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制文集-清-高宗弘历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WYG1301-0035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御制文初集卷三
 论
  黄钟为万事根本论
史记律书曰王者制事立法物度轨则一禀于六律六
律为万事根本焉蔡沈书传又曰黄钟为万事根本夫
顺天地通神明类万物之情莫善于律然雄鸣有六雌
鸣有六三分损益而次第相生者其数并起于黄钟黄
卷三 第 1b 页 WYG1301-0035b.png
钟正则十二律正而天下之声无不正汉志所以有律
本之说也昔者黄帝使伶伦取嶰谷之竹生而空窍厚
薄均者断两节间而吹之以为黄钟之宫班固曰黄中
色也色尚黄五色莫盛焉钟者种也阳气施种于黄泉
孳萌万物为六气元也其长得九寸其围得九分其积
数得八百一十分在气为中气在声为中声岂非太极
元气函三统为一而立天施地化人事之纪者哉且夫
万事之大端有五一曰备数二曰和声三曰审度四曰
卷三 第 2a 页 WYG1301-0036a.png
嘉量五曰权衡而要莫不本于黄钟黄钟之数始于一
而三之三三积之历十二辰之数而五数备矣黄钟之
律九寸为宫缘此以定商角徵羽起十二律之周径而
五声和矣黄钟之长以一黍之广为一分十分为寸积
而为尺为丈为引而五度审矣黄钟之龠容秬黍千有
二百十龠为合积而为升为斗为斛而五量嘉矣黄钟
之龠重十二铢两之为两积而为斤为钧为石而五权
谨矣虞书所谓协时月正日同律度量衡其以此也夫
卷三 第 2b 页 WYG1301-0036b.png
盖天下数必从其朔理必原其始乾之初九一阳始生
天地之心而理数之权舆也黄钟者于时为子其卦为
复在人为喜怒哀乐未发之中是则造化之枢纽品汇
之根柢得乎此以尽错综之数定变化之宗直一以贯
之耳宜其为纯粹中之纯粹所由与天地同和者欤若
夫定黄钟之管者京房以准荀勖以笛蔡邕则以铜籥
和岘则以景表以至或求之于度或求之于尺或求之
于黍与铎甚至执指节以寻黄钟纷纭庞杂究莫得其
卷三 第 3a 页 WYG1301-0036c.png
指归惟蔡季通所云多截管而吹之以候律元者其庶
几乎夫凭器考声者形迹之论也审声知音者神圣之
蕴也善乎马氏之言曰心之精微口不能授性所解悟
笔不能书惟人心自得其中和声为律身为度然后究
极理数博考典章以合天地之元声此则宰万事于一
心而探本穷原有存于律象之先者矣
  汉光武论
世之论光武者率无间言而多不足其尚图谶一事者
卷三 第 3b 页 WYG1301-0036d.png
此亦责贤惟备之意乎然犹有未尽之旨焉余故叙而
论之
盖世治听于人世乱听于神恶治而喜乱岂人之情也
哉苟系桑之不谨将复隍之可虞起伏循环一消一息
至于人厌流离天思反德必挺生睿哲为人神主然而
飙回雾塞之秋草创蓼扰之际一辰未居众志不齐非
有神道设教其何以服天下哉且光武之兴也宛人倡
复起之谣西门有当为之谶既因集事难废半涂是以
卷三 第 4a 页 WYG1301-0037a.png
