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持正集-唐-皇甫湜卷一

卷一 第 1a 页
皇甫持正文集卷第一
 杂著
   东还赋
   伤独孤赋
   醉赋
   明分
   公是
   谕业
   出世
   春心
   寿颜子辩
   悲汝南子桑
卷一 第 1b 页
     东还赋
归去来兮将息我以勌游日月出入如忽然兮何东西
南北之悠悠淹踵楚以轹宋几途梁而轨周旅巴邓兮
结鞅事崤函兮相辀褫子魄于波澜秃予迹于陵丘来
默默兮无定往区区兮曷求朝吾既去夫帝乡越嵩华
而并河经淮水兮凌大江抵扬州之寄家亘年岁以不
居谓须臾息足于蓬蜗曾不得暖床之席扁舟渺兮前
程赊时浩汗兮月逶迤陟火岭之峨峨既脱身于水崄
聊憩弄兮云波彼夷越之都府于沧瀛之曲阿将穷耳
目兮又溯东南眇千里兮烟霞闽禺会冲诸海亲日飞
虫伏虿铄肉消骨溽蒸湫闭浸淫欧郁城薄沴兮云生
山遏炎兮火出戾止逾月馆城之东垣垝肩及庭无膝
卷一 第 2a 页
容屋下罗星户内冷风淖泥于潋虺毒阴攻地淹于泽
水贵于玉疗渴者胝肩趍庭者肿足眠发夕兮反覆坐
终日兮拳局念假宿之若狂嗟尔居人兮谁寘于毒驾
言出游期于少苏鸟夷犬戎咽水嚣衡状皃群分头角
万殊渠股反舌虫声鬼躯面渌眼青ဂ远纡见人惊
异直愕不起忽如呵斗侧言其喜腥臊浊泽吹廛袭里
躬颠仆眩屹然双止入室何处出门何从冠带不 言
词不通茸果卒岁轻葛禦冬朝避天火夕逃海风如何
君子栖迟斯邦喟舒息兮无所竮郁咽兮谁与安读书
之下帏兮乐儒行之环堵苟吾道之无爽又何陋于斯
土顾言行之有常虽蛮夷兮可处燕市屠狗赵人博徒
绝圣弃智忘贫化粗望见相识闻声来趍时与追随聊
卷一 第 2b 页
宽须臾云盎盎兮雨纷纷夜月明而不见人情眷恋于
江介梦网缪于渭滨公孙游兮莲勺尼父聘兮蔡陈一
困身于王者一固穷兮圣人思九州之慱大胡自陷于
斯民盍归来兮无苦自恨
     伤独孤赋
伤独孤者伤君子也益伤君子有道而无命也河南独
孤申步胜冠举进士博学宏辞登科典校秘书不幸短
命无后其人君子也天厚之才而啬之年又亡其家伤
哉余获知于君也久而切磨渐之益焉不幸沦丧所知
追想其人作赋伤之也
惜逝者之日远兮心隐悯而内伤顾来者之不可与期
兮云谁嗣子之芬芳思夫君之好脩兮企千载之相望
卷一 第 3a 页
纡文章于六经兮儒林为之有光何事业之始酣而志
力之方刚宜盛德之日新俾兹大而炽昌飞霜肃其早
零兮意惨惨而不长俄消铄以委绝兮还四气之无当
谓明神正直兮始吾以信然天赏善而听卑兮吾乃今
知其过之必夷夷而长久兮蹇烦冤而历兹思美人兮
下泉虽为芳兰兮谁与佩之追往日之歌欢兮曾宿息
而不离我不见其几何兮殄七日而及斯涕浪浪以相
接兮痛湛湛而不移谓阳光而亘燎兮遽蔑尔其焉之
忽左右之歆欷兮若感恸兮虚仪怀玉音之清泠兮似
属耳而依依嗟眷想之若存兮竟天地而长辞愿一抚
而无孤兮更出涕而淋浪闻古人所孜孜兮贵身没而
名存颜冉不登下寿兮门百里而愈尊齐梁楚赵之君
卷一 第 3b 页
非不富且贵兮人不得而称之呜呼自古而固然兮予
何叹乎今人
     醉赋
昔刘伶作酒德颂以折缙绅处士予尝为沈湎所恼因
作醉赋寄任山尹君君嗜此物亦以警之尔
沈湎于酒有晋之七贤心游于梦境堕于烟六府漫漫
四支绵绵逶随真淳陶和浑鲜遗天地之阔大失膏火
之烧煎寂寂邈邈归根复朴居若死灰行犹飘壳车屡
坠兮无伤首镇濡兮不觉机发而动魂交而暝合文字
之淳味反骚人之独醒曾不知其耳目尚何惧于雷霆
寓四体之合真归一元而大宁曲蘖既散竹桂滋已百
虑森复七情纷始风飘火爇矜夸跱跂嗟海鸟之聚还
卷一 第 4a 页
顾息肩兮未几苏门子闻而笑之曰言于道其犹醯鸡
欤彼至仁者兮之于天地根性命于虚无拂披聚散脱
遗寰区形犹大象心冥太初故大道不失而至道可居
也今乃假荒惑之物沈耳目之机其解须臾忧恙繁滋
