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山房遗稿-明-朱浙卷四

卷四 第 1a 页 WYG1273-0481c.png
钦定四库全书
 天马山房遗稿卷四
              明 朱浙 撰
 记
  兰室记
灵均揽结香芳以苾芬其德而于兰之一物尤屡拳拳
焉非以其幽贞之色岁寒不改者乎静守之操无人自芳
者乎其在夫人有君子之道焉固非夷留揭车江蓠薜
卷四 第 1b 页 WYG1273-0481d.png
芷所可得而同也鲁左相吾乡许先生敦朴冲澹而独
嗜兰家食时庭宇列植数盆不置他物朝夕相对如良
友朋因自号曰兰室官浙东时得童生冀为之写真卷
而藏之历官所至辄携以自随每一展玩不忍释手湘
累奇好昭昭千载之下不谓无同已者浙生也晚及见
先生仪刑古貌古心矜严不苟时未有识巳知爱敬先
生又闻为举子时计偕北上道出临安里人商于是醵
金饯之出妓为乐先生咈然一拒之曰是欲浼我也夫
卷四 第 2a 页 WYG1273-0482a.png
荆棘不剪则芝兰不荣恶恶不严则好善不笃夫当纷
华波荡之中而能以正自持以礼自固不委厥守以从
流俗是宜其独好夫兰而兰亦以先生为知己也先生
观化且久其子师厚君出此共观敬题数言以致景慕
先哲之意师厚外和内刚忠信廉介与之交如入芝兰
之室盖有本者如是耳
  梅岩记
张君为之居在沙堤之南于古为潮汐之地厥土黑植
卷四 第 2b 页 WYG1273-0482b.png
弗宜梅而性酷好之乃别号曰梅岩盖湛情于物寄有
于无天趣悠然相忘于形迹之外每值夫风晨月夕君
扫地焚香收视返听凭几而静观之则见夫老干樛枝
清香远韵横斜浮动于疏棂曲槛之间俗虑不干尘垢
刋落情融景会殆与梅神交焉夫古之畸人逸士梅之
爱多矣然必即其窟宅层崖绝壑废圃荒园以舒其吟
啸而写其幽怀未有居阛阓闬闳之中而得夫梅岩之
趣者盖以物而观物则物不能不囿于形器而滞于有
卷四 第 3a 页 WYG1273-0482c.png
无遗物而观物则物物皆吾有也夫梅清修隐约不衒
其芳花之儒者也使吾而儒耶虽未尝有梅亦未尝无
梅也而非耶虽未尝无梅亦未尝有梅也君之在梅实
同臭味者也又奚间于有无哉浙生与君同乡时理枯
桐整蜡屐为梅岩之游玩其华而将观其实也为之记
  文峰书院记
黄君廷昂谋诛茅于文峰以为藏修息游之所难其晨
夕之亟往也乃筮长川之左结数楹焉中为堂裒古今
卷四 第 3b 页 WYG1273-0482d.png
书实之左右辟明诚敬义二斋课诸子焉门俯清潭濒
潭为钓台梁木以行于潭之南其后有小渠怪竹老木
偃蹇卧其上援之可涉甃石累土为坛曰风雩东为园
芭蕉橘柚梅榴葡萄杂植骈列前有楼曰秀野规制爽
垲而文峰之山正直其东南循阑而观凡夫中之一泉
一石一草一木奇秀而可玩者可揽结而有也君时焚
香手执一卷与兹山为伍若对大宾澹然忘言洒然忘
归直欲脱去凡近以游高明相与立于寥廓之乡人寰
卷四 第 4a 页 WYG1273-0483a.png
埃壒之外也夫山静者乐也君生长宦族游从造请之
客屡填于门周旋应接宜日且不暇乃能潜深伏奥定
虑澄神日以读书教子为事世味不胶于心其慕仁者
与兹山之好可协矣君别号曰文峰主人前守白斋先
生为作文峰书院四字今扁焉命浙为之记蓬藋之居
去长川里许时欲叩门促膝以从君游尽借所未见之
书而读之草堂勒移宁无却扫回俗驾乎否也
  重修里社记
