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制文集-清-高宗弘历卷十三

卷十三 第 1a 页 WYG1301-0117c.png
钦定四库全书
御制文初集卷十三
 后序
世宗宪皇帝朱批谕旨后序
皇考世宗宪皇帝天纵圣神精勤庶政四方文武臣僚
具摺言事者日或数人人或数事缄封直达
御前手自批发或立见施行或咨询廷议善者温纶褒
予过者训戒谆谆随宜指示悉出
卷十三 第 1b 页 WYG1301-0117d.png
睿裁一字不假手于人御极十有三年常如一日粤雍
正十年
特检历年批发奏摺命内廷词臣缮录校理付诸剞劂
汇成数帙辄以
颁赐在廷群臣工未告竣奄遘
上宾予小子缵绍丕基敬展遗箧见所贮
手批奏摺不下数万
奎画烂然充溢巨簏然以未经
卷十三 第 2a 页 WYG1301-0118a.png
皇考检定不敢意为增益谨就检录已定者汇著为目
前后凡二百二十三人分一百一十二帙统为十八函
当时随检随发无先后伦次兹亦不复排类盖摺奏浩
繁不胜编录所刻仅十百中之一二略见大凡本非全
览故也既告蒇事谨缀序言于后洪惟我
皇考至仁如天至明如日至诚如神简拔贤才任之以
心膂股肱之寄开诚布公蔼然家人父子无不可尽之
言诸臣之才具大小短长与性质之刚柔彊弱克知灼
卷十三 第 2b 页 WYG1301-0118b.png
见如权衡绳尺之不爽片长足录亟登而进之有不及
则激厉而开导之稍肆焉则裁抑之其陷于过始则训
饬之能改则已不悛则戒儆之使知悔艾终于怙恶则
亦未尝姑容然哀矜恻怛之意尚流溢于毫楮间也同
一事而此或俞之彼或咈之非有所好恶于其间也盖
俞之者必有可俞之道而咈之者亦必有可咈之端同
一人而始或予之终或斥之非有所喜怒于其间也盖
始有可予则予之终有可斥则斥之明烛几先坐悉情
卷十三 第 3a 页 WYG1301-0118c.png
伪远隔万里迟阅数年
睿鉴所周范围莫越正人心厚风俗兢兢业业儆戒无
虞虽屡丰见告瑞应频仍而惟是忧勤惕厉之心久而
益笃记有之曰天道至教圣人至德春秋冬夏风雨霜
露无非教也我
皇考之为治一天道之运行教泽所被百志惟熙即万
世而下尚如日月之照临光景常新春风之煦然被物
不自知其感动奋发而兴起也予小子寅承鸿业自惟
卷十三 第 3b 页 WYG1301-0118d.png
寡昧无能企逮万一仰法
皇考明目达聪孜孜图治之心祗绍
徽猷夙夜黾勉其服教畏神警省弗怠之志讵敢以岁
月易耶谨序
 跋
  恭跋
世宗宪皇帝御书法帖
敬惟我
卷十三 第 4a 页 WYG1301-0119a.png
皇考世宗宪皇帝天纵聪明文思光被
奎章宝翰精诣入神夙承
皇祖圣祖仁皇帝指授神运天随涉笔惟肖居
潜邸时常以图史翰墨自娱雅好临池陶镕晋唐宋元
以来名家墨妙历年所积充牣琅函迨继登
宸极日理万几手自裁答章奏训迪臣民多至数千言
少或一二字研朱洒翰运腕若神累牍连章未尝有一
懈笔至于名山祠宇巨榜丰碑耆旧臣僚柱联堂额
卷十三 第 4b 页 WYG1301-0119b.png
宠颁殊锡照耀寰区而屏素箑头长笺横卷题新篇摹
古迹者复数十百种盖惟我
皇祖集书圣之大成超神入化莫可名言而我
皇考以圣继圣事事善继善述作则垂宪贻万世规
盛德之至形于心画是以变化随宜不名一体虽一波
一磔莫不矩矱天成神妙至于如此即以书法而言亦
犹启承夏后武绍周文羲献专门固不足道也予小子
日侍
卷十三 第 5a 页 WYG1301-0119c.png
庭闱仰瞻
天藻恭蒙
慈诲未涉津涘
手泽留贻悲深弓剑爰出内府所藏仿
皇祖渊鉴斋法帖排类编次曰朗吟阁法帖者
潜邸所书凡十有六卷曰四宜堂法帖者
御极以后所书凡八卷通二十四卷砻石选工命庄亲
王和亲王董其事双钩入石豪发逼真摹勒既成恭识
卷十三 第 5b 页 WYG1301-0119d.png
卷末以昭
圣神立极垂范墨池琬琰图球永珍世宝云
  为君难跋
予昔为创业守成难易说亦既反覆辨论难与不易之
轻重悬殊不可同日而语以为岑文本之言非是而定
之曰开创不易守成难矣此非在守成言守成盖实有
见其难也兹特引伸触类敬述勤政殿后楣
皇考御书为君难之义而为之跋曰大哉
卷十三 第 6a 页 WYG1301-0120a.png
王言示大清亿万斯年
家法大训欤夫为君难之言孔子道人之言耳而吾直
以为
皇考之言者何盖耕当问仆织当问婢岂不以习焉安
焉不见异物而迁之谓乎且孔子非为君者也其云难
亦不过思其理而度其势究未身历其境而心亲其劳

