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制文集-清-高宗弘历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第 1a 页 WYG1301-0314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御制文二集卷五
 说
  乌斯藏即卫藏说
藏地处蜀与滇之徼曰藏云者非华言实番言也番又
或谓之唐古特今班禅额尔德尼所居实称藏达赖喇
嘛所居实称卫元明时有乌斯藏朵甘卫指挥诸司之
名或以为异于卫藏而不知实同也盖尝以唐古特文
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第 1b 页 WYG1301-0314b.png
字详覈互證乃知乌斯藏即卫藏其音其义无不一以
贯之也且以音言盖萨之馀音满字为萨音半字为斯
音唐古特收音之斯字即与国书之伊字收音通则乌
斯之切为卫如乌伊之切为卫也亦犹阿伊之为爱噶
伊之为该喀伊之为开也国书斯字伊字虽各为收音
然唐古特收音字无伊字而有斯字由乌斯推之而爱
亦乌斯该亦噶斯开亦喀斯何不可通之有若夫卫藏
之为义则卫盖彼言中也非华言置卫之谓也以乌合
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第 2a 页 WYG1301-0315a.png
斯为卫音而中义藏则切匝阿为藏音而其义则净之
谓也唐古特若老若幼无不知之今以不识唐古特文
字之人而与一二译出华言中辨其是非岂非嚼蜡哉
或又曰卫既以中为义则今之所谓前藏之说何居曰
此更非唐古特之本有而兴于今之华言也然以今日
疆域言之自打箭炉取道由东南迤及西南先经喀木
次卫次藏是全藏形势固宜前喀木而后藏而卫适其
中处之地喀木之木为半字音应从上喀字而其义则
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第 2b 页 WYG1301-0315b.png
边界之谓也今称前后藏者则因二地有达赖嘛班
禅额尔德尼居之而达赖喇嘛位居长遂并以藏属之
更易中为前而今自京都目之且统以为西藏云耳然
则乌斯藏之即为卫藏不逾信哉夫藏之内属肇自元
代音译展转沿萨为斯原无岐舛惟文士墨守本简既
不克兼谙西竺之书而彼中服习梵文者又岂能笔授
心通取腹地史乘传讹一一悉为釐订毋惑乎此考文
之难也予因辑同文志类次西藏所𨽻为系三合切音
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第 3a 页 WYG1301-0315c.png
者特揭是说以发其凡
  玉璞抵鹊说
桓宽盐铁论称中国所鲜外国贱之昆山之旁以玉璞
抵乌鹊云云初读之以为玉璞非抵鹊之物而鹊亦可
以不抵此不过举乌有之事喻贵人之所贱不足以厚
中国明盛德耳今乃知诚有其事而惜宽之未详言之
也盖玉出和阗和阗即昆山之旁支也和阗之人备侍
卫者有之问以鹊名则回语亦有之且称回部诸城皆
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第 3b 页 WYG1301-0315d.png
有鹊而和阗独无诘其故则云传自古昔和阗之地不
可有鹊有鹊必致刀兵地不宁年不丰是以和阗之人
见鹊必抵之盖抵之之方不一玉璞初非彼所贵以之
扺鹊诚或有之是则宽之说不无有自来而惜未详言
其故耳夫读古人之书岂可以粗心浮气遇之而率以
评人之是非也哉如抵鹊之事非和阗人自述将终古
无知宽之言为非谬者予故详著斯说以为盐铁论之

