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溪类槁-宋-王炎卷二十四

卷二十四 第 1a 页 WYG1155-0700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双溪类稿卷二十四    宋 王炎 撰
  序
   送洪宰序
新安在今日为辅郡而婺源壮县也自县抵郡治二百
里而遥地岩险部使者按行不至郡将虽有方略耳目
亦无由尽得民利病租赋狱讼浩穰寖不治豪右得乘
间窟穴为奸执持吏短长目指气使必如意吏巧于舞
卷二十四 第 1b 页 WYG1155-0700b.png
文者又上下其手以招权鬻狱其势几出长贰上羸丁
下户有事无所讼县公熟视不谁何例坐罢软下职去
番阳洪应贤先生来宰邑政明足以发摘隐伏刚足以
执法无骫而不解足以行之早作视事率夜二三鼓乃
休曰当仕有官职某何敢以烦为诿虽精悍少年其力
有不逮宿弊无问纤悉细微丝解发栉之殆尽曩时武
断于乡曲者无一人敢摇手触法禁老奸畏首尾常若
救过不暇屏息奉命惟谨犴狱清平租赋不待督而前
卷二十四 第 2a 页 WYG1155-0701a.png
期以办闻民诣郡丐留不已郡将及部使者上先生治
最于朝成命从中下需终更宜显庸以为郡国长吏劝
某窃谓圣天子喟然欲溅涤振刷兴起治功而士大
夫拱默无所建明间有出意见论事者其言良善每用
辄不效诚得如先生者十数人位诸廷言即可用用有
功国其庶有瘳乎从者行矣无负舆议所期者幸甚
   韩毅伯诗序
始庚寅冬蜀人韩毅伯自行在所欲往豫章道婺源而
卷二十四 第 2b 页 WYG1155-0701b.png
西过余于云溪之上一见欢如平生论文字说时事可
否无不意合予挽而留之毅伯亦为余弛担盘旋如过
故乡依依不忍去明年夏始入楚东值尚书陈公之上
饶邀而馆诸其门又明年余不幸有家艰毅伯得讣音
走数百里来唁问予握手收泪相劳苦勤甚复留一月
将过衢梁下钱塘其再来未有日也因出箧中所作凡
二百篇曰我去家万里在道涂五年随所遇见于诗羁
旅无聊之辞大半噫予穷甚矣惟子知我者昔之诗人
卷二十四 第 3a 页 WYG1155-0701c.png
得名于世如枫落吴江冷不过一句耳风暖鸟声碎日
高花影重柳塘春水漫花坞夕阳迟不过一联耳此等
语吾辈未肯多逊幸为我叙之或者可以不朽于他时
毅伯余畏友也为诗无问长篇险韵握笔翩翩立就汗
漫如鹏翼垂天之云奔放如沧江八月之涛淡泊如朱
弦三叹之音遒𦂳如苍隼之迫秋风雍容如良马之就
熟清厉如夷齐之食薇都娴如西子之靓妆予不能尽
状也夫文者士之一艺诗者文之一端此非毅伯刻意
卷二十四 第 3b 页 WYG1155-0701d.png
并心为之者以毅伯之才如此而造物者吝一第使困
顿至是何哉天之生才也不偶然其生之有以用之故
夫饥寒切于身者富贵之资而谋事龃龉不合者功名
之兆也毅伯为人志气倜傥近似郭元振议论慷慨不
下杜牧之用意坚忍折而不沮是岂老于布衣者上方
当宁太息回瞻中原思鸣銮汴京北举河朔西举函秦
此志士驰骛之秋也行矣予岂以一诗人期毅伯而已

卷二十四 第 4a 页 WYG1155-0702a.png
   送江静之序
篆至于李阳冰楷书至于颜鲁公行草至于王右军今
古不复敢异论盖古字法以仓史为鼻祖自科斗大小
