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黄州小畜外集残-宋-卷七

卷七 第 1a 页
 王黄州小畜外集卷第十三
     序
       送进士郝太冲序
       送渤海吴倩序
       别长沙彭炜序
       送毕从事东鲁赴任序
       送柴侍御赴阙序
       送柴转运赴职序
       桂阳罗君游太湖洞庭诗序
       神童刘少逸与时贤联句诗序
       送乐良秀才谒梁中諌序
卷七 第 1b 页
       送许制归曹南序
       赠别鲍秀才序
       送荣礼丞赴宋都序
       集贤钱侍郎知大名府序
      送进士郝太冲序
 大邺郝生好刚有文立性不羁耻屑屑为儒者行凡议一
 事吐一辞未始不以皇王帝霸之道为己任洎求名进身
 则默而处讷而言盖恶趋附而好耿直也去年秋乡老竞
 荐俛而从焉笈文远来会我阙下彻盖一揖交分如故且
  且游昏旭累百五年春三月帝旨下有司校群士之艺
 预其试者八百人缝掖之衣雪晃贡部生因叹而言曰大
卷七 第 2a 页
丈夫处世当拔立群萃求明天子之知恶能与阘茸辈丛
试于礼闱哉掷毫裂笺忿而不就王公大人为之兴叹况
同侪乎洎予受知春卿荐以甲科喧喧我名雷奋人耳廷
试不利前功并遗茫茫九衢尘土相困愤气一吐高于虹
蜺追乎郝生有先见矣然我朝甚明我志俱壮誓雪前
耻庸何恨哉夫如是偶负小屈岂能芥带吾辈之心乎毒
飙扇空炉㷔天地告我行迈宁亲北堂省台草平漳水波
冷游赏之兴不知暑天俟乎凉风再鸣寒露其零期我乎
上京邀我乎紫庭囊策袖书款于帝局高吐三千言直上
九万里未为难哉前所谓拔立群萃求明天子知者岂空
言也哉小别不足为念长揖而请行乎郝生无背盟约
卷七 第 2b 页
     送渤海吴倩序
穷通聚散四者轮相倚伏固人事之常也然久穷未通多
散寡聚何独苦于吾曹邪子英洎子拔立寒素自强于儒
墨间视金玉如长物以文学为己任厥道未济俱为旅人
豪右之门深隔如海茫茫于六合中若陨箨之遇疾飙固
不知其攸适尔子英且以抱泣帝门再献未捷缁化儒服
刚摧笔锋得非久穷而未通者欤子英与于始会于济北
再会于互乡复会于京师今会于闾里凡三睹面而十成
岁其间春槛有花秋庭有月夏簟来风冬帷舞雪樽酒汎
潋琴弦疏越好㬌若是黯然相别得非多散而寡聚欤吁
穷如是亦以极矣天将通我以时聚我以位苟时位之来
卷七 第 3a 页
也子英与予必思上致君下利民终立身建一时之功垂
千载之誉岂特以花月琴酒之为娱哉偶散偶穷不足为
恨况洛阳故都山水在目游赏勿怠免为春羞子英勉之
     别长沙彭炜序
始予僦居于济有年矣室甚虚庭甚芜邻喧里卑匪屠即
沽虽有豪宗侠族皆诡道咈德非吾辈徒抱古人道胶口
而不敢谈求君子儒恍目而不得见思圣人言声聪而不
可闻尘坌砚凡虫蠹简策忽忽然视之如长物居岁馀会
天王诏东宫大夫长沙彭公(储)司济封印公之族甲子南
国公之名策于中夏生即公之季子 驾而来予得以声
气求应之义投之日狎月睹相乐以道歌狂酒逸始末四
卷七 第 3b 页
序属公解印而去生且旅居于济昔取谓德不孤必有邻
者信哉由是樽有醪豆有肴得以引满而大嚼之编有诗
琴有曲得以更唱而互奏之草翠树碧烟携雾织蓝波黛
岳望䦹绣巧得以连臂而游之奢冠盛服锦鞯绮毂膏面
