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秘书省正字先辈徐公钓矶文集-唐-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唐秘书省正字先辈徐公钓矶文集卷第三
           徐 夤 昭梦 著
 赋
   太极生二仪赋
太极何名其形混成画一气以中断区二仪而始生
厚载者所以凝其浊高明者所以厚其清吾尝究天
地之初洞胚腪之始本无兆以无朕竟何听以何视
茫乎大醉之乡寂若无生之理我形影以都秘我音
响而未起混沌将至唯圣乃出随我声而发音响逐
我象而设形质于是上溯无边昭然廓然营空碧而
星辰错落豁东西而乌兔高悬汉玉奚水河银曷泉
卷三 第 1b 页
无得而踰六律而宗成大化不言而信四时而飞作
流年此一仪者天也上以昭宣复以一撮之多九垓
攸布耸华岳以西峙汹沧溟以东注蔓延生植沧洋
制度何舟何楫凌开白浪为程谁马谁车碾破青山
作路此一仪者地也厚惟固护呜呼太极故兮二仪
新二仪新兮四象分我目明兮所见耳馀听兮所闻
五色成章炳焕而光昭朴素八风从律凄凉而吹散
氤氲彼天得一而清地得一而宁秉造化之钧轴络
虚无之纪经莫不润之以风雨鼓之以雷霆揭大象
以垂象鞠无形而有形然后伏羲圣黄帝灵龟龙负
而乾坤定位文籍生而诈伪开扃但见高极九重下
卷三 第 2a 页
盘四角日炤朝兮月炤夜融为川兮结为岳既将入
我死而出我生亦何必剖先天之清浊
   员半千说三阵赋
天地人阵者其谁以测惟圣主之嘉问伊贤臣而洞
识莫不陈七德机要叙三才楷式愿同尚父干戈永
佐于周朝敢学宣尼俎豆将言于卫国乃曰臣闻天
阵则上考璿枢明孤计虚运星宿而吾君尧舜叱风
雷而敌国丘墟斯盖出黄石之妙诀又武侯之秘书
臣谓其不然也出兵者在乎信及寒暑义如时雨春
发生兮当养士冬肃杀兮当耀武斯则得天道兮合
天时不可辰天时而逆天取此天阵以明焉微言可
卷三 第 2b 页
补又闻地阵则察土分疆坤盘艮长随向背而翼鹅
鹳顺山川而罗纪纲所以韩信背水而赵灭孟氏焚
舟而晋藏臣复谓其不然也其用兵者在乎饶金富
粟兵雄食足先耕而九载思蓄后战而三军不分斯
则分地利而得地财岂有兵未征而农不斸此地阵
以明焉微言可录又闻人阵则勇气生风精神贯虹
夭矫而常山跃地弯环而皎月悬空可与乐毅论将
穰苴比功臣复谓其不然也且为师者在乎帅师将
肃连营敦睦忠为甲兮信为胄身为弓兮德为毂指
日烹齐国之牛反掌拾秦原之鹿此则协人意而得
人心岂有人意和而兵不服此人阵以明焉微言可
卷三 第 3a 页
祝高宗乃知天阵则不必占彼星躔地阵则不必恃
其山川人阵则不必仗其骁勇唯德义而三军胜焉
   文王葬枯骨赋
因掘地以及泉见穷尘之委骨陈葬礼以外备实仁
心之内发义之克著幽可贯于鬼神德之孔彰明可
争于日月初其取象茫洋开芜凿荒幽宅几坏遗骨
遂彰伊彼役者奏于文王王乃掩袂而瞩兴怀而伤
莫不蔓草萦白阴苔染苍恐是往古豪杰昔时圣哲
泽物名光忠烈宛是其死谁曰不然骨肉归土神魂
升天深谷为陵波可知而蔑尔佳城不见为我主以
收焉于是召有司其明享赙以衿禭盖诸泉壤以遐
卷三 第 3b 页
返迩飞声走响遂使亿兆民庶以来归八百诸侯之
企仰设若不逄君子倏遇小人必应视同尘土弃若
灰尘既丘墟而莫问在封树以无因则乌鸢是啄蝼
蚁是亲幸将不遇小人获遭君子而乃睹之而骨惊
感之以心死爰拾之于彼葬之于此盖将斯骨以喻
我以已不欲而行之于彼可使见之者悲闻之者喜
以至诚宾万国之臣若沧海走百川之水嗟夫存殁
殊涂幽阴鉴乎尔魂奚在尔肌以枯何得上测于睿
哲而再向其涂刍则宗周之仁也不独及于有情而
必轸于触类祝网之帝不足以言其仁泣辜之君焉
可以叶其义得不启之十代延之百祀俾后之制礼
卷三 第 4a 页
