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泉子集-唐-刘蜕卷六

卷六 第 1a 页
唐刘蜕集第六卷
  投知已书
  答知已书
  论江陵耆老书
  江南论乡饮酒礼书
   投知已书(或云与大/理杨卿书)
复何事哉弓矢乎制敌之事今为导卫羽
卷六 第 1b 页
仪金革乎勇众之器今为节奏和声射宫
蓬蒿幽燕少年耻蹈其下文之用莫过乎
当时文之人莫过乎阁下复何事哉汉既
治世诗书礼乐皆巳逸坠求亡书者故冬
官考工开千金之购议帝制者进退赞拜
定茅蕝之中而今河洛冢壁图简编修登
降俯仰不倒步序便蕃之仪莫过乎当时
卷六 第 2a 页
优游之学莫过乎阁下复何事哉材力既
以相誉忠正得以相扶及秦世为之妖言
东汉为之党禁公道畏忌相顾而野死今
布衣匹夫得歌王公大人之盛德先进达
生得荐布衣匹夫之事业唯其公当举之
不以为疑扶之不以为党无私之道莫过
乎当时誉能之心(一作/人)莫过乎阁下呜呼
卷六 第 2b 页
苟有其时而无其人虽有举能之心(一作/人)
斯为阁下惜有其人有其时而阁下苟不
留意属念斯为来世吊蜕生二十馀年巳
过当时之盛栖迟困辱者过(一作/未)遇当时
之人书成而尝乐乎其时出车蒲于道路
而才高于蜕忌蜕侵已才下于蜕畏蜕擅
名是以深知之者不得终其朝欲振之者
卷六 第 3a 页
又自无其力也谓其书空(一作/终)为来世吊
已矣乎不意得与阁下不为异世同乎文
字所谓当时之人斯非阁下者乎则其人
未死口能言乎能尽(一作/昼)门下见之复用
何礼以接之既接之复用何词以誉之誉
之得尽其才接之得尽其礼斯人也读书
业文德(一作/得)有知已居穷守道死且不朽
卷六 第 3b 页
复何事哉
   谢旧恩书(一作答知已书)
蜕尝感近世知已(一作/友)隳离交道沈(一作/旷)
废不忍终日疚之于心思出其门闾上谒
于公卿水行吴楚之城陆走商周之甸旁
听天下岁晚而归卒无所遇是十六国之
故墟四渎之隅落未足为大也卒不能副
卷六 第 4a 页
蜕也区区之望况有一言解相印一见爵
上卿者乎斯不无人晚乃遇之不自绍介
之口不因媒属之势缨绥车佩下入蓬蒿
一言而胶附不离有忧其终始出处之事
者况蜕之遇执事于南康也其来六月而
馀无不得日奉论议欲变阴谷为生植之
地起死人为奔走之夫返覆(一作/往返)踰时将
卷六 第 4b 页
止复动虽人有昆弟亲戚之爱哭其死忧
其病荣其达则或过于执事之心至于诱
掖殷勤不遽以违命见绝者则昆弟亲戚
相强一不相从则终身不复意之蜕前日
来求人为知已交道之心一旦得遇昆弟
亲戚之爱又自思之而夫人(夫人一/作尽此)之身
宜如何以报谢将报谢复与执事何所补
卷六 第 5a 页
哉然而有意益厚违命固难者则不敢书
且试托之韩繁秀才风雪满砚不获多书
   论江陵耆老书
太原王生尝移耆老书以江陵故楚也子
胥亲逐其君臣夷其坟墓且楚人之所宜
怨也而江陵反为之庙世飨其仇谓耆老
而忘其君父也吾以为不然楚人之性剽
卷六 第 5b 页
悍世(一作/大)能复其仇雠其后自怀王入武
关楚人怨秦不忘干戈况其人之性能忘
胥之能破其国家而事之乎且今(文苑/作令)
陵之人牵牛羊而祝(文粹/作祀)其庙者将祈年
榖而获凶荒祷疾病而得死亡者乎如厚
其饩而虚(文粹作/虐非)其报则江陵知胥之不
可祠(一作/祀)而不祀矣若果祈年榖而得丰
卷六 第 6a 页
穰祷疾病而获康强有其饩而寻其报则
破人之国而居其土辱人之君而受其飨
遇一食而自忘楚人之杀其父兄则胥自
为无勇也何独江陵之人而忘习雠乎吾
以为其庙申包胥之庙也包胥有复楚之
功年代寝远楚人以子胥尝封诸申故不
谓包胥耳不然则子胥何为飨人之食而
卷六 第 6b 页
江陵何为事雠人之神乎耆老得书速易
其版曰申胥之庙无使人神皆愧耳
   江南论乡饮酒礼书
昨日送贡士堂上得观大礼之器见笾豆
(一作/俎)破折尊盂穿漏生徒倦怠不称其服
宾主向背不习其容呜呼天下所以知尊
君敬长小所以事大者抑非其道乎天下
卷六 第 7a 页
之用其道不过于一日尚犹偷惰如此况
天下尊君敬长能终日者乎是以朝廷时
诛不顺邻里日起纷争固当然也夫布衣
匹夫始则用其道自达故化耕稼为王侯
化陶渔为公卿其变化不测若此然而一
旦居上位既不预兴俯拜揖之事尚不能
素严有司时阅其威仪乎呜呼则蜕谓王
卷六 第 7b 页
公大人耆(一作/髦)老衰罢固当然也然而有
擎跽稽首于髡褐之前畏敬戒慎有终日
不敢嗜酒肴不敢近妾妇者其于诬惑之
道尚能去其情自化之术则不能一日勤
其容唯王公大人无惭髡褐乎髡褐尚能
自大其法王公大人反以其道信之乎即
其奉髡褐能速化其耕稼陶渔者则髡褐
卷六 第 8a 页
者可以有土地而制王公大人矣是不知
升乎科者不由夷狄言迁乎资者不由髡
褐授(文苑/作援)昭昭然奈何哉抑不知孔子之
道如商君乎以其法自弊也伏惟阁下务
速有司按诸礼图修其器服戒将事而隳
(一作/堕)者时训习之母使每岁临事而隳其
容幸甚幸甚蜕再拜
卷六 第 8b 页
         明吴馡梓于问青
         堂时天启甲子
唐刘蜕集第六卷
卷六 第 9a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