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黄州小畜外集残-宋-卷六

卷六 第 1a 页
 王黄刑小畜外集卷第十二
     代拟(制词附)
       拟裴寂祷华山文
       拟封田千秋为富民侯制
       拟追封建成元吉为巢王息王制
       拟拜屈突通为兵部尚书制
       拟贬萧瑀出家诏
       拟陈王判开封府制
       拟封淮海国王可汉南国王册文
       拟罢苏州贡橘诏
       拟复给补门拾遗諌纸诏
卷六 第 1b 页
      拟赐天下雍熙三年历日诏
      拟批荅高丽国贺正表
      拟除开封县令可郑州刺史制
      拟王扶大理评事忠武军节度掌书记制(授)
      条制三司不得将可断公事闻奏敕
     拟裴寂祷华山文
伊太华之峻极故明神之攸宅尸上帝之赏罚主下民之
休戚俾福仁以祸淫类设官而分职在乎区别贤愚较量
淑慝苟道丰而德茂神宜阴助或行乖而义忒神乃幽责
善者所以钟其祉恶者所以加其殛故载彼祀典飨乎血
食视三公之秩永播鸿名列五岳之中亮无惭德是以国
卷六 第 2a 页
得而祭之人得而祷斯既肸蚃之不昧岂聪明之我欺嗟
余生之在世苦命薄而数奇裸虫三百兮赋余以至灵之
性风搏九万兮诱余以上击之期故戴仁以抱义亦阅礼
而敦诗冀代耕以干禄尝筮仕乎神龟君将致于尧舜道
夲师乎孔姬何官游之不调沉下寮而流离负王佐之器
处徒劳之资彼鸣钟以列鼎余反接乎晨炊彼纡朱以拖
紫余独被乎荷衣彼华轩以绣毂兮余泣路以连洏彼雕
墙以峻宇兮余衡门以栖迟叹穷通以未决亦进退而自
疑是敢敷壮志谒严祠方穷困之至此庶富贵之可知幸
示得丧形于梦思余若位极人臣业展经纶黜陟乎百执
启沃乎一人印悬十以照日堤筑沙而绝尘禄千钟之永
卷六 第 2b 页
保食万钱而具陈褒扬信史之中勋庸不朽图画凌烟之
上德业弥新余则三黜而无愠五就以求伸俟风云之胥
会期鱼水以相亲必也行乎道泽乎民不独苟其位荣其
身使乎霸道升帝浇风返淳有域皆寿无台不春虽伊传
兮吕尚可继踵而比邻余或命本贫寠材非相辅或沉在
执戟或老于郎署食箪笥兮饮一瓢尘飞甑兮鱼游釜履
穿东郭以自叹貂弊洛阳而谁顾咏钱囊之什唯日怨咨
哭穷途之泪莫皇攸处余则考肥遁之爻结方外之侣和
招隐以裁诗赓归田而作赋必能守躁君静灵府匪谓钓
虚名沽浪誉然后寂尔叩虚浩然养素各处霞栖呼风饮
露虽颖许与箕巢可驾肩而接武余志若是神心则那苟
卷六 第 3a 页
无言而冥昧俾没世以蹉跎人安用三峰秀出千仞高摩
但凝岚而杳霭徒叠石以嵯峨幸灵贶之一告决荣枯而
靡它
     拟封田千秋为富民侯制
门下榖者人之司命也地者榖之所生也积其榖则国用
备耕其地则人食足是故朝有八政货食为先世修六府
土榖在列圣人云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又谓既富而教可
不务乎故命尔为富民侯富民之道在乎劝农劝农之方
莫先力穑朕自躬临万方手拓四海征伐未息费用日滋
虽云五口之家不暇三人之役疆埸徒广田畴半荒由是
奸民生于不足不足生于不农竞世利于锱铢并家人如
卷六 第 3b 页
鸟兽务农者盖鲜游食者良多胶㵕刀圭糠秕耒耜是使
贫者无立锥之地富者有过制之田朕甚痛之卿所睹矣
昔尧汤水旱而国无损瘠者何哉以其蓄积多而备先具
也今国家民之众地之广岂让于尧汤之世乎况无水旱
之灾反见囷仓之弊盖地有遗利人无馀力膏腴之土不
尽垦山泽之利未尽归是知背夲趋末离邦去里者不可
胜纪非彼万民之罪也乃予一人之咎也朕欲化此隋民
革之前弊唯尔戮力为予疚心虽有玄珠虹玉勿谓之宝
朕之宝者嘉榖也虽有紫芝朱草勿谓之瑞朕之瑞者礼
年也一夫不耕一妇不织惟尔之责三时不害九榖斯礼
惟尔之功无使后稷播时独美于前代也往钦哉
