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黄州小畜外集残-宋-卷五

卷五 第 1a 页
王黄州小畜外集卷第十一
    代拟
       代伯益上夏启书
       拟留侯与四皓书
       拟 君集平高昌纪功碑
       拟李靖破诘利可汗露布
       补李揆谏改葬杨妃疏
       拟长孙无忌让代袭刺史表
     代伯益上夏启书
臣益言臣与先帝比肩事尧舜在二十二人之数先帝以
老臣为贤以天下授 臣德薄力寡不足当之且知大意
卷五 第 1b 页
人事尽归于吾君矣今君身临大宝手握神器老臣 伸
一言以为禆益哉夫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理
之得其道则民辅失其道则民去之民既去又孰与同其天下
乎故帝尧不授于子而授于大舜大舜不传于家而传于
先帝盖恐失道而民去矣是知亲一子则不能子兆人成
一家则不能家六合圣人之用心也如是先帝得之虽勤
吾君继之勿忘其勤臣恐失大宝而毁神器也先帝力拯
横流为民粒食得九畴定九州乘四载距四海栉风沐雨
奠山浚川却昏垫之忧平水土之患以父殛而是念闻子
哭而不名然后六府孔修四隩攸宅兴播殖之利定贡赋
之差亿兆熙熙以成淳化是以授禅而有天下可谓艰难
卷五 第 2a 页
 矣及其在位也卑宫室恶衣食见罪人而泣闻昌言而拜
 故能会诸侯于涂山执玉帛于万国可谓勤俭矣今君得
 不思其艰难乎念其勤俭乎且创业者易守文者难始则
 苦于焦劳终或流于逸乐今君生居帝宫坐即天位勿谓
 家传之勿谓已有之宜惕惕而欢其失也矧乎天无所亲
 亲于有德人无所懹懹乎有仁苟不肖而毁先业亦为臣
 羞吾君以臣言为何哉听用之则铭于按几可也罪咎之
 则斥于荒裔可也庶几老臣朽骨泉壤见先帝而无愧色
 矣斯言非佞君其念之臣益顿首
      拟留侯与四皓书
 汉丞相留侯张良谨裁书遣使致于商山四先生(侍者)
卷五 第 2b 页
 闻有天地以来圣人曰轩辕有崆峒之请又曰帝尧有箕
 山之让况乎风移世变民浇化漓北面而为臣者乎有国
 家之未决智虑所不及得不资取于贤士哉先生抱大道
 藏大器荣辱之事出于身外兴亡之理了于掌中胶漆云
 泉泥滓爵位琼林瑶池以游以息云浆霞馔以饮以食芳
 君桂父先生之交也青鸾紫凤先生之驾也龟亡鹤夭神
 气愈清桂朽椿枯童颜未改万乘不能屈其节千金不能
 聘其才真所谓神仙中人风尘外物然而历观古之圣贤
 未尝不有意于民也故隐见随其时语默得其所进则为
 天下之福退则知天下之乱在昔暴秦勃兴荼毒华夏虎
 猛择肉网密凝脂君政甚于豺狼人命轻于草芥先生知
卷五 第 3a 页
 国不可辅民不可化拂衣高蹈遁于山林其隐也可谓得
 其时矣今皇帝奋布衣提利剑拨大乱定大难起龙虎于
 丰谷会云雷于泗滨席卷乱秦电扫强楚可谓英雄矣既
 而革秦之暴纂尧之绪定覆盂之固成垂拱之风唯于储
 嗣之间忽有废立之议臣下股慄弗敢遑宁良与帝同起
