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溪类槁-宋-王炎卷十七

卷十七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双溪类稿卷十七     宋 王炎 撰
  启
   回高舍人
璧水谈经甚惭不学木天挟册尤愧非才荐玷公朝
之误恩悉繇先达之借誉伏念炎拙于瓦合坐是陆
沉已分此生终迷朱墨自怜垂老久弃铅黄讵期脱
州县之劳辄获缀师儒之末未知奥义姑诵陈言
卷十七 第 1b 页
不能亹亹而解颐岂办铮铮而折角方忧官谤忽奉
除音读未见之书虽获酬于夙志负寡闻之诮实难
厕于时髦非藉吹嘘曷膺选擢某官斯文司命吾党
主盟未尝恃己之长颛务成人之美承颜侍教既许
抠衣缓颊游谈遂勤推毂偶缘请告稍稽造谢之恭
敢意撝谦特枉赠言之宠躬俟进趍之际面陈感怍之

   谢余丞相(代/)
卷十七 第 2a 页
铨综之难盖繇德进论思之命乃许序迁仰玷误恩远
承褒语念久随于宦牒乃晚缀于朝绅俄备诤臣荐班
常伯时无营缮何以鸠工世既敉宁幸而偃武盖甚惭
于尸素敢有冀于升华况古号冢卿实位六官之长而
今称剧部仍兼四选之繁借曰充员得无旷职顾兹假
宠必有先容某官迪哲爽邦奋忠卫上当少海日升之
始冠泰阶星拱之联备著勤劳不居宠利黄金驷马暂
优丞相之告归赤舄衮衣旋命上公而为伯乃心王室
卷十七 第 2b 页
有意人材顾尝被于陶镕获供器使尚不忘于推挽遂
至阶升甫传邮置之音即枉记曹之教撝谦已甚拜赐
难安将睎行俭之知人虽无藻鉴若效巨源之启事犹
有朴忠当自竭以奉公或可期于报德
   回黄少卿
将指观风固须肤使刺经议礼尤藉通儒某官秉德高
明禔身庄靖有元元本本之学素号洽闻明是是非非
之公坚持正论昨繇諌省出奉诏条周行岭海之间既
卷十七 第 3a 页
腾异最光奉丝纶之宠入冠清流方欲誊书骤蒙贻问
双鱼甚美空怀拜赐之惭四牡且归日伫同朝之喜
   回武举李状元
龙飞策士将收天下之奇才豹变发身遂占廷中之前
列某人英姿卓越壮气激昂早厌儒冠思登勇爵欲跨
云霄而直上果超流辈以先鸣胪句一传佥言无间未
及面陈于贺臆乃蒙首贶于华笺由韦布以起家今见
奉亲之喜属櫜鞬而从事更坚报国之忠伫观富贵
卷十七 第 3b 页
之鼎来以副交游之属望
   贺京丞相
恭惟大廷读命亚保升华明良会遇之难期诸千载家
国荣怀之庆寄在一贤既有茂勋可无醲赏某官出逢
昭代超处宗工有包四海之量而其动也中有周万物
之智而所居者正断鳌足以立极底定丕基攀龙鳞而
升云大符公望志惟安于社稷心无怍于神明翊我
圣君享于烈祖开清庙成华之瑞兆慈皇介福之祥
卷十七 第 4a 页
定省从容爱钦浃洽虽感格本繇于孝德然弥缝全仗
于忠诚喜溢三宫欢腾六合岂锡类不遗于黎老而疏
恩可后于元臣畀以篆车俾正贰公之位授之青社仍
关大国之封将恨无官爵之可酬方奋起事功而未艾
繄主上拟勋华而不愧则我公视益稷以何加炎铅
椠孤生茵凭下走金门待诏裁诗幸继于诸儒石室紬
书记事又陪于太史念朝野之共喜曰君臣之俱荣为