脂肌狸心枭首得以扬袂而傲之至于穷违之分王佐之
业则韬而待用济无知者何足道哉居一日生相谓曰吾
曹穷而䫫聚乐则乐矣亦何异迅雕健鹘同絷于韛虽厕
翼接羽讵若相忘于云汉乎且曰别业雷夏将徙其家而
安之则适四方以来知口吾其行矣予与生二年间以道
而知者执别之日不能无言因书其事以送
     送毕从事东鲁赴任序
卷七 第 4a 页
在昔姬旦以摄政于周伯禽乃食邑于鲁用四代之礼乐
有千乘之兵革表以龟蒙之山带以洙泗之水风淳俗厚
君义臣直梦华胥之国跻仁寿之域未为比也洎大朴既
散淳风渐浇失文武之遗基当桓庄之乱政沴并妖聚瑞
减祥消苍生嗷嗷罔知攸诉天念民弊生仲尼以救之执
持宪章鼓扇仁义高飞日月之翰廊开阴翳大定诗书之
理教彼昏蒙三纲五常于是乎在然而上有定哀不道下
有季孟专权堕沦素风蔽塞鸿业厕陪臣之列无尺土之
封下泣区区为累如是以至山颓木坏良可悲哉厥后周
祚波倾鲁邦波歇暴秦新莽之下固不足徵我宋天王子
百姓君万邦兴替当义理乱在目思欲化九有如覆盂用
卷七 第 4b 页
群贤为利器乃眷东顾言是邦曰礼义之乡也非有德者
不可居之矣虽圣主遐蠋贤侯远临日挂念于万机恐失
所于一物乃择朝贤通而理之又设幕职观而察之所谓
用得具人民受其赐也东平毕公当是选也公法姬旦师
仲尼手握宪章心抱仁义重飞日月再阐诗书三纲五常
予人得而见矣噫公有仲尼之德异仲尼之时君非定哀
臣非季孟素风无窒鸿业大行一角来祥罔有泣麟之泪
九苞作瑞固无叹凤之声陈桓子不见居齐讵劳请代少
正卯无闻犯鲁何暇行诛夫如是则晨至而暮理不为难
哉议者曰公是行也抱其德遇其时若敬而守之奉而行
之见周孔之道尽行于今世矣珍重珍重
卷七 第 5a 页
    送柴侍御赴阙序
郡县天下已来外官之贵者惟二千石而已入则拜三公
而论道出则拥五马以行春南面百城于斯为盛至有受
藩维之寄居将相之崇虽极人臣亦兼刺举尊共理也
皇家承累朝之弊削诸侯之权自两都五府而下至于羁
縻州郡率以儒臣承其乏抑战功而重民政也江东之郡
吴为大厥赋惟上其民实繁纳土已来名臣迭处天王
九年春平阳柴公自治书御史出典斯郡公以文学之业
早登甲科负王佐之才未升显位法尚宽简政惟循良吏
不能欺人罔知化观其议一事出一言必能达今古之变
通极天人之奥妙合乎皇王之道在乎经纬之谋引而伸
卷七 第 5b 页
之宜其相大居而化万国矣今之为郡也上有督责事无
便宜才虽有馀道或未尽是以体盈虚之理息奔竞之心
不术吏才不沽时誉冲澹自守光尘必同识者又知其史
隐也属天官以三载考绩黜陟幽明举旧典以惩之考功
以礼义兴行肃清所部奏课最以旌之龚黄于是政成邵
杜以之相代是行也道将行乎位将至乎圣主得其贤乎
苍生得其福乎且见其佐祐一人进退百执调鍊和气簸
杨淳风煦而为阳春散而为霖雨茂育品物纳于华胥然
后富贵崇高享之无愧又不见房魏彼何人也舆论藉藉
形于是言且未知天意果如何哉水国春暮江天雨晴下
岩岩之虎丘背汤汤之震泽民洒别泪沾于绣衣吏献离
卷七 第 6a 页
觞愿驻骢马廷尉评王某从宦属邑受恩煦深收涕挥毫
以序行色
     送柴转运赴职序
粤自三代已前万国分理藏用于天下养兵于民间王道
以行王室以尊粟不推移人无征戍故转输之功未作也
洎秦废井田汉杂霸道增什一之赋而经费不充又笼山
煮海以佐之劳百万之师而蛮夷未服又飞刍挽粟以供
之故转输之役始行也虽去圣之道远矣而随时之用大
