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黄州小畜外集残-宋-卷四

卷四 第 1a 页
王黄州小畜外集卷第十
    箴赞颂
      端拱箴
       平阳公主断
      刻石为丘行恭赞
      杜伏威传赞
      李白写真赞
      潘阆咏潮图赞
      柳赞善写真赞
      北狄来朝颂
      续酒德颂
卷四 第 1b 页
     端拱箴
天生蒸民树之司牧开物成务膺图授箓为君实难惟辟
作福在以欲而从人不以人而从欲位既尊大时惟开泰
渐忘焦劳或生懈怠乃有谏诤乃陈箴诫箴诫惟艰斥君
之过諌诤惟艰救君之祸君或好谏臣亦何患臣或尽忠
君何不从君臣之义今古攸同普天之下人谁不宾如父
如母为妾为臣虐之则雠抚之则亲是以王者可畏非民
率土之滨物何不足乃犀乃贝惟珠惟玉寒不被体馁不
充腹是以圣人所宝惟榖无侈乘舆无奢宫宇当念贫民
室无环堵无崇台榭无广陂池当念流民地无立锥御服
煌煌有采有章一裘之费百家衣裳御膳郁郁有梁有肉
卷四 第 2a 页
一食之用千人口腹勿谓礼财经费不节须知府库聚民
膏血勿谓强兵征伐不忠须知干戈害民稼穑赏罚者国
之大柄喜怒者人之常情赏虽由已勿因喜而行罚虽在
我勿因怒而刑喜赏惑滥亏损天鉴怒刑不正枉屈人命
大臣元老经邦论道禆补聪明于何不照乐成尹寿所以
为其师友小臣阉官执巾天盥干识政事于何不乱竖刁
易牙所以败其邦家孰为君子先人后已信而用之斯为
至理孰为小人害物谋身察而斥之斯为至仁无好人辩
或有虚诞喋喋之言侈而多讪无恶人讷或有淳质期期
之口直而不屈浮图之教乃戎乃蕃汉明之际始入中原
行之既久存而勿论匈奴之种无义无仁秦皇之后常苦
卷四 第 2b 页
边尘禦之以道疏而勿亲计口授田兼并何有是谓仁政
及于黔首约人署吏侵涣则少是谓能官惠于无告父天
母地日兄月姊乃郊乃禋劝其孝悌左辅右弼前疑后丞
一 举一动戒其骄矜罔或明察政体用伤罔或施紊国经
不张行乎大中之道渐乎无何之乡游神乎简易之域息
虑乎清净之埸斯则妙有垂之无疆谁谓古道辈而不还
君或行之是亦非艰谁谓淳风去而不返君或继之是亦
何远慎始则多克终盖鲜朽索当手覆车在眼庸庸祗祗
兢兢战战小臣司箴敢告旒冕
     平阳公主赞(并序)
礼男子之生悬桑弧蓬矢以射天地四方谓其有四方之
卷四 第 3a 页
志尔诗则云乃生女子载弄之瓦夫如是则男女之职区
以别矣然周之十乱有妇人焉余观文母之下修蘋藻之
礼组紃之事者世则有 及其立命世之勋与武臣之列
者未之见也稽诸史传平阳公主之谓乎高祖方举义旗
平阳实为内应募集武臣分散家财英雄于是悦随寇盗
以之胥会复能申明法 禁止侵渔人心大归兵势大振
卒见削平多垒底定京师策勋特赏于军功封邑固殊于
地主以至生参佐命死列功臣酬矢石之劳如鼓吹之乐
礼官考谥太常具仪比夫乘金根之车赐绿绶之服者一何
贵邪爰阅旧史英风凛然叙而费之以旌懿范赞曰
于铄高祖笃生贵主内持柔顺外奋英武隋室之乱人罹
卷四 第 3b 页
其苦太原之兵以义而举公起于外主应乎内僮隶悦随
寇盗胥会我有财业分济贫乏禁止侵掠正吾兵法我有
脂泽弃而不饰躬亲金鼓张吾兵力天下尅定功参佐命
生有名位葬加鼓吹人曰有光我亦无愧女子之事曰工
曰容我以战代人胡我同妇人之贵从夫从子我以翊载
人胡我比运应千年功参十乱贤妃何颂列女何传式昭
英风叙而为赞
