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先生奥论注-宋-阙名续集卷十四

续集卷十四 第 1a 页 WYG1362-0312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十先生奥论注续集卷十四
  进论            郑 湜
   君体一(此篇论圣质非可/恃圣学所当本)
有圣质必有圣学质非圣人之所恃也有聪明圣
知天纵之质而不知至学之本其于天下国家必
有悖理伤道不中节者矣终不可入于圣人之域
尧舜禹汤文武之所以圣非特其质过人以有尧
续集卷十四 第 1b 页 WYG1362-0312b.png
舜禹汤文武之学也尧舜禹汤文武所以不作于
后世者岂后世之君绝无尧舜禹汤文武之质哉
数圣人学不传也汉高祖豁达大度宽仁爱人(高/祖)
(纪宽仁爱人意豁/如也常有大度)其质固有于诗书者然虽销印
辍洗从諌如流(郦食其欲立六国后汉王刻印张良/发八难汉王令趣销印又沛公踞床)
(使两女子洗郡生不拜长揖日不宜/踞见长者于是沛公起摄衣从之)而溺爱易嫡
争臣不能救諌(上欲废太子立戚夫人子赵王/如意张良曰此难以口舌争也)
秦蹙项虽方此其壮而倾鵔冠之婉媚公卿乃因以
续集卷十四 第 2a 页 WYG1362-0312c.png
关说(佞幸传汉兴佞幸宠臣高祖时则有藉孺非有/才能但以婉媚贵幸与上卧起公卿皆因关说)
雄略虽足以驾驭桀猾而伉廉嫚侮商山之老齐鲁大
儒终不肯从之游(张良传四人年老皆以上嫚侮士故/逃匿山中又叔孙通传召鲁诸生三)
(十人鲁有二/生不肯行)文帝恭俭玄默化民以躬(刑法志文帝躬/修玄默化行天)
(下/)二十三年如一日可谓盛德矣然惜百金之费不营
露台而赏赐弄臣累百钜万(文帝赞曰文帝即位二十/三年宫室苑囿无所增益)
(以露台直百金乃罢之见邓/通甚说尊幸之赏赐钜方)稽古礼文谦逊未遑(贾谊/传谊)
(以为当兴礼乐帝谦逊未/遑又新垣平有玉杯之诈)而眩于玉杯之说及议制度
续集卷十四 第 2b 页 WYG1362-0312d.png
封禅号称宽厚而所学者申韩其与廷尉议刑常过于
(儒林传孝文本好刑名之言/又盗玉环事详见张释之传)唐太宗文武之才英烈
之气自足高出前古然优游王魏𨗳人使諌(魏徵传贞/观之初𨗳)
(人使/諌)而有不杀此老之恨(魏徵传何时/杀此田舍翁)力行仁义欲与
三王比隆(魏徵传此徵劝我行仁义既效又/胶王道彦传赞欲与三代比隆)而穷兵伐
辽乃欲求胜于隋氏(太宗伐辽诏李绩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率兵二万讨之破其国)
制度纪纲虽足为子孙凭藉而家法不正父子兄弟之
间为有惭德(太宗纪太子建成与齐王元吉谋害太宗/未发太宗以兵入玄武门杀太子建成及)
续集卷十四 第 3a 页 WYG1362-0313a.png
(齐王/元吉)夫高帝之度孝文之仁太宗之才虽古之圣君不
过如是然而所蔽乃与庸主相类者何也可以为圣贤
之君者是质也其蔽不免类庸主者不得圣贤之学也
使三主者挟如是之质而留意于圣贤之学袪其所蔽
扩而充之则功业所就岂止为汉唐之君哉世之人主
明智者或失于苛察果决者或暗于先入强毅者或邻
于自用英锐者或喜功而贪利夫明智也果决也强毅
也英锐也皆明主之美质也天下所喜闻而欣道也然
续集卷十四 第 3b 页 WYG1362-0313b.png
