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黄州小畜外集残-宋-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王黄州小畜外集卷第九
     论议(传附)
        明夷九三爻象论
        省试三杰佐汉孰优论
       省试四科取士何先论
        五福先后论
       汉武帝用宦者典尚书议
       乌先生传
       瘖髡传
       休粮道士传
      明夷九三爻象论
卷三 第 1b 页
经曰九三明夷于南狩得其大首不可疾贞(处下体之上/居文明之极)
(土为至晦入地之物也故夷其明以获南将得大首也南/狩者发其明也既诛其主将正其民民之迷也其日固以)
(久矣化宜以渐不可/遽正故曰不可疾贞)象曰南狩之志乃大得也(去闇/主也)疏云
南方文明之所狩者征伐之䫫大首谓闇君明夷于南狩
得其大首者初藏明而往托狩而行至南而发其明也三
应于上六是明夷之臣发明以征闇君得其大首也故曰
明夷于南狩得其大首也不可疾贞者既诛其主将正其
民民迷日久不可卒正宜化之以渐故曰不可疾贞象曰
南狩之志乃大得者志欲除闇乃得大首是其志大得也
论曰夫明夷者文王之卦也非武王之象也获纣首者武
王之事也非文王之时也故圣人观九三之象言文王以
卷三 第 2a 页
文明之盛当商纣至简之世若南狩而发其明可复大首
然以臣伐君义不可速在乎贞正俟彼贯盈故曰明夷于
南狩获其大首不可疾贞也是以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
犹率诸侯以事纣此其义也象曰南狩之志乃大得也言
以九三之象观之君遂发其明可以大得其志以其义不
可速故晦其明也若南狩废其明又获大首则天下文明
矣安得谓之明夷乎而王辅嗣以为既诛其主将正其民
民之迷也其日固己久矣化宜以渐不可迷正何其误也
案泰誓曰惟十有一年武王伐纣孔安国注云周自虞芮
质厥成诸侯并附以为受命之年至九年而文王卒武王
三年毕服观兵盟津以卜诸侯伐纣之心诸侯佥同乃退
卷三 第 2b 页
示以弱文王未尝伐纣安得言既诛其主邪武王继父之
志观兵而退此不可疾贞之义明矣又案武成云一戎衣
而天下大定乃反啇政政由旧又传称迁商顽民于雒邑
何其化之速也安可谓民迷既久化宜以渐哉或曰九三
良辞但云南狩之志乃大得也不解不可疾贞何也对曰
文王以文明之德晦明事纣不可疾贞之义于文易晓故
象辞不繁述也然辅嗣注易极乎天人之际诸家莫之及
也唯于此爻似有未尽孔颖达犹尊辅嗣从而疏之殊不
知明夷之卦用晦之世也故彖曰明入地中明夷内文明
而外柔顺以蒙大难文王以之利艰贞晦其明也比岂诛
其主而正其民欤且言以臣伐君虽有文王之明遇商纣
卷三 第 3a 页
之闇犹不可速况其下者哉故曰不可疾贞者亦圣人之
微旨其可背乎
     省试三杰佐汉孰优论(太平兴国五年)
夫百姓不能自治命圣人以治之圣人不能独治生贤臣
以佐之粤自有天地建国家历代已来固非贤而不又也
在音嬴氏之有天下也蚕食六国虎噬兆民君政猛于豺
狠人命轻于草芥役五岭之戍起阿房之宫坑儒学之徒
惑神仙之事筑城北塞鞭石东溟苍生嗷嗷上诉求主天
命高祖革秦之暴纂尧之绪斩蛇于大泽遂鹿于中原云
飞丰沛之间雷动崤函之地将欲洗万人之涂炭救六合
之分崩乃生三杰以佐焉则有应炎汉之运储昴宿之精
卷三 第 3b 页
举不失贤动无遗策供转输于千里约法令于三章收图
籍之书令府库之利使诸侯同反掌定万国如走丸此酂
侯为一也则有继韩国之裔授黄公之书解纷陈八难之
諆运筹决千里之胜掉三寸舌蔚为帝者之师封万户侯
自是布衣之极此留侯为二也次乃勇冠三军功深百战
下强齐如拾芥虏叛魏如摧枯七十阵征伐之劳光乎史
策四百年兴隆之祚垂之古今此淮阴为三也故高祖尝
