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制文集-清-高宗弘历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第 1a 页 WYG1301-0338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御制文二集卷九
 谕
  重刻
五朝册宝尊藏
太庙礼成谕
朕承
上苍眷佑
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第 1b 页 WYG1301-0338b.png
列圣垂庥平伊犁定回部辟疆二万馀里回子伯克尽
为臣仆和阗良玉充贡内廷敬维
太庙尊藏
五朝册宝系随时镌造玉色长短未能一律用是选择
精璆特派大臣董率敬造
五朝册宝全分以今岁孟冬时享恭奉入
庙旧有
册宝送至盛京
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第 2a 页 WYG1301-0339a.png
太室尊藏王检金绳虔申
对越聿照我

宗功德之成于万祀甚钜典也所有恭造馀存未镌各
分朕亲加检阅其玉色与
五朝册宝相符者均编为庙字号嗣后有举行册宝入
庙之事概用此玉以昭画一其玉色较白而未能一律
者另编为喜字号将来朕归政后嗣位之皇子崇上尊
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第 2b 页 WYG1301-0339b.png
称即将此玉成造册宝并嗣后皇孙皇曾孙辈有承事
东朝尊崇徽号者皆以此䓁喜字号玉一体呈用永为
定制洪惟我
列祖
列宗荷
天之龙重熙累洽勤求治理不敢康宁用克上协
天心暨于朕躬缵绪承庥抚有方夏弗懈益虔克集大
勋版图式廓迄今年逾古稀犹日孜孜益不敢不敬
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第 3a 页 WYG1301-0339c.png
天益不敢不勤民自新疆底定以来伊犁将军及驻劄
大臣尽皆恪遵功令抚绥安辑仰体朕一视同仁德意
新疆万里无不安居乐土效悃抒忱即有一二滋事之
臣如素诚高朴者皆不旋踵而败露治罪不动声色力
加整饬俾享安全是以回部伯克内如色提巴尔第鄂
斯满等久在乾清门行走竭诚供役与内地臣民无异
其𣲖令采玉者亦皆欢欣踊跃共效子来我子孙继序
绳承敬瞻
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第 3b 页 WYG1301-0339d.png
册宝当益凛
天命之难谌知守成之不易联内外以同心设或稍存
怠忽所用非人以致抚驭失宜则和阗珍产未必能源
源而至又或意存徵索苛求苦累则不惟玉不可得而
且别启事端其所关系甚大思艰图易可不慎乎可不
戒乎用是谆切训谕面命耳提我子孙当以朕此心为心
凝承
鸿贶笃念
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第 4a 页 WYG1301-0340a.png
前徽永存无疆之恤以保无疆之休庶无负朕反覆教
诫之至意此旨著录三通一存内阁一存尚书房一存
内务府其敬承无斁钦哉
  命馆臣入吴三桂擒桂王由榔谕
通鉴辑览附录之载唐王桂王所以匹于宋之帝炳帝
是以示万世之实录也馆臣以吴三桂为叛臣不书其
擒桂王由榔事而以属之爱星阿夫爱星阿固为定西
将军领兵而三桂彼时实为平西大将军且必应殄灭
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第 4b 页 WYG1301-0340b.png
由榔三患二难之议发自三桂即后之进兵檄缅甸驱
李定国降白文选皆出自三桂之筹画其功固不可泯
也然其诸筹岂实为我国家哉彼时伊已具欲据滇黔
而有之之心由榔定国文选而在伊岂能据之哉盖自
古权奸无时无之亦无地无之三桂之必欲灭由榔实
犹近日之阿睦尔撒纳之必欲灭达瓦齐达瓦齐而在
阿睦尔撒纳必不能据准噶尔(详见西师诗/及开惑论)则彼之为
我宣力皆所以自为也今昔相形三桂之奸计毕露又
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第 5a 页 WYG1301-0340c.png
何不可功则功之而罪则罪之乎其依国史三桂傅尽
载其入缅事莫删昔许子将之相曹操两言撮其要而
操亦喜适所举二人颇甚类之亦在用之而已矣又在
先觉之俾毋出我范围而已矣
  命皇子及军机大臣订正通鉴纲目续编谕
朕披阅
御批通鉴纲目续编内周礼发明张时泰广义于辽金
元事多有议论偏谬及肆行诋毁者通鉴一书关系前
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第 5b 页 WYG1301-0340d.png
代治乱兴衰之迹至纲目祖述麟经笔削惟严为万世
公道所在不可稍涉偏私试问孔子春秋内有一语如
发明广义之肆口嫚骂所云乎向命儒臣编纂通鉴辑
览其中书法体例有关大一统之义者均经朕亲加订
正颁示天下如内中国而外夷狄此作史之常例顾以
中国之人载中国之事若司马光朱子义例森严亦不
过欲辨明正统未有肆行嫚骂者朕于通鉴辑览内存
弘光年号且将唐王桂王事迹附录于后又谕存杨维
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第 6a 页 WYG1301-0341a.png
