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制文集-清-高宗弘历卷十七

卷十七 第 1a 页 WYG1301-0149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御制文初集卷十七
 碑文
  重建钟楼碑记
皇城地安门之北有飞檐杰阁翼如焕如者为鼓楼楼
稍北崇基并峙者为钟楼其来旧矣而钟楼亟燬于火
遂废弗葺治朕惟神京陆海地大物博通阛别隧黎庶
阜殷夫物庞则识纷非有器齐壹之无以示晨昏之节
卷十七 第 1b 页 WYG1301-0149b.png
器钜则用广非藉楼表式之无以肃远近之观且二楼
相望为紫禁后护当五夜严更九衢启曙景钟发声与
宫壶之刻漏周庐之铃柝疾徐相应清宵气肃轻飙远
飏都城内外十有馀里莫不耸听仿挈壶鸡人之遗制
宵衣待漏均有警焉爰饬所司重加经度基仍旧址构
用新制凡柱棁榱之用悉甃以砖石俾规制与鼓楼
相称经始于乾隆十年阅二年工竣所司请纪之石以
式于后夫春秋之义兴作必书矧兹楼之成昭物轨定
卷十七 第 2a 页 WYG1301-0149c.png
众志体国諴民著在令典修而举之以重其事弗可以
已也乃为之铭曰
凫氏赋形鼓荡元音体乾作则为圜为金式镕九乳儆
壹众心启闭出入罔敢不钦京邑翼翼四方之极洪钟
万钧司寤所职铿以立号协于箭刻巍楼高絙乘风屴
崱昔罹郁攸久废不脩咨彼工师审揆其由木母火子
长风飕飂鼓之则炽匪藉人谋聿规新制瓴埴比次巧
斲山骨输我匠契尺木不阶屹然巨丽拔地切云穹窿
卷十七 第 2b 页 WYG1301-0149d.png
四际岌嶪峥嵘金觚绣甍鸟革翚飞震耀华鲸不窕不
槬桐鱼应声偕是雷鼓镗鞳砰訇宣养九德振肃庶类
作息以时品物咸遂以器节时以时出治宵旰攸资亦
宣堙滞声与政通硕大庞洪正宫堂皇元气昭融导和
利用警听达聪亿万斯年扬我仁风
  阙里
 孔庙碑文
朕惟
卷十七 第 3a 页 WYG1301-0150a.png
至圣先师孔子天纵圣仁躬备至德修明六籍垂训万
世自古圣帝明王继天立极觉世牖民道法之精蕴至
孔子而集其大成后之为治者有以知三纲之所由以
立五典之所由以叙八政之所由以措九经之所由以
举五礼六乐之所由以昭宣布列于天地之间遵而循
之以仰溯乎古昔虽尧舜禹汤文武之盛弗可及已而
治法赖以常存人道赖以不泯讵不由圣人之教哉往
代表章尊礼隆重亦越我朝备极其盛当
卷十七 第 3b 页 WYG1301-0150b.png
皇祖圣祖仁皇帝甲子之岁东巡阙里躬谒殿廷盛典
矞皇垂于册府
皇考世宗宪皇帝追晋王封鼎新庙貌崇敬诚切瑞应
章显实由心源孚契先后同揆惟
圣人能知
圣人所由跻海宇于荡平仁寿之域也朕自养德书斋
服膺圣教高山景行之慕寤寐弗释于怀嗣统以来仰

卷十七 第 4a 页 WYG1301-0150c.png
天庥海宇乂安用举时巡之典道畿甸历齐鲁登
夫子庙堂躬亲盥献瞻仰睟仪展敬林墓徘徊杏坛循
抚古桧穆然想见盛德之形容忾乎若接夫闻圣人之
风诵其诗读其书皆足以观感兴起况亲陟降其庭观
车服礼器得见宗庙百官之美富有不益增其向慕俛
焉而弗能自已者欤朕抚临方夏惟日兢兢期与斯世
臣民率由至道敷教泽于无疆顾德弗类于衷歉焉恭

卷十七 第 4b 页 WYG1301-0150d.png
两朝碑刻之文益以知道德政治体用一源显微无间
慕圣人之德而不克见之躬行者非切慕也习圣人之
教而不克施之实政者非善学也法
祖尊
师固无二道用勒石中唐志钻仰服习之有素思以继

