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山房遗稿-明-朱浙卷二

卷二 第 1a 页 WYG1273-0441c.png
钦定四库全书
 天马山房遗稿卷二
             明 朱浙 撰
 序
  赠少参波石徐公入觐序
明年春王正月天子大开明堂肆觐群后四方万国咸
奔走焉藩伯少参波石徐公先期戒行肃将厥事三司
诸公徵言为别同寅方山黄公来命浙为之浙自念鄙
卷二 第 1b 页 WYG1273-0441d.png
人与时事疏隔甚久文思荒落辞避弗敢当礼顾波石
之行伊迩远使不可以虚辱乃再拜受简作而言曰诸
侯朝于天子曰述职述职者述所职也我圣祖经画天
下分为十三布政司而府而州若县而庶官百执事悉
承属焉是故位以大僚禄以高秩比以官联监以宪司
临以台使体统相维儆于有位以左右斯民登于至理
甚良法也闽藩所辖为府八州一县五十有三庶官百
执事又不知其几生齿蕃息其安危治忽咸责于守土
卷二 第 2a 页 WYG1273-0442a.png
之臣厥职大矣今上皇帝御极以来忧勤治理尤轸念
于远民藩翰大臣祗若德意懋相饬戒以敬帅其属纳
诸轨物抚绥元元维兹闽陬尺土尽辟而盗贼消息山
坳海澨之民去神京万里咸得相安相养老子长孙以
与被尧舜之泽此固彻侯旬宣恪共厥职之效也侯兹
行也其可以有述矣乎政有所未宜有司百执事之官
有未当其位法得自达于天子损益用舍以终惠我民
此固今日述职之事也昔周时诸侯朝正于王王宴乐
卷二 第 2b 页 WYG1273-0442b.png
之为之赋湛露其诗曰湛湛露斯在彼杞棘显允君子
莫不令德波石早从事于正心诚意之学不立门户专
事躬行而明白正大忠信温良海内之人皆知其为君
子其所以上结主知而承瀼露之泽者固自有地矣东
曦海色周道鸾声诸公追饯芋原其歌是诗以为侯别
  赠胡君蔚中考绩序
余观政时与郑君谐甫同僦西城萧氏之馆以居而胡
君蔚中焦君伯升在焉四人中胡君于齿为长予三人
卷二 第 3a 页 WYG1273-0442c.png
以兄事之丽泽师资情好尤密胡君性简静少过从尝
扫一室焚香鼓琴陶然自乐予三人者则从旁列坐而
谛听之希声寂寥不谓无知己者未几胡君出宰怀安
焦郑二君除主部政余承乏宪台过受其量自速罪辜
幸蒙宽恩退耕田里而胡君适以怀安馀力易宰莆中
界上负犁有民礼焉不获数至城府君时左顾山中谈
道旧故巴山夜雨忽忽如在梦中时莆久旱田草自焚
相与登天马之巅踟蹰四顾愀然叹曰民饥如此为民
卷二 第 3b 页 WYG1273-0442d.png
父母将何以济亦尽吾心焉耳矣乃夙夜焦劳抚摩赈
恤不遗馀力岁虽大歉而盗贼不兴田里安堵今年大
熟百姓饱食如故山民瓶粟之储一皆地主之赐也令
不烦而要于行刑不严而期于中事不操切画一而务
宜于民古有宰单父闭閤鼓琴而邑大治兄之为是也
与宿好可谓协矣夫清朝选士明试以功为小县有馀
则大用之为大县有馀则宠迁之兄兹考绩天曹因能
授任必膺殊擢莆人不得私其惠矣然宦途升沈何足
卷二 第 4a 页 WYG1273-0443a.png
较计士大夫出身遇主所以自许者所以相期者云何
诸君扬历显融各以功业自见垂名竹帛而余独以蠢
愚谬戾有负明时今身在囚逐屏弃之外虽有区区葵
藿之心无由自献夫复何言然古之人得志泽加于民
不得志脩身见于世朝市山林各适其事读书养性守
道爱身耕凿以事其亲忘帝力于何有者虽愚亦窃有
志焉我日斯迈而月斯征君访旧游见伯升谐甫诸君
为我谢曰幸毋以畸民为念
卷二 第 4b 页 WYG1273-0443b.png
  送节推汪侯入觐序
明年春王正月元日为多方群辟朝正之期吾郡节推
可亭汪侯实总郡事率属以往先期仙游大尹萧君晋
明以书来曰汪公朝正滨行矣弘鲁为属吏欲奉数言
为别而载笔之任未有所属敬兹以请愿无他辞且曰
邑郡𨽻也邑之事若民郡有也令之职戚于民非得在
上者纪纲佐理之则举动龃龉势不得自便以自庇于
民而民受其弊敝邑居山中去郭郛颇远幽枉冤负之
卷二 第 5a 页 WYG1273-0443c.png
情不能自达于太府者盖尤鲜矣公司理吾郡主于爱
人当官而行一毫无所苟虽以鲁之不敏不㛠于理常
蒙左右宽假其所不及而听其成功无蹈于大戾民有
以事白于庭者曲直轻重皆得其情款释然以归故
兹敝邑大山长谷而草衣木食涧饮之民与令相安者
繄公赐也民焉敢忘令民者又焉敢忘幸为我言之以
无忘兹大惠浙扶犁海滨足迹罕至城府窃听畦丁樵
夫之谈说云云知晋明之言不妄也夫述职者述所职
卷二 第 5b 页 WYG1273-0443d.png
也汪侯之职其可以有述也夫侯世家桐城距江南北
兹行也将奉太夫人以归而即道焉明春竣事必将过
家展亲以尽膝下之欢诗曰王事靡盬不遑将母人臣
许国有未能直遂其私者侯其移孝为忠拜庆之后务
