而非欤而
推原程氏之学所从得与其所从失于吾夫子之道是
否同异果如何以明晓天下庶几少佐今日扶正道去
异学之治云
问今学者率喜措意于性命之表务为滉漾不可究知
之说以为圣贤之极至礼乐之文绸缪委曲灿然可以
相接则指以为粗云往往荡然习放旷而以区区之文
卷三 第 7a 页 WYG1165-0684c.png
为不足学学其极至者斯已矣吁亦既甚病哉且唐虞
之盛而皆出于周旋揖逊其所以变化天下之士使之
日就道德之质各适于文武之用刚柔缓急皆不失其
中进退语默而无愧死生祸福之所不能动者意其当
时必有大出于礼乐之外然唐虞远矣犹可以想见者
惟其雍容之风尚在耳而三代之法又养之于大学试
之于射宫其文为甚详士生其问出入于和鸾玉佩之
中而燕处于雅颂琴瑟之际衣服有常几杖有铭视听
卷三 第 7b 页 WYG1165-0684d.png
言动莫不有节若此者抑亦可以为粗欤则洒扫庭内
卫武之所警恂恂乡党孔子之所居者皆今之学者所
尝忽也而二圣人之所笃行者独何哉然昔之论君子
者以为不必相与言也以礼乐示之而已夫礼乐之用
又何以不言而相示欤夫成于乐立于礼所以为学之
终始者其旨安在愿闻其实
问振天下于怠惰废弛因循苟且之中而与为刚健奋
振卓然有立之治此人君之最难能古今之最难逢当
卷三 第 8a 页 WYG1165-0685a.png
世仁人君子豪杰有志之士所以咨嗟愤闷慕望而不
得见者也自非人君赫然有立于上而天下之人杂然
应之于下有不能至者矣昔者周之治放于柔弱宣王
起而振之汉之治放于因循宣帝起而振之唐之治放
于姑息宪宗起而振之三代以来迄于五季独能以刚
健振起者惟此三君而已是可谓难得也矣夫岂三君
者独能赫然自为之哉盖亦天下之人杂然应之而后
能至于此也尝考之于其书周家之臣王命之肃必与
卷三 第 8b 页 WYG1165-0685b.png
将之邦国之否必与明之衮职之阙必与补之何其忠
也神爵甘露之间至于文学法理工匠技巧之事皆极
其能何其精也元和之初荐士三十以助成其治者何
其盛也岂天下之人自尽其力而为之欤抑三君者有
术于此以起之欤不可不究明其所以然恭惟主上当
中兴平定之馀虑天下之人久废于无事英断独运动
荡振刷而大作起之广开众正之门杜绝群枉之路宪
度一新威令一振风声所暨际天所覆罔有内外莫不
卷三 第 9a 页 WYG1165-0685c.png
悚动鼓舞以观千载希阔之举诗云周虽旧邦其命维
新今欲使天下之人尽革去前日怠惰废弛因循苟且
之风群臣皆如周之忠万事悉如汉之精众才又如唐
之盛以大应今日惟新之治将何道而可其并三君所
以然者悉陈之以佐今日之万一云
问三代以降天下之俗何纷纭其亟变也一时之士必
有一时之俗一时之俗必有一时之弊一时之弊必有
一时之害未有有士而无俗有俗而无弊有弊而无害
卷三 第 9b 页 WYG1165-0685d.png
者此何为其然也士患智不足以识变而战国之士智
而至于诈患勇不足以立事而秦之士勇而趋于利患
无宽柔和易之行而西汉之士柔则失于偷患无刚毅
挺特之操而东汉之士刚则陷于讦患无高远之志晋
之士高矣而荡为虚浮患无文章之用唐之士文矣而
流为华靡岂三代而下者其俗终不可革欤凡所以至
此者其故何也其始必有以作之作之必有其端其终
必有以成之成之必有其渐以至于风成俗定而不可
卷三 第 10a 页 WYG1165-0686a.png
复改此又不可不求其故而论其所以然也其始不过
出于士之所习尚而其利害祸福及于天下而莫可解
