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薮-唐-皮日休卷九

卷九 第 1a 页
皮日休文集卷第九 文薮
  书
   移元徵君书
   请韩文配飨太学书
   请孟子为学科书
   移成均博士书
   鹿门隐书六十篇
    移元徵君书
 徵君足下行奇操峻舍明天子贤宰相退隐于陵
卷九 第 1b 页
 阳踞见青山傲视白云得丧不可摇其心荣辱不
 能动其志挃拲冠冕泥滓禄位甚善甚善苟与足
 下同道者必汲汲自退名帷恐闻行惟恐显老死
 为山谷人矣或名欲遗千载利欲及当今者闻足
 下之道可以不进其说耶日休闻古之圣贤无不
 欲有意于民也苟或退者是时弊不可正主悯不
 可晓进则祸退则安斯或隐矣有是者世不可知
 其名俗不能得其教尚惧来世圣人责乎无意于
 民也此谓之道隐其次者行不端于巳名不闻于
卷九 第 2a 页
 人欲乎仕则惧祸欲乎退则思进必为怪行以动
 俗诙言以矫物上则邀天子再三之命下则取诸
 侯殷勤之礼甚有百世之风次有当时之誉此之
 谓名隐其次者行有过僻志有深傲饰身不由乎
 礼乐行已不在乎是非入其室者惟清风升其牖
 者惟明月木石然麋鹿然期夫道家之用以全彼
 生此之谓性隐然而道隐者贤人也名隐者小人
 也性隐者野人也有夫尧舜救世汤禹拯乱之心
 者视道隐之人由夫撨苏之民耳况名与性哉今
卷九 第 2b 页
 天下虽无事河湟有黠虏之患岭徼有逋蛮之虞
 主上焦心灼思晏询夜谋宰相战慄于岩廊百执
 事奔走于朝右然尚未复贞观开元之大治有致
 君于唐虞跻民于仁寿者其人则鲜其求则勤玄
 勋之䀻屡降于山林少微之星但明于霄汉此真
 足下之所高视也呜呼斯时也山林之间宜倒衣
 以接礼重迹以应命赴明天子千年之运成大丈
 夫万世之业勋铭于钟鼎德著于油素可不盛哉
 夫主上知足下之道久矣加以郡守荐之宰相誉
卷九 第 3a 页
 之虽锡命屡烦而高风转固接物日简入山益深
 且足下将为道隐乎则道隐者世不可知其名俗
 不能得其尚足下之名尚也丹青于世矣岂谓道
 隐哉将为名隐乎则名隐者以怪行动俗以诙言
 矫物足下之道伸之而伊夔屈之而夷齐岂谓名
 隐哉将为性隐乎则性隐者饰身不由乎礼乐行
 已不在乎是非足下须荐名于有司客位于侯伯
 岂谓性隐乎然三隐者足下皆出其表复何为而
 高卧哉如终卧陵阳而不起是废乎古人之道者
卷九 第 3b 页
 也仲尼曰素隐行怪后世有述焉吾弗之为也君
 子遵道而行半途而废吾弗能也已矣君子依乎
 中庸遁世不见知而不悔乎夫前二者圣人之所
 不为足下之学杨墨申韩乎何其悖于道也如遁
 世不见知而不悔则舜不为高蹈也舜不为真隐
 也足下其亦有意乎如纳㒒之言翻然而起醒然
 而用朝廷必处足下于大谏次用足下于宰辅其
 在大谏也以直气吹日月之翳以正道立天地之
 根先黜陟于朝廷次按察于侯国其在宰辅也外
卷九 第 4a 页
 以道宁四夷内以法提百揆俾天地反妖为瑞使
 阴阳易愆为禳然后以玄菟乐浪为持节之州昆
 崙崦嵫作驻跸之地又不知房杜姚宋何人也果
 行是道罄南山之竹不足以书足下之功穷百谷
 之波不足以注足下之善以足下之风可以知仆
 之志以仆之道可以发足下之文故不远千里授
 书于御者用以吐㒒臆中之奇贮也仆之取舍自
 有方寸异时无望于足下发函之后但起无疑不
 宣日休再拜
卷九 第 4b 页
