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山房遗稿-明-朱浙卷五

卷五 第 1a 页 WYG1273-0496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天马山房遗稿卷五
             明 朱浙 撰
 书
  与吴太守论莆田南洋水利书
木兰为陂莆成乐土尔来四百七十年矣岁月既久蠹
弊日滋檐溜未停沟渠尽涸岁岁告旱人人苦饥士夫
端居足迹未至海上无由识其利病曲折之实间有知
卷五 第 1b 页 WYG1273-0496b.png
者又复不遇当道任责君子无从开陈以釐正此事官
府间因民言差官踏勘风沙苍莽阅历难周其所向导
看视之人又皆彼土豪猾或义民省祭之类指害为利
倒私为公了事回官莫知领要此莆中深根固蒂之疾
翠渠周公作志之时忧之已深言之已详今去其时又
四十许年矣大坏极弊不可支持前此四五年间年年
以灾伤奏闻于朝乞免粮税今年又甚将使数百年乐
土变为荒丘幸逢太守云泉吴老先生加意穷民体究
卷五 第 2a 页 WYG1273-0497a.png
此事此诚莆人更生之机浙野人生长海滨熟究颠末
只如东山水则地极僻左亦己数至其处近复与二三
子自东山水则步至宁海堤岸横亘二三十里时适久
旱水枯见底其涵洞穿穴举集目前深切浩叹大抵莆
中洋田依山附海由高趋卑尽处为沟沟外为堤田土
高低已争二尺以水准之则固可知此堤即今之居民
往来内堤是也海民又于堤外海地开为埭田渐开渐
广有一埭二埭三埭之名外复为堤以障海浪此即前
卷五 第 2b 页 WYG1273-0497b.png
太守月溪黄公所修石堤是也埭田低于洋田亦复不
等或二三尺或三四尺为埭愈多其地愈下沮洳斥卤
利饮清泉故为埭田者或大决官沟开渠以达或深凭
沟底为涵以通仰吞沟水拍满汪洋则于外堤私立陡
门多设涵窦以注于海自东山至宁海自宁海至木兰
私陡门凡几处私木涵凡几口百孔千疮不可胜计昼
夜不息旱潦不休则其所费何啻一陡门之水哉假如
一处陡门尽抉闸版以泄众流则沟浍皆盈涸可立待
卷五 第 3a 页 WYG1273-0497c.png
此莆人受害之源岁歉人穷未可尽委之天数也夫所
谓埭田者有内堤以障霖潦有外堤以捍海势不劳人
力仰给清泉使木涵但依古数不令太多水自足用亦
何必荡然无忌饱而弃馀涓滴不留竭泽而泻使大旱
之年彼此俱困则亦何利之有哉至于章鱼港木涵则
水南之咽喉也东山水则水南之尾闾也咽喉旁出饮
食何以充饥尾闾不禁肠胃何由得饱夫兴大利者未
免少有所妨为远谋者未免暂有所挠要在审其公私
卷五 第 3b 页 WYG1273-0497d.png
权其轻重明断而力行之心秉至公事蔑不济法依古
则人将奚辞夫埭田虽多不抵洋田千分之一新开海
荡之地多不起科旧受粮者亦只多少备数以儗今日
契勘之患利充数家膏此万姓饫此菑畬薄赋不科之
地而害数万亩井税之田则其公私轻重大有所分矣
夫事虽甚大有志竞成势虽无难不为则已向者月溪
欲于沿海潮汐冲激去处尽砌石堤工力浩瀚众料其
难毅然为之旋亦就绪遗爱在莆第石堤工费虽繁人
卷五 第 4a 页 WYG1273-0498a.png
情共乐事无阻难欲正今日之弊则为于彼者必有所
不利于此妄生浮议龃龉其间昨到东角遮浪地方接
见致仕教官程地世为埭田老而练事所谈利病皆可
采行今宁海以西所历下埭游埭清浦洋城白埕港内
皆阀阅衣冠里闬中间必有忠信耆宿之人能仗公义
出正言者此在执事优礼而访问之示以志书告以法
意使之转相劝谕日行改正即因其力亦足集事昔子
路问政于孔子曰先之劳之请益曰无倦先生以经济
卷五 第 4b 页 WYG1273-0498b.png
之才膺民社之寄诚知水利一事尤在治郡庶政之先
笃意举行慎择任使郊坰小队时出按行相其地宜定
夫水则半载之功足遗莆人千万之利夫今之所为后
世将据之以为则例援之以为證佐毋纾一时之忧以
贻无穷之戚则莆民幸甚谨将沿海水利事宜书一开
陈以备采择
 时吾郡太守吴公名逵江西新淦县人为郡于兹留
 意水利适岁旱山中一雨水下木兰先趋直沟过岳
卷五 第 5a 页 WYG1273-0498c.png
 公桥东下白埕港内居民以门扇闸灌涵口下洋涓
