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左史集-宋-刘安节卷四

卷四 第 1a 页 WYG1124-0097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刘左史集卷四
            宋 刘安节 撰
 策
  兵
昔卫灵公问陈于孔子孔子对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
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夫以孔子之圣岂容军旅之不
知然而云尔者所以救灵公好战之弊也后世学者遂
卷四 第 1b 页 WYG1124-0097b.png
以谓学者之道专事俎豆之间岂不妄哉昔者季氏问
于冉有曰子之知战学于夫子耶性之耶冉有曰即学
于夫子者也夫子固未尝言兵冉有孰从而学之盖文
武之道非有二也一理而已儒者明乎一理之变以接
万事之散殊平居无事晏然自若卒然有变则亦何异
乎揖逊之间而左右周旋以应之耶夫武事之于儒特
其政事之一尔求之仲尼之门冉有季路其人也孰谓
仲尼之徒不学之乎仲尼之徒未尝不知兵不知兵者
卷四 第 2a 页 WYG1124-0097c.png
不足为仲尼之徒第不若后世之谲尔大抵天下之政
自有常理好战非也忘战亦非也好战之甚伤财害民
其弊也常至于忘战忘战之甚养寇遗患其弊也常至
于好战此势之自然所不能已者是以圣人未尝去兵
亦未尝好战顾其所以为天下之具不得不备以待不
虞之变尔后世之学圣人者乃或不然甚者抗兵相加
暴骨平野以快一时之愤否则弃去武备以召不测之
祸此皆非得为兵之大势者也若夫或攻或守或进或
卷四 第 2b 页 WYG1124-0097d.png
退或示之奇或示之正此特在临机制变之间尔可预
言哉赵括能读父书而不免长平之败房琯用古车战
而有陈涛之奔此轻言兵者也是故古之善言兵者必
先观天下之大势而后议攻守之术不知势而议攻守
一边吏之事而已何足为君子道哉儒生之言近于迂
阔然久而不胜其利惟执事者择焉
  君臣同心
蒙尝观文王之画卦然后知君子小人之道分矣其画
卷四 第 3a 页 WYG1124-0098a.png
奇者阳也君子之象也其画耦者阴也小人之象也君
子之心主于义义则周周则一是以阳画似之小人之
心主于利利则比比则贰是以阴画似之一故同心恊
德贰故徇私阿党同心者治徇私者乱此泰否之名所
为分也虽然君子固同心也而不能使其类必用于朝
廷小人固徇私也而不能使其类必退于草野盖德者
我也而用不用者君也故欲有同心之臣必先有一德
之君乾之九五曰飞龙在天利见大人而孔子释之曰
卷四 第 3b 页 WYG1124-0098b.png
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水流湿火就燥云从龙风从虎圣
人作而万物睹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则各从
其类也夫欲平治天下则必生大有为之君以为之先
有大有为之君必有一德之臣以为之助类之相感所
必至者也是以尧舜为之君斯有禹皋陶之徒同寅恊
恭以为之臣故唐虞以帝成汤文武为之君斯有伊尹
周公之徒一心一德以为之臣故啇周以王观其一时
君臣相与以义图治之盛也有一新命必再拜而逊之
卷四 第 4a 页 WYG1124-0098c.png
有一昌言必再拜而师之有事则相戒以不怠成功则
相推而不居周公则曰帷汝奭召公则曰惟我公一唱
一和相应如响若七十二子之于孔门欣欣愉愉无有
