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溪类槁-宋-王炎卷二十五

卷二十五 第 1a 页 WYG1155-0714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双溪类稿卷二十五    宋 王炎 撰
  序
   送曾鸿父序
庆元元年夏炎与鸿父解后于豫章时鸿父方召还匆
匆语未竟即别去二年冬炎自临江来中都遂与鸿父
偕为博士寻相继入三馆自念场屋陈人流落已久而
鸿父春秋鼎盛蔚然有声于一世志趣所向疑若难于
卷二十五 第 1b 页 WYG1155-0714b.png
契合而鸿父与予交意良厚鸿父数丐补外丞相爱其
材坚留之不可遂剖滁阳之符以行于是寮友相与酌
酒赋诗以饯之炎短于诗拙于文而又不得无言鸿父
是行以奉亲为请夫起于布衣诸生甫踰弱冠对策大
廷胪传第二一旦声满天下今年仅三十有三即处颛
城之重具庆在堂其驺从供给之人趍走先后以待颐
旨之使令而朝夕甘脆之奉不索自办足以遂其承颜
养志之愿为子如此亲亦荣矣滁阳又淮上佳郡泉甘
卷二十五 第 2a 页 WYG1155-0714c.png
壤沃而民风朴厚易以抚摩其赋入至简部使者无所
督办他郡所罕及也求其山溪登临之要则醉翁遗迹
在焉暇日婆娑览琅邪之深秀听酿泉之潺湲游观甚
美他郡所无有也夫为天子守千里之地入则有以娱
其二亲出则无符移督办之烦而有林壑游观之乐鸿
父之自为谋诚善然吾君吾相徇其孝养者将以责其
忠报不夺其私者所以望其奉公竭节也燕坐江沱之
南无意北方昔人以为深讥刘琨败祖逖没晋之君臣
卷二十五 第 2b 页 WYG1155-0714d.png
终置河洛于度外至今无以杜议者之口今自滁阳北
望不满百里衣冠沦于草莽封略阻于烽烟志士独能
无感乎三国鼎立南北瓜分之际两淮间常为天下战
场孙仲谋立坞濡须曹操先计后战不能争也谢幼度
师于淝上苻坚拥众山立不能抗也沈璞守一盱眙佛
狸倾国南向往复再攻其城不能下也若谓两淮无险
阻决不可守抑过矣且挽强执锐儒者诚有不能料敌
情虚实决兵机胜负亦曰不能可乎哉羊叔子杜元凯
卷二十五 第 3a 页 WYG1155-0715a.png
貌甚不武其于军旅之事如何也世之俗吏非习因循
以苟目前则尚诞慢而饕富贵此二人者顾何足与有
为而腐儒又多不通世务由是士稍有所负抱语及功
名众且姗笑愚心殊不以是为然故于鸿父有望焉鸿
父才力精悍试以一州盖安坐谈笑而有馀在予不能
有所规甲科朝廷所重又以才谞将之异时入处华要
犹阶而升堂在予不必有所祝故第以远且大者期之
某老矣结茅南山种黍东皋不以世事撄怀老者所当
卷二十五 第 3b 页 WYG1155-0715b.png
务也养其经纶之业以俟事功之会无令已失时壮者
所宜有志也与鸿父处几二年非不深语而未始及此
炎宜去而暂留鸿父宜留而姑去要之人生会聚少而
离别多故于其将行索言书之以为赠
   二堂先生文集序
炎昔从先大夫读书于不窥斋是时北山翁即世方十
有四年其遗文编次整整无遗佚者然炎才年十四五
学作举子文字未能详观纵使详观亦未能识其指趣
卷二十五 第 4a 页 WYG1155-0715c.png
其后挟琴书鬻文以糊口既得一官又随牒奔走于四
方曩时家集虽欲一见无由矣中间解临湘县印归里
中其孙畤属炎为序炎即如江西寓居久之为序一通
附归而翁之文寔未尝得熟复披阅也去年自楚东罢
归首求家集已散失不存再三搜访乃于其曾孙从之
