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苑笔耕集-唐-卷十六

卷十六 第 1a 页
桂苑笔耕集卷之十六 祭文书疏记十首
  都统巡官侍衔史内供奉崔致远撰
 祭文四首
  祭五方文 筑羊马城祭土地文
  祭楚州阵亡将士文 寒食祭阵云将士文
 书二首
  移浙西陈司徒庙书 手札一首
 记二首
  西州罗城图记 补安南录异图记
 疏一首
卷十六 第 1b 页
 求化修大云寺疏 求化修诸道观疏
  祭五方文
年月日具衔某谨以清酌庶羞量币之奠敢昭告于
五方神之灵传不云乎五行之官是谓五官封为上
公祀为贵神社稷五祀是尊是奉木正曰勾芒火正
曰祝融金正曰蓐收水正曰玄冥土正曰后土是以
礼云共公氏之霸九州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州故
祀以为社然则神主顺天灵功莫测诸侯列土祀典
宜行惟夫人寔统阴祗广含坤德身为万物之母首
冠五方之君职奉轩皇功标 社殷汤罢改迁之议
卷十六 第 2a 页
汉武陈祠祭之诚是知神鉴则无偏无颇物情则以享
以祀昔平九土既能疏决江河今处五方岂不庇安
淮海灵其调和于金木水火驱役于风雨雪霜使春
夏秋冬永息灾殃之气东西南北静除氛祲之源牢
币具陈庶羞甚㓗致敬不亏于中霤施恩幸满于大
藩唯候丰穰冀神报塞尚飨
  筑羊马城祭土地文
年月日具衔某以兵戎未息禦备是勤乃命修筑羊
马城遂遣某官某乙告于土地之神曰夫城郭之设
邑居所凭陋之则狡者或 美之则寡能固守况今
卷十六 第 2b 页
豺声竞发虺毒遍吹易动难安何处能为乐境暂劳
永泰此时须建良功遂乃揣高卑议远近使令百堵
皆作终可三旬而成徵名于伏枥触楹接势于长云
断岸不假龟行之迹岂须龙见之期众既叫心事无
费力神其德惟博载道实流谦勿辞板筑之喧勉致
金汤之固使云锹雷杵远振欢声乌堞隼墉高标壮
观北吞淮月南吸江烟平欺铁瓮之名迥压金瓯之
记有备无患神其听之
 祭楚州阵亡将士
尔䓁尺籍从军才心报国羔裘武饰既以力称马革
卷十六 第 3a 页
雄图早将身许爰有徐孽来侵楚封㫪喉之壮气未
申失手之冤声遽起始见荷戈就列翻为复矢成行
然而功其可称死且不朽有狼瞫之君子无羊斟之
小人昔时之重义轻生不求苟活今日之名存身丧
岂贮遗悲魂其有知各歆薄酹
 寒食祭阵亡将士
呜呼生也有涯古今所叹名之不朽忠义为先尔等
彍弩劳身蒙轮逞力奋气于㷱罴之列忘形于鹅鹳
之前能衍勇于干戈固免惭于床第今也野草绿色
林莺好音杳杳逝川空流恨而无极累累荒冢谁验
卷十六 第 3b 页
魏之有知我所念兮旧功劳我所伤兮好时莭俾陈
薄酹用慰冥游共谋抗敌于杜回无效怀归于温序
能成壮志是谓阴功
  移浙西陈司徒庙书
滔滔逝水幽显虽殊凛凛雄风古今何让苟或同心
立事必能异代论交司徒壮莭奇功备载外孙之碣
灵恩显验高传太伯之乡谭扬而不假再三徵引而
难穷万一今则冀动玄鉴直书素诚既当可举而行
固在不言而信且此誓除国难齐命舟师将泛西江
即离北岸练铺一水指疆界以虽分黛列千山望威
卷十六 第 4a 页
灵而如在今于弊境已立严祠敬迓来仪乃酬前硕
幸移玉趾无恋石头桂楫兰樯早决迁居之计鸾丝
凤管伫申迎奉之仪况乃近境无虞芳筵不绝但得
祸淫福善何妨舍旧从新北渚烟花休起别离之恨
东塘风月好追歌舞之欢必能依统帅指挥永可振
司徒勋业特差专介用启至诚昔之青骨标奇已谓
阴阳不测今也赤眉稔恶岂宜征战无功将申烈烈
