镡津集-宋-释契嵩卷一

卷一 第 1a 页 WYG1091-0401c.png
钦定四库全书
 镡津集卷一      宋 释契嵩 撰
  辅教编上
   原教
万物有性情古今有死生然而死生性情未始不相因
而有之死固因于生生固因于情情固因于性使万物
而浮沉于生死者情为其累也有圣人者大观乃推其
因于生之前示其所以来也指其成于死之后教其所
卷一 第 1b 页 WYG1091-0401d.png
以脩也故以其道导天下排情伪于方今资必成乎将
来夫生也既有前后而以今相与不亦为三世乎以将
来之善成由今之所以脩则方今穷通由其已往之所
习断可见矣情也者发于性皆情也苟情习有善恶方
其化也则冥然与其类相感而成其所成情习有薄者
焉有笃者焉机器有大者焉有小者焉圣人宜之故陈
其法为五乘者为三藏者别乎五乘又歧出其繁然殆
不可胜数上极成其圣道下极世俗之为农者商者技
卷一 第 2a 页 WYG1091-0402a.png
者医者百工之鄙事皆示其所以然然与五乘者皆统
之于三藏举其大者则五乘首之其一曰人乘次二曰
天乘次三曰声闻乘次四曰缘觉乘次五曰菩萨乘后
之三乘云者盖导其徒超然之出世者也使其大洁情
污直趣乎真际神而通之世不可得而窥之前之二乘
云者以世情胶甚而其欲不可辄去就其情而制之曰
人乘者五戒之谓也一曰不杀谓当爱生不可以已辄
暴一物不止不食其肉也二曰不盗谓不义不取不止
卷一 第 2b 页 WYG1091-0402b.png
不攘他物也三曰不邪淫谓不乱非其匹偶也四曰不
妄语谓不以言欺人五曰不饮酒谓不以醉乱其脩心
曰天乘者广于五戒谓之十善也一曰不杀二曰不盗
三曰不邪淫四曰不妄语是四者其义与五戒同也五
曰不绮语谓不为饰非言六曰不两舌谓语人不背面
七曰不恶口谓不骂亦曰不道不义八曰不嫉谓无所
妒忌九曰不恚谓不以忿恨宿于心十曰不痴谓不昧
善恶然谓兼脩其十者报之所以生天也脩前五者资
卷一 第 3a 页 WYG1091-0402c.png
之所以为人也脱天下皆以此各脩假令非生天而人
人足成善人人皆善而世不治未之有也昔宋文帝谓
其臣何尚之曰适见颜延之宗炳著论发明佛法甚为
名理并是开奖人意若使率土之滨皆感此化朕则垂
拱坐致太平矣夫复何事尚之因进曰夫百家之乡十
人持五戒即十人淳谨千室之邑百人修十善则百人
和睦持此风教以周寰区编户亿千则仁人百万夫能
行一善则去一恶去一恶则息一刑一刑息于家万刑
卷一 第 3b 页 WYG1091-0402d.png
息于国则陛下之言坐致太平是也斯言得之矣以儒
校之则与其所谓五常仁义者异号而一体耳夫仁义
者先王一世之治迹也以迹议之而未始不异也以理
推之而未始不同也迹出于理而理祖乎迹迹末也理
本也君子求本而措末可也语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
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孟子曰不揣其本而齐
其末方寸之木可使高于岑楼谓事必揣量其本而齐
等其末而后语之苟以其一世之迹而责其三世之谓
卷一 第 4a 页 WYG1091-0403a.png
何异乎以十步之履而诘其百步之履曰而何其迹之
纷纷也曷不为我之鲜乎是岂知其所适之远近所步
之多少也然圣人为教而恢张异宜言乎一世也则当
顺其人情为治其形生之间言乎三世也则当正其人
神指缘业乎死生之外神农志百药虽异而同于疗病
也后稷标百谷虽殊而同于膳人也圣人为教不同而