前徽酬愿学之初志云敬系以辞曰
皇矣
卷十七 第 5a 页 WYG1301-0151a.png
至圣代天觉民天何言哉圣人是申立人之极曰义与
仁建治之统曰明与新圣谟洋洋祖述宪章配天广运
应地无疆四时递嬗日月贞明濯以江汉暴以秋阳泱
泱东海岩岩岱宗于穆圣德畴与絜崇巍乎圣功畴与
比隆循之则治弥畅皇风仰稽令辟展敬尊师过鲁祠
牢炎祚开基宫墙翼翼鲁壁金丝苍桧郁郁殷楹鼎彝
皇祖
皇考圣智达天探脉道要孚契心源丰碑虬护巨榜鸾
卷十七 第 5b 页 WYG1301-0151b.png
鶱上继三五一中允传顾惟寡昧仰绍先型时迈自东
祇谒庙庭洋洋盈耳玉振金声若弗克见时殚予诚见
圣匪艰由圣则难弗克由圣孰图治安亦既莅止观止
是叹摛辞表志乾隆戊辰
  菩萨顶碑文
盖闻青鸳建刹须弥垂兰若之规白马驮经洛下记伽
蓝之始演龙华于印度轮转蜂台广象教于阎浮镫传
鹄苑矧擅神皋之名胜尤瞻佛地之崇严五台菩萨顶
卷十七 第 6a 页 WYG1301-0151c.png
者叶斗标灵虒阳结秀王舍城之宫阙白玉为阶给孤
独之园林黄金布地溯化城之初启原法像之由来厥
有名缁亲瞻鬘盖宝珠五髻灿天半之圆光璎珞千花
示云中之妙相于是莲趺玉座号曰真容贝树银龛传
为灵迹我
圣祖仁皇帝躬探道妙心会真如停
仙仗于青峰贲
宸章于紫碣廓十方之净境莲界增辉振三要之宗风
卷十七 第 6b 页 WYG1301-0151d.png
旃林焕彩朕钦承
祖德仰祝
慈禧乃因清宴之期特举游巡之典鸣銮灵岳领物外
之烟霞驻跸精蓝接空中之呗赞绕砌则一花宝树影
拂经幢环庭而八水香池声凝梵磬揽兹圣迹恍陟金
沙顾此禅栖宜新珠网稍更位置益整规模转初地之
幡风重燃慧炬散诸天之花雨再现昙云庶使薝卜长
芬苾刍竞集狻猊坐处宏开了了之门龙象行时共入
卷十七 第 7a 页 WYG1301-0152a.png
如如之室用镌贞石永焕仙都
  殊像寺碑文
盖闻钟函九乳轮王开说法之台树散千香菩萨启经
行之室鹿野仙人之苑白玉为阶马鸣花氏之城绛云
成盖是以葱河既渡聿垂象教之庄严兰若繁兴共表
鸯摩之愿力五台殊像寺者奇标紫塞秀耸苍岩曼殊
演教之场旃檀绕锡方广化身之所薝卜垂栏依初地
之清凉踞中台之名胜莲趺妙相玉毫腾五髻之辉柰
卷十七 第 7b 页 WYG1301-0152b.png
苑神工金界焕双林之色晚涨浮杯之浪般若泉清晨
飞补衲之云梵仙山碧洵安禅之奥境诚选佛之灵区
康熙三十七年
皇祖仁皇帝临幸名山鼎新旧刹水晶净域瞻鸟革之
凌霄金粟丰碑仰
龙章之丽日乃以六轮风转四纪星移经坛之紫翠依
然画壁之丹青非故朕以巡方之次选胜招提驻跸之
馀参元止观溯宣游于
卷十七 第 8a 页 WYG1301-0152c.png
祖武迓景福于
慈闱爰发金泉重修琳宇丹楹载启绀榭还新五色琉
璃光映鸽王之座七重竹树香霏狮子之园庶几法鼓
宏宣慈灯普照应真五百再留饵菊之踪沙界三千复
见拈华之教用镌胜果永纪贞珉
  演教寺碑文
宇内名山形势皆以中峰为尊胜仙佛化现常安立道
场此四台所以环拱中台而建刹表名独以是为曼殊
卷十七 第 8b 页 WYG1301-0152d.png
演教之区也夫菩萨之欲度脱众生与圣贤之欲垂教
万世道不同而心则一但菩萨常显示神变以警众发
心故说法度世无有穷尽华严谓东北方有清凉山文
殊师利常在其中而演说法文殊亦尝语舍利弗吾能
持一切草树无心之物变相说法皆令如佛今台南谷
中清凉石旧传有梵僧说法其上即之则失后人因目
为曼殊床然则大士演教无生灭相法身圆对以不闻
闻则无言无说而声震大千入此寺者真入不二法门
卷十七 第 9a 页 WYG1301-0153a.png
矣朕诣寺瞻礼恭诵
圣祖御制碑文谓灵秀所钟中台尤异故知吉祥万众
常行道于此爰命重葺而文以證明之
  望海寺碑文
慈氏以性海为万法之宗故息心净行必穷极海藏超
證圆通乃为深入佛海众生缘未成熟则皆以津筏济
渡令到彼岸学人勤苦精进以求證入固瞻望觉海而
未测究竟者也东台之峰与寺并以望海名志称东望
卷十七 第 9b 页 WYG1301-0153b.png
大海如波若镜盖荡云沃日之观境固然已朕命修葺
此寺因思即境徵名是世谛非义谛也夫佛说国土如
恒河沙皆依华藏世界海住国土无量海益无量今踞
一峰之顶瞻望一隅遂以是为大观而即藉以表佛刹
之号乎象教流入震旦缘盛于东东台那罗延窟经云
是菩萨住处天龙八部围绕供养则海会即在山中瞻