卷四 第 4b 页 WYG1273-0483b.png
里社之神为民禦灾捍患世血食于土昭灵贶也吾境
为义齐东社祠宇之作莫记古初重建于洪武二十四
年辛未只今一百五十七年矣老屋撑支弗称祀典父
老爰谋修葺舆情佥同如缮私宅张君贵益吾家从叔
邦新君经纪其事爰始仲秋再阅月告成藻绘鲜明费
省功倍诹日之吉奉神栖焉夫明有人幽有鬼神其与
天地有与立焉神心豫悦则时和年丰灾沴不作民生
康乐尸而祝之从古然也吾乡入国朝来以至于今日
卷四 第 5a 页 WYG1273-0483c.png
户口富庶百倍曩时其风俗敦尚廉耻礼让之习循理
守分毋蹈匪彝相生相养以享太平靖和之福谓非有
神默相之力不可其修而祀之也固宜因记其事而作
侑神之曲数章蒉桴土鼓庶几治世之音焉耳其辞曰
 沧桑递变兮白沙成堤万亩鳞次兮粳田稻畦五楼
 十阁兮阛阓东西白石为畿兮俯瞰清溪黝垩丹雘
 兮惟神所栖
 灵之游兮云中凭翔气兮御泠风骖龙螭兮下降瞻
卷四 第 5b 页 WYG1273-0483d.png
 将安兮寿宫坎坎击鼓兮鸣丝桐修肆祀兮考岁功
 灵之居此兮其乐融融
 民之生兮曷依禨祥祸福兮非神曷尸惟天阴骘兮
 神其代之酝酿和气兮风雨以时岁其有兮乡里熙
 熙春祈兮秋报阅千祀兮无期
  桥西神宇记
桥西神宇初名圣堂与里社相向华藻静洁塑捏鬼物
诡怪离奇皆前元旧俗脊梁题云至正元年辛巳其低
卷四 第 6a 页 WYG1273-0484a.png
声肃静二牌偏傍书云皇庆元年是年壬子去辛巳尚
三十年前后彼此不同未知何故东大梁题云都劝缘
朱君辅喜舍宝钞一百二十锭助成胜缘西梁则黄君
举也后楣梁题曰张舍朱氏念一娘同男陈狗儿舍地
今莫知其为谁也厢壁陷置二龛奉祀吾家三世及黄
氏之祖亦有处士吴公牌套余少时读书其中故甚记
之向后风雨摧败至正德间知县事蒙化雷侯应龙毁
拆淫祠尽去土偶其趾崩坏沦为深渊沙堤大观于此
卷四 第 6b 页 WYG1273-0484b.png
独缺余与给舍张君八峰谋之假合众力重修屋宇映
带清溪榕阴蔽翳渔舠商艇日辐辏于其下为莆中胜
处榜曰海上仙洲所有题辞漫志于此
 沙堤十里烟树千家白日照楼台青天开图画尚有
 水云宫观废为瓦砾丘墟久矣因循失于恢复事出
 于人情之所乐谈笑而成财捐于众力之有馀咄嗟
 可办兹寻旧址爰拓新规累石沦渊屹立昆崙之拄
 排风广莫位当阛阓之冲堂宇开明溪山绮丽人间
卷四 第 7a 页 WYG1273-0484c.png
 无此景莫从蓬岛移来天上是何年借问麻姑消息
 志以数语传诸无穷经始于丁未四月朔至秋告成
 董其役者则某某也
  重修东桥记
兹桥不知何始久阙佳名岁久嵚崎行者折胫维正德
十四年己卯夏家君合力修造为费甚广命之曰天马
桥云后二十九年为嘉靖二十六年丁未秋八月不肖
孤浙刻字于梁石之上将使往迹与此山此水相为磨
卷四 第 7b 页 WYG1273-0484d.png
灭云
  前种松记
文峰前有矮屋僧亡芜没后殿岿然独存丁丑夏大霖
雨石壁倾颓椽瓦脱落大势凛凛几压也家君合力修
之下方亦就理门于东而西则庖㸑之次列焉是冬浙
下第复寻旧隐则见夫前庭广明圬墁净洁登阶而望
则近山远峰踊跃而出视旧而观益奇也日课小僮斸
地手植小松复命道人足得十四本暇日必一到到则
卷四 第 8a 页 WYG1273-0485a.png
扫苔拂石绕树而行百匝日入而始归也夫植之族莫
寿于松然亦同归于尽惟托于巨人名字之间则可以