异志必期于辅成而后已呜呼盛哉是岂禹稷皋陶益
契周召之徒所能至于是与盖唐虞三代之君实有义
以使之尔方是时也伯鲧方命而圮族共工静言而庸
违管蔡之徒挟三监而并起其小人之异意思以谗说
流言以惑其君者亦有之矣夫惟其君始察而终信之
卷四 第 4b 页 WYG1124-0098d.png
是以稷契周召之徒得以同心而共理以赞其君于帝
王之盛诗书所载后世无加焉天锡我宋主上以尧舜
禹汤文武之德龙飞于九五之位兢兢业业日念至治
遂拔一二大臣而用之此正稷契皋陶周召之徒利见
大人之时也而庙堂大臣又思所以一志恊谋上副吾
君愿治之意旁招俊彦列于庶官可谓合于泰之汇征
君子在内而一心谋治以承功勋者矣承学之士智虑
浅末不足以窥测万一窃尝读书见尧舜三代之盛其
卷四 第 5a 页 WYG1124-0099a.png
君之所以任臣其臣之所以事君意其无以过于今日
谨因明问诵书以为献焉昔者舜之命九官也既各任
之以其职矣复戒之曰同寅恊恭和衷哉夫以禹稷之
相汲引宜其异意无有也而舜犹戒之故禹得以暨益
而奏鲜食暨稷而奏艰食虽殛父而兴子而君臣相信
而不疑此人君求治之至诚而相戒之著者也是唐虞
之所以治也昔者周公之为师也召公之为保也而召
公不说夫召公岂疑周公哉以成王中材之主而承难
卷四 第 5b 页 WYG1124-0099b.png
继之业所以忧之也故周公作君奭以谕之至举成王
文王皆有臣邻恊力之助期于相勉以辅成王治故其
卒也周道以兴此大臣求治之至诚收相勉之效者也
是周之所以治也夫唐虞三代之治一本于君臣之相
戒如此则为今日献策姑举诸典谟训诰之文以陈之
而已矣若夫汉唐党锢之事此则不知戒者之祸也蒙
故不敢道焉
  州郡立学皆置学官
卷四 第 6a 页 WYG1124-0099c.png
愚尝谓三舍之法视宾兴为不足视科举为有馀何以
言之宾兴之法详于行而略于言三舍之法详于言而
略于行则取人以言者不若行之为愈也三舍之法屡
试而后补科举之法一试而得之则取人以暂者不若
久之为愈也昔者先皇帝将欲化成人才以须后日之
用乃行三舍法于太学是岂苟欲救当世之弊而以成
周之制为不可尽行于今日哉盖尝闻唐太宗之言曰
不井田则周公之制不可行也井田立故贫富无相临
卷四 第 6b 页 WYG1124-0099d.png
之势是以公道行焉井田废则贫富有竞利之心是以
私道行焉公道行者是非得真私道行者是非失正然
则乡举里选之制后世其不可复矣必欲舍众人之私
心而一取公于法则三舍之制其贤于科举不亦远乎
故自元丰以来尤所注意天下之士望风鳞集争趋礼
义之化以幸此日之难遇者盖肩相摩而足相蹑也虽
然三舍之法行于太学而太学之员才二千馀尔远方
之地距京师者或数千里而后就学于此天下之士不
卷四 第 7a 页 WYG1124-0100a.png
可胜计而就学限以二年则教养之道无乃或未广乎
道不广则择之也不博择不博则取之也不精此明问
所以欲郡立其学学立其官而下问于诸生也愚虽不
敏切愿布一二焉昔者吴起啮母臂以请从师于会子
曾子薄之阳城为国子司业一日令于诸生去而觐亲
者盖不啻数千人夫学所以学为忠与孝也今也太学
之制告假者限之一年而预上舍者必终岁而后可得
窃恐有孝如何蕃者有不得预兹选矣昔者仲尼设科
卷四 第 7b 页 WYG1124-0100b.png
于鲁从之者盖三千人至于七十二弟子之列则鲁人
居其半其次莫如齐卫鲁之邻国也夫裹粮千里以从
师古人之能事也而他国之士从师于孔子犹未若齐
卫之盛况乎四方之士远京师者或数千里终岁聚粮
尚惧不继则虽有贤如原宪者切恐不能自致于太学
矣故为今之计者莫若推三舍之法以行于天下使近
者不得抱羁旅之戚而远者亦得承诱掖之化顾不善
哉若夫欲无劳民费财牵制不可为之势愚愿循旧制
