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鄂州小集-宋-罗愿卷二

卷二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罗鄂州小集卷二     宋 罗愿 撰
  论
   汤论
圣人之用心有卓然至到常情所不能测者不惟天下
后世之所不知虽当世亲炙与之共事者盖未必尽知
也成汤放桀于南巢惟有惭德曰予恐来世以台为口
实于是其臣仲虺乃为之道天曰民生欲必生聪明者
卷二 第 1b 页
治之有夏昏德天乃锡汤以勇智而使之代夏次又道
商邦之在夏时如稂莠糠秕之见播除小大战战不能
以自安末又道成汤之德始于征葛伯东征西怨而民
之戴商已久呜呼仲虺果以此晓天下后世耶亦将以
慰夫汤之心也若以晓夫天下后世则汤之举以仁伐
不仁以义伐不义天下忻然戴之盖不容后世之议矣
若以慰夫汤则汤固非若言者之所慰也世之君子惟
其责轻而虑近幸人之不能议已斯以为足于其心而
卷二 第 2a 页
已矣若夫圣人之举措不患不能慰天下之心唯夫天
下悦之太深信之太笃不复寘疑于其间则圣人方且
以此为惧且夫汤之为此天下安有议之者哉然而不
释然者岂以桀之罪虽足以致之而君臣长幼名分之
间犹有可念者耶方其得一伊尹而进之此岂有意于
伐桀者哉然天地无全功圣人无全能盖君臣长幼天
下之大顺与夫除残去贼天下之大利其势有时而不
能兼古之圣人不幸而当之必得名世之士相与立同
卷二 第 2b 页
异是非通彼我之情以更相发明然后于情义为尽鸣
条之事前此所未有使当世之士有若伯夷者一为天
下明君臣大义使少有所泄宁在我者无全德之名而
使彼得戴义之半则圣人犹有所安于其心今也不然
举希世之事民情所宜骇者而天下方相与翕然安之
若出一口不复知有所拟议是当世无复可望者矣此
圣人之所惧也故以不戁不竦之资当功成事遂天下
万世方相与向已之际一旦无故求自处于有愧之地
卷二 第 3a 页
托于后世之将议己以为天下万世受恶其心方且以
为旧君礼则其暴桀之昏德与民之戴已者适所以重
已之愧而不足以慰夫心至于道商邦之在夏惧于非
辜不能以自安则是虑患之至而谋先焉此尤不足以
得汤之心也汤之惭其不可以言慰亦明矣是以既徵
于色又发于言既发于言又形于乐盖大濩之作于周
末已千馀年而当时知音者听之其惭犹不掩也此岂
尝试言之而伪为之者耶忠信之笃仁义之厚也天下
卷二 第 3b 页
后世惟闻其惭也则以汤之德为未至然后为汤者得
以安于其心呜呼此岂常情之所能测哉盖尝言之惟
圣人而后有大过惟乐天者而后有大忧以其一言一
动始为天下万世利害之所系故也孔子作春秋天下
尊之无异词圣人乃以为后世将有罪我者焉后世亦
卒无罪圣人者若圣人之心特以春秋天子之事在我
假之为嫌惧天下后世特以已为圣人不复加拟议是
以躬设为罪我之比使天下君子得公相与议之此亦
卷二 第 4a 页
厥祖成汤之心也圣人之无已一至于此故夫成汤之
惭仲虺所为作书者世以为能掩汤之惭而不知夫所
谓惭德最圣人用心至到之处季札观舞曰圣人之弘
也而犹有惭德圣人之难也呜呼世皆以备道全美为
圣人孰知夫所谓惭乃圣人之所难者欤
  说
   愿陛下与平昌侯乐昌侯平恩侯及有识详议
充国等为国宿将欲启边隙相为丞相谏而止之职也
卷二 第 4b 页
末乃劝其主与平昌乐昌平恩侯详议此何为者哉夫
三侯者非通知古今有远虑也又非素宦于外习边事
也特人主左右亲厚闺閤之臣云耳何见而议之身为
宰相见上意之不见听也则引左右外戚以为助可乎
吾考之苏武传此三人者与相及丙吉号为皆敬重武