同于为善也曰佛之道其治三世非耳目之所接子何
以而明之曰吾谓人死而其神不死此其验矣神之在
卷一 第 4b 页 WYG1091-0403b.png
人犹火之在薪也前薪虽与火相烬今所以火者曷尝
烬乎曰神理冥眇其形既谢而孰能御其所适果为人
邪果为飞潜异类乎曰斯可通也苟以其情习之业推
之则其报也不差子岂不闻洪范五福六极之谓乎五
福者谓人以其心合乎皇极而天用是五者应以向劝
之六极者谓人不以其心合乎皇极而天用是六者应
以威沮之夫其形存而善恶之应已然其神往则善恶
之报岂不然乎佛经曰一切诸法以意生形此之谓也
卷一 第 5a 页 WYG1091-0403c.png
曰谓佛道绝情而所为也如此岂非情乎佛亦有情邪
曰形象者举有情佛独无情邪佛行情而不情耳曰佛
之为者既类夫仁义而仁义乌得不谓之情乎曰仁者
何惠爱之谓也义者何适宜之谓也宜与爱皆起于性
而形乎用非情何乎就其情而言之则仁义乃情之善
者也情而为之而其势近权不情而为之而其势近理
性相同也情相异也异焉而天下鲜不竞同焉而天下
鲜不安圣人欲引之其所安所以推性而同群生圣人
卷一 第 5b 页 WYG1091-0403d.png
欲息之其所竞所以推怀而在万物谓物也无昆虫无
动植佛皆槩而惠之不敢损之谓生也无贵贱无贤鄙
佛皆一而导之使自求之推其性而自同群生岂不谓
大诚乎推其怀而尽在万物岂不谓大慈乎大慈故其
感人也深大诚故其化物也易故夫中国之内四夷八
蛮之外其人闻佛之言为善有福为恶有罪而鲜不恻
然收其恶心欢然举其善意守其说拳拳不敢失之若
向之所谓五戒十善云者里巷何尝不相化而为之自
卷一 第 6a 页 WYG1091-0404a.png
乡之邑自邑之州自州之国朝廷之士天子之宫掖其
修之至也不杀必仁不盗必廉不淫必正不妄必信不
醉不乱不绮语必诚不两舌不谗不恶口不辱不恚不
雠不嫉不争不痴不昧有一于此足以诚于身而加于
人况五戒十善之全也岂有为人弟者而不悌其兄为
人子者而不孝其亲为人室者而不敬其夫为人友者
而不以善相致为人臣者而不忠其君为人君者而不
仁其民是天下之无有也为之者唯恐其过与不及为
卷一 第 6b 页 WYG1091-0404b.png
癖耳佛岂苟癖于人焉如此者佛之道岂一人之私为
乎抑亦有意于天下国家矣何尝不存其君臣父子邪
岂妨人所生养之道邪但其所出不自吏而张之亦其
化之理隐而难见故世不得而尽信易曰默而成之不
言而信存乎德行孟子曰民日迁善而不知为之者岂
不然乎人之惑于情久矣情之甚几至乎敝薄古圣人
忧之为其法交相为治谓之帝谓之王虽其道多方而
犹不暇救以仁恩之以义教之赏欲进其善罚欲沮其
卷一 第 7a 页 WYG1091-0404c.png
恶虽罚日益劳赏日益费而世俗益薄苟闻有不以赏
罚而得民迁善而远恶虽圣如尧舜必欢然喜而致之
岂曰斯人不因吾道而为善吾不取其善必吾道而为
善乃可善之若是是圣人私其道也安有圣人之道而
私哉夫游龙振于江海而云气油然四起暴虎声于山
林而飙风飂飂而来盖其类自相应也故善人非亲而
善人同之恶人非恩而恶人容之舜好问而察迩言隐
恶而扬善及闻一善言见一善行若决江海沛然莫之
卷一 第 7b 页 WYG1091-0404d.png
能禦也禹闻善言则拜孔子尝谓善人吾不得而见之
得见有常者其可矣又曰三人行必得我师焉择其善
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颜子得一善则拳拳服膺
不敢失之孟子谓好善优于天下又谓诚身有道不明
