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集-宋-王质卷八

卷八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雪山集卷五
            宋 王质 撰
 序
  枢密宣抚相公乐府序
维大观四年十一月戊子二日丙寅实生仁寿虞公于
蜀乾道四年戊子是日己未门人汶阳王质依仿古乐
府歌词以为公之生日之献其辞所倚托皆异代宰相
卷八 第 1b 页
故事于是公且相矣初公再入遂长西府太上皇帝亲
书汉中大夫褒所著圣主得贤臣颂以赐公皇帝又亲
述于其后维颂所论撰自尧舜禹汤文武之君六稷契
皋陶伊吕之臣五馀皆阙而弗著其證取诸易利见之
爻诗思皇之章天下咸知公当相也已而丞相莆田公
叶寿春公魏去晋陵公蒋又去(案宋史乾道三年十一/月叶颙魏杞罢四年六)
(月蒋芾以/母丧去)公方视师未复命天子虚其位弗实将有待
焉盖皇天后土太祖太宗与太上皇帝皇帝相与不言
卷八 第 2a 页
而同谋某知其如此而不知其所以然意者有期运历
数而莫之或知也维公当相者五采石郤敌宗社山河
克安弗倾一当相凉雍将命民图来归国纪用章二当
相荆襄总师上流乂安自汉达于淮海乃始克壮三当
相西府初命敌蹙江汉者即日解去载盟用成至于今
允怀四当相今功日茂望日隆天时人事极矣天下咸
知公且相也其辞凡四事一章六十言君子大其意而
不否其辞其将有传俾世得以观焉门人汶阳王质谨
卷八 第 2b 页

  西征丛纪序(案此序当是孝宗/乾道六年所作)
丁亥余西征自兴国至于利里计二千六百九十有三
陆也日计自闰七月之十一至十月之二十五得百有
四日始达戊子自利至于成都里计七百十有五其还
如之日计自十一月之四至十二月之十九得四十有
五往来皆在焉己丑余东下自利至兴国里计六千十
有五水也日计自正月之二十至四月之十得八十日
卷八 第 3a 页
始达是役也宣抚虞公辟而西制置晁公檄而东事既
是岁又西自兴国至于成都里计如丁戊西征之数日
计自十月之十九至庚寅二月之五得百有六日始达
司废是岁又东自成都至于兴国里计五千十有九促
于利来者其江异也日计自六月之一至八月之七得
六十有六日始达是役也晁公檄而西晁公去解而东
此再役本末也竟四百有一日万七千三百十有五里
其所经见博矣州无钜于成都汉次之无秀于眉阆次
卷八 第 3b 页
之县无美于新繁镇无集于蚕丛关无险于剑门饶风
次之市无翕于沙头九支次之楼无敞于成都之西楼
南定岳阳次之山无峻于房之外朝鸡鸣女娲次之滩
无难于汉初之峭门石门新滩次之江无雄于大江湖
无广于洞庭峡无伟于瞿唐石无尊于滟滪栈无危于
朝天之龙洞峰无妙于巫峡之神女矶无猛于荆之高
伏溪无悍于堵阳之石口庙无宏于江渎寺无袤于大
慈见异无特于凤凰山之龙访古无邈于成都之石室
卷八 第 4a 页
画无老于汉殿之人物碑无丰于学宫之石经遨游无
夥于浣花贸易无繁于药市树无大于下岩之槐花无
茂于汉阴之山茶兽无奇于郢之乌鹿鸟无珍于夔之
花蜂所见之杰者如此推此类具言之则亦有不可胜
数者矣余之悲歌舒惨丰悴皆可以追见而耳目所增
益心志所开广自知之而弗能言之是纪也事系日日
繫月月系年如先儒式而其文又随事系之诗一百三