亟其来以终兹大惠此则二邑之人之情萧君请文之
意也
  赠仙邑大尹近山刘侯秩满考绩序
昔宓子贱氏为单父宰鸣琴而化古今言治邑者必稽
卷二 第 6a 页 WYG1273-0444a.png
焉说苑记其所事所友凡十有九人当时之所游从岂
皆宿代之英远国之士哉鲁无君子斯焉取斯夫士君
子进而仕国退而处于其乡行道爱身各适其职固有
相观而善之道焉而或者之论则以邑多士夫为多口
而难治于是严为边幅峻为堤防惴惴然惟恐其浼已
亦异矣哉为士夫者固可以是而自愧为政之道其固
应尔邪近山刘侯为仙游令邑近莆莆滨海地狭民产
半于彼乎在侯固我公也侯涖官祗事一以无心行之
卷二 第 6b 页 WYG1273-0444b.png
不矫激以干名不诡随以挠治而莆士夫亦重自顾惜
不忍干侯以私也郡治在莆侯往来在莆中上交诸老
下与诸君游舂容周旋此意甚厚岂异于古之人哉浙
窃闻仙游之政甚宜其至盗贼屏息讼狱遽止而当道
抚巡诸公亟加褒奖秩满矣行膺殊擢夫君子立身行
已自有法度仕进利钝亦固有时未必以士夫之故而
有所损也浙畸人一犁海澨而侯不我遐遗往年以公
事行海上左顾衡茅而弗遇焉是侯于我有情惜其未
卷二 第 7a 页 WYG1273-0444c.png
及一见而遂别以去也滨行诸士夫谋赠以言友泉宋
君属予载笔遂为是以赠侯侯名某字某南海人
  南还录序
南还录者山斋先生之所作也自拜命至抵里门首尾
凡得诗六十有奇首其道途所经耳目所逮触事纪兴
为诗不同盖皆有恋恋乎不忘吾君不忘吾国之意君
子忧则违之之情也先生早岁登朝宣力中外昔江西
之变将作未作莫可谁何先生以孤直逆折其奸罗织
卷二 第 7b 页 WYG1273-0444d.png
百方几于瘐死摈落家食者几十年圣天子入登大宝
收召老成悉还旧物擢为大理卿迁少司马骎骎向用
天下想闻风采而先生连章请老浩然赋归矣夫优其
贤劳老其资望收拾眷注于平时储养而柄用之者此
固圣人理天下之微权也遽遂先生之私哉先生之诗
朴素酝藉如其为人无藻绘纤巧娉婷嬉媚之态而诚
意一出自成一家正宜作为雅颂形之赓歌以鸣我国
家太平之盛昭示无穷其能自放于木兰烟水之外与
卷二 第 8a 页 WYG1273-0445a.png
田翁邻父相和答而已耶浙狂悖自负明时无所复用
世道之责深有所属望焉因读是诗聊一发之
  太守许公去思卷序
吾郡滨大海中州之商旅不通地斥卤民贫靡所于事
业读书自昔多仕人村氓海叟亦往往省识文字能言
吏长之贤否故谈者率以为难治远地士大夫一领符
檄鲜不为浮议所怵疑畏其难比从事棘棘然与斯人
相持惟恐不胜或万一蹉跌则诿之曰莆诚难治呜呼
卷二 第 8b 页 WYG1273-0445b.png
天下事固有甚难者请奉天子明命守百里土设施方
略得以自尽则其民非尽如蛮如髦未至于不可化况
如莆素称善地哉或其所谓难者固自有在而谈者未
之知也嘉靖乙未岁丹涂两山许公伯和自郎曹出为
吾郡太守逾年夏四月有尊翁坦斋老先生之丧讣闻
士民无远迩咸具楮币握辞以吊各有述焉盖前此未
有也去之日老稚奔送数十里咸为泣下有为之衣易
其故而藏之者既别怅怅若赤子之失慈母也夫莆民
卷二 第 9a 页 WYG1273-0445c.png
无禄公之涖于兹者盖未甚久也视其交与士夫往来
酬酢尽其礼而已未尝废法而有所徇也观其临民赏
罚弛置一于公而已未尝纵法而有所比也而人德之
之深且亟者今之莆奚异于昔之所云其所以致此者
固自有道也公重厚长者心事磊落明白无纤毫翳蔽
其省身修已既有以服士夫之心而其从容尽下节用
爱人又有以慰斯民之望人心有神无感弗应孟子曰
至诚而不动者未之有也又曰德之流行速于置邮而
卷二 第 9b 页 WYG1273-0445d.png
传命其足信矣是则非吾郡之难如两山者善治吾郡
诚难也公行既数月矣莆人思之不置咸见之歌诗四
明郡丞林君继贤宗启裒为一帙浙受而遍读之为书
数言以弁其首夫岂弟君子民之父母公之爱民与民
之所以思公者于法皆当得书也
  赠莆邑少尹静轩陈君序
昔者昌黎韩子尝谓丞之职贰于令例以嫌噤不得一
有为然一命之士苟存心于爱物于人必有所济惟丞
卷二 第 10a 页 WYG1273-0446a.png
之为顾独不得以行其志耶夫丞承天子明命出佐百
里之长于邑之政虽不得有所专焉得与令相可否于
几案牍非丞占署则不可以行而井税之徵固丞职守
至于大府符揭之委有所施行则又无所择于事是皆
足以展布四体输其才猷以致其节用爱人之意焉昔
人云然者岂古今之制异宜将文人之辞高下抑扬以
极其意之所到未可据为定论耶惟吾静轩陈侯以贤
劳筮仕为丞于兹盖优选也始至见其仪观颙然须鬓
卷二 第 10b 页 WYG1273-0446b.png
鬒黑中州语琅然有章明敏雍容意其为适治之具涖
事数月贤声蔼然清慎谦和甚为大尹素隅林公敬礼