父母亿万年方展尽悦亲之道上符瑞百千所又寖彰
卷十七 第 4b 页
受命之休凡有识知悉同祝颂用是敷陈于贺悃初非
修饰于䛕辞
   贺高内翰
中宸疏宠内相升华久虚位以俟贤下皆属目今正名
而申命士悉降心岂惟儒者之至荣抑亦朝廷之盛
事玉堂增美素推训诰之最工金铉在前即见经纶之
有日炎辱知甚厚赞庆尤深纳谒宾闳宁凫趍之敢后
贡笺记府蕲燕贺之争先
卷十七 第 5a 页
   贺陈舍人
疏宠中宸升华左史虽曰序迁于清贯实惟妙简于渊
衷斯文有光善类相庆盖步武联于法从而视瞻际于
清光此吾儒之至荣非他职之可比兼书言动既载笔
于螭坳颛掌训辞即挥翰于凤沼属趍朝而奏对仍被
命以校文仄听除音阻陪宾序喜虽盈于心曲意莫尽
于毫端
   回赵教授
卷十七 第 5b 页
宗盟之秀独立不群文艺之高屈居第二敢谓谦勤之
厚意肯贻骈俪之华笺某官颖异出于神明清苦同乎
寒素耻随俗靡欲以文鸣刘子政经术冠于诸儒李长
吉篇章传于天下虽公族之希有岂今人之不如暂为
侯泮之明师即簉王庭之诸彦愿充远业企及前修拔
茅茹以同升虽有见贤之喜投木瓜而莫报空怀爱我
之私
   贺许国正
卷十七 第 6a 页
掌璧沼之规既膺妙选通金闺之籍骤进华阶在雅怀
宁计班级之崇卑然吾党共喜英豪之选擢向虽偃屈
今则骞腾尝幸同寮尤深赞庆适拘谒禁阻造宾闳敬
以寸诚寓于尺牍其为颂咏罔既敷陈
   谢范舍人
掌书藏室已玷英游汗简著庭荐叨新命惟记事系于
日月如编年谓之春秋孰谓非才可充此选盖昔者联
名于虎榜而今焉承教于麟台内揆侥踰悉繇汲引属
卷十七 第 6b 页
拘谒禁尚阻造门敢意谦光首勤削牍其为感怍罔既
名言
   贺易秘书
纶綍之恩并登二妙图书之府独至三迁是曰兰台之
英可增蓬山之重远业益深于涵养亨途即见于骞腾
念辱在于同僚且叨联于新命其为欣愧罔既名言
   谢谢给事
史观充员已惭非据郎闱摄事尤恐弗胜悉繇汲引之
卷十七 第 7a 页
私辱在选抡之数盖以主张于国是因而爱惜于人才
皂盖蕃宣尝厕登门之列黄扉献纳不忘推毂之勤方
图面控于谢悰遽荷首攽于褒语罙深感怍莫既名言
   贺姚中丞
疏恩北阙进位南台大司马列于六官第修邦政中执
法长于三院实正朝纲未得其人久虚此职兹自宸衷
之亲擢俯稽舆诵以佥同公论固待之而后明善人亦
恃焉而无恐炎密叨大庇且辱深知非徒幸小已之有
卷十七 第 7b 页
依抑实为清朝而赞庆尚俟雁行而进并摅燕贺之诚
   贺京丞相
金銮作命诞告大庭玉铉增华晋居上宰德望足以镇
四海宜加体貌之崇名位至于绝百寮愈觉观瞻之峻
三宫燕衎九鼎尊安某官圣域真儒熙朝元老以宽大
纳万殊于度内以精深照庶务于几先光辅一人逮今
五载正邪有辨君子进而小人之道消信义不踰内治
伸而外侮之情屈刑清兵寝人怀其生物阜年丰天锡
卷十七 第 8a 页
以福成功若此舆诵翕然如汉萧何任已颛于一相视
周姬旦位合首于三公岂惟主上虚心而待之抑亦中
外属目者久矣自右弼而升左辅可殚经济之谋以圣
主而得贤臣允属亨嘉之会不移魁柄益焕阶符道将
追稷契以为徒治可继勋华而无间炎自惟困吝初无
