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苑笔耕集-唐-卷五

卷五 第 1a 页
桂苑笔耕集卷之五 奏状十首
 奏诱降黄巢下贼将成令瑰状
 奏诱降福建道草贼状
 奏侄劭华州失守请行军令状
 奏论天征军任从海等衣粮状
 奏论抽发兵士状 奏请叛将鹿晏弘授兴元状
 进金银器物状 进漆器状
 进御衣段状 进绫绢锦状
  奏诱降成令瑰
   草贼黄巢下擘队贼将成令瑰徒伴四万人
卷五 第 1b 页
   马军七千骑
右件贼徒元受黄巢指使占㩀潼关寻自擘队奔逃
所在烧劫就中蕲黄管内最甚伤残臣伏以肃齐王
者之师必期无战遵奉圣君之德可恕有瑕暂缓讨
除先加告谕臣昨者专差押衙丁威赉委曲深入招
诱果愿归降兼乞委任郡符展效忠节其成令瑰臣
当时补充军前押衙兼给功名检校国子祭酒兼御
史中丞官告一通权知楚州军州事以今月二十三
日部领手下兵士到楚州倒戈讫伏缘楚州与徐州
涟水对岸今春曾被寇戎骤来攻劫虽频讨逐未尽
卷五 第 2a 页
诛擒况涟水贼徒久蓄奸谋潜行侦谍常排战舰欺
视孤城再欲奔冲终为患害臣以此特将此郡权授
令坏既能投信义而来必得破顽凶之窟臣久临戎事
素习军谋以为惠而后则诛兵家所贵远者怀而近
者悦帝道方兴上窥含垢之恩下察慕膻之志不劳
寸刃唯假尺书成令瑰遂革野心能从天意叛徒四
万尽为乐业之齐人精骑七千皆作输忠之烈士既
当恕罪倍见感恩蜂飞之小寇族销猬结之元凶可
殄斯乃陛下祝除三纲舞耀两阶信既洽于豚鱼化
能移于枭摬善师不阵敢矜止杀之权至道无私但
卷五 第 2b 页
仰好生之德其成令瑰下愿在车门及放散人数请
续具申奏谨录奏闻谨奏
  奏招降福建道草贼状
   福建道溪洞草贼何嵪张延鄂璩悚䓁徒伴
   共八万人
右件贼徒自去年冬侵劫信州界内臣以其道途阻
阔溪洞险艰若欲讨除恐为劳役遂于今年二月内
差节度衙推诸葛成充东面招谕使判官便赍委曲
职牒招诱其贼首何嵪䓁三人虽行匪有师而卜能
从吉一时应响三窟除奸才当言下归投兼乞军前
卷五 第 3a 页
展效臣 委曲补职名追赴军前俾申忠节臣伏
以小人兴叛所迷者贪竞之心上帝垂恩所恶者杀
伤之事终能耀德固可弭兵与其继献捷书曷若尽
收降款是以远飞折简便倒群戈尘不假于曳柴风
自行于偃草溪头洞口免污烟霞闽岭鄱江豁通道
路况乃各期后效尽愿前驱能令八万馀人永不二
三其意有以见陛下皇威天覆玄德日新四郊之烟
垒将销万国之梯航竞集则乃军中士卒安身而永
别战场宇内生灵携手而齐登寿域臣无任歌咏屏
营之至其何嵪䓁下补职名愿随臣征行及放散人
卷五 第 3b 页
数请续具申奏谨录奏闻谨奏
  奏侄男劭华州失守请行军令状
  具衔高劭
右臣伏以偾军之将礼所兴讥大义灭亲传曾垂训
将肃安危之本必严赏罚之科窃自巨猾增骄王师
致讨臣堂侄男劭比在河中司录得受李 都指挥
领昭义之甲兵收华州之城邑稍申鹰犬之力暂挫
枭狼之声巳蒙特降殊恩俯旌微效服荣金紫位忝
星郎始离蒲坂之具寮遽假莲峰之通守诚合率忠
励勇䤋丑摧凶禀进尺退寸之规决万死一生之计
卷五 第 4a 页
终申诚节仰报宠光昨者狂孽并来疲兵再战既绝
安西之救难申逐北之威然而不能润草涂原永忘
苟活仰使靡旗乱辙旋见脱归致诸道之星分纵奸
徒之雾结职此之过罪无所逃岂可当二峰保守之
时遽沾宠赏及一阵奔亡之后得免诛夷国有常刑
军无贷法惩一劝百念兹在兹伏乞圣恩特行严典
徇于藩镇警彼师徒所冀国章永能安于社稷微臣
家法亦不昧于神祗干冒宸聪无任责躬泣血战越
之至谨奉状陈请以闻谨奏
  奏请天征军任从海衣粮状
卷五 第 4b 页
   天征军都将任从海及节级军将并官健总
   二百八十七人
右臣得都将任从海及节级状称自赴征行巳逾五
载累曾沿海袭贼上江防虞去年军都放回本道从
海䓁且在当府愿随行营者各得家信知西川巳停
衣粮伏缘从海䓁皆是贫寒更无营业彼处父母亲
属便须委壑填沟请具奏论乞还衣粮者谨按史记
释云天子车驾所至则人臣为侥幸赐人爵有级数
