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制文集-清-高宗弘历卷十九

卷十九 第 1a 页 WYG1301-0164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御制文初集卷十九
 碑文
  平定准噶尔告成太学碑文
辽矣山戎薰粥旃裘毳幕之人界以龙沙畜其驒奚虽
无恒业厥有分部盖自元黄剖判万物芸生东夷西夷
各依其地谬举淳维未为理据皇古莫纪其见之书史
者自周宣太原之伐秦政亘海之筑莫不畏其侵轶猾
卷十九 第 1b 页 WYG1301-0164b.png
夏是虞自时厥后一二奋发之君慨然思挫其锋而纳
之宥然事不中机材不副用加以地远无定处故尝劳
众费材十损一得搢绅之儒守和亲介胄之士言征伐
征伐则民力竭和亲则国威丧于是有守在四夷羁縻
不绝地不可耕民不可臣之言兴矣然此以论汉唐宋
明之中夏而非谓我皇清之中夏也皇清荷
天之龙兴东海抚华区有元之裔久属版章岁朝贡从
征狩执役惟谨准噶尔厄鲁特者本有元之臣仆叛出
卷十九 第 2a 页 WYG1301-0165a.png
据西海终明世为边患至噶尔丹而稍强吞噬邻蕃阑
入北塞我
皇祖三临朔漠用大破其师元恶伏冥诛胁从远遁迹
毋俾遗种于我喀尔喀厥侄策妄阿拉布坦收其遗孽
仅保伊犁故尝索俘取地无敢不共逮夫部落滋聚乃
以计袭哈密入西藏准夷之势于是而复张
两朝命将问罪虽屡获捷而庚戌之役逆子噶尔丹策
凌能用其父旧人乘我师怠掠畜于巴里坤𢷬营于和
卷十九 第 2b 页 WYG1301-0165b.png
卜多于是而准夷之势大张然地既险远主客异焉此
劳往而无利彼亦如之故额尔德尼招之败彼亦以彼
贪利而深入也
皇考谓我武既扬不可以既允其请和以息我众予小
子敬奉
先志无越思焉既而噶尔丹策凌死子策妄多尔济那
木扎尔暴残喇嘛达尔扎篡夺之达瓦齐又篡夺喇嘛
达尔扎而𨠯酒虐下尤甚焉癸酉冬都尔伯特台吉策
卷十九 第 3a 页 WYG1301-0165c.png
凌等率数万人来归越明年秋辉特台吉阿睦尔撒纳
和硕特台吉班珠尔又率数万人来归朕谓来者不可
以不抚而抚之莫若因其地其俗而善循之且毋令滋
方来之患于我喀尔喀也于是议进两路之师问彼罪
魁安我新附凡运饷筹驮长行利战之事悉备议之始
熟经于庚戌之艰者咸惧蹈辙惟大学士忠勇公傅恒
见与朕同而新附诸台吉则求之甚力朕谓犁庭扫穴
即不敢必然喀尔喀之地必不可以久居若而人毋宁
卷十九 第 3b 页 WYG1301-0165d.png
用其锋而观厥成即不如志亦非所悔也故凡
祃旗命将之典槩未举行亦云偏师尝试为之耳塞上
用兵必以秋而阿睦尔撒纳祃木特请以春月欲乘彼
马未肥则不能遁朕谓其言良当遂从之北路以二月
丙辰西路以二月己巳各起行哈密瀚海向无雨今春
乃大雨咸以为时雨之师入贼境凡所过之鄂拓克携
羊酒糗糒迎恐后五月乙亥至伊犁亦如之达瓦齐于
格登山麓结营以待兵近万我两将军议以兵取则伤
卷十九 第 4a 页 WYG1301-0166a.png
彼必众彼众皆我众多伤非所以体上慈也丁亥遣阿
玉锡等二十五人夜斫营觇贼向贼兵大溃相蹂躏死
者不可胜数来降者七千馀我二十五人无一人受伤
者达瓦齐以百馀骑窜六月庚戌回人阿奇木霍集斯
伯克执达瓦齐来献军门准噶尔平是役也定议不过
二人筹事不过一年兵行不过五月无亡矢遗镞之费
大勋以集遐壤以定岂人力哉
天也然
卷十九 第 4b 页 WYG1301-0166b.png
天垂佑而授之事机设不奉行之以致坐失者多矣可
与乐成不可与谋始亦谓蚩蚩之众云尔岂其卿大夫