身历艰险手定太平大业爰济明慎综揽三大政之措
施虽高祖亦将逊其精到焉而顾以信谶一节吹求慊
德不亦失善善之意耶夫盘庚成王殷周之令主也其
迁殷而诰众则曰卜稽东征而誓师则曰龟命龟卜虽
较图谶为正矣然使众志一而奉命谨则亦曷藉之哉
是则光武之为其亦如斯而已矣若夫称圣经而罪桓
谭则又不无过甚云尔
  开惑论
卷三 第 4b 页 WYG1301-0037b.png
夫人情有所弗槩于怀者则不能无惑况西师之役决机
于午夜之密勿驰檄于绝域之阻阂语言泮不相同风俗
夐然各别是安能人人而告之以祛其疑故事以问明理
以答晰因仿四子讲德之遗意作开惑论其辞曰有春秋
硕儒者是古卑今循规蹈矩喜宽衣博带如鲁诸生厌突
梯脂韦若楚公子闻信
天主人欲有所缔搆挞伐虽不敢面折其非而每退有
后语也既而定伊犁俘名王成
卷三 第 5a 页 WYG1301-0037c.png
旧志辟新疆兵不血刃而归马于华山之阳(西陲一役/自乙亥春)
(两路大兵进发所过迎降恐后遂擒达瓦齐定伊/犁𨽻属诸部及秋已告成事无顿弦遗镞之费)乃造
于臻成大夫之席曰唉有是哉有是哉走怀杞人之忧
有日矣夫守在四夷其德莫恢佳兵不祥其理莫赅今
所见者回异乎所闻则是秦皇不必筑长城而汉武不
必悔轮台也曷以启予蒙乎大夫曰子不闻长卿之言
乎非常者固常人之所疑也无何阿逆叛群凶应如蜩
如螗曰枭曰獍断驿掳牧奋臂以逞一二只行野宿者
卷三 第 5b 页 WYG1301-0037d.png
或致戕其身命(阿睦尔撒纳潜蓄异志乘我师既平准/夷觊为四部大台吉未遂中途叛逃而)
(一时逆党如伊犁之巴磉克什木西路之阿巴噶斯/哈丹北路之包沁等先后煽附断台肆掠道路为梗)
是硕儒复过大夫之闾曰如何如何果不出吾所讶宜
亟罢是役祸庶少辑大夫曰子姑俟之于时师重进渠
远跳顺者抚逆者𠞰(丙子春我师整旅讨逆阿睦尔撒/纳窜去其党并就𠞰抚伊犁复定)
先是喀尔喀有青滚杂卜者𤡑狡佥回之駻獟也以收
都尔伯特四部时曾贾其牛羊用赐新抚乃藉以煽惑
众喀尔喀且欲私通阿逆之丑虏(青滚杂卜本喀尔喀/台吉恩封郡王从征)
卷三 第 6a 页 WYG1301-0038a.png
(密旨令将军等计擒阿逆时青滚杂卜实漏其信复自/军营逃回游牧蛊众撤卡甘心从赋为我参赞大臣纳)
(木扎尔执送京/师得正显戮)阿逆既窜罪人斯得喀尔喀众以休以
息然彼时将帅之臣追阿逆于哈萨克为其所卖同时
准噶尔宰桑之在役者皆习为盗而惯军诈者也见而
轻之(时阿逆窜迹哈萨克方以谲计缓师而将军达/尔党阿不审先机竞尔按兵待献坐失事会)
罢役则相率为乱欲复其旧制而耻为我臣是和起被
欺于辟展兆惠战出于济尔哈朗之所因也(厄鲁特宰/桑等从征)
(哈萨克者既心轻将帅所为思逞乱阶将军和起方往/追巴雅尔至辟展为逆𤞑莽噶里克厄鲁特呢吗等设)
卷三 第 6b 页 WYG1301-0038b.png
(计遣散驼马仓卒被害而将军兆惠/自济尔哈朗力战得出贼势复戢)硕儒曰吁是盖祸
结兵连吾不知何日之息肩矣尔其重整四甄夹攻两
路阿逆复自哈萨克窜归适遇我师又仓黄而遁去盖
自是哈萨克亦面内归化欲助我以擒阿逆而阿逆乃
只身入俄罗斯境穷极伏冥诛之故也(哈萨克以素稔/阿逆反覆且畏)
(怀中朝威德奉表来归请以擒贼自效逆势益蹙/仅以残喙投俄罗斯毙焉遣侍郎三泰验实以闻)豺狼
