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薮-唐-皮日休卷五

卷五 第 1a 页
皮日休文集卷第五 文薮
  文论颂序
    补大戴礼祭法文
    祀疟疠文
    晋文公取阳樊论
    秦穆谥缪论
    汉斩丁公论
    周昌相赵论
    陵母颂
卷五 第 1b 页
    非沈约齐纪论
    正沈约评诗
    补泓战语
    独行
    法言后序
     补大戴礼祭法文
 祭法曰法施于人则祀之咎繇作帝谟为士师其
 道参乎舜禹不曰法施于人乎何祀典之阙哉祭
 法曰能禦大灾则祀之尧舜之世山林蕃鸟兽暴
卷五 第 2a 页
 益作虞也山林疏鸟兽鲜人民安不曰能禦大灾
 乎何祀典之阙哉祭法曰以劳定国则祀之昔者
 周公辅武以宁殷乱佐成而立周业制礼乐立明
 堂不曰以劳定国乎何祀典之阙哉如以咎繇伯
 益之功小于舜禹不在祀典则契为司徒而民成
 咎繇也冥勤其官而水死伯益也如以圣人制礼
 自有七庙不合列在祀典则文王以文治武王以
 武功周公也如皆以功烈列于民者则吾之先师
 仲尼迈德于百王垂化于万世孰不若契为司徒
卷五 第 2b 页
 冥勤其官也哉日休惧圣人之文将乱而坠敢参
 补而附之文曰咎繇能平其法以位终益能立其
 功以让禹政周公以文化仲尼以德成非此族也
 不在祀典
    祀疟疠文
 昔夏后氏铸鼎象物使民知神奸或魑魅之外
 魍魉之馀匿天命窃帝威不见形于鼎上者自夏
 后氏去继为祸于人间被之者始若处水监复
 若落炎井眩瞀荧惑视之累形听音重声骨节■
卷五 第 3a 页
 重如山已倾始或醒时夺人之情丧人之精兀若木
 偶昏如宿酲噫或饮食不节哀乐失所病于人者
 上则汤剂次则矿艾愈矣凡在是病者人也又非
 天也汤剂不可理矿艾不可攻呜呼疠之能祸人
 是非有知也既有知奚不效神为聪明正直不加
 祟于君子焉遂为文祀而逐之曰
 疠乎疠乎有事君不尽节事亲不尽孝出为叛臣
 入为逆子天未降刑尚或窃生尔宜疠之有专禄
 恃威僣物行机上弄国权下戏民命天未降刑尚
卷五 第 3b 页
 或窃生尔宜疠之有卖交取禄谄交结族一言不
 善祸发如镞天未降刑尚或窃生尔宜疠之美曼
 之色媚于君侧巧笑未足已亡于国天未降刑尚
 或窃生尔宜疠之柔佞之言惑于君前委顺未足
 国步移焉天未降刑尚或窃生尔宜疠之四星之
 位奉于紫宸萧墙祸起帝座蒙尘天未降刑
 尚或窃生尔宜疠之见灾幸久闻祸乐成含羞冒
 贵忍垢贪荣天未降刑尚或窃生尔宜疠之疠乎
 疠乎尔目不盲尔耳不聋如向来所陈奚不祸于
卷五 第 4a 页
 其躬仁者必有厄义者必有穷见仁义而勿疠遇
 奸佞而肆凶非唯去乎物患抑亦代乎天功疠乎
 疠乎苟依吾言而若是吾将达尔于帝聪
    晋文公不合取阳樊论
 三代之赏臣下以爵不以位不以器迨夫后世君
 弱臣强拨去古法能立一功者先伺君地焉能立
 一勋者先窥君器焉犹是于晋有三桓于齐有田
 常于楚有白公是赏过有僣生焉甚者夺主从来
 尚矣且姬之列侯守其本封胜其主爵锡之以鈇
卷五 第 4b 页
 钺分之以钟彝休戚其民生杀于国其贵已极矣
 遇天下无事则行其德化奉其贡职居则待乎巡
 狩行则赴于会同遇天下有事则申之以钟鼓行
 之以征伐上以定王室下以正诸侯真侯伯之职
 业也是常节也苟周天子有赐宜以德让之岂当
 更受其地也苟让不获听受之者其爵可也其器
 可也且天子之地方千里则不足以待诸侯诸侯
 之地既侵天子之甸由削枝者必反乎干剸肉者
 必至乎骨何者势使之然也如晋文既定襄王于
卷五 第 5a 页
 郏鄏王劳之以地阳人不服晋侯围之乃辱其宗
 祊苦其人民虐其甥舅呜呼其亦不仁矣是晋文
 虽其入天子之功而有凌天子之威也当王之赐
 宜让曰臣重耳以眇眇之德处专征之任遇翟寇