先容谁赐生成乃有大造衮绣又加其旧搢绅相贺于
朝既幸而逢交泰之休可无以致私心之喜言虽不敏
诚则难缄伏乞钧慈俯垂鉴念
卷十七 第 8b 页
   贺谢右丞相
诞布制麻晋升宰席运枢机而经武既展壮猷秉钧
轴以调元宜膺大任三宫燕衎九鼎尊安窃以二相经
纶一人垂拱并立有同于柱石相资当似于盐梅亦惟
谋国之协心斯可仰成而共己某官气和而心肃学奥
而识精当龙飞御极之初冠鸿渐在庭之列间于两社
今也五年造膝输忠虚怀纳善清明中正君子进而小
人之道消安靖和平内患宁而外忧之途屈五兵不试
卷十七 第 9a 页
人怀其生百榖屡丰天锡以福成功如此舆诵翕然宜
启金瓯以光玉铉物情所愿思如姚宋当国之太平
帝旨一颁果同文富并命而相贺炎自惟困吝初无先
容谁赐生成乃有大造衮绣有加其旧搢绅皆有所依
既幸而逢交泰之休可无以致私心之喜言虽不敏诚
则难缄伏乞钧慈俯赐鉴念
   贺何知院
显膺命策晋位元枢颛藉壮猷本万兵而立武仍赞同
卷十七 第 9b 页
德次二相以经邦朝廷恃此而体尊强敌闻之而气
慑窃以邦国之势以人而重轻政事之机因时而舒卷
庙堂正色百辟承风樽俎折冲六军增气兼二者之大
任必一时之伟人某官学高明而不群气刚大而有守
君子倚其特立尽却邦邪异论折于公言大明国是遂
以初潜之旧学亟参鬷假之明谟弥缝辅赞道合于一
堂安静和平福加乎四海宜处东西之两地庶摅文武
之全才自行人玉帛之往来盖历岁干戈之包裹孰言
卷十七 第 10a 页
选将智愚未分孰议练兵健懦无别军储欲裕边琐尚
严虽既和而战非可忘纵不战而守宜有备图之亟切
事未立而众先哗救以舒徐弊渐去而功可集窃窥远
虑必有成规炎无为先容久分平进晚逢知己敢不归
心苟可酬恩宁辞陨命辄因贺庆之语一吐狂愚之言
伏乞钧慈俯垂鉴念
   贺许同知
继治慈皇勤成巨典畴庸近弼序进崇资君臣俱荣中
卷十七 第 10b 页
外咸喜某官秉心迪哲体道据中进翊鸿枢摅忠精而
卫上系隆骏命赞孝治以奉亲乃作一经以垂万祀侈
家邦之盛事著明圣之宏休今迄终编既上陪于清览
曩尝载笔宜特涣于恩章体貌加隆股肱增美炎仰蒙
大造稍振孤踪岂惟私已之有依实为公朝而共庆明
良嘉会亲逢千载之期富贵鼎来将进群公之表其为
欣抃罔既编摩
   回王守
卷十七 第 11a 页
鹢首溯江间关万里虎符画壤镇抚一圻慰远俗之观
瞻布朝廷之德意某官起于华胄济以真才风流觉谈
笑之多闻慷慨以功名而自许奔电蹑云之足中亦少
休断蛟裂兕之锋今方小试遥知洗篆条教一新已遂
凝香剸裁多暇吏立春冰之上人行古镜之中即有赐
环不容煖席炎自怜寡与乃幸纳交怀绶来朝虽喜从
容而晤语衔杯话别骤惊隔阔于英姿欲伸竿牍之寒
温浩叹关山之辽远敢期高谊贬赐华笺妙语难酬虚
卷十七 第 11b 页
辱双鱼之厚贶中心所愿惟蕲五马之遄归悃愊之诚
敷陈罔既
   谢范侍郎
麟台抱椠误玷除音凤沼挥毫骤贻褒语惟唐虞之二
典宜辑成书有迁固之三长可颛实录何下资于寡见
盖旁借于游谈曩共取青联姓字于慈恩之塔今将垂
白追步趍于著作之庭薄技且穷残膏可丐
   回林判院
卷十七 第 12a 页
