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制文集-清-高宗弘历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第 1a 页 WYG1301-0381c.png
钦定四库全书
御制文二集卷之十六
 序
  大清会典序

郊庙朝廷放之千百国徼荒服属之伦而莫之背自
创业守文绳之亿万叶矩矱训行之久而勿之渝非会
典奚由哉顾维
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第 1b 页 WYG1301-0381d.png
圣作
明述政府粲陈其间有因者即不能无损与益而要之
悉损益以善厥因则方策所丽乃一成不易之书非阅
世递辑之书也国家膺
大宝命
列圣肇兴礼乐明备
皇袓圣祖仁皇帝康熙二十三年
始敕釐定会典则以时当大业甫成实永肩我
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第 2a 页 WYG1301-0382a.png
太祖
太宗
世祖三朝之统绪不可以无述而述固兼作矣
皇考世宗宪皇帝雍正五年
申谕阁臣敬奉
成编考衷条系则以累洽重熙更兼
皇祖景祚延洪化成久道不可以无述而述且未遑言
作矣暨朕寅绍
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第 2b 页 WYG1301-0382b.png
丕基祗祗翼翼壹惟法
祖宗之法心
祖宗之心发册披图罔或偭隃尺寸会西陲大功告蒇
幸缵成
祖宗欲竟之
志事而凡职方官制郡县营戍屯堡觐飨贡赋钱币诸
大政于六曹庶司之掌无所不𨽻且我
皇考励精图治十三年之间立纲陈纪复不可无纪以
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第 3a 页 WYG1301-0382c.png
垂永世爰咨馆局次第具草乙夜手批是正而谂之曰
向者发凡排篹率用原议旧仪连篇并载是典与例无
辨也夫例可通典不可变今将援典而传例后或摭例
以殽典其可乎于是区会典则例各为之部而辅以行
诸臣皆谓若纲在纲咸正无缺而朕弗敢专也盖此日
所辑之会典犹是我
皇祖
皇考所辑之会典而俛焉从事于兹者岂真义取述而
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第 3b 页 WYG1301-0382d.png
不作云尔哉良以抱不得不述之深衷更推明不容轻
述之微指稽典者当瞭然知宰世驭物所由来无由疑
每朝迭脩为故事耳若夫治法心法表里兼赅精之而
贯彻天人扩之而范围今古如往牒所称惟睢麟足以
行官礼者是又数典之原嘉会之本也朕其敢不懋诸
敢不与子孙臣民交勖诸
  御制文初集序
于敏中排次数年来所谓御制文初集成而以序为请
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第 4a 页 WYG1301-0383a.png
夫序者所以叙陈经旨故孔子作书序子夏作诗序未
闻自序其文也自序其文盖汉唐以后之事乎为天子
者所以脩已治人必当以三代以上自勖岂可以汉唐
以后自画此正务也至于文乃其馀事耳然亦岂可以
汉唐以后为法哉如是则敏中之请序可以不允既而
思之向之乐善堂全集及
御制诗初集不既有序乎于凡惕已敬
天本身徵民悯农桑验今昔盖已言之悉矣例以向不
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第 4b 页 WYG1301-0383b.png
可以不序而以向之言之悉则又可以不必序矣虽然
不欲以文人学士争长亦向之本意也则今之裒然成
集者与向之言为合乎为否乎以之自问又不能措一
辞云
  通鉴辑览序
编年之书莫备于
皇祖御批之资治通鉴纲目盖是书集三编为一部自
三皇以至元末明初振纲挈目谨予严夺足以昭万世
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第 5a 页 WYG1301-0383c.png
法戒为人君者不可不日手其帙而心其义也然
皇祖虽尝抉精微徵辞旨著论百馀首亦惟析疑正陋
垂教后世耳于其书则一仍厥旧无所笔削也故全书
篇幅虽多而议论仍什倍于事实即如前编之中总论
史论音释辨疑考证纷不一家(已上总论等五种杂引/诸家之说或称胡氏宏)
(胡氏一桂熊氏禾并无专家主名且有自称愚按者考/前编第一卷首载外纪乃元陈桱编次则各种所引皆)
(桱采集/无疑)正编之中凡例(朱子/著)发明(尹起/莘著)书法(刘友/益著)考异
(汪克/宽著)集览(王幼/学著)考證(徐昭/文著)正误(陈济/著)质实(冯智/舒著)滥觞益
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第 5b 页 WYG1301-0383d.png
甚至于续编之作成于有明诸臣其时周礼沿尹起莘
例作发明而广义则出于张时泰效刘友益书法而为
之者夫发明书法其于历朝兴革正统偏安之际已不
能得执中之论而况效而为之者哉且以本朝之臣而
纪其开国之事自不能不右本朝而左胜国此亦理之
常也况三编中嬗代崛起之际称太祖而系以我者不
一而足亦非体例也故命儒臣纂历代通鉴辑览一书
尽去历朝臣各私其君之习而归之正自隆古以至本
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第 6a 页 WYG1301-0384a.png