其可不思所以救之之道欤今欲使天下之士智而不
至于诈勇而不趋于利柔不偷刚不讦高不荡于虚浮
文不流于华靡去数代之弊以成一代之俗其亦有道
于此乎否也易大传君子之道或出或处或默或语二
人同心其利断金所趋甚异而圣人以为同何耶太公
佐武王伐商其功列于诗书伯夷不食周粟而传称其
卷三 第 10b 页 WYG1165-0686b.png
仁是皆天下之大老尝经圣人所去取者而不同犹如
此出于圣人之后而其趋异者将何以定其同与否耶
张良佐汉有天下终从赤松游而四皓则遁秦亦不仕
于汉梅福尝上书论事一朝弃官以去扬子云校书天
禄严君平李仲元皆其友也而终于隐严光当光武世
亦可出矣而老于钓荀爽申屠蟠徐孺子之于辟命或
就或不就诸葛孔明庞士元事蜀而庞公采药鹿门不
反当此时管宁亦不应朝命晋孙登居宜阳山但抚一
卷三 第 11a 页 WYG1165-0686c.png
弦琴而不言陶潜尝为县令矣而赋归去来王通讲道
河汾著书垂后盖有志于世者而称仲长子光为天隐
是众贤者之所以或出或处或默或语其意各安所出
于君子之道其亦有合乎否耶所趋如此其不齐其心
果同乎否耶
问甚哉文章之变其得丧之关于天而盛衰之关于世
也孔子曰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
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文之用否其大矣哉
卷三 第 11b 页 WYG1165-0686d.png
三代之盛训诰誓命之文风赋雅颂之作道德仁义礼
乐寓于其中圣贤之心术天下理乱之几微皆在得非
关于天者哉至其衰季孔子出焉删定系述之文作而
其用被于千万世何其甚盛也岂亦禹汤文武有以作
成之欤汉司马相如辈所作而班固遂以为汉文章与
三代同风其果信然耶然固之论如贾谊司马迁扬雄
不在其列何也唐文自太宗以来犹未改六代浮靡之
习大历贞元间韩愈李翱柳宗元出而唐文始复古亦
卷三 第 12a 页 WYG1165-0687a.png
可以庶几三代之文否也汉唐之文君亦有以作成之
欤恭惟吾宋二百馀年文物之盛跨绝百代盖其始盛
于庆历嘉祐治平而后一振于元祐文采述作论议术
学众多繁夥又非汉唐之所可几及矣然则祖宗之所
以作成之者亦以何道哉夫得丧之关天盛衰之关世
千百年之间其盛不过汉与唐与吾宋三而已但吾宋
之文章其所从兴与其所从盛者何由与三代与汉与
唐何辨作成之道何由断而论焉一王之法为百世之
卷三 第 12b 页 WYG1165-0687b.png
鉴可也
问为天下者既有巳行之法必务为可见之效而后天
下可为也使其法令虽行而成效不见民不被其实利
而国不蒙其休美则所为法令者是徒为无益之文具
而已其将何以致天下之理哉国家自军兴以来岁周
一星有半亦久矣今始享一旦息肩之安则夫所以讲
求乎国本设为已行之法而责其可见之效使民厚其
业而乐其生者在今日所不可缓也昔汉文当高祖创
卷三 第 13a 页 WYG1165-0687c.png
业之后专以农为务其诏之为农而下者十常六七亦
以其不可缓焉耳是以当时海内富足兴于礼义几致
刑措亦其效之可见者也主上比岁以来务农之诏旁
午于郡县不啻汉文之日矣而犹以农不加劝谷不加
多户口不加益而仓廪日虚为叹何哉日者下诏旨欲
责漕臣使率属部守令正经界均赋调趣耕殖以为民
仰事俯育养生送死之计夙夜之意至深切也然考之
于田野之间则今日之弊犹前日也经界之未正赋调