 于草莽间始五六年经七十战出奇昼策未尝有一事见
 违唯于此时言不获用良掉三寸舌为帝者之师封万户
 侯乃布衣之极敢于此际爱死不諌乎盖恐死而无益于
 国事矣又闻古之有天下者禅让于贤今之有天下者封
 树其子亦己德薄于古矣苟不选贤择能树嫡立长能无
 毁宗社乎今太子为人元良立事贞固少海流润荐雷振
卷五 第 3b 页
 声三善克隆百技无爽帝欲废而不用天下失望朝廷愕
 然先生于此时可不有意于民哉良愿先生出云关开岫
 幌驾玄鹤驭金虬俯降殿庭辱对旒冕定天下之惑决君
 上之疑隐见语默之道豆独美于昔贤邪以凡干圣人之
 所议望先生无截辕杜辔之虞发函一披则万国幸甚良
 顿首
      拟侯君集平高昌纪功碑(并序)
 圣人之化其行也无外王者之师其征也无战化者声教
 之谓也师者吊伐之谓也以德柔远虽蛮貊而必怀奉天
 行诛虽荒服而不匮是以周之薄伐至于鬼方未为劳也
 秦之祸衅起于萧墙弗能救也帝皇之道今古同风高昌
卷五 第 4a 页
国去中夏亡千里路多沙碛之艰地无草木之利夏风吹
入如燎如焚冬风切骨飞冰飞雪尝行百人至者一二而
已历代以来置之度外我高祖皇帝革隋之乱筑唐之基
义旗高揭以来苏倒悬斯解天泽下流而怀远犷俗知归
今皇上躬擐戎衣赞成王业当开基拨乱必矢石以亲临
洎嗣位守成惟道德而是务遂使日月所照霜露所加人
如子来化乃盂覆万方述职梯航极率土之滨诸侯勤王
玉帛小涂山之会高昌王曲文秦为西戎之酋长识南面
之文明蝼蚁慕膻以来思盖如舜行葵藿倾心而效顺自
向义之国家念重遐陬礼存厚往寻加王爵仍许袭封虽
恩雠之弥隆顾猖狂而未已恃其远地辄恣欺天凡彼行
卷五 第 4b 页
商悉邀利而遏绝徵之入观复称疾以迁延顾兹蠢尔之徒
动我赫斯之怒皇上咨询百辟缮理六军将兴出律之师
爰择徂征之将乃诏光禄大夫吏部尚书陈国公侯君集
授交河道行军大总管往讨之帝曰万里征行师旅不得
不走四夷率服叛逆不得不征土期混一于车书且非贪
求而土地慎尔专征之略副予问罪之怀于是睿略风宣
人心胶固凿凶门而后出设祃祭而启行指三苗之君且
非乐战依九伐之法惟仗至仁金鼓之响沸天貔虎之心
匪石京观将筑鲸鲵斩首以须封泰山其颓蝍蛆举尾而
何益故得鬼神幽赞天地冥待坐出裹粮师次方屯于柳
谷恶盈祸满渠魁己动于薤歌我则礼不伐丧义惟示信
卷五 第 5a 页
俾知去就之理谕以祸福之机其子乃去顺效尤婴城自
固我师则奉辞伐罪鸣鼓而前鳞萃翼涉然犹以之环合
鼎鱼暮燕孤垒于是卵危攻城之器械云趋木堑之拓徒
麇至高楼下瞰疑鲸蜃以明(欠)飞石交驰误星辰之夜陨
守陴者无复得立入室者徒自偷生既无囚垒之功须解
长平之瓦火生于木信祸发以自贻城复于隍纵深沟而
徒尔突厥惧威而失叛智盛 屈以来降解涂炭于一城
忽开汤 光祖宗于七庙遽献秦囚重瞳绝西顾之忧流
沙见东倾之水非夫圣人之行化王者之用师孰能与于
此乎若夫化之未敷政之或缺则河中敌国况其远者乎
圣人之有作神之既至则天下为家况其迩者乎是知前
卷五 第 5b 页
