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薮-唐-皮日休卷四

卷四 第 1a 页
皮日休文集卷第四 文薮
  碑铭赞
   文中子碑
   咎繇碑
   首阳山碑
   春申君碑
   刘枣强碑
   汴河碑
   蓝田关铭
卷四 第 1b 页
   隋鼎铭
   新城三老董公赞
   易啇君列传赞
    文中子碑
 天不能言阴骘乎民民不可纵是生圣人圣人之
 道德与命符是为尧舜性与命乖是为孔颜噫仲
 尼之化不及于一国而被于天下不治于一时而
 霈于万世非删诗书定礼乐赞易道修春秋乎故
 孟子叠踵孔圣而赞其道夐乎千世而可继孟氏
卷四 第 2a 页
 者复何人哉文中子王氏讳通生于陈隋之间以
 乱世不仕退于汾晋序述六经敷为中说以行教
 于门人夫仲尼删诗书定礼乐赞易道修春秋先
 生则有礼论二十五篇续诗三百六十篇元经三
 十一篇易赞七十篇孟子之门人有高第者公孙
 丑万章焉先生则有薛收李靖魏徵李绩杜如晦
 房玄龄孟子之门人郁郁于乱世先生之门人赫
 赫于盛时较其道与孔孟岂徒然哉设先生生于
 孔圣世余恐不在游夏亚况七十子欤惜乎德与
卷四 第 2b 页
 命乖不及睹吾唐受命而殁苟唐得而用之贞观
 之治不在于房杜褚魏矣后先生二百五十馀岁
 生曰皮日休嗜先生道业先生文因读文中子后
 序尚阙于赞述想先生封隧在所因为铭曰
 大道不明天地沦精俟物圣教乃出先生百氏黜
 迹六艺腾英道符真宰用失阿衡先生门人为唐
 之祯差肩明哲接武名卿未逾一纪致我太平先
 生之功莫之与京
    咎繇碑
卷四 第 3a 页
 噫谆谆之命必归于德盛者出不徒然上应运次
 命代苟非相者数十祀翼出于一时者其运与命
 彼失此得彼得此失咸在乎谆谆之命焉奚在归
 乎德也夫帝挚之德不盛于尧尧而得焉十六族
 之德不盛于舜舜而得焉至于咎繇德齐于舜禹
 道超乎稷启禹荐于天不命而殁则谆谆之命奚
 归乎呜呼天何为哉不付咎繇之命者将欲空受
 天下哉未必独死咎繇也设咎繇得天下其暮必
 荐益益得天下其暮之荐必有其人自咎繇之降
卷四 第 3b 页
 空授之主其暴民黩天者可忍言也哉太史公曰
 禹封咎繇之后于英六五年春日休自淝陵之江
 左道出英六城下因求遗实厥祀存焉乃絓马于
 古木再拜于庙庭退而碑之请枞阳小尹刋于壁
 铭曰
 惟天降圣不锡厥命一篇帝谟百王之镜禹有奚
 遏荐之不定启有令德受之而正巳矣何伤明德
 逾盛
    首阳山碑
卷四 第 4a 页
 天必从道道不由天其曰人乎哉大圣应千百年
 之运仁发于祥义动于瑞上圣帝也次素王也莫
 不应乎天地亘乎日月动乎鬼神或有守道以介
 死秉志以穷生确然金石不足为其贞澹然冰玉
 不足为其洁非自上古圣人不以动其心况当万
 世富贵之士哉斯自信乎道天地不可得而应也
 呜呼夷齐之志尝以神农虞夏形于言由是观之
 岂有意于文武哉然迹其归周不从谏而死彼当
 求西伯也而得武王也不曰得人乎既得仁而仁
卷四 第 4b 页
 不取其谏则夷齐死之宜矣太史公以其饿死责
 乎天呜呼若夷齐之行可谓道不由天者乎如不