十有九词五十有一记十序六铭二他文皆非相关者
卷八 第 4b 页
弗载自古经行天下其著者惟司马子长杜子美为广
其文若诗皆宏伟洪博称之岂不有所助哉余所历非
浅鲜矣顾未见有所超者所谓降才之殊非耶虽然其
亦异夫昔矣
  于湖集序(案此序当是孝宗/淳熙元年所作)
故宋中书舍人张公安国奋起荒寒寂寞之乡而声名
震耀天下者二十馀年可谓盛矣岁丁丑某始从公于
临安间谓某曰吾有志于文章将须成于子其请为我
卷八 第 5a 页
言之某谢不能公益切某不得已而为之言文章之根
本皆在六经非惟义理也而其机杼物采规模制度无
不具备者也语未卒公出考古图其品百二十有八曰
是当为记于经乎何取某曰宜用顾命公拊掌变色曰
吾得之吾得之岁丁亥追游庐山之间讫事将裒其所
历序之公曰何以某曰当用禹贡公益动岁己丑某下
峡过荆州公出其文数十篇于是超然殆不可追蹑非
汉唐诸子所能管摄也是岁公没于当涂之芜湖而其
卷八 第 5b 页
歌词数编先出岁癸巳公之弟王臣官大冶道永兴某
谓王臣曰公之文当亟辑世酣于其歌词而其英伟粹
精之全体未著将有以狭公者王臣既去一年以公之
文若干篇若干册示某公之文非修辞立论之所可赞
也往会于荆州之杞梓堂公曰世之文秦降于三代汉
降于秦唐又降焉何也某曰文章非人之所为天地之
气发露而为英华而人随其浅深能否得之世运风俗
转移迁流愈降而愈薄此可以观气之盈亏自混沦以
卷八 第 6a 页
前其略见于释氏之长含经而开辟以后其详见于邵
氏之皇极经世此文章所以有高下而亦奚独文章也
司马子长班孟坚世以为匹观张骞之赞子长孟坚增
损之语可以见人情之广狭枚乘汉之劣而柳子厚雄
于唐者也观乘之七发与子厚之八问可以见物态之
厚薄顾第弗深考公益叩曰然则何如某曰世之风俗
与天地之气俱为消息盈虚而吾之心未尝有所亏盈
也自三代而降中庸大学之旨不传而危微精一之学
卷八 第 6b 页
遂废世徒以智力精神与万物相抗而夺其情状为吾
之文章不知吾之智力精神与气运风俗同流而我弗
能制也若是何怪道愈降文益衰夫惟至诚不息之功
全而克己复礼之力厚自为主宰不为气运风俗所迁
吾之智力精神返而与泰定之光相合不随古今之变
而常新无穷则三代之文章居然可致也林间之夫汉
上之女与今之学士大夫其贤愚工拙宜至相绝矣而
兔罝汉广之声非后世可吐此惟其有莫不好德之心
卷八 第 7a 页
故其音纯有无思犯礼之念故其音正世溺于势利声
名而方寸之地为万物往来驰骋之涂蹂践吾之精灵
其力至浅鲜矣叙事而有大禹皋陶益稷之谟论谏而
有说命旅獒立政之书谕众而有梓材多方之训析理
而有洪范之文此非可以取必于其辞而其存诸中者
如玉在石珠在渊温纯明湛之辉因物显容而自莫如
此天下之至文也公曰善哉始吾所志未为极也如子
所言则六经是师三代是慕而后可也苟未死当无负
卷八 第 7b 页
于子言已泣下初莫谕其故后四月而公亡此某所以
痛哭流涕而恨公之无年抱其不竭之才赍其未尽之
志以没使某之言徒发而不见其验也哀哉
  退文序
退文者王子悔过之书也王子少而为学问文章年十
有六而贡于里二十有三而升于太学二十有六而选
于礼部其在太学也得声为多二十有七而朝野交称
辟召狎至得声为尤多实浅而声盈于是以功名为可
卷八 第 8a 页
