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持正集-唐-皇甫湜卷五

卷五 第 1a 页
皇甫持正文集卷第五
  记
    朝阳楼记
    枝江县南亭记
    庐陵县令厅壁记
    吉州剌史厅壁记
    睦州录事参军厅记
    荆南节度判官厅壁记
     朝阳楼记
岭南属州以百数韶州为大其地高其气清南北之所
同贡朝之所途先时此州无政有闻土秽水烦人创吏
侵田亩莠而不垦城郭牢而不实时唯李君奉诏而来
卷五 第 1b 页
一年租洽二年称治三年大成顾郡之城制狭而专门
墙枳扃庭除湫厎秋之澍雨沉气乃上暑之燂烁清风
不下人慢吏亵无严诸侯于是掠傍之利乘可为之时
端景相势凝土度木经营未几兴就嶷然登闳礼崇高
明朗融耽耽尽饰沈沈主白致积阴于多阳散温沴为
祥风公庭若虚炎天若秋兹焉观游其政优优密亲严
客嘉肴旨酒兹焉宴喜其乐娓娓朱衡旅楹君子攸宁
飞隥云基君子攸隮乃及月春乃择清辰宴豆既陈宾
寮有容肃肃累累讫声以止天地若开山川如新原隰
成文云霞相凌荡远日于天涯丛一境于阶端四坐洗
然若夜行之晔于光暝烦之脱于身毕夕皆下熙然满
足以其直城之东目为朝阳诗云凤凰鸣矣于彼朝阳
卷五 第 2a 页
前代之良二千石若东莱颍川是鸟咸集兹楼可以树
脩竹列高梧矣佥以君朝之望也而出剌是州不己屈
以事高不心望以卑远风涖其官声绩用明羽仪之拜
日月以数嗣而居者致远请标畴克于将来
     秓江县南亭记
京兆韦庇为殿中侍御史河南府司录以直裁听群细
人增构之责椽南康移治枝江百为得宜一月遂清乃
新南亭以适旷怀俯湖水枕大驿路地形高低四望空
平青莎白砂控作缘崖立芰圆葭诞漫朱华接翠栽绿
繁华春烛决湖穿竹渠鸣郁郁潜鱼历历产镜嬉碧净
乌白赤洗翅窥吃缬霞縠烟旦夕新鲜冷唳喧啼怨忆
青锦令君骋望逍遥湖上令君宴喜弦歌未巳其民日
卷五 第 2b 页
列忻游成群使缨叹恋停车止征实为官业而费家赀
不妨适我而能惠众呜呼是乃仁术也岂直目观而已
乎人知韦若是也多惜以赤刀效小割异日赋政千里
揔戎疆场吾知其辩终也亦若是而已矣乃作记刻于
兹石以图永久
     吉州庐陵县令厅壁记
在昜之爻二与四同功其善不同二多誉四多惧四之
多惧以近君也今州之近县当剌史理所其难为与支
县相百宜矣哉庐陵户馀二万有地三百馀里骈山贯
江扼岭之冲材竹铁石之赡殖苞篚韗缉之富聚土沃
多稼散粒荆扬故官人率以贪败今日两趍州衙退祗
承录判将校事之纷错率相关临烦言易生凡事难专
卷五 第 3a 页
故愈不理近年百姓创罢徵赋发断其人益讹处险易
以亡匿尤轻犯禁夫以不专之理理益讹之俗承积弊
之馀虽使季冉将不能也今清河张君儇为之理适得
良二千石俾专其政而展其材居未再稔最于一郡张
恂恂以奉上煦煦以字民剸繁决剧以通敏弹豪糺黠
以沉断清白之操较然绝类便安之谣流而远闻宜举
其卓卓以敦沮劝县之故习令将之邑佐发敛盛粻缗
具车航千里迎拜君以让却之单航赴官则吏皆廉县
之故习令始至取官羡物益备器用团乡次役以供刍
粟君以法喻之一切禁绝则民知耻布其大信推以至
诚促严吏家慰懋民户故秋夏之税先期而集宥过以
容不逮奖能以劝不修为魁而萃顽者取一以警百故
卷五 第 3b 页
政刑之简期月而治以俸钱葬枯而恩浃以家饮救温
而泽周萼合兄弟之析居者而民以养麇复老弱之流
庸者而疆以实和气潜通连岁大穰廷内闲闲似密与
蒲余既堙厄斥置于此始来而弘农杨君敬之具为余
话君美谈既接益久得实其闻乃刻山石镵厅壁盛之
以观永久
     吉州剌史厅壁记
自江而南吉为富州民朋吏嚚分土艰政盖以近岁适
兹不幸绍继无状大官以降为者羞薄而不省务子弟
以资授者侵欲而不顾法州遂疮痍御史中丞张公历
剌缙云寻阳用清白端正之治诏书宠褒赐以金紫移
莅于吉下车之初视簿书簿书棼如丝视胥吏胥吏沸
卷五 第 4a 页
如麋召诘其官皆眊然如酲登进其民皆苶然而疲公
噫𣅿良久于是大新其典为之开之以修省简便键之
以勤彊练密凡事从宜处约以躬率之省费一倍法防
既用铢两之奸无所容墨俗斯息单民得职威令神行
惠利川流未及再期庶富而教至于无事百姓扶老提
稚载路而歌曰昔吏𧦧𧦧今吏詹詹公能驭之雄亦为
铦路亦为廉始绁始苦终优以恬昔民嗷嗷今民咍咍
公能抚之鳏寡有怡流亡既来徭税先具污茨尽开向
覆官仓仓无斗粮公来几时积粟埋梁向阅官库库无
尺缯公来几时山积层层瑞露溶溶降味公松瑞莲猗
猗合蒂公池公有异政神之祚之民歌路陲冀闻京师
天子明堂恩光远而于是椽吏将卒趍伏固请愿书于
卷五 第 4b 页
公堂之北壁夫堂壁有记本以志善悛恶名氏迁次末
也矧东西之旧则备今用绝编以首能为政垂为后式
     睦州录事参军厅壁记
入州门东六曹之联事所在都其任者子于门西经始
之意众未喻也前剌史李君为政更年大惠一州记徵
始闻而未至也思宜利所遗步览庭内顾以兹为不厌
虑材鸠庸即日即工冯宽显构相前增葺俨然华就翩
然乐迁六县之骏奔于是乎肃序百胥之事于是乎揔
齐群官之退食于是乎逶迤矣利不十不变法其斯之
谓乎录事参军既荷宠饰有怀章示具以厅壁为记宜
异也请湜书之元和八年四月三日记
     荆南节度判官厅壁记
卷五 第 5a 页
荆山之南府压上游置尹视京河置使视杨益同巴蜀
吴越之治臻自上古为天下敌在今为咽腴之地置荆
南之治否乃天下低昂也夫根之坚扶之必以校毂之
环运之必以轮其宜介之庸贤乃使之幽光也御史大
夫河东裴公尹正大都节度群州置慎东尽敬之诚以
序宾客得弘农杨用乂首介于其军膏宣烛明风助震
声蹲蹲貔螭万肺如串乃心治余爰奠宾居前是相丞
即据而安以耆容菆以稚凭头既缪既读瑟缩未帖兹
止厥位俾齐厥务于是用乂立厅于此不偪不礼退食
从公式治干中爰得我容思耆定于永久莫若书壁之
白故用乂索我以文
卷五 第 5b 页

皇甫持正文集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