哲人制行可为法于将来孝子显亲欲扬名于不朽谥
虽一惠法有两端限以班资之崇在乎贵贵参诸德义
之善又以贤贤岂特广恩盖将示劝先正侍郎位不登
于三品望实重于一时以渊源六学之精微有充塞两
间之刚大事当立断诏旨夺之而必行义有力争举世
非之而不顾去就之际雍容可观死生之间清明不乱
是当求之古人尔可不谓之贤者乎朝惜鉴亡士悲梁
坏难拘礼寺之条例当准淳熙之制书惟简可以见其
卷十七 第 12b 页
正直而无私惟肃可以示其刚方而有守考诸谥法揆
以公言用此易名初无浮实方闻奏牍之所请深喜承
家之有人逮纶诰之疏荣辱华笺之委贶摛辞有烂陈
义甚高念昔年随牒于长沙以晚学备员于泮水教之
话言以开其固陋赐之荐墨以振其孤寒顾涉世之多
奇叹知心之无几缅怀旧事契阔堪伤今见后昆风流
尚在偶获陪于末议觊少发于幽光因念仰高无复九
原之可作惟蕲济美庶几千载以犹生
卷十七 第 13a 页
   饶州到任上吴提点
中都结绶尝陪一日之雅游支郡把麾遂窃二天之大
庇敬裁奏记仰告戍期某官今事指南名流华盖春阳
温厚外示德人之容止水清明内潜君子之智三异仁
孚于众志十奇声彻于宸聪雉监考工方晋在储才之
地虎符分守乃果于请郡而行望实浸高眷知弥笃尽
提泉货专属星轺总十道以铸山运一鞭而流地但见
阜通于九府不烦分𨽻于三官伫看外庸即登近侍炎
卷十七 第 13b 页
曩缘超躐自速颠隮散吏祝釐方思循省误恩起废盖
有夤缘靖言抆拭之由皆仗吹嘘之赐分忧所寄志虽
切于字民治剧非长心甚虞于旷职瞻承在望欣惧交
怀仰藉帡幪幸获依于德宇更期儆策庶无戾于官箴
   翁提刑
祝釐閒馆骤剖鱼符受察外台幸依龙节敬裁奏记仰
告戍期某官体道据中秉心迪哲清而容物使人鄙吝
之意消善不近名与世浮誇之趣异慈祥布政一驾朱
卷十七 第 14a 页
轓明恕平刑三持绣斧望日边而密迩环江表以咨询
既讫外庸必归近列其鸿博可演纶于西掖其刚方宜
端简于南台召节且来促装可俟炎曩缘超躐自速颠
隮窃食祠官投閒地冷承流支郡起废恩深侥倖为多
夤缘有自昔远游湖外尝亲飞舄之郎官今假守楚东
获事褰帷之肤使瞻承在望欣惧交怀四牡光华独近
照临之末六条廉问尚期宽假之私
   于倅
卷十七 第 14b 页
引买臣之绶假守何堪题仲举之舆同僚是恃方将联
事敢不通名某官识远见微才高便剧尝纡墨绶流岂
弟之仁声肯驾缇屏徇安恬之雅志惟是蕃宣之寄资
于按察之严既信立而令行即民怀而吏畏正恐下车
之未几即闻召节之鼎来炎垂老投閒误恩起废固欲
尽心于抚字颇忧临事而钝迟赖半刺之通行容一麾
之画诺勉其不逮虽自加儆策之勤增所未能实有待
弥缝之益
卷十七 第 15a 页
   陈教授
倚席上庠识英才之拔萃分符支郡得益友于同僚某
官学博而识精行修而志立取汉庭之上第训鲁泮之
诸生职号师儒岂止讲论于绛帐义同宾客尤资讽议
于黄堂自顾陈人决非能吏力加鞭策不无旷职之忧
赖有箴规庶遂辅仁之愿
   诸县宰
垂老投閒未能忘禄误恩起废亦许为州方欲誊书遽
卷十七 第 15b 页
勤贻问某官以才自奋其誉甚休负抱既高合着鞭于
云路进趍有节聊飞舄于雷封念假守之无堪惟旷官