卷三 第 13b 页 WYG1165-0687d.png
之未均耕殖之未趣者尚多有也呜呼当循习之久经
界未易正也多寡之不齐逃匿隐落之不一赋调未易
均也荒芜之多而游手之众耕殖未易趣也然则将何
术以正之均之趣之使效有可见而法不为虚行使民
被实利而国蒙休美哉方求其术而不得诸生其条陈

问三易之书名之所命必有其义书之所作必因乎人
卦之所次数之所占孰同而孰异取而为卜筮者孰当
卷三 第 14a 页 WYG1165-0688a.png
而孰否其推明之(案史氏自拟策问仍自拟试策原本/附录两篇于策问之后今仍其旧)
甚矣道之难明也闻道者多而知道者少语道者众而味
道者希其弊盖起于世之儒者措意太过立言太高而不
能知道之深味道之切是以道日远人而人亦以道为清
虚无用之物举而措之庄老之间是不知道可以一言而
尽孔子曰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
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此言道也非言文也语道
至是则道之兴亡非天而何苟天下幸遇圣人百度修明
卷三 第 14b 页 WYG1165-0688b.png
庶政和穆则是道也应入于刑名度数之间而为礼乐刑
政之化天下不幸而逢暗世则是道也亦将自晦于无用
之地历古而来圣圣相承虽所尚之不同所为之各异而区
区所传亘千古历万变亦无非是道而已矣故董仲舒曰
道之大原出于天天不变道亦不变三圣相承而守一道
故系辞亦曰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化而裁
之谓之变推而行之谓之通举而措之天下之民谓之
事业故古之圣人所以体道之妙用道之实其示天下
卷三 第 15a 页 WYG1165-0688c.png
也虽有可见之迹而实运于不可见之心虽有可知之
事而实藏于不可知之用其举而为事业则可知而可
见者常载于诗书其化而裁通而变不可见而不可知
者独传于三易则易之书实天之所畀道之所在岂可
轻议之耶昔伏羲之作造于太古之初其圣神之妙仰
观俯察可以画卦矣然而未敢以自为也及龙负图而
出于河龟负书而出于洛乃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
以类万物之情文王当明夷之时羑里之难险阻艰难
卷三 第 15b 页 WYG1165-0688d.png
备尝之矣重爻之意亦未敢以自擅也及凤凰之至乃
始精六十四卦而重之仲尼值晚周之衰负天纵之将
圣以好学之不倦亦可奋然而兴易道矣然亦未敢自
专也亦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逮夫五十以学易且
韦编三绝岂非是书也天之所畀道之所在而圣人亦
不敢以轻议者耶向使凤鸟不至而河不出图是数圣
人者亦泯然而已矣奈何圣人虑患之心思天下后世
之切至以谓吾而不言千百载之后吾之所为妙用者
卷三 第 16a 页 WYG1165-0689a.png
蔑而不传则道亦从而丧矣是以伏羲神农黄帝则有
三坟焉夏商周则有三易焉三坟亦三易也三易亦三
坟也其妙道一也是皆圣人不可易不可知之事存乎
其间盖是书也亦幸而出于三皇之时而显于三代之
际亦不幸而罹春秋更战国遭秦历汉泯没于千百载
之后遂使腐儒曲学得以肆其臆说妄议上古遂以为
无用之具虽或取信于一时然亦不过目之为卜筮之