卷四 第 8a 页 WYG1124-0100c.png
欲考察德行道艺而进之得其当愚愿明赏罚何谓循
旧制州县之间必有学焉因之可也其或士徒鲜少数
不满百并之可也如必路立之学则一路之士固已多
矣斥大黉舍则为扰民并远就近则为劳士必郡立之
学则僻陋之邦士固少矣建置官师则为具位士徒不
足无以充选故莫若酌其员数之多寡因其黉舍之广
狭可因则因可并则并则劳民费财非所患也何谓明
赏罚曰三舍之行利害系焉苟欲趋利何所不至权行
卷四 第 8b 页 WYG1124-0100d.png
贵胄有请托之私千金之子多假借之伪私伪并行而
望进退之当盖亦难矣故莫若严其大法而略其细文
大法严则循私者不得逞细文略则好争者不得肆夫
如是则考察不审非所患也行之于先既不为扰民考
之于后又足以得士然后递而升之于太学则降一等
以取之是亦自乡升之司徒之遗意也行之数年愚将
见穷荒僻陋之壤亦将訚訚然济济然无以异于辇毂
之下矣惟执事者以人才为念而为上陈其说焉则天
卷四 第 9a 页 WYG1124-0101a.png
下学者幸甚
  名节
愚尝评天下之节有二槩焉有上节者有下节者昔者
孟轲养浩然之气以游乎齐梁之间谈帝王论仁义虽
其君不说至于怫然变色方且雍容閒暇请以正对而
不可夺此节之上者也冉有仲由亲受业于圣人可谓
知义矣而颛臾之伐力不能救乃从而饰之曰夫子欲
之而已果欲之而得不为之救乎其后由虽死于孔悝
卷四 第 9b 页 WYG1124-0101b.png
之难然亦不中节矣此节之下者也噫节义者君子之
大致人君所恃以维持天下国家者也上节如孟轲古
人所谓豪杰之士不可多得者也下节如仲由盖自众
人而下多有之必欲进其所长救其所短以至于大全
盖亦为之劝沮之方而已何则中人之性进之则上排
之则下进之可使盗蹠为伯夷排之可使伯夷为盗蹠
此势之必致者也胡不观两汉之间乎西汉之士非固
不好义也而挺名节者一何少耶排之故也东汉之士
卷四 第 10a 页 WYG1124-0101c.png
非固好义也而挺名节者又何多耶进之故也盖尝考
高祖以马上得天下首喜功名而薄仁义士之自好者
固已遁商山而不出矣逮至孝武所谓好儒者也奈何
强明自任耻于见屈一时贤士诛戮殆尽其间获全以
终其身者类不过乎公孙弘石庆之顺从而止尔东方
朔司马相如之谈谐而止尔其君所上如此几何不使
天下之士崇势利而羞仁义者乎故自元成以来廉节
道塞学士大夫包羞含垢俛首于下执事以幸升斗之
卷四 第 10b 页 WYG1124-0101d.png
禄薾然无复自喜之气虽贤如扬雄者犹几于不免况
馀人乎是以奸雄之徒无复畏惮得以谈笑而攘之迹
其所以致此岂特恭显数君之罪哉抑高祖孝武有以
抑之于其初而然耳光武之兴也列侯名将相与戮力
以成一代之业者有若寇邓耿贾之俦其丰功伟绩有
足褒重者固亦多矣不此之顾而独勤勤以身先于故
人之子陵而又侯湛卓茂之徒亦非素有显显之功也
一旦加之列侯之上曾不少贰于是天下晓然知势利
卷四 第 11a 页 WYG1124-0102a.png
之为卑而道德之为尊矣更相崇尚遂以成俗虽历世
以远而其风不衰下至于懦夫孺子忠义所发犹有甘
心于膏鈇烹鼎而不悔者而况耿介者乎汉祚虽已衰
微而奸雄熟视不敢窃发诚以仁人义士所与掖持者
甚众故也迹其所以致此又岂独陈蕃数君之力哉亦
光武有以进之于初而然尔大抵人性靡常惟君所尚
其开端也曾不出于旦暮之间及其成效也乃在乎数
十世之后不可不察也然则为今计者奈何亦稽诸两
卷四 第 11b 页 WYG1124-0102b.png
汉而已稽西汉所以失则柔媚之徒沮之可也稽东汉
所以得其廉节之士劝之可也何谓劝曰廉节之士介
然自守彼其视夏畦之劳若去烈火犹惧不速其肯胁
肩谄笑以自媚于人哉不用于朝则亦去之山林而止