乎善不诚其身矣此五君子者古之大乐善人也以其
善类固类于佛苟其不死见乎吾道之传是必泯然从
而推之噫亦后世之不幸不得其相遇而相證尚使两
家之徒犹豫而不相信噫人情莫不专已而略人是此
卷一 第 8a 页 WYG1091-0405a.png
而非彼非过则争专过则拘君子通而已矣何必苟专
君子当而已矣何必苟非饮食男女人皆能知贵而君
子不贵君子之所贵贵其能知道而识理也今有大道
远理若是而余不知识余愧于人多矣尝试论曰夫欲
人心服而自脩莫若感其内欲人言顺而貌从莫若制
其外制其外者非以人道设教则不能果致也感其内
者非以神道设教则不能必化也故佛之为道也先乎
神而次乎人盖亦感内而制外之谓也神也者人之精
卷一 第 8b 页 WYG1091-0405b.png
神之谓也非谓鬼神淫惑之事者也谓人脩其精神善
其履行生也则福应死也则其神清升精神不修履行
邪妄生也则非庆死也则其神受诛故天下闻之其心
感动恶者沮而善者如之如此默化而何代无有然其
教之作于中国也必有以世数相宜而来应人心相感
而至不然何人以其法脩之天地应之鬼神效之苟其
宜之数之未尽相感之理未穷又安可以爱之而苟存
恶之而苟去方之人事若王者霸者其顺时应人而为
卷一 第 9a 页 WYG1091-0405c.png
之岂不然哉况其有妙道冥权又至于人事者邪夫妙
道也者清净寂灭之谓也谓其灭尽众累纯其清净本
然者也非谓死其生取乎空荒灭绝之谓也以此至之
则成乎圣神以超出其世冥权也者以道起乎不用之
用之谓也谓其拯拔群生而出乎情溺者也考其化物
自化则皇道几之考其权用应世则无所不至言其化
也固后世不能臻之言其权也默而体之则无世不得
昔者圣人之将化也以其法付之王付之臣付之长者
卷一 第 9b 页 WYG1091-0405d.png
有力之人非其私已而苟尊于人也盖欲因其道而为
道因其善而为善佛之经固亦多方矣后世之徒不能
以宜而授人致其信者过信令君有佞善辄欲捐国为
奴𨽻之下俗有浅悟遽欲弃业专胜僧之高此非谓用
佛心而为道也经岂不曰诸佛随宜说法意趣难解故
为佛者不止缁其服剪其发而已矣然佛之为心也如
此岂小通哉此有欲以如杨墨而讥之夫杨墨者滞一
而拘俗以之方佛不亦甚乎世不探佛理而详之徒讻
卷一 第 10a 页 WYG1091-0406a.png
讻然诞佛谓其说之不典佛之见出于人远矣乌可以
已不见而方人之见谓佛之言多劫也诞耶世固有积
月而成岁积岁而成世又安知其积世而不成劫邪苟
以其事远耳目不接而谓之不然则六艺所道上世之
事今非承其传而孰亲视之此可谓诞乎谓佛言大也
诞邪世固有游心凌空而往虽四隅上下窅然曷尝有
涯方之佛谓其世界无穷何不然乎谓佛言化也诞邪
世固有梦中而梦者方其梦时而其所遇事与身世与
卷一 第 10b 页 WYG1091-0406b.png
适梦或其同或其异莫不类之梦之中既梦又安知其
死之中不有化邪佛之见既远而其知物亦多故圣人
广其教以教多类欲其无所适而不化也今曰佛西方
圣人也其法宜夷而不宜中国斯亦先儒未之思也圣
人者盖大有道者之称也岂有大有道而不得曰圣人
亦安有圣人之道而所至不可行乎苟以其人所出于
夷而然也若舜东夷之人文王西夷之人而其道相接
绍行于中国可夷其人而拒其道乎况佛之所出非夷
卷一 第 11a 页 WYG1091-0406c.png
也或曰佛止言性性则易与中庸云矣而无用佛为是
又不然如吾佛之言性与世书一也是圣人同其性矣
同者却之而异者何以处之水多得其同则深为河海
土多得其同则积为山岳大人多得其同则广为道德