垂教将掩骼埋胔者也且王于邦而至大骨于物而
至微我不以大而自贵不以微而有违以仁不足为
我罪以物失所为我非是以劳瘁无斁皇宁甚稀骨
尚恻于穷泉下土岂惟于兽走禽飞故得九龄者上
帝所锡九国者西方允归以孝治天下也亘万古以
光辉
   五王宅赋
明皇以孝悌为此地宅而宸游永赊凄凉而境空锁
怅望而渚已遐凤去鸾归秋叶落梧桐之树年来岁
改春风遗棠棣之华当其龙虎俱来蚪龙并辔观风
而玉辇停驾选胜而金鳌负地天师鲁匠新土木以
卷三 第 4b 页
宏规月殿云楼破荆榛之积翠既而甲第煌煌维城
道 帝子天子肃睦而宁王
薛王綵雾彤霞从仙都之八面风台水榭引蓬岛于
中央不类迁都平分于宅为星之渚同数比奕之龙
并迹圣主之千声羯鼓洛水风清岐山之数调胡琴
嵩山月白瑞气飘空兰深麝浓连云之飞阁锁凤象
海之清地蛰龙解愠 风帝舜之琴雅奏兴歌立德
太康之弟相从莫不以嘉树濛烟崇牖碍日金声玉
韵以总起夏萼春丛而剪出虹梁绮栋赅天地以量
功舞态歌容掌神仙而比质一旦衮冕参差外遐紫
微华屋之帐幄虫蠹深院之栾栌燕飞时移而玉笛
卷三 第 5a 页
难寻清商泯灭事往而金牌尚在御墨依稀徒令攀
咏皇风追思圣德伤宴御以绵起绕周垣而叹息王
侯之地宅虽多未若开元之有国
   驾幸华清宫
明皇帝号天上来华清宫兮云际开离紫禁而千官
捧日出清门兮万骑屯雷巫山之翠佩珠珰皆移云
雨洞府之霓旌绛节尽去蓬莱当其鲸海澄波骊山
叠翠架琼宫玉殿之宏绝锁万户千门之秘邃上以
我无为而国无事记一千年之历数富有寰瀛起五
十里之烟霞长悬梦寐于是跃马骖龙烟驭风从从
我者七贵中贵翊我者姚公宋公蒙茸之组绣烟花
卷三 第 5b 页
香随辇路错落之星长日月影射虚空及其鳌负瑶
台檠生玉蕊翔鸳振鹭以环列九棘三槐而森峙玉
帛骈积梯航萃止隋侯明珠兮饰车马雾縠云罗兮
萦步履飘兰散麝薰昭应之香落翠遗珠遍鬻新丰
之市鸑鷟麒麟祯祥日臻朱阁拜玄元皇帝金车迎
虢国夫人其有夜光枕贵玉蕊冠新眷五王之燕语
倚六相于陶钧其或露冷仙掌波出渭津河汉佳期
七夕会牵牛之什云天胜赏中秋迎顾兔之伦莫不
龟鼎祈年 龙奉职真人羽客兮荐方术朱草灵芝
兮表生殖诗成而玉瓮题新云满而温泉暖极 霄
可止期骖彩凤之翔光景难留谁束金乌之翼谏切
卷三 第 6a 页
虽纳思深半惑禄山已变犹期其十月来王林甫既
 合省其多方蠹国竹语丝喧中元上元叶靖之灵
丹旧得花奴之羯鼓新翻人閒有大贝明珠皆归戚
里世上无清歌妙舞不属梨园是何乐极悲来时移
代促燕中之铁马俄起环上之罗衣莫赎华清宫观
兮阒无人山青兮水绿
   再幸华清宫
明皇以既剪渔阳尘清帝乡自蜀郡而初还辇辂幸
华清而几隔星霜巍峨而紫府洪都重开圣日牢落
而金门玉户几闭春光是何乐极难期繁华易 时
易而凤髻成梦岁晚而龙颜皓首嫔嫱零落宁逄旧
卷三 第 6b 页
日之人耆艾扶携尚献新丰之酒但见禁柳愁烟宫
槐暮蝉苔昏而镜落金殿岸改而汤催玉莲螓首蛾
眉遗迹而空存处处落花流水无言而但送年年足
令左右含悲君王堕睫尘泥渐委于花径岁月潜更
于蓂荚金沙洞阔凄凉而午夜流泉玉蕊峰高骚屑
而一宫红叶荣谢相催心肠似摧天在而俄悬二日
星移而几别三台金戟凌霜剑阁而曾悲幸去银蟾
皎夜月宫而长忆游来蝉寄花钿星流笑脸阳台之
吉梦初断岱岳之香魂已敛解语之珍禽不见琪树
空高长生之白鹿空还朱扉半掩象荐尘缁犀屏影
移雪衣笼在霜殿松痿云母波轻绕岸之清涟自改
卷三 第 7a 页
相思树老满山之红实空垂已而玉笛休吹霓裳罢
制秦原杳杳以西接渭水悠悠而东逝空吟其刻木
牵丝比人閒世
   卞庄子刺虎赋
人虽至灵虎且至猛此灵智以终刺彼猛暴以何骋
固在戮力亦唯三省谁氏之子人为卞庄有力如虎
提戈若霜尔闻力我则非敌我闻知尔何以当始其
三径无人二虎遇肉俱贪而送涎丰草不啸而风停