耳为政者必得若人而用之优之爵禄崇之名誉岂徒
忠直之言日闻于上而天下之士亦将欣然慕奋然从
而日趋于礼义之域矣何谓沮曰谄媚之士望风希旨
以求合乎上者直志于得而已无恤其他也曰然亦然
卷四 第 12a 页 WYG1124-0102c.png
吾不知其寔然乎否也曰不然亦不然吾不知其寔不
然乎否也上之人一不得其情而遂用之则今日之然
又转将为他日之不然矣必在察其情稽其事验之以
所与往䆒之以所从来则信诞见矣其不信者薄加摈
斥示不复用而贪得之士亦奚肯舍所守而犯所禁哉
此劝沮之方也虽然天下固有所谓豪杰之士招不来
麾不去如孟轲之自信者矣殆非劝沮之所能动也苟
非其人则必畏诛而慕赏人皆畏诛而慕赏则吾劝沮
卷四 第 12b 页 WYG1124-0102d.png
之道行矣及其久也渐以成风则天下之士又将有不
待赏而劝不待诛而沮者观东汉之季士有不畏朝廷
之诛戮而畏天下之清议者此又其效素所较然者也
今也诚能本之学校以鼓舞之而辅以劝沮之法愚将
见在位之人皆节俭正直有如文王之时者矣区区党
锢之馀又何足道
  用人
古之制爵禄也五等公也孤也卿也大夫也士也先王
卷四 第 13a 页 WYG1124-0103a.png
岂以是等级天下之士哉以其德不足公也故命之以
为孤以其德不足于孤也故命之以为卿以其德不足
于卿也故命之以为大夫以其德不足于大夫也故命
之以为士其贵承于天子而无嫌其德大也其贱列于
下士而非屈其德小也夫小德之于大德相去远矣求
小德于众也犹什伯也求大德于小德犹千万也是以
古者天子之制三公九卿二十七大夫八十一元士其
中下士之数则以万计岂不以德愈大而求愈难德愈小
卷四 第 13b 页 WYG1124-0103b.png
而求愈易哉孔子曰才难不其然乎夫公者止于三而
已犹曰无其德则阙之况孤卿乎然孤卿之才则不若
三公为难者也故自古以来未之敢阙惟其不阙而又
当其才此古治所以为可尚也文王之时小大之才皆
可用而棫朴之诗作薪之槱之是也宣王之时小大之
才采之有馀而采芑之诗作薄言采芑是也夫才之大
者为难得也而文王宣王之世独取盈焉岂非教养而
然乎我国家以庠序养天下之士求之经术择之师儒
卷四 第 14a 页 WYG1124-0103c.png
所以作成人才之意固已进乎宣而肩乎文矣固宜济
济多士溢于今日公卿之才取足而有馀而乃庙堂之
上每以乏才为忧侍从之列省寺之官阙者几半久而
未补此议者不得不致疑于斯焉愚尝思其故矣朝廷
以资格取天下之常才以荐举待天下豪杰之士处于
下列固有之矣而试之未详知之未尽亦未之敢举也
故必择其优为之者然后敢用求于适足而已此君子
慎名器之道也奈何前日异意之人臣悉以摈斥是皆
卷四 第 14b 页 WYG1124-0103d.png
出于大臣侍从之列也斥者既退矣而欲用者尚试之
未详也是其所以阙员者乎孔子曰犁牛之子骍且角
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此言才之难也又曰举尔所知
尔所不知人其舍诸此言举才之道也夫自侍从以至
于省台寺监之官其员众矣吾君独能尽知之乎是有
赖于吾相也吾相亦独能尽知之乎是有赖于侍从之
臣也昔唐太宗谓房杜曰仆射所以助朕广耳目访求
贤才者也比闻日阅讼数百岂暇求人哉乃敕细事属
卷四 第 15a 页 WYG1124-0104a.png
左右丞大事关仆射夫阅讼事之小者也一讼或失在
一事尔而择人一失其败事岂不多乎姚崇尝拟郎吏
于玄宗玄宗不主其语乃曰大事吾与办除郎吏小事
尔顾崇不能重烦我耶夫择人任官真宰相之任也以
谓百执事之众不足以遍知亦使侍从省寺之臣荐其
才而已陆贽语于德宗曰左右丞郎中御史大夫中丞
达官也陛下择宰相而不择天下之才可耶柳浑亦曰