不可以犬豕畜鸱鸮不可以鸡鸭育是反覆喜乱之徒
再存之再不知感且残赋为奸焉是惟剪刈灰灭之而
卷三 第 7a 页 WYG1301-0038c.png
已更不可以仁义化迁乃欲姑息了事者又以为不杀
降人夫不杀降人可留降人之马而与之足力以受其
愚则大不可满福之遇难以及助二𤞑酋与我抗衡皆
此沙拉斯吗唬斯二鄂拓之所搆祸也(丁丑春复命将/军成衮扎卜参)
(赞舒赫德等由朱尔都斯路进伊犁将军兆惠参赞富/德等由额林哈必尔罕路进塔本集赛而成衮扎卜等)
(遇克勒特乌鲁特沙拉斯吗唬斯等鄂拓克皆抚降其/众不取其马驼大军过而贼皆反去乃遣都统满福领)
(偏师追剿沙拉斯吗唬斯二鄂拓贼人诡持军门劄自/称已就降抚并云前驱除道以待满福行次哈拉和落)
(竟以堕/计捐躯)至库车之稽绩实偾辕于逍遥更将申律旗鼓
卷三 第 7b 页 WYG1301-0038d.png
一新遂长驱直入而功垂成于崇朝(先是大和卓木既/还故部乃阿逆之)
(叛小和卓木孤恩助恶及兴师问罪围库车城而小和/卓木来援身窜入城自投罗网雅尔哈善纵贼失机遂)
(致养痈/贻患)黑水之守主客众寡之势虽愚者亦知其漂摇
以三千馀人敌数万众而搜穴得米掘井得泉贼铳著
木取铅丸数无万反以击贼无不中贼之酋豪于是两
军相合贼乃遁逃及穷追异域驻旅驰檄献馘称臣遂
成耆定之功高(戊寅冬将军兆惠直薄叶尔奇木道远/马疲被遮固守时经三月深沟高垒贼)
(不敢侵且屡获神应而夏前调兵在道副将军富德得/以檄促赴援又参赞大臣阿里衮解马适至内外夹击)
卷三 第 8a 页 WYG1301-0039a.png
(军威大振至己卯夏酋惧六师继进弃城远遁入拔达/山界寻以追兵压境其汗素尔坦沙闻风归化杀贼函)
(首以献回部悉/平西陲永定)臻成大夫乃进春秋硕儒而诏之曰两
大部落不为不强周二万馀里不为不广五年成功不
为不速前歌后舞不为不祥子徒见始事之秋选愞畏
葸者之腾口是所谓人然亦然人否亦否者也且师旅
征伐之于国犹雷霆霜雪之于
天非霜雪则万汇烦嚣之气不荡涤非雷霆则四时湮
郁之气不鬯宣非师旅征伐则梗我王化者无以詟伏
卷三 第 8b 页 WYG1301-0039b.png
惩创不敢抗干是以诘戎扬烈益当廑于重熙累洽之
年也子独不见达瓦齐之懵懵乎(达瓦齐献俘后赦不/诛且优赐王爵以善)
(终/)设云事慎首祸礼不纳叛是俨然以外夷弑君者为
敌国岂不甹我君哉硕儒曰岂谓是哉阳舒阴惨生民
大情离忧合欢品物同性绝者不可复属死者不可复
生损兵折将无补功成大夫曰吁子所谓执迷而不悟
者矣成大事者不顾小谋图大全者宁辞小害示应于
近者远有可察托验于显者微或可槩且子亦知损兵
卷三 第 9a 页 WYG1301-0039c.png
折将之由乎彼或内怯于心外受人诒决机不审迟疑
擿埴而自贻伊悔岂主人之罪哉若夫虎臣罴士折冲
宣力马超囊足姚期摄帻渴赏捐躯实不乏人而一闻
如是者午夜为之酸心举案为之忘食虽刻木结蒲无
以加兹而且赏延后昆太常纪绩如子所云则汉祖唐
宗拨乱草创之初宁无一人结缨死绥者哉礼记听磬
声则思又何以云乎故非沉几不足以图功非果断不
足以定业彼其狼狈相顾潜包祸谋者以螳螂之斧禦
卷三 第 9b 页 WYG1301-0039d.png