 肆虐天王失守宗庙臣敢兴下国之师煞凶臣定
 王室乃臣之常也不足赏也苟天王违念小伐不
 寘诸刑列唐叔之祚获臣有奉为赏厚矣苟以畿
 内之地为臣之邑是上滥其赐下僣其受也虽天
 王之荐宠臣其若宗庙之灵百姓之心后世之罪
卷五 第 5b 页
 何而晋文曾不是让又请隧焉岂内轻衰周之凌
 迟外恃诸侯之强盛而为邪殊不知周王之尚守
 乎典礼也且王曰昔我先王之有天下也规方万
 里焉以为甸服以供上帝山川百神之祀以备百
 姓兆民之用且王之所赐田皆在周甸也王明知
 在甸内与乎晋者是力不能制晋也如力足制晋
 肯以规方千里之内地与夫诸侯哉是王之语晋
 侯以规方千里者讥其受地也文公不悟卒而受
 之呜呼文公之霸也有召君之讥请隧之僣不为
卷五 第 6a 页
 甚矣甚者在阳樊也
    秦穆谥缪论
 圣人务安民不先置不仁以见其仁焉不先用不
 德以见其德焉苟如是见危者已坠而欲援观斗
 者将死而方救噫其亦不仁矣以高辛之仁化用
 一挚挚之不善天下之民捕尧以为君以唐尧之
 仁化用一鲧鲧之不绩天下之民噪禹以为功夫
 如是挚之与鲧是高辛唐尧诚用之也非先置也
 推其诚而用之人民尚陪之如是况先置者邪当
卷五 第 6b 页
 晋献孋姬之乱后奚齐卓子之死馀重耳在翟夷
 吾居秦以秦穆之力制翟而安晋其能必矣夫重
 耳之贤也天下知之又其从者足以相人国如先
 立之必能诛乱公子去暴大夫翼德于成周宣化
 于汾晋而穆公乃取公子挚之言乃先置夷吾是
 为惠公公之入也背内外之赂诛本立之臣蒸先
 父之室故生民兴诵死者无报卒身获于秦而子
 杀于晋呜呼致是也非晋人之罪秦人之罪也夫
 挚立八年不善而去鲧用三载弗绩而诛况晋惠
卷五 第 7a 页
 公之在位作宗庙之蠹蠍为社稷之稂莠一立十
 五年其为害也大矣今之学者以秦穆为缪尚疑
 其谥得斯人也可以谥缪为定
    汉斩丁公论
 忠之为称也盖欲委身以事主不以猜误贰其心
 不以辩说贰其心不以疑惧贰其心者也上有过
 诤于公不扬名于私岂猜误之足入乎上有忌愈
(愈乎退/乎进不)岂辩说之足入乎上有间(去)惧乎心不惧乎
 事岂疑惧之足入乎夫苟禄吝生而仕者上有过
卷五 第 7b 页
 言未息而惧乎诛谏未再而去乎位自以得古人
 三谏不从之义然幸其生贪其禄是猜误而贰其
 心也上有忌必奸于心机媚于声气不思已之不
 聪而谓上之受谤不思道有未可而谓猜辩之足
 从必从辩而去是辩说贰其心者也上有间必佞
 彼爱取乎厚也必謟彼倖求其舍也有爱不可佞
 倖不可谄即苟而已矣是疑惧贰其心者乎呜呼
 刘项之作也淮阴不以猜误而去项乎淮南不以
 疑惧而去项乎曲逆不以辩说而去项乎去彼而
卷五 第 8a 页
 就此果谓忠乎果谓不忠乎是利则存不利则亡
 者也则丁公临敌舍敌无杀诚恻隐之仁者岂有
 猜误辨说疑惧者耶有利则存不利则亡者耶与
 其不忠则彼三侯者未可免鼎镬之诛刀锯之刑
 也是高祖斩之果不为当噫汉之初立未为无人
 乎丁公就刑未闻有一言而戾者将固之命也悲
 夫
    周昌相赵论
 夫刚柔之分在乎性得失之机系乎用苟刚暴则
卷五 第 8b 页
 胜柔柔久则胜刚物之常理也或用之以刚处柔
 以柔处刚其机必得矣如以刚处刚以柔处柔其
 机必失矣周昌之性刚也吕后之性刚也汉祖以
 百岁后以赵王如意为忧故辍昌相赵呜呼汉高
 之意非逞志于一时纳虑于一谏而相昌乎不然
 何其用之失也如以昌之刚足固赵国则赵之兵
 甲能当汉乎是不可一也如以昌之刚足固赵王
 吕氏徵王特一邮夫之力耳不可二也如以昌之
 节足以存赵不过乎死死则赵王既徵耳是不可
卷五 第 9a 页
 三也卒使百岁之后如意冤僇周昌愤死惜哉汉
 祖未崩前以周勃统南军以昌领北军以陈平为
 谋主则吕后之令产禄之谋不能当临大难而不
 回秉大节而不坠之也苟使握军政执相权昌能
 之其柰何误用
    陵母颂