陛下当择臣等以辅圣德臣等当择京兆尹以弘大化
卷四 第 15b 页 WYG1124-0104b.png
尹当择令以亲细事夫才之难也久矣诚以一人之明
不足以遍知天下之贤则亦上下相委以广求之之道
也巳所不知人其知之矣必欲惩妄举之失则察之可
也孟子曰诸侯能荐人于天子不能使天子与之诸侯
大夫能荐人于诸侯不能使诸侯与之大夫故察之见
贤焉然后用特在吾君吾相而已昔前所降之诏许侍
从之臣各举尔所知以应任使者正为时择才之大法
也鄙生无知姑叙所闻焉
卷四 第 16a 页 WYG1124-0104c.png
 杂著
  渔樵问对
渔者垂钩于伊水之上樵者过之弛担息肩坐于盘石
之上而问于渔者曰鱼可钓取乎曰然非饵可乎曰否
非钓也饵也鱼利食而见害人利鱼而蒙利其利同也
其害异也敢问何故渔者曰子樵者也与吾异治安得
侵吾事乎然亦可以与子试为言之彼之利犹此之利
也彼之害亦犹此之害也子知其小未知其大鱼之利
卷四 第 16b 页 WYG1124-0104d.png
食吾亦利乎食也鱼之害食吾亦害乎食也以鱼之一
身当人之一食则鱼之害多矣以人之一身当鱼之一
食则人之害亦多矣鱼利乎水人利乎陆水与陆异其
利一也鱼害乎饵人害乎财饵与财异其害一也又何
必分乎彼此哉子之言体也独不知用耳樵者又问曰
鱼待烹而食必吾薪济之乎曰然子知薪能济吾之鱼
不知子之薪所以济吾之鱼也薪之能济鱼也久矣不
待子而后知苟未知火之能用薪则子之薪虽积丘山
卷四 第 17a 页 WYG1124-0105a.png
独且奈何哉樵者曰火之功大于薪固知之矣敢问水
曰火之性能迎而不能随故灭水之性能随而不能迎
故热是故有温泉而无寒火火以用为本以体为末水
以体为本以用为末是故能济又能相息非独水火则
然天下之事皆然在乎用之何如尔樵者曰用可得闻
乎曰可以意得者物之性也可以言传者物之情也可
以象求者物之形也可以数取者物之体也用也者妙
万物而言者也可以意得而不可以言传曰不可以言
卷四 第 17b 页 WYG1124-0105b.png
传则子恶得而知之乎曰吾所以得而知之者固不能
以言传非独吾不能传之以言圣人亦不能传之以言
也曰圣人既不能传之以言则六经非言也耶曰时然
后言何言之有樵者赞曰天地之道备乎人万物之道
备乎身众妙之道备乎神天下之能毕矣又何思何虑
吾今而后知事天践形之为大不及子之门则几至乎
殆矣乃析薪烹鱼而食之饫而论易
渔者与樵者游于伊水之上渔者叹曰熙熙乎万物之
卷四 第 18a 页 WYG1124-0105c.png
多而未始有杂吾知游乎天地之间万物皆可以无心
而致之矣非子则吾孰与归焉樵者曰敢问无心致天
地万物之方渔者曰无心者无意之谓也无意之意不
我物也不我物然后能物物曰何谓我何谓物曰以我
徇物则我亦物也以物徇我则物亦我也我物皆致意
由是明天地亦万物也何天地之有焉万物亦天地也
何万物之有焉万物亦我也亦何万物之有焉我亦万
物也何我之有焉何物不我何我不物如是则可以宰
卷四 第 18b 页 WYG1124-0105d.png
天地可以司鬼神而况于人乎况于物乎
樵者问渔者曰天何依曰依乎地地何附曰附乎天曰
然则天地何依何附曰有何依附天依形地附气其形
也有涯其气也无涯有无之相生形气之相息终则有
始终始之间其天地之所存乎天以用为本以体为末
地以体为本以用为末利用出入之谓神名体有无之
谓圣惟神与圣为能参乎天地者也小人则日用而不
知故有害生实丧之患夫名也者实之宾也利也者害
卷四 第 19a 页 WYG1124-0106a.png
之主也名生于不足利丧于有馀害生于有馀实丧于
不足此理之常也养身者必以利贪夫则以身徇利故
有害生焉立身者必以名众人则以身徇名故有实丧