 滴不及洋城清浦居民甚渴因大斗争事闻官府吴
 公亲至其地洞见弊端乃令更造立为定规复修东
 山水则佥立水利公正数人以礼遇之颇得其力酌
 量埭田多寡存留涵窦去其多馀平铺地面不许深
 陷尽塞私置陡门自纪其事立石仪门之外以示久
 远于是沟渠满溢海田兼济癸卯秋九月不雨至甲
 辰三月河流未枯附海之田犹得播插而海埭田亩
卷五 第 5b 页 WYG1273-0498d.png
 所获尤多在前数年十日不雨则竭泽矣水利之兴
 岂非埭田之利乎哉浙野人幸得与闻其事于东山
 水则一处利害知之尤详扁舟屡独往焉此地古为
 海涵国初时林用震李仲章等开筑埕口埭田为渠
 以达莆田里民茅汝直等大与许告时县丞叶焱能
 吏也改造石涵堑山而过长十馀丈势难动移四周
 各砌以石高广各二尺六寸以石为闸首通圆窍设
 夫守之以时启闭后用震复去其闸汝直复与讦告
卷五 第 6a 页 WYG1273-0499a.png
 官复其旧而于南端横阑一石崇六寸以为之节面
 刻东山水则四字后水不及则海民盗抉则下以出
 水天时略旱涵底尽露则外海田不可为矣今者重
 修众议抬高水则余再三固执以为不可以古有水
 则而沟浍常盈近来消蚀之故以涵窦繁多而水则
 之下更开隙穴是以水利走泄不能古若也只如东
 山陡门至水则可二三里沟水依山埭田附海水高
 田低堤塍单薄不及二尺一锄可达势若倾盆饱食
卷五 第 6b 页 WYG1273-0499b.png
 弃馀家家如是计其所费比之水则二尺六寸之阔
 六寸之崇何啻数十倍哉今堤岸不修而弃有用之
 水水则高举而废已成之田百年成规一旦轻易揆
 之事体诚为未便且海民以此为命必致死力争若
 移高一寸彼则以为一尺旷野之地何所證据以明
 其不然后日纷纷势须更定是因今日那移之间而
 贻莆中水利深锢无穷之祸也于是只以大石照依
 水则铺平外面填其穿穴今涵窦杀减沟渠之水襄
卷五 第 7a 页 WYG1273-0499c.png
 则而过足灌海田彼民亦无自而肆其私说是则区
 区一得之见也大抵水利关要只在内堤内堤坚固
 离沟渠差远则涵洞难于私通内堤单薄与沟渠相
 联虽官府不得而禁吴公当日喜于成功未及契勘
 犹为欠事夫不暂劳者不久逸不一费者不永宁诚
 乘农暇之时令之修筑高广各以一丈为度沟渠逼
 近者则移令稍远其开涵通水去处为圳以达内涵
 既有常数则外堤滥设木涵陡门之患不待禁之而
卷五 第 7b 页 WYG1273-0499d.png
 自不为矣以莆人之财用莆人之力兴莆人之利措
 置有法量地而受成焉谁敢不从刻期可办患在不
 为而已前太守黄公一道修砌遮浪石堤及补宁海
 二洞之缺极为有功但其性急骤又不久解官能干
 人役媮惰废事止于粗成南洋水洋乃数十年积弊
 得吴公料理一番足为久远之利公冰檗之操无愧
 古人行时浙赠句云五马行春沧海翠壶留惠泽一
 牛行李青天白日照图书俗降臧否失真谨记于此
卷五 第 8a 页 WYG1273-0500a.png
  与周宪长论及落纲事
浙畸人辱在年列迩者冒通尺素重领报章百袭珍藏
曷其有已忘分复有僭白余洲子居年兄莆人也乃翁
官贫侨寓都邑所生二子长子居次汀也子居溘逝其
家沦落汀旅食江湖取道归省赍有关文法当赴台挂
号第其飘泊流滞年月少迟倘于法无甚妨碍望为委
曲批赐非老先生年谊之厚垂念存没亦何敢草率及
此也莆中新得甘㴻麦秋有期第罢民苦里役落纲杂
卷五 第 8b 页 WYG1273-0500b.png
办浩无纪极积蠹因仍费增十倍旧例坊隅只供什器
不与落纲并顾差使用城邑士夫无由知此而胥吏𨽻
皂得以恣肆多取罔无畏忌民悯幽侧亦未易上达也
会大巡暨二司诸老先生烦一商议及此更化善治庶
几遗黎有息肩之望民亦劳止迄可小康伏乞重留尊
意嘉与齐民共沐使君更生之赐也
  与王笔峰大参凤灵上巡按施山侍御论盐法事
   书
卷五 第 9a 页 WYG1273-0500c.png
浙等滨海之鄙人也钦企风声为日久矣岂敢私有所
与闻兹为门户新役孤累祖之恩重千家之哭者不能
不为执事陈之浙等莆盐籍也占盐籍者里甲军匠与
民户一体外加盐役见丁办课寸土受盐不免独劳独
贫之叹独有滨海斥卤些子田地受米最多者名曰官
租旧制免盐所以少纾灶户煎办之苦兹本县审编均