中心不可捐外患生于时为疹为毒为狂为醨负责人
道阴阳戾违东平巫医殴乎有司辱身灭名痿肺淫支
狼狈颠蹶为人大嗤不得尽年玉色先衰曾不知都无
醉时使人困苦兮如兹
     明分
天下之是非系于人不悬于迹一于分不定于所为孰
谓人君子小人是也孰谓分君子小人之别是也彼诚
君子矣为之无不是彼诚小人矣动而之非故君子指
卷一 第 4b 页
人之过为嫉恶誉人之善为乐贤言巳之光美拟于尧
禹参于天地为昌言顺则为周公变则为伊尹其心定
矣其归一矣虽万殊百化一于君子而已所谓左之右
之君子宜之右之左之君子有之小人者不然其过人
为毁訾其誉人为比周言己之光美矜夸变则为贼顺
则为伪其心定矣其归一矣虽万殊百化一于小人而
已所谓天下之恶皆归焉余故曰天下是非系于人不
悬于迹一于分不定于所为横天地绝古今人之所由
者二而已
     公是
湜次扬州其地向大江而负山往时城郭牵于形势以
是一州南其东向府县室闾涂井凡居处举即其向狃
卷一 第 5a 页
于常不知向非也州有浮图初其为表景以端之地以
县之于一祠犹约南北甚正而居之中人为偏焉予常
途往车者凝视自淮而南咸以不正白之于众不知甚
正也祠之人断事者将堕其志反其面焉余知其始为
止之曰反白以为黑倒上以为下谓此疑也夫不唯倒
之而又毁而罔之甚矣周之道衰嘉瑞不至凡有于山
泽者皆鸱枭麋鹿也彼麟独生之故不祥必遭仲尼然
后知其麟也昔周之季也王者不作凡在天下者皆曲
私幽崄也彼少正卯生之故反为闻人必遭仲尼然后
知少正卯罪也向微仲尼则麟怪而少正卯闻人乎今
无异词矣今是州与祠其颠倒有似焉则知真者寡而
枉者多夺寡宜矣以枉者定之直者枉之亦宜矣必有
卷一 第 5b 页
遇而后公是焉噫无其遇交众矣余不一知也不杲
     谕业
逍遥游曰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必聚粮此言务
远则积弥厚成安君曰千里馈粮士有饥色樵苏后爨
师不宿饱此言持不实则危一则寓论一则武经相发
明其义符也故彊于内者外必胜殖不固者发不坚功
不十倍不可以果志力不兼两不可以角敌号猿贯虱
彻札饮羽必非一岁之抉拾仰马出鱼理心顺气必非
容易之搏拊浅辟庸种无嘉苗颣絇疏织无良帛夫欲
利其获不若优其为获之方若欲显其能不若营其为
显之道求诸人不若求诸己驰其华不若驰其实彼则
趑趄于卿士之门我则婆娑于圣贤之域彼则巾车于
卷一 第 6a 页
名利之肆我则冠屦于文史之囿道寝而后进业成而
后索以其劳于彼曷若勤于此以其背于路曷若赍于
家求售者声门而衒买致贱者深匮而俟价求聘者自
容于靓妆取贿者嫌扁于密影鲔可荐也不虑纶罟之
不逢橘可贡也不虑包匦之不入务出人之名安得不
厉出人之器战横行之陈安得不振横行之略书不千
轴不可以语化文不百代不可以知变体无常轨言无
常宗物无常用景无常取在谭其理覈其微赋物而穷
其致歌咏者极情性之本载述者遵良直之旨触类而
长不失其要此大略也夫比文之流其来尚矣自六经
子史至于近代之作无不备详当朝之作则燕公悉以
评之自燕公已降试为子论之燕公之文如楩木枝干
卷一 第 6b 页
缔构大厦上栋下宇孕育气象可以变阴阳阅寒暑坐
天子而朝群后许公之文如应钟鼖鼓笙簧錞磬崇牙
树羽考以宫县可以奉神明享宗庙李北海之文如赤
羽玄甲延亘平野如云如风有貙有虎阗然鼓之吁可
畏也贾常侍之文如高冠华簪曳𥚑鸣玉立于廊庙非
法不言可以望为羽仪资以道义李员外之文则如金
舆玉辇雕龙綵凤外虽丹青可掬内亦体骨不饥独孤
尚书之文如危峰绝壁穿倚霄汉长松怪石倾倒溪壑
然而略无和畅雅德者避之杨崖州之文如长桥新构
铁骑夜渡雄震威厉动心骇耳然而鼓作多容君子所
慎权文公之文如朱门大第而气势宏敞廊庑廪厩户
牖悉周然而不能有新规胜槩令人竦观韩吏部之文
卷一 第 7a 页
如长江大注千里一道冲飙激浪污流不滞然而施于