焉凡言朝者萃名之所也市者聚利之地也能不以争
处乎其间何害生实丧之有耶利至则害生名兴则实
丧利至名兴而无害生实丧之患惟有德者能之
樵者问渔者曰子以何道而得鱼曰吾以六物具而得
鱼曰六物具也岂由天乎具六物而得鱼者人也具六
卷四 第 19b 页 WYG1124-0106b.png
物而所以得鱼者非人也樵者未达请问其方渔者
曰六物者竿也纶也浮也沉也钩也饵也一不具则鱼
不可得然而六物具而不得鱼者非人也六物具而不
得鱼者有焉未有六物不具而得鱼者也是故具六物
者人也得鱼与不得鱼者天也六物不具而不得鱼者
非天也人也
樵者曰人有祷鬼神而求福者福可祷而求耶求之而
可得耶敢问其所以曰语善恶者人也福祸者天也天
卷四 第 20a 页 WYG1124-0106c.png
道福善而祸淫鬼神其能违天乎自作之咎固难逃已
天降之灾禳之奚益修德积善君子常分安有馀事于
其间哉樵者曰有为善遇祸有为恶获福者何也渔者
曰有幸与不幸也幸不幸命也常不常分也一命一分
人其可逃乎曰何谓分何谓命曰小人之遇福非分也
命也常祸分也非命也君子之遇祸非分也命也常福
分也非命也
渔者谓樵者曰人之所谓亲莫如父子也人之所谓疏
卷四 第 20b 页 WYG1124-0106d.png
莫如路人也利害在心则父子过路人远矣父子之道
天性也利害犹或夺之况非天性乎夫利害之移人如
是之深也可不慎乎路人之相逢则过之固无利害之
心焉无利害在前故也有利害在前则路人与父子又
奚择焉路人之能相交以义又何况父子之亲乎夫义
者让之本也利者争之端也让则有仁争则有害仁与
害何相去之远也尧舜亦人也桀纣亦人也人与人同
而仁与害异尔仁因义而起害由利而生利不以义则
卷四 第 21a 页 WYG1124-0107a.png
臣弑其君者有焉子弑其父者有焉岂若路人之相逢
一日而交袂于中逵者哉
樵者谓渔者曰吾尝负薪矣举百斤而无伤吾之身加
十斤则遂伤吾乏身敢问何故渔者曰樵则吾不知之
矣以吾之事观之则易地皆然吾尝钓而得大鱼与吾
交战欲弃之则不能舍欲取之则不能胜终日而后获
几有没溺之患矣岂直有伤身之患耶鱼与薪异也其
贪而为伤则一也百斤力分之内者也十斤力分之外
卷四 第 21b 页 WYG1124-0107b.png
者也力分之外虽一毫犹且为害而况十斤乎吾之贪
鱼亦何异子之贪薪乎樵者叹曰吾今而后知量力而
动者智矣哉
樵者谓渔者曰子可谓知易之道矣敢问易有太极何
物也曰无为之本也太极生两仪天地之谓乎曰两仪
天地之祖也非止天地而已也太极分而为二先得一
为一后得一为二一二之谓两仪曰两仪生四象何物
也曰四象谓阴阳刚柔有阴阳然后可以生天有刚柔
卷四 第 22a 页 WYG1124-0107c.png
然后可以生地立道之本于斯为极曰四象生八卦八
卦何谓也曰乾坤离坎兑艮震巽之谓也迭相盛衰终
始于其间矣因而重之则六十四由是而生也而易之
道始备矣
樵者问渔者曰复何以见天地之心乎曰先阳已尽后
阳始生大则天地始生之际中则当日月始周之际末
则当星辰始终之际万物死生寒暑代谢昼夜变迁非
此无以见之当天地穷极之所必变变则通通则久故
卷四 第 22b 页 WYG1124-0107d.png
象言先王以至日闭阕商旅不行后不省方顺天故也
樵者谓渔者曰旡妄灾也敢问其故曰妄则欺也得之
必有祸斯有妄也顺天而动有祸及者非祸也犹农夫
有思丰而不勤稼穑者其荒也不亦祸乎农有勤稼穑
而复败诸水旱者其荒也不亦灾乎故象言先王以茂
对时育万物贵不妄也
 附录
  上蔡先生语录(凡三事/)
卷四 第 23a 页 WYG1124-0108a.png
元承曰诚意积于中者既厚则感动于外者亦深故伯
淳所在临政上下自然响应
或问刘子进乎曰未见他有进处所以不进者何只为