徭移文福清闻彼扣编二斗即将官租田地免盐者俱
申当差不知福清莆田事体全然不同徐清盐老先生
卷五 第 9b 页 WYG1273-0500d.png
案验分别彼此甚明可覆视也哀我惮人亦可息也今
更重之其何以堪谨列上一状及条目事例揭帖尘渎
钧览中间犹有未尽也如民户均徭有职役者荫免盐
法则无也里甲粮料遇灾伤得以赦除此亦盐法所无
也里甲粮料徵催抱纳有郡县为之追复盐法追徵最
急抱纳者一槩无追运司隔于势远郡县以有司存此
又盐户所难也乃今困惫转滋流亡过半独某等数家
强支门户耳其杂泛徭役不许科𣲖乃累朝定制盐户
卷五 第 10a 页 WYG1273-0501a.png
可得幸存而未死者近者傅大巡题奏旨谓量免灶差
以优恤人才盖指总催镬头等役属盐场者言非为门
库机兵诸徭而设也户部覆题文虽欠明意则甚美大
约如傅公所请供均徭事例以免灶差耳善听言者察
其情善用法者师其意今灶差未免而均徭重编所谓
辞笞而得刃也非法意矣夫混编均徭民户之所乐也
吏胥门𨽻孰非邑井逸民称其便而赞其成者皆是也
海滨之人虽有言者后矣惟执事同仁一视平政不偏
卷五 第 10b 页 WYG1273-0501b.png
盐户不使独重民户何以独轻特乞主张通行豁免更
有望于各场颁行定制买办者量免丁盐若干晒办者
量免丁役若干真足以上明国典下恤民穷垂海邦无
穷之休将某等世世子孙知所颂矣情溢辞繁不知干
冒唐突之至伏惟台宥不宣
  盐户新编均徭事理揭帖
浙畸人也罢官守贫屯田僧租一无所与公门私事了
无所干兹者盐户均徭之事痛切民隐非直不肖一人
卷五 第 11a 页 WYG1273-0501c.png
一家之私而已故敢始末为执事陈之民间正税粮米
之外民户十年一次均徭每年出办驿传盐户则每年
每丁纳盐三百二十二斤折银二钱粮一石纳盐二引
折银五钱通计十年人一丁共用银二两米一石共用
银五两轻重悬绝又民户只当里长甲首盐户既当里
长甲首又当总催团首两管衙门一般支应海人独累
困惫流亡圣祖立法悯念人穷立碑各场免其杂泛差
役民户细行开拆而盐户法难分籍户丁田产积少成
卷五 第 11b 页 WYG1273-0501d.png
多解户重差未尝饶免驿传更变半出落纲复与民家
协办其事独有斥卤田地受米最多旧例在盐户者准
免受盐国初至今一百八十来年遵行一体近因山东
长芦巡盐傅道长题请量免灶役以优恤人才事户部
覆题通行天下盐场逐遇编差之年查照均徭事例以
免灶差如镬头秤子之类属役盐场者而言非为门库
𨽻兵民间诸徭而设也今灶差未免而均徭重编是所
谓辞笞而得刃也非法意矣大抵县中附籍盐户只是
卷五 第 12a 页 WYG1273-0502a.png
附海望江孝义连江兴福数里之人城中士夫一无所
与而凡吏胥门𨽻谁非邑井逸民称其便而赞其成抑
彼而伸此者皆是也自非平政君子一视同仁孰肯深
察而审听之使海澨劳筋苦骨鸠形鹄面之民得受一
分之赐不至于独贫而独劳哉伏惟老先生特加之意
草率冒渎以俟台照不宣
  答此斋林大参论海寇书
浙顿首外侄唐音来辱及教帖备悉忧时至意今年是
卷五 第 12b 页 WYG1273-0502b.png
何气运星文示变地道不宁沿海有数千里之旱榖价
腾涌亦且无所于籴近日沟渠乍涸私心过计食不下
咽因作书告府公继复自至尽所欲言因而契勘各处
陡门著令公正人役朝夕巡视不至漏泄又且山间得
雨今沟渠且满吾人渐有生意亦甚危哉亦未卜继此
雨泽何如大冬苗虽死犹尚可生夏季苗甚茂倘得一
大收民虽艰食亦可不至于乱也海边近甚猖獗闻莆
中各乡有人在彼如近日吉了所擒数贼其中有港东
卷五 第 13a 页 WYG1273-0502c.png
一人此人去年六月取榖被掳今为无赖贼附近东华
黄石诸乡豪家富室道途门径皆所素知暮夜一来谁
能禦之故数家平日以富名者各搬移入城所谓先去
以为民望者也今闻广东高州有榖船到海上五只泊
在平海一只泊在吉了三只入涵头一只所装乃杂货
及米敝邻人有货在其中民船既通当是贼势渐远及
询之平海来人道海上并无歹船询之莆禧来人道前
贼已散尚有大番船两三只在吉了之南小凿海面重
卷五 第 13b 页 WYG1273-0502d.png
载候风往北不行掳掠未来者不可知也下里人共言
马栏山后有数人平昔接济此徒为之向导迩闻已擒
