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秘书省正字先辈徐公钓矶文集-唐-卷二

卷二 第 1a 页
唐秘书省正字先辈徐公钓矶文集卷第二
          徐 夤 昭梦 著
 赋
   朱虚侯唱田歌赋
国不危无以见英智智不周何以殄奸诡当汉室之
架乱有刘章之崛起于是讴甫田拍清徵当其吕氏
窥鼎刘宗履冰社稷骞崩邦家替凌咸云吕氏必兴
刘氏不胜虽诸将之贾勇终按剑以未能鲸跃海以
须斩狐居城以暂惊旋闻玉殿穷欢琼筵命酒貂珰
皆戚里豪贵冠盖尽台阶宾友贤愚但委其天命纲
纪定输于谁手章欲刮其瑕涤其垢摧其凶破其丑
卷二 第 1b 页
掌握于龙图凤历已断前言纵横其地轴天枢犹归
太后朱虚乃誓遏颓波平妖刬讹得则赫功名于日
月失则化齑粉于干戈在其诚而不在其众言于我
而不计于他于时玉爵骤朱颜酡直气仰按昌言切
磋曾专执采之功多能鄙事粗习贯珠之韵请唱田
歌歌曰舜之耕兮稷之植廓民天而知稼穑疏其苗
而固其带法于家而象于国又曰沮之耕兮溺之耘
灌粢盛兮除苾芬抉蟊贼兮多稼稔剪榛芜兮嘉榖
分取厥类兮去非类谕于臣而象于君想其倾海未
竭转喉未阕众愉恰而诡谲我愤惋而刚烈怒声彻
天地托雅调以成声热气煎肺肝瞬明眸而渍血且
卷二 第 2a 页
以酒不罚无以肃否臧令不正无以决存亡宣酒令
而为君令假乐章而行国章犯令者誇尔言而鬼尔
族亡酒者肉尔脍而血尔浆我唱也不在深耕浅种
我志也克在乎帝业皇纲俄而烹一吕禁陆梁侍坐
者汗滴胆碎傍观者心颠魄狂吕之强倏尔而弱刘
之弱歘尔而强不自计之取兵之举帝诸刘虏诸吕
有若乎摧枯拉朽反似乎平秦破楚故得告功于圣
祖削平乎强禦则知伏于诚者须籍于英杰切于已
者莫先乎子孙安子孙而总英杰故能复宗社而正
乾坤向若口不能唱唱不能言则国岂定而家岂存
者也余欲编田歌于乐府上闻于至尊
卷二 第 2b 页
   外举不避雠赋
君子之用心也不以亲为亲不以雠为雠惟贤是搜
惟德是求举于上也可以治国匡主疏于爵也可使
公主为侯不可嫉其贤而失公论庇其善而显私仇
昔者哀公问儒宣尼对曰斯言争奥于鬼神厥理俱
悬于日月国家或利于亲于怨以相推金玉非珍惟
信惟忠而罔阙且君之所任任者在乎哲人人难自
举自举者在乎忠臣臣又徇私则君失任君失任则
贤曷亲如此则坏洪业而隳大伦者也凡百事君宜
其去已勿以己怒而要众怒勿以己喜而招众喜至
如已喜者非贤固难续凫胫而长焉已怒者诚善固
卷二 第 3a 页
难掩骊颔于暗然病一身而利四海已于后而物于
先岂可哀者不歌恶铿锵于雅乐行人怨雨怪霶霈
于甫田又若建宫室架梁栋在乎绳墨克正而斧斤
克中是宜采匠石之明言不可憾般倕而不用无偏
无党祈奚不废于周狐拾短求长齐主宁猜乎管仲
又若秀发闺阃才惟子孙又安得池有龙兮惟蟠惟
蛰巢有凤而不飞不翻抱其器以须用虽其亲而必
言亲既不惮雠何足论盖将抱君宠酬君恩如是则
庆积高门垂裕后昆亘此道而天地永播斯声而寰
宇宣况有其行者皆阐无其瑕者尽见我纵掩而人
讵掩我不荐而人必荐岂若擢英贤于下位赞明君
卷二 第 3b 页