矣从权已来僝功斯在历代而数其人可知远则汉之酂
侯魏之邓艾近则隋之宇文恺唐之裴耀卿皆能臣也然
率不过调发祖庸光给关辅而已我朝所任道不在兹何
卷七 第 6b 页
者享国三十年拓土万馀里六师不匮百官其勤赋敛有
定期用度有常数水陆之便舟车之宜皆不可不督示成
功也然则转输之设不独专其利亦将求其义不独富于
国亦将安于民矣是故统临诸侯考覈群吏刑罚不中得
以申明利害相交得以改作民谣官谤在我之升闻岁沴
天灾自我之存恤实外官取则之地而天子责成之府也
非洞于今古明于变通者又焉能举职哉今 国家之利
吴会居多郡县繁碓土疆绵亘上自常润下及温福有水
田之赋有海物之资杂羽毛竹箭之材兼橘柚鱼盐之贡
东南所产军国赖之苟非贤明孰制繁剧漕运之地固难
其人雍熙纪号之四年夏四月苏州郡守平阳柴公受伐
卷七 第 7a 页
江城将归宪府翌日诏以转运使就加之朝端谓之得人
江东知其受赐欢声喜气雷旧云涌长州吏王某受公之
知探公之道久矣惜公蕴洞天之度有致君之心宜论思
明主之前援引先王之道使我后圣德日新国风还淳陶
冶品物如三五时与夫皋陶后稷异代而同功矣岂复乘
轺远方陈力庶务议一钟石之费哉噫道之伸者见其先
屈器之大者知其晚成公有之矣始见乎浙江潮声天台
山色鉴湖夜月赤城朝霞销忧八咏之楼登陆四明之险
灵踪胜槩将命而游亦公之素志也梅雨初霁麦秋尚寒
画舸频移绣衣渐远拜首末路序以志之
     桂阳罗君游太湖洞庭诗序(处约)
卷七 第 7b 页
造化之功功大而不自伐故山川之气出焉为云泉为草
木为鸟兽必异其声色怪其枝叶奇其毛羽所以彰造化
之迹用也山川之气气形而不自名故文藻之士作焉为
歌诗为赋颂为序引必丽其词句清其格态幽其旨趣所
以状山川之梗槩也古人登高必赋义由是乎其或陟名
山览胜景吝厥秘思屯其研辞使云愤泉愁岩羞谷耻者
故文士之大遇尔大湖之为水也亚于海而狎于众流洞
庭之为山也卑于岳而秀于群峰故云泉草木鸟兽之异
非人世也昔人由是而得道者有之由是而遁迹者亦有
之故于屋之洞尚存而陶朱之舟不返至于文藻之士歌
咏之作有能标绝唱示后来者予未见也由是长戈巨鼎
卷七 第 8a 页
非鲁阳项籍畴能挥而扛之桂阳罗君其人也君族茂有
唐气钟全蜀连华突子太华紫盖屹于衡阳骨之秀也济
川截河而人乱渭水入泾而无染神之清也列天下于户
庭视万古于指掌学之奥也海鹏搏风而上汉天马奔虹
而逐日文之逸也前岁俯遂计吏直干有司霆声电光骇
人耳目诸儒拳拳不敢仰视其用立杰出而无比者众谓
君必当脱缝掖珥朝簪翱翔紫垣奋迅鸿笔书帝王胸臆
中万机之务敷为事业垂为谟训固当仁矣会国家遵历
试典重亲民之官故释褐以佐于临涣成考而迁于吴县
又授廷尉评以优之君以百里之权诸侯之位也有人民
以抚字故布政以仁有社稷以享祝故事神以礼俭乎身
卷七 第 8b 页
而吏不敢欺正乎法而人皆知指曾未期月而吴民称理
焉然后名山大川可卧舟缄印而往矣太湖汤汤我得而
发挥洞庭峨峨我得而润色遂使幽云野泉奇舟怪草暨
乌兽虫鱼辈皆欣欣熙熙似有知于感遇也至于缁徒羽
人有解真空通气者襞笺以赠之仙宫佛屋有灵踪古迹
者拂壁以纪之挥珠抵玑散落人口仅得五十章间以倡
和贽献之句凡一百首虽金石不同其音同归于雅正黼
黻不同其文同成于章施前不见刘白后不见皮陆又何
人也子见受代之目盈编而归献于帝𨵽有骇宸鉴且使