数人海边通贼者当知所慎目下谅无甚事也浙与贱
累俱在家未敢轻徙大抵吾辈平日居乡须是平心率
物若恃势唬吓利己害人乡闾有小警动便尔奉头鼠
窜乡里小家何所恃而可以无恐此真士夫之罪也在
执事一及之耳
 志铭
卷五 第 14a 页 WYG1273-0503a.png
  林达斋先生淑配吴氏墓志铭
大明嘉靖二十四年岁次乙巳六月壬辰朔国清林继
忠之母吴氏太夫人卒浙驰往哭之时继忠为湖广荆
州府监利县县丞其冬奔丧抵家复往吊之越今岁丁
未卜于十二月十三日庚申祗奉其柩窆于瑞林之封
从夫兆也其位癸丁其圹居右先期以其伯兄浙江宁
波府同知柏庄继贤君所撰行状诣予于山中再拜请
曰先君子达斋之葬吾从祖赠礼部尚书谥文修公既
卷五 第 14b 页 WYG1273-0503b.png
为之铭先母隧道之文敢委重于吾子浙于夫人外家
为表侄而受室于林氏往来游从与继忠有兄弟之好
知夫人之贤为最详又焉可辞吴为五侯宦族父讳泳
为浙江台州府儒学教授母朱氏浙祖姑也夫人幼有
淑闻及笄嫔林氏舅蒙庵公讳某官江西袁州府通判仲
子宽为广西田宁府同知以旧官推恩赠承德郎第三
子信字克谅即达斋也夫妇协德袁州初令清河揭之
偕往弘治戊午岁遣归省家至宏路驿舍产子继忠甫
卷五 第 15a 页 WYG1273-0503c.png
七月而达斋即世时宗门华盛家室完好夫人独抱幼
儿扃户孑立励志自守蔬食布素申饬女使不相往来
里中妪偶至其家正色待之不交一谈而退遂屏迹凡
阃内劳勚之事皆躬亲为之不惮夜绩篝灯晨兴拥帚
汛扫庭宇肃㓗慄若朝霜继忠儿齿令入家塾读书不
为姑息之爱比长游太学夫人抱孙综理内政省积岁
入而家益有馀故继忠莅官冰檗有声归无所携皆夫
人之教也妇柯氏生子字自培继娶宋氏生子木自培
卷五 第 15b 页 WYG1273-0503d.png
为国子生娶黄氏浙江温州府通判必贤之女生子炳
然焕然夫人新寡时年二十馀耳遗孤在襁褓泡沫风
灯未可冀其成立达斋之祀殆若赘旒夫人惨然在疚
晚暮子成一官而孙复生子牵衣绕膝嬉笑满前夫人
始开释慰意瞑目考终持此归报夫君俯仰乾坤无毫
发遗憾也距生于成化丙申年九月十七日享年七十
林氏一门荐受国恩太姑以子清河贵敕赠太孺人姑
以夫贵敕封孺人继姑及二姒氏与柏庄内子皆以夫
卷五 第 16a 页 WYG1273-0504a.png
子贵策封太安人安人继忠未及满考故夫人未及恩
命而贞白一节法宜表章宅里继忠宦业未涯其所以
阐发幽潜而光昭德美者将必有待也敬为之铭铭曰
两髦一醮契阔参辰四十八载为未亡人之死靡他不
愆初誓而代有终以没于地瑞林之野松槚苍苍归于
其室百世何长
  静轩方先生墓志铭
静轩方先生将以捐馆之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归全于
卷五 第 16b 页 WYG1273-0504b.png
紫云岩之北其弟太学生重绍思绍重耿思直状其世
次之详走君之子攸暨以告其同年友人朱浙曰吾兄
之素吾子知之实详敢以铭请余按方氏谱祖唐都督
长史琡昭宗时长官庭范始家莆今后棠方则礼部郎
中仁载世也九世祖林秀特奏名龙川令八世祖应午
漕沅制签七世祖苏孙明经学谕入国朝有讳鼎者为
御史先生曾伯祖也有讳朝宗者为户部郎中讳朝清
者为蒲台令伯祖也曾祖后庵公讳象辉赠都御史皇
卷五 第 17a 页 WYG1273-0504c.png
祖质庵公讳朝深封郎中赠如后庵官伯考松崖公讳
良永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皇考雪筠公讳良节中奉大
夫广东左布政使兄弟并显为时名臣母封宜人黄氏
以成化十九年癸卯七月二十日生先生名重熙字思
缉时后庵暨赠淑人黄氏质庵暨封淑人陈氏重庆在
堂先生幼态淳凝童习端悫群儿戏弄呶噪独对卷庄
诵不休比长嗜学成癖夜以继日足不越户二亲闵其
劳辄戒止之唯而退退而愈励遂以文显弱冠选充弟
卷五 第 17b 页 WYG1273-0504d.png
子员每课校辄先同辈正德丙子始以书经登荐剡人
竞迟之三试礼部弗偶卒业成均通籍铨部未几病作
弟重杰思兴思直侍以归犹能登堂拜太宜人寿顷之
疾亟太宜人临视虑伤尊怀力疾饮食以示不殆竟卒