处得书启杂文二帙又于族孙实处得古律诗一帙合
所得编次之分若干卷盖所有者十之六七亦非全书
编次毕喟然叹曰此天下之杰作也其初也秘而不传
卷二十五 第 4b 页 WYG1155-0715d.png
其后也佚而不传失今不搜访且将湮没无传今幸传
矣虽然所传者翁之文也文之外有不传者炎咨嗟痛
惜不止于喟然而叹也翁守上饶日青溪之盗因时升
平俶扰东南陷睦陷杭陷歙陷处陷婺陷衢处之守臣
彭汝方死之其馀不走则降贼乘锐来犯上饶翁以孤
城捍其锋屹然如巨防之制水奏用其属吏铅山宰王
舜举为倅使城守监铸钱院高至临使提军出战而翁
调兵食筹守战之策以授二人使行之贼攻城不能得
卷二十五 第 5a 页 WYG1155-0716a.png
志其气稍衰退屯柳家都至临夜率锐士衔枚火其营
鏖战贼狼狈败走乘胜遂复衢州奏功徽宗皇帝嘉
叹降诏褒奖进官职二等王甫方当国与翁旧有嫌
媢其功用御笔改知严州上意悟复还信州翁于是
作二堂摘诏中语榜以示后人盖以侈圣上之赐而
甫衔之不置嗾御史抟吠所憎以快意会宪臣张苑
者希甫意以事中翁翁论争之辞色甚厉甫等愈怒益
媒孽之是以诏旨逮翁欲泄积忿锻鍊无所得狱吏曰
卷二十五 第 5b 页 WYG1155-0716b.png
如是不免烦朝散一行翁慨然曰天乎有是哉吾为人
子岂可牵连垂白亲入牢户乃自诬服坐是流离窜逐
久乃还家高宗中兴吕元直丞相当国知公之冤乃为
上言其无罪尽还旧秩驿召诣行在所连降诏促其
行未至以淮上多盗遂知无为军继而戚方扰江东
漕使朱公异奏知信州张琪践蹂宣徽制置使权公邦
彦奏知徽州而公已老矣遂解印绶以归归六年终于
牖下近年郏升卿师古为守属罗愿端良修新安志有
卷二十五 第 6a 页 WYG1155-0716c.png
族子馆于郡壁端良问翁出处本末族子无远识不能
为翁辨诬又不能明翁之功翁之子孙亦不以告端良
遂略而不书然信州之功有天子之诏有内翰汪公
藻二堂之碑有信州寓公寄客数十人破贼保城诗颂
粲然如五纬七宿光芒在天志虽不书未足多恨炎尝
执笔𨽻太史氏石室金匮所藏皆得见其副墨意公姓
名必载诸汗青然非特不得立传并徽宗皇帝纪中于
公破贼一事不书又求之方腊传中首败于信州一节
卷二十五 第 6b 页 WYG1155-0716d.png
亦不书盖王甫用事于内既娼公之功而童贯握兵于
外又欲自专其功故汝方死贼之节见录而吾翁破贼
之功见遗史臣所不得而书也昔者汉之韩安国唐之
郭元振皆凛凛为时名臣而晚节偃蹇困踬而不振然
名在册书千载之下尚得见其行事而知其为贤翁之
智略才气足以杰立于万夫之上见于小试不见于大
用而声烈奇伟如此傥翁得志谋谟中朝则其所成就
者从可知矣不幸以无罪为小人所诬以有功为小人
卷二十五 第 7a 页 WYG1155-0717a.png
所掩重不幸其姓名不著于册书日远日忘且将无传
于来世炎之咨嗟痛惜者在此故因而次其遗文恳切
言之不能已也翁之诗大篇舂容而力常有馀短章清
美而意无不足他文亦有典有则皆非苟作识者当能
辨之无待炎之称赞翁讳悰改讳愈字原道官至朝请
大夫职至秘閤修撰晚自号北山老人今题其遗文曰
二堂先生文集者著信州保城庇民之功也
   绿净文集序
卷二十五 第 7b 页 WYG1155-0717b.png
绿净文集族伯父万载丞所著也古律诗四十诗颂三
偈一表笺十有七书二序二述一墓表一乐语一长短
句一釐为上中下三卷公讳昭德字子辉北山翁长子
才气秀迈辅以淹博之学由乡贡入太学三试南宫始
中选未及廷对而没某少时闻诸父皆推公能文然不
获见其片言只字近方于公从孙从之处得诗文一帙