湖山之兴不披图而尽见之矣然则君之是役也得不为
大耒之阶乎又何徒劳之叹邪茂苑吏王某同年也序以
卷七 第 9a 页
附之
     神童刘少逸与时贤联句诗序
夫君之所好天必从之物必应之犹影响尔是故虞舜修
德丹凤降其仪穆满自狂八骏呈其怪善恶之迹休咎之
徵斯不诬矣 有宋二叶天子好文之甚者也志重悬科
亲执文柄淑慝有别升沉靡私其间翘楚之士出白屋禠
麻衣步赤墀参黄閤者数多矣与夫集青囊于寝帷题御
名于殿柱又相万也遂使荒服之外犷俗果其文明草泽
之中比屋化其文教一变至道三代同风不其盛哉东南
之秀山川之灵应我昌运俊民挺生神童刘生盖其人也
婴孺不群骨貌非俗真麒麟之驹凤凰之雏也七岁孤藐
卷七 第 9b 页
 游干山阴诗人潘阆见而奇之乃引之以语教之以诗生
 性如生知辞如老成一联一咏令人振惊潘生许以并行
 诲之不倦且以其兄之子妻之逮十一岁成三百篇求之
 古人曾不多让生又长于联句敏而能精若虚谷之应声
 洪钟之待扣也矧馀杭会稽号为大郡督转输领郡县者
 多朝之名臣矣至于儒素之士缁黄之流往往有秀民焉
 或召生以升堂或随生以求友出句度以试之穷奇险以
 难之生意同预谋语如夙昔应声而荅旁若无人疑孟东
 野贾阆仙之徒变其精灵潜于左右更传互授以助其言
 不然又安得敏捷清新之若是邪某闻之未甚信一日潘
 生与之偕行惠然肯顾因解榻以延之唱诗以验之然后
卷七 第 10a 页
 知其神矣某初试以古人竹节偶相对之句生云花枝忽
 并开其旧对云禽名多自呼比生之句疏矣某又常抱伯
 伦之酲病相如之渴因戏曰一回酒渴思吞海生云几度
 诗狂欲上天偶属之奇他皆做此意蚌腹有珠待月而后
 成木性有火得燧而乃生以刘生之天才过潘生之善诱
 成此神异不其然乎某诗集曰佩觿吴县尹罗君为之序
 矣时贤联句凡数百言若无甄收且恐沦坠序以冠之列
 之亍右
      送乐良秀才谒梁中諌序
 天下之人背道义而趋势利者众矣是故权门火炎归之
 如市散地灰冷过而弗顾偷薄苟且率以为常非士君子
卷七 第 10b 页
 谋道徇义乌能矫世而行哉茂苑乐生禀江山之气为英
 秀之士读书秉笔务于立言游圣人之阃域修通儒之事
 业杰出江外人无与偕自予作吏长洲言交有日遗书贽
 文颇见其志但若涉海而轻百谷登岳而小群山又孰知
 其汪洋峻极之势欤居一日生挂帆舣舟款户言别问其
 行则曰谒梁公于淮楚也问其故则曰咨学道之消长也
 唁商官之憔悴也噫梁公与古为徒与时相戾守大方而
 中立禀上智而不移颠踬官途三十年矣以至自官僚分
 司以贰车左降淮水之涘衡门阗其甑有委尘突无黔色
 虽原宪之非病谅贾生之恸哭声利之辈轻而笑之但见
 长淮汤汤东吴接会使星朝客鳞鳞其舟有能过门而一
卷七 第 11a 页
顾又何人哉生之往矣其有旨乎携盈编之文陈亟丈之
礼吊摈斥之贤非谋道者邪鄙权豪之门非徇义者邪昔
余重生之文今余知生之行矣先是梁公之牧苏也抚民
之馀待士尤谨延誉后学激劝远人于时乐生居客之右
亦犹常衮廉问闽川引欧阳詹以为上客闽人始举进士
今昔相望曾何愧与生之是行也得非士为知己者邪武
丘草萋吴苑波渌行春色态濛濛着人去登龙门再见君
子请益之外幸道我伏膺之志焉
     送许制归曹南序
士君子脩辞立诚必先之以孝悌孝悌著而后忠可移矣
反是道者吾何取焉颖川许生大族也先君以学古入官
卷七 第 11b 页