书大抵其说不过有四以为春秋之时左史倚相能读
卷三 第 16b 页 WYG1165-0689b.png
三坟五典楚子指以视子革以能读古书春秋之至今
几千百年矣时之久远此其所以致疑者一也历古而
来典籍之阨不可胜数矣风雨之沾霈水火之沈烬亦
屡矣西汉之兴虽间出于屋壁之藏未必能无遗散者
故汉下求书之诏是书亦不显于是时艺文志所录古
书为详而是书亦不载于当世此其所以致疑者二也
周易实出于近古遭秦焚书又以卜筮独得不废罢然
而载鬼一车需于血出自穴与夫系辞所谓子曰之辞
卷三 第 17a 页 WYG1165-0689c.png
后世之议者未免致疑于其间况是书姓纪皇策政典
之篇文辞质略义旨深厚不可以言语造者又焉能晓
其义耶此其所以致疑者三也羲和湎淫夏后征之其
出征之辞引政典曰先时者杀不及时者杀后世莫不
以为夏后氏为政之典虽孔安国亦莫不以为然今此
书政典之篇颇与书合则其辞之可具载于诗书隐而
难知略而不详又不过如此此其所以致疑者四也呜
呼历是四疑而遂使三皇与夫文王孔子尽心者流非
卷三 第 17b 页 WYG1165-0689d.png
特郁郁不伸又入于卜筮之学夫岂知治天下之妙用
实在于此人更三圣世历三古天之所畀道之所在者
欤噫所不可知之事阙之可也所不能之事置之可也
苟不能然而簧鼓邪说妄指圣人之书以为伪妄吁可
痛也幸承明问之及欲论是书之义则非止十稔之穷
思数万之累辞盖圣人之神道妙用寓于其间而实非
区区场屋之文敢议也若夫止于名之所命书之所作
卦之所次数之所占与夫取而为卜筮下及诸儒之论
卷三 第 18a 页 WYG1165-0690a.png
秘府之藏则亦不敢不论以攻邪说恭惟神宗皇帝以
道德格天下以淳厚化斯民天人之妙趣性命之至理
蔼然见于当时故天不爱道河图洛书复降是道以助
至化元丰之七年西京之部使者巡按部属历唐州之
比阳是书复出于野民之家天之未丧斯文岂特斯民
之幸而亦吾道之幸也昔孔安国叙书以为伏羲神农
皇帝之书谓之三坟言天道也今考坟之所以有三曰
山坟言君臣民物阴阳兵象谓之连山气坟言归藏生
卷三 第 18b 页 WYG1165-0690b.png
动长育止杀谓之归藏形坟言天地日月山川云气谓
之坤乾盖坟虽兆于三皇而其道实显于夏商周之际
故仲尼常曰之杞而得夏时之宋而得坤乾坤乾之义
夏时之等吾以是观之此其命名之义作书之人有如
此者连山之书以艮为首归藏之书以坤为首坤乾以
乾为首虽三易之书卦之易次名之不同而其经卦皆
八其重爻皆六十有四及夫揲蓍布数取以为占验则
阴阳老少之文大抵亦不离乎七八九六而已盖七八
卷三 第 19a 页 WYG1165-0690c.png
者少阴少阳之数而九六者老阴老阳之数天地之所
为时运之所会虽圣人亦岂得与夺于其间耶此其次
卦之序占数之际虽稍有不同大抵如执会要以观方
来终于殊途同归耳此其卦之所次数之所占其同异
有如此者然而周礼独载是书于太卜筮人之官而纯
取以为卜筮遂使圣人之神道以为后世淫巫瞽史卜
肆占市之设先儒或以周礼为战国之说不足怪者且
左氏好巫其所载占筮最为详悉以周易为占者十有
卷三 第 19b 页 WYG1165-0690d.png
六以连山归藏为占者一南蒯之筮周易之筮者也遇
坤之比其繇曰黄裳元吉穆姜之筮于东宫此连山归
藏之筮也遇艮之八其繇曰元亨利贞是南蒯穆姜之
筮皆吉兆然而咸以为不祥之事惟此二兆颇为近正
其馀又怪诞不经则是书谓之卜筮则可谓之纯为卜