之威实假冥冥之助所冀八公山上遍设雄师五里
雾中能呈异术则必阴子春之破贼吴大帝之封王
共立功名若合符契无误会稽之军备有惭即墨之
卷十六 第 4b 页
神谋早详礿祭之言永副里仁之义某白
  手札
风烟虽迩云雾难披景仰灵威遥申诚硕今已静搜
胜地高创寿宫永可安居谨令咨迓便请挈家速至
专当扫席相迎且铁瓮城低金陵地狭能施百福无
滞一方此欲剑拂妖星旗迎圣日必期大捷永致中
兴幸其来助阴兵共成玉事目极东流之雪浪心驰
北顾之烟峰神兮移来哀江南某白
  西川罗城图记
西川罗城四仞高三寻阔周三十三里乃今淮海太
卷十六 第 5a 页
尉燕公所筑也粤若梁州别坏蜀国雄都内跨犍䍧
外联蛮蜑左临百濮右挟六戎咽喉之控引寔繁唇
齿之辅依难保自昔鳖灵流异龟迹标奇藩篱始建
其一城扃鐍犹亏于四郭莒子则既忘重闭卫人则
唯虑徒居蠢彼狗封恣其狼戾每至草乾𤏡道浪缩
泸河则必推紒横侵拨群驱队编氓慑窜巷哭街号
戎兵以拔旆为中权府尹以闭关为上策稔成氛祲
积有岁时洎乾符初偶绝羁縻大兴叛换白虎之狂
灾渐盛黄龙之旧约难寻兵力莫申帝心有寄以公
庆传漝梦业练圯书交趾铭勋则永威八诏郓城报
卷十六 第 5b 页
政则不待三年属蛮寇加嚣王师告老遂飞急诏请
救倒悬由是自东徂西以昼继夜走单车于外境岂
烦龚逐献书受戎辂于中涂 掩晋侯称伯(公郓行/次咸阳)
(除投西/川莭制)衔睿略倏达成都于时骠信屯兵逼郊队
而才踰一舍黔黎失叶焚里闾而何啻万家彼则举
国而济师此则阗城而受弊外炽昆冈之焰噀酒无
能内枯疏勒之源指梅何益莫非枕倚墙壁谁堪擐
执甲兵公至止之日豁启城扉若开笼槛威振而宁
劳利器邪胆皆摧化行而如嗅新香惊魂尽返蛮王
以据耳饱聆其异略镂肤畏挂于严诛恟然观电惧
卷十六 第 6a 页
雷歘尔乌飞鱼散公寻令选锐暂使追逃乘其垂翅
之时展我燎毛之势数俘莫记执馘居多尔后因阅
地图得搜天险是猿狖养高之窟为豺狼伺隙之蹊
乃令一创雄关一摽巨防(修功峡关置平夷镇/蛮贼要路固守无虞)危堞
则凭蛮助峻长沟则道涧资深宛成善闭之机实扼
间行之径丸泥可固断知无得而踰爟火罢惊坐见
不争而胜仍寻水道别建河营(大渡河侧/置防河营)远方猾夏
之徒难谋航苇均发戍申之䘚免咏流薪疆陲永保
于覆盂[门@里]闬唯矜于列鼎卿云邦彦闲吟搜吐凤之
词卓郑乡豪静坐贮蹲䲭之利公以寝处戎阃梦想
卷十六 第 6b 页
扁舟将申远虑于无穷岂立空言为不朽乃曰彼蛮
之习也外痴内黠朝四暯三虽庄叔此时功已成于
长狄而季孙他日忧必在于颛臾讵可虚号锦城尚
无罗郭守民之制非我而谁启抱而神钦至诚飞章
而帝允丹请时有宾 进难将校献疑皆云公孙𫐠
跃马雄临非无意也诸葛亮卧龙崛起亦有志焉但
以曩筑子城犹资容土九年方就百代所难(蜀/无/土昔张)
(仪筑子城辈士于学射山/日役往返九载后始成)况今将兴廓落之基恐致
迁延之诮公曰术 先定事当速成必能终简天心
岂谓虚穿地脉于是郡侯奔告邑尹乐从乃使揣高
卷十六 第 7a 页
卑议远迩虑材用量事期采时候于鲁书佚规模于
周令引长江而𠜺长堑夏禹惭能对高巘而划高墉
秦皇失色矧乃命五丁而啸侣运六甲以驱种天兵
则謲水于寒泉地媪则变沙为美土(蜀地穿未盈尺/泉漫涨起至是)
(土出沙中/城缺如旧)实谓百灵幽赞万姓悦随锸聚云锋杵腾
雷响不见烈风凌雨又令簋饱觞酣登登而只竞欢
呼屹屹而便如涌出百堵皆作三旬而成然后郢匠
劳功素材变质优人展妙赪坏凝华攒空而烽橹高
排架险而闉阇耸起横分八尺结雕甍而彩凤联飞
槛彻四隅拥绣堞而晴虹直挂罩一川之佳景笼万