此其趋向盖亦偶有合者要之相有附之之迹不可以
为法盖相之始进因平恩以奏封事夺霍氏权因是以
相平恩侯入第盖司𨽻后至平恩盖不悦也司𨽻自以
卷二 第 5a 页
我酒狂魏侯顾笑以为次公醒而狂盖以媚平恩也相
与嬉笑之云尔若乃其情则犹有惮于司𨽻者也必笑
而后敢言人情不相远千载犹可见也此论朝廷大事
而必质于外戚与谷永所谓愿陛下以示腹心大臣腹
心大臣以为非天意臣当伏妄言之诛者何异卒使许
史盛于元帝之世者未必非相启之也
   仁人者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
功利之说兴千馀年矣使仁义之说不得行乎其间者
卷二 第 5b 页
是说者为之蔽也人莫不狃于趋利而国莫不锐于有
功功成求得而志足矣尚何以仁义为哉夫彼固未知
仁义之为何物也使世知有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上下
内外各以其序强不凌弱众不暴寡万物各得其宜而
四民各致其用则彼之所趋而就者孰有过于此哉顾
世之王公大人不留意于学既不足以知之其小者则
惧为仁义而丧吾之所求而其甚蔽者则又以为仁义
之不足预于此也盖数千年之间能辨其说者孟子与
卷二 第 6a 页
董生二人吾尝反覆伏读而不忍舍也二者所从言异
若乃惠王困于屡败之后其平居客气沮丧尽矣故少
屈听于孟子之言而特恐不得其所欲故孟子以为仁
不遗亲义不后君仁义得而功利随之所以慰夫贪懦
者之心若董生则不然彼易王者帝之兄自其幼时以
击吴功赐天子旌旗骄奢好勇故以泄庸种蠡灭吴之
功而欲以为三仁盖以自比云尔彼挟其功利之说以
临我而以吾儒之无所出乎此故仲舒以谊可贵并功
卷二 第 6b 页
利而弃之使仁义之说明于世功利诚亦安足计哉故
仲舒之言为诚言非有激而言也故莫备于孟子之言
莫径于董生之说有国者得二说而参之亦庶几矣
   寿王议周鼎
呜呼人君之趣向可不审哉自始皇欲出周鼎而孝文
惑新垣平之诈亦以为周鼎当见皆见讥前世武帝适
得一鼎而当时又以为周之故物寿王独知其非而明
之盖以其君为欲得事实也彼孝武者徒欲美其名不
卷二 第 7a 页
乐其说而遽胁之以死于是寿王遽易其说为称颂之
语以为上天报况鼎为汉出以此为非周鼎然后帝释
然称善又从而赐予之以此知甘言之所以进者皆其
主驱之使然不然犹有所畏而不敢也若寿王者一为
正论几不免于死转而为䛕褒赏从之天下趋利之士
乌得不劝哉
   孝文遗诏
先王之制丧君三年夫非以自为也呜呼无父乌生无
卷二 第 7b 页
君乌以为生凡教之育之训(原阙/)      盖父
能生之而所以长养覆芘司牧而整齐之使衣食得以
足而强弱不相犯者皆积于君上也然常人之情习见
于父子之亲至于君民之相属分势隔远其恩情常若
汎然而不相接故圣人以服父之义服之使人视其服
则知情义之所当施故曰百姓如丧考妣三载四海遏
密八音自帝尧以来未之有改也秦灭先王之礼特取
其尊君卑臣者则君臣之分已严而孝文又举丧礼而
卷二 第 8a 页
废之使其臣子于君上曾无期月之恩夫分益严则疏
而短丧则臣子之恩薄分益疏而恩薄则天下后世不
复知有君臣之情义而以为上下之所以相临者特劫
于威刑服耳威所不及何以待之故凡后世丧乱相踵
多于前世者以君臣之义不明于天下故也礼曰丧祭
之礼废则臣子之恩薄而倍死忘生者众矣传曰国不
恤丧不忌君也君无戚容不顾亲也国不忌君君不顾
亲能无卑乎孝文行一时之惠而其弊如此此后世之
卷二 第 8b 页
所宜革也
  问
   内官问