 得人而饿死天可责也苟夷齐以殷乱可乎而臣
 于周则周邵之列矣奚有首阳之阨乎若夷齐者
 自信其道天不可得而应者也天尚不可应况于
 人乎况于鬼神乎
    春申君碑
 士以知己委用于人报其用者术苟不王要在强
 其国尊其君也上可以霸略次可以忠烈无王术
卷四 第 5a 页
 而有霸略者可以胜人国无霸略而有忠烈者亦
 足以胜人国春申君之道复何如哉忧荆不胜以
 身市奇计不曰忠乎荆太子既去歇孤在秦其信
 刑待祸若自屠以当喂虎不曰烈乎然徙都于寿
 春失邓塞之固去方城之险舍江汉之利其为谋
 已下矣犹死以吴为宫室以鲁为封疆春申之力
 哉当斯时也苟任荀卿之术广圣深道用之期月
 荆可王矣卒以猜去士以谤免贤于戏儒术之道
 其奥藏天地其明烛鬼神春申且不悟况李园之
卷四 第 5b 页
 阴谋岂易悟哉岂易悟哉
    刘枣强碑
 歌诗之风荡来久矣大抵丧于南朝坏于陈叔宝
 然今之业是者苟不能求古于建安即江左矣苟
 不能求丽于江左即南朝矣或过为艳伤丽病者
 即南朝之罪人吾唐来有是业者言出天地外思
 出鬼神表读之则神驰八极测之则心怀四溟磊
 磊落落真非世间语者有李太白百岁有是业者
 彫金篆玉牢奇笼怪百锻为字千练成句虽不在
卷四 第 6a 页
 躅太白亦后来之佳作也有与李贺同时有刘枣
 强焉先生姓刘氏名言史不详其乡里所有歌诗
 千首其美丽恢赡自贺外世莫得比王武俊之节
 制镇冀也先生造之武俊性雄健颇好词艺一见
 先生遂加异敬将署之宾位先生辞免武俊善骑
 射载先生以贰乘逞其艺于野武俊先骑惊双鸭
 起于蒲稗间武俊控弦弦不再发双鸭联毙于地
 武俊欢甚命先生曰某之伎如是先生之词如是
 可谓文武之会矣何不出一言以赞邪先生由是
卷四 第 6b 页
 马上草射鸭歌以示武俊议者以为祢正平鹦鹉
 赋之类也武俊益重先生由是奏请官先生诏授
 枣强县令先生辞疾不就世重之曰刘枣强亦如
 范来芜之类焉故相国陇西公夷简之节度汉南
 也少与先生游且思以见命列将以襄之髹器千
 事赂武俊以请先生武俊许之先生由是为汉南
 相府宾冠陇西公日与之为笔宴其献酬之歌诗
 大播于当时陇西公从事或曰以某下走之才诚
 不足污辱重地刘枣强至众必以公宾刘于众吏
卷四 第 7a 页
 之上何散之如是公曰愚非惜幕间一足地不容
 刘也然视其状有不足称者诸公视某与刘分岂
 岂有间然哉反为之惜其寿尔后不得已问先生
 所欲为先生曰司功椽甚闲或可承阙相国由是
 椽之虽居官曹宴见与从事仪将后从事又曰刘
 枣强纵不容在宾署承乏于掾曹诎矣奚不疏整
 其秩相国不得已而表奏焉诏下之日先生不恙
 而卒相国哀之恸曰果然正掾曹煞吾爱客葬之
 有加等坟去襄阳郭五里曰柳子关后先生数十
卷四 第 7b 页
 岁日休始以鄙文称于襄阳邑人刘永高士也尝
 述先生之道业尝咏先生之歌诗且叹曰襄之人
 只知有孟浩然墓不知有先生墓恐百岁之后埋
 灭而不闻与荆棘凡骨溷吾子之文吾当刋焉日
 休白存既摭实录之何愧呜呼先生之官卑不称
 其德宜加私谥然枣强之号世巳美矣故不加焉
 是为刘枣强碑铭曰