师资协相以能厥官庚子秋大尹公入觐侯摄治县事
乃阅岁时敬循成规不渝所守赋役讼狱平易近民悯
恤抚摩常在于法令之外浙一犁海上隔远城都夜月
柴门无追呼噭嚣之扰者是皆君侯之赐也侯尝再奉
藩司之令典司海戍军饷出入举军称便侯之言曰军
人亦吾人也将伸此抑彼有所偏党于其间则非为政
卷二 第 11a 页 WYG1273-0446c.png
之体抑其人占籍戎伍不得复有所为而待哺于数斗
之米所储滥恶又从而侵渔之则其所受其复几何故
其收之也必择其精曰庶民惟正之供吾不得有所私
也其给之也必均其惠曰朝廷养军之需吾不得有所
利也故彼此兼济人甚德之既毕事介胄之士踵门请
言而千兵武君大器又重为之请浙知侯者法当得书
追惟丞吾邑者前后凡几人耳目所逮有江侯名宇者
甚有惠政民至今思之后擢令尹以去丞何负于人哉
卷二 第 11b 页 WYG1273-0446d.png
侯其勉之诗不云乎在彼无恶在此无斁庶几夙夜以
永终誉时嘉靖二十二年岁在辛丑夏四月望日
  海上赠言
闽海邦也元氏之末倭人航海钞掠国家设立水寨分
布卫所以卫兆民其在莆者寨曰南日卫曰平海所曰
莆禧南日在莆东北绝岛鲸波渺瀰徙民内地而水寨
移置言了海寇出没莫可谁何议者欲移水寨复故地
相持未决平海造士熊生堪将家子习边事造予草堂
卷二 第 12a 页 WYG1273-0447a.png
共谈及此予意祖宗防倭设险置卫而守禦千户所参
错其间吴屿等五水寨相望海上声息相闻互为掎角
其制甚密然吉了既迁南日芜秽今欲复仍旧址必须
募徙居民建立城栅刱置营垒事体匪轻天下太平武
备废弛舟船不具军士在土平海城郛平步可越今欲
议此计应未易乃以孤军委远海点视弗及去留靡常
则其可患当有甚于今日者盖自辽东一据而倭寇绝
迹久矣附郡奸民倚海作过诚使海滨诸镇舟舰整具
卷二 第 12b 页 WYG1273-0447b.png
军士在营戍将得人奋励威武日以舟师巡逻海上一
闻寇盗首尾邀击自足以弹压弭服南日之移姑俟他
日随机应变计应未晚熊生深以为然乃父西墅君名
昱字一仰世为平海千户奉檄三戍莆禧廉洁自守严
重有威庶几可以乘一障者今年夏海上有警例易镇
戌得归禧人自同列下至贩鬻缯夫皆惜其去曰是不
扰我军者乃介梁千兵昶求言于予予因述与熊生谈
者以为侯赠南日私议与侯商之
卷二 第 13a 页 WYG1273-0447c.png
  一门双节诗序
臣子事君适遇国家非常祸故而或可以无死匪躬竭
力周旋于其间抚存遗孤而存国脉此其事未若伏砧
锧之酷烈也然一念忠诚终始不变以济天下之事视
之见危一死报国者为尤难也呜呼此大丈夫之伟未
可望之妇人女子也盖其深闺弱质身不亲师友目不
观史书非其天常之厚坤德之贞少缓其死时移事改
鲜有不负其初心者萧道长支山先生西蜀人也世以
卷二 第 13b 页 WYG1273-0447d.png
礼法名家其同祖弟世建十岁失怙慈母陈氏鞠之为
未亡人者几四十年矣支山生九年而孤育于庶母李
氏时方妙龄寡居二十八载一门两节冰玉相辉李以
侍御君贵敕赠孺人陈之行亦为郡使者褒奖表其堂
曰贞节此又古今所鲜者夫贞节之事于理为吉祥于
家则为不幸支山先生兄弟遗孤渺然无二母氏则未
必能自存立以光大其家如今日所见则萧氏之家于
不幸之中而有大幸焉者支山职司风纪正色立朝今
卷二 第 14a 页 WYG1273-0448a.png
按治五岭以南凛然风采声达八闽莆人有传其事而
为之咏歌者浙不文为之题简端以张大其事亦以愧
夫为臣之怀二心者也
  得雨诗序
不雨者勤雨也雨者喜雨也夫邦本于民民倚于岁岁
视于雨不雨故雨旸之候君子系心焉此夫子之意春
秋之法也乃嘉靖六年丙戌大旱我民载饥越明年麦
秋复久不雨陂塘竭泽农雁鸣声穑人袖手无所事事
卷二 第 14b 页 WYG1273-0448b.png
二守少泉傅公摄总郡政悯恤民瘼戚然不宁夙夜奔
告于神以为我民请命甘澍时应捷如有神远近沾足
歌诵于涂委曰君侯之惠而公不有也夫天道远人事
迩水旱之来皆有天数古人有露祷自焚而取应者吾
不得而知也而公之勤雨喜雨志在于民廑廑焉以农
事为欣戚者所可得而知也公三牧兹土忠实恻怛不
以棘棘搏击为能而惠利于吾民者深大此土之民所
可得而知也素翁诸老皆有喜雨之作浙界上耕民也
卷二 第 15a 页 WYG1273-0448c.png
职以百亩不易为忧敬窃古人之义大书数句以俟
  雪壶歌序
物以少为瑞者于其地之不恒有也而或间一见焉其
谓之瑞也固宜维兹壶公作镇南纪端竦峻拔海内攸
闻而四时之中独悭雪景为洞天欠事癸未秋三峰朱
公来守兹土越明年元日雨雪八壶翠微皓如积素有
异观焉公乃名其退省之所为雪壶之堂志喜也今春
正月春日又雪公复为雪壶之歌以纪之于是寅僚可
卷二 第 15b 页 WYG1273-0448d.png