     刻石为丘行恭赞(并序)
圣人创经纶之业起草昧之时云雷方兴屯难必作乃有
忠果武勇之士以救之远徵诸汉则舞阳出鸿门之厄脱
高祖缀旒之危近微诸唐则行恭援北印之律免太宗累
卷四 第 4a 页
卵之祸忠勇同贯一何伟欤于时世充向隅为深沟高垒
之计文皇入敌立擢锋陷阵之功无何诸骑限于长堤御
马中于流矢行恭乃下马拔箭徒行格人力卫乘舆直出
行阵大呼雷吼长刃雪飞观者(为)之骨寒向者为之草靡
奋匹夫之命轻若鸿毛救万乘之尊急于虎口论功受赏
我无愧焉贞观中思念功臣追琢贞石具人马之扙立陵
阙之前以劝后人垂之不朽岂比夫金镕范蠡事主见讥
于鲜终宝装德林思贤徒留其虚语者哉再杨英槩赓以
赞云
赫赫丘公有勇有忠勇则排难忠惟匪躬洛阳之壁既高
既崇狂贼未下肆暴凭凶北印之阵载罗载笼圣人轻进
卷四 第 4b 页
陷阵摧锋飞矢中马从云失龙致命何人壮哉行恭大呼
如雷徒行若风扬刃却敌拔箭成功孰为昆山柱天不倾
执为长戈捧日在中策勋劝能受赏增封患难之际我无
苟免理平之世我惟令终青史之上人谁我同能执干戈
以卫社稷思之不见刻以贞石确乎英姿贞尔神色由之
有勇奡之多力不得其死实有惭德石也虽坚有陷有泐
赞以旌之垂于无极
     杜伏威传赞(并序)
日之于天也犹君之于月也及其夜则群星炽焉大明生
东群象无敢出出则为 天且谴之而陨之为石矣民之
戴君也其由是欤故书(云)庶民惟星尔君之明也则耕田
卷四 第 5a 页
凿井鼓腹于亩陇间资山泽之利输黍稷之税熙熙焉不
知帝力君之昏也则揭竿脱耒攘臂于草莽中聚豺狼之
徒僣王公之号恟恟焉窃弄神器然而识上玄之命垂没
世之名者盖鲜矣哉在昔隋运将终皇纲自紊万乘恣江
都之幸六师困辽海之征唐公义旗奄宅京邑李密僣号
窃据洛仓由是世充建德黑闼武周之辈狐唱枭和猬芒
而来肉视苍生幅裂赤县改元僣位者不下数十人其馀
称公侯者盖不可胜计其间蕴兴亡之先见知历数之所
归委身事君以取富贵善终垂𥙿赫乎功名者杜公一人
而已始其并海潮之兵止劳缓颊枭破阵之首易于返掌
陷宋颢于大泽辱陈棱为老妪尽有江东之地半倾天下
卷四 第 5b 页
之势一何壮哉复能上表于越王尊帝室也听命于太宗
识天时也破汪华于宣歙献子通于京师盖其义也然后
舍百万之师扶九五之位预宗政之属籍居师保之重地
俯仰北面尽臣子之心盖其贤也且其委雄诞之兵权知
人之谓也拒化及于封爵耻恶之谓也虽见累于公祏岂
不密也哉故天用文皇以雪之俾夫辅翊之功与唐共尽
不其伟欤吁自李密而下乱者殆乎百人皆暴用强兵力
抗天道卒至断首领膏椹锧千古之后谓之狂贼回望我
公何其辽哉唐史传公之名在萧銧之下褒贬之义恐为
未然因赞以旌之其辞曰
噫嘻有隋其政下衰中原乱离乃有唐德乱者不息是曰
卷四 第 6a 页
狂贼杜公知变独有先见委身北面初据江东为英为雄
如虎啸风终归帝里为臣为子如鱼得水唯皇赏酬贵居
王侯与唐同休余寻信史善恶同贯是以复赞
     李太白真赞(并序)
予尝读谪仙传具得其事始而隐以俟命也中而仕以求
用也终而退以全身也又尝读商仙文微达其旨颂而讽
以救时也僻而奥以矫俗也清而丽以见才也而未识谪
仙之容可太息矣恨不得生于天宝间与谪仙挈书秉毫
私愿毕矣有时沐肌濯发斋心整衣屏妻孥清枕簟馨炉
以祝拂榻而寐意者求告梦而觇仙姿也虔㓗逾月祷之
弗徵噫凡目无分而觇之邪仙客无灵而察之邪人欲方
卷四 第 6b 页
切夭从忽来丁丑中浣倅高平赵公即故相之子也既莅
厥职因而造焉公暇之间语及皇唐文士予以谪仙为首