篆𨽻凡四变而其苗裔有真有行有草以草书得声者
自张伯英始世传伯英学书溅涤笔研池水皆黑则艺
之精非一日之力也而犹未䆒其极右军一出毫厘不
加矣昔人论笔法曰如印印泥如锥画沙工书者以是
为笔端有骨字内藏锋而观者不见此乃其自得之妙
卷二十四 第 4b 页 WYG1155-0702b.png
所以独立无辈也最后至唐张长史及鲁公僧怀素徐
会稽之伦皆号能草书一时从事于笔墨者无不甘心
落后尘然而犹在右军下噫事之难工如此哉余同邑
人江静之以草书名者往余寓海宁静之倦游以归道
过焉实初识之后十有三年余方杜门辟俗于云溪之
上而静之又来相问劳既毕因作而言曰我用力于书
且三十年管城子之秃者凡阅几辈矣纵不能着鞭于
怒猊渴骥之前亦合可游刅于春蚓秋蛇之间然足幸
卷二十四 第 5a 页 WYG1155-0702c.png
不刖瑟亦不售造物者不肯赦我一穷何也我将道新
安而东历访平生旧游子故人之知我者可无一言为
赠乎某曰予何以赠君虽然予不能工书而能论其意
世说书之病曰笔枯者易健而瘦甚多露骨笔重者易
圆而肥甚多剩肉痛快则无尺度不快则不遒侧笔取
妍则工左而右不副然未甚害也而最忌者惟俗人俗
则陋文俗则鄙字之俗亦无足观矣静之壮年咀嚼诗
书掉鞅走场屋间睥睨自许不薄不得志弃去俯首于
卷二十四 第 5b 页 WYG1155-0702d.png
书欲以奇自见故其笔势翩翩横斜上下曲直自得其
馀力盘薄于规矩绳墨之内方将拍会稽之肩揽长史
之袂求与右军相周旋其视世之俗书薰犹不类也静
之行矣遇胸中有黑白者必能识之玉潜于山白虹照
夜剑埋于狱紫气干霄苟怀奇而抱异未有终铲没不
著者太学之经岱宗封禅之铭浯溪磨崖之颂虽不用
草书草书岂终无用于世哉
   送齐彦邦序
卷二十四 第 6a 页 WYG1155-0703a.png
以五行之休王五纬之伏逆进退而决人之得丧寿夭
穷通以卜筮而占事之休咎二术难乎精者也而同邑
人齐君彦邦实兼之其胸中所得极有根源扣之衮衮
不竭如江流于峡河析于龙门底柱之险悬流下走而
东其扺掌议论旋转而掉厉如掷丸于阪走珠于盘鸷
鸟高翔于千仞之上而迫于疾风其愈试而愈中中而
愈奇又如巧有力者开数石之弦注镞于百步之外而
饮羽于的也戊子夏始识诸城之东彦邦谓予曰吾详
卷二十四 第 6b 页 WYG1155-0703b.png
考于术执事今年秋登名于乡书明年春中太常第无
疑也予笑曰子言过矣幸无以我为戏也不然岂轻有
所许以求容者乎彦邦不平曰借术贾佞者吾羞焉何
待我薄也吾据术以自献其情纵不信庸何伤予因以
失辞为谢心实未之然也既而皆如其言庚寅春来过
敝庐谈笑道旧而不以既中之言自矜予于是始知其
心盖向之自负其术以介而今之不矜似义得其术未
得其为人则知彦邦之浅者也彦邦不幸丧明且不乐
卷二十四 第 7a 页 WYG1155-0703c.png
苟合闻其言者多不悦故余详论其术与其为人以饯
其行苟有问焉者勿苦其言之不甘庶几可以尽其所
怀云
   鳙溪老人集序
文与行相符亦与行相异酒德一颂可以知刘伯伦之
旷达陈情一表可以知李令伯之纯孝此文与行符者
也陶靖节之冲淡宋广平之毅而閒情梅花两赋词旨
婉丽若非二君子所道之语此文与行异者也外祖鳙
卷二十四 第 7b 页 WYG1155-0703d.png
溪老人汪公倦游庠序退而徜佯自放于丘壑之间盖