呜呼余乌能多得其同人同诚其心同斋戒其身同推
德于人以福吾亲以资吾君之康天下也曰而何甚不
厌邪子辈杂然盈乎天下不籍四民徒张其布施报应
以衣食于人不为困天下亦已幸矣又何能补治其世
卷一 第 11b 页 WYG1091-0406d.png
而致福于君亲乎曰固哉居吾语汝汝亦知先王之制
论德义而不计工力邪夫先王之制民也恐世敝民混
而易乱遂为之防故四其民使各属其属岂谓禁民不
得以利而与人为惠若今佛者默则诚语则善所至则
以其道劝人舍恶而趋善其一衣食待人之馀非黩也
苟不能然自其人之罪岂佛之法谬乎孟子曰于此有
人焉入则孝出则悌守先王之道以待后之学者而不
得食于子子何尊梓匠轮舆而轻为仁义者哉儒岂不
卷一 第 12a 页 WYG1091-0407a.png
然邪尧舜已前其民未四当此其人岂尽农且工未闻
其食用之不足周平之世井田之制尚举而民已匮且
敝及秦废王制而天下益扰当是时也佛老皆未之作
岂亦其教加于四民而为厉然耶人生天地中其食用
恐素有分子亦为世之忧太过为人之计太约报应者
儒言休證咎證积善有庆积恶有殃亦已明矣若布施
之云者佛以其人欲有所施惠必出于善心心之果善
方乎休證则可不应之孰为虚张耶夫舍惠诚人情之
卷一 第 12b 页 WYG1091-0407b.png
难能也斯苟能其难能其为善也不亦至乎语曰如有
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必
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盖言圣人难之亦恐其未能为
也佛必以是而劝之者意亦释人贪吝而廓其善心耳
世宜视其与人为施者公私如何哉不当傲其所以为
施也礼将有事于天地鬼神虽一日祭必数日斋盖欲
人诚其心而洁其身也所以祈必有福于世今佛者其
为心则长诚斋戒则终身比其脩斋戒之数日福亦至
卷一 第 13a 页 WYG1091-0407c.png
矣岂尽无所资乎曰男有室女有家全其发肤以奉父
母之遗体人伦之道也而子辈反此自为其脩超然欲
高天下然脩之又几何哉混然何足辨之曰为佛者斋
戒脩心义利不取虽名亦忘至之遂通于神明其为德
也抑亦至矣推其道于人则无物不欲善之其为道抑
亦大矣以道报恩何恩不报以德嗣德何德不嗣已虽
不娶而以其德资父母形虽外毁而以其道济乎亲泰
伯岂不亏形邪而圣人德之伯夷叔齐岂不不娶长往
卷一 第 13b 页 WYG1091-0407d.png
于山林乎而圣人贤之孟子则推之曰伯夷圣之清者
也不闻以亏形不娶而少之子独过吾徒耶夫世之不
轨道久矣虽贤父兄如尧舜周公尚不能必制其子弟
今去佛世愈远教亦将季乌得无邪人寄我以偷安邪
虽法将如之何大林中固有不材之木大亩中固有不
实之苗直之可也不可以人废道曰而言而之教若详
诚可尚也然则辨教之说皆张于方今较之孰为优乎
曰叟愚也若然者皆圣人之教小子何敢辄议然佛吾
卷一 第 14a 页 WYG1091-0408a.png
道也儒亦窃尝闻之若老氏则予颇存意不已而言之
诸教也亦犹同水以涉而厉揭有深浅儒者圣人之治
世者也佛者圣人之治出世者也
   劝书第一(并叙/)
余五书出未逾月客有踵门而谓曰仆粗闻大道适视
若广原教可谓涉道之深矣劝书者盖其警世之渐也
大凡学者必先浅而后深欲其不烦而易就也若今先
广教而后劝书仆不识其何谓也曰此吾无他义例第
卷一 第 14b 页 WYG1091-0408b.png
以兹原教广原教相因而作故以其相次而列之耳客