之谓既克集事则又曰苟知其易将劝为之夫明于事
后者必将昧于几先朕用是寒心且准噶尔一小部落
耳一二有能为之长而其树也固焉一二暴失德之长
而其亡也忽焉朕用是知惧武成而勒碑文庙例也礼
臣以为请故据实事书之其辞曰
茫茫伊犁大干之西匪今伊昔化外羁縻条支之东大
卷十九 第 5a 页 WYG1301-0166c.png
宛以南随畜猎兽蚁聚狼贪乃世其恶乃恃其远或激
我攻而乘我缓其计在斯其长可穷止戈靖边化日薰
风不侵不距不来其那款关求市亦不禁诃始慕希珍
终居奇货吏喜无事迁就斯愞渐不可长我岂惧其岂
如宋明和市之为既知其然饬我边吏弗纵弗严示之
节制不仁之守再世斯斩篡夺相仍飘忽荏苒夙沙革
面煎巩披忱集泮飞鸮食黮怀音锡之爵位荣以华裾
膝前面请愿效前驱兵分两路雪甲霜锋先导中坚如
卷十九 第 5b 页 WYG1301-0166d.png
晁错攻益以后劲蒙古旧属八旗子弟其心允笃二月
卜吉牙旗飘飖我骑斯腾无待折胶泉涌于碛芜茁于
路我众欢跃谓有
天助匪啻我众新附亦云黄发未睹水草富春乌鲁木
齐波罗塔拉台吉宰桑纷纷款纳牵其肥羊及马潼酒
献其屠耆合掌双手予有前谕所禁侵陵以茶交易大
愉众情众情既愉来者日继蠢达瓦齐拥兵自卫依山
据淖惟旦夕延有近万人其心十千勇不目逃抡二十
卷十九 第 6a 页 WYG1301-0167a.png
五曰阿玉锡率往贼所衔枚夜袭直入其郛挥矛拍马
大声疾呼彼人既离我志斯合突将无前纵横鞺鞳案
角鹿埵陇种东笼自相狼藉孰敢撄锋狐窜鼠逃将往
异域回部遮之凶渠斯得露布既至告
庙受俘凡此蒇功荷
天之衢在古周宣二年乙亥淮夷是平常武诗载越我
皇祖征噶尔丹命将
祃旗亦乙亥年既符岁德允协师贞兵不血刃漠无王
卷十九 第 6b 页 WYG1301-0167b.png
庭昔时准夷弗恭弗譓今随师行为师候尉昔时准夷
日战夜征今也偃卧知乐人生曰匪准夷曰我臣仆自
今伊始安尔游牧尔牧尔耕尔长孙子曰无向非岂有
今是
两朝志竟亿载基成侧席不遑保泰持盈
  平定准噶尔勒铭伊犁之碑

天尽所覆俾我皇清罔不在宥惟清奉
卷十九 第 7a 页 WYG1301-0167c.png
昊天抚薄海兆庶悉主悉臣(叶/)
太祖
太宗
世祖肇基宅中皇耆其武
圣祖
世宗觐光扬烈克臻郅隆逮予藐躬思日孜孜期四海
同风咨汝准噶尔(叶/)亦蒙古同类何自外携数世梗化
篡夺相仍硕仇其下厥达瓦齐甚毒于酲众心疧疧如
卷十九 第 7b 页 WYG1301-0167d.png
苗斯蟊如虺斯螫众口嗷嗷视尔嗷止予焦劳止期救
不崇朝止视尔疧止予噫嘻止亟出汝涂泥止乃命新
附尔为先锋熟悉其路乃命劲旅携数月粮毋或掠掳
师行时雨王旅啴啴亦无潦阻左旋右抽王旅浑浑既
暇以休乌鲁木齐及五集赛度之折折台吉宰桑迎降
恐后奚事斧吭波罗塔拉闼尔奇岭险如关阖倒戈反
攻达瓦齐走旦夕涂穷回部遮获彼鼠斯喙地入无隙
露布飞至受俘午门爰贷其罪自今伊始四部我臣伊
卷十九 第 8a 页 WYG1301-0168a.png
犁我宇(叶/)曰绰罗斯及都尔伯特和硕特辉特封四可
汗众建王公游牧各安宰桑公臣属我旗籍谁汝苦辛
尔恭尔长尔孳尔幼徐以教养尔驼尔牛尔羊尔马畜
牧优游分疆各守毋相侵陵以干大咎齐禦外域曰布
鲁特越哈萨克醉饮饱食敬兴黄教福自天锡伊犁平
(叶/)矣勒贞珉矣于万斯年矣
  平定准噶尔勒铭格登山之碑
格登之崔嵬贼固其垒(叶/)我师堂堂其固自摧格登之
卷十九 第 8b 页 WYG1301-0168b.png
巀嶭贼营其冗我师洸洸其营若缀师行如流度伊犁
川粤有前导为我具船渡河八日遂抵格登面淖背岩
藉一昏冥曰𢷬厥虚曰歼厥旅岂不易易将韬我武将
韬我武讵曰养寇曰有后谋大功近就彼众我臣已有