皇考禀内圣之姿行外王之道质诸心得验以躬行故
卷十三 第 6b 页 WYG1301-0120b.png
取孔子之言而铭之梠端所以
自警也所以训予小子也所以诏世世孙曾常凛此志
以迓
天庥而基命宥密永永无极也是故言政莫备于尚书
而言难亦权舆于尚书放勋重华一再曰钦引而未发
至于大禹祗承于帝首曰后克艰厥后艰者难也承于
帝舜者舜实承于帝尧也惟帝其难之则益深切著明
言之矣无轻民事惟难伊尹之申诰也先知稼穑之艰
卷十三 第 7a 页 WYG1301-0120c.png
难周公之作训也五十八篇之中其于
天命民碞之可畏暑雨祁寒之宜思诲之谆谆三致意
焉甄古今之得失综政典之治乱无知难而不兴之世
亦无不知难而不亡之朝然而知难非空言知其难而已
其必敕命谨几明德修身以立其本惩忿窒欲亲贤远
佞以正其施凛凛焉惴惴焉以谨对越而培永图予故
曰大哉
王言示大清亿万斯年
卷十三 第 7b 页 WYG1301-0120d.png
家法大训也或曰为君难为臣不易孔子之言也今独
举其一岂股肱交儆之义哉予曰向不云乎难与不易
轻重悬殊不可同日而语则为臣之不易吾将俟为臣
者自言其不易可耳未若为君之难也且也当其不易
者恒多语有之众擎易举则不易者亦将成易而当其
难者一人而已呜呼岂不甚难
 书后
  毛诗图题后
卷十三 第 8a 页 WYG1301-0121a.png
宋马和之善画人物山水供奉高孝两朝尝取毛诗三
百篇篇为一图以进至今脍炙艺林特流传零落未睹
完璧为憾向在书舍稍解六法辄欲追拟全图有志未
逮御极后偶值几馀检内府书画旧迹得所图毛诗若
干篇笔法飘逸务去华藻洵如画史所称爰策画院诸
臣规模笔意旧有者临之已缺者补之各图梗槩清燕
情閒间亦随笔点染人物及山林水石致趣又仿束广
微作笙诗补亡六章并写大意盖始事于己未春积以
卷十三 第 8b 页 WYG1301-0121b.png
岁月迄今秋七月之望获竟斯业虽画法未克与和之
先后而翰墨风流继踪曩轨亦足标文苑雅事且不啻
此诗之教以垂惩劝一披览间里巷贞淫之故朝廷郊
庙之遗犁然在目因是有以考其得失朱子云本之二
南以求其端参之列国以尽其变正之于雅以大其规
和之于颂以要其止则修身齐家平均天下之道不待
他求而得之然则是图成而可兴可观其禆益不更深
切著明耶乾隆十年岁在乙丑处暑日御识
卷十三 第 9a 页 WYG1301-0121c.png
  书唐太宗怀鹞事后
予读纲目至唐太宗怀鹞事未尝不益服孟子尽信书
不如无书之言而叹司马温公之未致思也此事也唐
史帝纪及魏徵传皆无之温公辑通鉴蒐罗博采盖取
李延寿刘祎张文业诸家之说然正史不载删之可也
笔而书之启后世之疑其谁之咎耶夫温公之书此事
盖亦表太宗之重贤与魏徵之敢谏而吾乃以为启后
世之疑者何盖太宗与魏徵君臣相得虚受弼亮实为
卷十三 第 9b 页 WYG1301-0121d.png
三代以下所仅见固不在此小节也且小节而信亦足