立就而不知识未明才未练不足以当世故而气已盛
志已高心之火为之宰才之薪为之用薪火相传益炎
而王子不知也岁辛巳一触祸其可以知之矣而弗知
曰人忌我也岁丙戌再触祸其可以知之矣而又弗知
亦曰人嫉我也岁辛卯三触祸其可以知之矣而又弗
知亦曰人弗容我也岁乙未得罪曰如是曰如是乃始
跃然悔霍然悟平生诸非参然毕陈于前凛然惧惨然
悲大变于顷刻之间于是王子年四十有一而始造端
卷八 第 8b 页
为人呜呼甚矣吾心之躁也悔躁则为静吾心之轻也
悔轻则为重吾心之急也悔急则为缓吾心之猛也悔
猛则为宽吾心之侈也悔侈则为俭甚矣吾心平生之
多过而吾弗知也然则奚以知之曰途弗穷则弗回势
弗极则弗变方其变故之未知也吾心之火固自若也
增之益昌殖之益滋则吾之祸故可胜言哉及其变故
之至也如倾甘雨如激大波而吾心之火炽然者为萧
然则此变其可无也无此火弗能召此变无此变弗能
卷八 第 9a 页
销此火呜呼此变其可无也有此变王子为君子无此
变王子为小人非吾之资小人也此火导而入之也熏
蒸燔灼之心既息而温纯明净之心乃生向者火所覆
蔽而弗兴也人以为得祸曰一职之失也三秩之鑴也
而吾以为得福曰其失也有时而得其鑴也有时而复
也机缄所斡锋铓所迫廓然移风易俗于吾灵台之间
此不亦天下之至吉至祥也哉且弗考其他以吾身观
之形轻神怡志虑简以吾家观之上辑下睦门闾雍何
卷八 第 9b 页
者吾心之火谢而弗为之主吾之幽显咸安乐也弗谓
之吉祥可乎呜呼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孟子决生死于
忧患安乐之机而弗疑吾乃今知之得此变而后生此
变也者不至固不可缓亦不可不至蹈于死缓则滨于
死及是得之能弗死而生此天地之心他人弗知而吾
于悔悟之际窥之审也今将何以持之使坚曰畏何以
养之使熟曰缓作六悔著其昔之非作六变著其今之
是总而谓之退书未悔则务进既悔则务退其相反盖
卷八 第 10a 页
理势然也淳熙二年二月自序
  赵信臣子名字序
赵信臣见其子于王景文问字若名焉吾为名曰善祥
字曰百卿咨尔善祥乌赤鹄朱马图器车丽玉叶芝有
粲于兹其祥也欤兹祥在物不宅其闾不丽其躯来如
飘风去如掷虚是则何有我不得居匪祥也欤附义而
行秉礼以趋以手拊心不震以瞿以形视身不惕以趄
父荣母安弟肃兄愉耳目聪明心气佚舒疾疠遁藏粳
卷八 第 10b 页
稌羡馀家无噫声里无谤誉真祥也欤故曰作善降之
百祥子如不言视此古书
  云韬堂楚辞后序
陆氏埤雅比物性倍蓰增明(案陆佃先著物性门类后/著埤雅见其子宰埤雅序)
(中此省文/但称物性)初神宗以对时育物宅心陆氏推此类具言
之造根于物性纪实于埤雅上迪君师下训学士余之
本趣资物态以陶已灵而已会情于耳目者多索妙于
简策者少以熟故精非以博故详也山梁雌雉时哉时
卷八 第 11a 页
哉子路共之三嗅而作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吾与
点也故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
仁者寿圣人之所事此凡寓意于彼适意于此所以导
人心茂此种也孟子曰夫仁亦在乎熟之而已矣鸢飞
戾天鱼跃于渊此虽无补于世亦岂无益于己也
