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明太子集-梁-萧统卷四

卷四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昭明太子集卷四
             梁 萧统 撰
  书
   荅云法师请开讲书
统览近示知欲见令道义夫释教凝深至理渊粹一相
之道杳然难测不二之门寂焉无响自非深达玄宗精
解妙义若斯之处岂易轻办至于宣扬正教在乎利物
卷四 第 1b 页
耳弟子之于内义诚自好之乐之然钩深致远多所未
悉为利之理盖何足论诸僧并入法门游道日广至于
法师弥不俟说云欲见参禀良所未喻想得此意不复
多云
   又荅云法师书
重览来示知犹欲令述义不辩为利具如前言甘露之
开弥惭末说若止是略标义宗无为不尔但愧以鱼目
拟法师之夜光耳
卷四 第 2a 页
   荅晋安王书
得五月二十八日疏并诗一首省览周环慰同促膝汝
本有天才加以爱好无忘所能日见其善首尾裁净可
为佳作吟玩反覆欲罢不能相如奏赋孔璋呈檄曹刘
异代并号知音发叹凌云兴言愈病尝谓过差未以信
然一见来章而树谖忘痗方證昔谈非为妄作炎凉始
贸触兴自高睹物兴情更向篇什昔梁王好士淮南礼
贤远致宾游广招英俊非唯籍甚当时故亦传声不朽
卷四 第 2b 页
必能虚已自来慕义含毫属意差有起予摄养得宜与
时无爽耳既责成有寄居多暇日殽核坟史渔猎词林
上下数千年间无人致足乐也知少行游不动亦静不
出户庭触地丘壑天游不能隐山林在目中冷泉石镜
一见何必胜于传闻松坞杏林知之恐有逾吾就静然
终日披古为事况观六籍杂玩文史见孝友忠贞之迹
睹治乱骄奢之事足以自慰足以自言人师益友森然
在目嘉言诚至无俟旁求举而行之念同乎此但清风
卷四 第 3a 页
朗月思我友于各事藩维未克棠棣兴言届此梦寐增
劳善护风寒以慰悬想指复立此促迟还书
   荅湘东王求文集及诗苑英华书
得疏知须诗苑英华及诸文制发函伸纸阅览无辍虽
事涉乌有义异拟伦而清新卓尔殊为佳作夫文典则
累野丽亦伤浮能丽而不浮典而不野文质彬彬有君
子之致吾尝欲为之但恨未逮耳观汝诸文殊与意会
至于此书弥见其美远兼䆳古傍暨典坟学以聚益居
卷四 第 3b 页
焉可赏吾少好斯文迄兹无倦谭经之暇断务之馀陟
龙楼而静拱掩鹤关而高卧与其饱食终日宁游思于
文林或日因春阳其物韶丽树花发莺鸣和春泉生暄
风至陶嘉月而嬉游藉芳草而眺烛或朱炎受谢白藏
纪时玉露夕流金风多扇悟秋山之心登高而远托或
夏条可结倦于邑而属词冬云千里睹纷霏而兴咏密
亲离则手为心使昆弟宴则墨以情露又爱贤之情与
时而笃冀同市骏庶匪畏龙不如子晋而事似洛滨之
卷四 第 4a 页
游多愧子桓而兴同漳川之赏漾舟玄圃必集应阮之
俦徐轮博望亦招龙渊之侣校覈仁义源本山川旨酒
盈罍嘉肴溢俎曜灵既隐继之以朗月高舂既夕申之
以清夜并命连篇在兹弥博又往年因暇搜采英华上
下数十年间未易详悉犹有遗恨而其书已传虽未为
精覈亦粗足讽览集乃不工而并作多丽汝既须之皆
遣送也
   与何胤书
卷四 第 4b 页
某叩头叩头昔园公道胜汉盈屈节春卿经明汉庄北
面况乃义兼乎此而顾揆不肖哉但经途千里眇焉莫
因何尝不梦姑胥而郁陶想具区而杼轴心往形留于
兹有年载矣方今朱明受谢清风戒寒想摄养得宜与
时休适耽精义味玄理息嚣尘玩泉石激扬硕学诱接
后进志与秋天竞高理与春泉争溢乐可言乎岂与口
厌刍豢耳聆丝竹之娱者同年而语哉方今泰阶端平
天下无事修日养夕差得从容钻阅六经泛滥百氏研
卷四 第 5a 页
寻物理领略清言既以自慰且以自儆而才性有限思
力匪长热疹惛愦多惭过目释卷便忘是以蒙求之怀
于兹弥轸聊遣典书陈显宗申其蕴结想敬(阙/)宜此岂
尽意
   与刘孝仪书
贤从弟中庶孝陵孝友淳深立身贞固内含玉润外表
澜清言行相符终始如一文史该富琬琰为心辞章辩
博玄黄成采既以鸣谦表性乂以难进自居益者三友
卷四 第 5b 页
此实其人及弘道下邑未申善政而能使人结去思野
多驯翟此亦威凤一羽足以验其五德
   与晋安王书
明北兖到长史遂相系凋落去岁陆太常殂殁今兹二
贤长谢皆海内俊乂东序秘宝此之嗟惜更复何论但
游处周旋并淹岁序造膝忠规岂可胜说幸免祇悔实