久存而不毙广路半心之植不为退之之所物色久已
摧为薪矣又乌知商山有此哉文峰为竹岩学士旧游
当时景物略经批点林壑有馀辉焉惜此松生晚而弗
遇也然吾乡多贤而此地又近而甚胜文人才士日啸
咏于其间安知其无若人也又安知兹松之果不遇也
  后种松记
卷四 第 8b 页 WYG1273-0485b.png
文峰种松之明年莫春复与数子游焉相下方之犹足
以容也复谋植之时春气向深松花尽吐欲取其大者
则气耗而根不完易以毙也乃胥其小而迟发者取之
刬理篇薄树之前除与前十八公者略相豋豆惟其小
大不埒而其色复焦黄于邑泽瘁不相侔也予时执书
临阶默坐物理紏缠之势真有不可得而晓者方兹松
之生于山也不扬而晚穟其免于牛羊之噬啮童竖之
捃摭者几希矣今乃独以是见取舁而致之馈以沃壤
卷四 第 9a 页 WYG1273-0485c.png
饷以清泉朝视莫顾惟恐有触焉而莫或滋也兹不为
幸与天下士遇不遇盖有幸不幸存焉大率若此然其
坚贞介特之操有若兹松者乎真予之所嘉也
  重修林墩斗门记
天地间自然之利得人料理之则其用恒不穷吾莆水
南自木兰成陂溪壑之水循壶公而下沛为通渠遍溉
田亩滨海为三斗门扃闭储滀涝则启钥以出其馀岁
久弊滋檐溜未彻河渠遂枯岁耗不登者非直涵窦之
卷四 第 9b 页 WYG1273-0485d.png
咎也嘉靖辛丑岁今太守姑苏淀山周公下车轸念民
隐理官如家尤拳拳于水利一事寝食弗忘越明年秋
民以是告公曰噫嘻是不在我耶遂按行海上亲阅其
实乃召邦民有职于是者数人筹画经理务尽厥情乃
檄邑主簿丘斌以董其事乃以是月某日徵工断绝澌
尽出其底结砌于两门之旁其距海出水平铺巨石迅
流冲激沦伏于渊者度其势弗可出乃更伐石以固其
趾适如前规徂春乃告成夫吾闽水利无专官簿书期
卷四 第 10a 页 WYG1273-0486a.png
会所不及故吏得苟且以逃其责自非体国爱民当事
任责之君子不求近名而图久远之利者率未暇以为
兹役也佚道使民不扰而事集利在夫莆人世世信乎
天下之事未有不可为者存乎其人焉耳昔人谓为民
节用如闸河然畜一分则民受一分之赐君子观是役
也可以知政矣公名大礼字子和赞其成别驾北泉张
侯节推三洲章侯也
  上里场重修分司记
卷四 第 10b 页 WYG1273-0486b.png
海氓𨽻郡县供井税如常纾其力役令煮海登其课于
转运使司其赋为已重而郡县有里甲差解之繁运司
有催办赔偿之费其困视他民为又甚然困于运司而
郡县弗知也困于郡县而运司弗知也场灶附海城邑
士夫及左右公所者弗知也情弗相通徵有常法故民
产日耗国课愈亏而搜括愈尽亦其势然也嘉靖(阙/)
岁娄公存仁由河南来为福建转运使体国奉公闵闵
焉有厚本恤民之意每邻叟输盐课归道公清德门吏
卷四 第 11a 页 WYG1273-0486c.png
无私而冗费省于他日春经历吴君来清上里场盐课
所不足者以引计之凡一百二十有奇秤役陈琼生等
当坐侵欺之罪公曰罢民也且海物淋卤易耗为白于
巡按白公立限责偿额满当贳其罪民襁负输纳如期
卒免于大戾若更生焉咸欲立石以永公赐场大使刁
翀喻止之曰此非公意第分司岁久就倾烦公廑念无
已愿与新之亦以报公也众遂大喜合金几四十鸠工
须材集手并作翀亦协力事事仪门晨楼囹圄厩舍次
卷四 第 11b 页 WYG1273-0486d.png
第一新而厅事完缮就绪乃以告于公公曰奚可以重