亭汪侯和之莆士夫闻而悉和之夫雪北土恒有也在
莆则非恒有也自公作牧雨雪时降岂中州之气自北
而南而莆适当其盛亦贤太守宣布上德所以子惠我
民之意恻怛潜孚和气休畅将蝗蝝不生田野大熟而
莆民亦蒙其休邪浙负罪归来耕且食于兹山之下盻
盻焉惟岁之是望喜雨雪之不愆而瓶粟之储可继也
乃承公命叙而藏之田间春秋里社岁时蜡腊将与邦
人子弟按节而歌以鼓舞圣明休养之泽而侈我公之
卷二 第 16a 页 WYG1273-0449a.png
赐于无穷也
  梦剑绪言后序
思不苦诗不工夫诗固于思乎出也随其思之所极盎
然出之何莫非诗而至于苦思焉为之则驱率性情追
逐时好已失诗之本旨而天然自得之趣又岂锻鍊脂
蜡以求工者所可得而同耶梦剑绪言一集乃吾邦伯
三峰朱公所作首尾两年间凡得诗百六十有奇首掉
鞅骚坛追蹑古作公亦何尝刻意为此哉间尝辱顾山
卷二 第 16b 页 WYG1273-0449b.png
中相与登文峰凌绝顶以览于凉烟涨海之外徘徊久
之乃返次于观澜湜沚之滨当时纪兴三诗载之集中
者尝试评之云宿奇崛孤眺高虚而观澜閒适体裁不
同各极其趣是皆特于登临倚徙杯酒谈笑间偶然得
之槩之他作固可知矣盖公之为此邦致勤于民而不
废笑咏之乐不屑屑于为诗而其诗可传殆昔人所谓
性能而好之而神固不劳也公诗既梓传于时浙因受
而遍读因缀数言于琬琰之左方以为公之诗不难于
卷二 第 17a 页 WYG1273-0449c.png
工而难于天趣之自得也
  东园郑先生文集跋语
右东园郑先生遗稿凡若干卷古风近体排律绝句其
为诗也凡几百几十有几首笺疏碑铭序记述作其为
文也凡几百几十有几篇浙既受以卒业大抵先生之
诗主于寄兴不以用事琢句为工平易从容而有馀味
乃所以为工也先生之文主于达意不以绮绘组织为
能汪洋宏肆而无赘词则又未可易能也夫诵其诗读
卷二 第 17b 页 WYG1273-0449d.png
其书不知其人可乎先生德业光明正大天下后世皆
知其伟人独其诗书著作之美散落人间藏之巾笥而
或世未能尽知也季子上舍某欲梓以传敬为校其誊
写之误末系数言以致生平景仰之意云尔
  秋崖方先生文集序
文章随世高下不其然乎夫言因气机之动而为之者
也人之气与天地之气相为流通天地气运方隆而生
于其时者其禀受深厚器度大雅而见于言语文字亦
卷二 第 18a 页 WYG1273-0450a.png
多肖其为人文称西汉诗宗盛唐后来作者不乏其大
致尔殊也我朝气运隆盛成化弘治之间文章钜卿彬
彬辈出其在吾莆则从吾彭公翠渠周公见素林公咸
以制作之才擅名海内秋崖公生与同时往来上下其
议论而年又最永涵泳优游益老其学以大其所就卓
然自成一家其得于天者固厚也今观集中所载凡诗
若文诸作皆典实和平纡馀丰润不事艰棘尽写其所
欲言如大人王公端冕佩玉退食从容无局蹐窘束意
卷二 第 18b 页 WYG1273-0450b.png
态沨沨乎其治世之音矣乎后之人得是而读之犹可
想见前辈老成气象也翁少登朝由行人拜御史以直
言补外扬历州郡完节归来乐育后进浙获拜门墙重
辱接引罪黜归山而此翁已不可作矣是集也乃其季
子将仕郎世举所藏令其侄孙春元兴邦校正刻之家
塾其馀诗若文仲子太学生世忠将裒而并刻之以传
于人间诗不云乎虽无老成人尚有典刑
  改斋学录后序
卷二 第 19a 页 WYG1273-0450c.png
改斋先生没浙年友胡君蔚中好是懿德访于其家得
其论学一录刻而传之以惠来学浙得受而读之其所
论著自出义理不剿前人之说而于天道性命之妙多
所发明其论学者进为之方出处之节又皆明白简当
诵其言者惕然有所兴起其于学也不专于言得诸心
而书之言也其善言也固如是哉一篇之中提示纲要
于虚之一字盖屡致意焉大抵得而言之天道之虚无
心而已人心之虚无欲而已人无私欲之累则心体湛
卷二 第 19b 页 WYG1273-0450d.png
然应事接物各得其理而学者之事毕矣改斋平生
之为学终日惺惺主于持敬胸次脱落得失死生之变
惟其所遇一无所动于中可谓能践其言不负所学矣
浙早知敬慕先生曩游都下时亦尝拜于其馆间辱一
再往来得闻绪论狂悖速归而先生亦非久下世矣呜
呼伤哉岁月因循贤哲凋丧今欲日相亲灸以进所学
邈乎不可及矣异世君子尚友斯人而论其世斯录之
刻而传之也其又可少也乎哉
卷二 第 20a 页 WYG1273-0451a.png
  题翠峰诗后
右翠峰方君遗稿翠峰名从鲲字世元秋崖之子少有
俊才甫冠膺乡荐再踬春官素翁先生移书崖翁以为
失士且曰正须迟之使成上器翰林材也集中若干篇
皆其下第寓京邸时所作翠峰雅有诗怀髫稚属对警
语往往传诵授经家庭间崖翁欲其专意事事格其诗
性也及卒友人束其稿归来崖翁读之谓诸子曰使吾
为之亦未必善是又曰此诗萧散出尘有江湖间气呜