为大者之證而夷考其事有不尽信者岂不反累其大
者耶纲目云上尝得佳鹞自臂之望见徵来匿怀中徵
奏事故久鹞竟死怀中鹞幸而死设不死则此事传乎
否乎且徵以此事为宜乎不宜乎以为不宜何不犯颜
直谏而故为此谲术以徵平日敢言律之其亦必不出
此也夫徵奏事故久之心谁则见之诡谏于君前后言
于退食徵尚成其为徵耶唐有隋之宫室太宗纵喜延
卷十三 第 10a 页 WYG1301-0122a.png
接群臣其亦有堂廉之分矣徵之来也岂其突然即太
宗之果自臂佳鹞以为非见大臣之礼预付侍臣夫岂
不可而必仓卒纳之怀中耶三家村塾中其师素严弟
子畏而惮之一日者师出他往群弟子伺其间无所不
为倚梯于楹捎雀于巢师之返也怵慄无所避则纳雀于
怀而因以死焉观太宗怀鹞之事岂不有类于此耶而
岂太宗之所为耶夫小节之不辨将谓大者亦如此也
则书此事者非太宗魏徵之功臣乃太宗魏徵之罪人
卷十三 第 10b 页 WYG1301-0122b.png
矣李刘辈之记载虽未传而其人亦不足责也余故益
服孟子尽信书不如无书之言而叹司马温公之未致
思也
  题赵孟頫十札后
书格至孟頫一变说者谓其有意取妍微伤婉弱然右
军禊帖正以姿致胜固未可皮毛论也内府贮赵迹甚
夥观兰亭十三跋益知其师承所自原民部尚书王鸿
绪旧名赏鉴家其子图炯以所藏唐时僧义道小楷法
卷十三 第 11a 页 WYG1301-0122c.png
华经及孟頫十札进经尾馀幅古香可爱为书心经全
卷因留为珠林法宝朕惟取贵知足此卷展阅既竟为
拈赵法源流题数语而还之俾王氏子孙传为世守更
增艺苑一段佳话云
  书汉文帝除肉刑诏后
史称文帝除肉刑以感女子缇萦上书救父其事不经
余故叙而论之
夫文帝除肉刑甚盛德也高帝约法三章已去秦肉刑
卷十三 第 11b 页 WYG1301-0122d.png
复肉刑其在吕后悖暴之时乎帝既去诽谤妖言之令
因思及断体刻肤之痛而有是诏称虞氏之治欲以德
化民固不因缇萦之言也必因缇萦之言是转非帝之
本意且其事亦有不可为训者盖淳于公罪屈耶不藉
其女之言应出之淳于公罪当耶虽有其女之言应入
之其出其入亦惟视其自取是所为与天下共之何容
心焉而又何有于感一言而及天下乎且是诏之首即
述有虞氏则舜之殛鲧禹固未闻有代父之请也史迁
卷十三 第 12a 页 WYG1301-0123a.png
将以为缇萦之孝为过禹乎天下之被刑者多矣孰无
子女使皆效缇萦所为从之则杀人者可以不死不从
之则伤孝子之意如是则圣人明刑之教废矣夫逮系
谩骂固常人之情激切救父亦女子所有余独怪史迁
牵及肉刑之诏使有识者必致疑无知者谓可法乱圣
人之大经害贤帝之盛德是固不可不辨
 
 
卷十三 第 12b 页 WYG1301-0123b.png
 
 
 
 
 
 
 
御制文初集卷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