劳吾民业已为之则勿毁竣事翀与副使伍采相率求
余一言以纪其事浙海人归耕斥卤知盐事利病为详
遂不辞为之使民无忘我公盛德后之登斯堂者亦知
民劳易感而迄可小康也公名(阙/)须城人
  海沧社学记
海沧清漳奥区也岛屿鲸鲵劻勷弗靖旧设安边馆择
列郡守臣有风力者居之以弹压镇服去岁丁酉冬揭
卷四 第 12a 页 WYG1273-0487a.png
阳唐侯奉檄来守兹土慎修厥职惠绥威慑边事弭宁
乃谋立社学以滋培善化一变海俗请于宪臣摄海道
南海曾公奉敕巡海道余公佥曰可乃相安边迤东盘
石之上废址一丘负麓面江气势爽闿规立学舍中为
讲堂后为燕室斋舍旁列廊庑环绕凡若干楹萃子弟
之秀者为延师儒使朝夕讲肄于其中侯时一到躬为
课督以相其成既乃价许生宝王生一奇江生一澜林
生逢春诣浙山中请记其事夫风声气习五方靡齐而
卷四 第 12b 页 WYG1273-0487b.png
转移运化之机为师帅者则诚有责焉耳逖闻海沧僻
左髦士得游于郡邑之学者无几人科目久荒弦诵绝
响童孺之所见闻无非风帆浪楫跳踯陆梁震撼击撞
之事其俗尚武骁悍狞犷喜乱好争骜然有车辚驷铁
之意兹非其习固然与夫果毅勇敢适道之资而慷慨
激烈沟壑丧元之夫君子有取焉海沧之俗木强气决
无颓惰浮靡之习以善导之端养其蒙使之降心俛首
日周旋于衣冠俎豆之间沉酣于礼义揖逊之化渐渍
卷四 第 13a 页 WYG1273-0487c.png
日久淳风可回出其馀勇固将迁善徙义为直道而行
之民异时次第名扬亦当有所树立以闻于世兹地故
宋时有苏廷仪颜几圣诸先正彬彬辈出其立朝大节
垂诸汗青文献可考也后生私淑又安知无若人耶此
唐侯嘉惠后学之意诸生执业于是其可以重勉矣夫
 志
  塔山志
兹山取名未审何义以其端拱秀丽亦名文峰予以其
卷四 第 13b 页 WYG1273-0487d.png
凌躐风云首足尾鬣振跃飞动定称天马云自壶公分
擘一脉东为五侯西拆腾骧结秀于此自吾乡视之位
在东南吾家正直其下迩而不逼千年聚族藉为屏翰
也其西南隐处有招提禅宇名曰文峰岩系先朝遗趾
宣德辛亥岁僧大隐重建继僧蕴玉成之殿宇开明佛
像华好下方列屋为僧徒所居山中旧标八景曰文笔
春风石台秋月虎溪叙别龙窟奇踪沙堤烟树松隐禅
林塘水拖蓝壶山耸翠先达蚶山刘武提学横塘林廷
卷四 第 14a 页 WYG1273-0488a.png
芳东陇徐资二进士先生为之序骚人墨客寄兴留题
积成卷帙柯竹岩学士诗云天作奇峰戴巨鳌葱葱佳
气映宫袍千村草色兼天远万壑松声挟雨豪海月欲
生凉似水涧云初起涌于涛兴来把笔题新句祇恐明
朝纸价高吾祖怡轩公手录真迹犹新公自作八景律
诗旧稿尚存也极为莆东胜处附乡诸前辈未遇时皆
藏修于此于吾家不枉数步子弟读书往来犹外宅也
正德间僧贫窜徙空山闭门霖潦摧剥僧居尽已毁撤
卷四 第 14b 页 WYG1273-0488b.png
几不可支家君合力修甃东作山门西为庖㸑之室蔽
以短垣戊寅予下第归种松其下作前后种松二记文
嘉靖改元上虞朱侯衮来为郡守改为凌云书院徙弃
金身易置圣像下方开堂宇扁曰天开图画旁列书房
东凭穹石作亭其上曰琢玉西曰铿金修竹敲击友人
庠士张君大护多宣力焉甲申予罢官归来复寻天马
旧隐远士来集节推桐城汪侯居安同年友生也时相
过从喜为润色上方南隅老木蔽翳作小轩四方丈许
卷四 第 15a 页 WYG1273-0488c.png
三面开匆朝霏夕霭叠岫攒峰真小李金碧斗方山水