邃谷我将爱其文而玩其革必冀扼其喉而剖其腹
然而以寡制众彼双我独虽言肉视讵得心服乃即
客前而言曰贪夫徇利君子俟时且肉之美者虎乃
卷三 第 7b 页
啖斯啖饱则斗斗极则疲威棱之大应以缩爪牙之
利何以施将一刺矣必两中之亦犹秦王克韩魏俱
灭渔父获鹬蚌相持物之理也君宜念兹不然则虎
非尔所得尔为虎所资于是拜其言伺其便不躁进
不自衒思曹刿之往画法李陵之独战俄而肉既尽
势果争齹牙而龙剑森齿牙騞而云雷霹声树拔石
裂陵摧谷倾风毛羽血以狼藉地转天旋而震惊于
是气衰力怠彼竭我盈岩阴而归鸟皆散野迥而残
阳半明负者可以槛胜者可以烹卞庄乃肉袒歘起
持矛迅征足奔而飞箭宁速身捷而鸿毛未轻尔
将极我时以亨遂一麾而并进如拾芥以将行射绝
卷三 第 8a 页
塞之石头胡为等价去南山之白额未足齐名我则
视若井中料如几上斩蛟夺剑者其心未壮探龙取
珠者其事应诳盖感人进言神符厥望设若不取善
言而善何以师不待物闻而物何以丧如此则争雄
负势之徒宜览斯而恻怆
   铸百鍊镜赋
十数鍊者未足为明一百鍊者方为至精祝皇帝以
终贡命良工而铸成威凝碧渚流泉蛟龙欲活折下
青天皎月蟾兔如生淮南王以地产真金天生哲匠
开炉呈造化之术为镜照星辰之象可以人閒第一
法轩辕台上之规天下无双掩秦氏宫中之状匠者
卷三 第 8b 页
曰金虽精则不鍊不神鍊有数非百之不新又曰火
为阳晶午为阴月阳得阴则百工备阳失阴则万化
阙臣今选五月五日之亨吉为锻乃砺之始卒而又
就澄澈革昏沉拟犯乌光于天上乃维鹢首于江心
亦以水能鉴物火能化金念器大以晚成其功乃倍
及人生之不满厥数方深况乎空断飞乌人稀碧浔
顾采艾之轮蹄应难窃视纵升天之鸡犬莫得遥临
想其爝火吞光冰壶惨冷幕金而麟凤相次挂玉而
狐狸难屏陶钧即数同枝头赤仄之多炤烛无瑕启
匣里青鸾之影王曰吾秦之镜也可以照肝胆可以
慑奸邪吾将验彼彼将妄耶且阎乐之奸邪曷隐赵
卷三 第 9a 页
高之肝胆谁遮遽至于素车白马绝国亡家今斯镜
也用其鉴形容定妍丑比君德之不昧论臣心之无
苟于是持百鍊而献九重惟拜手稽首
   玄宗御注孝经赋
明皇以孝理生灵财修紫庭表后主之新鉴注先王
之旧经立身行道之文昭如绣缛资父事君之要焕
若丹青开元中以儒道风行皇明日皎删六籍之奥
秘定百家之多少顾老氏经标玄默义理犹浅岂宣
尼典急君亲源流未显于是镜豁宸衷天开圣聪由
粗及精删舛驳于千行之内从无入有演丝纶于百
日之中可以来者无猜学徒洞识三千罪尽显天鉴
卷三 第 9b 页
十八章皆流御墨九门翕集清传邹鲁之风万室雍
熙普咏文明之德浩浩沄沄详言紏纷素言行在而
犹隐圣主躬修以具分高深如山岳江河遐开地理
炫耀比星辰日月上烛天文盖以首毁强秦遥兴大
汉岁月颇谓其绵邈传写或多其紊乱朕今属事比
辞飞文染翰冀使为臣为子之 自我而行穷经博
古之人从吾屡赞皎皎明明神功坐成甲乙之良宵
不辍曾颜之密行俱呈扬名后代之人俾传白社在
上不骄之义自表皇情故得极思九重研精一卷旌
孝悌以为教剪繁芜而罔倦然后勒贞石而建高台
万祝千龄兮谁激劝
卷三 第 10a 页
   割字刀子赋
物有至大而无所为物有至小而功且奇当彩笔临
文之际见铦锋入目之时改雕虫篆刻之非重修丽
藻正垂露崩云之误尽在瑕疵观其寸铁虽轻尺书
可理磨砻本自于良匠玩爱式归于君子封章是假
常挑鸾凤之踪淬砺非多不损杯盂之水文近倚马
多参解牛刬弊能新于鸟迹摧刚几触于银钩削染
翰之繁芜入行宛定笑磨铅之滥拙一割何求则知
用自名贤成因在冶剔琼笺而疏玉无异映月字而
连环是假通书窗之琴鸟欲谓割鸡制迁史之姓名
何惭斩马起余之思在青云忆王祥之赠者
卷三 第 10b 页

钓矶文集卷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