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制文集-清-高宗弘历御制文集 二集卷六

御制文集 二集卷六 第 1a 页 WYG1301-0319c.png
钦定四库全书
御制文二集卷六
 说
  千里马说
或问千里马果有之乎曰无也无则汉史何以屡见乎
曰以其屡见益知其无也何以知其无曰以今之马例
而知之曰今之马皆凡马安可以例千里马曰物必有
类焉非其类而拟之则荒唐谬悠不可穷极故无庸愚
御制文集 二集卷六 第 1b 页 WYG1301-0319d.png
不足以知圣贤无珷玞不足以知球琳无蜀鸡不足以
知鲁鸡无驽骀不足以知骐骥故耳食者道听而涂说
神解者明理而不惑坐吾语汝夫千里马者亦四蹄而
双耳食草而饮水耳非必八其蹄两其翼有异于凡马
也今之飞驰驿递者昼夜限以六百里即加𦂳焉亦不
过七百里而止然其一驿间不过五六十里即于是易
人易马而更驰递千里马即健行不罢足以当十数匹
马之力于一昼夜间亦不过驰六七百里而止耳安能
御制文集 二集卷六 第 2a 页 WYG1301-0320a.png
驰千里乎且马即能此而乘马者必不能此使如今驿
之易人而乘焉则文帝光武必不能使人易而乘之则
其郤之也乃理势所必然亦何贤之足称乎鸾旗属车
之言本于文帝诏而光武则以驾鼓车金楼子乃以文
帝之言属之光武固失精核然即贾捐之范晔所称亦
岂免善善而躗言哉或曰然则昌黎杂说所云伯乐千
里马者亦无稽乎曰昌黎感时不遇为寓言耳寓言无
所不可纪事当从其实余故曰耳食者道听而涂说神
御制文集 二集卷六 第 2b 页 WYG1301-0320b.png
解者明理而不惑
  蒐苗狝狩说
传称春蒐夏苗秋狝冬狩各具时义言固引而未发至
所称皆于农隙以讲事吾不能无疑焉夫秋冬或有农
隙至于春夏则自播种以至刈穫其间耘耨灌溉较晴
量雨炙背胝足苦哉耕夫盖无一时之安心息力而谓
之有农隙可乎尝思蒐苗从草狝狩从犬古人制字盖
有深意杜注苗为苗除害是矣而所云蒐索择取不孕
御制文集 二集卷六 第 3a 页 WYG1301-0320c.png
者犹未免以辞害义夫禽兽固族聚而类处使择牡而
惊其牝则孕者不能无伤岂育物之仁哉则所为蒐索
者亦以蒐索其害苗为当至于狝狩皆从犬则诚守而
取之顺杀气而狝之是则春夏之取兽系乎田秋冬之
取兽系乎兽其义明矣虽然更有说焉古时地广人稀
故田或游兽而有蒐苗之事以除其害今自腹里以及
边壤地无不耕安得有禽兽害苗之事乎若夫围场之
地原自不耕则所为蒐索其不孕而肥者与夫初生如
御制文集 二集卷六 第 3b 页 WYG1301-0320d.png
苗者以尝新绎其义亦未尝不通而实非古人所解者

