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黄州小畜外集残-宋-卷首

卷首 第 1a 页
小畜外集序
或谓言不若功功不若德是不然也夫见于行事之谓德
推以及物之谓功二者立矣非言无以述之无述则后世
不可见而君子之道几乎熄矣是以纪事述志必资乎言
较于事为其贯一也自昔能言之类世不乏贤若乃德与
功偕文备于道嘉谟谠论见信于时主遗风馀烈不泯于
将来有若故翰林学士尚书刑部郎中赠礼部尚书钜野
王公者几希矣公讳禹偁字元之生知好学九岁能诗与
郡从事故相毕文简公为唱酬之友及策名从事中书令
赵韩王荐其文章 太宗皇帝既已知名命召试中书宸
笔赐题诏臣寮和御制雪诗序奏篇称善自大理评事擢
卷首 第 1b 页
右拾遗直史馆赐绯鱼犀带以宠异之端拱二年亲试贡
士俾公面赋长歌 上览而喜曰此不踰月当遍天下一
日侍宴琼林宣至膝前顾谓宰相曰王某一朝名士独步
当代异日垂名不朽矣公尝谓遭知已之主非尽言无以
报称故自登文馆至陟禁林知无不闻入则以告 两朝
献替一节始终由是圣君以忠亮待之士论以公卿荐之
然而襟抱冲夷锋气高迈直躬行已不为时屈 上知其
然使宰执喻旨戒以容物而愤懑所激不能自巳三坐左
官皆以直道因作三黜赋以见志有不屈于道百谪何亏
之句此其见于行事之深切者也雍熙中林胡内侵边警
未艾公援汉文君臣单于事劝 上内修德而外任人若
卷首 第 2a 页

劳民以事边则寇在内而不在外矣于时京畿旱亢奏省
乘舆服御暨紫云工巧之技第减百官月俸愿以已先稍
赎尸素之罪在 章圣时应直言诏亦以通虏好赦季迁
为请复议减冗兵吏以宽租赋亲大臣远小臣以重国体
艰难选举以清士流澄汰僧尼以除民蠹增州郡武备以
防窥窃推天官洪范以弭灾变皆切于时宜有禆朝论未
几临潢讲和平夏对策息民罢兵省费除币多公先识之
所启发此其推以及物之著明者也前后三直西掖一入
翰林辞诰深纯得裁成制置之体册命庄重兼典谟训语
之文端拱箴切劘上躬待漏记规儆时宰上三贤疏推原
前代之失不异方今请东封赋前知盛德之事心行圣代
卷首 第 2b 页
议论书序理极精微诗歌赞颂义专比兴虽在燕閒或罹
忧患凡有论撰未尝空言此其纪事述志之尤最者也惟
公道直行果既如彼主知人望又如此若天假之年久于
是位则经国致君之业必大施于当时岂待言而后显惜
乎寿不及知命官止于省郎卒不得究其怀蕴此所以发
而为文章著见于后者也公之亡也 天子嗟悼赙家恤
后恩踰常比嗣子嘉言擢祥符进士 上以词臣之裔特
迁大理评事以禄其亲曾孙汾第皇祐甲科以免解法当
降等仁宗阅卷首见公名嘉其有后特赐元第未几考
课 上犹记前事命加秩一级今为朝议大夫集贤校理
诸王府翊善兹以见文学行谊足以垂𥙿后昆则夫臧孙
卷首 第 3a 页
不朽之言信于是矣公之属藁晚年手自编缀集为三十
卷命名小畜盖取易之懿文德而欲已之集大成也后集
诗三卷奏议集三卷承明集十卷五代史阙文一卷并行
于世而遗文坠简尚多散落集贤君购寻裒类又得诗赋
碑志论议表书凡二十卷目曰小畜外集因其名所以成
先志也谓㒒尝学旧史前言往行多得其详见咨序引久
不获辞窃谓文章末流由唐季涉五代气格摧弱沦于鄙
俚国初屡有作者留意变风而习尚难移未能复雅至公
特起力振斯文根源于六经枝派于百氏斥浮伪去陈言
作而述之一变于道后之秉笔之士学圣人之言由藩墙
而践窔奥繄公为之司南也集贤君力学名家克大门阀
卷首 第 3b 页
振其绝业传于无穷又足以继纪事述志之美也不其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