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制文集-清-高宗弘历御制文集 三集卷十三

御制文集 三集卷十三 第 1a 页 WYG1301-0654c.png
钦定四库全书
御制文三集卷十三
 书事
  福康安奏报生擒庄大田纪事语
昨生擒林爽文则𠞰灭逆贼事可称蒇大端兹生擒庄
大田则肃清台湾事方称臻尽善二逆狼狈为奸得一
而不得二馀孽尚存虑其萌芽且彼既闻首祸被获则
所以谋自全而倖逃生入山固易追赴海则难捕矣是
御制文集 三集卷十三 第 1b 页 WYG1301-0654d.png
以先事周防屡申饬谕(庄大田在南路距海甚近不虑/其入山而虑其入海则追捕甚)
(难因屡次降旨令福康安等慎防/其入海之路思虑所及随时预敕)兹福康安尽心画策
凡港口可以入海者无不移舟设卡因闻庄大田带同
匪众俱在柴城初二日欲往蚊率社经番众极力抵禦
复行退回初五日黎明官军由风港发兵越箐穿林遂
有贼匪突出拒敌我兵迎击海兰察率领巴图鲁侍卫
奋勇齐攻杀贼三百馀生擒一百馀追至柴城贼愈众
多然恐攻扑过急庄大田或临阵被杀或乘问窜逸转
御制文集 三集卷十三 第 2a 页 WYG1301-0655a.png
不能悉数成擒福康安分兵数队以徐合攻自山梁布
阵抵海岸适乌什哈达所率水师得顺风连樯齐至沿
海进围水陆合𠞰自辰直至午刻杀贼二千馀群贼奔
溃投水尸浮海如雁鹜而独庄大田伏匿山沟以致生
擒是岂人力哉
天也二逆以么䯢小民敢兴大乱杀害生灵无虑数万
使获一而逃一未为全美斯皆生致阙下正国法而快
人心反侧潜消循良乐业福康安海兰察等画谋奋勇
御制文集 三集卷十三 第 2b 页 WYG1301-0655b.png
不负任使固不待言然非
天佑我师俾获万全岂易致此耶更查康熙六十年四
月朱一贵于台湾起事提督施世骠总兵蓝廷珍于五
月由澎湖进兵至六月收复台湾府城计阅七日于闰
六月始擒获朱一贵计阅一月馀至雍正元年四月而
馀党悉𠞰尽自朱一贵起事至台湾全郡平定始末阅
两年兹林爽文于五十一年十一月起事其黄仕简等
前后误事经一年福康安等于上年十一月由鹿仔港
御制文集 三集卷十三 第 3a 页 WYG1301-0655c.png
始进兵其间解诸罗县之围克斗六门攻破大里杙贼
巢至本年正月获林爽文计阅四十二日继获庄大田
计阅三十二日自林爽文起事至台湾全郡平定始末
共阅一年三月是较之蓝廷珍等成功更为迅速矣夫
逆贼入内山生番非我臣仆性情不同语言不通其遵
我军令与否未可知也福康安示之以兵威使知畏给
之以赏项使知怀其经画周密贤于施世骠蓝廷珍远
甚又得海兰察率百巴图鲁攻坚陷锐遂得前后生获
御制文集 三集卷十三 第 3b 页 WYG1301-0655d.png
二囚且李侍尧悉心董理军储毋误行阵使不以李侍
尧易常青之总督则军储必误不以福康安易常青之
将军则成功必迟兹尽美尽善以成功于三月之间则
上天之所以启佑藐躬俾以望八之年而获三捷之速
则予所以深感
昊慈岂言语之所能形容也哉自斯以后所愿洗兵韬
甲与民休息保泰持盈日慎一日以待归政之年庶不
远矣虽然仔肩未卸必不敢以娱老自怠所为犹日孜
御制文集 三集卷十三 第 4a 页 WYG1301-0656a.png
孜仍初志耳
  书扬雄法言
偶观法言用智之句喜其有卓识可谓明哲矣夫奔垒
之车沈流之航迫不及待安用其智然不有未奔沈之
先乎是诚明哲者所宜思也既而笑雄之能为此言而
不能行夫刘棻为车航之小而莽为车航之大剧秦美
新为在奔沈之先乎抑在奔沈之后乎雄何不思于奔
沈之先以致生而有投阁之惊死而蒙莽大夫之谥则
御制文集 三集卷十三 第 4b 页 WYG1301-0656b.png
是雄之为言仍虚饰之车有系之航耳吾于是知言顾
行行顾言之为难也且以知立言之不可不慎也
  书晏婴叔向论齐晋事
晏婴叔向齐晋之贤大夫也其论齐晋为季世将不延
厥祚而为异姓所有如烛照数计而龟卜后之读是篇
者无不以为韪而吾独以为非非非其论之不中(去/声)
正论其论之中为不韪也夫齐之将移陈氏晋之将分
三家两国之存亡系焉君弃其民以乐惂忧是自取其
御制文集 三集卷十三 第 5a 页 WYG1301-0656c.png
亡也大夫者与国同存亡者也不知者愚不足诛既知
之矣不亟谏其君思所以防患存国是不忠也谏而不
从死其职为上辞其职为次二子不闻有此也徒如越
人视秦人之肥瘠且私议其君国大事于异国之大夫