卷十六 第 7b 页
户之欢声远而望焉则巍巍峨峨若云中之叠嶂锦
霞縠雾隐映乎其上迫而察也则赫赫燡燡想海畔
之仙山金台银阙焜耀乎其间始自庀徒终于解役
不假朽缗于官税无资剖粒于军租(筑板所费钱一/百五十六贯米)
(一十九万石皆由/智计不破上供)皆聚羡财俨成壮观遂使蛮酋褫
魄賨旅归心不敢言摩垒而旋无因致入郭之役爰
徵绘事仰贡九重旋降纶言过褒一字宣睿旨于翰
林才子缀妍辞于黄绢外孙(筑城碑今/庸王/相公承旨撰词)公虽
迎金凤衔书未议石龟戴版盖乃谦冲自牧耻其功
伐骤称及苍鸟高飞翠华远狩俨仙游于玉垒安圣
卷十六 第 8a 页
虑于金墉故得亲览宏规益钦忠莭特传瑶检徵进
碑词遂命雕镌永扬威烈实万古未聆之事乃四方
无比之荣美矣哉龙以云兴鱼因水乐谁不仰公智
周物表事照机先凡施权谋若合符契则昔全蜀未
城也天留盛绩日待英才所谓有非常之人然后有
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是以非常
老固非常人之所觊也致远虽丘堂睹奥师冕何知
而秦国敛贤由余不弃谨成实录敢记殊庸所冀四
海楙航阅雄图而稽䫙九州旄钺望法驾而安心中
和三年龙集癸卯八月二十五日记
卷十六 第 8b 页
  补安南录异图记
交趾四封图经详矣然而管多生䝤境迩诸蕃略采
俚谭用摽方志安南之为府也巡属一十二郡(峰驩/爱)
(陆长郡谅武定/武安苏茂虞林)羁縻五十八州府城东至南𬈑四百
馀里有山横亘千里而遥遽穴深岩为䝤窟宅蛮蜑
之众六种星居邻诸蕃二十一区管生䝤二十一辈
水之西南则通阇婆大食之国陆之西北则接女国
乌蛮之路曾无亭堠莫审涂程跂履者计日指期沉
浮者占风定信二十一国鸡犬传声服食所宜大较
相类管内生䝤多号山蹄或被发镂身或穿胸凿齿
卷十六 第 9a 页
诡音嘲𠹗奸态睢盱其中尤异者卧使头飞饮于鼻
受豹皮裹体龟壳蔽形捣木絮而为裘(䝤子多衣木/皮熟捣有如)
(纤/纩)编竹苫而作翅生养则夫妻代患长成则父子争
雄纵时有传译可通亦俗无乘蚕之业唯织杂彩挟
布多披短襟交衫或有不缝而衣不粒而食死丧无
服嫁娵不媒战有排刀病无药饵固恃险阻各称酋
豪远自汉朝迄于隋季荐兴边患颇役遐征马将军
标柱归时寸分地界史总管倒碑过后略静海隅洎
咸通初骠信挻灾元戎丧律䲭啸于跕鸢之地豕豗
于束马之涂摧凶欲快于摏喉拯溺唯思于援手先
卷十六 第 9b 页
帝以今淮海太尉燕公宣威大漠政洽上都(时公防/禦秦城)
(刬平丑虏才归/辇下出镇安南)乃请出镇龙编立身豹略刬彫题而
卯碎活黔首以肌丰复壁垒于一麾拔封疆于万里
有蠹皆削无冤不伸(朱道古稔奸于外杜存凌恣虐/于内皆为安南巨患公乃诛灭)
(无遗故褚令公遂良窜殁日/南子孙雕零公时表洗雪)然后使电母雷公凿外
域朝天之路山灵水若偃大洋沃日之波(安南经岝/口天威神)
(功所开播/在远迩)遂得绝蛮课之北窥纡汉军之南戍乃凤
传徵 鹢泛归程至于洞䝤海蛮莫不醉恩饱义远
投圣阙请建生祠则知善政所行殊方可诱既见马
如羊而不敢纵令蚁若象而何虞之以验四夷之时
卷十六 第 10a 页
或不宾九牧之任不得所也有柔远军从事吴降尝
集是图名曰录异叙云久观遐蕃目击殊形手题本
事然则信以传信斯焉取斯 阅前词退而叹曰愚
之所以为异者其诸异乎人之所异曰六合之内何
物则弃至如鼠肉万斤虾须一丈既知南北所产永
释古今之疑则彼兽性群分鸟声类聚诚不足异也
顷太尉燕公受三顾恩用六奇计使犷悍归服边陲
晏然今圣上省方蒙王献款不敢弄吠尧之口永能