曰此皆人之杰也吾能用之奋布衣而取天下未为艰哉
然则汉犹鼎也三杰为足以负之汉犹天也三杰为辰以
烛之鼎去一足则有欹倾之虞天阙一辰则尖经躔之度
汉亏一杰则无霸王之业岂非天之道启圣哲救黎元灭
卷三 第 4a 页
乱秦殄强楚而兴大汉哉不然何龙虎风云会合之若是
邪噫辅弼则同优劣斯异故谓韩信之功如猎犬虽云有获
盖指踪在乎人矣如是则萧张人之功也韩信太之功也
优劣之义不其明乎其或得名遂之道其在子房乎故箫
公受絷韩信受戮虽成功于前终贻戚于后未若定储君
之计从赤松而游远害全身垂名于万世者不为优哉
     省试四科取士何先论(太平兴国八年)
昔仲尼以周道下衰儒风不竞痛九畴之攸斁疾四维之
不张位屈陪臣制作之功昌著地无尺土帝皇之业何施
祖述尧舜之心宪章文武之道历聘者七十国授教者三
千徒于是设以四科垂之万世以为立身者莫若德故德
卷三 第 4b 页
行以首之则颜闵冉仲其人也表德者莫若言故言语次
之则宰我子贡其人也化民者莫若政故政事又次之则
冉有季路其人也经纬者莫若文故文学又次之则子游
子夏其人也用能作万古法为百王师使后之君天下者
凡欲取士必先考德是以古者立乡里之选采廉让之名
登于三庭贡之天府者斯之谓也设若以言语取士则不
过善应对专议论及其失也则捷给纵横辩说之流进矣
以政事敢士则不过守循良明法度及其失也则苛刻聚
敛刀笔之徒用矣以文学取士则不过通古今明纪述及
其失也则浮华巧艳謟谀之辞作矣是知修其德立其行
者则言语政事文学可以兼而有也何以明之且先师曰
卷三 第 5a 页
吾与回言终日其心如愚盖夫人不言言必有中则回之
言语可知也又曰不迁怒不贰过其殆庶几乎则使回从政
又可知也又曰闻一以知十好学不倦拳拳服膺则回之
文学亦可知也由此观之德行之于人犹车之有轮舟之
有接不可斯须而离也是以善取士者必能使师表一人
富寿百姓其为言也垂于后其为政也利于时其为文也
归于理不离坚合异以侈其言不乱常变古以施其政不寻
章摘句或骋其文赫乎功名与天地共尽则德行之效不
亦章章乎方今酌古典行帝道执取士之柄致得人之昌
文物声明与古争辔在乎厚德行而薄言语卑政事而贱
文辞非经邦论道献可替否者其言不取则言语得其士
卷三 第 5b 页
矣非化人利俗致君寿民者其政不用则政事得其士矣
非经天纬地通古达变者其文不贵则文学得其士矣然
后四科之名总而归乎德使天下三尺童子知吾君好德
之心则取士之道其在兹乎
     五福先后论
箕子陈五福以富寿为先好德在康宁之下将以教人而
垂世盍以德为首乎且称洪范者世之模范也传为格言
贻我后代得诞其说乎夫贫富夭寿人之定数天之常道
尽人不能易之唯德可以好而修矣设以德冠五福之先
独虑后之人不务德而贪乎寿富矣况列之于下邪秦皇
汉武惑神仙之事慕龟鹤之年架横海之梁筑望仙之观
卷三 第 6a 页
服食鍊气弃国亡民以求于寿也虽得其寿可为福邪啇
辛夏桀积钜桥之粟聚鹿台之财行厚敛之风取多藏之
祸杜绝道德蕴蓄货财以求于富也虽得其富又可为富
邪原宪黔娄心抱圣人之道而身病矣肯以康宁为福哉
龙逄比干力谏乱主之朝而身死矣又肯以考终为福哉
且夫国有德则昌失则亡人有德则立失则丧为国者为
人者可不务乎是知老而不死为贼淫人之富为殃闻道
而不学谓之大病见危而不死谓之偷生此四者又何福
之云乎伯阳曰富贵于我如浮云季氏富于周公彭祖寿
于颜回亦不足取也由此而言德为先矣苟先乎德则使
人举目动趾蔑不资乎好德而寿富康宁考终列之于后
卷三 第 6b 页
可矣
     汉武帝用宦者典尚书议
武帝以游宴后庭公卿不得入改用宦者典尚书之官起
于秦代汉因置之自高祖已来并用士人矣所以出纳诏
命通掌图书拟玄象则谓之文昌考上古则谓之司会专
席而坐华省以居服进贤之冠纳言之帻拜则为之册命
薨则为之发哀居三独座之尊当二千石之贵苟非明故
事识旧典者得非尸禄而旷位乎武帝以游宴之乐任阉