筮则不可此其所以为卜筮者如此然是书之不幸汨
没于世而杜子春郑康成皆先儒之美者而无一言以
及之又从而为之说曰此阴阳之说也惟杜预孔安国
卷三 第 20a 页 WYG1165-0691a.png
辈粗能得之而亦纷纷藉藉终以不振至于隋唐之盛
括囊典籍文物灿然而秘府所藏尚不过连山归藏二
十三卷而坤乾之书亦未见其间此其诸儒之论秘府
之藏不过如是而已此三易之始末也抑尝论之书之
泯没于世非大圣大贤则不能振起之也有若荀子有
若鹖冠子有若仪礼有若墨子非韩愈而振起之则与
异端邪说并弃于世矣有若列子有若文子有若鬼谷
子有若亢仓子非柳宗元而力辨之则其遗编馀论亦
卷三 第 20b 页 WYG1165-0691b.png
与草木而煨烬矣是数子者尚不过论五霸之大略或
崇虚无之空言或为黄老刑名之学或出于战国纵横
之流而二贤尚能扶持使炳耀以传诵于人之耳目况
三易之书天之所存道之所在圣人之妙用存其间此
正诸生喜与执事者论之
问东京何休道术深明有闻于世其解诂公羊之传也
以春秋之论駮汉家之政凡六百馀条其说虽不传然
意其为人必非苟然者其后服虔又以左氏之说正何
卷三 第 21a 页 WYG1165-0691c.png
休之駮凡六十馀条则何服之学其可谓通经术而晓
世务者矣诸君得为何休其能駮汉者何事使诸君为
服虔则其駮何休者何说
六经备于孔子隐于战国火于秦比汉兴稍复出矣而西
京以朋党乱东京以图纬惑圣人之意其存者鲜夫诗书
礼乐非明问之所及也请独以春秋言之春秋之为经一
而为传者有三汉武帝表章六经公羊传盛行于时谷梁
之学出于宣帝左氏之学起于哀平言公羊者有严颜眭
卷三 第 21b 页 WYG1165-0691d.png
孟之徒而胡生为之祖言谷梁者有伊胡申章之徒而鲁
荣广为之宗言左氏者有陈钦贾复护之徒而刘歆为之
倡刘歆尝欲立左氏矣而大司空师丹以为非毁先帝严
彭祖尝奏议殿中矣而太傅萧望之折之以谷梁之言言
世次则有孔子子夏传授之殊言远近则有齐学鲁学之
异大抵经有数家家有数说分文析字烦言碎辞信异说
而背传记是末师而非往古古人所谓党同门妒道真
而无徙善服义之心者是也光武中兴承新室诡政之
卷三 第 22a 页 WYG1165-0692a.png
弊而白水卯金之语执以为受命之符此风一扇天下
靡然从之于是圣人之经与邪说并行矣郅恽之论谓
汉历久长孔为之训而贾逵之攻二传则谓刘氏为尧
后惟左氏独有明文然则春秋之旨其说杂乎谶纬者
类皆如此是可叹也愚尝论之西汉之士乱于朋党故
朝廷之上无豪杰之士而新室之变遂以兴东汉之士
惑于邪说故圣人之教日以沦亡而西域之书于焉得
入此理势之自然无足怪者观西汉春秋之士如公孙
卷三 第 22b 页 WYG1165-0692b.png
宏董仲舒翟方进可谓大儒矣然公孙挟诈多私中伤
贤士迁董仲舒杀主父偃皆出阴谋则春秋善善恶恶
之理宏盖不知也方进内求人主微指以固其位善淳
于长以持其宠此正犯春秋外交之讥惟江都董生慨
然力学有意乎三代之际矣然犹不能卓立杰出而玉
杯繁露竹林之书阴阳闭纵灾异之学皆守公羊之家
法宜乎后世之所深惜者也东京郑康成囊括大典网
罗众家号为仲尼之门未能远过而贾景伯父子盖杜
卷三 第 23a 页 WYG1165-0692c.png
征南所谓先儒之美也然二人之学皆以图谶从事则
其他可以想见矣景伯常入讲南宫黜二传以扶丘明
彊执诬罔之辞以符异端之说使丘明有灵其将喜之
乎何休尝以私意著三传优劣论而康成为之发墨守
针膏肓起废疾休见而叹曰康成入吾室操吾矛以伐