晦其光而不耀矣第其幽怀清兴时自见于诗文而尤
喜为小词模写物态染绘风光意有所寓笔下翩翩立
就其高处视张子野晏叔原秦少游分道并驱未知孰
先后也求诸翰墨意其为人必以风流自命而公平生
素履有与其文极不相似然者其待物胸次明白不立
城府人百欺之无疑百忤之不愠也其平昔自处薄嗜
欲不喜饮酒不商度财货有亡终身未尝一乘肩舆曰
卷二十四 第 8a 页 WYG1155-0704a.png
吾布衣不敢以人代畜也年过九十步履轻强对短檠
阅蝇头细字虽少年有所不逮其见素抱璞厚自颐养
殆如古所谓有道之士者非耶公没七年某宦游自沔
鄂来归始见舅氏收拾残藁既成编恐览公之文者谓
其止于词藻清丽也故叙其编首槩见公之隐德奥行

   送黄梦符序
予备员长沙郡文学同舍聚而处者千指而七闽黄梦
卷二十四 第 8b 页 WYG1155-0704b.png
符在焉未踰时即辞去问其所向将沿湘水过洞庭下
鄂渚皆屈原贾谊经行之地使彼人可以慨然增感者
也谊由博士来为王传未为不得志也然涉湘吊原其
辞气忧愤无聊不平及其赋鹏也同死生轻去就太史
公读其文为之爽然自失然有心于会理则已与理为
二用意于遣情则已为情所滞矣吁一穷固难忍哉梦
符曩摄武冈教事将翔矣又跌而不升千里倦游顾安
能无感然予闻柳子厚年少气锐轩翥台省而附离非
卷二十四 第 9a 页 WYG1155-0704c.png
人遂摈外以没韩退之应举则黜立朝则斥连蹇半生
暮年尹京兆班从臣人生得丧荣悴悲喜相乘除耳锐
进则亟退先抑则后伸知道者所以不汲汲戚戚也梦
符行矣遇晴晖淑景阴雨悲风把酒哦诗旅怀怏怏不
自释试补诵予说当为予悠然一笑也
   送滕彦真序
二广盐筴初变桐庐詹侯以从臣开藩桂林天子既下
明诏戒官吏无得妄言沮吾法又发大司农宿藏以补
卷二十四 第 9b 页 WYG1155-0704d.png
其用度故人滕彦真奉辟书往从之予家于歙歙睦击
柝相闻詹侯在先达中有重望于一时予恨未拜下风
也及来湘中闻洺水李公之言曰詹侯恺悌君子也其
视民肥瘠究心焉闻乡先生彪德美之言曰詹侯学术
高明有得于圣贤之传者也夫以恺悌之心辅之以高
明之学变政易令以便利其民彦真入幕府位宾佐无
议焉可矣抑古人有言曰利不百不变法工不什不易
业恐其事未集而弊滋也予不知二广利病然闻之道
卷二十四 第 10a 页 WYG1155-0705a.png
路谓官不鬻盐听民自贸易此广东之利广西弗便也
且曩时官收再倍之息州县经费一趣办于是今许商
贾鬻之则利归私家而官困濒海之地大半斥卤遮逻
弗严私鬻者负担窃行则利归奸民而商困况商贾惩
法之屡变且前且却弗哗而趍吾令也私鬻者行于濒
海去海浸远鬻者浸少若是价且翔踊矣而欲无食淡
则农民又困夫有天子诏旨可以杜议者之口有大司
农缗钱可以佐用度之乏然法弗精民弗便支吾一时
卷二十四 第 10b 页 WYG1155-0705b.png
易矣惟经久计远无以其难遗后人詹侯始可以复命
于上彦真始可以无负知己也彦真勉之哉发青云之
轫在此行也桂林山川清淑然岭海间风气终与中州
不类当为太夫人自爱为远业自厚也
   送相士张舜举序
蜀人张君习于唐举许负袁天刚之术其言人贵贱忧
喜多中往时李寿翁侍郎未达张君曰公且贵李公弗
之信不十年登法从出守当涂将告归既得请矣张君