曰仆固欲公擢劝书于前而排广教于后使夫观之者
先后有序沿浅而及奥不亦善乎余然之矣而客又请
之曰若五书虽各有其目也未若统而名之俾其流百
世而不相离不亦益善乎余从而谢其客曰今夫搢绅
先生厌吾道者殷矣而子独好以助之子可谓笃道而
公于为善矣即为其命工移易乎二说增为三帙总五
书而名之曰辅教编
卷一 第 15a 页 WYG1091-0408c.png
潜子为劝书或曰何以劝乎曰劝夫君子者自信其心
然后事其名为然也古之圣人有曰佛者先得乎人心
之至正者乃欲推此与天下同之而天下学者反不能
自信其心之然遂毅然相与排佛之说以务其名吾尝
为其悲之夫人生名孰诚于心今忽其诚说而徇乎区
区之名惑亦甚矣夫心也者圣人道义之本也名也者圣
人劝善之权也务其权而其本不审其为善果善乎其
为道义果义乎今学者以适义为理以行义为道此但
卷一 第 15b 页 WYG1091-0408d.png
外事中节之道理也未预乎圣人之大道也大理也夫
大理也者固常道之主也凡物不自其主而为为之果
当乎汉人有号牟子者尝著书以论佛道曰夫道之为
物也居家可以事亲宰国可以治民独立可以治身履
而行之则充乎天地此盖言乎世道者资佛道而为其
根本者也夫君子治世之书颇尝知其心之然乎知之
而苟排之是乃自欺其心也然此不直人心之然也天
地之心亦然鬼神异类之心皆然而天地鬼神益不可
卷一 第 16a 页 WYG1091-0409a.png
以此而欺之也然此虽槩见百家之书而百家者未始
尽之佛乃穷深极微以究乎死生之变以通乎神明之
往来乃至于大妙故世俗以其法事于天地而天地应
之以其书要于鬼神而鬼神顺之至乎四海之人以其
说而舍恶从善者不待爵赏之劝斐然趋以自化此无
他也盖推其大诚与天地万物同而天人鬼神自然相
感而然也曰此吾知之矣姑从吾名教乃尔也曰夫欲
其名劝之但诚于为善则为圣人之徒固已至矣何必
卷一 第 16b 页 WYG1091-0409b.png
资斥佛乃贤邪今有人日为善物于此为之既专及寝
则梦其所为宛然当尔则其人以名梦乎以魂梦邪是
必以魂而梦之也如此则善恶常与心相亲柰何徒以
名夸世俗而不顾其心魄乎君子自重轻果如何哉昔
韩子以佛法独盛而恶时俗奉之不以其方虽以书抑
之至其道本而韩亦颇推之故其送高闲序曰今闲师
浮图氏一死生解外胶是其心必泊然无所于起其于
世必澹然无所于嗜称乎大颠则曰颇聪明识道理又
卷一 第 17a 页 WYG1091-0409c.png
曰实能外形骸以理自胜不为事物侵乱韩氏之心于
佛亦有所善乎而大颠禅书亦谓韩子尝相问其法此
必然也逮其为绛州刺史马府君行状乃曰司徒公之
薨也刺臂出血书佛经千馀言期以报德又曰其居丧
有过人行又曰掇其大者为行状托立言之君子而图
其不朽焉是岂尽非乎为佛之事者邪韩子贤人也临
事制变当自有权道方其让老氏则曰其见小也坐井
观天曰天小者非天罪也又曰圣人无常师苌弘师襄
卷一 第 17b 页 WYG1091-0409d.png
老聃郯子之徒其贤不及孔子孔子三人行则必有我
师是亦谓孔子而师老聃也与夫曾子问司马迁所谓
孔子问礼于老聃类也然老子固薄礼者也岂专言礼
乎是亦在其道也验太史公之书则孔子闻道于老子
详矣昔孟子故摈夫为杨墨者而韩子则与墨曰孔子
必用墨子墨子必用孔子不相用不足为孔墨儒者不
尚说乎死生鬼神之事而韩子原鬼称乎罗池柳子厚
之神奇而不疑韩子何尝胶于一端而不自通邪韩谓
卷一 第 18a 页 WYG1091-0410a.png
圣贤也岂其是非不定而言之反覆盖鉴在其心抑之
扬之或时而然也后世当求之韩心不必随其语也曰