亦非全书编次篇目如右其漏佚者不可复得矣公少
从三衢毛达可学其文逼真达可见之击节称善今所
卷二十五 第 8a 页 WYG1155-0717c.png
编次其诗文皆有典则节奏清越步骤蹀躞而超卓之
才秀杰之气于文字中尚可见其髣髴而某于心有感
焉集中所言三二叔者族祖墙东先生也真老者从伯
父小云溪翁也文刚者族伯父镇江通守冰玉老人也
方其时王氏为婺源著姓而人物文采彬彬如此墙东
气豪健自负不薄而老死于布衣公与小云溪翁又皆
早世其年仅及三十北山翁悼公诗有云皎然玉树照
珠林俊逸天材夐不群天上楼成要作记地中宫阙去
卷二十五 第 8b 页 WYG1155-0717d.png
修文当年暂泊尝经此今日重来独念君拨置清樽双
泪落人间此恨岂堪闻呜呼三复此诗云亡之叹岂特
父子真情宗族中有识者所共也两翁二父某皆不及
见惟于冰玉老人获侍杖屦承教诲然捐馆舍亦四十
有二年矣山川如旧人物皆非此某所以起九原可作
之念不觉为之堕睫也
   南窗杂著序
先大夫平生诗文遗藁题曰南窗杂著诸孤不天先大
卷二十五 第 9a 页 WYG1155-0718a.png
夫捐馆舍于今四十有五年其不肖孤某用先大夫之
学侥倖登科处则鬻文以补伏腊之不给出则随牒转
徙糊其口于四方岁月侵寻许久而遗文未及编次追
念先大夫事祖母太夫人极爱敬问起居视饮食日日
皆有常节有疾不离左右药必尝而后进承颜养志惟
谨执丧苫次三年不饮酒不茹荤不入私室事兄嫂致
恭且顺行之以礼终其身无违言教兄子以诗书不啻
如已子间有违之者待之泰然如常时未始含怒燕居
卷二十五 第 9b 页 WYG1155-0718b.png
与先太宜人相敬如宾未尝见其疾言遽色臧获有恩
意蓄产二字不出诸口隐德奥行如此可以追配古人
某不肖既不能发扬其幽光而遗文在箧手泽如新又
不能编次成书局天蹐地何所逃罪曩自临湘解官归
里中携遗藁如分宁及临江解官入中都归故里遗藁
留分宁寓居远不可即致傥更失于会粹大惧湮没无
传无以见先大夫于泉下乃访于亲旧得其副墨所传
者辑为一编分数十卷盖所佚者三分之二尚俟他日
卷二十五 第 10a 页 WYG1155-0718c.png
取分帙所藏本足之
   冰玉老人集序
某弱冠时见先大夫与诸父唱酬有上元雪诗用峥嵘
字韵某不揆斐然成一篇缀卷尾有鳌山耸处尚峥嵘
之句先大夫为一启齿传至诸父处族伯父镇江通守
见之莞尔笑曰上元用鳌山事于押峥嵘韵有意思吾
辈不如后生乃能为此语当是时群从昆弟数十人而
伯父独每见某欣然谈笑忘倦其教诲奖提良厚后四
卷二十五 第 10b 页 WYG1155-0718d.png
年当绍兴辛巳先大夫弃诸孤又三年当隆兴甲申伯
父捐馆又五年当乾道己丑某始登科而先大夫与伯
父皆不及见某心切切以为恨自己丑距今三十有七
年某发种种而伯父之后亦衣冠零落不振矣每一念
此喟焉太息以悲去年其曾孙师楚持画像来某敬赞
之曰不问有无知其如玉石之清不校通塞知其如金
石之静所怀不试是曰有命绘事彷佛神清气定凛然
如生见者起敬文虽不工盖纪实也今于族弟梦宣处
卷二十五 第 11a 页 WYG1155-0719a.png
得家集编次釐为若干卷读诵其诗文而味其意旨竦
然如立乎几杖之侧慨然如闻乎其謦欬之音诗曰高
山仰止景行行止中心藏之何日忘之某于伯父虽欲
勿思乌得而勿思自伯父云亡某虽窃进士第学不加
进而曩时为仪曹郎因笺表诸公颇相称许追惟所自
伯父教诲之力为多今编次遗文不敢无语敬叙其编
首曰伯父今人与居古人与稽内不立城府外不事边