卷二十四 第 11a 页 WYG1155-0705c.png
曰公之禄未也其尚为连帅乎李公笑其言不逾年奉
诏起镇长沙李公门下无食客独馆张不厌以其言不
妄也方李公在中朝时赵渭师守临安张君曰是不旬
日当以罪斥也已而果然众皆以其术为异吕伯恭在
馆中人谓且入西掖北门矣张君曰非贵人也其相法
不过一倅众又以其言为谬及后伯恭得参议官以没
盖去通守无几耳是则其言之验也然张君为人言休
咎简而不浮质而不謟故挟其术以售而囊无留赀予
卷二十四 第 11b 页 WYG1155-0705d.png
谓之曰若相人中多矣自视何如张君笑曰相形不如
论心此至论也不以心相而以形相予言乌能尽中况
又骨寒命薄乎其穷宜也予虽知其术惜其穷而无以
振之将有适故以言赠其行庶几好事者肯一问焉
   送韩毅伯序
予昔屏居黟歙间韩毅伯自在所西行过焉凡再至而
再留抵掌论事意谓弃繻而出乘传而归富贵可以立
致予甚壮其志而羡其健决后十有七年予得邑临湘
卷二十四 第 12a 页 WYG1155-0706a.png
毅伯游武昌溯江而来相见掀髯一笑既又历道别后
崎岖艰苦之状白发苍颜相视而叹予深悲其不遇而
惜其志之不伸留一月将行则曰予不复能返蜀矣今
将归老于淮山言毕其意怆然不乐予解之曰人生非
鹿豕岂能聚而不散离别不足恨也水涸鱼处于陆相
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子庄子之语云耳
关山间隔相忘可也然毅伯与予一别十有七年而后
一见于此又十有七年则存亡未可知于其行也岂能
卷二十四 第 12b 页 WYG1155-0706b.png
无言凡物壮与老异壮宜出老宜复木之归根水之返
壑龙蛇之蛰月之晦雷之收声皆是物也毅伯壮年去
家足迹几半天下今老矣而不免于布衣此命也男子
生以弧矢六射天地四方示有志也然穷通有命存焉
其得志也举而措之事业其不得志也卷而藏之环堵
之中故达则身泰穷则心亨在我何庸戚戚哉马文渊
谓大丈夫穷当益坚老当益壮夫穷当益坚是矣文渊
之壮盖谓虽老而豪气不衰耳其言未尽也士之少也
卷二十四 第 13a 页 WYG1155-0706c.png
用其壮于功名老也用其壮于道义文渊或未之知也
昔林类鹿裘带索拾穗而行歌其言曰贫者士之常死
者生之终此能自宽者也而未若颜歜歜之言曰晚食
可以当肉缓步可以当车此巧于处贫者也而未若原
宪子贡相卫结驷连骑排藜藿入穷阎见原宪宪摄敝
衣冠见之子贡曰先生岂病耶宪曰无财者谓之贫学
道而不能行者谓之病若宪贫也非病也子贡闻其言
惭而去悔之终身宪之安于贫贱盖闻道者也毅伯归
卷二十四 第 13b 页 WYG1155-0706d.png
乎哉淮水之濒土厚泉甘米贱而鱼肥虽非故国亦足
以息肩弛担矣偃仰衡茅之下啸咏东皋之上回轩冕
之眼收功名之心以求原宪之所乐浮云富贵亦于我
何有哉夫玉在石珠在泥涂而其光彩见于山川馀润
及于草木士之所以不朽者富贵不与也达者或光耀
于生前而寂寥于死后穷者或枯槁于一时而芳馨于
百世彼此相较其得孰多毅伯试归而图之
   东山集句诗序
卷二十四 第 14a 页 WYG1155-0707a.png
风雅远矣自柏梁赓咏以来诗体不一最后始有集句
曩时荆国王文公喜为之有胡笳十八拍最高妙或谓
苏东坡靳公集句索公咏几间砚公第道巧匠琢山骨