也穿户而入不知其处林考功达作𨽻古巢云洞三大
字西南跨涧结版为桥亭覆其上倚檐古松百尺偃蹇
却略若龙螭夭矫拿攫之势翼以扶栏可坐十客名曰
听雨于是此山之景若决而起跃而出奋迅而飞来也
予草榻寓处在西北隅潇洒清绝开匆对盘石有杂树
数株古藤罗络牵缀下上小草葳蕤丛兰紫竹风来泠
然有声幽香可掬石上宜宴坐隶刻其阴日日忘归后
卷四 第 15b 页 WYG1273-0488d.png
千百年有好游者剔而出之摩挲苍藓知为谁何也山
中文字颇多姑录一二以存其槩而文峰八景题咏先
公手录成帙藏之于家此不复著云嘉靖十三年春三
月清明日题
  大有年志
大有年者志瑞也常事不书大有年非常也故书之所
以志瑞也莆地瘠卤厥土泥涂海门蔽亏飓风时作每
盛夏溽暑郁蒸物情望雨翘企深山云气以为雨候滃
卷四 第 16a 页 WYG1273-0489a.png
然而兴倏然而止俗谓之西北雨而东南附海诸乡风
气疏荡而雨每不及焉万亩鳞次仰吸木兰涵窦渐多
溪流易涸故率岁多旱丙戌大无禾麦灾沴频仍川谷
腾涌万姓嗷嗷道饥惟正之供无所于出流佣转徙井
灶萧然盗贼间作观风之使具状以闻于朝圣天子轸
念远氓蠲损正赋慎择守土之吏以抚摩绥辑遗黎于
时官府清平蠹弊釐革用能酝酿和气转灾为祥乃己
亥岁百谷大熟庚子又熟黄云穰穰四野一色每一金
卷四 第 16b 页 WYG1273-0489b.png
可得米三石大麦菽黍之类积而弗售富室廪廥无所
盖藏遗老欢传莆中百年未有也郊坰夜月鸡犬晏然
道无行乞民间搜举废坠之礼衣冠交于道路市中梨
枣橘柚之属倍贵于常耳目所逮诚可谓太平之时矣
夫鸟栖山林而忘于木鱼游江湖而忘于水百姓日用
生长太平日不知太平欢于古人则已然矣又焉知夫
祖宗忧勤圣皇悯恤所以含弘覆帱春生而子育之者
其恩德若是之深也浙农家子归耕海澨十七见秋风
卷四 第 17a 页 WYG1273-0489c.png
矣自悼憃愚无所复用于世幸济时康得免沟壑以终
犬马馀龄是皆吾君之赐也乃效康衢击壤之意而作
之歌时与村童野叟相答和于断陇平芜深林远渚之
外庶几治世之音后之修郡乘者将有考焉
 其歌曰风雨协候兮二麦先秋蝗蝻远遁兮百谷登
 畴桔槔空悬兮风飕飕嗟我民兮又将奚求再歌曰
 禾稼既登兮我场我圃吹洞箫兮击土鼓斋心致诚
 兮以御田祖岁其有兮使我无苦又歌曰咏小雅兮
卷四 第 17b 页 WYG1273-0489d.png
 大田赓良耜兮清篇丰年之庆兮伊谁使然抚我字
 我兮太守得贤虎拜稽首兮天子万年
  山寇志
国家升平莆中乐土百姓不见兵革老子长孙乃正德
五年庚午岁秋九月忽有山贼一夥不及百人黎明突
至涵头地方劫掠铺面由黄石直抵塘下东桥囊负所
获操戈横行不成队伍居民皆却立远视莫敢谁何杀
死一人及伤蹩者一人晚由横塘东郊循木兰而去至
卷四 第 18a 页 WYG1273-0490a.png
嘉靖二年秋七月复有汀漳流贼百有馀人气势凶涌
由仙游北隔岭入广业突至溪北上黄民家杀伤人口
去城五里而近城门警严退入深山望江里前王恶少
王国材父子与其族人雠隙阴为向导晨至其境驱虏
男妇数多退即迎仙旧寨置营人各责状立限追徵时
时刲剥斩艾贫者以逞威恐时分巡福宁道按察司佥
事海盐吴侯昂适按莆同知府事丰城李侯正管摄郡
事筹画无策而劫质之家反为张皇声势走透机密以
卷四 第 18b 页 WYG1273-0490b.png
祈缓死一日官兵接战市人袖手相率往观贼以大旂