 孔父称唯小人与女子为难养也夫女子之忠贞
 义烈或闻于一时小人之奸诈暴乱不忘于一息
 使千百女子如小人奸诈暴乱者有矣使千百小
卷五 第 9b 页
 人如女子忠贞义烈者未之有也则安国侯之母
 也不以项强而刘弱俾子事项不以子背君而别
 事而有忿色对暴君而抗大节舍其生而践死地
 呜呼春秋书解杨致晋君之命汉史称周苛拒项
 籍之爵方诸陵母诚未为忠何者男子少服教壮
 行义忠义贞烈虽死不辱鼎镬在前而不惧锧笮
 被体而无怨乃男子之常事也至夫女子少隐帷
 薄壮执箕帚岂尝熟于忠贞义烈哉是女子之
 有是者由百物之有瑞者矣岂易为哉岂易为哉
卷五 第 10a 页
    非沈约齐纪论
 沈约作齐纪论云太庙四时之祭各以平生所嗜
 飨之汉明帝梦光烈皇后明旦车驾至庙躬拂帷
 幄亲易粉泽前史以为美谈此亦先代之旧典也
 日休曰荐飨之仪笾豆之数圣人之制定矣苟非
 通如周孔不相沿袭者谓时有人乎无其人制之
 谓乎非也宜矣脩其书不正而反赞之谓乎妄也
 又宜矣夫屈到嗜艾屈建荐之为乎合礼曾晰嗜
 羊枣曾子不食之谓乎不忍一隅之国礼文不备
卷五 第 10b 页
 宜哉约以方之汉明大孝过矣
    正沈约评诗
 周诗曰驷騵彭彭注曰骝马白腹曰騵议者言上
 周下殷沈约又云騵者盖三家之色相胜又示周
 殷相代也日休曰天之命也必以二德则文王自
 信矣何为不受殷禅哉诗曰文王受命作周又曰文
 王有明德俾其率天下之义师取一隅之凶主南
 面于殷其能昭昭矣然非人事不可也天时未可
 也岂不可谓殷之贤人尚众冀匡纣而易政也岂
卷五 第 11a 页
 能以驷騵之色示乎代殷哉呜呼禅代之事符于
 天命必不可以驷騵之色胜之也谓尧之运为火
 欤则车服一当从其色则尧不当乘白马冠黄收
 衣纯衣也故圣人继运以德受禅以仁如以马之
 色示于代殷则吾以圣人用于左道矣或曰若然
 者奚著曰毛公误笺沈约过释
    补泓战语
 宋襄公伐郑楚伐宋而救郑与楚会泓战既济未
 阵司马子鱼请击之公不以战卒败而退公羊氏
卷五 第 11b 页
 以为文王之战亦不过此日休补其文曰圣人制
 民患其力不可禁也设法以刑之患刑之不可止
 也用武以兵之兵之既出也民秉之为格杀执之
 为攻残故圣人施金鼓以节之用羽旄以饰之为
 蒐狩以教之自三代以降春秋之时礼乐之征弛
 掩袭之弊广穷其力者譬角抵者争其胜负并驱
 者竞其先后胡为仁让哉文王圣人之至也虽以
 德化未闻不兵而获者然则伐大夷征密须败嗜
 国伐崇侯虎襄公始战齐而纳孝公次及于泓则
卷五 第 12a 页
 云不禽二毛不以阻隘夫圣人之爱民也班白不
 提挈又云一夫不获其所岂能区区于死地决其
 胜于人命哉较其战也文王不为也噫公羊氏违
 丘明之旨为文王之战亦不过于此罪也
    独行
 士有洁其处介其止于世者行以古圣人止以古
 圣人不顾今之是非不随众之毁誉虽必不合于
 禄利适乎道而已矣要以今是我之非我非今之
 是彼知于我者闻毁适足誉不知我者闻誉适足
卷五 第 12b 页
 毁昧然不顾其是非毁誉者用之呜呼士之道得
 不顾其是非毁誉者用之则天下之治不啻半于
 淳古矣今之所誉者处以古圣人以今达者闻是
 则进闻非则迨有爱者闻毁而疏之有不合者闻
 毁而洽之故道不加于世业鲜异于众则其人贸
 贸于禄利嗤嗤于朝廷望天下之治不啻于淳古
 也难以哉
    法言后序
 法言孝至之篇曰周公以来未有汉公之懿者说者
卷五 第 13a 页
 以为杨子逊伪新之美又以为称其居摄之前云
 呜呼日月岂卒能逊莽乎未若无阿衡之称也噫
 既有其文不能无其论吾得之矣在美新之文乎
 则雄之道于兹疵也
卷五 第 13b 页

皮日休文集卷第五
卷五 第 14a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