有是质而反以害治而便嬖奸巧之人从而窥伺其质
之所向而阴投之滋其蔽而甚其惑者学不足用其是
质也古之帝王亦岂外是质而能为圣人哉然而心旷然
无偏系嬖佞不能移功利机巧不能入虽明智足以照物
而无先事之察虽果决足以主断而无偏信之惑虽强
毅足以有立而无轻待臣下之意虽英锐足以有为而
无谋浅妄动之躁同是明智尔同是果决尔同是强毅
尔同是英锐尔然居之无所蔽用之而不偏者学之力
续集卷十四 第 4a 页 WYG1362-0313c.png
也广厦之下细旃之上留意艺文表章经术亲与经生
儒士考论同异宁不曰学乎曰非圣贤所谓学也夫学
者所以正其心也尧舜禹之所以精一(大禹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
(精惟一允/执厥中)汤之所以日新(仲虺之诰德日/新万邦惟怀)文之所以纯
亦不已者(记中庸文王之所以/为文也纯亦不已)果何所致力哉皆所从
事于其心也何则心者万物之一源圣人所以治天下
之本也是心虚明纯一则事之是非利害君子小人忠
邪之情状昭然吾前是心一差则䛕佞得而诱之左右
续集卷十四 第 4b 页 WYG1362-0313d.png
得而蔽之憸巧得而乘之作于事害于政皆自端发耳
天锡人主之质虽有所甚美必有所甚偏所谓明智也
果毅也英锐也皆其所甚美而不能无偏也心能用其
质则质之美者日以充大而偏处日以消融是心既差
则其病必于其质之偏处而发而并其质之所甚美者
而汩乱之是以圣贤不恃其有过人之质日就月将体
察其病之所从起而究其病根之所伏而治之至于学
力纯至足以化其质而不为质所胜则其发也未有不
续集卷十四 第 5a 页 WYG1362-0314a.png
中节者矣呜呼此乃尧舜禹汤文武之所以作圣人之
地又奚止于治天下哉人主幸而有可致之质不以尧
舜禹汤文武所以为学者为学而自期望止于汉唐之
君惜矣
   君体二(此篇论人主有是/权当有以用是权)
人主所制天下之命者权也权之在我虽不可一日脱
于手然知操而不知纵知收而不知散知翕而不知
张则权虽在我而我终无以用是权也有是权而不能
续集卷十四 第 5b 页 WYG1362-0314b.png
用譬之于物非不枵然大也然挈之则不能运错之地
又惧有负之而去者不几于废物乎夫惟圣人者能属
人以权而权不下移举天下之权揽于我而无吝权权
移于下则国不立吝权以自用则国无与共功者然既
属之人矣而不下移者操纵自我也我既揽之而不吝
于人者我提其要也世之人主不能自执天子之权故
权移于下又恐权之下移执之而至于自用此所以两
失之也今夫人主所为置宰辅捐爵禄而崇宠之者非
续集卷十四 第 6a 页 WYG1362-0314c.png
以夫万几不可以自治故择人而委之耶然则论议政
事进退人才乃其职也若夫政事不出于中书而指撝
悉自于旨意人才不繇于庙堂而骤迁骤罢于冥冥无
据之中以此为能收威福之柄在已又焉用彼相曰政
事出于中书论议皆当耶人才由于庙堂进退皆能公
耶使皆当而公则天子安用自劳哉既不能皆当而公
则夫天子自执其权者宜也曰吾惟择其人而用之以
议论进退之权而授之其或当耶否耶公耶私耶然后吾从
续集卷十四 第 6b 页 WYG1362-0314d.png
而黜陟之如是则议论进退之权虽在宰相而黜陟宰
辅之权实在人主也苟预疑不能为公与当也而夺之
权无误于委任以制断由已为权柄昧于责成以龌龊
顺旨为忠纯使材者郁蓄而无所施不才者得以默默
而安其愚则成败是非之责尽归于人主而威福之柄