朝四千五百五十九年事实编为一部全书于凡正统
偏安天命人心系属存亡必公必平惟严惟敬而无所
容心曲徇于其间观是书者凛天命之无常知统系之
应守则所以教万世之为君者即所以教万世之为臣
者也书中批论一依
皇祖之例自述所见据事以书者十之三儒臣拟批者
十之七而经笔削涂乙者七之五即用其语弗点窜者
亦七之二云
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第 6b 页 WYG1301-0384b.png
  平定准噶尔方略序
平定准噶尔方略书成纂言者以序请夫序者所以叙
其事之本末而因文以悉其肯綮也事之本末则方略
三编尽之矣太学之碑磨崖之铭西师之诗开惑之论
亦既悉其肯綮矣如是则可以不烦重序虽然五年之
间大勋两集又十年而后书成是不可以无序且朔漠
金川前例具在也乃允其请而为之序曰功不可以虚
成名不可以伪立幸不可以屡徼志不可以少侈夫用
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第 7a 页 WYG1301-0384c.png
兵中国自古为难而况踰沙漠天山万里而遥乎旰斯
宵斯劼劬以至有成功非虚而名非伪是仅可免后人
之指摘耳若夫扬扬自诩以为诚若能操必胜之劵则
不惟致物议而贻口实于心亦诚恧若也藉众之力幸
底于绩然我士卒之撄锋镝者不为少矣故此书之辑
率因忠魂义魄不忍令其泯没无闻具载以志之而犹
不在于扩土开疆之为也既平准噶尔延及回部悉主
悉臣耕作赋役兴焉此亦一再徼幸矣而犹不自知足
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第 7b 页 WYG1301-0384d.png
欲屡试我锐而别有图是志侈也志侈者不祥故近日
撤征缅之旨甫降而彼适投诚我兵振旅以还告成事
焉此非盈虚消息之理捷若响应乎是则此序之作不
惟回思而若有惊亦且永图而怀有戒也
  增订清文鉴序
稽古语言文字之传不能不随方随时代为变易将欲
观其会通惟音义两端为之枢筦独是施之翻绎则以
字之不得其音而舛者亦以字之强索其义而逾舛向
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第 8a 页 WYG1301-0385a.png
评通鉴辑览纠前史译本失真则有校正金元国语解
之命及制西域同文志序诸作复连类而引伸之兹增
订清文鉴告竣并为鬯厥指以诏来者夫字之不得其
音者如明安之为猛安穆昆之为谋克犹云对字未叶
耳甚者乃因字法以寓褒讥如金史书乌珠为兀术贝
勒为勃极烈或为孛堇者是也具同一蒙古人名于膺世
爵者则书罗卜藏于𨽻谳牍者则书罗卜赃沿流至今
未改不綦诞乎至以字文强索其义者如蒙古语鄂博
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第 8b 页 WYG1301-0385b.png
特堆砌之统词而曲说者以鄂为嵯峨之峨博为軷祭
之軷自诩语出经传究之求其义而不得遂并其音而
失之不愈盭乎盖对音本无义也即如国语称天曰阿
卜喀蒙古语则曰腾格里西番语则曰那木喀回语则
曰阿思满以汉文求之皆无义之可索且以汉文天字
设用国书合音则字当云梯烟夫梯烟宁有义乎岂梯必
梯磴之梯而烟必烟霄之烟乎穿凿者又将谬解为梯烟
而上为天之义可乎盖尝推而论之前代之主其不暇兼
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第 9a 页 WYG1301-0385c.png
治汉文者乃转为汉文所牵掣而不克博订方言之异
精研声律之兀譬如以水济水谁能食之非虚语也洪惟
皇祖圣祖仁皇帝
神灵天亶制度考文于
列祖创垂国书广大精微贯丳䀭洽
御定清文鉴全函折衷大备惟当时编纂诸臣依国语
分类排纂未列三合切音汉字注中间采经传成语以
佐训诂日久易启傅会穿凿之习朕志切绍
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第 9b 页 WYG1301-0385d.png
闻指授馆臣详加㩁覈每门首著国语旁附汉字对音
或一字或二合或三合切音俾等量者不爽苗发而字
之淆于不得其音者鲜矣诠释具以日用常言期人共
晓其俗解摭拾陈编章句及以之乎者也为文者悉汰
之而字之汨于强索其义者抑又鲜矣综计续入新定
国语五千馀句若古官名冠服器用鸟兽花果等有禆
参考者别为补编系之卷末庶几嘉与我子孙臣民可
以同文可以传世而行远是为序
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第 10a 页 WYG1301-0386a.png
  平定两金川战图诗序
丙戌战图纪西师事而有补咏六诗戊子战图纪乌什
事亦有补咏六诗兹绘平定两金川战图凡十六帧则
皆历年因事成什无烦补为者也夫战图之不可无以
将士尽忠敌忾宣猷立勋不可忘其劳也而一而再再
而三虽曰应
天顺人出乎不得已非穷兵黩武之为谁其信之曹松
之言非为将者之过皆予一人之愆幸而集事庶免劳
御制文集 二集卷十六 第 10b 页 WYG1301-0386b.png
而无功之讥耳然图以旌其勇诗以释其详观其图以
绎其诗则予所以夙夜勤劬运筹狎至不啻与诸将士
共折冲于矢石金鼓之间者毕见于是或少谢但知已
逸而不知人劳是则予所深企而犹未可必者也予之
子孙其尚以予之所为为戒更当以予之所为为勉如
其不能则莫如息事宁人如汉文帝宋仁宗之自守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