卷六 第 4a 页
      拟追封建成元吉为巢王息王制
 门下姬周圣人有管蔡二叔之伐炎汉明主有吴越七国
 之征㐲大义以灭亲弃小节而不守然而尺布斗粟古者
 所以兴讥同气连枝人情之所不忍顷念宗祧之重致忘
 手足之情虽契鸱鸮之诗终惭鹡鸰之什良深哀悼特议
 追封唯尔幽灵听予徽册故皇太子建成地居家嫡早膺
 压纫之符故皇子元吉贵属宗枝幼列维城之宠顷以同
 窥大宝共忌眇射盖陂师傅之非贤陷予兄弟于不道须
 为社稷之计难存骨肉之恩上依七庙之威下顺三灵之
 意事不获已良用怃然况高祖皇帝以予征伐之劳早有
 废立之议予事存嫡长固避元良讵思禦侮之心翻起乱
卷六 第 4b 页
常之衅萧墙祸作难避䦧墙之讥中原时危岂顾在原之
义虽从民意实病朕心念韡韡之花已加剪伐思亲亲之
义空目 伤岂可尚议污宫仍除属籍宜服日中之字用
安泉下之神建成可追封息王仍以赵王福为汝嗣元吉
可追封巢王仍以曹王明为汝嗣于戏周子之兄常闻无
惠郑伯之弟亦见厚崩予上则有不悌之名下则有失教
之罪顾兹丑恶一至于斯言服犬牙齐膺驰纫庶捭分茅
之贵再招游岱之魂魂而有知享我休命
     拟拜屈突通为兵部尚书制
非英贤不能辅真主非昏乱无以见忠臣是以箕子去商
叙九畴而德茂淮阴归汉厕三杰以功高但节义之不亏
卷六 第 5a 页
亦败亡而何累具官屈突通问代英气前朝重臣清望蔼
乎当时军功推于舆议顷自隋皇失驭黔首罹灾率土之
人吁天求主大宝不可虚其位圣人所以应乎乾朕首举
义师力平多垒事非乐战义解倒悬每降一伏莽之徒获
一揭竿之士未尝不加之真命示以仁恩遂致平定京师
易于拾芥扫除暴乱疾若走丸汝独向隅自持坚璧不可
域中之大固已知归城下之盟终为深耻以至只轮匹马
兵尽矢穷流涕谢于君亲束手归于俘虏所谓严霜已降
寒松于是益贞疾风聿来劲草以之不屈朕方行𢡟赏贵
在得人孰云亡国之大夫乃为徇义之君子宜加好爵用
劝为臣况复司会化经文昌政本李固北于斗极韦彪谓
卷六 第 5b 页
之枢机斯位之难非人则阙加以地崇天阁㩲总兵曹纳
言之帻斯荣进贤之冠是假我之所重汝则当仁于戏君
败而身亡者士之小节也前王而后霸者人之远图也所
以夷吾不死于子紏卒成九合之功陈平虽叛于项王终
画六奇之策姑能事朕如彼隋朝则去就之理克全富贵
之禄长守钦哉莅位无替前劳
     拟贬萧瑀出家诏
朕闻为臣之道主愎谏则去之为国之道臣要君则刑之
朕早举义师克成王业富有四海亭毒兆民每得端士正
人必推心以委用每闻昌言直气必伏膺以听从固无愎
谏之名翻有要君之报既干无上是谓不忠国有彝章罪
卷六 第 6a 页
难私赦事不得已举而行之具官萧濡梁室皇宗隋朝内
戚昔在草昧之际来赴风云之期国家方在钓贤寻知好
爵以至位崇师保权执枢衡勋庸未多宠遇斯极近者言
朕大臣朋党未见是非谓予小子昏蒙辄轻去就许国之
心何在出家之奏屡闻若云远害全身予且夲非于虐主
若云功成名遂尔亦未及于前贤且佛教出自胡方幻惑
中土耗蠹我黔首杂乱我皇风岂可轻去君亲不惜肤发
既失股肱之体难居廊庙之崇降从符竹之资责以苾刍
之请可贬商州刺史仍降其封邑于戏朕失任贤之道昧
则哲之明遂令宰执之中互生猜忌以致君臣之际有是
暌离虽正刑章良多愧耻勉思省已以卜自新
卷六 第 6b 页
     拟陈王判开封府制(雍熙三年在长洲)
门下我国家以天下为公居域中之大京邑翼翼求尹正
以惟艰子孙振振择亲贤而是用其有祥标甲观望峻维
城素推宗室之贤宜殿王畿之重示无私于名器俾作翰
于家邦元龟之兆叶从丹凤之书乃降皇子具官陈王庆
钟七庙秀禀五行温良夲自于天资礼让讵因于时习前
星有烂拱辰极以弥光玉叶腾芳挺夲枝而可辅爰自临
轩降制出閤就藩崇高疏一字之封慎重出五王之右西
园清夜曾无飞盖之游北阙诘朝常展问安之礼动静叶
国家之庆周旋尽臣子之规将永辅于皇基宜更亲于民
政乃眷浩欀之地是为践历之阶尔其按千里之提封观
卷六 第 7a 页