卷二 第 20b 页 WYG1273-0451b.png
咽不自胜昔李文贞哭其爱子兆先悔其不使肆力于
诗以极其才之所至崖翁有遗憾矣翠峰他作尚多兄
世忠弟世举先为梓是呜呼昔人有以一联而名后世
世元得是亦可以不朽矣
  国清林氏重修家乘序
田宁少府林克容氏修葺家谱既成缄以见示曰子其
为我序之浙因受而遍阅凡林氏之宗世德之渊源子
姓之派别衣冠文物之盛宅里坟墓之详自颖公以晋
卷二 第 21a 页 WYG1273-0451c.png
建兴二年甲戌入闽至于今凡千二百二十馀年之事
举集目前一览可尽一家之史可谓大备而成矣夫保
姓受氏谁非神明之裔文献无徵涣漫不续者何限也
国清之谱始作于德祐进士漳州司户嗣南公复修于
国初时滨州州判厚公皆自系于澧州司马之世至弘
治间始得长城谱观宋崇宁间金紫光禄大夫英公所
撰谱序得知其与长城梨岭之派同出省元沙公与澧
州实同十一代祖溯源沿流远有端绪兹谱因之考正
卷二 第 21b 页 WYG1273-0451d.png
世系寔前人之所未及又为修谱变例五代一图遂覈
其事迹系于名字行位之后以便翻阅而劝后人也是
又先贤谱例之所未及少府自田宁老归毕力于此而
其子国子生继复尝示予以移国正献陈公所与先世
往来书札数纸笔迹尚新此固林氏之毛伯伯囧敦铭
也浙寒宗七世祖姑及曾祖姑皆适林氏暨浙复受室
于宾壶翁汝实其他群从婚姻往来者不下三十馀人
古所谓朱陈之族殆不过是幸得缀名于后承少府公
卷二 第 22a 页 WYG1273-0452a.png
命敬题数语归之
  晓山诗序
江南山水窟宅何处无山而昏旭晴雨之态则又山间
四时所必有也江侯别号取诸晓山盖即其所居之景
以寓夫静对悠然自得之趣焉尔当夫赫曦未高露气
犹泫林霏野翠杳霭冥濛冉冉髯松如出膏沐至于树
石卉草莫不苍润萌鬯各有春意此则山中之景尤奇
而主人独得其趣者也其佐令于朝镇静不扰慈祥岂
卷二 第 22b 页 WYG1273-0452b.png
弟之政与万民相安庶几古之循吏无负于时则亦无
负于山夫君子之处世时行时止止以存身行以泽物
要求此心无愧而已侯家食时坐卧起居镇于兹山相
对一行作吏且六年矣山中猿鹤不无逋客之诮兹以
忧归故予道其出处之得抒素濡毫假钟山勒移故事
为晓山解嘲晓山名宇字居仁建昌丰城人
  东窝诗序
窝翁先生生平耽诗晚来弥笃虽以浙之驽钝荒疏岁
卷二 第 23a 页 WYG1273-0452c.png
时间一再相见辄出袖中属稿以相裁订往复不休计
其端居未尝一日而忘吟事也近乃缄其定本一帙凡
得诗若干篇题曰东窝示后录寄余山中曰子其为我
评之于时未能遍阅乃复书曰以兹示后窝翁所以贻
厥者为不薄矣留之两月朝夕展玩重承来命妄以已
意圈点一二而为之序序曰昔人谓学诗如学禅必有
所悟入处观翁自叙其初得于杜律故其所作多祖近
体而用意使事组织少陵特其出入变化使人不觉至
卷二 第 23b 页 WYG1273-0452d.png
其得意处亦时造于浑淡成一家言其可以观矣夫翁
之为人宽而约俭而有礼棋不数著而品甚高酒不多
饮而兴甚豪承先人之业应酬经理未尝废事而性好
丝竹未老乞身自放于蒲菰花竹之外以观鱼听鸟为
乐而其诗亦往往道其实事精神意态酷肖其为人余
尤爱其芦花兼月白灯影落波红林下乾坤花下酒庭
前岁月枕前书数联谓置晚唐诸人集中亦未易别其
真赝也其曰示后云者盖此翁之谦辞云尔然诗文传
卷二 第 24a 页 WYG1273-0453a.png
世譬如珠玑琴瑟藏之人间易至于散失不可收拾昔
戴石屏先生裒集先世遗诗得其断章数句标志而传
之然则斯集也林氏之子孙慎守而宝藏之以无负忘
简之责也哉
  题萧苍石大尹文集后
立言垂世者谓之不朽然古来能言之士至于今有闻
者仅仅可数磨灭澌尽泯泯无传者何限哉言之传世
与不存乎人不于其言焉耳矣苍石崇古正学施于有
卷二 第 24b 页 WYG1273-0453b.png
政仙游之民爱之如父母不知汉之所谓循吏者何如
耶爱其德思其人愈久而愈不忘将求其彷佛形似焉
而不可得况于其所立之言乎是之谓不朽公之言浑
朴岂弟肖其为人而封事数篇卓有实用其辩九鲤何
仙说梦之诞真足以破千古之惑
  考祥录序
仙邑张君士宗读礼山中乃裒其先翁南坡先生庆祝
哀挽志铭墓表诗文凡若干篇又以先夫人陈氏墓铭
卷二 第 25a 页 WYG1273-0453c.png
一通附焉共为一卷梓而传之余友马子莘氏为引其
端复以寄余俾识数语余谓天下之事有其实足矣而
文固不必具也尽诸已足矣而人固不必知也斯录之
刻其亦不可以已乎可已而固不已者人子之孝诚无
穷有可致力于其亲者则亦不敢不尽也古之君子之
送其亲也既铭诸幽又表诸道而其载笔之任又必求
夫当世之望人先达其言足以信今而传后者托之以
不朽固未尝以其言后世名为嫌也盖无其善而诬其