不能立功依至德而功自辑兵不能决胜杖大义而胜自
随幸施犬马之劳寔赖皇王之化爰旌盛德特树礼碑庶
使摧铜柱于炎荒神功不朽烂燕然于绝塞鸿业弥光其
铭曰
蠢兹高昌天西一方厥族蚁聚其心犬狂地无水草天多
雪霜杜绝声 优乱边防爰自历代致之度外赫赫巨唐
威行绝塞伊彼蕃酋是曰文泰欣戴尧天骏奔禹会于休
圣君恩隆远人封以王爵列之外臣其来也薄孰为贡珍
其往也厚礼同国宾一旦骄慢恃其地远狂葵弗倾逆草
不偃邀我厚训遏绝啇贩拒我诏命托之疾患王赫斯怒
爰整军旅桓桓六师非义弗举匪贪货殖匪拓疆土志在
卷五 第 6a 页
问罪岂曰黩武乃命君集兵柄是执爰吊爰伐非掩非袭
勿谓遐方化无不及勿谓劳人功无不立王师将至渠魁
自毙礼不伐丧罪无及嗣其子智盛袭爵继位婴城向隅
忘我大义事不获已举而伐之高楼巨石平隍塞池民尽
入室兵无守陴强援不至孤城日危势穷力屈衔璧而出
释缚军门振我戎律献俘太庙庆我王室人骇捷音事光
史笔非臣之力乃君之德睿算无遗神功不测化苟未敷
萧墙有隙道之既至鬼方必尅西域又安师人凯旋干戈
倒载风教昭宣德迈前古功侔上玄刋石纪事垂千万年
     拟李靖破颉利可汗露布
尚书兵部臣闻周征猃狁长驱北伐之师汉讨匈奴用绝
卷五 第 6b 页
南牧之患惟帝王之耀武亦今古之同风我国家乘五运
以膺图顺三灵而改卜义旗方举万民喧桃李之歌神武
惟扬四海绝萑蒲之盗建德寻高于椹锧世充俄系于俘
囚武周则瓦解以无遗黑闼乃土崩而自尽而杜伏威蜂
屯江表束手来降徐圆朗鼠窃山东连颈受戮萧铣之冰
销岭外薛举之电扫陇川民心于是悦随王业以之大定
唯兹左祍滞我休戈颉利豺狼其心腥膻异类信天地之
偏气为声教之外臣前王示含育之恩历代患羁縻之术
和之则防如蛇豕违背欢盟攻之则遁若犬羊疲劳师旅
我高袒以洪基肇创黔首未安虑王化之不敷舍鬼方而
弗顾稔以称臣之礼加其厚往之仪提神锋而方俟斩鲸
卷五 第 7a 页
豢良犬而未遑顾兔谋臣为之切齿壮士为之冲冠天威
久戢于雷霆丑族愈滋于蜂虿㐲惟陛下经纶草昩扫荡
搀抢出震宫而日丽九天廓皇道而风行八表痛心疾首
长思渭水之侵缮甲理兵待问铁山之罪而又侵凌王土
搔动边民稔恶贯以既盈奉天诛而无赦臣等徂征授钺
仗义平戎执乎波曲之辞乘以我盈之势鼓鼙动地三春
掀蛰震之雷戈甲连云千里散龙沙之雪指阴山而直入
趋马邑以兼程康苏密应变知机先来款附萧皇后离邦
去里再见京师颉利有此败亡方来朝谒阱中饿虎暂为
掉尾之求鞲上饥鹰终有背人之意臣与副将张某等知
其犹豫恐恣猖狂遂乘无备之时爰作袭人之计赍二旬
卷五 第 7b 页
之路食拥一万之精兵火炎而立见燎毛雷疾而宁容掩
耳斩俘馘于万级虏羊马于千群颉利生擒义城断首尽
复恒安之地永沟大漠之尘韦鞲毳幕之人从兹率服浴
铁衽金之士将见凯旋臣等职忝专征材非善战寔赖自
天之祐敢言破虏之功遥荷皇威不辜阃外之寄咸知睿
算自驱堂上之兵伫见兴耒耨于沙场戢干戈于武库憧
憧夷邸长倾捧日之心寂寂边城永罢防秋之役臣等无
任乐圣戴天抃舞欢呼之至谨具露布以闻谨奏
     补李揆諌改葬杨妃疏