万夫之政事肃清畿甸考覈吏官抚育我黎民宣布我德
化恤茕独以惠戢豪右以威武观器能以副毗倚又念隋
朝而下唐氏以选京内史别任它官亲王牧不知釐务今
兹兼领允谓试难勉树厥功无旷重位于戏居亿兆之上
岂独子而独亲生帝王之家在惟忠而惟孝励尔事君之节
体余知子之心钦哉勖哉勿替休命可依前特进检校太
傅兼侍中行开封府尹陈王
     拟封淮海国王可汉南国王册文
维年月日朔皇帝若曰惟王者奉承天休惟诸侯夹辅王
室世功世德既耀大邦懋赏懋官爰遵彝典考师锡以有
谓降徽章而弗私矧乃祖有功于唐启国在越遍享九锡
卷六 第 7b 页
专征五侯梼杌美于齐桓缁衣歌其郑武勋庸镂于钟鼎
茅土延于子孙于今百年咸有一德洎 我太祖应运而
启勤王有闻修九贡之罔亏奉百役而无怠赴盟津之会
平金陵之城策勋清庙有累等焉逮朕承桃固求入觐献
图籍以请吏趋象魏而观法义动君父事光国家予嘉乃
纯诚锡之异数命元帅以开府册真王而启国爵命车服
咸极等威君臣之节弥光授受之间无愧汝惟克荷先烈
不伐厥功朝请之容有章献纳之言无隐扈并分之问罪
从河朔之省方周旋有仪勤瘁至此今朕祗见上帝礼成
圆丘庆赏方行勋贤斯在是宜迁淮海之旧怀启襄沔之
新封跨广汉以为池奄诸姬而有国朝宗之水用鉴汝之
卷六 第 8a 页
一心堕泪之碑将纪汝之喜政勉大祖德无忽天休可遣
使某册拜汝为汉南国王于戏汉限非刘何长策也唐分
疏属盖少恩也朕惟推于公 汝无忝于祖先庶使岘山
为砺汉江为带屏翰邦国永孚于休往钦哉
     拟给补阙拾遗諌𥿄诏
敕朕奄有四海諌臣七人既罔伏于嘉言实乐闻于己过
言之无罪思得其人爰念补阙拾遗职在讽谕旧给誎𥿄
备于奏章近世已来故事多阙既乖激劝渐至因循将昭
不讳之风爰举未行之典起今后应补阙拾遗宜令有司
月给谏纸二百张以备章疏其奉使外方兼摄他职者亦
如之庶使集囊之事复兴曳履之声相继伏青蒲而沥恳
卷六 第 8b 页
于 有光饮白兽以陈辞致予无过凡在谏署申朕意焉
     拟罢苏州贡橘诏
书云厥苞橘柚锡贡明不常也眷彼遐方实生珍果荐庙
之外朕何用焉虽任土之得宜亦劳人之是叹况又涉江
湖之险阻役丹楫之往来置候供须耗吾廪实堤防推挽
动我编民忍将口腹之资重困黔黎之力所宜停寝用减
烦劳起今后夲州所贡洞庭柑橘候见敕旨即得供进不
得脩为常贡惟尔长吏当体朕怀
     拟赐天下雍熙三年新历诏
敕王者钦历象于昊天授人时于率土七政协璿玑之度
四时腾玉烛之光爰举旧章乃颁新历诞昭正朔广被华
卷六 第 9a 页
 夷庶令守土之臣共乐同文之化可赐尔雍熙三年新历
 日一卷想宜知悉
      拟批荅高丽国贺正表
 敕高丽国王某岁举梯航世遵正朔言祝南山之寿远浮
 东海之波朝元恨阻于鸡林方物仍陈于象阙永言臣节
 嘉叹良多所贺知
      拟除开封县令可郑州刺史
 敕刺史县令古之诸侯共治亲民因不轻授以尔具官某
 宰予赤县绰有政声宜旌墨绶之贤用布褰惟之化甸服
 之重厥惟圃田虽曰百城亦犹三辅颁条按部尔其勖哉
 可依前件
卷六 第 9b 页
      授王扶大理评事忠武军节度掌书记制
 敕将仕郎守大名府清平县主簿王扶古人云知人实难
 而受知不易也尔以文学策名以廉平佐邑而忠武军节
 度使潘美谓尔有折冲樽俎之略纵横书檄之才爰一奏
 章命为记室且拜廷评之秩俾增戎幕之荣彼知人而不
 疑尔受知而何报勉思婉画勿忝初筵
      条制三司不得将可断公事闻奏敕
 敕朝廷设官分职各有所司委任责成皆宜集事至于帐
 籍错误行遣稽迟显有刑名并可断决自非公然作弊岂
 合辄便上言近日臣僚殊乖职分至于琐细无不奏陈匪
 惟烦黩朕听兼亦紊乱官守曾非举职但欲邀功宜行条
卷六 第 10a 页
制之文用绝僣差之路
王黄州小畜外集卷第十二
卷六 第 10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