卷二 第 25b 页 WYG1273-0453d.png
亲者不诚也有其善而没其亲者不仁也因其善而扬
其亲者孝子仁人之用心也南坡隐德清望固不待录
而后传然得是集而观之则其世德之祥妃耦之善与
凡生平行已所谓光前而裕后之实一一可睹将南坡
之贤益彰而士宗兄弟之孝扳慕悲号䀌然不可追及
者亦庶乎其可以少慰矣虽然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
君终于立身盖人子之心无一念非亲也人子之身无
一事非孝也士宗所以事其亲者既竭其力矣则其出
卷二 第 26a 页 WYG1273-0454a.png
身事主与凡所以立其身者率此意而行之所以腾扬
光大其亲而垂令名于无穷者固将有在也
  慕萱诗序
建阳友人陈黼之丧其母也追慕悲号㷀㷀靡极乃叩
诸学士大夫凡能言者作为挽辞诗歌以道其幽忧迫
切无聊之情积成卷帙名之慕萱致书千里徵予一言
索居海上未及一吊其庐阅诸公慕萱之作未知所以
言者顾断叔索之愈勤而不厌也又将奚辞尝记薄游
卷二 第 26b 页 WYG1273-0454b.png
潭城时断叔辱同笔砚朝夕相往来一至其家庭宇修
洁房户阒无人声家政斩斩有度而断叔从予游也亦
得肆意于学无内顾之累问之曰是吾母氏之教也问
之友人曰然则慕萱之作其殆闻陈母之贤而悼其溘
逝为是以哀之而因以相断叔之哀也固非为漫应不
情之词而已也夫歌诗之作谐比音节抑扬其词闻者
足以感怆而兴起读蓼莪之章三复而流涕者不但一
王伟元也以断叔孝思之诚又得能言之士为之抑扬
卷二 第 27a 页 WYG1273-0454c.png
反覆以尽其辞而极其情之所至使断叔读之亦必感
叹唏嘘悽然悲剜然痛潸然出涕不忍终篇掩卷而遂
止也
  马梅谷庐墓诗卷小序
庐墓之事不见于礼经然古人有行之者矣礼缘人情
而其事固可以义起也夫人子幼在父母之侧襟裾左
右未尝斯须离也一旦遽罹凶变奉其遗魄即安于九
原温清定省晨夕滫髓之欢无所于致不忍一日之宴
卷二 第 27b 页 WYG1273-0454d.png
于是乎庐于墓侧蒲服草土以伸其悲号攀慕痛悼迫
切之情是诚出于孝思之不容已非为名高而为之也
饰伪以钓名君子奚取焉宝庆马君维新之尹罗源也
疋马就道不以家累自随日进溢米一毫不以取诸民
约已而厚下谨身而率物其不为龌龊而取虚名也
审矣其家食时乃翁广文先生之戚结庐墓左蔬食者
三年友人鹗翼为传其事海内学士大夫多为之诗积
成卷帙余鄙人未获与维新良觌譬之草木偶同臭味
卷二 第 28a 页 WYG1273-0455a.png
归耕海澨尝辱通书焉因得一览此卷时余重膺天祸
㷀㷀在疚情事未伸一读凄然不觉泪落固知维新此
情之悲也夫丧止三年亡则弗之忘也其维新之令于
兹回首苍山父家安在白云幽谷何日去心然移孝为
忠以腾扬光大其亲者固自有托而余以狂谬自弃明
时罔极之痛终天而已读蓼莪之诗而三复流涕者不
独一王伟元也
  题劝孝手卷序
卷二 第 28b 页 WYG1273-0455b.png
割股之事非人子事亲之常不可以为训然其一念至
诚恻怛无近于名而为之者亦君子之所取未忍遽以
为非也国子生林生自治先田宁府同知栗斋先生之
孙今六安州幕僚愚庄继复之子幼有至性逮事厥祖
及祖母陈氏安人朝夕襟裾津津孝爱甫冠安人遘疾
危殆势弗可生自治徬徨无以为计乃割股肉和粥以
进疾良已栗翁为作七言古诗一章以嘉其意阅数载
翁病革诸医却立没事皆已整备自治晨夕悲号信人
卷二 第 29a 页 WYG1273-0455c.png
肉之可以愈疾也复尔为之爨婢以告翁曰事无可为
何自苦如此口占前韵一诗令其侄宁波府同知柏庄
继贤君书之栗斋上仙安人只今无恙也继复宦游远
方自治归侍滫髓左右就养婉顺老人之心无少违忤
见一美食必问太母尝乎未尝不敢尝也即其平日孝
爱知其向者之事出于其心之诚然也夫人臣事君淑
女之事君子履常处顺喜起和平固人心之所乐不幸
而处变故亦有碎首割心抉眼断臂为决烈诡异之事
卷二 第 29b 页 WYG1273-0455d.png
君子亦存之不削者哀其迫切之诚亦为衰世薄俗遗
其亲后其君者之戒也柏庄兹取栗翁亲书并小序一
诗及其代为之书者裱为册叶寄示山中浙为之大书
劝孝二大字引以数言夫天下之事感激慷慨而为之
一时者非有甚难推广是心恒久而不变者诚难也自
治尚其永脩厥德远大是图或宏乃祖之彝训使后之
阳秋人物者释然于其初也
  双节行纪
卷二 第 30a 页 WYG1273-0456a.png
呜呼节义美名也亦难事也士君子读书从师友游多
窥前灵遗烈易有所感发兴起法象而为之妇道柔伏
又主内事耳目无所见闻幽贞之节则出于性能而自
好故其事为尤难而慷慨杀身或出于一时意气之所
激至于阅星纪历事变景移于外情迁于中挺然独立