吾于吾儒之书见其心亦久矣及见李氏复性之说益
自发明无取于佛也曰止渴不必柬井而饮充饥不必
择庖而食得子审其心为善不乱可也岂抑人必从于
我不然也他书虽见乎性命之说大较恐亦有所未尽
者也吾视本朝所撰高僧传谓李习之尝闻法于道人
惟俨及取李之书详之其微旨诚若得于佛经但其文
卷一 第 18b 页 WYG1091-0410b.png
字与援引为异耳然佛亦稍资诸君之发明乎曰虽然
子盍尽子之道欤曰于此吾且欲诸君之易晓耳遽尽
吾道则恐世诞吾言而益不信也勿已幸视吾书曰广
原教者可详也
   劝书第二
天下之教化者善而已矣佛之法非善乎而诸君必排
之是必以其与已教不同而然也此岂非庄子所谓人
同于已则可不同于已虽善不善谓之矜吾欲诸君为
卷一 第 19a 页 WYG1091-0410c.png
公而不为矜也语曰多闻择其善者而从之又曰君子
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圣人抑亦酌其
善而取之何尝以与已不同而弃人之善也自三代之
政既衰而世俗之恶滋甚礼义将不暇独治而佛之法
乃播于诸夏遂与儒并劝而世亦翕然化之其迁善远
罪者有矣自得以正乎性命者有矣而民至于今赖之
故吾谓佛教者乃相资而善世也但在冥数自然人不
可得而辄见以理而阴校之无不然也故佛之法为益
卷一 第 19b 页 WYG1091-0410d.png
于天下抑亦至矣今曰佛为害于中国斯言甚矣君子
何未之思也大凡害事无大小者不诛于人必诛于天
鲜得久存于世也今佛法入中国垂千年矣果为害则
天人安能久容之如此也若其三废于中国而三益起
之是亦可疑其必有大合乎天人者也君子谓其废天
常而不近人情而恶之然其遗情当绝有阴德乎君亲
者也而其意甚远不可遽说且以天道而与子质之父
子夫妇天常也今佛导人割常情而务其脩洁者盖反
卷一 第 20a 页 WYG1091-0411a.png
常而合道也夫大道亦恐其有所至于常情耳不然则
天厌之久矣若古之圣贤之人事于佛而相赞之者繁
乎此不可悉数姑以唐而明其大略夫为天下而至于
王道者孰与太宗当玄奘出其众经而太宗父子文之
曰大唐圣教序相天下而最贤者孰与房杜姚宋邪若
房梁公玄龄则相与玄奘译经杜莱公如晦则以法尊
于京兆玄琬逮其垂薨乃命琬为世世之师宋丞相璟
则以佛法师于昙一裴晋公勋业于唐为高丞相崔群
卷一 第 20b 页 WYG1091-0411b.png
德重当时天下服其为人而天下孰贤于二公裴则执
弟子礼于径山法钦崔则师于道人如会惟俨抱大节
忠于国家天下死而不变者孰与颜鲁公鲁公尝以戒
称弟子于湖州慧明问道于江西严峻纯孝而清正孰
与于鲁山元紫芝紫芝以母丧则刺血写佛之经像(已/上)
(之事见于刘煦唐书/及本朝所撰高僧传)自太宗逮乎元德秀者皆其君臣
之甚圣贤者也借使佛之法不正而善惑亦乌能必惑
乎如此之圣贤邪至乃儒者文者若隋之文中子若唐
卷一 第 21a 页 WYG1091-0411c.png
之元结李华梁肃若权文公若裴相国休若柳子厚李
元宾此八君子者但不诟佛为不贤耳不可谓其尽不
知古今治乱成败与其邪正之是非也而八君子亦未
始谓佛为非是而不推之如此诸君益宜思之今吾人
之所以为人者特资乎神明而然也神明之传于人亦
犹人之移易其屋庐耳旧说羊祜前为李氏之子崔咸
乃卢老后身若斯之类古今颇有诸君故亦尝闻之也
以此而推之则诸君之贤豪出当治世是亦乘昔之神
卷一 第 21b 页 WYG1091-0411d.png