  大慧禅师正法眼藏序
绍兴二十七年余在杭遇大慧禅师于户部侍郎荣公
茂世之家余方年少气壮持先儒故事抵佛甚力遇其
卷八 第 11b 页
徒辄憎之于是引却弗与语明年又遇于湖之东林待
之如故又五年师终于径山而正法眼藏先行于世时
隆兴元年也又一年余夜宿金山之方丈不得寤信手
而抽几案文书得此阅之至洪炉点雪恍然非平时之
境竟夕危坐如行曲径斜溪蒙笼缭绕忽林断川明旷
然平原巨野之陈前也眉目周张莫知其何以致此将
从之游以所省咨之则已无及顾遗恨终不可释又一
年见语录数种则净智居士黄君文昌所纂者也益浩
卷八 第 12a 页
叹长吁恨一再遇师而不克亲以至欲见而不可复得
已矣余生平无所甚恨而此恨则与江河同流无时而
极也既从事于其书每抱卷伤怀不得猛刃于接手揕
胸之间而书之剸割亦少缓矣其与心相会者展转思
绎虽间若醍醐甘露到口旋又苦咸扰之终疑其间果
有不落一切迥超群有之机盖人间诸境法中万趣至
此皆无所攀缘若斩绝者亦尝于斩绝之所尽力为之
而情识不行涂辙俱断无一可为者则又泊然莫知所
卷八 第 12b 页
之疑之又七八年而后稍见死生涂穷势竭之地夫人
之心无所往而不可天下之至难制者至于途穷势竭
则亦无能为也如兵戈迫之遇沮洳则涉沮洳遇荆棘
则践荆棘避死逃生其谁肯束手者至大川巨浸前无
舟楫旁无町畦顾刃将及之则霍然觉性命之轻而身
世之虚空矣况有所谓是非成败得丧荣辱者哉故此
心必导而致此地而后能死此心此心死则死生之路
绝矣此心牛也死生之故车也牛毙则车止何能使牛
卷八 第 13a 页
毙而车止则柏树子乾屎橛之属载在此书者皆殒牛
之具也至于讲之而弗可明穷之而弗可彻情枯味竭
则益当勿舍而与柏树子乾屎橛之属深相往来久而
寖熟则此心无与为朋遁矣遁则穷其心有大川巨浸
迎其前而决其命者呜呼此书岂不可传以激天下之
为大丈夫者耶大慧之徒德洪来请序于余略摅所怀
语之吁其赘矣
 题跋
卷八 第 13b 页
  书张魏公祠堂记后
乾道六年五月二十三日陈伯彊王质共啖荔子于史
大猷之舍伯彊诵其妙年从军数诗余亦诵从事张魏
公幕府乌江盱眙数诗因曰魏公蜀人也东南是非固
不能皆一而西南滋是少而非多何也伯彊云云在庭
拥彗老兵叹曰学士好道几句与我相公出气余惊曰
公议不在吾徒乃在此曹也亟引纸行墨书之漏下二
鼓月在半空而文成以授合坐者曰俟吾墓槚可巢乌
卷八 第 14a 页
听流传也
  跋苏给事放白鹇帖
淳熙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早作颍昌程君元鼎来谒
起立言曰昔先君巡检鼎之桃源时给事苏公居提举
使者幕府以鼎为治绍兴三十一年也先君娶于柳氏
展如之女某之母也太师苏公之妹展如之母也于是
与苏氏有连公资岩壑喜鱼鸟之俦先君所部山水深
秀奇丽黄石山者其尤也其间得白鹇献之护致者不
卷八 第 14b 页
谨伤焉公绝欲愈之不可得怜而返诸先君且属深纵
之乃即故处如公指久之腾上高山颠周视悲鸣弗忍
去又久之一白鹇从他来相与并立交呼又久之始皆
徐飞去岂其雌雄耶仁心通乎异类何其验之明也后
数年先君尉光之固始以没将终季子在旁戒曰我习
言命以金木水火土五者揆之公他日必大且其所存
形诸白鹇者可以推而知也天人之符较然汝其识之