    请韩文公配飨太学书
 于戏圣人之道不过乎用用于生前则一时可知
 也用于死后则百世可知也故孔子之封赏自汉
 至隋其爵不过乎公侯至于吾唐乃策王号七十
 子之爵命自汉至隋或卿大夫至于吾唐乃封公
 侯曾参之孝道动天地感鬼神自汉至隋不过乎
 诸子至于吾唐乃旌入十哲噫天地久否忽泰则
 平日月久昏忽开则明雷震久息忽震则惊云雾
 久郁忽廓则清仲尼之道否于周秦而昏于汉魏
卷九 第 5a 页
 息于晋宋而郁于陈隋遇于吾唐万世之愤一朝
 而释傥死者可作其志可知也今有人身行圣人
 之道口吐圣人之言行如颜闵文若游夏死不得
 配食于夫子之侧愚又不知尊先圣之道也夫孟
 子荀卿翼传孔道以至于文中子文中子之末降
 及贞观开元其传者醨其继者浅或引刑名以为
 文或援纵横以为理或作词赋以为雅文中之道
 旷百祀而得室授者唯昌黎文公之文蹴杨墨于
 不毛之地蹂释老于无人之境故得孔道巍然而
卷九 第 5b 页
 自正夫今之文千百十之作释其卷观其词无不
 禆造化补时政繄公之力也公之文曰仆自度若
 世无孔子仆不当在弟子之列设使公生孔子之
 世公未必不在四科焉国家以二十贤者代用其
 书垂于国胄并配飨于孔圣庙堂者其为典礼也
 大矣美矣苟以代用其书不能以释圣人之辞笺
 圣人之义哉况有身行其道口传其文吾唐以来
 一人而已不得在二十一贤之列则未巳乎典礼
 为备伏请命有司定其配飨之位则自兹以后天
卷九 第 6a 页
 下以文化未必不由夫是也
    请孟子为学科书
 圣人之道不过乎经经之降者不过乎史史之降
 者不过乎子子不异乎道者孟子也舍是子者必
 戾乎经史又率于子者则圣人之盗也夫孟子之
 文粲若经传天惜其道不烬于秦自汉氏得之常
 置博士以专其学故其文继乎六艺光乎百氏真
 圣人之微旨也若然者何其道晔晔于前其书汲
 汲于后得非道拘乎正文极乎奥有好邪者惮正
卷九 第 6b 页
 而不举嗜浅者鄙奥而无称耶盖仲尼爱文王嗜
 昌歜以取味后之人将爱仲尼者其嗜在孟子矣
 呜呼古之士以汤武为逆取者其不读孟子乎以
 杨墨为达智者其不读孟子乎由是观之孟子功
 利于人亦不轻矣今有司除茂才明经外其次有
 熟庄周列子书者亦登于科其诱善也虽深而悬
 科也未正夫庄列之文荒唐之文也读之可以为
 方外之士习之可以为鸿荒之民有能汲汲以救
 时补教为志哉伏请命有司去庄列之书以孟子
卷九 第 7a 页
 为主有能精通其义者其科选视明经苟若是也
 不谢汉之博士矣既遂之如儒道不行圣化无补
 则可刑其言者
    移成均博士书
 夫居位而愧道者上则荒其业下则偷其言业而
 可荒文弊也言而可偷训薄可故圣人惧是𥧲移
 其化上自天子下至子男必立庠以化之设序以
 教之犹歉然不足士有业高训深必诎礼以延之
 越爵以贵之俾庠声序音玲珑于珩佩锵訇于金
卷九 第 7b 页
 石此圣人之至治也今国家立成均之业其礼盛
 于周其品广于汉其诎礼越爵又甚于世而未免
 乎愧道者何哉夫圣人之为文也为经约乎史赞
 易近乎象诗书止乎删礼乐止乎定春秋止乎修
 然六籍仪形乎千万世百王更命迭号莫不由是
 大也其幽幽于鬼神其妙妙于玄造后之人苟不
 得行(胡郎)决句释者犹万物但被玄造之化者耶
 故万物但化而已不知玄造之源也夫六艺之于
 人又何异于是故诗得毛公书得伏生易得杨何
卷九 第 8a 页
 礼得二戴周官得郑康成摫其微言鈲其大义幽