灌溉或爽于用李襄阳之文如燕市夜鸿华亭晓鹤嘹
唳亦足惊听然而才力偕鲜瞥然高远故友沈咨议之
文则隼击鹰扬灭没空碧崇兰繁荣曜兮扬蕤虽迅举
秀擢而能沛艾绝景其它握珠玑奋组绣者不可一二
而纪矣若数公者或传符于玄宰或受命于神功或凤
翥词林或虎踞文苑或抗辔荀孟攘袂班杨皆一时之
豪彦笔砚之麟凤今皆游咏其波澜偃息其林薮铨其
一揖之旧也而骤以敦业之言动子之志诚未当也遂
绝意随计解装退修循力行待取之儒规达先难后获
之通理将为勇退真勇进也斯可尚矣子既信余之不
欺余亦贵子之不忽因源流导业而列谕焉
卷一 第 7b 页
     出世
生当为大丈夫断羁罗出泥涂四散号呶俶扰无隅埋
之深渊飘然上浮骑龙披青云汎览游八区经泰山绝
大海一长吁西摩月镜东弄日珠上括天之门直指帝
所居群仙来迎塞天衢凤凰鸾鸟桀金舆音声嘈嘈满
太虚旨饮食兮照庖厨食之不饫饮不尽使人不陋复
不愚旦旦狎玉皇夜夜御天姝当御者几人百千为翻
宛宛舒舒忽不自知支消体化膏露明湛湛无色茵席
濡俄而散漫斐然虚无翕然复搏搏久而苏精神如太
阳霍然照清都四支为琅玕五脏为璠玙颜如芙蓉顶
为醍醐与天地相终始浩漫为娱下顾人间溷粪蝇蛆
     春心
卷一 第 8a 页
怅不乐兮何乡江之上兮山之阳日迟迟兮正春草茸
茸兮既长见美人兮未可以求蹇愁予兮此时出郊垌
兮遥望缘千里兮满芳菲山萦郁以四周溪潺湲兮数
支花思林兮苔媚石水光摇席兮烟染衣鸟嘤嘤兮声
急曷孤游兮不归顾驰逐而纷烦非余心之所希欲淹
留以愉衍非余心之所境直目兮思薰伤心兮感滋折
桃李兮有赠意不遂兮天之涯爱韶妍之悦怿惧日夕
之差池春兮春兮曷来之迟而去速使余急急以伤悲
     寿颜子辩
土与水火风为千品万殊大凡大虚之中形而有者皆
主于土挥而动者皆主于风液而通者皆主于水跃而
养者皆主于火天地之与稊米醯鸡之于应龙虽殊大
卷一 第 8b 页
小必质四者其四者之性然后为一物动焉四不动焉
四四者能质不能知若角若鳞若飞若举为其属不合
于是为知若草若木若金若石为其属不合最为灵者
人人之知为心心之知为神人之生者质于世土风水
火而心主焉其于死也气旋于虚而反于土风水火之
性各旋其所质之化也谓知交从而亡岂不愚甚矣繇
所以知者虚而灵虚而灵其不可无为也如其质也游
冥而化迁者也夫心犹水也水清则挠而浊者不存存
则不清心犹镜也镜明则尘埃不止止则不明圣与愚
受于初一也圣人莹其心而窒其诱是以能照天下之
理故其心清而定愚者负其心而薄于外是以闭天下
之理故其心尘而结清而定者离其质也玲珑兮太虚
卷一 第 9a 页
之中动而合则为文王仲尼顺而安则必始终天地尘
而结者离其质也狂攘兮太虚之中转而合于有则为
禽为兽其于人也为愚为凡于草木者无所不为矣虽
言少安得于理推是言则彭祖天颜子为寿蹠为杀比
干为终
     悲汝南子桑
汝南周子桑治诗通春秋非仁义不动年二十三贞元
十九年如京师将举五经秋及陜见无诏东还冬及宋
闰月丁亥而死夫大寒大雪火不星前纩不铢身寒之
声与将死之声黎然其具书存乎侧其所行存其侧友
人安定皇甫湜啻至见之而哀之为文悲之浑沌无端
谁开辟之善恶未形谁分白之善其福之恶其祸之谓
卷一 第 9b 页
善之福夷死何饿谓恶之祸蹠死何肥何阖闾之死金
玉其墓何黔娄之死手足不覆孰主张其事而颠倒其
数天且高地且辽鬼神之形幽敢问何诬哉招曰来吾
语汝天有正理地有理涂精者常不足粗者常有馀有
馀常礼不足常枯子乃惑之一何愚人事著矣指物以
复子何圣者千年而愚者如麻凤凰不下而鸡满家家
何草木不芝尽野而莎何虫不龙尽水而虾非精者理
少而粗者理多兰萎何先葹者何难玉何为而脆石何
故而顽衣冠何蹙戎狄何蕃何麟而怪何鹤而轩彼父
邪母邪天兮人兮已焉哉谓之何哉
皇甫持正文集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