愈久而不挫者此则士君子犹或以为难也柏舟之诗
卫世子共伯之妻所作圣人列之于经夫一妇人女子
幽忧愤惋指天誓日之辞乃得与古先哲王贤妃淑女
卷二 第 30b 页 WYG1273-0456b.png
之嘉言懿行并行于世而不泯则其所立顾不甚伟与
吾闽之山谯阳张氏簪绂世家其(阙/) 氏无禄早世二妇皆
陈氏士族也长者年二十有六少者又少一岁夙遭家
恤相次为未亡人其姒无子以少陈氏之子为子纷华
不御形影相依草阁深凉寒缸明灭辄相对缉白苧补
秋衣令诸子读书其旁以须其成立靡忒之操人翕然
称之巡按御史双江聂君豹为扁其堂曰双贞有司又
为上其行于朝表其宅里夫共姜之节得夫子删述而
卷二 第 31a 页 WYG1273-0456c.png
遂传二陈氏之节得王章褒锡而益显而一门双节玉
映珠联千载此心秋月寒水此又古今之所难得今其
姒年八十有九而其娣年五十有(阙/)岂非天假其年完
其节以暴白其事于天下与来世与少陈氏之子文焕
以妙年膺乡荐剡授处州之龙泉教谕与吾丈陈君子
修为同寮以禄养也远业未涯其所以阐发幽光者将
必有待也余表黄某氏昆弟薄游浙东结识张君归言
其事请余为之述以传也夫坚贞之节固余之所乐闻
卷二 第 31b 页 WYG1273-0456d.png
而于法亦当得书也遂书之以间诸作者之簉
  灵壶纪别诗序
白头如新倾盖如旧昔之人固有所至而人士咸与之
游愿纳交而若不可及者焉此其人之文物议论必当
伟然不凡有以起人爱敬之心于立谈俄顷之际殆非
偶然也江右广昌西池黄君寿夫为子求师不远千里
朅来于莆爱壶山之胜留兹者几一月访鲤湖登九华
涉溪声过黄石之野以观海上诸峰莆之士夫见西池
卷二 第 32a 页 WYG1273-0457a.png
者咸器异而敬礼焉往来下上欢若平生西池何以自
结于兹人哉昨乘笋舆从一仆访予山中扫叶启扉肃
客而入见其仪观魁梧礼度閒雅与之言闳而博俭而
不踰如登君子之堂而其诗书图史琴剑尊彝几席觞
豆之物位置后先井井不乱坐语移日恨相见之晚也
予饮西池闻东洲夏先生吾年友石冈李君君姻党也
其箕裘阀阅宗规轨物渐涵灌渍以植君美者厥有自
来哉行归矣诸公皆有赠言命予为引其端伻来予适
卷二 第 32b 页 WYG1273-0457b.png
负暄前檐披陶彭泽诗诵其答庞参军之句爱其清真
雅澹未能去手其诗曰相知何必旧倾盖定前言又曰
我实幽居士无复东西缘又曰情通万里外形迹滞江
山君其爱素体来会在何年欣然会心不觉失笑鄙人
之心真烦古人先道之矣遂引笔书之用以识别亦为
别后相思之资云尔
  纪翁君允吉孝德序
昔西山真先生帅温陵日有承信郎周宗强者割股疗
卷二 第 33a 页 WYG1273-0457c.png
其亲疾延至州治设宴用旗帜鼓乐迎导以归夫割股
之事不见于礼经不可以为训而先生有取焉者人子
至情恳诚恻怛虽咈于常亦可以为世之薄乎爱其亲
者劝也友人翁君宗佑字允吉大方伯缓斋先生长子
也夫人杨氏无子允吉事之如其所生夫人婴疾逾年
侍寝餗唯谨顷疾剧医缩颈谢去允吉忧灼吁天刲左
臂肉三脔以进夫人遂苏醒时九月望后二日也家人
徐见血渍衣袖乃觉以告夫人夫人曰儿良苦然吾命
卷二 第 33b 页 WYG1273-0457d.png
当尽吾有儿如此即死亦瞑目矣越三日逝去呜呼翁
君此举尤昔人之所难使西山见之亦必嘉叹赏音不
以其涉于异而弗取之也或曰为善无近名翁君此举
非与则应之曰善者固名之所归也以善为近名而不
为则将何所为乎但不可有近名之意耳允吉当其母
疾殆时哀痛徬徨欲以身代焉而不可得以至于此计
其操刃之时忙不自觉又岂有一毫为名之意哉是固
君子之所乐与也夫君子不轻与人而爱之与之者其
卷二 第 34a 页 WYG1273-0458a.png
责又有重焉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无适
非孝也使或感激于一时而或不能不少怠于他日则
人将得以议其后而并议夫以善与之者之谀也允吉
善守义方孝友孚于家族脩身慎行进进未已固有以
孚众听诸士夫咸欲得数言以纪其事式乡人焉少溪
黄时简氏浙年友也属笔于予予不敢辞亦惟将夫翁
君之行之实而有以免夫人之议也夫
  梅桩序
卷二 第 34b 页 WYG1273-0458b.png
可亭汪君盛谈梅桩之美且曰梅桩之号愿有述焉余
未结识梅桩敬谢不敏无所辱命可亭曰子固为之余
乃不获辞则谓之曰欲知其人先观其所与处者余虽
未识梅桩梅桩之所与游者则固先得一人焉恬淡清
真不慑不盈襟度洒然独立风尘之表与人交能久而
不厌所谓梅桩氏得无象之然乎可亭笑而不答曰子
姑言之则又谓之曰梅桩寓号于梅夫梅在百卉中以
气格独胜横枝老干槎岈瘦劲诡寄如怪物黝黑如纠
卷二 第 35a 页 WYG1273-0458c.png