成辞火炎昆冈惧乖皇慈三巴图鲁二十二卒夜斫贼
营万众股栗人各一心孰为汝守汝顽不灵尚窜以走
汝窜以走谁其纳之缚献军门追悔其迟于恒有言曰
杀宁育(叶/)受俘赦之光我扩度汉置都护唐拜将军费
卷十九 第 9a 页 WYG1301-0168c.png
赂劳众弗服弗臣既臣斯恩既服斯义勒铭格登永诏
亿世
  普宁寺碑文
乾隆二十年夏五月平定准噶尔冬十月大宴赉四卫
拉特部落旧附新归之众于避暑山庄曰绰罗斯曰都
尔伯特曰辉特曰和硕特四族台吉各封以汗王贝勒
贝子公若而人其无𨽻属之宰桑则归之公如内八旗
外四十九旗喀尔喀四部之例至是而内外一家遐迩
卷十九 第 9b 页 WYG1301-0168d.png
同风之言允符昔我
皇祖之定喀尔喀也建汇宗寺于多伦诺尔以一众志
式循
旧章建普宁寺于山庄之北麓而为之记曰
皇天有辅德之私
至圣有越世之度君子有见几之作兆人有可格之诚
我国家抚有众蒙古讵准噶尔一部终外王化虽庸众
有威之不知畏惠之不知怀地不可耕民不可臣之言
卷十九 第 10a 页 WYG1301-0169a.png
其然岂其然哉以我
皇祖
皇考圣德神功经文纬武其于奠伊犁勒铭格登山朝
四部落之众而锡之爵赐之币式宴陈舞可汗起奉酒
称万寿如今日者何难默契
大造意若有待是以遵养时晦垂成弗为予小子敬承
乾佑以为不可失者时迟徊观望宁
二圣付托藐躬之意且此山庄即
卷十九 第 10b 页 WYG1301-0169b.png
皇祖岁时巡觐诸蒙古宾客之所也越三十年而克见
准噶尔之众咸觐于此岂非
皇天无私惟德之辅
至圣之度越世先知而见几君子之作予亦不敢不勉
卫拉特之众岂终不可格以诚哉蒙古向敬佛兴黄教
故寺之式即依西藏三摩耶庙之式为之名之曰普宁
者盖自是而雪山葱岭以逮西海恒河沙数臣庶咸愿
安其居乐其业永永普宁云尔复依普贤世界品而述
卷十九 第 11a 页 WYG1301-0169c.png
偈言
抖赞转轮王  功德甚深大  造寺于西域
其名三摩耶  逮今千岁馀  愿海装严就
肖彼须弥山  巍阁凡三层  日月在两肩
地金水风轮  其内小铁围  大咸海水满
持地障碍山  马耳及善见  担木并持轴
持双凡七山  其中乃香水  其上坚手天
持□及恒憍  四天王所住  复有四方天
卷十九 第 11b 页 WYG1301-0169d.png
其数各以八  中乃忉利天  善见帝释宫
欲界四天子  色界无色界  次第居其上
东曰胜神洲  小胜及胜胜  左右以次住
南曰赡部洲  妙拂并小拂  左右以次住
西曰牛贺洲  行道将小行  左右以次住
北曰俱卢洲  最胜复谄胜  左右以次住
供养佛无数  如普贤愿海  复为四色塔
义出陀罗尼  四智标功用  懿此避暑庄
卷十九 第 12a 页 WYG1301-0170a.png
古佛所游历  较彼卫藏地  佛土无差别
有来众蒙古  及新卫拉特  咸敬黄教人
爰作大利益  肖彼三摩耶  为奉天人师
作此曼拿罗  严洁身口意  依法香泥涂
一切皆清净  香花供养具  法螺法音声
转无量法轮  聚无量法众  诵无量法宝
作无量法事  我闻普贤言  华藏庄严海
是毗卢遮那  往劫修行处  种种宝光明
卷十九 第 12b 页 WYG1301-0170b.png
大云遍一切  舍身等尘刹  以昔愿力住
遍十方国土  出苦向菩提  方便示调伏
世界所有尘  一一见法界  现佛如云集
此是如来刹  大愿周法界  一切化群生
庄严从此出  西土及震旦  究竟无同异
众生皆安隐  暨蠕动肖翘  遂生明佛性
稽首天人师  普贤行如是
  玉泉山东岳庙碑文