不复更能措辞予闻文章天下公器非人口舌所能翕
张公有积李缟夜崇桃炫昼之句东坡谓自楚词后无
人能道此语岂应以不能卒然集句穷公公亦不应一
句之外更无他语或者之说陋矣东山先生吾州前辈
之贤者来丞分宁吟哦二松千竹之间其集句尤工孙
卷二十四 第 14b 页 WYG1155-0707b.png
居易集而编之凡二百馀篇先生既去而予来寓居居
易出以示予诵之终帙见其即事体物委曲亲切如肺
腑中自出机杼无附离牵合之态使东坡见此必击节
叹服不疑然先生非特胸中富于诗什也其学贯穿经
史根原深长非如后来缀缉文字于举子事业外叩之
空空无有也其莅官为政练达世务视书生诵纸上陈
言不习吏道者不可与为比也抑又有进于此者先生
年且七十矣面有光彩红如渥丹视听聪明不衰其殆
卷二十四 第 15a 页 WYG1155-0707c.png
有道以自养者耶若专以集句窥其胸次乃管中见豹
之一斑云耳予弱冠从先生游故知之最详遂书于编
首归居易藏之
   送刘监序
上饶刘君朋举为临湘酒税官与某同寮且二年会靖
之会同缺令部使者直秘阁丁公行部至临湘访邑吏
贤否某具言朋举廉谨习为吏即檄摄会同邑事将行
余不得无言靖之民与蛮猺杂居议者往往谓非我族
卷二十四 第 15b 页 WYG1155-0707d.png
类其心必异然欲静而患扰喜和而恶乖尚廉而贱贪
其情与吾民同非如虎豹蛟鳄不可扰驯者汉永和中
议增群蛮租赋尚书令虞诩持不可曰异俗贪婪难束
以礼今猥增之必有怨叛不从蛮果争贡布非旧约遂
叛予闻今猺人衰困边徼防托吏士不无侵渔甚者掠
其子女为臧获谚曰禽困覆车此可戒不可玩也固当
抚之以静先汉开凉州四郡吏民相亲酒礼之会上下
通民是以其俗风雨时节榖籴常贱少盗贼有和气之
卷二十四 第 16a 页 WYG1155-0708a.png
应贤于内郡余闻猺人与吾县吏相见若结以恩信至
于脔肉行酒与之饮啖不立崖岸则欢然相亲否则悍
然而怒遂为怨雠故当接之以和昔孟尝为合浦太守
郡与交趾比境前此守令采珠无节珠徙交趾尝到官
未踰岁去珠复还百姓以为神明今黄金丹砂皆猺人
巢窟所产也蛮猺之性本贪为吏者毫发无求则彼必
敬慕有求焉则以我为可易矣故当示之以廉是三言
者非无验之言也夫富者赠人以财而仁者赠人以言
卷二十四 第 16b 页 WYG1155-0708b.png
余不敢言仁然同寮之义又不敢无言古今赠行之言
众矣大抵多颂而少规而余于朋举有规而无颂言之
他人必以我为戆言之朋举必以我为忠
   鱼鳞保甲编序
止盗令职也警盗尉职也令不能止盗故儆盗之事始
切而尉之责始重临湘前此盗区也其所以多盗有三
游手小民迁徙无定一也逋窜黥徒出没不常二也堆
泊之人家于林薮为盗窟穴三也乡俗间往往剽劫无
卷二十四 第 17a 页 WYG1155-0708c.png
虚月吏士罢于奔命前县尉三衢吕君谦始籍编户为
鱼鳞保甲法选其丁壮联什伍备器械断贼蹊径讥察
之谨甚遇有警鸣枹鼓众即云集盗皆缘手擒获无脱
者繇是临湘无盗吕君去保甲之法随弛阅三年盗再
发于境巴陵簿赵君师移尉临湘复修保甲法视吕君
所规画加详焉于是小民之游手者黥徒之逋窜者俱
无所容盖赵君临事精悍御下严明往来田野毫发无
侵于民故有所施为民乐趣之是以盗赋屏迹境内安
卷二十四 第 17b 页 WYG1155-0708d.png