竖之徒于是乎失正名矣书曰任官惟贤材左右惟其人
传曰器与名不可以假人且官得其人民受其赐非其人
民罹其苦为国者可不慎乎况夫国之有尚书犹天之有
卷三 第 7a 页
北斗李固谓之喉舌韦彪比以枢机可以不慎迁其人乎
且官者四星在帝座之侧圣人法天而置之尔所以于宫
掖之间备阍守之用持觞进膳而已今使之总领五曹挈
提百揆专台阁之任同冢宰之司不亦难矣哉亦犹授豹
舄于跣夷遗龙章于祼禳也历观往古有国之君亲比于
宦人者鲜不乱于邦家矣呜呼黑貂绛服天阁礼闱汉之
重秩也为宦者有之可痛惜尔遂使奸倖求进摩肩于朝
廷忠直偷安遁迹于林薮夫如是则百工三事能无乱辙
者乎且恐后之有国者迹为故事因议以明之
     乌先生传
先生名光字耀卿蜀蚕丛之裔也徙家于亳丛之子坚而
卷三 第 7b 页
有勇神农特参理机务著经纬之略故子孙绪于后世纷
散天下不一其族有朱紫丹青缁黄儒素者竞出于世故
墨翟子见而悲之曰丛夲纯素何子孙染易之若是邪惟
先生立性疏闲抱黄白之事与漆园吏有胶固之分由是
名光始隐于阴山洞不接时事会人皇氏患衣冠礼容未
中于度诏贤者议之先生与内戚滕虚中褚浩然叶静光
同日召见上深嘉叹命首冠焉释褐拜乌台御史因赐乌
氏且命将作大匠治先生之德故尉迟坚鲜卑略等寔左
右之由是角立于时每朝会燕享亲宾聘接未始不以先
生为首或风雨暴至则赐碧油牟盖以出夜则处上寝室
中伸足自若上命以衣覆之其爱重如此上尝谓人曰先
卷三 第 8a 页
生有高尚之德天下黔首孰不愿顶戴之易所谓首出庶
物者先生有之矣微先生吾其被发左衽矣先生为性至
孝每闻人有丧则手足垂堕若不自支诗曰凡民有丧匍
匐救之者先生之谓乎先生事上既久老将求退累上疏
乞骸骨且恐妨后来贤路上未之许寻以直烈见疏遂然
其请先生乃退居壁州挂冠深隐虚心自乐遂终焉世谓
先生以尸解矣先生无子以族弟慕容生为嗣赞曰先生
始而隐者求其志也中而仕者行其道也终而退者远其
害也伯阳曰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也先生有矣夫
     瘖髡传
瘖髡者不知何许人也但见手盂顶笠丐食于九衢中而
卷三 第 8b 页
复晦其言故法号俗氏皆莫得而闻也夫天府之大兰若
累百髡之丐者有馨炉鸣螺掌牌肩像以动众者有墄阶
瓴庑丹榱朱桶以为题者有饭僧供佛金容碧貌以为目
者芒张丝棼千万其说率欲蠹人而利已也是髡独默焉
无辞止求一钱之惠一饭之费不言利福吁可异哉或谓
是髡不语而持行者随而礼之或谓果瘖而真病者悯而
施之或谓善言而为诈者从而谤之髡且不易世未知其
持行邪果瘖邪为诈邪太原生曰瘖之时义大矣哉且髡
果持行乃髡中之矫世者礼之宜矣果病瘖亦髡中之无
告者哀之又宜矣果为诈一钱一食之费无大过矣与夫
崇冠高车扬扬君门睹国非政失则诈瘖而不语者得不
卷三 第 9a 页
为斯髡之罪人乎
     休粮道士传
人有服古之儒服者众目之曰道士其人又从而称之复
能不食累月一裘穿结数十年矣隆冬之日无寒色鼻气
如虹面光如童虽披裘拥炉而酣酒者神色未如也姓氏
乡里人莫得而知焉或师之以求却粒之术则曰非子之
所宜学也非吾之所乐也盖不得已焉衣食为民天何可
休也但有用于时则可食矣是以君子运其智有功德及
于人也然后食之小人运其力有利益及于世也然后食
之吾既不仕则无功德矣又不为农工啇贾则无利益矣
苟窃其食则人之蠹矣吾是以弗食故曰非吾之所乐也
卷三 第 9b 页
盖不得已焉今子士大夫也有圣贤之道布在方册可学
之以求仕乎苟遭时得君则天下之人受子之赐也虽千
钟万钱不为愧尔没世之后又血食焉何粒之却邪若反
是道而求仕苟利乎亲族妻子亦人之大蠹也不如舍名
位而独善其身则吾之术可授也子其择之或闻之曰隐
者也故作传以示于后
王黄州小畜外集卷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