旁缀小钩剡利开张自蔽临阵忽出旂下鏖战我兵败
衄杀死枭勇林本著统哨本府检校严简为之擒获居
民大震勾调浦城县民快漳州海沧战手俱至夫重赏
之下必有死夫乌合之徒原非勍敌使吾之号令严一
信赏必罚使之连日更迭恋战直捣巢穴获首领一级
者即赏银十两何贼不可擒哉旁布伏兵邀其归路足
使靖绝乃迟疑不决所召海沧生兵虑其内变府库钱
卷四 第 19a 页 WYG1273-0490c.png
粮不敢动支相持弥月各家典变田宅借贷亲戚以赎
人口所费不赀又为之置买圆帽云鞋脱身等物乃归
严检校从容安尾而去垂涎鼓掌旋当复来也甲申冬
哨聚深入时巡按御史蕳宵驻节漳南调集各卫兵马
各县民快释放同安县狱囚何平何世等令之立功赎
死踪迹𠞰捕贼气沮缩夜屯德化县小尤中民家我兵
蓐食晨薄其处贼开门出战何平叔侄首先死敌杀伤
相当旁兵登屋掣其大旂贼饥疲闭门晨炊我兵用火
卷四 第 19b 页 WYG1273-0490d.png
鋴攻破门屋拥盾直入贼丧胆受擒无一脱者免于搜
山玉石俱焚也是役也南安知县长乐颜容端同年友
生也在行相顾山中备言其事且示及灭贼申闻故知
其详而癸未贼酋新大总者不在或言其姓名赖义平
河人先为其外家缚送之官死矣蕳公监临有风力论
捕寇功擢都御史云嘉靖五年丙戌秋八月识
  海寇志
莆滨大海鲸鲵出没时时有之调度官军事体重大闭
卷四 第 20a 页 WYG1273-0491a.png
门送客视为故常嘉靖二十三年甲辰岁南土大荒盗
贼充斥海上复有戮民黄世隆世光俞子宾等为之向
导劫掠大姓驱虏细民立限责偿屠毒惨酷其邓姓者
一县尤为桀黠番酋二百馀人皆丑黑狞恶舣舟寨门
时把总指挥丁桐年少胆勇驭舟师与之接战气力不
加失陷哨船一只千户白仁一员军士三十六人莆禧
军民共扑贼船一只贼徒十五六人中有林希德者系
港东人氏被虏从逆职专斩杀此人熟于附近大家径
卷四 第 20b 页 WYG1273-0491b.png
路转相惊疑搬移迁徙城中廨舍增价数倍至无所容
乡居之民夜不帖席于时按察司巡视海道副使姚君
凤翔巡历海戍常例不免漳州解到贼徒与祸家熟相
识认不能痛决一快众心令之随批带回后未知其作
何发落也白千户者寻以责赂送归军士损失大半至
八月初飓风大作南力湄洲海屿搜获贼徒六七十人
夫朝廷堤防海道至为严密宪臣领敕亲理其事兵食
足备法令具存能以戢盗安民为心审固谋猷广设方
卷四 第 21a 页 WYG1273-0491c.png
略则可以弹压暴客宣扬国威乌合之徒何至于拒敌
官兵劻勷连月鹰鹯海上菹醢吾民哉近年漳泉之人
复尔私通日本坐获厚利更相效尤倾动江南百货腾
贵夫中外大限天地常经按日本者古倭奴也国初时
入寇中华北极辽阳南接交广沿海州郡悉被其殃中
国所以备禦之方无所不用其至镇戍卫所布列海堧
火墩烟台矗立冈阜福建则小埕南日吴屿三寨与各
军卫及守禦千户所错置其间岁费钱粮番更戍役皆
卷四 第 21b 页 WYG1273-0491d.png
为防倭而设今者无禁踪令造舟具粮如适淮泗广赍
金帛大启戎心兹岂朝廷柔远宁迩用戒不虞之意哉
夫海寇倏来急难捕捉至于私通日本舟容万斛所受
皆富商大贾所载皆绫缎茧丝积日旷时乃能集事此
而不禁何以法为而南中士夫驾为私说以为取彼之
有富我之国有何不可是见其利而未见其害也疆场
之忧谨记于此
  八分料志
卷四 第 22a 页 WYG1273-0492a.png