 者明于日月奥者廓于天地然则今之讲习之功
 与决释之功不啻半矣其文得不弊乎其训得不
 薄乎呜呼西域氏之教其徒日以讲习决释其法
 为事吾之视太学又足为西域氏之羞矣足下出
 文阃生学世业精前古言高当今洸洸乎洋洋乎
 为诸生之蓍龟作后来之绵蕝得不思居其位者
 不愧其道处于职者不堕其业乎否则市大易负
 乘之机招诗人伐檀之刺矣奚不日诫其属月励
卷九 第 8b 页
 其徒年持六籍日决百氏俾诸生于圣典也洞知
 大晓犹驾车者必知康庄操舟者必知河海既若
 是矣执其业者精者进而堕者退公者得而私者
 失非惟大发于儒风抑亦不苟于禄位足下之道
 被于太学也其利可知矣果行是说则太华之石
 峨峨于成均之门者吾不颂于他人矣足下听之
 无忽日休再拜
    鹿门隐书六十篇(并序)
 醉士隐于鹿门不醉则游不游则息息于道思其所
卷九 第 9a 页
 未至息于文惭其所未周故复草隐书焉呜呼古
 圣王能旌夫山谷民之善者意在斯乎
 或曰仲尼修春秋纪灾异近乎怪言虎贲之勇
 近乎力行衰国之攻近乎乱立祠祭之礼近乎神
 将圣人之道多岐而难通也奚有不语之义也曰
 夫山鸣鬼哭天裂地拆怪甚也圣人谓一君之暴
 灾埏天地故讳耳然后世之君犹有穷凶以召灾
 极暴以示异者矣夫桀纣之君握钩伸铁抚梁易
 柱手格熊罴走及虎兕力甚也圣人隐而不言惧
卷九 第 9b 页
 尚力以虐物贪勇而丧生然后世之君犹有喜角
 抵而忘政受拔拒而过贤者寒浞窃室子顽通母
 乱甚也圣人隐而不言惧来世之君为蛇豕民为
 愮蜮然后世之君犹有易内以乱国通室以乱邦
 者夏启畜乘龙周穆宴瑶池神甚也圣人隐而不
 言惧来世之君以幻化致其物以左道成其乐后
 世之君犹有黩封禅以求生恣祠祀以祈欲者呜
 呼圣人发一言为当世师行一行为来世轨岂容
 易而传哉当仲尼之时苟语怪力乱神也吾恐后
卷九 第 10a 页
 世之君怪者不在于妖祥而在于政教也力者不
 在于角抵而在于侵凌也乱者不在于祍席而在
 于天下也神者不在于禨鬼而在于宗庙也若然
 者其道也岂多岐哉
 民之性多暴圣人导之以其仁民性多逆圣人导
 之以其义民性多纵圣人导之以其礼民性多愚
 圣人导之以其智民性多妄圣人导之以其信若
 然者圣人导之以天下贤人导之于国众人导之
 于家后之人反导为取反取为夺故取天下以仁
卷九 第 10b 页
 得天下而不仁矣取国以义得国而不义矣取名
 位以礼得名位而不礼矣取权势以智得权势而
 不智矣取朋友以信得朋友而不信矣尧舜导而
 得也非取也得之而仁殷周取而得也得之亦仁
 吾谓自巨君孟德已后行仁义礼智信者皆夺而
 得者也悲夫
 文学之于人也譬乎药善服有济不善服反为害
 或曰圣人见一善必汲汲慕之夫丹朱商均虽曰
 不肖岂便毒于豺虎哉何其嗣之远也且善足以
卷九 第 11a 页
 保身不足以保天下噫丹朱商均苟非尧舜之子
 一身且不保况天下哉
 毁人者自毁之誉人者自誉之夫毁人者人亦毁
 之不曰自毁乎誉人者人亦誉之不曰自誉乎
 或曰神农牛首蜚仲鸟身信乎哉曰非形也象也
 夫枭羊䝟貐尚犹类人况圣贤也哉
 或曰夏禹为黄熊信乎哉曰非也感也夫简狄吞
 鸟卵而生契姜嫄履大迹而产稷是也当禹之母
 梦熊而生耳不然者禹诚是熊吾以圣人为罔象也
卷九 第 11b 页
 或曰孟子云予何人也舜何人也是圣人皆可修
 而至乎曰圣人天也非修而至者也夫知道然后
 能修能修然后能圣且尧为唐侯二十而德盛舜