于南面外无怨而内无亲所举者皆邦华国彦
   避世金马门赋
名利交奔大隐之人兮心还混元晦其迹而宁归碧
洞避其时而却入金门亦何必野岸垂钓荒村灌园
目其利而我性非利耳其喧而吾心不喧曼倩以骨
本天仙才唯墨客佩紫禁之圭组别丹丘之窟宅三
冬积学明君之玉枣先知千载为期阿母之仙桃几
摘口诵诗书身游紫微滑稽而黄屋频諌鸳鸯而青
云共飞雨露恩深列朝廷之百辟风尘不到隔天子
之双扉不知我为我沽宠荣知我者谓我逃薄禄吏
漆园而无得无丧官柱史兮何荣何辱岂异严霜降
卷二 第 4a 页
处难伤夫翠竹青松烈火焚时不损其良金璞玉不
在乎岩谷终身揖飞泉而眠白云昧其道则身山林
而心垢氛曷若干大国而谒明君显其道则心无瑕
而身荣动众炫耀兮我不见众喧哗而我不闻观启
石渠岂异清溪之景宫开白虎宁思玄豹之群且避
世者在乎远其祸栖踪者在乎求其道殊不知道也
者不在乎人而在乎我祸也者在乎贪其财而渎其
货我今以珠玉而为瓦砾以希微而通寿考簪裾照
耀谁思箕岭一瓢阊阖优游堪笑商山四皓一旦武
帝求玄灵姝降天指出三清之侣言非下界之贤自
兹玉石分矣公卿谔然五利文成谩说三山之药金
卷二 第 4b 页
匮锁闼常居六洞之仙岂不以华夏无虞君臣胥乐
负其才而皆取名位背其理而乃居林壑臣今歌紫
宸诵黄阁庶金门之马有托
   东陵侯吊萧何赋
吊衰哀戚兮世之常情吊豪贵者人难敢行有秦朝
之俊乂忧汉室之公卿莫不指先兆谈未萌人生之
倚伏难逃如形如影天道之盈虚有数暮落朝荣当
其秦楚兵销君臣义闭江南诛布之后代北平陈之
际彭越先斩淮阴以继周勃之兵机第一缧绁常拘
酂侯之相业无双貔貅再卫且侯也道赫岩廊权倾
纪纲才吞伊吕道亚皇王欲怒而蚪龙伏慝流恩而
卷二 第 5a 页
瓦砾辉光人民顾我以无先何忧何惧邦家因吾而
肇造为栋为梁邵平则近甸隐沦前朝侯伯叔孙去
国而制礼绮季因时而遁匿于是入青门寻紫陌波
澜济陆海之岸剑戟列三台之宅朱门赫奕初惊草
泽之人黄阁巍峨乍揖瓜田之客客曰公无冒宠承
恩凭高恃尊家不善而殃至神害盈而祸翻木必摧
秀葵须卫根赋命而吉凶同域由人而祸福无门当
时丰沛之间差肩并起今日干戈之后屈指谁存鸷
䠞履冰燕巢悬幕兔残而猎犬谁惜敌尽而谋臣曷
作伍子不省尸漂于叠浪惊涛范蠡能辞身隔乎重
湖远壑今则瑰宝酬恩兵戈卫君以架欺危于累卵
卷二 第 5b 页
堪惊富贵于浮云侯曰事既将悟计乎已闻客来悽
怆而谕呜呼以云良田广宅拟可用积玉堆金奚不
分漏尽光催魑魅而看将笑聚妖生孽作妻孥而岂
得同群侯乃徇彼英词师其上德能全终始于当代
果释猜嫌于大国良哉避陈主而吊汉侯果见东陵
而鉴识
   贵以贱为本赋
贵不可偶贵故托贱以为本贱不可久贱故从贵而
显诸因考贵以由贱乃明终而有初则知失其本而
事不立得其本而义有馀吾尝询道德之至理知贵
贱之终始当俟其为龙为光必先乎藏垢怀耻徵乎
卷二 第 6a 页
谕也义同乎高以下为基验以诚焉理协乎洪由纤
而起今请疏当时贵贱书往代君臣汉得鹿兮始诸
亭长周兴龙兮自彼戎人殛鲧帝王雷泽与历山旧
隐掷卢天子耕衣将农器尝陈此君上之贵也贱为
本以相因媲用晦而以明此澄高而自下太公相国