堵将具其事上之台府某曰赵君勤其官能如是尉之
职举矣若夫教足以驯暴政足以禁奸固有任其责者
尉不与也
   刬弊撮要序
曩者某脱选调诣天官自念居无庐食无田难以需远
次遂来临湘不知其自投罝网也交游相厚者忧其殆
相疏者笑其愚某亦意首鼠不自定既至问何所取财
无一事与三尺法合者乃大悔且惧即欲挈孥径东归
卷二十四 第 18a 页 WYG1155-0709a.png
时徽猷潘丈帅长沙某走一介持书具道所以然潘
丈复书曰见几而作全璧去固善然一令不交职事
朝廷岂为是废一县况舍而之他亦犹是将如何第不
为已甚则民自知德老者之见如此熟筹之某得书反
覆紬绎如陶彭泽元鲁山高蹈远引诚所未能遂留即
首与府史等定要束虽一钱出纳必书于籍以视民无
欺然每一深念则背负芒刺食不能下咽寝不能交睫
以病请告者屡矣州不许侵寻且三年危哉某之措身
卷二十四 第 18b 页 WYG1155-0709b.png
于此也其能自脱仅如氂毛耳适有天幸台府奉上
旨蠲减板帐无名之需宪使直秘閤丁公以救时行道
为心敛大惠施诸一路行部至县俯已而咨询焉某竭
情以告即慨然欲抆拭一贱有司于垢污之中而膏泽
数千户生齿于憔悴之馀提举赵公之平恕合志行之
太守刘公之温厚笃意承之居无何漕使大监薛公鼎
来奉使郎中张公又来二先生皆一时之望也顾某何
者凡有请无不曲从数十年宿弊一旦刬革略尽遂裒
卷二十四 第 19a 页 WYG1155-0709c.png
其颠末刊木以传然符移案牍重复烦碎观览不快乃
掇其大要缀缉之自为一编简而不遗详而不赘某所
以拳拳不释者盖为一已免于罪戾自喜又为邑人瘠
而肥病而苏与之同喜也故发其意于编首
   林待制奏议序
淳熙癸邜秋三山林公帅长沙时某承乏泮林公察其
不謟又喜其稍有志于学也而尽出诸经解示某所见
有未合或反复论辩公虽不能皆从而亦不以为非自
卷二十四 第 19b 页 WYG1155-0709d.png
诸经解说外他文字则未之见也绍兴辛亥调官在所
陈英仲舍人初为郎间往见之从容道长沙旧游因出
公奏议一编公时捐馆一年矣相与叹其文章雅健议
论鲠切英仲曰寿皇清燕阅公旧章疏故自豫章召
还径除夏官圣意所向盖不止以从臣处公也某得公
奏议如获至宝以归侵寻至今五年英仲亦逝矣私念
此文岂终幽晦而不彰泯没而无传然英仲既亡见者
犹少则某不可閟之箧笥也遂鸠工刻诸清江官舍而
卷二十四 第 20a 页 WYG1155-0710a.png
序其编首曰公少有俊声而沉潜六艺笃志于学盖老
而不倦故见于文章笔力高远难及指陈时事辩明得
失其言切而不浮直而不诡大抵通达之识劲正之气
悃款之诚与汉贾太傅谊刘中垒向唐陆宣公贽可以
相为后先公曩帅夔门施支郡也有豪民谭汝翼者其
势力可以挟守倅动台府根盘蔓炽久且为乱公欲剪
除之汝翼与官兵传战既败反遁入中都诉于登闻公
慨然却天子之命歼其党类施人以是德公而祠事
卷二十四 第 20b 页 WYG1155-0710b.png
之记者谓公拔山以一臂扛鼎以半肩则仁勇之实亦
可略见于此然此特小试之效耳使公端委庙堂平居
无事未有以愈人临大节之际当如底柱屹立招之不
来麾之不去不可诬也文字又其绪馀自昔汉俗病于
软美而以汲长孺为戆朱游为狂晋俗坏于旷诞而以
卞望之为鄙唐俗弊于朋党而以韩退之无所附离为
褊僻士大夫卓然不随流俗以靡者难矣哉故某思公