 为鳏民二十以孝闻焉在乎修哉后稷之戏必以
 蓻殖仲尼之戏必以俎豆焉在乎脩哉盖修而至
 者颜子也孟轲也若圣人者天资也非修而至也
 穷山人尽行也大江人尽涉也然而不幸者有遇
 虎兕之暴蛟龙之患者矣岂以是而止者哉夫途
 有遇是患而死者继其踵者惟恐其行之不速也
卷九 第 12a 页
 今之士为名与势苟刑祸及流窜至是监刀锯者
 必名人司流窜者必势士继其踵者惟恐其位之
 不速也呜呼名与势然也吾患其内虎兕乎蛟龙
 乎是天不为人幸也非人也其或披林逐虎兕入
 水婴蛟龙遇其患也是人不为天幸也非天也若
 是以取祸则终身所为心之驵侩焉君子不为其
 所不为小人为其所不为
 可以威而不威可以杀而不杀难也
 洁者不观其穷观其富也慎者不观其危观其势
卷九 第 12b 页
 也苟当穷能洁当危能慎戒也非真也
 古之官人也以天下为己累故已忧之今之官人
 也以巳为天下累故人忧之今道有赤子将为牛
 马所践见之者无问贤不肖皆惕惕然皆欲驱牛
 马以活之至夫国有弱君家有色妇有谋其国欲
 其室者惟恨其君与夫不罹赤子之祸也噫是复
 何心哉
 孟子曰伯夷隘柳下惠不恭伊尹五就汤五就桀
 皮子采廉于伯夷廉于天下不为隘矣择和于下
卷九 第 13a 页
 惠和于天下不为不恭矣取志于伊尹志于天下
 不为不大矣
 天有造化圣人以教化禆之地有生育圣人以养
 育禆之四时有信圣人以诚信禆之两曜有明圣
 人以文明禆之噫禆于天地者何独圣人虽禽兽
 昆仲云物亦不能自顺其孔麟凤禆于祥瑞也蛟
 龙禆于润泽也昆虫禆于地气也云物禆于天候
 也而况于圣人乎况于鬼神乎故纡大君之组绶
 食生人之膏血苟不仁而位是不禆于禄食也况
卷九 第 13b 页
 能禆于天地乎吾乃知是禽兽昆虫云物不窃于
 天地之覆焘也
 舟之有杚犹人之有道也杚不安也舟之行匪杚
 不进是不安而安也人之行也犹舟之有杚匪道
 不行是不行而行也夫秦失杚于项项遗仡于汉
 是圣人之道不安其所安小人之道安其所不安也
 伊尹之道一介不以与人一介不以取诸人吾得
 志弗为也与之以道取之以道天下可也况一介
 哉伊尹之道近乎执吾去执而取廉者也伯夷弗
卷九 第 14a 页
 仕非君弗治非民治则进乱则退吾得志弗为也
 不仕非君孰行其道不治非民孰急天下以非君
 乎汤不当事桀文王不当事纣也以非民乎桀民
 不赴殷纣士不归周矣故伯夷之道过乎高吾去
 高而取介者也
 柳下惠可事非君可使非民与恶人言虽袒裼裸
 程于我侧尔焉能浼我哉吾得志弗为也夫蚍蜉
 岂过人而有礼哉民之下者亦若是而已柳下惠
 之道过乎溷吾去溷而取辨者也
卷九 第 14b 页
 于戏黄卷之内圣贤者皆在焉慕而不可及爱而
 不可必郁郁于厉夫至乎是者为心乎为身乎心
 则劳身则惫呜呼道果不在于自用
 古之奢也吾不奢古之俭也吾不俭适管晏之中
 或可矣噫古之奢也僣今之奢也滥古之俭也性
 今之俭也名
 学而废者不若不学而废者学而废者恃学而有
 骄骄必辱不学而废者愧已而自卑卑则全勇多
 于人谓之暴才多于德谓之嫉
卷九 第 15a 页
 小善乱德小才耗道
 以有善而不进以有才而不修孔门之徒耻也
 古之隐也志在其中今之隐也爵在其中
 吏不与奸罔期而奸罔自至贾竖不与不仁期而
 不仁自至呜呼吏非被重刑不知奸罔之丧已贾
 竖非遭极祸不知不仁之害躬也夫易化而善者
 齐民也唯吏与贾竖难哉