 已矣先生禄不厚矣彼苍不诚位既过于赵壹兮
 才又逾于祢衡既当时之有道兮非殁世而无名
卷四 第 8a 页
 呜呼襄阳之西坟高三尺而不树者其先生之故
 茔
    汴河铭
 夫垂后以德者当时逸而后时美垂后以功者当
 时劳而后时利若然者守道之主惟恐德不美后
 时逸于已民也夸力之主惟恐功不及当时劳于
 巳民也故天下也不逸不足守不劳不可去致其
 利害生于贤愚之主自古然耶则隋之疏淇汴凿
 太行在隋之民不胜其害也在唐之民不胜其利
卷四 第 8b 页
 也今自九河外复有淇汴北通涿郡之渔商南运
 江都之转输其为利也博哉不劳一夫之荷畚一
 卒之凿险而先功巍巍得非天假暴隋成我大利
 哉尚恐国家有淇汴太行之役因献纤诫是为汴
 河铭
 惟河沵沵循禹之轨厥有暴隋凿通津泗昼泣疲
 民夜哭溺鬼似赭流川如松贯地龙舟未故江都
 已弑陈迹空存逝波不止在隋则害在唐则利呜
 呼圣王守此而已
卷四 第 9a 页
    蓝田关铭
 六年皮子副诸侯贡士之荐入京程至蓝田关睹
 山形关势回抱于天秀欲染眸危将惊魄噫将造
 物者心是而加力邪不然者何壮观若斯之盛也
 易曰王公设险以守其国信矣哉若为天下之枢
 机万世之阃阈者非兹关而莫守也因陈其规是
 为蓝田关铭曰
 天铺唐业地造唐关千嵓作锁万嶂为栓难图其
 形莫状其秀双扉未开天地如斗轧然昼启人流
卷四 第 9b 页
 如济似画秦图铺于马底崄不可侵唯王之心矧
 夫兹关独可规临
    隋鼎铭
 隋氏有鼎其器非古以诈为金以贼为铸以虐火
 煎四海以毒气蒸九土天假唐力杠之仁地以泽
 扑虐火以德销毒气既折其足又齧其耳噫戏圣
 王无畜兹器
    新城三老董公赞(并序)
 在汉之取天下也三杰而已矣萧何苦民力以给
卷四 第 10a 页
 兵韩信杀民命以骋战功留侯设诡策以离秦项
 当其时未闻仁义说于君者而董公乃谕之以丧
 义帝至使天下宗汉者为其丧义帝也夫汉祖以
 曹参虽有攻城野战之功不如萧何也信矣焉至
 于苦民力杀民命设诡策反不若董公之功也哉
 如高祖为天子以公为师友行其道于时其利可
 知矣公之道已行于汉而不睹封赏之礼又当时
 史氏无一字以褒者因为赞以旌之
 项氏狂攘贼我怀王天命未的孰存与亡皤皤董
卷四 第 10b 页
 公一言汉昌一人弑君天下皆伤一人哭君天下
 皆丧项由是弱汉由是强扶义而征可知轩黄唱
 仁而战可知武汤用于天道折彼雄铓繄公之道
 与汉而光
    易商君列传赞(并序)
 商君者用于孝公制其法而秦给御其谋而魏败
 封邑未居轘刑以及呜呼商君之匡秦虽不必尽
 是然亦至矣太史贬之过实非以欺公子印刑公
 孙虔拒杜摰之说者乎然有一是亦足救斯非也
卷四 第 11a 页
 余悲商君忠而受刑因重述其行事以赞曰
 商君之于孝公也一二见孝公不悟其说非皇王
 之道行之难不及其身者乎斯公之罪也在商君
 有心于是道不亦多乎当商君一二说孝公行之
 商君必为阿衡矣呜呼卒以奇令特用自蒙于僇
 悲夫
卷四 第 11b 页

皮日休文集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