终州县之职齐鲁济汶间至今号为廉吏仲父季父俱擢
进士第有大才而无显位惜哉是以高门之庆钟于子孙
焉元昆今曲台博士负大名于天下长涂远驭未易知也
先是博士之释褐也补秋官掾于江陵再命为均阳倅先
夫人以衰老之年乐处乡曲故板舆不行留生以侍左右
尽生事死葬之礼则生之孝可知矣博士之立朝也通理
于苏命生偕行以干家事尽在原禦侮之义则生之悌可
知也噫生行已光而名未立矣矧皇上嗣位已来登进士
第者不下千馀人顾生之怀能无戚戚乎然生行周业茂
于人无愧将见受乡老荐取太常第犹抵掌尔然后以孝
悌之行移之于国则忠又可知矣岂以先后为意哉江梅
卷七 第 12a 页
 弄黄江雨飘白别酒未尽征帆屡移平芜远山连袤千里
 之子于役相别何之曹无礼义之国也至止之日慎其交
 焉斯所谓以言之送也生勉之
      赠别鲍秀才序
 皇家耕耤之岁仆始自廷评擢补谏官分直于太史氏越
 三月以家寄江都告假迎侍亦既遂请沿流而东至止之
 日会同年光禄丞河东薛公(昭)屈文学之才职关市之税
 评文话旧洽然得明公出文数十章即进士鲍生之作也
 命题立意殆非常人其为学也依道而㨿德其为才也通
 古而达变其为识也利物而成务求之广场未易多得仆
 固愿与之交且贺薛之能知人矣翌日缝掖而来光我衡
卷七 第 12b 页
 荜风骨俊茂言论闲雅非风尘之人徵其氏族乃明远之
 裔耳世以儒术为事先君隶钱氏为陪臣国小而才大故
 功弗之立归朝终大仆丞位卑而道屈故庆及后昆其有
 后于 宋乎不然又安得富生以天才遇生以昌运乎先
 是 皇上即位已来策试贡士必亲临之是岁始委有司
 宜如故事上且曰予官人牧民十有四载歇贡举取士者
 实五年重以郡县至广吏官多阙刺史二千石绝辟命之
 路公卿大夫无资荫之恩虽九品下僚一邑小吏必由乡
 举而后进苟求备以取人则其如庶官何是以四科之中
 所尚文行三事之内兼采言儿或门阀沦坠者继其绝以
 第之或埸屋里晚者哀其穷以与之得人既多矣补吏既
卷七 第 13a 页
 足矣是用釐革复以典彝凡今取才必率英髦所以慎名
 器而激风俗也天下寒后闻而乐之夫如是生何患于穷
 乎青紫之贵可俯而拾之矣江梅堕校溪竹翻箨困旅火
 以何适縻王爵以言归广陵秋风望子之随计曲江春色
 见子之必荣其间勤道以自强加餐以自爱勿辜我名声
 之望尔生勉之
      送荣礼丞赴宋都序
 雁池国东之巨屏也天启我祖封于商丘玄德升闻乃授
 周禅既建大号斯为名藩必求亲贤用锡茅土重始封也
 今上嗣统以来或以儒官承其乏系于才而不系于位矣
 故朝之能臣相望前后盖孟诸域中之大薮征赋寔繁汴
卷七 第 13b 页
 流天下之通津漕运斯在不有馀及孰能釐之端拱元祀
 春二月诏以曲台丞荣公出莅于宋旌汶阳之善政也公
 之文行门地吾侪仰之吾君知之是以丑榜之中擢进士
 第者有四人焉父子兄弟灿乎士林昔社正伦一家三秀
 当时犹称为盛方我茂族不其远哉是行也宋居其泰乎
 青门晓晴皇华启行隋岸柳翠浚效草平驾騑騑之四牡
 别峨峨之五城抚临近辅利泽编氓君之望也公之职也
 可不勉哉
      集贤钱侍郎知大名府序
 夫序君臣明善恶莫大乎国书故曰史馆重备顾问预宴
 私莫亲乎书殿故曰集贤清至于天官品藻士流京尹禁
卷七 第 14a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