自来粮米之外又有岁办物料名数甚多或徵该冬或
𣲖通县价银多者佥点大户收纳解京最为担事价银
少者揽头包纳里长催办不无多取至正德十六年巡
按御史华亭沈炤扣算八府丁粮总数若干一年物件
共该若干定令每年每人一丁粮一石各徵银八分除
户口食盐之外其馀一应物料皆出于此俗谓之八分
料法令初行徵支如法岁计有馀复将盐钞并归于此
后复令于折色带徵令仍旧占点大户徵收而盐钞依
卷四 第 22b 页 WYG1273-0492b.png
旧除外只徵六分谓之六分料云沈公盖祖周文襄公
苏常税法行之最为省便省下士夫不悦盖物料岁𣲖
福州一府优饶数项若八分料则平摊遍及也后来官
府因循不时徵纳以致收头年久拖累不得脱手上司
批送士夫坊价皆出此物以故不能馀剩大扺有弊人
无弊法沈君按闽即迁本臬宪职入境解官以归八分
料之法为福无穷也
  落纲协办志
卷四 第 23a 页 WYG1273-0492c.png
自来应当里长之年承受差委完消批票出备长差短
差顾直之外每图查照丁粮多寡追徵银两占点大户
收纳在官逐日祗应公用谓之落纲后来官府费用渐
广收头重累不能独支嘉靖十四年癸巳巡按御史白
贲更定其法分作正杂二纲以丁祭乡饮一定不缺者
谓之正纲以上司按临士夫礼祭有时而行者谓之杂
纲正纲定银七百五十九两九钱追收县库临事支取杂
纲定银三百九十九两一钱令各里长应办其时知县事
卷四 第 23b 页 WYG1273-0492d.png
嘉兴陶侯模为民省费继令南海林侯冕不饬民力不
堪又继而衡山刘侯宦贱视民脂如用粪土正纲徵收
在官临用之时里长协办累倍前数杂纲批票纷如雨
下漫无纪极原定杂纲每日该用银一两八分今一日
或用一二十两而或倍之至上簿之时去十存一官要
之家只凭官价莫敢谁何豪猾之民贿赂胥吏移前那
后吾家甲辰年秋季应当原𣲖杂纲该银八两而直五
日后用至二十八两穷乡小民靡损尤甚一经此役无
卷四 第 24a 页 WYG1273-0493a.png
不破家里长佥呈建言民瘼按察司宪长周公延早曾
作县轸念民艰蒙批酬应往来有司之所不免势不能
不役里甲近因查稽太严官吏欲脱科敛之名俱令里
甲自用名为协办夫里甲之银既不在官则凡诸色人
等得以恣肆民费愈多不独莆田一邑然也据呈俱系
实情仰府即行周知府督同该县掌印官虚心详处明
当务使法可行于永久民不至于受困惟欲有补于将
来不必追究其既往或今里甲出银若干在官一应公
卷四 第 24b 页 WYG1273-0493b.png
事尽其支用不必再立协办之名以致漫无稽考速将
议行缘由报夺郡县坐视倒悬护前申说又蒙周宪长
批下协办之名不可再有里长轮日所费必多况钱粮
若不在官胥吏求索必甚仰府再议责令每里于纲银
之外加出银若干仍令有役之人收掌支应庶所费有
稽具由详报此后太守县令朝觐里长又复佥呈蒙布
政使司批下呈内事情委系该府弊政仰吴同知详议
呈报要须公私两便乃可经久时二府吴侯元璧管摄
卷四 第 25a 页 WYG1273-0493c.png
府事申称协办害源正在纲银不足势不可免之礼事
无所出之途恐致稽查故推入里长为协办也今议得
原𣲖正纲银七百五十九两九钱内孤老衣布一项该
用银二百一十两今查孤老月粮出自仓米则衣布银
两亦当议入粮剩内支用若𣲖入里长纲银似乎数多
合当申议明允奉行其杂纲凡上司供应及士夫礼祭
随俗照旧一切公用晓令里长逐行开载详备成帙实
估时价撙节裁处约以中正之数一年该用银一千一