明而致然也又乌知其昔不以佛之法而治乎神明邪
于此吾益欲诸君审其形始而姑求其中不必徒以外
物而自缪今为书而必欲劝之者非直为其法也重与
诸君皆禀灵为人殊贵于万物之中而万物变化芒乎
纷纶唯人为难得诸君人杰愈难得也然此亦死生鬼
神之惚恍不足擅以为谕请即以人事而言之幸诸君
少取焉夫立言者所以劝善而沮恶也及其善之恶之
当与不当则损益归乎阴德今闾巷之人欲以言而辱
卷一 第 22a 页 WYG1091-0412a.png
人必亦思之曰彼福德人也不可辱之辱则折吾福矣
然佛纵不足预世圣贤岂不若其闾巷之福德人邪今
诋诃一出则后生末学百世效之其损益阴德亦少宜
慎思之昔韩退之不肯为史盖惧其褒贬不当而损乎
阴德也故与书于刘生曰不有人祸则有天刑又曰若
有鬼神将不福人彼史氏之褒贬但在乎世人耳若佛
者其道德神奇恐不啻于世之人也此又未可多贬也
列禦寇称孔子尝曰丘闻西方之有大圣人不治而不
卷一 第 22b 页 WYG1091-0412b.png
乱不言而自信不化而自行荡荡乎民无能名焉使列
子妄言即已如其稍诚则圣人固不可侮也
   劝书第三
余尝见本朝杨文公之书其意自谓少时锐于仕进望
望常若有物碍于胸中及学释氏之法其物𦢊然破散
无复蔽碍而其心泰然故杨文公资此终为良臣孝子
而天下谓其有大节抑又闻谢大夫泌与查道待制甚
通吾道故其为人能仁贤其为政尚清静而所治皆有
卷一 第 23a 页 WYG1091-0412c.png
名迹及谢大大之亡也沐浴俨其衣冠无疾正坐而尽
昔尹待制师鲁死于南阳其神不乱士君子皆善师鲁
死得其正吾亦然之也及会朱从事炎于钱唐闻其所
以然益详朱君善方脉当师鲁疾革而范资政命朱夜
往候之尹待制即谓朱曰吾死生如何朱君曰脉不可
也而师鲁亦谓朱曰吾亦自知吾命已矣因说其素学
佛于禅师法昭者吾乃今资此也及其夕三鼓屏人遂
隐几而终余晚见尹氏退说与其送迥光之序验朱从
卷一 第 23b 页 WYG1091-0412d.png
事之言是也然佛之法益人之生也若彼益人之死也
如此孰谓佛无益于天下乎而天下人人默自得之若
此四君子者何限至乃以其五戒十善阴自脩者而父
益其善子益其孝夫妇兄弟益其和抑亦众矣余昔见
浔阳之民曰周怀义者举家稍以十善慈孝仁惠称于
邻里乡人无相害之意虽街童市竖见周氏父子必曰
此善人也皆不忍欺之吾尝谓使天下皆如周氏之家
岂不为至德之世乎夫先儒不甚推性命于世者盖以
卷一 第 24a 页 WYG1091-0413a.png
其幽奥非众人之易及者也未可以救民之弊姑以礼
义统乎人情而制之若其性与神道恐独待乎贤者耳
语曰回也庶几乎屡空不其然乎今曰三代时人未有
夫佛法之说岂不以其心而为人乎曰何必三代如三
皇时未有夫孔氏老子之言其人岂不以心而为君臣
父子夫妇乎夫君子于道当精粗浅深之不宜如此之
混说也佛岂直为世不以其心而为人邪盖欲其愈至
而愈正也泰山有鸟巢于层崖木末而弋者不及千仞
卷一 第 24b 页 WYG1091-0413b.png
之渊有鱼潜于深泉幽穴而筌者不得盖其所托愈高
而所栖愈安所潜愈深而所生愈适孟子曰孔子登东
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此言谕道至矣吾昔与人
论此而其人以名矜以气抗虽心然之而语不即从夫
抗与矜人情而心固至妙乌可任人情而忽乎至妙之
心其亦昧矣诸君贤达无为彼已昧者也
 
 镡津集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