之贤而有感焉不觉其言之尽也
卷二十四 第 21a 页 WYG1155-0710c.png
   送彭云翔序
曩者某浮食长沙泮林士肄业者踰百员时彭君图南
云翔尝鼓箧其间及某去长沙二年试邑于临湘云翔
实来又二年佐郡于清江云翔复来仆仆于行役栖栖
于羁旅每相见必以学问为请今世之士应举觅官其
所当为就之不足以为污不就不足以为高云翔将种
学绩文以应有司之程度则上而达官贵人有声于当
世者下而乡党庠序之耆儒见推于后进者皆可就而
卷二十四 第 21b 页 WYG1155-0710d.png
学焉乃独有意于某之不肖何哉某场屋陈人又汨没
于金布之尘埃岂复可以论文云翔为计拙矣秋赋有
期辞予西归于其行不可以无言大抵学者涵泳乎义
理使见明而识正志定而气充其于为善强立不反此
根株也荣华其言幸中于一夫之目此枝叶也培护其
根株使根株鬯然日茂者有之矣欲繁其枝叶而贼其
根株枯槁可立而待也云翔归哉虽今秋与计偕明年
奏第南宫传胪北阙枝叶将无所用而吾之根株不可
卷二十四 第 22a 页 WYG1155-0711a.png
一日废其培护之功也士之随流俗以靡者多以欲蠹
心利蚀义异端贼正道皆吾根株之病也云翔戒哉
   清江集后序
士生而有才与有才而获用用而获尽其所缊皆天也
贾谊洛阳一少年耳而论事汉庭诸老先生尽出其下
今观痛哭流涕一书终西京二百年其文章议论未有
及之者谊之才高矣绛灌辈非其比也东京之末士方
驰骛于功名而诸葛孔明庞士元隐约襄汉之间不轻
卷二十四 第 22b 页 WYG1155-0711b.png
以身从人司马德操曰孔明卧龙士元雏凤也先主用
之俱以为军师则其才有以先人未有以相先而谊之
爵位不及绛灌士元之功业不及孔明何哉其才富其
年啬也谊之死仅三十有三士元三十有六耳然则生
而有才才而获用用而不尽其缊人欤其天欤使谊不
遽死汉之制度礼文不应尽袭秦陋士元尚存则先主
兼据荆益可以北争中原二君短命非特其身不幸也
清江朱元成某同年生也其为人工属文喜论事而年
卷二十四 第 23a 页 WYG1155-0711c.png
止四十遂赍其志以没某来丞郡元成没已二十年矣
从其子达得君文一编读之笔力驱驰意旨开阖可以
高视辈流谢艮斋为序其文曰元成智足以决大疑气
足以任大事势足以驰大名艮斋许与固甚严而评论
元成斯言不浮也元成官爵不显于时事业不著于天
下而徒见于文如玉有白虹珠有五色虽掩于瓦砾汨
于泥沙终不可夺其光彩使天假以年阅义理益精更
世故益多而策天下事益熟可以不朽者讵止于是哉
卷二十四 第 23b 页 WYG1155-0711d.png
方今人物𦕈然士大夫劲特自立者盖少故某读元成
之文叹息以悲非特为一同年生之无禄也
   尚书小传序
夫子删书始自尧舜讫于平王凡百篇秦火煨烬之后
伏生口所传授才二十馀篇汉壁腐坏之馀孔安国手
所校定止于五十八篇老翁幼女齐语之讹脱简科斗
秦𨽻之变必有失其真者西汉诸儒经学各自名家其
训注行于今者惟毛氏诗孔氏尚书昔人有言孔安国
卷二十四 第 24a 页 WYG1155-0712a.png
说书不如毛公说诗毛公时发大义孔安国章句而已
其说诚然然章句所以训故亦不可略也某不足以知
书之大义古语有曰天下无粹白之狐而有粹白之裘
为其缉众腋而成之也今所解亦不过会缉先儒之遗