桢正统辨使天下后世晓然于春秋之义实为大公至
正无一毫偏倚之见至于东夷西戎南蛮北狄因地而
名与江南河北山左关右何异孟子云舜为东夷之人
文王为西夷之人此无可讳亦不必讳但以中外过为
轩轾逞其一偏之见妄肆讥讪毋论桀犬之吠固属无
端即区别统系昭示来许亦并不在乎此也况前史载
南北朝相称亘行诋毁此皆当日各为其主或故为此
讪笑之词至史笔系千秋论定岂可骋私臆而废公道乎
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第 6b 页 WYG1301-0341b.png
夫历代兴亡前鉴不远人主之道惟在敬
天勤民兢兢业业以绵亿万载之丕基所谓天难谌命
靡常常厥德保厥位诚不在乎区区口舌之争若主中
国而不能守如宋徽钦之称臣称侄于金以致陵夷南
渡不久宗社为墟即使史官记载曲为掩饰亦何补耶
所有通鉴纲目续编一书其辽金元三朝人名地名本
应按照新定正史一体更正至发明广义内三朝时事
不可更易外其议论诋毁之处著交诸皇子及军机大
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第 7a 页 WYG1301-0341c.png
臣量为删润以符孔子春秋体例仍令粘签进呈候朕
阅定并将此谕冠之编首交武英殿照改本更正后发
交直省督抚各一部令各照本抽改将此通谕中外知
之特谕
  命廷臣更议
历代帝王庙祀典谕
朕因览四库全书内大清通礼一书所列庙祀历代帝
王位号乃依旧会典所定有所弗惬于心敬忆
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第 7b 页 WYG1301-0341d.png
皇祖实录有敕议增祀之谕今查取礼部原议红本则
系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内具题尔时诸臣不能仰体
圣怀详细讨论未免因陋就简我
皇祖谕旨以凡帝王曾在位者除无道被弑亡国之主
此外尽应入庙即一二年者亦应崇祀煌煌
圣训至大至公上自羲轩下至胜国其间圣作明述之
君守文继体之主无不馨香妥侑不特书生臆论无能
仰喻
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第 8a 页 WYG1301-0342a.png
高深即历代以来升歆议礼未有正大光明若此者也
乃会议疏内声明偏安亡弑不入祀典而仍入辽金二
朝不入东西晋元魏前后五代未免意有偏向视若仰

圣意而实显与
圣谕相背朕意若谓南北朝偏安不入正统则辽金得
国亦未奄有中原何以一登一黜适足启后人之訾议
即因东西晋前后五朝有因篡得国摈而不列如操丕
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第 8b 页 WYG1301-0342b.png
不得为正统之例殊不知三国时正统在昭烈故虽以
陈寿三国志之尊魏抑蜀而卒不能夺万世之公评至
司马氏篡窃以还南朝神器数易如宋武帝崛起丹徒
手移晋祚自不能掩其篡夺之罪其他虽祖宗得国不
正而子孙能继绪承休即为守文中主亦不可概从缺
略况自汉昭烈以至唐高祖统一区夏时之相去三百
馀年其间英毅之辟节俭之主史不绝书又安可置而
不论至于后五代如朱温以及郭威或起自寇窃或身
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第 9a 页 WYG1301-0342c.png
为叛臣五十馀年更易数姓中华统绪不绝如线然周
世宗承藉郭氏馀业凭有疆域尚不失为令主此而概
不列入则东西晋前后五代数百年间创守各主祀典
缺如何以协千秋公论他若元魏雄据河北地广势强太
武道武勤思政理讲学兴农亦可为偏安英主并当量
入祀典以示表彰朕前命馆臣录存杨维桢正统辨谕
内详晰宣论以维桢所辨正统在宋不在辽金之说为
是所以存春秋纲目之义见人心天命之攸归且检阅
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第 9b 页 WYG1301-0342d.png
孙承泽春明梦馀录所载明代崇祀古帝王位号原未
列辽金二朝今
帝王庙崇祀辽金而不入东西晋前后五代似此互相
入主出奴伊于何底是皆议礼诸臣有怀偏见明使后
世臆说之徒谓本朝于
历代帝王未免区分南北意存轩轾甚失
皇祖降谕之本意也至明之亡国由于神熹二宗纪纲
隳而法度弛悯帝嗣统时国事已不可为虽十七年身
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第 10a 页 WYG1301-0343a.png
历辛苦不能补救倾危卒且身殉社稷未可与荒淫失
国者一例而论是以
皇祖睿裁将神熹二宗撤出而悯帝则
特令庙祀
褒贬予夺毫釐不爽实千古大公定论乃诸臣于定议
时转复将汉之桓灵增入岂未思炎汉之亡亡于桓灵
而不亡于献帝乎从前定议未将东汉全局详审论断
转使昏闇之君滥叨庙食所议未为允协夫自古帝王
御制文集 二集卷九 第 10b 页 WYG1301-0343b.png
统绪相传易代以后飨祀庙廷原以报功崇德至于严
篡窃之防戒守成之主或予或夺要必衷于至当而无
所容心于其间方协彰瘅之义所有
历代帝王庙祀典著大学士九卿更行悉心详议具奏
并著于定议后交四库馆恭录
皇祖谕旨并朕此旨于通礼庙飨卷首以昭殷鉴历朝
垂示万年之至意
御制文二集卷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