称云得其真出以相示予乃弹冠拭目拜而窥之宿素志
心于是并遂观乎谪仙之形态秀姿清融融春露晓濯金
茎谪仙之格骨寒气直冷冷碧江下浸秋石仙眸半暝醉
魄初爽海底骊龙眠涛枕浪仙袂狂掸霓裳任斜松巅皓
鹤宿月栖霞龙竹自携乌纱不整异貌无匹华姿若生真
所谓神仙中人风尘外物者也亦既适愿能无述乎且夫
画充国之形颂而美德写曼倩之质赞以纪功矧我谪仙
之文行哉遂为赞曰
   仙之来兮峨眉扃 曳素衣兮游紫庭
卷四 第 7a 页
   仙之去兮骑长鲸 拂霞袖兮归沧溟
   云涛雪浪围蓬瀛 是谁仙笔留其形
   国风缺败谁继声 空有鹤态高亭亭
     潘阆咏潮图赞(并序)
贾阆仙以夺卷之忤谪于长沙李洞铸其像以师之孟浩
然以上书之句弃于襄阳王维图其形以观之故能使穷
辱之土弥光风雅之道不坠清气未尽奇人继生处士潘
阆得之矣处士总角之岁天与诗性故亲族骇其语焉弱
冠之年世有诗名故贤英服其才焉今内翰广平宋公(白)
赠诗云宋朝归圣主潘阆是诗人其见许也如是处士自
序吟诗云发任茎茎白诗须字字清又贫居诗曰长喜诗
卷四 第 7b 页
无病不忧家更贫又峡中闻猿诗云何须三叫绝已恨一
声多又哭高舍人(杨)诗云生前是客曾投卷死后何人与
撰碑又寄张咏诗云莫嗟黑鬓从头白终见黄河到底清
又临江亭诗云醉卧岂能妨燕雀狂吟争不动鱼龙寒苦
清奇多此类也然趣尚自远交游不群松无俗姿鹤有仙
格脱屣埸屋耻原夫之流栖心云泉有终焉之计言念吴
越跨江而来钱塘会稽卖药自给因赋浙江观涛之什称
为冠绝今太子中舍李公(允)以春宫之臣被墨绶之贬好
奇尚异有古人风乃出轻绡徵彩毫 彼诗景悬为句图
飞翰走僮以越荗苑且曰若得吴县序之长洲赞之可垂于
不朽矣会予卧病不果疾间之日复出图以阅之诵诗以味
卷四 第 8a 页
之乃知处士之句绝唱也李公之画好事也罗君之序乐
善也援毫赞之以卒予志辞曰
  天生潘阆 以诗为名卖药泽国 吟潮海城
  风引鹤领 霜号猿声天地借意 鬼神以惊
  闻之心骇 诵之骨清卢肇之赋 但述虚盈
  光庭之论 徙日纵横何如一章 穷万古情
  中舍李公 爰徵画工 快自象外 写于图中
  吟态伊何 昂头指空 寒沙暮岛 望月孤鸿
  吟声伊何 含水咽风 秋山虚谷 喷霜晓钟
  笔精墨妙 幽致何穷凌烟有阁 甘泉有宫
  欲图厥象 必待其功 此诗克成 与勋比崇
卷四 第 8b 页
   霜缣一开 清风四来 展矣君子 芳尘远哉
   我藏此图 携于上都 朝端人间 其能舍诸
   吴山未泐 浙江未枯 汤汤潮声 与诗名俱
      柳赞善写真赞(并序)
 河东柳宜开宝未以江南伪官归阙于后吏隐者二十年
 年五十有八矣堂有母思见其面而不得归浮图神秀为
 写其真使其弟持还以慰倚门之望又从予乞赞
   好君好道 气形于貌 鹤瘦非病 松塞不槁
   赤绂荧煌 白须华皓 秀师援毫 写于霜缟
   杜口慎微 虚心养浩寄献高堂 足慰亲老
      北狄来朝颂(并序)
卷四 第 9a 页
陇首云阔河隍路穷青冢镇野黑山驾空爰有丑虏聚乎
其中言语衣服不与华同食血茹毛宁识入珍之味荷旃
披毳安知五服之仪不缉丝麻以羽皮而禦寒冻不修刈
穫以射猎而为耕耘春无 花夏有飞雪沙平万里冰固
千寻征鸿叫云战马嘶月其地不可水耕而食其民不可
以畜而臣由是古之王者外而不内疏而不亲不与约誓
不就攻伐何者约则贪赂而见欺攻则劳师而招寇故朝朔
不加其国政教不及其人来则抚而御之去则备而守之信