除猾夏之心皆由燕公收交州镇蜀郡威振于奔魑
走魅功成于金垒汤池所谓蕴先见之能察未来之
卷十六 第 10b 页
事呼吸而阴阳不测指踪而神鬼交驰实为天工人
其代之斯实可为异矣聊补所阙敢贻将来时翠华
幸蜀之三载也
  求化修大云寺疏
大云寺募缘求化重修建瓦木功价䓁详夫教列为
三佛居其一其如妙旨则暗裨玄化微言则广谕凡
流开张劝善之门解摘执迷之网然则欲使众心归
敬须令像设庄严有感必通无求不应垦情田而种
福游法海而汹殃不可思议于是乎在当州城西大
云寺虽临楚甸实压蜀冈旧创仁祠高标兑位雨洗烟
卷十六 第 11a 页
䆫之色万朵前山风敲月砌之声千株古木在一郡
乃遍为胜境于四时则最称芳辰至如春水绿波杂
花生树都人士女以遨以游不劳听法之缘自得消
忧之所则与城东禅智寺䨥肩对耸两耳齐张夹炀
帝之遗宫拥淮王之仙宅壮兹乐土倚彼福田前年
偶值飞蝗未能避境旋忧聚蚁或欲毁堤故护军特
进以将隔妖氛忽兴猛焰遂使琉璃之界翻成煨烬
之馀虽菩萨焚身固为常事而苾篘住足尽失安居
可惜祗园便同隙地今幸遇太尉将驱众旅伫灭群
凶既逃过去之哭或补未来之福欲安盛府许葺精
卷十六 第 11b 页
庐欲使炉续朝香钟迎夜梵树宿猕猴之友林栖鹦
鹉之王盖寻贞观之中曾传帝语岂效太清之末酷
信伽谭所硕广运慈航徐搥法鼓深资功德静刬妖
魔百官荣从于鸾旌万乘遄归于象阙次硕太尉廓
清寰宇高坐庙堂演伽叶之真宗龙堪比德举儒童
之善教麟不失时克兴上古之风永致大同之化凡
于戴发含齿鳞潜羽翔皆荷慈悲尽能解脱但以一
毛可拔先求信义之心百足不僵须赖扶持之力既
难独办固托众缘无吝羡财合资洪福富者不仁之
说自古所讥积而能散之规于今可诫谨疏
卷十六 第 12a 页
 求化修诸道观疏
紫极宫重修城下诸宫观求化尾木䓁价伏以苦县
诞灵神州演法真性乃圣朝之祖强名为至道之宗
玉叶金柯耀芳阴于万代瑶函琼笈传妙旨于四方
遂得斋醮有归科仪无坠神宫灵宇宛写诸天秘殿
精坛严修胜地当州东吴丽俗南衮雄藩鲍参军则
赋衒精妍扬执戟则箴誇夭矫而乃至道少勤行者
玄门无善闭之味澹口中动成大笑义深目外谁信
上升福庭则草没尘侵仙室则雨倾风坏况值枭声
竞噪虺毒强吹到处星飞但见羽书之急经年雾集
卷十六 第 12b 页
唯聆甲骑之劳俗既喧惊教增寂黔未有葺修之暇
非无舍施之缘今幸遇太尉德继犹龙道深有象黄
石公之妙诀雅称帝师赤松子之胜游伫迎仙友是
故出则以六奇制敌入则以九转服勤静除阃外之
烟尘闲对壶中之日月三元遵敬一气精修果见真
位高迁殊祥荐降彩云片片飞来楚岫之风玄鹤䨥
䨥唳向隋宫之月又乃前年则江寇南逼去岁则淮
戎北侵蚁皆恃于成群蛇欲矜于结阵伏赖太尉雄
威坐振众孽奔亡四邻戴信于桓公八郡感恩于邵
父睹耕农之蔽野听歌吹之沸天古人有言为可为
卷十六 第 13a 页
于可为之时则可其城下宫观今欲旋集良工增修
旧址拟金室银堂之制处处腾光俾星冠月帔之徒
人人㓗迹微功若就良硕克伸龙图早耀于中兴虎
旅永摧其大盗次硕太尉运筹佐汉迥掩张良拊棹
游湖静追范蠡石留马迹台挂凤音蓬岛花开春醉
而闲乘白鹿芝田雨过晓耕而长任青牛罢吟小桂
之句独迈大椿之寿然后仰从翔翼俯至潜鳞凡曰
含虚悉能蒙福但以所修宫观荒摧既久经费甚多
无因独办资种唯仰众成功德迦谭之难舍能舍犹
见乐输道教之自然而然幸无轻诺谨疏
卷十六 第 13b 页
 桂苑笔耕集卷之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