先君既丧他书疏多遗散独此帖不敢荒先君之命囊
卷八 第 15a 页
别贮之旦慕视惟谨公今博大光明为知名公卿先君
之言效矣某将寿诸石君其为我书之余曰说如是帖
安在程君发诸袖中余掇视之慨然太息曰仁者人也
合而言之道也盖其大与天地同量而其端以恻隐之
心充之孟子之言天下学士所信舍牛可以致王救孺
子可以保四海其仁至不可胜用者自无欲害人始也
子先君以白鹇验苏公此有道者之鉴也而余将何以
赞之子休矣自白鹇充之可使斯世为尧舜成康此孟
卷八 第 15b 页
子之论而非余创建者也子毋疑公今为徽猷阁待制
镇当涂太师文忠公之曾孙其学力盖真能扩充者也
名昭广字邦振盖程君所道其先君者今附见之来者
得以知焉
  题王承可文集后
秦会之轻天下以为无人时无豪杰纵使至此方靖康
士大夫垂头摇尾时会之精神勃发敢与强邻悍敌抗
争是非绍兴讲和无贤不肖皆以为不可会之独保无
卷八 第 16a 页
后患虽其变在二十年之后而当时料者率不验卧虎
三邮举国洒淅莫敢有撩头编须者会之单力攻坚立
挫其锋罄天下而屈于会之则养成其威乌可以胜言
哉惟公以辈行钧敌相视而会之亦敬惮公然见厚而
心不亲辞甘而实不应以故多外而少内暂近而终远
则凡会之所昵而亲之者世固不以为然而会之所疏
而却之者自可知其人也
  题九歌图
卷八 第 16b 页
九歌世未有能畅其旨者也盖诉神之辞乎已矣国无
人莫我知无可告者矣神其有灵尚庶几见答乎哀哉
蔡京当国致一异已者于理其人顾所谓天王号曰有
冤不雪尚为天王乎神为之目张京闻而舍之屈子之
诉切矣顾神漠焉何哉至使抱石投沙以殒其躯独无
力援之欤司命湘君之流其有负于兹贤哉
  复斋铭跋
孔子言仁最多学者自碍不少圣人犹江海岂有心碍
卷八 第 17a 页
人哉且如答颜子之问稍异于他辞学者触处碍生至
是莫能浑融强作差别铭曰孔门问仁各得其正惟语
颜子穷理尽性何其不疏而皆通也一日两字学者多
略之惟于克己复礼致思安知要在一日也铭云克己
复礼一日之功天下归仁快若飘风一日之状涣然而
克己复礼之趣亦炳然何其不烛而自明也学者以经
典为情文不可造妙故曰礼者理也即天理也此铭不
变字形不入注脚但云视听言动但防其非由礼之门
卷八 第 17b 页
为仁之基躬行允蹈以礼践形曲礼三千动皆合经又
何其粲然也傥中此机无须某解无用某传心力省目
力口力手力皆省杜元凯虽季世晚儒其涣然冰释怡
然理顺两语真学者气象也此乡多嗜学宜置思乐之
所与吾徒共之当有默而识之者
  跋文与可墨竹
文与可甚多能最笃好画得意无过竹者木石盖晚为
之亦寡作不自以为奇故木石流传皆鲜配于竹与可
卷八 第 18a 页
作校理以疾请郡欲襄汝或资简已有首丘之意既乃
得吴兴至苑丘传舍而卒此帖去死无几日犹眷恋竹
未能扫除与可之死沐浴衣冠端坐而逝是时胸中不
复有我况有竹乎画后有帖云伏暑不能退须在假将
理今仅能饮食惟皮骨耳欲求襄汝或资简生事窘薄
俛首碌碌为窃禄人惭悚素所嗜好都自撒去惟画竹
吟诗有子骏子瞻为真赏故断之迟迟此与可将去国
时画及帖也故余言云然
卷八 第 18b 页
 
 
 
 
 
 
 
 雪山集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