幅故发于诗文易直平淡如行云流水读之文从而字
卷二十五 第 11b 页 WYG1155-0719b.png
顺玩之理到而味长与绳削织缋以为工者异矣自号
冰玉老人故题曰冰玉老人文集若其出处本末某将
为小传以著其详
   本草正经序
本草旧三卷药三百六十有五种梁陶宏景附名医别
录亦三百六十有五种分七卷唐显庆中苏恭增百十
有四种国朝开宝中卢多逊重定增百三十有三种
元祐中掌禹钖补注附以新补八十有二种新定十有
卷二十五 第 12a 页 WYG1155-0719c.png
七种合一千七十有六种分二十有一卷新旧混并经
之本文遂晦今摭旧辑为三卷序之曰衣有蔽膝樽有
玄酒乐有土鼓苇籥存古也存古者何不忘其初也世
莫古于上古人莫圣于三皇伏羲有易神农有本草黄
帝有素问等书医在后世㨿方投疾则圣人济天下之
仁术也古书竹简火于秦易以卜筮存本草素问以方
技存其天乎西汉去古未远班固蓺文志序医四种三
十有六家独弃本草不录淮南王安曰神农尝百草滋
卷二十五 第 12b 页 WYG1155-0719d.png
味一曰七十毒医方始兴楼缓少诵医经本草方衍数
十万言平帝元始五年举天下通医术本草者吏为驾
轺传遣诣京师时重本草如此固不录何也梁七录始
载神农本草三卷或者谓初未著文字师学相传谓之
本草颇疑其不然今考其书论药性温凉味甘苦多异
殆后人所附益非本文古之人能谨起居薄滋味嗜欲
故受病少医又神圣则用药三百六十有五种有馀矣
后之人不能摄生风湿寒暑侵其肌肤劳苦无极弊其
卷二十五 第 13a 页 WYG1155-0720a.png
筋骨饮啖无度伤其肠胃嗜欲无已竭其精髓故受病
多医又上非和缓巧非扁仓故用药一千七十有六种
而犹若不足是以删取本文三篇以存古又以儆庸医
和缓已远扁仓不生药视古三倍庸医借此射利幸而
中攘臂有矜色不中病者死医盖自如与操刅杀人者
相去几何噫
   五显灵应集序
凡郡县必有明神司祸福之柄庇其一方在吾邑则五
卷二十五 第 13b 页 WYG1155-0720b.png
显是也阖境之人旦夕必祝之岁时必俎豆之惟谨神
之灵应不可殚纪然当论其大而略其细何也地方百
馀里民近数万户水旱有祷焉而无凶饥疾疠有祷焉
而无夭折其庇多矣馀威遗德溢于四境之外达于淮
甸闽浙无不信向灵应孰大于是若夫时出变异以耸
动愚民之耳目此特其小小者耳迩者太常加封以聪
明正直之德著于显号非论其大而略其细欤夫神人
一也神庙食于一方如长吏禄食于一州一县也为长
卷二十五 第 14a 页 WYG1155-0720c.png
吏者廉以洁其身公以平其政恺悌以抚其民是谓循
良若其贪若其私若其薄则于善之大者无称焉或能
决一疑狱察一隐慝岂足以为贤哉故论神之灵略于
其大而详于其细非特识者疑其近诬神亦且以为渎
矣或曰如公所言则神之灵应皆无庸编辑乎曰事神
者敬而已矣不因灵响而敬心常存者君子也因灵响
而不敢不敬否则慢者愚民也神之意将假是以警愚
摄其凶戾而生其善心存而不议不亦可乎
卷二十五 第 14b 页 WYG1155-0720d.png
   樗叟诗集序
樗叟王氏子字至卿于先大夫族孙行也少从先大夫
学某与之友良善先大夫既没某宦游四方而至卿浮
沉里中挟琴书鬻文以为生某每归与相见惟话旧论
文不厌尘俗事一毫不挂牙颊不相见虽千里尺牍问
寒温无虚岁及某自中都罢归而至卿已亡其子天骘
裒至卿诗文釐为若干卷属某为序至卿少时意亦欲
驰骛当世其为文引笔亹亹不休然性简率胸次无城
卷二十五 第 15a 页 WYG1155-0721a.png