临诀舂容无一语及后事为悽惋可怜状嘉靖六年丁
亥正月二十二日也年四十有五卒之日乡士大夫至
闾左翁妪咸闵悼赍咨吊者无内外疏戚哭尽哀各有
述焉自世降俗易人爱其情先生心事洞达明白无一
卷五 第 18a 页 WYG1273-0505a.png
毫可疑博大温良无一人怨恶居家孝友处宗姻邻曲
有恩赒穷恤匮无所靳惜宗门盛大二父扬历显融先
生谦冲自持约于寒士不逆不诈与家人子弟言未尝
及人之短务举其所长与朋友交久而不厌今宫保前
提学姚公镆按莆首以笃行褒奖士论允惬盖世莫不
以先生为长者然其廉隅内辩行已操执和而不随论
事之曲直当否虽达官贵人在前申其说无所挠盖其
植躬秉德内刚外和初非脂蜡言貌媕婀软美以自媚
卷五 第 18b 页 WYG1273-0505b.png
于世者此则先生之大端也君子谓雪筠翁用宽和惠
利之泽志于台碑于惠太宜人用慈俭顺厚之风歌于
宗式于他族陶和毓粹宜有是子先生贤宜贵仁宜寿
而不然有如此者天固不可恃耶娶林氏知州绍宗公
女有贤行继翁氏大司徒世资公从子守达之女男五
人长即请铭者娶主簿陈君准女林出次攸芋聘御史
张君曰韬女次攸跻聘考功郎中刘君勋女次攸宁聘
知府林君有禄女次攸居聘都察院经历林君茂竹女
卷五 第 19a 页 WYG1273-0505c.png
女二人长嫁太学生黄懋允贡士希雍子次许嫁黄甲
(阙/) 光善子俱翁出孙男一人霖女一人儿女成行而
婚嫁之劵未析然有弟有子敬毕君事化终有齐先生
奚憾哉铭曰于乎兹惟静轩方先生之藏潜德之光百
世之长勒此铭章
  皇明处士沙堤松峰张公墓志铭
松峰张公既葬浙为题其阡曰明沙堤松峰张先生之
墓而其仲子衡必持匍匐踵门再拜请曰先子之藏盖
卷五 第 19b 页 WYG1273-0505d.png
卜地者久之向方得一席于文峰之北陲祖坟之左时
逼岁莫式迩葬期庶役丛委未暇请铭𬗟惟先子生平
植德励行不敢后于人既诎于位而名不显诸孤不才
又无能有所树立以阐扬光大先德复无一言以显诸
幽是终没吾先人之善也不孝之罪何所于辞敢以累
诸执事将镵之石纳之墓门藏其副于家以贻孙子庶
百岁之后尚有稽焉浙病馀疏懒久荒笔砚而必持之
请益勤谊不容默按公从弟从事郎宾州判官南渠翁
卷五 第 20a 页 WYG1273-0506a.png
朝昌所具行状公张姓世居吾里东桥国初时有号静
轩生子致学于公为曾祖复生子致忠更为筑室西社
居之后多宦达与里中他宗张氏埒故别称西张公东
居西族也祖文质讳斌太学生父从唯娶陈氏以天顺
戊寅三月初四日午时生公名桧字汝秀行纪六少与
许黄门梅坡公瀚处士竹斋张某友善要结岁寒故号
松峰九岁而孤兄汝寿继没门户单寡㷀㷀孑立先世
赀产不赢公干济经理井井有条送往事居吊凶问吉
卷五 第 20b 页 WYG1273-0506b.png
俯仰调度出入百亩之中充然有馀事母孝奉丘嫂以
礼壮其志而守之卒以寿终以衡为之后从兄纪三无
子家产尽费公婚嫁其女岁时馈遗为之母家善睦宗
党缓急极力营救而恤其穷乏从父散官石泉公鸠宗
行祫祭礼公首具数金为族人倡疏远亲戚往来过从
一菜一鱼款洽不厌故堂无热客亦无停宾焉仪表魁
硕言笑怡然喜饮酒能多不醉群处乡曲未尝失色于
人有不平者为之委曲劝谕多为解仇葛巾蒲扇优游
卷五 第 21a 页 WYG1273-0506c.png
闾里非输井税终年不入城府常诵陶靖节之诗丈夫
志四海之章自谓松峰实录其循理守分履素安常实
清朝教化之泽故家文物之遗比闾族党之间如公之
贤亦未可易得也正德戊寅夏疾革前一日衣冠辞于
祖庙及素所亲爱者款款言族中事逮暮而归诘旦拱
手而逝其神爽不乱如此实五月廿六日寅时也得年
六十有一元室朱氏浙从姑也继王氏三子长德朱出
次衡次衎王出女四人长适吴汉次适郑天根次适朱
卷五 第 21b 页 WYG1273-0506d.png
山次适黄绘汉与山皆生员孙男七辅刚芹兰美芳𦶜
曾孙绍祖墓位丁癸公中居朱氏左右为虚圹预王氏
百岁居焉衡与妇黄氏寿宅又附其右葬之日为嘉靖
十八年己亥十一月二十一日也浙自惟先翁庚辰生
少公二岁桑梓邻并少小嬉游情好甚密既老而閒追
随不辍衣冠礼度蔚为乡里后生仪型岁月几何公既
上仙而先翁亦下世久矣幸公坟域去先垄百步而近
松槚之枝相樛霜晨月夕尚能乘风驭气相与遨游于