论间有未安者或以已意发之既终篇因序其大略曰
四代之书尧舜言动载于二典禹之治水见于禹贡武
王功伐其略见于武成周公遭变其要见于金縢其馀
皆君之格言至论盖右史之所记也尧舜禹启盘庚高
卷二十四 第 24b 页 WYG1155-0712b.png
宗成康穆王之为君皋陶益傅说召公君牙之徒之为
臣正也汤武征伐与尧舜不同伊尹箕子周公进退去
就与皋陶益傅说不同变之正也正者道之经变之正
者道之权经权举而圣贤之道尽矣
   金刚经序
世所诵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皆鸠摩罗什所译本语似
明白意或不圆偶得龙舒王日休校正六译本其一则
罗什所译次则魏三藏留支陈三藏真谛隋三藏笈多
卷二十四 第 25a 页 WYG1155-0712c.png
唐三藏玄奘唐僧义净是为六译日休所释不足以发
能仁之旨其校正不可废也刘元城尝言须菩提解空
第一故金刚经佛专为说空其言未然须菩提既解空
矣佛又谆谆演说不已烦乎予闻佛为大士说六度为
中根说十二因缘为下根说四谛须菩提所问首言佛
以最胜摄受以最胜付属最胜无上法也所摄受所付
属必指菩萨欲超四果因缘也佛所荅粗自游根六尘
多至一切有为法等而上之至佛法皆无实相不可染
卷二十四 第 25b 页 WYG1155-0712d.png
着又不可断除无断除无染着方全佛性是为般若波
罗蜜六度中般若最胜故佛谓此善谓为发大乘者说
是为菩萨根器说也为发最上乘者说是为诸佛根器
说也然经中有三布施一财宝二身命三佛法其福德
多少悬绝世人见有福德之说乃晨兴颒面盥手诵纸
上陈言为恶者欲以除罪贪利者欲以规福此经之旨
隐矣佛谓以财宝身命布施虽如诸世界须弥山恒河
沙之多布施业尽福德亦尽法施异此最胜波罗蜜是
卷二十四 第 26a 页 WYG1155-0713a.png
大乘法可至诸菩萨位中是最上乘法可至诸佛位中
以此为人解说使人听受使人修行得无所住之真佳
皆为诸佛菩萨是故福德无量无数无有边际经之本
旨如此故发大意于卷首若字字解释蝇钻故纸于般
岂复梦见
   程允夫集序
予与程君允夫居同邑学同术允夫在辈流中藉藉有
声而予出处差池未之识也及随牒宦游始解后于庐
卷二十四 第 26b 页 WYG1155-0713b.png
陵见其说经史论古今亹亹令人属耳不厌于是始恨
相识之晚允夫亦为予倾倒底里过于旧交予自清江
秩满入中都为博士久不闻问因询乡人之来者则允
夫已捐馆舍矣又四年予始来归其婿黄君昭远集允
夫所著诗文属序予读之终编大抵理胜而词彩附之
淘鍊檃括俱不苟作盖允夫早列荐书晚缀仕籍素所
蕴蓄不获见于事业而惟寓于其文故所成就如此此
足为不朽计于地下无憾矣昔者先友竹溪居士张公
卷二十四 第 27a 页 WYG1155-0713c.png
生平尝为予言为文犹之善酿稻秫必时曲糵必齐水
泉必香投于一器既熟去其糟粕沈浊在下菁华在上
其色澄清其气芬郁其味醇旨此良酝也惟文亦然读
允夫之文者当以是观之
 
 
 
 
卷二十四 第 27b 页 WYG1155-0713d.png
 
 
 
 
 
 
 
 双溪类稿卷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