或问礼记所载后夫人嫔妇女御之制其合于古乎曰
不然嫔妇女御则信有之若夫人则诸侯之妃不在王
宫何以明之吾稽之周礼九嫔实亚后而夫人不与焉
内宰曰以阴礼教六宫以阴礼教九嫔以妇职之法教
九御内小臣曰若有祭祀宾客丧纪则摈诏后之礼事
卷二 第 9a 页
相九嫔之礼事正内人之礼事此皆自后而下辄及九
嫔无所谓夫人者曰夫人坐论妇礼者也乌可以职求
曰坐论妇礼则其不见于礼事也可矣然内司服祭祀
共后之衣服及九嫔世妇凡命妇共其衣服追师掌王
后之首服为九嫔及外内命妇之首服则冠服亦不及
焉何也夫夫人之等视诸侯九嫔之等视卿天子以内
之卿代外之诸侯以内之嫔代外之夫人是或一道也
曰然则浆人之职何以云夫人致饮掌客之职何以云
卷二 第 9b 页
夫人致礼曰浆人之致饮此职之在诸侯国中者耳王
后有酒正致饮侯国无之故以浆人周礼之所记有掌
侯国之事如环人讼敌国之类者多矣若夫掌客之职
亦诸侯相见之礼若诸侯朝天子皆于其汤沐之邑而
取具不以勤王人且致饩致享其礼隆甚皆非天子接
其臣之事考其职先言王合诸侯次言王巡守殷国次
言凡诸侯之礼次言凡诸侯之卿大夫士为国客则知
此言诸侯之礼者诸侯相为宾之礼也有同姓之国有
卷二 第 10a 页
甥舅之国有夫人父母之国则夫人为之致礼若天子
之宫固有后在而夫人何至与诸侯行礼耶曰然则王
宫之无夫人审矣则嫔妇女御之分处六宫也奈何曰
六宫之处嫔不在焉古者六宫九室六宫以象王之六
寝王后之所治也世妇为后之属实分掌之九室以象
卿之九列九嫔之所居也女御为九嫔之属实分处焉
此礼所谓后立六宫又曰内有九室九嫔居之外有九
列九卿朝焉者也嫔各有室不在六宫或曰何以知世
卷二 第 10b 页
妇属后女御属九嫔曰内宰上春诏王后率六宫之人
而生穜稑之种献之于王而春官世妇每宫卿二人其
职曰世妇掌女宫之濯溉率六宫之人共粢盛则是世
妇属后之验也九嫔掌妇学之法以教九御各率其属
以时御叙于王所而女御云掌御叙于王之燕寝则是
女御属九嫔之验也曰嫔次于后则嫔当以何人为之
曰嫔之义尊矣古直以嫁为嫔故书云釐降二女于沩
汭嫔于虞诗云挚仲氏任自彼殷商来嫁于周曰嫔于
卷二 第 11a 页
京所谓九嫔者盖亦从后而嫁者也天子求后同姓之
国以娣侄媵之备官而行数至于九皆自彼而具不待
天子自择此古所以有一娶九女之说也曰然则御叙
之法奈何曰先儒以王后以下分为十五夕其实不然
夫内宠无并后以王后之尊而下至与庶妾更进迭退
一月而再见其为降也甚矣古以贵贱为接见之疏数
故小星云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又云肃肃宵征抱衾与
裯夙夜在公贵者也故其接也数抱衾与裯贱者也故
卷二 第 11b 页
其去也亟以礼言之天子之后每夕皆进于王所以正
内治故诗序云贤妃贞女夙夜警戒是也取于休沐之
义以五日一休一嫔与其御进又五日一休一嫔又与
其御进凡四十有五日而九嫔毕见凡一时而再见凡
一岁而八见此嫔御进见之大数也自诸侯大夫以下
其妾媵有多少然皆用五日之制内则曰妾虽老年未
满五十必与五日之御是也曰然则世妇不进御与曰
否周礼九嫔掌以时御叙于王所女御掌御叙于王之
卷二 第 12a 页
燕寝惟世妇不然掌丧祭宾客之事而已月令仲春之
月后妃率九嫔御亦不及世妇世者代也妇又已嫁之
名盖先世女御之老而无子者为之故王制云国君不
名卿老世妇卿老亦致政而归者则以先世之臣妾在
所当敬故也是以内宰于六宫九嫔九御皆教而独无
教世妇之说以其素习于礼不待教也或曰诸侯之宫
何如曰诸侯之娶五人若三人左氏传曰秦伯纳女五