之是惧理财患乎苛亦患乎弛听讼欲其恕尤欲其明
恃有县大夫之贤共修职业庶几明天子之德下究
闾阎少叙鄙怀用酬来贶
   赵路分
属目戎㫋仰止护军之贰縻身郡绂𨽻于属部之中恭
职有期通名敢后某官天资敏锐人品高明抗子政之
卷十七 第 16a 页
忠精怀道宗之方略天山三箭有志侯封金匮六韬不
颛古法道本无殊于文武上方并用于亲贤暂属鞬
櫜总列城之步骑伫分旄钺建上将之鼓旗炎垂老投
閒误恩起废幸而假守可以依仁横槊赋诗愿熟闻于
健论治民振旅尚少起于衰怀
   职官
垂老投閒旋开三径误恩起废获把一麾幸击柝之相
闻愧誊笺之不敏某官才猷精练阀阅光融自治横翔
卷十七 第 16b 页
闻青云而睹雉不嫌小却泛绿水以依莲便坐凝香可
无婉画诸公推毂必有里言炎正为食贫未能忘禄不
娴吏事恐戾官箴思竭力以支梧藉同僚之佽助用酬
来贶薄叙鄙悰
   通问陈待制
误恩与之便郡幸薄官期先达居于是邦可为师法敬
修奏记仰彻涓人某官諌省名流文昌雅望先知不惑
独能明乎天下之是非自信甚坚未始眩于众人之毁
卷十七 第 17a 页
誉卷舒有道进退无疵琳馆养高松班寓直公固无心
于经世上方有意于任贤一代伟人久如砥柱之特
立四朝耆老今乃灵光之独存虽欲追赤松而与游恐
复为苍生而强起炎昨于日下尝获瞻承退在山中无
由候问因剖鱼符而抚字可陪鸠杖之从容有社有民
教诲愿闻于馀论事贤事贵敬恭务竭于诚心
   谢宰执
祠庭赋禄既叨抆拭之恩邻郡字民遂玷蕃宣之列便
卷十七 第 17b 页
安如此糜殒以之伏念炎坎壈孤生栖迟拙宦晚荷
圣明之采择遍更学馆之清华兼摄郎曹径升戎监不
思超躐宜速颠隮察物理之乘除灾生于福顺天机之
往复困极而通再阅期年荐承新命暂祝釐而置散即
假守以分忧惟徽饶两郡之间封圻相望然颜范二贤
之远风烈如存得近地以欣然企昔贤而愧甚自知驽
缓难称鸿私兹盖伏遇某官道揆公平德心广大瑕瑜
不掩岂因一𤯝而废人长短兼收将集群材而立政虽
卷十七 第 18a 页
如庸陋亦未弃捐炎敢不厉已勤廉问民疾苦广朝廷
宽大之意专务抚摩消田里愁叹之声稍苏彫瘵
   谢台谏
三径屏居祝釐閒散一麾假宠得郡便安抆拭恩浓挈
提力大伏念炎倦游寡与平进无阶晚蒙上圣之误知
遂玷中朝之清贯超踰至此颠沛从之初如鹢退于过
都今乃马还于出塞既赋祠官之禄荐分长吏之符惟
徽饶两境之交封圻相望而颜范二公之远声烈如存
卷十七 第 18b 页
得近地以欣然企前贤而愧甚伏遇某官秉德刚方而
有守持心仁厚而不苛谓长短兼收将集群材而立事
则瑕瑜不掩难因一𤯝而废人特赐主盟免为弃物炎
敢不省躬玷阙厉志廉平专务抚摩上体朝廷之宽大
庶苏彫瘵下消田里之叹愁
   通致政王温州
郡太守分忧之职颛以字民乡先生得谢于家宜先问
政行将入境可不通名某官德齿俱高人门两重其通
卷十七 第 19a 页
介不随乎流俗其廉㓗可厉于贪夫握铜虎以开藩盖
尝小试杖玉鸠而佚老随即居休细考行藏可无悔吝
在诸生当日陪于几席如长吏合时造于门墙炎备数
祝釐蒙恩起废江城假守愿克己以奉公星社依仁请
委心而承教
   检法