 人之肆其志者其如后患何
 圣人能与人道不能与人志
卷九 第 15b 页
 呜呼才望显于时者殆哉一君子爱之百小人妒
 之一爱固不胜于百妒其为进也难
 不以尧舜之心为君者具君也不以伊尹周公之
 心为臣者具臣也
 造父善御不能御驽骀公输善匠不能匠散木吾
 知夫不教之民也岂易御而易匠者哉阳货者仲
 尼之驽骀也互乡者仲尼之散木也
 或曰子之道有以迈于人子之貌固不足加于众
 噫何哉曰亦何昜哉伊皋亦人矣孔颜亦人耳
卷九 第 16a 页
 不思而立言不知而定交吾其惮也
 知道而不行知贤而不举甚乎穿窬也夫盗也者
 不能尽一室如不行道足以丧身不举贤足以亡国
 金贝珠玑非能言而利物者也至夫有国者宝之
 甚乎贤惜之过乎圣如失道而有乱国且输人况
 夫金贝珠玑哉
 圣人行道而守法贤人行法而守道众人侮道而
 货法古之决狱得民情也哀今之决狱得民情也
 喜哀者哀其化之不行喜之者喜其赏之必至周
卷九 第 16b 页
 公为天子下白屋之士今观于一命之士接白屋
 之士斯礼遂亡悲夫幸君之急而见惩糺已之雠
 而为直因躬不好者而为廉因人不乐者以为正
 大人不由也
 圣人之道犹坦途诸子之道犹斜径坦途无不之
 也斜径亦无不之也然适坦途者有津梁之斜径
 者苦荆棘三王之世民知生而不知化五帝之世
 民知化而不知德
 毁人者失其直誉人者失其实近于乡原之人哉
卷九 第 17a 页
 惮势而交人势劣而交道息希利而友人利薄而
 友道退明君善全臣者不狎哲士善全友者不昵
 或曰我善治苑囿我善视禽兽我善用兵我善聚
 赋古之谓贼民今之谓贼臣
 虸蚄能害稼不能害人奸邪善害人害稼者有时
 而稔是不害也虽有祝鮀之佞宋朝之美其害人
 也可胜道哉
 或问君子之道何如则可以常行矣曰去四蔽用
 四正则可以常行矣曰何以言之见贤不能亲闻
卷九 第 17b 页
 义不能伏当乱不能正当利不能节此之谓四蔽
 道不正不言礼不正不行文不正不修人不正不
 见此之谓四正鹓鸾不常见君子慕焉莺鸠常见
 小人捕焉噫君子之出处亦犹夫鹓鸾而已矣
 不位而尊者曰道不货而富者曰文噫吾将谓得
 时乎尊而骄者不为矣吾将谓失时乎富而安者
 吾为矣
 或曰将处乎世如何则可以免乎谤曰去六邪用
 四尊则可矣曰何以言曰谏未深而谤君交未至
卷九 第 18a 页
 而责友居未安而罪国家不俭而罪岁道不高而
 凌贵志不定而羡富此之谓六邪也自尊其道尧
 舜不得而卑也自尊其亲天下不得而诎也自尊
 其已孩孺不得而娱也自尊其志刀锯不得而威
 也此之谓四尊也
 爱虽至而不媟雠巳危而不挤势方盛而知足利
 正中而识已岂小人之能哉
 以俭而获罪犹远乎奢以退而遇谤尚愈乎进弓
 箕之家生子而舍乎弓箕陶旊之家生子而舍乎
卷九 第 18b 页
 陶旊噫吾之道犹弓箕陶旊乎
 自汉至今民产半入乎公者其唯桑弘羊孔仅乎
 卫青霍去病乎设遇圣天子吾知乎桑孔不过乎
 贾竖卫霍不过乎士伍
 古之杀人也怒今之杀人也笑
 古之用贤也为国今之用贤也为家
 古之酗醟也为酒今之酗醟也为人
 古之置吏也将以逐盗今之置吏也将以为盗
 或曰杨墨有道乎曰噫钱格簺皆有道也何啻乎
卷九 第 19a 页
 杨墨哉吾知夫今之人嗜杨墨之道者其一夫之
 族耳
卷九 第 19b 页

皮日休文集卷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