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第 4a 页 WYG1301-0316a.png
  麋角解说
壬午为鹿角记既辨明鹿与麋皆解角于夏不于冬然
月令既有其言而未究其故常耿耿焉昨过冬至陡忆
南苑有所谓麈者(俗名长尾鹿可/为蝇拂即尘尾)或解角于冬亦未可
知遣人视之则正值其候有已落地者有尚在𠜶骨或
双或落其一者持其已解者以归乃爽然自失曰天下
之理不易穷而物不易格有如是乎使不悉麈之解角
于冬将谓月令遂误而不知吾之误更有甚于月令者
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第 4b 页 WYG1301-0316b.png
矣然则月令遂不误乎曰月令之误误在以麈为麋而
不在冬之有解角之兽也盖鹿之于麋北人能辨之而
南人则有所弗能麋之与麈亦如是而已耳且说文训
麈有麋属之言而名苑则又曰鹿大者曰麈群鹿随之
视尾所转而往也夫鹿也麋也麈也迥然不同亦不相
共群而处实今人所知者而古人乃不悉其孰为鹿孰
为麋孰为麈则月令不云夏至麋角解冬至鹿角解为
幸矣而又何怪乎其误麈为麋也耶既释此疑因为说
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第 5a 页 WYG1301-0316c.png
以识之月令古书不必易灵台时宪则命正讹以示信
四海焉
  鄂博说
昨命直𨽻总督方观承考滦河濡水之源兹具图以来
称濡之源出独石口东北斯已得其梗概待清暇详为
之考證而记之独其中有濡经察汗峨軷之语引郑氏
及诗大雅之言以證为軷祭行路神之义则失之远矣
夫峨为我平声非鄂音而軷则音拔与博韵更吴越不
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第 5b 页 WYG1301-0316d.png
同徒以石之嵯峨及軷祭取义实曲为穿凿矣夫鄂博
乃蒙古语为堆砌之义堆砌石以表祭处蒙古固不知
大雅及郑氏之说也即鄂博字略近亦不过对音书之
有何取义于其间哉且蒙古谓山为敖拉谓水为乌苏
如此者奚啻千万岂能一一为之以汉文而明蒙古之
义哉一地名即舛误如是则所云尺寸度而道里考者
亦恐有差以毫釐而谬以千里者多矣故必待一再详
审然后可定其真而先为之说如右
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第 6a 页 WYG1301-0317a.png
  杂说
或问古人有识禽言兽语者真乎妄乎曰是妄也非真
也曰葛卢之事见于左传秦仲之事见于史记安可谓
之妄曰左氏浮夸马迁好奇二人之外别有踵之者不
一而足然吾皆谓之妄曰皆谓之妄以何知之曰以吾
哨鹿知之曰哨鹿之赋不云乎因声以察情体情以敩
声是非知其语之谓乎曰声与语不同也金石丝竹匏
土革木皆声也使奏清庙明堂而无人歌其什孰知其
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第 6b 页 WYG1301-0317b.png
为清庙明堂乎哨鹿者亦不过因鹿声之高下刚柔而
随机以应之率能致鹿使鹿声中有语以传其意则哨
鹿者实不能为鹿语以应其声鹿闻非其语必且远跳
而去又何能致之哉卢之牛仲之鸟亦不过如鹿声而
已彼安能知其为何语且禽兽豢养熟或能识人语者
有之而畜类则断无各有其类之语之理吾故槩以为
妄而非真
  小春说
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第 7a 页 WYG1301-0317c.png
十月小春即妇人孺子皆或知其说而通儒博学曾未
训其义虽岁时初学等记均以为天时和暖似春故曰
小春而欧阳脩词中亦有小春之句其何以谓之小春
则未之前閒也尝考小雅岁亦阳止朱注云阳十月也
时纯阴用事嫌于无阳故名之程子亦云疑于无阳故
谓阳月然何时无阳如日有光之类程朱此语盖宗孔
氏爱阳恶阴之疏而发明之余以为小春之义当昉乎
此夫天时和暖虽十一十二月亦岂无之而不得谓之
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第 7b 页 WYG1301-0317d.png
小春者以其非阳月也阳之德实见于春在乾为元在
人为仁在时为春一气贯通生生不息天地之大德曰
生即天地之大用曰春虽四时流行各司其候而阳春
之气何尝有一息之间断哉小春即阳月也世又有以
为小阳者更深切而著明不烦重注矣
  开泰说
阳交三而成泰此刘琨柳宗元䓁开泰之说所由昉乎
泰者通也又安也小往大来内阳外阴与夫任下事上
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第 8a 页 WYG1301-0318a.png
君子小人之义注易家论之详矣余以为泰之所以为
泰在九来居三泰之九三即乾之九三也乾之九三曰
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盖必有此乾乾惕厉然后能安
而弗危通而弗塞以常保其泰也故本爻即曰无平不
陂无往不复使无乾惕之意则平者陂而往者复矣又
继之曰艰贞无咎益深切而著明盖艰贞即乾惕也必
乾乾以知其艰惕若以守其贞然后得无咎两爻呼吸
相通无不于慄慄危惧三致勖焉元圣训后世之意笃
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第 8b 页 WYG1301-0318b.png
矣凡观象玩占者皆当以是为棘而有抚世御民之责
之人尤不可不凛渊冰而戒盛满袪安逸而谨思虑庶
几恒守其泰而不至失其道以流入于否后世贤臣持
盈保泰忧盛危明之说胥不外乎是尔
  五明扇说
崔豹古今注称舜广开视听作五明扇扬雄方言以为
自关而东谓之箑自关而西谓之扇自是赋扇者率以
五明为舜事怪哉失之远矣夫舜作漆器諌者且十人
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第 9a 页 WYG1301-0318c.png
五明之扇其雕几繁饰过漆器远矣何不闻有一人谏
诤者乎盖扇本门扉礼所谓修阖扇者是也豹本辟四
门之意而变其说曰作五明雄又辨其方而类之箑陆
机梁元帝之流不察所自遂以华嚣之事为舜所创其
诬古圣帝不浅也且世本载武王始作箑则舜之时安
有所谓扇乎此又不待辨而自明者
  师说
或谓人之立于天地间不出乎五伦而师不在其内岂
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第 9b 页 WYG1301-0318d.png
朋友足以该之乎曰非也师所以明五伦者也犹天之
运四时四时因天运而成岁五伦因师明而立常四时
不出天运而天实以统四时五伦不出师明而师实以
该五伦岂朋友而足以该之乎人之生也自羁贯总角
诵诗舞勺以至帝者王者无不以次有师易曰蒙以养
正书曰作之师而韩昌黎所云传道授业解惑则益深
切而著明焉夫道者何五伦而已矣授之业使尽五伦
之道以解其惑则正以是养而教以是成岂五伦之外
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第 10a 页 WYG1301-0319a.png
别有所谓道哉故师之名虽不列于五伦之内而五伦
之名实赖师以明无师则亦无五伦矣而曰五伦之内
无师其可乎至于朋友所以相取资而已矣而其间有
益者焉有损者焉是尚在已之能择而谓足以该师之
道可乎且吾所谓师非巫医乐师百工之所谓师也盖
道之所存即师之所存之师也而道不外乎明五伦然
世之以资进身之阶者亦遂以为师似又不若巫医乐
师百工之所谓师矣若夫圣之渴于师愚之耻于师昌
御制文集 二集卷五 第 10b 页 WYG1301-0319b.png
黎之好为人师及非好为人师皆绪论耳兹故不复言
 
 
 
 
 
 
御制文二集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