隆车之辙不自笇量何异苇苕之鸋鴂是以王师屡入
霆奋席捲如举炎火而焫飞蓬覆汤泉而沃白雪子何
不度以全局待以岁月而为是无稽之说哉硕儒曰若
仆者乃隙中观斗井里窥天以今日应机底绩论之何
妨再迟数年愧矣服矣豁然悚然大夫曰未也子姑听
之夫食椹怀音非纳叛臣奖䠞优遇欲集其勋(阿逆初/降时备)
(陈贼中情形请兵甚力即推诚奖任令副北/路将军以行时或有以厚遇新附窃议者)密敕周防
先示戚亲(时命固伦额驸色布腾巴尔珠尔与阿睦尔/撒纳偕行密谕察其动定虽非豫存逆亿而)
卷三 第 10a 页 WYG1301-0040a.png
(逆贼狡狯故智未/尝不在意计中也)操刀必割所戒逡巡(阿逆既以未餍/所望在伊犁时)
(居常不衣赐服及用私印行军檄踪迹颇露不逞屡敕/将军班第参赞鄂容安相机擒剿而因循寡断阿逆得)
(以入觐为词/乘隙生变)子云应机亦非至论三隙可乘未兴大军
(或又以为乘人之衅不知策妄多尔济那木扎尔年幼/昏暴此一隙也喇嘛达尔扎篡夺又一隙也达瓦齐复)
(篡夺之又一隙也彼时/皆未兴兵详见西师诗)加征增算何曾于民凡有水旱
无不恤赈运输给价防其蚀侵甘肃岁赋豫免庚辰两
部永靖并及其邻哈萨布露枭瞷文身无不内属慕义
归仁鸿庸爰建千古未闻若子者所谓菽麦未辨安足
卷三 第 10b 页 WYG1301-0040b.png
以知我信
天主人哉信
天主人乃召大夫硕儒而告之曰若二子者所谓楚既
失之齐亦未为得也夫顺
天者昌逆
天者亡故粤宛犹不逆时气而奉若者岂可恃力而誇
张且屡危而屡夷愈变而愈康钲鼓一动遂定二方凿
空二万馀里蒇事五载已央使畏难而中辍未必不致
卷三 第 11a 页 WYG1301-0040c.png
祸而受殃浮议者方且谓老成之言臧也在易师之上
六曰大君有命复之上六曰迷复有𤯝今得以利用禦
寇由颐有庆是不亦大幸乎夫获此幸者宜思何以获
此幸于
昊苍方将矜矜惴惴凛凛皇皇陨越是惧奚暇计之二
子之短长也哉
 说
  创业守成难易说
卷三 第 11b 页 WYG1301-0040d.png
唐太宗与廷臣较创业守成孰难时房乔魏徵各以所
见对太宗皆见其难独岑文本则曰创拨乱之业其功
既难守已成之基其道不易踵其论者率无轩轾于其
间盖以难即不易不易即难也而余则以为不然夫难
与不易岂可同日而语哉今有二人焉甲则饥乙则不
饱不饱者纵不果腹堪迟待焉而饥者一再不食将馁
而僵矣以是喻难与不易其轻重不可立见耶或曰难
亦不易也不易亦难也今必强为低昂是视死与不生
卷三 第 12a 页 WYG1301-0041a.png
为二也其可乎余曰是正所以为二也盖不生者虽不
得生而其实尚未至死其死者又安可复生乎以是喻
难与不易其轻重不又可立见耶难与不易之说明则
岑文本所云拨乱难守成不易之说余又以为不然盖
创业固难矣然以守成较之但可谓之不易而守成则
实难耳何则创业之主救焚拯溺危然后安其难可谓
至矣然于制度纪纲时有未暇留俟后人未为不可守
成者遗大投艰单心继序苟无以光前烈启后图斯懔
卷三 第 12b 页 WYG1301-0041b.png
然有不终亩之忧是创业者未竟之难亦守成者分内
之难也所系不愈重乎哉世之治产者或致亿或致万
或致千百无不可也子若孙持其业者增之可耳少有