谒曼殊者但当于此寻源东望沧溟犹堕见网昔
圣祖驻跸兹山诸寺皆降
卷十七 第 10a 页 WYG1301-0153c.png
御笔而兹寺独颜以般若原可循本而悟真诠矣
  普济寺碑文
五台按方岳峙而山势北耸即东西中三台皆偏近于
北惟南台正居丁位近接关城于入山为初地圣真应
化灵迹实多盖象教遍四天下大乘气象独见南洲于
此焉悟之矣清凉冰雪之窟山阳则葩卉欣荣峰攒锦
绣琳宫华藏天与庄严普济寺者建自宋时
圣祖巡幸特命鼎新历今六十馀载朕恭奉
卷十七 第 10b 页 WYG1301-0153d.png
皇太后瞻礼曼殊重缮完而丹雘之夫能仁度世固将
施洽群有而室利行愿广大出生一切菩萨功德灭除
众生无量苦恼人天瞻仰广證善因此普济之功也至
于根极慧命护持正法用以祝釐资福上介
慈闱下覃黎庶则朕之此举犹
先朝之志焉抑岂拟金阁螺城之幻化饰龙宫玉像之
奇观也哉已事而竣因勒石以纪岁月
  法雷寺碑文
卷十七 第 11a 页 WYG1301-0154a.png
西台旧名栲栳山危磴缘云蠡旋箕织厥状肖焉五峰
各表嘉名若以栲栳之称之过质也则易之曰挂月唐
建法雷寺颓废久矣康熙二十二年与诸寺同奉
敕修复甲子既周金雘改色朕咸葺而新之夫佛固西
方圣人其徒行化中国常以西土为归此间一草一木
无非文殊境界虽不必执著西台寻觅消息而西来大
意正可当境有省昔如来唱导群迷师吼雷音遍十方
界文殊立光音天说法魔宫振裂恶道休息然则法雷
卷十七 第 11b 页 WYG1301-0154b.png
之震历劫并应警动又况指月妙谛传自楞严登礼至
此不随在皆可證入乎朕以圣王之法治天下而于法
王之法蚤承
先训深契净因故推演至义为大众津梁凡欲万善同
归永资福祐云尔
  灵应寺碑文
北台高出四台之上凌薄斗杓故峰以叶斗名世传龙
窟所在雪罨冰封风势尤烈台麓纤萝微动即其上噫
卷十七 第 12a 页 WYG1301-0154c.png
气鼓怒行者率裹足朕将诣灵应寺瞻礼从臣多以风
为解且谓
圣祖临幸未尝登此朕读
御制清凉诸诗有北台眺望之作则当日登临已有确
据且致虔祝釐亦未敢以道险辞也爰约饬骑从盘云
造天炷香金像已周览八荒穷尽沙界群山部娄时露
顶云雾中若俛沧海而辨岛屿于时山气暄融冰雪滋
液从者并如挟纩风亦间作殊不如向者所云因叹险
卷十七 第 12b 页 WYG1301-0154d.png
阻之境固时有不常有事可以理断而数典尤足以證
之则一举足而绍闻之义著矣寺为康熙癸亥年修兹
复葺而新之住山禅侣睹朕此行其共发勇猛精进心
得大安隐而超悟最上乘乎
  平定金川告成太学碑文
天畀我皇清握乾符俯坤轴函括万邦悉主悉臣
五后缵承创守佑启亦惟是二三荩臣布德宣力予曰
有先后予曰有禦侮用造我丕丕基罔有蘖芽罔不煦
卷十七 第 13a 页 WYG1301-0155a.png
妪长养游于大当粤有金川娑罗奔者居西蜀桃关以
外界绰斯甲小金川之间向曾从征得受符檄与诸土
司齿顾恃其险远夜郎自大搆衅邻番各土司申诉封
疆吏吏曰蔓之不图岂其视为瓯脱乃请兵筹饷期扫
其穴而司其事者或怯缩以老师或𤡑狡以蓄志军无
适从事用弗集予心憪然念边徼之不宁或致增防置
戍重劳吾民大学士忠勇公傅恒义同休戚毅然请肩
斯任乃命以经略印益厚集诸路军刍粟相继闾阎不
卷十七 第 13b 页 WYG1301-0155b.png
惊卜吉于戊辰十一月之三日
祃牙以指所征朕亲御武帐赐经略酒以行天日和昶
阳气宣复都人士听睹耸跃罔不忭喜谓露布之旦暮
至也乃历燕晋驱秦陇越剑阁绝川江凌桃关之巇径
天射之峻又日讨军实而教诫拊循之均其渴饮饥食
同其晓征夜眠至于密赞机务亲草奏章则又经略独
勤其劳而诸武臣有所不知有弗能共者恩威既明士
用益励度番落如户庭过部伍于衽席奸酋授首军声
卷十七 第 14a 页 WYG1301-0155c.png
大振复以巨炮击其碉坚碉以摧将俟诸军之集捣其
中坚而番酋骙瞿駾喙稽首请降经略臣以彼罪重恶
极穷而乞生久或渝且背焉虑不允所请朕惟
天地之德在好生彼蚁溃而鼠骇者毋宁赦而宥之且
求降而尽歼之不可谓武矧不足以污我斧也于是经
略宣朕明旨登坛受降己巳二月之望日金川平定捷
音至京是役也罙入数千里奏凯未七旬而振旅之师
多有返自中途未究其用者昔之成功巴蜀如建武之
卷十七 第 14b 页 WYG1301-0155d.png
定公孙江陵之降李势皆在版图之内无足比数廷臣