府好庄周书李白歌诗颇自放于酒累试有司不得志
晚自号樗叟遂弃举子事业而专于诗虽若不甚经意
而属词精确用韵妥贴他人竟不能过又愈出愈富前
后无一语一联相犯诗之大略如此可传已至卿始薄
有田园不计有无久而贫桑柘数亩茅茨数椽处之泰
然不特其诗可传其人固可尚也故并著于篇首归诸
天骘使藏之
   松窗丑镜序
卷二十五 第 15b 页 WYG1155-0721b.png
三山郑中卿来宰婺源予郊居杜门相见不能数间一
见相与论古人成败得失商天下事利害如指诸掌而
绪馀及于文章其言纚纚使人属耳忘倦予因知其蓄
之渊渊轸之源源也久之中卿始出平日所著示某其
别有六一梅隐二哦松三南游四北辕五经论六诗馀
而总目为松窗丑镜且曰庐陵曾幼度尝为序请益之
予视幼度之序已详尚何言然不可以无言也先秦古
书不论西汉以文名世者自贾谊始政事一疏过秦一
卷二十五 第 16a 页 WYG1155-0721c.png
论鵩鸟一赋笔力顿挫卓诡此天下杰作也谊之后文
章支而为三晁错之文出于杂学主父偃徐乐严安似
之而广博不及董仲舒之文出于经术公孙宏刘向似
之而纯正不及枚乘司马相如之文出于楚骚王褒扬
雄似之而妙丽不及是三者如淄渑合流而异味非易
牙莫能辨也自汉而下以文鸣者虽接踵而古人秀杰
之气浑厚之质萧散之趣衰矣至有唐诗称李杜文称
韩柳然后唐之文方驾乎汉之文至我朝有宋文有欧
卷二十五 第 16b 页 WYG1155-0721d.png
苏古律诗有黄豫章四六有王金陵长短句有晏贺秦
晁于是宋之文掩迹乎汉唐之文夫自汉至今上下二
千年间卓然名世者不三十人噫难矣哉今前辈彫谢
翰墨中未闻有与古人比肩者予得丑镜阅之议论以
意胜诗以格胜词以韵胜中卿虽慨焉以文鸣自许是
诚无与多逊而乃自以为丑不以为美何也岂不足则
夸诩有馀则贬损故耶虽然此一说也而予又有一说
予观韩柳元和圣德诗与平淮夷雅十琴操与铙鼓歌
卷二十五 第 17a 页 WYG1155-0722a.png
送文畅高闲与送浩初序未知其孰优孰劣至罗池庙
碑郓州溪堂诗奔轶绝尘子厚不止交一臂而失之矣
是故东坡敛波澜而为简严金陵去绳削而为閒雅豫
章罢追琢而为高古皆其老笔如此夫文生于才养之
以学将之以气中卿才高而学博其气不挫今日之文
可几于古他日之文又过于今其名世也孰禦
   送曹成之序
谈地理吉凶如魏管辂晋郭璞唐泓师世不可多见予
卷二十五 第 17b 页 WYG1155-0722b.png
本不晓此亦不甚信此中更忧患三子短命老妇沦谢
或者归咎先垄不吉予始惑之自楚东罢归谋葬亡妇
虑术者不可信搜集诸家地理书考其本末如入式歌
八分歌指意或可取其言已不雅驯其次如铜函记金
华经宗庙秘诀等书未免溺于一偏不可尽用又其次
有所谓行程记龙子经等猥俚士大夫不复可称说矣
古书惟狐首经及郭璞葬书尚存论地理者当以是为
祖而庸术往往不读或读之句读既误字音又讹其义
卷二十五 第 18a 页 WYG1155-0722c.png
则懵然不晓所挟以求售者贪狼巨门星有吉凶紫褥
红旗气有吉凶青囊飞星壶中放水之类皆变换名目
务为廋隐欲使人不可晓者其大要不过变卦生绝五
行盛衰而已而专务诳惑流俗纵横射利陷人于祸患
者良多予察见其诞凡登予门者多却而不受同郡曹
成之独不然狐首经郭璞葬书寻龙七星歌覆诵如流
其论地吉凶皆有据依非臆说罔人于地理家铁中铮
铮者也然性戆直不肯巽词色以求容故听其言者皆
卷二十五 第 18b 页 WYG1155-0722d.png
不喜术虽精反不如庸术能售予谓此非成之失听其