由祠官假守于铜符幸蒙抆拭有仁者为僚于绣节可
藉帡幪未敢俶装合先奏记某官通才无滞华问甚都
卷十七 第 19b 页
自宜接金马之英游且复赞轺轩之臬事其处心仁厚
则民无所枉其用意精密则吏不能欺岂止谳疑可执
台中之法行将擢用以为天下之平炎三载投閒一麾
起废叨居长吏兼蔽要囚先德后刑当体上心之钦
恤稽经诹律愿承使指之哀矜尚丐函容可逃瘝旷
   陈主管
抆拭恩深玷铜符之假守帡幪地近有玉节之同寮敬
驰奏记之诚预达依仁之意某官人门两大才德俱优
卷十七 第 20a 页
百年乔木之故家于今有几千里青云之远器其进无
难暂佐星轺兼司泉货足国用者在此将闻贯朽于中
都选世臣而用之即见阶升于清贯炎投閒三载起废
一麾盖平生怀睹凤之私而今日有登龙之便抚耄倪
于封内受约束于台中职在藩宣敢不讲求于民莫心
祈覆护庶几免戾于官箴
   陈知监
殊庭赋禄误蒙起废之恩便郡分忧适有依仁之幸某
卷十七 第 20b 页
官起于华胄济以真材陪星次之輶轩衍泉流之宝藏
贯朽而不可校伫闻九府之充盈岁计之则有馀何待
三官之鼓铸第超升于清贯难久屈于贤劳炎三载投
閒一麾假宠旷瘝是惧抚字何堪将合鱼符可讲同僚
之好先凭鲤素稍摅慕谊之诚
   湖州到任谢宰执
扫轨穷山分无荣望分符近甸误有恩除自量困踬之
馀难称使令之意惟吴兴之一郡近魏阙之九重丁黄
卷十七 第 21a 页
之籍浸繁金布之输不给与之共理将以分忧若非通
材必且旷职炎壮犹无用老复何为尝抱椠于瀛洲亦
把麾于鄱国皆因速谤再至投閒敢期赐对于便朝尚
许攽条于辅郡非平心何以折民讼非㓗已何以率官
僚不特投诸繁剧之中未免拙于催科而已某官以准
绳揆万事以陶冶器百工掩其瑕疵加以抆拭炎敢不
切于补过期不负民内顾夙心岂衒引会稽之绶愿全
晚节行当挂神武之冠倘不辱身是为报德
卷十七 第 21b 页
   谢从官
屏居三径越在穷山起把一麾密依行阙抆拭之误恩
甚宠吹嘘之大造为多伏念炎碌碌亡奇茕茕寡与瀛
洲抱椠鄱水分符谁谓数奇动而速谤自知识暗谋不
周身此宜终老于樵渔何敢希荣于牧守况古称苕霅
为浙右之名城而今视京畿乃日边之辅郡宽厚者长
于抚摩而短于治剧精练者急于办集而缓于字民于
斯二端未有一得付以藩宣之寄擢于废弃之馀曾是
卷十七 第 22a 页
伤弓若何全璧伏遇某官严于律己轻以待人推君子
包荒之心广朝廷使过之意虽菅蒯以无废或桑榆
之可收炎敢不振衰迟之踪殚牧养之力使之弹治谅
无梁国之能督以催科宁若道州之拙
   谢孟漕
凤阙非遥虎符有守便朝赐对诏旨趣行主上之德
意宽仁台治之教条简易于斯抚字可谓便安载念此
州殊非曩日三贤祠在谁希前哲之高风六客堂空无
卷十七 第 22b 页
复宦游之乐事既纷纷于牒诉又汨汨于簿书征𣙜之
利日取之若甚多金布之输岁计之常不足何以免催
科之拙庶乎为保障之谋伏遇某官令问冠于朝端名
门甲于天下以能治剧兼两道以裕财其实留中近
九重而驻节炎幸缘一日之雅素可窃二天之庇庥虽
无御黠马之严称为能吏愿戒烹小鲜之扰加惠齐民
   荅韩总管
假守朱轓将合符于近甸董戎玉帐亦税驾于是邦方
卷十七 第 23a 页