二三子之力谈对如昨音言在耳零落相仍皆成异物
每一念至何时可言天下之宝理当恻怆
卷四 第 6a 页
   与晋安王书
近张新安又致故其人才笔弘雅亦足嗟惜随弟府朝
东西日久尤当伤怀也比人物零落特可潸慨属有今
信乃复及之
   与殷芸书
北兖信至明常侍遂至殒逝闻之伤怛此贤儒术该通
志用稽古温厚淳和伦雅弘笃授经以来迄今二纪若
其上交不謟造膝忠规非显外迹得之胸怀者盖亦积
卷四 第 6b 页
矣摄官连率行当言归不谓长往𦕈成畴日追忆谈绪
皆为悲端往矣如何昔经联事理当酸怆也
   谕殷钧手书
知比诸德哀顿为过又所进殆无一溢甚以酸耿迥然
一身宗奠是寄毁而灭性圣教所不许宜微自遣割俯
存礼制饘粥果蔬少加勉彊忧怀既深指故有及并令
缪道臻口具
   与张缵书
卷四 第 7a 页
贤兄经学该通莅事明敏虽倚相之读坟典郤縠之敦
诗书惟今望古蔑以斯过自列宫朝二纪将及义虽僚
属情实亲友文筵讲席朝游夕宴何曾不同兹胜赏共
此言寄如何长谢奄然不追且年甫强仕方申才力摧
苗落颖弥可伤惋念天伦素睦一旦相失如何可言言
及增哽揽笔无次
  传
   陶渊明传
卷四 第 7b 页
陶渊明字元亮或云潜字渊明浔阳柴桑人也曾祖侃
晋大司马渊明少有高趣博学善属文颖脱不群任真
自得尝著五柳先生传以自况曰先生不知何许人也
亦不详姓字宅边有五柳树因以为号焉閒静少言不
慕荣利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欣然忘食性嗜酒
而家贫不能恒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招之造饮辄
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环堵萧然不蔽
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晏如也尝著文章自娱颇示
卷四 第 8a 页
已志忘怀得失以此自终时人谓之实录亲老家贫起
为州祭酒不堪吏职少日自解归州召主簿不就躬耕
自资遂抱羸疾江州刺史檀道济往候之偃卧瘠馁有
日矣道济谓曰贤者处世天下无道则隐有道则仕今
子生文明之世奈何自苦如此对曰潜也何敢望贤志
不及也道济馈以粱肉麾而去之后为镇军建威参军
谓亲朋曰聊欲弦歌以为三径之资可乎执事者闻之
以为彭泽令不以家累自随送一力给其子书曰汝旦
卷四 第 8b 页
夕之费自给为难今遣此力助汝薪水之劳此亦人子
也可善遇之公田悉令吏种秫曰吾常得醉于酒足矣
妻子固请种粳乃使二顷五十亩种秫五十亩种粳岁
终会郡遣督邮至县吏请曰应束带见之渊明叹曰我
岂能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儿即日解绶去职赋归
去来徵著作郎不就江州刺史王弘欲识之不能致也
渊明尝往庐山弘命渊明故人庞通之赍酒具于半道
栗里之间邀之渊明有脚疾使一门生二儿舁篮舆既
卷四 第 9a 页
至欣然便共饮酌俄顷弘至亦无迕也先是颜延之为
刘柳后军功曹在浔阳与渊明情款后为始安郡经过
浔阳日造渊明饮焉每往必酣饮致醉弘又邀延之坐
弥日不得延之临去留二万钱与渊明渊明悉遣送酒
家稍就取酒尝九月九日出宅边菊丛中坐久之满手
把菊忽值弘送酒至即便就酌醉而归渊明不解音律
而蓄无弦琴一张每酒适辄抚弄以寄其意贵贱造之
者有酒辄设渊明若先醉便语客我醉欲眠卿可去其
卷四 第 9b 页
真率如此郡将常候之值其酿熟取头上葛巾漉酒漉
毕还复著之时周续之入庐山事释惠远彭城刘遗民
亦遁迹匡山渊明又不应徵命谓之浔阳三隐后刺史
檀韶苦请续之出州与学士祖企谢景夷三人共在城
北讲礼加以雠校所住公廨近于马队是故渊明示其
诗云周生述孔业祖谢响然臻马队非讲肆校书亦已
勤其妻翟氏亦能安勤苦与其同志自以曾祖晋世宰
辅耻复屈身后代自宋高祖王业渐隆不复肯仕元嘉
卷四 第 10a 页
四年将复徵命会卒时年六十三世号靖节先生
 
 
 
 
 
 
 
卷四 第 10b 页
 
 
 
 
 
 
 
 昭明太子集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