未有根因指庭前𨢬醾曰此花只为有根故一年长盛
如一年何以见他进未有进处不道全不进只他守得
定不变却亦早是好手如麋仲之徒皆忘却了
昔从明道伊川学者多有语录二刘各录得数册
  高闶伊洛辨
卷四 第 23b 页 WYG1124-0108b.png
伊川先生议论不事文采岂有意于传远哉然犹班班
可考者以有刘元承之徒口为传授故也
  许右丞祭左史文
公游太学我亦诸生我蒙召还公在朝廷僦舍国南门
巷相望把酒道旧其喜洋洋嗟我昏蒙惟公之畏公不
我鄙委曲教诲广大精微我骇且疑公指其要莫先致
知用舍行藏我亦公告公曰有命岂不自好取别阪堤
岁月如驰公往不还而以丧归大车夷涂发轫千里伊
卷四 第 24a 页 WYG1124-0108c.png
谁柅之而止于此公之道学我寔铭之匪告于今维后
之贻公葬荆州千夫临穴而我何为薄禄羁绁絮酒寓
辞以写契素瞻彼大江日夜东注
  墓志
有宋承议郎权发遣宣州军州管勾学事兼管内劝农
桑事借紫金鱼袋刘公卒于州之正寝其弟安上安礼
护其柩归卜以卒之二年二月壬子葬于所居永嘉县
仙桂乡之外弯山郡人戴迅状其州里世次道学历官
卷四 第 24b 页 WYG1124-0108d.png
行事之实而安上问铭于横塘许景衡景衡曰墓有铭
非古也旂常彝鼎著人功善以示不忘今不复用则贤
人君子可传于后世者殆将泯然矣无已则铭乎恭惟
刘氏系出彭城其家于温也久矣大父讳莹积善有阴
施识者知其后必昌大父讳韬以公恩封宣义郎公讳
安节字元承资禀不凡方儿时已有远度比长嗜学有
所未达思之夜以继日必至于得而后已少与从父弟
今徽猷待制安上相友爱皆以文行为士友所推称既
卷四 第 25a 页 WYG1124-0109a.png
冠联荐于乡同游太学秀出诸生间号二刘一时贤士
大夫皆慕与之友而宗工名儒见其文闻其为人皆叹
服元符三年擢进士调越州诸暨县主簿国子祭酒率
其属表留公太学不报除莱州州学教授未行改河东
提举学事司管勾文字久之同时学校者皆进显于朝
廷独公奔走小官未尝为进取谋议者惜之改宣德郎
受代来归当天子厉精庶政之日孜孜贤俊求之如不
及宰相以公名闻有旨召对便殿公言春宫宜慎择官
卷四 第 25b 页 WYG1124-0109b.png
属虽左右趋走者必惟其人又论节俭及君子小人和
同之异上称善顾问甚悉即日擢为监察御史数决大
狱所平反甚众居数月摄殿中侍御史士论翕然称得
人公之为察官也谒告省亲于乡亦既陛辞矣而殿中
命下故不供职而归俄除起居郎有旨趣赴关公迎宣
义而西居无何宣义思归公欲乞外补宣义固止之以
为朝廷厚恩宜修职报效且吾志安于闾里事亲者务
孝其志可也公遂不敢言明年除太常少卿而言者斥
卷四 第 26a 页 WYG1124-0109c.png
公在言责时无所建明且久不宁亲责守饶州州荐饥
公至大发廪振之又檄旁郡无遏籴军储不足他日皆
取诸民公曰岁饥如此重困之可乎他用宜有相通者
正应调适其缓急耳市人数为在官者扰至昼日闭关
或逃散郊外公躬率以廉僚属化之久阙守狱讼积留
纪纲隳坏吏媮而民病公为䆒其本末先后疏剔滞碍
俾就条理未几饥者以充乏者以济逃者以复凡为民
弊害者悉除去于是与之更治赋出裁制举贡奉所须
卷四 第 26b 页 WYG1124-0109d.png
俾属县先期戒民无仓卒之扰民既和乐爱戴之如父
母雨晹有祷辄应人以为精诚所格也冬祀贡缣有期
会而民未能尽输公语其属曰民困甚虽严督之亦未
必办吾其以罪去乎豪民数十人闻之曰可使我公得
罪耶相与代输之其得人心如此治声流闻京师移知
宣州去饶之日民遮留之泣涕不忍别耆寿以为州自
范文正后惟吾刘公而已至宣十日水大至公公遣其
属具舟拯溺而躬督之昼夜不少休所活盖数千人而
卷四 第 27a 页 WYG1124-0110a.png