卷五 第 22a 页 WYG1273-0507a.png
无极之野徘徊瞻眺从容握手如平生欢乎感念畴昔
凄其涕零乃因渠翁事述及浙昔时所见闻著之系以
铭铭曰居不踰阈行不越疆孝友孚于其族信谊闻于
其乡独抱贞风以游于世其先民之良者乎
  皇明恩赐散官南塘方君墓志铭
莆中诸旧家衣冠之盛首方氏焉其家乘所记自李唐
来长官庭范徙家莆今数百年矣阀阅有辉绳绳不替
仙游里美之方宋都官郎中慎从公世也自乌山迁洋
卷五 第 22b 页 WYG1273-0507b.png
城自洋城迁今居再迁之祖则奋庵信公也奋庵之父
讳耿子讳珣号拙庵娶周氏以成化庚子正月七日生
处士讳世龙字文瑞号南塘塘生九岁厥考妣溘逝所
恃为命者大父奋庵耳性卓伟倜傥弱冠时颇浮旷不
足于缜静议者亿其弗克嗣先业奋庵有忧焉未几奋
庵没南塘感发创惩自严绳削综理家政审谛周密过
于人人姻族旧识一会遇间慇勤劳问姁姁有恩不以
造次有间族有叔行者客死无所于归南塘殡之为抚
卷五 第 23a 页 WYG1273-0507c.png
其遗孤内戚有女弟失怙奋庵幼字之比长南塘体先
志为治装择配以归家素丰润君以节俭勤力益拓其
有人急难求假随分以应未尝空避无速赢浚削之术
俭年先下榖直持橐踵门者不可为数不惮烦劳虽升
斗亦应之或童孺寡弱一毫不忍欺也正德庚午寇作
直以身当其难保有祖宗之遗身冒锋刃之危其所全
者大矣尝循例输粟得拜散官易冠服辄自叹曰吾家
书香奕叶此官岂吾心哉遂筑南塘书院延名师益友
卷五 第 23b 页 WYG1273-0507d.png
训迪厥子以需其成正德己卯十一月十七日竟卒享
年仅四十君子曰南塘迪前徽而官不酬志乐施予而
寿不满德勤课子而禄不逮养真宰之锡南塘有遗报
者矣厥配南雄府知府郑公述季子叔之女归处士廿
馀年共成家理相敬如宾平居无怼容遽色亦其刑家
之效也子男一明良娶郡庠生洋城杨曰宏女女二长
适云庄王村次未许配墓在折桂里信马山南塘奋庵
墓右坐癸丁向营于辛巳年兹奉处士之柩与其继生
卷五 第 24a 页 WYG1273-0508a.png
母李氏合葬处士中藏虚其左为郑氏寿藏百岁之居
预斯之合也时嘉靖戊子正月五日先期明良奉大参
檗谷王大用之状谒予山中请铭予揖其风度耳其言
质而不肆约而有文称为大家子姓天之昌方氏者不
在于斯乎为之铭曰动克绍居家之律仁足泽其乡之
贫不裕其身惠彼后之人
 祭文
  祭姚东泉冢宰
卷五 第 24b 页 WYG1273-0508b.png
天地正气钟于伟人亮弼元圣弘济斯民咸有一德是
谓大臣先生之生储灵海岳特达高明斯人先觉胸富
诗书道存礼乐许身仕国出入匪躬两典学政广左闽
中激顽起懦大振儒风扬历弥深声实益重擢镇方维
遂参卿从瑚琏前修楩楠大用开府西极总制南方煦
如春日肃比秋霜折冲尊俎汛扫边疆功成不居难进
易退温公归洛望重海内悠悠江湖恋恋忠爱晚岁再
起从容引年尽疏幽侧某忠某贤恳乞骸骨归老林泉
卷五 第 25a 页 WYG1273-0508c.png
善始令终完名全节千古流芳争光日月人生可愿百
无一缺浙惟谫劣早辱公知饮食教诲褒拂吹嘘顶踵
百年荷公恩私疏野登朝狂谬获罪碎首甘心无所于
悔平生培植负公期待时公宦辙隔在易州亟以书来
蒙不见尤教以勉旃结赠绸缪一辱泥涂望公霄汉杳
乏鳞鸿久缺书翰中夜抚心秪增浩叹四海望治愿公
复归无使东人私我衮衣讣音凄凉道远是非天丧元
老民之无禄爰及山中为位以哭哀壑生悲寒云惨目
卷五 第 25b 页 WYG1273-0508d.png
逝东结束奔赴公丧耄期老母未可去旁行止不决踟
蹰徬徨雨屋风檐敬缄束帛裂素书词写此肝膈遥奠
灵帷神其来格想像容止追惟德音岩岩穆穆有赫其
临景行仰止宇宙此心
  祭方霁峰母吴氏夫人
坤主内事閟弗远施观厥夫子尚亦可知粤惟夫人禀
兹懿德妇道母仪宗䣊是式胄于令族嫔此高门琼州
之子韶州之孙春秋蘋蘩以相君子墨绶铜章子惠百
卷五 第 26a 页 WYG1273-0509a.png
里璞韫良玉蚌胎明珠连城照乘出应时需伯以邑最
肃秉风纪仲由秋官擢司邦礼联镳络绎赁居比邻不
荣其子而荣其亲季也缉文亹亹日迈视缀巍科如拾
地芥黄氏之女归于地官亦服命服有璀其冠夫人之
贤以夫子贵睿藻粹温天恩汪濊笋舆迎养南北二京