言者之误也顺我者言甘而用其言后必有祸忤我者
言苦而用其言后必有福善择祸福者不以言甘为善
言苦加憎斯谓之智矣成之不可谓世无智者坚守其
术而不变可也
   读易笔记序
未有书契之初羲皇首画八卦文字生焉则易之有书
由有画也画以数起数之用于占者世虽未之能学至
卷二十五 第 19a 页 WYG1155-0723a.png
其本元河图起于天一地二而变于九六七八天一之
画奇其数以太阳之九地二之画耦其数以太阴之六
蓍之用衍以少阳之七七卦之重定于少阴之八八此
学易者所通知也由数起画画者象之所寓象者理之
所托也舍象则理不著矣舍画则象不明矣故三画为
八卦六画为六十四卦画变则象异画不变则象同象
有体而理无迹也有体则显无迹则隐本隐以之显圣
人立象之意也即显以索隐学者观象之方也文王犹
卷二十五 第 19b 页 WYG1155-0723b.png
惧后人未能有见故发其凡于卦之彖周公又本文王
之旨著其变于卦之爻爻彖之词具而于象与理可以
见其端倪矣虽然圣人之经或言约而旨博或语密而
义深读者未必遽了非文王周公故隐而不发也开其
端于言之中而存其意于言之外欲学者深思而自得
之则象所蕴畜义味深长可玩而不可厌也尼父生知
之圣也而读易韦编三绝且曰假我数年则于易道彬
彬矣十翼训释不惮辞费学者岂得易言之哉秦焚古
卷二十五 第 20a 页 WYG1155-0723c.png
文字易以卜筮之书幸存此天地鬼神之所护持以诏
来世而自汉以来易道不明焦延寿京房孟喜之徒遁
入于小数曲学无足深诮而郑玄虞翻之流穿凿附会
象既支离理滋晦蚀王弼承其后遽弃象不论后人乐
其说之简且便也故汉儒之学尽废而弼之注释独行
于今然木上有水为井以木巽火为鼎上止下动为颐
颐中有物为噬嗑此四卦虽弼不能削去其象也夫六
十四卦等耳岂有四卦当论其象六十卦可略而不议
卷二十五 第 20b 页 WYG1155-0723d.png
乎弼之言曰筌所以在鱼得鱼而忘筌蹄所以在兔得
兔而忘蹄言者象之筌也象者意之蹄也舍筌蹄无以
得鱼兔则舍象求意弼亦知其不可而猥曰义苟在健
何必乾始为马类苟在顺何必坤始为牛是未得鱼兔
先弃筌蹄之说也或者知象不可去既不能尽通又不
肯阙所不知则为之说曰易之有象犹书有譬谕诗有
比兴也象不可去亦不必泥得其意足矣此与弼说无
异亦未为确论也夫易三圣人所尽心也立义深于诗
卷二十五 第 21a 页 WYG1155-0724a.png
书而措辞严于春秋书之有譬诗之有比惟意所之初
无定旨易象反是以奇耦之画摹写天地万物之形似
而寄于六十四卦之中一卦六画画有此象圣人即著
之于辞画无此象不泛然旁引曲取也岂得执诗书比
谕为例哉前辈尝有疑其不然者故于象数求之加详
然掇拾先儒旧说嚼糟粕之馀失甘香之味其所发明
无几耳炎读易三十年不得其门而入岁在辛亥始脱
为县之厄明年归自中都侨寓古艾杜门却扫寻绎旧
卷二十五 第 21b 页 WYG1155-0724b.png
学久之若有所悟譬犹往来熟习于山海之间虽未能
手探其玉然宝气所在或望而见之因释然笑曰观六
画之象而未合于爻彖之辞是未得其象也玩爻彖之
辞而未合于六画之象是未得其辞也象与辞未能融
会而曰得圣人之意其中否特未定也管蠡之见何足
以窥测高深本之于画验之以辞对观互考二者如合
符契则笔记之其未达者阙焉以为圣经不可易知固
不可强通也而河南邵氏曰画前有易删后无诗不特
卷二十五 第 22a 页 WYG1155-0724c.png
以象为可忘且并以画为可遗其说高矣易而可以无