昔垂钓曲逆封侯曾宰社鸡鸣末客终为辅主之人
燕颔将军亦是鬻书之 此臣下之贵焉贱为本以
相假人既有矣物以宜焉则有宝衒明月珠含媚川
价重千金乃蚌胎而产矣光照午夜亦蛇口而生焉
彼珠玑之贵也贱为本以相沿在乎洁于道不在秽
乎迹复有称连城而赵国瑰璜号垂棘而晋宫煇赫
卷二 第 6b 页
昆岳混润之片不亦沉泥荆山硌碌之英乃闻韫石
此琼玉之贵焉贱为本以相易得不以其贱而为根
为蒂以其贵而为华为英有根有蒂而英华始茂亡
根亡蒂而英华曷荣亦曰天道无形宗淡泊而成道
政声无朕扣寂寞而致声愚今察圣人之理探老氏
之言斯见穷其微而知其要颐其隐而从其善所以
明富贵之本焉又安得久处于贫贱
   义浆得玉赋
义浆殊贱玉惟至珍有杨玄之立德果阴隙以酬仁
岂非恻隐天资不为恩而恩自感明诚日皎不望报
而报自臻所以悲其远道长征穷途未达或朔风而
卷二 第 7a 页
千里遐阻烁火景而四郊空阔堪嗟其自北自南每
想其再饥再渴一瓢白水能颁岐路之人数仞朱门
谁顾风尘之末于是博施无偏壶浆湛然清若玄酒
甘如醴泉既日日以又日复年年而一年汪以何穷
问东流于巨海浸而无怠瞻北斗于辽天莫不椒桂
飘香云霞艳色行人欣塞路之美战士豁盐梅之惑
无冬无夏不酌水以酌心暮往朝来非饮浆而饮德
寒暑相移精神罔亏人不报而神代报世未知而天
己知俄而垂感应降瑰兮被褐怀来五侯之家获宝
盈畴种罢连城之价惊时倏作瑶璋俄同圭锡凝雪
彩于三径贯虹光于四壁则知矫其施者恩绝窃其
卷二 第 7b 页
珍者祸积嗟来与食宁招蒙袂之人再献为心谩剖
煇山之石且夫济人渴者尚报非虚荐人善者厥报
何如渴之济兮小恩小惠善之报兮开惨开舒可以
庆其国 高彼门闾克商于簪缨爵禄岂惟琼玖璠
玙事在何人道归君子阴其德而德于心阳其报而
报于已昭然贻厥于孙谋不并义浆之理
   管仲弃酒赋
酒不可嗜嗜之者必致危颠酒可以诫诫之者其惟
智贤嘉管仲后醒之说当齐侯门宴之年九醒虽珍
尽弃丹墀之上一言可听将陈绮席之前当其邦国
谁忧樽罍不浅将倾海以为饮孰悬河而进辨列坐
卷二 第 8a 页
而腰金拖紫宁问安危终朝而举日飞觞唯求沉湎
仲乃拜捧瑶卮倾言吐斯纵竹叶以非贵任兰英而
罔奇不咽涓滴如无礼仪左右相惊几谓其弃王以
罪公侯莫测应云其不死胡为君子爰询大夫遂说
臣非怠于恭敬臣非轻于曲糵盖将入口以言失或
者言失而身灭再思敢弃于君所三省得中于臣节
臣闻酒祸难防臣何以当羲和惑以身丧桀纣耽而
国亡臣今弃其祸而不弃于酒臣愿醉于道而不醉
于觞何不规后世鉴前王太康酣而昆仲悲怨大禹
恶而邦家耿光夫如是又何必欣腐胁而候穿肠者
哉公乃擢彼昌言师诸硕德穰苴未可以伦比宁戚
卷二 第 8b 页
诚宜于缄默众人黾勉应惭皆醉之容惟我端庄益
励独醒之厄则知立诚者莫溺旨酒辅主者须申谠
言酒不溺则枢机自正言苟申则忠信常存大计安
邦致一匡而永逸殊勋佐国君五霸以弥尊则管氏
也可与周召同风夔龙并位能弃酒以无謟表为臣
之不二昭昭青史见清英克播于千龄万祀
   扣寂寞以求其音赋
寂寞何有声音内并不扣而基扃自启能求而律吕
方呈驰神于不宰之乡笼将造化运思于无形之景