  三老五更说
三老五更之说不见于诗书其见于礼记者盖出乎汉
儒非孔子之言惟左传三老冻馁之文为最古然传谓
公聚朽蠹而三老反不见养遇非与五更相提并论也
注三老五更者多矣或谓上中下寿或谓工商农而不
及五更(出左传/孔疏)或谓明天地人与五行之事(出白/虎通)或谓
御制文集 二集卷六 第 4a 页 WYG1301-0321a.png
取象三辰五星(出后汉书/礼仪志)或谓知三德五事者(出郑康/成礼记)
(注/)各以亿度不堪偻指矣至蔡邕独断乃有父事兄事
之说而白虎通之谬直以为老更各一人且曰父一而
已不宜有三吁可怪哉天子养老即所以教孝于天下
何至以父事之且即其说父一而已则天子已自有父
今复事一人是非二父乎腐儒执虚文而谬大义真不
值一噱耳邕复解更为叟谓豕亥之讹夫叟与老同既
有老又何藉叟为哉予以为三者天地人之数养老自
御制文集 二集卷六 第 4b 页 WYG1301-0321b.png
以三举其数耳若夫五更则更事之说为近而五伦五
常莫不具于此人数不必其备行之以敬诚恺悌则中
和位育将在是矣后儒一切穿凿之论何足数哉
  记里鼓车论
记里鼓车始见于黄帝内传而晋舆服志因遂有其名
且传其制耳食者或以为奇智者必知其妄也盖记里
与指南并传指南则可记里则不可何则指南针铁以
磁石向南定之其铁必南向虽移以他向仍必向南置
御制文集 二集卷六 第 5a 页 WYG1301-0321c.png
车中以志南固可今之海舟无不用是物以知南北方
向其明證也若夫记里谓车行一里则鸣一槌无是理
也地有险夷马有迟速行险必迟行夷必速何以定其
里乎常以西洋表置车中藉以知时耳偶行速一时可
三十里行迟一时不过二十里盖表之转动有准而车
之迟速不定以是證之益知记里之无其事而玉海张
纲补缉之说更定其无稽矣
  古稀说
御制文集 二集卷六 第 5b 页 WYG1301-0321d.png
余以今年登七帙因用杜甫句刻古稀天子之宝其次
章即继之曰犹日孜孜盖予宿志有年至八旬有六即
归政而颐志于宁寿宫其未归政以前不敢弛乾惕犹
日孜孜所以荅
天庥而励已躬也正寿之庆群臣例当进献辞赋于是
彭元瑞有古稀之九颂既以文房䓁件赐之以旌其用
意新而遣辞雅顾一再翻阅颇有不得不为之说以申
予意者其词曰
御制文集 二集卷六 第 6a 页 WYG1301-0322a.png
古人有言颂不忘规兹元瑞之九颂徒见其颂而未见
其规在元瑞为得半而失半然使予观其颂洋洋自满
遂以为诚若此则不但失半又且失全予何肯如是夫
由斯不自满歉然若有所不足之意充之以是为敬
天之本必益凛旦明母敢或渝也以是为法
祖之规必思继
前烈而慎聪听也以是勤民庶无始终之变耳以是典
学为实学以是奋武非黩武以是筹边非凿空以是制
御制文集 二集卷六 第 6b 页 WYG1301-0322b.png
作非虚饰若夫用人行政旰食宵衣孰不以是为慎修
思永之枢机乎如是而观元瑞之九颂方且益深予临
深履薄之戒则其颂也即规也更惓思之三代以上弗
论矣三代以下为天子而寿登古稀者才得六人已见
之近作矣(自三代以下帝王年逾七十者汉武帝梁高/祖唐明皇宋高宗元世祖明太祖凡六帝昨)
(七旬庆典诗有七旬屈指数/今古六帝因心验法惩之句)至夫得国之正扩土之广
臣服之普民庶之安虽非大当可谓小康且前代所以
亡国者曰强藩曰外患曰权臣曰外戚曰女谒曰宦寺
御制文集 二集卷六 第 7a 页 WYG1301-0322c.png
曰奸臣曰佞倖今皆无一仿佛者即所谓得古稀之六
帝元明二祖为创业之君礼乐政刑有未遑焉其馀四
帝予所不足为法而其时其政亦岂有若今日哉是诚
古稀而已矣夫值此古稀者非
上天所赐乎
天赐古稀于予而予设弗以敬承之弗励慎终如始之
志以竭力敬
天法
御制文集 二集卷六 第 7b 页 WYG1301-0322d.png
祖勤政爱民古云适百里者半九十里慄慄危惧诚恐
耄荒而有所陨越将孤
天恩予又何敢如是然则元瑞九颂有禆于予者大焉
故为之说如右群臣献辞赋者甚夥大约不出于元瑞
之九颂予将以是说概之则所为有颂而鲜规者亦毕
视之为进规而非啻颂矣
 解
  云上于天解
御制文集 二集卷六 第 8a 页 WYG1301-0323a.png
尝读易需之大象曰云上于天需音义者于上字发圈
读为上(上/声)于是程传遂有云气蒸而上升于天之语审
如是是云仍在天下非乾下坎上之义也盖伏羲设卦
因阴阳本然之理非强为之辞孔子于释卦名卦辞之
后而加之以大象者亦因阴阳本然之理而非强为之
辞也怪力乱神夫子所不语恐人求之奇也是以变其
文曰云上于天云即水也然而程子虽不求之奇而已
失其义矣盖上仍应作去声读为上下之上是坎在上
御制文集 二集卷六 第 8b 页 WYG1301-0323b.png
而天在下也或曰天无在水下之理则予有说焉且人
知水之在地上而不知地之在水上也或知地之载于
水而在水上不知天之在水下也何言之天为圆体元
气运之以行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日夜一
周而不息其在上者穆穆清清举头视之为天其在下
者囫囫囵囵右旋而轮转者独非天乎知地之在水上
则可知天之在水下天无不包其在水下之时非坎上
乾下之需乎需者待也待其轮转而上则为天水讼而
御制文集 二集卷六 第 9a 页 WYG1301-0323c.png
违行有所不免矣此至平至易之理耳夫知天之有在
水下之时则若地若雷若风若火若山若泽均有在天
上之时可推而知此实八卦本然之象不必求诸神奇
谬悠之谈也夫善言易者不言易若吾斯所言得毋乖
言之义乎若夫葛洪浑天之说谓天表里有水引黄帝
水在天外之说以證之黄帝之说不见于经然黄帝自
是天里之人里之末穷表何能知如是是水外于天而
大于天矣且水之外当更有天矣此与释家之忍利道
御制文集 二集卷六 第 9b 页 WYG1301-0323d.png
家之禹馀又何异乎夫子之所谓云上于天者或亦有
惧于类斯之语乎晋天文志之引葛洪其亦未之思而

 
 
 
 
御制文二集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