画但不知三圣人尽心于此以垂世立教者其旨果安
在也或曰然则易尽于画乎曰易者变也其变始于乾
坤天地阖辟一乾坤也吾身动静亦一乾坤也而画能
尽之乎自乾坤而上不可以象求以通变而不穷者命
之曰道藏用而不测者命之曰神立独而无对者命之
曰太极而画能示之乎虽然无画而可以体易伏羲文
王之事也有画而后可以语易学者之事也不玩周公
卷二十五 第 22b 页 WYG1155-0724d.png
尼父之辞而曰吾求易于六爻之外此系风捕影之类
而炎则不敢已矣将以此得罪于传道之贤哲未可知
也将以此见取于好古之君子亦未可知也
   懒翁诗序
诗文当论工拙不当论穷达达者未必皆工穷者未必
不工也唐人尚诗士以能诗取高科登达宦者接踵然
王昌龄孟浩然孟郊贾岛之徒其身至穷而言语之妙
有不可掩没者文章天下公器其品级高下当定于公
卷二十五 第 23a 页 WYG1155-0725a.png
论非私意所能翕张富贵利达则其言语常重贫贱隐
约则其言语常轻乃区区世俗之论识者顾安取此予
从兄懒翁壮年慨然欲以翰墨自见于世题所居之室
曰铁砚其学贯穿经史其文自出杼轴不肯蹈袭而终
以不耦今老矣惟诵佛氏书不辍其意若有所悟解而
不能释尤喜莳花卉欲以观造物之巧其心乐之不厌
也出则徜徉里巷间好事者饮以酒即径醉绝口不谈
世事入则萧然茅茨之下淡泊无营素嗜诗今亦不复
卷二十五 第 23b 页 WYG1155-0725b.png
吟咏亲旧间从索所作乃裒其旧稿凡若干篇以书来
属炎为序炎诵之终编见其语精而意婉如孤桐之琴
清玉之佩节奏锵然知音者闻之自当属耳非炎之私
言也郊岛困穷诗诚工语多酸寒且有怨怼翁则不然
辞气恬淡而和平不激不戚其所得有在诗之外者
可以为贤矣翁名纲字德维姓王氏晚自号懒翁
   东都纪年序
东都纪年三十卷炎述九朝历年行事成书也庆元三
卷二十五 第 24a 页 WYG1155-0725c.png
年八月炎奉诏自太学博士入秘书省为郎明年兼实
录检讨寻入著庭为佐郎又明年为军器少监而职兼
检讨如故于是金匮石室所藏炎皆窥见副本因念汉
人荀悦唐人柳芳吴兢辈于当代正史外皆别自著书
成一家言悦有汉纪三十卷芳有唐历三十卷兢有唐
春秋三十卷获与正史并传炎今援是比用国史本纪
参校为纪年一书于三朝本纪其辞颇有所损于两朝
四朝本纪其事或有所增视李焘长编熊克通略炎不
卷二十五 第 24b 页 WYG1155-0725d.png
如其博王称事略本纪炎窃病其简丰约中度炎固不
能而私有志焉又随所纪附以提要为三十卷提要之
目有二曰注则有所辨曰證则旁叙其事也炎又伏念
神宗皇帝尝诏曾巩以三朝两朝国史合为一书巩虽
承命书不果成炎愚乃欲采掇九朝故实合三为一甚
见其不知量然所述止于本纪不及志传是以忘其狂
斐怀不能已毕力编摩书未及成会某负罪去国居閒
处独再加考订今方脱藁不敢閟在私室谨斋戒练日
卷二十五 第 25a 页 WYG1155-0726a.png
进于大庭故序所以记述之意如右起建隆庚申终靖
康丁未百六十有八年一祖八宗创业守文宏远之规
模与夫庶事之弛张忠邪之消长敌国之屈伸其大略
可睹矣虽不足以发扬宋德之代光绍明惟陛下宽萧
斧之诛赐以一览若幸而获传庶几无愧于荀悦柳芳
吴兢辈某死且不朽谨序
 
 
卷二十五 第 25b 页 WYG1155-0726b.png
 
 
 
 
 
 
 
 双溪类稿卷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