或赐田租之半故因谓之幸也伏以任从海䓁万里
从戎五年于役不辞艰险愿尽勤劳今者身在东吴
卷五 第 5a 页
职居西蜀此方苦于羁旅彼巳停其衣粮远路音书
难写征人之恨贫家亲戚先怀饿殍之忧伏遇陛下
暂幸龟城未回龙阙三川草木别有光荣万户烝黎
永能苏息而任从海䓁久离本镇不睹殊恩望雨露
之均沾恨烟波之迥隔固堪伤悯辄具奏论伏乞圣
慈允臣所请特令本道却给全粮所冀凤鴐巡游士
卒皆知其有幸鸿慈煦育君亲必表于无私谨具录
奏闻伏听敕旨
  奏论抽发兵士状
   当道先准诏旨抽卢寿滁和䓁州兵马共二
卷五 第 5b 页
  万人仍委监军使押领赴军前者臣当时巳
  各帖诸州令排比点捡次又得进奏院状报
   近奉诏旨更于诸州催促兵士者
右臣伏以兵惟饰怒虽尚勇于战征师克有和固推
诚于辑睦苟非得众何以成功臣当管庐州与和州
旧有雠嫌至今疑忌唯谋以怨报怨未遂知和而和
孙端新授滁州又与秦彦有隙既是滁和接境动有
他虞若于光蔡会军必酬旧憾事非便稳理合奏论
臣自得招降多方控驭粗能禁戢免有动摇如令各
出兵戈必恐自相鱼肉辄陈利害冀慎始终谨录奏
卷五 第 6a 页
闻伏听敕旨
  奏请叛卒鹿晏弘授兴元莭度使状
右当道贺正子将许令琮䓁今月日回得状称三月
五日陈许军溃散节级鹿晏弘领兵马二万馀人打
破金洋䒭州突入兴元府坐莭度使牛勖四日夜领
随从人并家累约二千馀人奔投龙州西山谷者伏
以天未悔祸地多受灾既当易动难安非可惩一劝
百鹿晏弘早驱散䘚广集叛夫始聆焚劫东都旋见
奔冲西路本道莭度使周岌累令招谕终不归降岂
兴破浪之风但炽燎原之火今者逆党则鲸吞盛府
卷五 第 6b 页
元戎则鼠窜危途瓜距巳成根株难刬傥或未恕乱
常之咎别兴伐叛之师即恐终成一秦固应不利三
蜀且列藩贡献诸道表章得达刀州皆由剑路况乃
凤城巳复銮辂将旋纵令雕鹗在天能摧狡窟若更
豺狼当道必凝行宫峡路虽通水程多虑不唯险阻
实且遐遥兼至上江皆为贼境唯忧进献莫遂通流
臣久窃宠光深怀惊愤远详事意辄具奏陈伏乞圣
慈霁雷霆之威回雨露之泽速飞宽大之诏特委抚
绥之权鹿晏弘免致麇惊便当豹变必当克巳永务
安人圣主含弘既宥其穷斯滥矣奸臣警悟亦免于
卷五 第 7a 页
尤而效之谨录奏闻伏听敕旨
  进金银器物状
   金器 银器
右臣伏以烟尘向息道路犹虞每惭仗钺之荣多旷
献琛之礼得申远贡唯有䡖赍前件金器银器䒭质
变披沙形分铸砾虽愧易盈之用且资虚受之功固
敢竭航波梯巘之心助麟趾马蹄之瑞贡金三品空
陈任土之宜望阙九重未遂朝天之愿感恩何极恋
圣徒勤今差押衙王虔随状奉进谨进
  进漆器状
卷五 第 7b 页
   当道造成乾符六年供进漆器一万五千九
   百三十五事
右件漆器作非淫巧用得质良冀资尚俭之规早就
惟新之制虽有惭于琼玉或可代于琉瓶伏缘道路
多虞星霜屡 器贡难通于万里纲行遂滞于三年
既失及时唯忧虚月臣今差押银青光禄大夫捡校
太子宾客兼御史中丞上柱国辛从实押领随状奉
进谨进
  进御衣段状
   当道先兼监铁使织造中和四年已前御衣
卷五 第 8a 页
   罗折造布并绫锦䓁除光进纳外续织造九
   千六百七十八段谨具如后物色
右臣久权筦货素乏筹谋多亏山海之资莫报云天
之泽前件御衣并绫锦绮䒭薄惭蝉翼䡖愧鸿毛然
而舒张则冻雪交光叠积则馀霞斗彩既成功于凤
杼希八用于龙衣俭德弥彰致美宜先于黻冕皇恩
远烛输诚必鉴于丝毫其疋段物䒭臣谨差某官某
押领随状奉进谨进
  进绫绢锦绮䓁状
   进奉绫绢锦银绮䓁一十万疋段两谨具色
卷五 第 8b 页
   目如后物色
右臣伏以兵戈充炽郡邑凋残仰思御辇巡游唯恨
赋舆悬阙况乃当道巡属之内招降颇多皆请占留
将充供赡贵息寇戎之患难礼进献之仪前件绫绢
锦绮䓁虽制自鸳机而价惭鲛室夐谢八蚕之号劣
登三品之名祗将申任土之宜岂足备补天之用轻
微既甚陨越何安其疋段物色谨差莭度散兵马使
王审球䓁押领随状奉进谨进
桂苑笔耕集卷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