乃阴夺于私门乌在为权在我也孰若授之权而惩其
不公与其不当者使进得以效其忠退有所顾忌而不
敢其委任之体岂不博大而责之术岂不甚精且覈耶
续集卷十四 第 7a 页 WYG1362-0315a.png
且大臣之任自与有司不同人主之权又与臣下不同
人主惟不自用乃能用人人主不用人而自用何异于
臣下乎大臣侵有司之职犹且不可而况人主夺臣下
之权乎夫天下之才之夥政事之繁决非一人聪明所
能预吾既疑大臣而不能属之以权则夫所与议论进
退此者果谁耶必左右曲躬附耳者得以售其奸矣然
则吾之执权而自用乃奸人之幸也夫世之奸臣欲得
其君之权非肆然而据之彼固阴有以使权移于已虽明
续集卷十四 第 7b 页 WYG1362-0315b.png
主所不悟也何者明主必欲操天下之权彼惟因其欲操天
下之权也故间摘事之可喜而说之使益夺臣下之权
一侵则彼之说益进明主惟见威福之出于已而不知
彼实借吾权以行其说则权实在彼也此人主所以喜
夺大臣之权而忘其机柄之旁落也是以自古明主执
权而自用者其遗患于国或甚于庸主汉宣帝惩霍氏
之弊躬总核之政(宣帝赞孝宣之治信/赏必罚综核名实)虽甚尊宠丙魏
然所与出纳枢机裁可政事者皆出于中书尚书故其
续集卷十四 第 8a 页 WYG1362-0315c.png
功虽足以中兴然所以滋恭显亦不薄也(循吏传序汉/世良吏于是)
(为盛称中兴焉又/详见弘恭石显传)光武号称总揽权纲(本纪明谨政体/总揽权纲量时)
(度力举/无过事)然薄三公之任不付以事方其无事时权虽在
人主继之幼少而大柄委于内而无所属故外戚阉宦
乘间而窃之虽三公愤激而不能救之者权素夺也(太/傅)
(陈蕃上疏/诛中官)夫二君揽天下之权而执之所以求为无失
也然其末流权归于嬖戚乃有甚于大臣之专何也患
生于所偏而势失于所不料此操权者所深戒
续集卷十四 第 8b 页 WYG1362-0315d.png
   相体一(此篇论大臣当/自正君心始)
大臣欲相其君大有为于天下者必自其正君心始何
者心者将大有为之本也心正则天下之事无不可为
者矣小人不待逐而去也政事不待更而修也心不先
正今日逐一小人明日复用一小人今日修一政事明
日复害一政事用力戛戛而𫝑愈疏矣假令其君能暂
亲君子远小人屏私意立政事以与我戮力有为于一
时他日之败必自其心𤼵之也傅说之相高宗也其反
续集卷十四 第 9a 页 WYG1362-0316a.png
复启沃之端惟曰典于学耳(书说命念终始典/于学厥德修罔觉)方商之
中衰高宗之所以梦想良弼者(书说命上梦帝赉/子良弼其代予言)固欲
与共中兴之业也说起版筑之间谋不及此者(孟告子/上傅说)
(举于版/筑之间)盖说之所恃与中兴商家者高宗之心先之以
学以正其有为之本则挞荆楚朝诸侯有天下固已在
说与高宗二人规摹中矣管仲一见桓公便许以霸业
不数年九合诸侯一正天下功烈非不伟也(左僖公二/十四年齐)
(桓公置射钩而使管仲相论语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又云管仲相桓公伯诸侯一匡天下)
续集卷十四 第 9b 页 WYG1362-0316b.png
仲不知正君之学以为肉腐于俎酒腐于觞不足害霸
及桓公之心一蠹则三奸擅国六嬖多宠齐败扫地矣
向来九合之功业龃龉而不立也仲之所以先正于君
心者度其君不能听则功业龃龉而不立也与其功业
龃龉止于图霸不成耳君心既蠹其祸岂止于不霸哉
观仲之速成而遽坏则知傅说之相业所从来远矣战