我然何休之与康成要皆图纬之学也左右剑佩彼此
相笑岂容一胜一负者乎陈元有言诸儒之驳议皆断
截小文媟渎微辞以年数小差掇为巨谬遗脱微细指
卷三 第 23b 页 WYG1165-0692d.png
为大尤所谓小辩破言小言破道此两汉之风俗也明
问所谓何休驳汉事六百馀条服虔驳何休之所驳六
十馀事亦不复置言可也诚难以辱执事之听矣然审
是去非学者之职也试以其学乎春秋者妄为执事言
之汉自高祖以来治杂霸道而叔孙通绵蕝之礼已为
一代伟观则其君臣政事得罪于春秋者如何也春秋
公及戎盟于唐已重讥矣而奉春君至于与匈奴结和
亲约春秋初税亩已深贬矣而武帝至于算及舟车起
卷三 第 24a 页 WYG1165-0693a.png
柏梁台筑台于秦之罪也射蛟江中矢鱼于棠之诛也
郡国建庙立武宫炀宫之黜也何休之驳不知其为何
语而愚之所驳与休异者愚不学图谶也公羊之书喜
为怪僻而何休学之又复甚焉以春秋托受命于鲁托
隐公为受命之王是则无君臣之分以绝文姜不为不
孝拒蒯聩不为不顺是则无父母之恩以纪季之权绝
先祖之祀是则无兄弟之义以至三统之论灾异之应
皆为违经背道而血书端门之语尤为名教之罪人此
卷三 第 24b 页 WYG1165-0693b.png
何休之失也服虔之驳不知其为何语而愚之所驳与
虔异者愚不党同门也呜呼何服之学愚虽未尝见而
以为不足言者以其人观之也何服之学愚以为不足
言而终有言者以春秋论之也春秋之学于今盛行左
氏以杜征南榖梁以范武子而公羊则以休也愚纵观
三家之书考其行事而休实非二子徒也杜征南奇谋
伟论振耀一世而江南之役遂收破竹之功谓其不深
得左氏可乎范氏之不私所学考圣经而质众传斥何
卷三 第 25a 页 WYG1165-0693c.png
晏王弼之论破晋朝浮靡之风此其存心以公之效也
执事所谓通经术而晓世务愚意以为有二子之学而
后可以当焉若夫讲论当世之务质以春秋之说则常
日愿效二子之为人固不敢以容易谈也
问朝廷之所尚天下之所趋也所尚者正天下悉趋于
正所尚者不正天下悉趋于不正枢机之所发本原之
所自不可不谨也盖三代之季六经之书既作而专门
之学未闻于天下也庄老之学虽出而浮虚之学未闻
卷三 第 25b 页 WYG1165-0693d.png
于世也至西汉宣帝与诸儒讲六经于石渠东汉显宗
亦与诸儒讲六经于桥门自是朝廷所用之公卿大夫
皆专门之士也如是天下安得而不趋于专门之学至
西晋之君以山涛王衍为政东晋之君以庾亮殷浩为
政自是朝廷所用之公卿大夫皆浮虚之士也夫如是
天下安得不趋于浮虚之学此二学之行于天下岂非
汉晋之君所尚有以驱之耶圣贤之君如日月也而二
代之君放为淫僻堕为此学其失安在吾宋之盛朝廷
卷三 第 26a 页 WYG1165-0694a.png
之上未尝尚此而专门浮虚之学遍天下何哉其所以
然者岂无所自耶主上神明照见新弊申策天下学校
禁专门之学使科举取士专以经术渊源之文其涉虚
无异端者皆勿取所以幸惠天下之士者大矣汉晋之
君方且倡为此学真今日之罪人也哉夫专门之学行
则议论将入于不通浮虚之学行则人才必至于无用
则去之不可以不尽而除之不可以不速也矣汉晋尚
此而其学亦行幸考其所以然而求其所自并与汉晋
卷三 第 26b 页 WYG1165-0694b.png
之所以失者而陈之将告于上尽去而速除之以正天
下之学术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