流民至者以万数公辟佛庙以处之发廪以活之一无
失所者其将发廪也吏以为法令不可而部使者亦持
其议公皆不听其后御史疏江浙不赈济以闻诏书切
责独宣不与焉政和六年春大疫公命医分治甚力其
得不死者不可计夏五月巳亥公得疾精爽不昧与家
人语如平时至乙巳卒享年四十九吏哭于庭民哭于
巷虽童稚亦知感慕而士大夫无远近识否皆为之叹
息娶何氏同郡人愿之女封荣德县君公贰太常改封
卷四 第 27b 页 WYG1124-0110b.png
宜人公之娶也初行亲迎之礼乡人慕而继之旁郡闻
之骇且笑比朝廷颁五礼于天下于是人皆思公之倡
始云宜人仁孝可称人以为宜相君子者先公得疾且
瘳会公病卒哭之不成声后二日亦卒生子男曰暨孙
有异质九岁而夭一女尚幼以安上之子诚为后部使
者表其治绩及勤民致死状天子恻然惜其才未及尽
用特命诚将仕郎公清明坦夷雅近于道尝从当世先
生长者问学始以致知格物发其材久之存心养性于
卷四 第 28a 页 WYG1124-0110c.png
是有得其气貌温然望之知其有容遇人无贵贱小大
一以诚虽忤巳者略不见其怒色恚辞也其在河东同
僚有交恶者一日邂逅公座闻其绪馀不觉自失相与
如初其静默弗校宜若易与者至于有所立则挺然不
可回夺也闻人善如已出或归以过未尝辩遇事不择
剧易人所厌苦者行之裕然无迫遽勤瘁之色敏于从
事区处黑白惟义之适不以祸福利害为避就邹公浩
以右正言得罪公与其所厚者数辈追路劳勉之时朝
卷四 第 28b 页 WYG1124-0110d.png
廷震怒痛治送行者追逮甚急人皆惴恐公独泰然如
平时既而哲宗察其无他有诏释之而公亦自如也事
亲能承顺其意教养诸弟涵容周旋有古人所难者族
居踰百口上下爱信虽臧获无间言也常曰尧舜之道
不过孝弟天下之理有一无二乃若异端则有间矣其
与人游常引其所长而阴覆其所不及诸暨令不事事
州将欲易置他邑公既左右之振其纲条又称其长者
将遂善遇之宣州赈济公疏以为非敢专也盖有所受
卷四 第 29a 页 WYG1124-0111a.png
之于是朝廷录部使者之功而进拔焉盖其志非敢私
其身而在于为人其所施置常在于公天下以为心不
如是则非所以合内外通彼我也其于穷理尽性之学
方进未艾使天假之年有为于世则吾未知与古名臣
为何如耳观其为二州专以仁义教化平易近民民有
讼委曲训戒之俾无再犯间有斗者将愬于官则曰何
面目复见府公辄中辍以是廷无可治之事而或踰旬
不施鞭朴其为政效见于此公之讲学常摄其要使人
卷四 第 29b 页 WYG1124-0111b.png
廓然知圣贤涂辙可望而进而景衡也寔与切磋之益
今铭其墓著其行事乃止于此而已盖公之潜德隐行
虽至亲厚善亦不能尽知之也然因其所常言而逆其
所不言以其所已为而究其所欲为庶几后之君子有
考焉是不为略也铭曰
  自明而诚 大人学兮 圣门授受 其来邈兮
  孰溢其源 末流涸兮 纷纷百家 益偏驳兮
  后学专门 祗穿凿兮 上下千载 嗟残剥兮
卷四 第 30a 页 WYG1124-0111c.png
  温温刘公 其美璞兮 斯文有传 与敦琢兮
  始乎致知 物斯格兮 沉涵充扩 卒自得兮
  众人巧智 独敦扑兮 众人迫隘 独恢廓兮
  众人利欲 独淡泊兮 洞然无碍 油然乐兮
  造膝有陈 其利博兮 御史左史 帝亲擢兮
  出守二州 愈民瘼兮 浩浩江河 裁一勺兮
  天命在人 孰厚薄兮 气之所钟 有美恶兮
  会元孕粹 良不数兮 幸而得之 叹冥漠兮
卷四 第 30b 页 WYG1124-0111d.png
  茫茫九原 能复作兮 我铭其藏 尚后觉兮
 
 
 
 
 
 
 刘左史集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