诸孙侍立三釜其赢大运有终云山脩阻灵乎来哉所
至登俎人生诸福如斯良稀九原瞑目或安其居浙与
令子忝得茅茹得游尊翁追随杖屦瓣香清酌一奠于
卷五 第 26b 页 WYG1273-0509b.png
堂陈词不腆惟以侑觞
  祭参宪东山黄公
褰人生于一世兮数坎壈而多奇繄先生之纯造兮萃
百顺而咸之幼才美而绝迈兮得舅氏以为师奋天路
以遐征兮遵伯仲之前规依日月之景光兮历郎署之
委蛇司宪节于南纪兮凛风裁之是持既展力而毕忠
兮赋归来之芳辞𬗟年岁之未中兮乐豫大之嘉时憩
东山以遐观兮乐云木之参差邈衡宇之静深兮玩化
卷五 第 27a 页 WYG1273-0509c.png
日之熙熙奉滫瀡以永龄兮谐伯仲之埙篪怀内子以
敬恭兮晔象服之陆离森诸子之如林兮孙曾蔚其芳
蕤既康宁以寡疚兮介繁祉于寿眉念善始而令终兮
实隆古之所稀惟先生之秉德兮美纯固而不移奉古
训以周旋兮承先德之所遗考礼度以自将兮克周慎
而谦卑聆嘉言之易直兮悼噂沓之憸诐崇俭素以永
图兮勤小物而不遗谁不耕而有穫兮如作室之有基
吉人德与吉遇兮谅造物之焉私愧茑萝之绰约兮施
卷五 第 27b 页 WYG1273-0509d.png
松柏之乔枝承执手以永辞兮怀良晤之无期奠生刍
以告诚兮神髣髴以来兹
  祭(阙/)
壶山之英闽海之精陶和毓粹载育先生具材无方秉
德浑健近挹惠安远追正献宣劳于国勒鼎铭彝摛笔
成文翥鷟蟠螭难进易退君子之守峻节高风迄焉不
朽望重元老位极人臣梯接后进穆穆如春诸生得师
近在梓里失贻公忧得为之喜蓬麻扶植为力孔多先
卷五 第 28a 页 WYG1273-0510a.png
生观化伤如之何有殽既登清醑载酹想像仪形奠哭
于位追惟旧爱曷由报之祗奉明训庶无磷缁
  祭姚侍御母佘氏太夫人
繄维夫人胄出令族体合坤仪雍雍穆穆作配封君家
室和睦秉德维勤执事有恪笃生令子如玉在璞联掇
巍科饮食天禄天子劝忠金章玉轴曰子之贤维母贤
淑锡以翟冠被以象服琼琚琳琅琤琮历碌复生令孙
克振芳躅池上凤毛人间麟角将旨观风剖符分竹八
卷五 第 28b 页 WYG1273-0510b.png
旬齐眉向用五福为善食报如耕而穫迟迟春阳潭潭
夏屋人生若斯伊谁不欲如母之贤百龄未足大运有
期古来莫赎浙以微寒而忝眷属近沐华滋如荫嘉木
醨酤一尊清香一束远扣寝门写此一哭
  祭怡轩公迁葬
古不修墓于礼则然弊而弗修子孙之愆吾祖父母没
既多年宅兆之卜粤若三迁今自他山舁归故园爰当
卜葬文峰高阡权厝即安于兹山前墓其毋易皇祖遗
卷五 第 29a 页 WYG1273-0510c.png
言四十秋霜耿耿弗谖今归乎来墟里依然华表白鹤
古木苍烟灵爽不昧感怆重泉
  祭姚鸣山大宫谕
浙不才曩在宫保相公尊翁恩师老先生门下时兄随
侍闽中得挹光霁正德丙子偶登一第北上春宫而兄
亦偕计吏相遇于京邸叙道旧故如平生欢庚辰再上
冀北干时相公正在于京寓居东城之下时相会聚款
洽笑言癸未春明兄大魁天下士入翰林读书浙滥竽
卷五 第 29b 页 WYG1273-0510d.png
榜列踰年拜御史未几即以狂谬自取罪戾兄来唁我
辞情甚戚如丧所有相公自易州以书来曰以此去国
为荣多矣浙以此自壮归来远辱教音沦没多年声迹
昧昧兄时加褒拂海内之士犹知罪籍中有微贱姓名
者皆兄之赐也今尚何望也己亥之春逖闻相公仙游
以老母年大未敢出门远遣一价薄致瓣香之敬兄与
之周旋墓所两月遣归琳琅报章犹在怀袖示及令弟
夭殁家遭回禄之灾闻之惊惕孰意吾兄遽尔观化不
卷五 第 30a 页 WYG1273-0511a.png
享遐龄耶尊翁位登岩廊难进易退而功业未究所蕴
兄以远大之器卓异之才早擢抡魁居禁近论思之地
天假以年当大有树立以绍休于前闻人为王文正为
范忠宣为名臣子以光辅我国家孰知兄之年竟止于
此耶兄戊申生浙犬马之齿长二岁已亥一病几死忧
患沉溟闭户寡出家居复远城市兄之讣闻已后时又
乏便邮衰懒因循而兄之墓草宿矣感时抚事徒切此
心倘湖海之缘未断异日过武陵当渡沧江拜先师酹
卷五 第 30b 页 WYG1273-0511b.png
吾兄之墓如其不然则当槁死岩穴百年交情衔戢于
地下矣临风遣此神爽愀然九原有知尚鉴兹意
  祭丘维章
嘉靖十七年岁次戊戌秋八月朔日友生朱某具书寄