人哀姜之嫁亦有葛屦五緉之语则是并夫人为五也
卷二 第 12b 页
公羊言诸侯娶一国则二国往媵之以侄娣而陈有元
妃二妃下妃之目则是并夫人为三也至其宫则半天
子故礼曰卜三宫之夫人世妇之吉者此其降杀之序
也至其末也齐威公之夫人三内嬖如夫人者又六人
则是九人也晋文公以夫人礼逆怀嬴然犹曰班在九
人则是亦九人也而齐襄九妃之外又有六嫔皆有所
依放其僣侈甚矣不可以为法
   昏问
卷二 第 13a 页
或问古嫁娶之年男必以三十女必以二十乎曰然圣
人为男女之节弱而后冠非以美其容也责其成焉壮
而后昏非以足其欲也责之代焉男至于三十则知虑
周可以率人女至于二十则言容备可以事人矣故取
是年以为之节也或曰家语之说以为二十三十者期
至于此而不可过耳曰不然古人之言固有大为之期
者若三十二十云者一定而不易之辞也夫少之时血
气未定此其当戒之时然而从之岂特伤生伐性而已
卷二 第 13b 页
将无以责其率人之智事人之道故记曰女子二十而
嫁有故二十三而嫁圣人知夫有故者人事之所不免
宁引而伸之至于二十有三终不先之于二十之前者
此有以知其为一定之辞也使是制而犹可进退宜曰
男二十巳上而娶毋过三十女十四已上而嫁毋过二
十岂不明哉曰若然必以是年则物有不备时有不暇
也奈何曰古者昏礼之费省矣币止于缁帛五两牲止
于鱼祭而豚馈盖常人之家累岁计之皆足以预办也
卷二 第 14a 页
自秋成之后至于冰未泮之前凡百有五十日不为无
暇按其年而为之不难也曰然则圣人何为十九而娶
曰夫三十而娶吾所论者礼之常亲在者之所为也若
孔子之娶则孤子当室者之事也且夫昏礼以代亲故
重孤子虽未昏而固已代父矣室家不备则祭祀有所
阙又虑民生之不长则绝嗣亡世有不可悔所以许其
不待年而娶国君十五而生子亦为是也曰仲春之月
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则又安可限以年曰此
卷二 第 14b 页
正欲其及是年耳夫嘉事常在秋故荀子曰霜降逆女
冰泮杀止诗曰将子毋怒秋以为期又曰士如归妻迨
冰未泮秋者岁之成农蚕之暇也故自秋以往凡男女
之至于是年者各为之嫁娶至冰泮之前而止圣人又
惧夫民之不用令而使男女不得时少缓而至来年则
举趾之后又不复可议故于来年仲春之月司察男女
之无夫家者官为会之使各从其所欲虽奔犹不禁盖
事迫而其年不及此者固不许其奔使之从礼也曰若
卷二 第 15a 页
尔则不待其择乎曰古者方田同井嫁娶不出其里又
多因于旧所以隆母党安丰杀且不干非耦也若诸侯
之制周公鲁公娶于薛孝惠娶于商自威以下娶于齐
一世娶焉则再世因之古者夫之父妇之父皆谓之舅
其母皆谓之姑而两姓谓之兄弟者盖其尊者多已之
外亲而其子多已之同侪故也此古之制也或曰六礼
孰为重曰莫重于纳徵始则纳采采者币之色者也不
敢有所议特若常人然以币交其尊者而已问名则求
卷二 第 15b 页
其名将归而卜之纳吉者卜之于庙而吉反以告也纳
徵则以币质信焉示不易矣雁者何也曰男女相见必
以挚挚者从所执也执玉之君聘以榖圭雁大夫之挚
也古者无大夫冠礼而有其昏礼雉死物也鸡鹜无常
匹故进而用之也御轮何也曰古者同乘必推其能者
御之昏二人共乘也故召南云王姬之车平王之孙齐
侯之子齐诗云有女同车妇人无自御之道必男子御
之将行调车者事之宜也
卷二 第 16a 页
 
 
 
 
 
 
 
 
卷二 第 16b 页
 
 
 
 
 
 
 
 罗鄂州小集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