卷四 第 25b 页 WYG1273-0493d.png
十一两七钱悉如正纲照依该年里长将各丁粮通融
公𣲖分作二季徵银贮库该县掌印官择立老人一人
掌出入之事备由申请蒙宪长周公批云所议正杂纲
银酌量该用立为限制虽比旧𣲖颇多而欲究协办之
弊势必如是但称厢长供应家火而里长出办纲银之
费是否相当其于民情有无允协再行细审酌处均平
务使情无偏重法可久行具详另报续蒙巡按御史赵
君应祥批下加杂纲之𣲖徵免里长之协办爱民省费
卷四 第 26a 页 WYG1273-0494a.png
此举得之册开各项银两已为适中盖处之太索后将
难行即照数均𣲖徵收支用孤老衣布仍于正纲银内
徵给之馀悉查照施行原申不曾开载每丁粮出银若
干但云通融公𣲖今县中每丁粮徵正纲银一钱三分
杂纲银一钱四分此外又加𣲖三分共银三钱正得免
协办浪费无稽之苦此举全得宪长周公主张之力但
旧时落纲尤省每丁粮只用一钱二分吾家自来应当
里役落纲只用五六两上下家众津贴只在里长之内
卷四 第 26b 页 WYG1273-0494b.png
今已另处之矣大抵古时官府费用有经又上司按临
及府中办酒俱是馆驿之事今则并归落纲盖出于驿
传则均𣲖丁粮适及一县并归落纲则是累里甲而坊
隅不及故落纲之弊城中士夫殊不之知而胥吏之辈
得以恣肆多取而无忌也宪长周公后次批语厢长供
应家火里长出办纲银之费是否相当其于民情有无
允协仰再行细审酌处均平务使情无偏重法可久行
具详另报此公灼见民隐前后此一事反覆留心不久
卷四 第 27a 页 WYG1273-0494c.png
朝觐北上遂迁他官本府准蒙巡按批允奉行于此不
行再议夫城郭坊隅远近一体今府县一应事务归并
里长长差短差每丁粮出银一钱正纲杂纲每丁粮出
银三钱厢中丁粮数多但出家火而已计其所费不及
长差短差之数多寡劳佚不均甚矣此独非王民哉其
法终须一变前年沈御史议行八分料夫人丁一丁粮
一石每岁令之出银八分众轻易举后以所用馀剩减
省二分今若照旧还徵八分而以正杂银一千五百六
卷四 第 27b 页 WYG1273-0494d.png
十九两七分之数取用于此则厢里遍及彼此均平于
八分料不失原额诚为便民夫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但
以曾忝风纪之司而此事利弊关于宗族乡国故私识
之于此
  莆中钱法志
国初时行使宝钞为法甚严今皆不用莆俗习用宋时
小钱每十文重一两每银一两直钱六伯文时或低昂
无甚高下府县徵收此物民间零碎使用极为便益乡
卷四 第 28a 页 WYG1273-0495a.png
村之民有垂老不识釐秤者正德初间漳州南坂地方
私铸新钱盛出民间买卖严于拣汰必取厚实花字分
明者用之稍薄光皮及黑色者不用后又选择字样如
元祐通宝之类皆行汰去习俗推移不知所自时太守
三峰朱侯衮知县赵侯叶严于禁革第官家不用此物
民间行使不去樵夫贩妇朝晡之求不可得米势不可
强翻成废阁尚书林见素先生作钱荒小诗以讽切当
道但习俗所趋非力所及朱太守当时烦琐有低钱估
卷四 第 28b 页 WYG1273-0495b.png
折之令民益不知所从而钱法遂废青蚨有神翩翩然
入于他境矣作钱法志
 
 
 
 
 
 天马山房遗稿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