所谓天限南北而绝内外者矣苟非圣人生至道著又安
肯伏膺稽颡而自至于天阙邪请陈往古之得失表我朝
之昌盛不亦可乎在昔周宣之世也猃狁侵削动手封彊
卷四 第 9b 页
乃命将以安边俾出师而尅敌虽兵如貔虎不尽勒除而
虏者蚊虻止在驱逐观衅以动昼境而还虐我则雠方用
徂征之义胜之不武故无乐战之心所谓周得中策者矣
汉武之伐也匈奴暴强犯我边鄙于是选良将出锐兵劳
苦干戈深入沙汉 师叹老流矢告穷虽多尅获之功亦
有耻辱之事及乎李卿降地永为败绩之人明妃去时终
有和亲之议所谓汉得下策者矣始皇之世也胡虏侵凌
乱于邦国遂命致远戎筑长城万里亘天千雉截汉雷杵
轰野云锸蔽空掘泉则战血迸流叠土则枯骸共积人力
告匮邦基巳倾鹿走中原见汉朝之将霸蛇横土泽知嬴
氏之须亡所谓秦无策者矣新莽之徒固不足徵得上策
卷四 第 10a 页
者在 我圣朝乎主上神武膺命至道育物谓国之难治
设礼乐刑罚以正之谓民之难制布道德仁义以化之国
以之而泰民以之而苏然后治戈矛议征伐取庸蜀下湘
潭平交广归吴越师如时雨人解倒悬仗至仁而伐不仁八
弦盂覆去无道而就有道兆民子来遂使朔易之方戎狄
之众有见机之义生向化之心行事大之仪陈任土之贡
离越沙漠舞蹈藁街远逐鸿宾豁唐虞之日月至同蚁慕
观华夏之车书 主上思欲来远人安小国接之以礼示
之以德使观乎明堂辟雍重檐复庙则穹庐毳幕之人识
制度矣使对乎冕旒之贵华衮之荣则被发祼壤之徒见
服章矣使食乎大牢之味巨鬯之酒则膻肉酪浆之众登
卷四 第 10b 页
卷四 第 10b 页
   终讲武功 以讨弗宾 乃下庸蜀 来其远人
   复取湘潭 问诸水滨 次定交广 朝于紫宸
   终平吴越 绝乎妖尘 伊彼匈奴 见机而作
   思拜休明 远出沙漠 紫殿欢呼 藁街抃跃
   脱毳委毡 劳以王爵 弃笛捐笳 听乎韶乐
   结恋阙廷 永忘部落自服唐虞 宁须卫霍
   宾礼遐陬 迩安远柔 盖归道德 靡惧戈矛
   陇水休咽 边云罢愁战征思弭 封禅将修
   可纪岱岳 宜登介丘 鲰儒献颂 永孚千秋
       续酒德颂(并序)
 诗有六义焉颂居其一也所以游剔德业褒赞成功美盛
卷四 第 11a 页
德之形容告于神明者也观乎伯伦之颂异乎是哉徒以
大人先生放荡为辞似未知酒德之故乃𢋫而颂之夫天
有酒星地有酒泉圣人之法天地而为酒先用之以祭神
祗次用之以享宾客然后劳来众士宠锡有功中其礼者
酒之德也是故尧设衢樽使至若尽饮禹疏仪狄恐国以
酒亡此天子之德也句践投醪士卒皆醉文侯受锡征伐
自专此诸侯之德也傅说应命为曲蘖之用管仲弃酒陈
讽谕之辞此卿士之德也斯乃载在前籍垂之后昆操卮
执觚幕天席地者不得与焉至于尧舜千钟孔子百觚亦
无所取也梁萧既重浮华之文忘礼法之度列于王褒陆
机之间不其失邪必以衔杯漱醪提壶挈榼称之为德则
卷四 第 11b 页
 之大者也及乎亡桀纣败羲和蔑不由于斯
之云乎颂曰
明君 先成其民 薄以赋饮 勖之耕耘
   稼穑蓁蓁三时既礼 九榖斯芬
   致力于神 正辞以告 于以奠之
   曲蘖必时 神乃享矣百禄攸宜
   残民好兵 疆埸未保 干戈未平
   太仓不盈 人有菜色 野无歌声
   鸟用神明若作酒醴 酌彼金罍
   上天降灾神乃怨矣 万事堕哉
   馨非黍稷饮无沉湎 道乃昭格
卷四 第 12a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