奉丘君维章老友冥览去秋此时小儿熙春自省下归
道与维章相会甚领雅情嗣寄素书尚在怀袖今春初
闻维章之讣甚骇犹冀其弗真也三月末小弟道通自
贵地来乃得实耗不胜痛惋嗟乎维章子遽止于此乎
卷五 第 31a 页 WYG1273-0511c.png
德性醇和宜获遐寿乃竟未及中身溘先朝露邪积学
缵文早自树立视区区一第直其馀事乃累踬场屋亦
未得援例一贡以观国之光遂赍志以没于地耶念与
维章相知最久丙子之秋从予于芝山己卯下第归漫
游建阳子从予坛城孤灯炯然此志甚苦辛巳岁予琴
剑旅寓樵川千里招寻维君之故宝岩僧舍与高廷振
王子中诸贤日夕相聚首饔人所需咸于君乎取之甲
申予以御史获罪黜归故山子不远来莆访我于天马
卷五 第 31b 页 WYG1273-0511d.png
山下徘徊数日别去别后书问不绝呜呼予蹇劣疏拙
摈弃于时而君独相信依依不舍愧予道不足以相济
文不足以相资幽明之中负此良友耳旧游丧逝吾党
益孤廷振物故道通归来公亦厌世风灯泡沫浮生几
何山川阻脩鸿鳞寂寞兹因吴氏表叔便风敬治瓣香
之奠临风怆然海上馀生若湖海之缘未了誓当取道
黄台吊君于苍烟宿莽之域百年交谊合并无期九原
有知鉴予意哉
卷五 第 32a 页 WYG1273-0512a.png
  祭王子中
记与子中别后屡枉素书积之箧笥森如束笋数年来
音题不嗣知子中已就宾贡教授湖潮间极目停云无
由质问故人消耗今者陈友绍忠过此道子中去秋辞
官抵家溘已丧逝不觉哽咽久之海上羁栖何见事之
晚也死生大矣乃久不相知耶嗟嗟子中何遽止于此
耶子中性地宽容平生无疾言遽色有度善忍理宜遐
寿胸中抱负殊不落寞视一第无难校射泽宫遽就閒
卷五 第 32b 页 WYG1273-0512b.png
退受儒官又复不获享年以没于地屈伸之理宜何如
耶忆昔漫游仙乡与子中廷振维章促席联床尤相密
迩时皆少壮别来数年廷振维章相继物故今子中复
作古人石火风灯不堪相玩仆年迈六十齿发庸疏两
年来颈脰之间瘿气拥肿去冬十一月有老母之戚号
泣出声渐加涨急转项不便馀生未死分作狼疾人矣
子中有八旬老母遗孤稚弱忍遽舍之而去耶令弟子
材春元素敦伦品重风谊必能送往事居料理子中身
卷五 第 33a 页 WYG1273-0512c.png
后之事亦庶乎可以瞑目矣仆薄游时有小文学子中
不惜十金垂为刋刻当时所作犹觉稚弱林居二十馀
年得以肆力于此视前者犹差今亦无可付托以传矣
往年吊维章约以馀生倘淮海之缘未了尚当取道黄
台相吊于苍烟宿莽之域生还无期分当老死岩穴而
斯言已不可复矣冥冥重泉为我谢焉千里片词写此
诚意灵其不昧尚其鉴哉
  祭崖州刺史梅山刘公
卷五 第 33b 页 WYG1273-0512d.png
惟公春融和气玉立长身胸怀落落孝友津津幼学壮
行蜚声乎仕国平心率物风范乎乡人冉冉流光茫茫
大钧西山颓波有形必同归于尽苍烟黄土万物所以
返其真蓊山之原紫水之滨木魅号秋宿草生春取薤
露兮馀响望灵輀之清尘典刑未远色笑犹亲悼一别
兮千古安得不涕泗而沾巾
  代两学诸生祭张廷光妻贞烈王氏
昔夫子有云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维灵十
卷五 第 34a 页 WYG1273-0513a.png
七适廷光十八生一子十九廷光随父官岭南归时卒
于逆旅灵独抱遗孤矢志靡忒家蛊景况真人世所绝
无而仅有其所以夺其志而危其守者苦楚百方也势
不可生遂以方盛之年忍弃其孤甘于一死以从廷光
于地下是其勇三军之帅柏舟千古不负寸心非若匹
夫匹妇之为谅也某等敬拜高风敬陈束刍之奠事在
乡评词无溢美也尚享
  祭宾壶林先生
卷五 第 34b 页 WYG1273-0513b.png
维翁以簪缨之胄承祖考之休孝诚独至廉耻寡求持
谦恭以自肃遵矩矱而罔尤谂乡评之不谬谓宗䣊之
善流喜七帙之逾迈幸百龄之可周何人事之好违抑
天命之难留浙以愚戆辱在甄收念恩深于半子愧力
薄而难酬望仙居于咫尺曳桃杖之夷犹庶晨夕之往
来申慇勤兮瀡滫嗟寸心之未展奄一疾而弗瘳挹遗
影兮若存奉言笑兮无由庸修兮薄奠一恸兮千秋
 天马山房遗稿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