剖出清凉岂不以大道将秘正声无自走六合以何
有历千门而曷致纵得伶伦之管吟亦徒为便多子
卷二 第 9a 页
冶之听聪将不至我则开寂寂戛戛向无象以取象
无音而索音莫不塞耳目廓胸襟靡在疏而在静不
由物以由心透恍惚以斯采触杳冥而独寻击杨雄
吐凤之门应怜凤啸排老氏犹龙之闼别契龙吟是
音也非桑濮之传者异秦齐之奏也得之则协人神
畅风雅本冲漠而将有岂喧哗而与假考灵台而入
听我调斯鸣循乐府以来追我音则哑就默祈喧稀
其大焉下不在乎地高不在乎天远不在乎物外近
不在乎目前以讽谕君德经纶化权以约黄钟而定
律如依赤水而探玄亦由字本无文究虫篆而斯文
遂显木元无火钻槐树而厥火俄然在乎拆彼诚明
卷二 第 9b 页
分诸兆朕拂希夷而浏亮潜引刳浅薄而沧洋自振
岂比夫宣尼宅在依稀留金石之声秦女台空彷佛
有鸾凰之韵寂与寞兮虚更幽声与音兮深且柔未
尝扣之将扣在勤求之所求岂不以役智而偶凝神
以搜虽苍苍之道将授亦轧轧之声若抽如绿绮之
空阔弹来始应若清泉之阻塞决破方流儒首贵陆
氏之赋成与昭明之道合欲三变之清异陋众音之
错杂每惭文藻比刍荛愿侯王之海纳
   知白守黑为天下式赋
白为象兮皎焉明焉黑为象兮暗然昧然踞其明而
为事之赋混其昧而为道之筌白以将行恐率土之
卷二 第 10a 页
恶盈患作黑之为式庶普天之用晦功全昔圣人以
抱玄默取道德既溢目以知白复亡形而守黑黑虽
朽而守缁白将变而易色和其光也为万有之宪章
同以尘焉作群生之楷式愚尝出知白之藩入守黑
之门就其曜而不曜居其昏而不昏白易玷而式易
立黑无文而式可存岂不见卞和献荆岫之珍先伤
足胫大禹治北方之水后化乾坤至如佩宠光绥景
福殊不知宠之极兮辱之继福之多兮祸之速天时
尚有其盈虚人事须防其反覆神龙龟圣尝闻其醢
肉刳肠象齿蠙珠但见其焚躯剖腹此白也可知庶
思之而自勖则知弱可吞强柔能制刚土之弱兮能
卷二 第 10b 页
广载水之柔兮流且长得不暗室自处明诚自彰所
以耕稼历山果见重华之帝羁累羑里终归西伯之
王斯黑兮可守庶存之而不忘其为知兮不在乎外
其为守兮不在乎内协上德之不德谅靡明而靡昧
如此则外减浮荣中含利贞功其成而不宰致其胜
而不争纵泥滓之埋光琼瑶愈洁任烟霞之蔽影日
月终明老氏所以著此垂言流而设教帝王法之而
自英自圣臣子体之而乃忠乃孝余将优游于玄牝
之乡每勤行而是效
   涧底松赋
碧涧千仞青松几年岂天生之有异盖地势以居偏
卷二 第 11a 页
挺操弥贞虽厄岩峦之下抡材倘鉴合居樗栎之前
则知植物之近不可用而或用生物之远其可贡而
谁贡伊彼良木限乎深洞俟时几虑其樵采抱直屡
思其梁栋神如我化何惭其青竹成龙工未我永且
伴其高梧宿凤翠锁山椒心凌碧霄生风而虎豹吟
啸拂水而龙蛇动摇安得伴磊磊之石因离离者苗
奚三公之梦犹阻岂万乘之封尚遥何殊孔明之先
主未迎空怀良策吕望之文王非猎不到终朝今则
希匠斤采溪壑如拔之于高岸邃谷可营之于帝宫
仙阁涧底松兮才不才侯般输之所度
卷二 第 11b 页

钓矶文集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