国之世上益急于就功名独孟子以格君心为已任以
为一正君而国定君不乡道不志于仁而求为之富强
续集卷十四 第 10a 页 WYG1362-0316c.png
是辅桀而富之也后世贬管仲最深者莫若孟子盖学
术之源殊也呜呼傅说不作正君之事不复见孟轲既
没正君之学不得其传后之君子虽有致君泽物之意
而不探古人之本忠智者能以谋谟举天下之事功而已
然知求治而未知正君也直亮者能危言正论绳君之愆
谬而已然知规过而未知养德也君不正治不可保也
德不养过不可胜改也魏徵能使其君信其行义之说
而不能救其晚节穷兵之失(魏徵传帝谓群臣曰此徵/劝我行礼义既效矣又太)
续集卷十四 第 10b 页 WYG1362-0316d.png
(宗征辽东归后叹曰魏/徵若在使我必无是行)宋璟能使其君励精以成开元
之治而不能去其女宠奢侈之败(张九龄赞开元间励/精求治故宋璟言听)
(计/行)裴度能使其君果断以成平蔡之功而不能止其贪
利昵小人之害(韩愈颂平淮西碑云/此蔡功惟断乃成)夫喜功好大之心即
向者与徵力行之心也玄宗荒于女宠奢侈之心即向者
与璟励精求治之心也宪宗贪利昵小人之心即向者与
度果断成功之心也心一尔曷为正于前遽变于后乎曰
此非三宗之过也徵未死已有欲杀此翁之语(旧唐书/曰何时)
续集卷十四 第 11a 页 WYG1362-0317a.png
(杀此田/舍翁)则太宗好谏之心已败于此矣璟犹居相位宇文
融遽以言利幸(宇丈融赞言利得幸者/踵相蹑皆本于融云)则玄宗侈心已
萌于此矣度平蔡未归李揆皇甫鏄已相(本传皇甫鏄/由聚敛句剥)
(为宰/相)则宪宗明断已荒于此矣吾谓璟与度知求治而
未知正君之过也徵知正君矣然知规过而未知养德
之过也然则正君之术果何如哉邪正之机一也导
人以邪者必委曲弥缝之然后陷于邪而不自知使其
心果知邪之为非宁肯从吾于邪乎况强人以正者岂
续集卷十四 第 11b 页 WYG1362-0317b.png
可以一趋而直入于正哉盖尝以易求之孟子而观之
正君之术焉坎之六四曰樽酒簋贰用缶纳约自牖(见/本)
(卦/)释者曰牖明处也言人臣欲以忠信善道牖纳之君
者必自其明处乃能入也人心有所蔽有所明就其明
处而导之推而入于所蔽则自悟矣暌之六二曰遇主
于巷(见本/卦)释者曰巷致曲之地言当暌之世君心未合
有不可直致其意者当尽诚致曲使之信合也孟子因
齐宣王不忍一牛之死遽以为是心可以合于王而语
续集卷十四 第 12a 页 WYG1362-0317c.png
之王道者方其不忍杀一牛之时乃其仁心所发见也
于此引而达之则油然生矣此纳约自牖之义也宣王
自言其好货好色之疾孟子不直折其所好乃就其所
好而为之说也使之与民同者大抵色与货与民同之
则已之所好者必薄矣所以潜移其病根也此遇主于
巷之义也大臣所以启沃其君者岂止如诤臣徒强之
于言语口舌哉惟因其所明而悟入之使得其天理之
本然致曲而达之使渐入而不苦其难夫然故道而弗
续集卷十四 第 12b 页 WYG1362-0317d.png
牵强而弗抑安居而不反君心庶其正乎或曰古之帝
王正心诚意之学先已得于上故君臣之间以都俞训
诰相与磨砻浸润之耳后世人主长生于深宫所以害
其心者非一朝一夕也岂遽得而正诸曰是心天理之
所寓也使天理可灭耶则吾不知天理果不可灭岂终
不可感悟以复其正耶吾所以正之之术有未至耳
 
 十先生奥论注续集卷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