臣闻天极之后有四星焉盖后妃之象也是以帝喾四妃
法乎天也后代帝王因之王后之下复立三妃俾坐论妇
卷五 第 8a 页
道以助内治亦犹王者三公辅道经邦之义也所以章明
妇德以顺天下内和而家理焉居有保阿之训动有环佩
之声哀窈窕而不淫进贤才以辅佐以宣阴化以修内则
书在女史贻于后昆故不取端正但合法相而已立则有
册命之礼没则有丧葬之仪斯乃有国之彝典也伏以杨
贵妃始以姿色召居掖庭颇肆奸回不循法度以歌舞取
媚则采蘩之职不修以珠翠饰身则榆翟之衣不御竭百
家之产奉脂泽之资枉万金之费为汤沐之具请托则府
县响荅遗赂则远近云屯土木劳人崇封蔀之屋技巧尽
妙资耳目之玩娣妹窃夫人之号昆仲尸列土之封内乃
帷箔不修祍席无别遂使帝心荡于上人心怨于下尚赖
卷五 第 8b 页
邦家有幸宗庙降灵故用禄山之乱以警于陛下也是以
六师既诛国忠又指贵妃为贼本及妖姬朝毙圣祚夕安
岂非天人共怒之验乎臣向谓陛下必暴贵妃之尸以示
天下且以为子孙之戒则宗庙之礼也岂可尚念旧恩复
行改葬以取笑千古乎且葬者藏也欲人之不见名位礼
数自有降杀苟生有懿德或厚葬之犹曰不可况乱国之
妇人乎臣位居宗伯惟礼是掌伏闻成命不敢失职谨昧
死上言伏望睿明寝兹葬礼则军民之幸也臣顿首
     拟长孙无忌让代袭刺史表
臣无忌等言伏奉诏旨许臣等子代袭刺史者恩覃延世
代袭专城命虽已行事则非次苟无言而冒宠则后嗣以
卷五 第 9a 页
罹殃叫天阍而自卜远图让帝泽而诚非饰诈臣等(中/谢)
闻帝尧光宅设四岳以畴咨炎汉隆兴命惟良而共理亲
民之任匪贤不居苟传及于家门是轻授于符竹伏念臣
等或因缘戚里或参预义旗或脱身草莽之中或束手败
亡之后是以攀附鳞翼际会风云至于平定两京并因英
武荡除多垒皆是睿谋俱无佐命之才同偶太平之运陛
下录功惟重有德弗居端冕凝旒自保城中之大东征西
讨咸推臣下之劳臣等乃位极庙堂地分藩翰下至凭熊
之秩尽为尸禄之人何则为相者未能开导皇风变调元
化拔一才进一善助陛下求理之心但高步沙堤窃㨿黄
閤而已为将者未能抚养士卒攘却妖氛出一奇画一策
卷五 第 9b 页
为陛下休兵之计但高仗黄钺甘寝柳营而已牧民者未
能政术循良察问利病泰一州泽一县应陛下忧民之怀
但滥执鱼符横拥集旆而已加以增封食采图画凌烟祖
考有赠官妻妾有封邑荣家若是报国蔑闻偷生实多效
死无地臣等常自谓纵克全于首领必贻咎于子孙岂意
陛下念及后昆思逾往古下袭封之诏固欲激劝忠臣柰
不肖之家翻见亏损圣德且臣等诸子生逢圣代各有家
风教之子道莫不光习以文武之艺欲肯 者为陛下陈
力之士次授以稼穑之务欲不才者为陛下击壤之民臣
等但祭祀克存则泉壤无恨若令袭爵寔虑祸家上则玷
陛下非则哲之明下则陷臣等为馁而之鬼仰祈睿鉴特
卷五 第 10a 页
察愚衷寝雨露之恩华存草芥之苗裔则生灵幸甚宗族
幸甚臣等谨言
王黄州小畜外集卷第十一
卷五 第 10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