皇祖朔漠
皇考青海成例请勒碑成均以示来许夫秉丹诚而运
筹决胜永靖荒徼者经略大学士之功也商可否于帷
幄冲石矢于行阵者参赞大臣及诸将士力也朕何有
焉惟是体
乾元之德凛佳兵之戒保大定功安民和众庶几可以
卷十七 第 15a 页 WYG1301-0156a.png
垂则乎乃系之辞曰

天生人类聚群分凡兹林林孰非我民有羁而縻有诲
而谆岂伊异视远近殊伦守在四夷稽古名言无已用
之寓义于仁 蠢彼金夷恃其险阻蚕食豨张谓莫我
拒不靖不庭侵厥邻聚骇奔叫呶以干大咎匪棘匪纾
猃狁之故我张我伐猃狁之故 我师既集贼亦相持
匪敢相持惧诛自支两易寒暑敉功稍稽贼益以狂怒
卷十七 第 15b 页 WYG1301-0156b.png
臂当车罪臣既诛以徇我师朕咨于恒汝往视之 朕
咨于恒惟汝同德惟我庶士亦久于役将兹旗兵羽林
神策其勇熊罴其心金石何敌弗摧何攻弗克济以汝
忠奏捷顷刻 恒拜稽首臣敢弗□既祃既宜师出于京
师出于京时惟一阳未逾五旬乃压其疆前旌猎猎有
节煌煌群番乃惊谓自天降 惟彼攸恃曰良尔吉以
侦以谍如鬼如蜮其恃爰诛其类股慄纪律是明戎兵
是诘铸炮攻碉其守以失惟是惧诛潜弗敢出 其潜
卷十七 第 16a 页 WYG1301-0156c.png
弗出乃旦夕延将齐我军披其中坚大鞣大膊期目之
前彼乃穷蹙乞降悚虔惟命是从六事永遵除道筑坛
肉袒羊牵 赳赳钟琪乃度之愬聿抵贼巢开诚以谕
携其二酋军门亲赴悔罪归诚车尘马足顺斯抚之昭
我王度昔也雷霆今也雨露 七纵诸葛单骑汾阳曰
我相臣于前有光晋爵锡服黼黻龙章速归黄阁左右
赞襄休养生息惠鲜蜀邦我武既扬无疆惟庆
 
卷十七 第 16b 页 WYG1301-0156d.png
 
 
 
 
 
 
 
御制文初集卷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