欲誊笺遽勤贻问某官受才英特执德靖恭系胄出于
貂蝉韬略通乎虎豹未际功名之会小施整暇之能暂
佐中权总千群之步骑行登上将护一面之金汤炎老
矣无堪懦而不武念仰高之有素幸借润之可期悃愊
所怀编摩莫尽
   荅魏倅
外诸侯之守在于抚字其民半刺史之权所以通行其
职辱讲同僚之好首蒙枉教之欢某官世阀光融才猷
卷十七 第 23b 页
敏邵展士元之骥未足究其所长题仲举之舆是宜借
以为重何期天幸获共官联庶几缱绻以相依必肯弥
缝其不逮瞻风非远披雾有期胸次所怀毫端莫尽
   荅长兴安吉知县
朱轓莅事固无取夫烦苛墨绶近民尤贵察其肥瘠欲
为循吏难矣愿与执事图之某官行已清修拨繁敏决
方县官之意虽专于保障而郡守之责在拙于催科要
当处之适中相与去其太甚黄堂不至束手而无措赤
卷十七 第 24a 页
子亦可息肩而少休但使田里无叹愁之声不负朝
廷有宽大之意伫观优课即上亨途聊发鄙怀用酬先

   荅乌程归安德清武康知县
隼旟假守偶及戍期凫舄同僚遽来教赐某官疏通无
滞廉谨自将小试民庸暂行邑事若以仁厚之意寓于
催科之间万户按堵而居不病烹鲜之扰诸公推毂而
上何忧展骥之难自顾陈人岂堪剧郡所愿同心而共
卷十七 第 24b 页
济必无袖手以旁观悃款之情敷陈罔既
   荅项教授
上庠倚席识英才于广座之中近甸分符得益友于同
寮之右引领至止开缄洒然某官行无瑕疵文有警策
拜优恩而解褐入膴仕以弹冠自宜登道家之蓬莱乃
肯采侯泮之芹藻小褰绛帐使知模范之良间造黄堂
必有箴规之助
   谢王县丞
卷十七 第 25a 页
拿舟甫至素非识面之交曳履相迎遽有赠言之宠为
公敛祍而庄诵使我置书而永叹追忆旧游恍如昨梦
乃蒙缀拾其陈迹曲畀褒嘉之过辞见谓全才诚为溢
美是非不诡岂应专于颂而无规直谅相资尚冀有所
闻而必告
   荅嘉兴程寺丞
蓬户讳穷久借卿云之润竹符分守又依邻烛之光方
欲誊笺遽勤贻问某官疏通之学雅健之文驰妙誉于
卷十七 第 25b 页
搢绅之间无能先者升华贯于荷橐之列姑少徐之自
请一麾小观治最行攽二节入觐清光上以赞朝廷
之远猷下以增乡曲之荣观炎贫犹恋禄老复为州自
顾缪悠深虑奏刀之折尚祈庇护或能全璧而归悃款
之情敷陈罔既
   交代吴仲宽
老上挂冠之请强此行春众期凭轼之来甚于望岁既
为公而供洒扫敬遣骑以问寒温某官乔木故家浑金
卷十七 第 26a 页
厚德宽和乐易恢然有长者之称详练清通蔚尔在人
材之选自合继论思于琐闼胡为烦画诺于黄堂顾是
一州号今三辅衣冠虽众掣肘者稀金布无赢究心亦
办第蝗旱之相继未免凶荒若蚕麦之皆登可无饿殍
专俟抚摩于新尹尽苏彫瘵之穷民恐未驾两轓而行
即闻趍二节之召炎贫犹恋禄倦亦怀归松菊荒凉桑
榆晼晚缅思少壮同难兄题淡墨之名敢意衰迟与执
事有合符之契是谓托子孙之好岂徒交季孟之间心
卷十七 第 26b 页
曲所怀毫端难尽熙春寒往君子道亨愿调护于鼎茵
益介绥于戬榖
 
 
 
 
 
 双溪类稿卷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