蜕岩词-元-张翥蜕岩词 附录

蜕岩词 附录 第 1a 页 WYG1488-0682c.png
钦定四库全书
 附录
  元史本传
张翥字仲举晋宁人其父为吏从政江南调饶州安仁
县典史又为杭州钞库副使翥少时负其才隽豪放不
羁好蹴鞠喜音乐不以家业屑其意其父以为忧翥一
旦幡然改曰大人勿忧今请易业矣乃谢客闭门读书
昼夜不暂辍因受业于李存先生存家安仁江东大儒
蜕岩词 附录 第 1b 页 WYG1488-0682d.png
也其学传于陆九渊氏翥从之游道德性命之说多所
研究未几留杭又从仇远先生学远于诗最高翥学之
尽得其音律之奥于是翥遂以诗文知名一时已而薄
游维扬居久之学者及门甚众至元末同郡傅岩起居
中书荐翥隐逸至正初召为国子助教分教上都生寻
退居淮东会朝廷脩辽金宋三史起为翰林国史院编
脩官史成历应奉脩撰选太常博士升礼仪院判官又
迁翰林历直学士侍讲学士乃以侍读兼祭酒翥勤于
蜕岩词 附录 第 2a 页 WYG1488-0683a.png
诱掖后进绝去崖岸不徒以师道自尊用是学者乐亲
炙之有以经义请问者必历举众说为之折衷论辨之
际杂以谈笑无不厌其所得而后已尝奉旨诣中书集
议时政众论蜂起翥独默然丞相绰斯戬曰张先生平
日好论事今一语不出何耶翥对曰诸人之议皆是也
但事势有缓急施行有先后在丞相所决耳绰斯戬善
之明日除集贤学士俄以翰林学士承旨致仕阶荣禄
大夫博啰特穆尔之入京师也命翥草诏削夺库库特
蜕岩词 附录 第 2b 页 WYG1488-0683b.png
穆尔官爵且发兵讨之翥毅然不从左右或劝之翥曰
吾臂可断笔不能操也天子知其意不可夺乃命他学
士为之博啰特穆尔虽知之亦不以为怨也及博啰特
穆尔既诛诏乃以翥为河南行省平章政事仍翰林学
士承旨致仕给全俸终其身二十八年三月卒年八十
二翥长于诗其近体长短句尤工文不如诗而每以文
自负常语人曰吾于文已化矣盖吾未尝搆思特任意
属笔而已他日翰林学士实喇卜示以所为文请易置
蜕岩词 附录 第 3a 页 WYG1488-0683c.png
数字苦思者移时终不就实喇卜曰先生于文岂犹未
化耶何思之苦也翥因相视大笑盖翥平日善谐谑出
谈吐语辄令人失笑一座尽倾入其室蔼然春风中也
所为诗文甚多无丈夫子及死国遂亡以故其遗稿不
传其传者有律诗乐府仅三卷翥尝集兵兴以来死节
死事之人为书曰忠义录识者韪之
  尧山堂外纪二则
至正初仲举为集庆路学训导御史下学点视廪膳邻
蜕岩词 附录 第 3b 页 WYG1488-0683d.png
斋出对云豸官点馔是日适用驴肉仲举戏续云驴肉
作羹御史闻之大怒欲逮捕之(御史盖/河南人)乘夜逃奔扬州
时扬州方全盛众素闻其名皆延致之仲举肢体昂藏
行则偏竦一肩韩介玉为诗嘲之云垂柳阴阴翠拂檐
倚阑红袖玉纤纤先生掉臂长街上十里朱楼尽下帘
坐中皆失笑时有相士在座或曰仲举病鹤形也相士
曰不然此雨淋鹤形雨霁则冲霄矣后入大都致仕贵
显果如其言
蜕岩词 附录 第 4a 页 WYG1488-0684a.png
中原红巾军初起时旗上一联云虎贲三千直抵幽燕
之地龙飞九五重开大宋之天其后毛贵等横行山东
侵犯畿甸驾幸滦京贼势猖獗无异唐末仲举在都下
寄浙省周玉坡参政伯琦诗天子临轩授钺频云云
右潞国张公诗集若干卷庐陵沙门大杼北山之所编
集也先是潞公于元季多故之际薨于燕都由其无后
北山为之经纪葬事未几天兵北伐燕都不守北山取
其遗稿归江南凡选得九百首将刋板以行于世或有
蜕岩词 附录 第 4b 页 WYG1488-0684b.png
问于余曰北山释之有道者宜视身为外物而乃汲汲于
故人诗集得非未能遗情乎余谓之曰至人不遗情古
之高僧犹不能免如梁慧约以苦行得道为帝王师而
哭其亡友甚哀至赋诗曰我有两行泪不落三十年今
日为君尽并洒秋风前北山念潞公无后平日交友又
皆异世沦谢惧其泯没无传故仗义而为之然亦何害
于道其与约之情则一也当元统甲戌间余识潞公于
金陵后会于燕都于钱塘盖三十馀年固非一日之好
蜕岩词 附录 第 5a 页 WYG1488-0684c.png
观北山斯举岂能无动于中谨书卷末如此若潞公之
诗名震耀海内不俟余之称美故勿论洪武十年冬天
界善世禅寺住持天台释宗泐识
张翥字仲举其先晋宁人父为吏从政江南调安仁典
史又为杭州钞库副使因家焉翥少豪放不羁好蹴鞠
喜音乐不以家业屈其意父忧之一旦改节闭门读书
因受业于李存未几留杭又从仇仁近远学以诗文名
一时累官翰林学士承旨封潞国公所著有蜕庵集忠
蜕岩词 附录 第 5b 页 WYG1488-0684d.png
义集翥初在都下尝寄周伯琦诗曰天子临轩授钺频
东南无地不红巾铁衣远道三军老白骨中原万鬼新
义士精灵虹贯日仙家谈笑海扬尘都无两眼悽惶泪
哭尽平生几故人其诗多忧时慷慨类如此
 
 
 
 附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