卷十九 第 13a 页 WYG1301-0170c.png
东岳为五岳宗德发扬诩万物出云雨以蕃殖嘉谷阜
成兆民伊古以来秩视三公载在祀典尚已顾天门日
观去京师千里而远岁时涖事职在有司方望之祀非
遇国家大庆及巡狩所至未尝辄举是以郡邑都会往
往崇庙貌以奉苾馨夫亦以东方春生之气贯于四时
明灵肸蚃无往弗格祝釐祈祷诚应响捷如生气之于
物肖翘跂喙洪纤美恶无不毕达固非特岩岩具瞻表
望齐鲁而已京师之西玉泉山峰峦窈深林木清瑟为
卷十九 第 13b 页 WYG1301-0170d.png
玉泉所自出滋液渗漉泽润神皋与泰山之出云雨功
用广大正同爰即其地建东岳庙凡殿宇若干楹规制
崇丽以乾隆二十有一年工竣有司以立碑请稽古制
四望无庙祀然周官小宗伯所职四望有兆典祀掌外
祀之兆皆有域又山虞祭山林则为主曰兆曰域曰主
皆欲神有所凭依而致其昭格也近代既有象设则立
庙以祀尤洋洋显赫其致精诚以交于神明不益著欤
夫七十二君封禅之说荒邈无稽而金泥玉检登封岱
卷十九 第 14a 页 WYG1301-0171a.png
宗汉唐令辟尚不免侈为盛仪动色矜耀谓合于经所
云因名山以升中于天夫名山所在多有均为造化灵
粹所钟英爽若接东岳之为泰岱人皆知之而不知山
岳之灵不崇朝而雨天下其精神布濩固无不之譬夫
山下出泉随地喷涌导之即达固不可谓水专在是则
东岳之祀于兹山也固宜是为记
  浙海神庙碑文
浙西地濒海扼其冲者先海宁次钱塘钱塘距海门尚
卷十九 第 14b 页 WYG1301-0171b.png
一舍而远然天下言观潮之奇者独推广陵之骨母盖
徽歙众山水自新安江下至富阳而金衢严处数郡千
岩万壑复汇入钱塘出海必得海潮逆之坌涌拗怒轧
盘荡裔然后流益急而轨益顺故江之归壑非涛不为
功然其北击南荡生民农桑之命系焉斯恃塘堰为保
障汉书注始纪郡议曹华信作塘捍潮唐书捍海堤凡
二百二十四里宋元二史并志袁花诸塘之修筑及石
囤木匮之坊禦如世所传斛土千钱之谚其勤且艰如
卷十九 第 15a 页 WYG1301-0171c.png
此雍正八年我
皇考世宗宪皇帝以海塘告成维
神效灵助顺
特敕建庙海宁褒封秩祀用申昭报近海州县不知有
水患者二十馀年于兹然其时潮尚循北亹也乾隆辛
未丁丑朕两巡浙水登观潮楼乃悉所为趋北亹而有
轶则仁钱迤西害不可言趋南亹则萧会诸邑之戴山
者藩㰚略具犹间有陊齧之虞比年来大溜直趋中亹
卷十九 第 15b 页 WYG1301-0171d.png
两岸沙潬鳞起如左右引从民居其间川原膏沃可耕
可桑曾不知白马胥涛足以动心而駴目夫人之情久
则忘而逸则淫今之居乐土安作息者非昔之日夜怵
惕惧为鱼之民也耶则我
皇考之深宫宵旰谋建塘以卫生灵与
明神之肸蚃垂釐嘉佑是邦其何可以弗纪观潮楼当
钱塘都会之地东瞻中亹为尤悉爰视海宁
祠宇之例命守臣鸠工庀材崇象设而展时事夫元气
卷十九 第 16a 页 WYG1301-0172a.png
灌输端委相成无感弗假又何一二之可区分哉因为
迎神送神歌俾肄之工祝以揭虔妥灵其辞曰
赭龛閕兮翼户睋紫澜兮沧屿冰夷导兮江婓扈两旌
毵㲚兮金支中树
神之来兮按部回水犀兮万弩虹堤一线兮安堵福我
民兮于昭扬诩传芭兮鼚鼓纷配藜兮神灵雨
 右迎神
揽若木兮留晖櫩云解駮兮赪霞罨帏樽蠲涤兮俎腯
卷十九 第 16b 页 WYG1301-0172b.png
肥聆繁会兮叶呼豨
神之去兮载祈波恬罗刹兮石平矶润千里兮涵郊圻
引晦浊兮归墟是归式歆飨兮庶几朝潮夕汐兮长无

 右送神
 
 
御制文初集卷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