铁而嫩枝茁萼之迸出其中者又多颖发秀好含章正
色为百卉前锋梅桩氏得无象之然乎可亭大笑曰是
则然请遂书之归呈梅桩以代巡檐索笑也梅桩名钺
字德威吾郡节推桐城可亭君之邑人也
  梅初卷子序
天下之理有开必先故一草一木之荣悴而人事之休
咎往往徵焉吾友张君希殷庭有树梅老且悴一日复
勃然以起如夫初张君喜遂以梅初自号应徵也吾同
卷二 第 35b 页 WYG1273-0458d.png
年陈子潜江为之叙夫张之德门书香种种梅之初也
有徵矣然物之生也相禅于无穷潜江之叙稽其岁月
为正德屠维摄提格屈指且十六年矣前之所谓初者
阅星纪将意夭矫如游龙盘错如积铁老色苍颜无不
可爱芽茁之迸出其中肖翘秀好又将扬其馨馥为百
卉先锋是又一初也余与梅初譬之草木实同臭味方
将过梅初并坐于暗香疏影之下挥麈濡毫而评其漏
泄之太甚以索梅一笑也
卷二 第 36a 页 WYG1273-0459a.png
  臞石序
友人周君曰清号白江又曰南洲志所居也乃今定号
曰臞石请序于予予因讯其所以然者曰某所居舍东
结亭数楹为藏脩息游之所负墙数石苍然古貌有似
夫山泽之臞而其耿介特立不能与时俯仰诚鄙心之
所乐也故取以自号焉又曰人苦不自知某自分甚陋
何敢有一毫上人之心而赋性蹇拙处世无术不能周
旋委曲以揣物宜言有不由于衷嗫嚅焉不能出诸口
卷二 第 36b 页 WYG1273-0459b.png
也事有不安于心黾勉焉不能措诸躬也人有非其亲
友有非其类随分酬应不能骤而合比而同也以故人
率以傲见目左右坑谷动相龃龉家居杜门率阅月不
出户限读书之暇巡檐而行拥几而坐与兹石为偶瞑
然意会怡然理足真吾之莫逆交也故所以自号焉予
复之曰子之号臞石也甚宜夫子生华胄易起疑畏之
心直已而行而其迹有似夫傲以形迹之似加疑畏之
心殆难免乎今之世矣察言观色反已自修持之不息
卷二 第 37a 页 WYG1273-0459c.png
之诚人将自孚至于横逆之来虽圣贤不能免也又奚
暇于释言哉诗不云乎他山之石可以为错砥砺磨砻
正君子进德之地也子步小亭抚石顶试以此问之以
为何如
  题太守叶省庵寿百岁翁诗卷
黄石之野有林翁者寿一百有二岁矣精神食饮不衰
吾郡太守省庵叶公躬造其庐分俸以惠兼有诗章之
赐老安之意溢于言表少府北泉傅公和之别驾二江
卷二 第 37b 页 WYG1273-0459d.png
王公又和之水南士夫又咸和之积满卷帙授简于某
不揣辄为叙之序曰予观郡乘所纪人物列传班班可
考而百年遗和独阒然无传焉至于吾郡先大夫述作
见诸纪载往往不乏亦未有如省庵之诗所云者岂期
颐上寿从古所难而敬老敦化优礼恳诚之意播诸声
诗寔自我公今日发之也国家混一百六十年计翁之生
当宣庙践极之岁七圣继作息休绥和跻天下于仁寿
之域此翁之身独当其盛淳庞质朴庶几唐虞三代之
卷二 第 38a 页 WYG1273-0460a.png
民老子长孙靖享治福冠裳里爵重沐国恩又得贤太
守以宣扬明天子尊事黄耇之意适馆授粲周旋揖让
与之钧礼如此翁者得非生人之大幸与前记有之上
老老而民兴孝又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公之事与翁
之寿于法皆得书是诗也翁之子孙其慎宝之后之载
笔者将有稽焉以补乡邦奇事之阙
  五真陈翁自寿诗序
古人相与赋诗往往以是定其贤否占其休咎而取徵
卷二 第 38b 页 WYG1273-0460b.png
焉古人所赋之诗又前古人之为之也䜈而诵之而既
足以观矣矧夫作于其心笔于其手其精神之流注声
口之抑扬徐察而审听之有不得其情者哉予读五真
陈翁自寿诗章如操几杖从翁游而聆謦欬之侧也意
翁为人浑朴质直谦恭乐易有先进长者之风而寿考
福泽之盛亦有非人所能及者何以言之夫人之贤否
存乎心心有纯杂视其言可得而知也人之寿否存乎
气气有淳漓视其诗可得而知也翁之诗虽祖近体而
卷二 第 39a 页 WYG1273-0460c.png
不袭故常平妥深厚慈祥岂弟之意溢于言表而舂容
隽永词尽而意有馀也令德寿岂固可知矣翁自入寿
域每得十则以二十首自寿今岁八十矣当复有作计
至百年当得百首也夫古时香山洛社诸老人得一首
或具体而未工至今传诵未艾以今观后岂非千载之
奇观哉翁二子俱登进士第季袖与某同年同入台为
御史温恭朴厚克肖其家疏当终养而翁光膺锡爵命
服煇煌为善者劝矣方今圣人立极敛时五福跻天下
卷二 第 39b 页 WYG1273-0460d.png
于仁寿之域如翁之诗真治世太平之音也邦进缄以
见示谨书数言置诸卷端以致敬慕之意云尔
 
 
 
 
 
 天马山房遗稿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