是可谓之与国同休戚之人乎子为父隐臣不当为君
隐乎有识之人将鄙之二子自居为有识者乎无识者
乎故吾独以其论为非亦责贤者备之意云尔夫叔向
之言独重于其私宗而晏婴所谓陈氏以家量贷而以
御制文集 三集卷十三 第 5b 页 WYG1301-0656d.png
公量收之虽市惠之意耶实亦难为继也(世之好名者/固不无施惠)
(之心然亦必量入为出为其可继陈氏以私恩小惠笼/络人心容有其事若必如左氏所云齐旧四量陈氏三)
(量皆登一焉按杜预注陆德明音义解公量豆四升四/豆为区一斗六升四区为釜六斗四升釜十为钟六斛)
(四斗家量登一豆五升积至于钟为八斛则多一斛六/斗是家量较公量加十分之二以家量贷而以公量收)
(之则贷者如骛入不偿出势必难继陈氏先自贫矣是/左氏欲藻饰其词而不知其出于情理之外浮夸之诮)
(有由/来也)且婴向私议谁则闻之此或出于左氏品藻浮夸
之为是则婴向之语并不能不疑为邱明之躗言或非
实出于婴向者矣
御制文集 三集卷十三 第 6a 页 WYG1301-0657a.png
  书隋文帝改元事
隋文改元之事昔于通鉴辑览但评其好祥贡谀及加
课工役之非而于袁充昼夜短长之妄至引京房所说
辟之尚有未尽兹故申而论之
夫昼长则夜短夜长则昼短尧典所载千古不易之定
论也天不变日月亦不变岂有因世道之治乱而因之
有长短之殊哉如其所言则尧舜之时当何如其长桀
纣之时当何如其短且自上古以至于今又当有几多
御制文集 三集卷十三 第 6b 页 WYG1301-0657b.png
长短殊节挈壶之士当何以考之此其贡谀无劳更辨
矣又所引京房上道次道下道之说更属呓语夫治易
以无私为本京房以有私而治易故其师焦赣即曰得
我道以亡身者京生也京房分卦直日以风雨寒温为
候其说蹖杂且佚其本而被他人假藉以入者又不知
凡几汉室公卿以为烦碎不可行是也至于其后乃专
言蒙气以为蔽己之贤之兆此非私意而何蒙气之说
治历之家不甚解至我
御制文集 三集卷十三 第 7a 页 WYG1301-0657c.png
皇祖考成之书乃明言其故(蒙气即地中游气上腾于/太阳未出之前日出后渐)
(次散去日以为常我为详皇祖御制历象考成书内所/言清蒙气差一篇最 尽盖清蒙之气有厚薄高下)
(由于地势之殊于人事无关若京房云系贤人闭塞之/徵已属穿凿附会而且专指为蔽已之贤更为用私可)
(鄙/矣)万古有日月即有此气与人之贤不肖为隐显何预
盖略通阴阳天道之人不得志舒其愤懑幸灾乐祸申
己私害公道似房者不少矣符其师言不亦宜乎然此
等言世治则少世乱则多亦不可不知
  兵部奏凯旋兵丁至京由驿各归本地营伍纪事
御制文集 三集卷十三 第 7b 页 WYG1301-0657d.png
古之三时务农一时讲武为制兵善策其不及者更役
流民使之战戍皆所谓驱犬羊以饲虎豹殊可笑耳惟
我朝用禁旅及东省旗兵以张挞伐是以所向无敌莫
不成功兹之征廓尔喀七战七胜致其畏威降顺即明
验也若夫兵部所司不过设驿安顿送往迎回兹以蒇
事奏闻亦循例而已岂似明之本兵哉明之本兵以庸
儒登科甲荐久至司马不知兵为何物何事幸逢无兴
戎资苞苴以饱囊橐不幸有败衄受攻斥以丧首领其
御制文集 三集卷十三 第 8a 页 WYG1301-0658a.png
亦可哀可鄙而其国家亦随以衰灭是不大可慎乎(有/明)
(自中叶以后诸帝率多怠荒不亲政事凡遇军务委之/枢臣至末季疆场多故尤重本兵之权是以其时国法)
(敌兵薄城则杀大司马如丁汝夔王洽等皆以备禦疏/忽调度乖方寘之于法盖维时本兵既多庸闇阘冗动)
(掣边帅之肘而其君又闇于知人委/任失当欲求国事不误其可得耶)即今之平定廓尔
喀自前秋以至昨夏凡迟速之机进退之宜内而军机
大臣外而将军参赞皆与一心一力日夜筹画不为掣
肘任其摅衷且沿途之督抚又复屡命继储饷供廪给
并禁兵役之滋扰勒索是以民不知兵行若无事岂如
御制文集 三集卷十三 第 8b 页 WYG1301-0658b.png
前明之所为哉若夫地方官以兵行辛勤捐给劳(去/声)
每兵不过二三两此亦大员以已既弗躬荷戈敌忾以
申同仇之谊非行贿也虽弗过而问之而亦未尝不知
但于其与者不嘉其挥霍弗与者亦不责其悭吝而穷
兵远涉边荒既屡受官赏更得此资助积少成多亦其
宜耳若尹壮图之流又且以为非出官捐皆害民力盖
彼若当兹定出于是庸人岂可与言政哉
御制文三集卷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