所损于其间人将訾之然则嗣先王之基者不待失道
失众始为惭负前人但使式廓之版图或有侵削垂裕
之成宪或有废弛是即无以觐耿光而扬大烈昔舜之
称禹曰克勤于邦克俭于家不自满假君天下者勤俭
尚已顾创业者栉风沐雨不期勤而自无不勤筚路蓝
卷三 第 13a 页 WYG1301-0041c.png
缕不期俭而自无不俭至于守成之主席丰履厚易至
于骄骄则怠生焉故陈宵旰于太平之时言茅茨于玉
陛之世辄厌而不纳是非安不忘危存不忘亡鲜有不
盛满中之者以此思难则所以持难者可知矣况乎守
成之责固开国之主与继体之君所同一仔肩者也夏
之王也以禹为创业以启为守成殷之王也以汤为创
业以太甲三宗为守成周之王也以文武为创业以成
康为守成然禹汤文武未闻不自守其所创者以贻后
卷三 第 13b 页 WYG1301-0041d.png
昆也我不可不监于有夏我不可不监于有商我不可
不监于有周向使为子孙者咸知守成之难虽三代至
今存可也惟世少守成之主而后有创业之君出焉故
予之独以难责夫守成者非敢忘创业者之难正以慰
创业者之初心耳尚书五十八篇其涉创业者惟汤誓
汤诰泰誓武成诸篇其自二典三谟以至太甲说命立
政周官罔不于制治保邦为兢兢无逸一篇蔡传谓周
公所举三宗皆继世之君一篇中凡七更端深嗟永叹
卷三 第 14a 页 WYG1301-0042a.png
其意深远周礼为致太平之书所言体国经野皆守成
之事古人惟深见其难故言之不厌其详也如文本之
说将以继世而有天下者坐享成功视开创为有间则
古来守文令辟与蒙业而安者几可等量而齐观且使
中才之主得所藉口谓昔之人既为其难我仅居其不
易稍自暇逸亦无不可何用是汲汲为甚者溺于宴安
弗克负荷弃厥基焉夫孰阶之厉也故阐明其说如此
既申儆于后且藉以自勖焉
卷三 第 14b 页 WYG1301-0042b.png
  古长城说
木兰自东至西延袤数百里中横亘若城堑之状依山
连谷每四五十里辄有斥堠屯戍旧迹问之蒙古及索
伦皆云此古长城也东始黑龙江西至于流沙类然夫
蒙恬起临洮而属之辽东者今其城犹存乃去此数百
里而南且东西又不若是其辽也则古长城者岂循蜚
疏仡时所为者耶山海括地所未载于无意中得之荒
略口传而借余以垂其名岂非造物者之灵迹久晦而
卷三 第 15a 页 WYG1301-0042c.png
必彰耶尝苦载籍传记浮夸多伪固不若芚蒙无文者
世代相沿指实以道之无褒贬予夺于其间也则秦之
所筑为扩边乎为让地乎于古无闻而今传焉吾安知
天下之似此未传者当复几何乎又安知今经予传而
必保其后此之不又失传乎或曰此非城也盖天地自
然生此所以限南北也夫天地既生此以限南北则秦
之为长城益可笑矣
   (臣/)汪由敦伏读
卷三 第 15b 页 WYG1301-0042d.png
 御制古长城说以化工之笔行自然之文深入显出
   宇宙在手寻绎再四心目旷然在昔山经地志
   类出文人承传沿袭掇拾诹采辄矜为创获其
   经目睹记可覆按者百不一二数也况绝塞僻
   远游躅所不至之地哉兹以
 六御所经名王部长旃裘之众亲履而指数之其核
   实为何如者且谓天地自然所生以限南北尤
   不易之论盖尝观之百家之聚千室之邑率有
卷三 第 16a 页 WYG1301-0043a.png
   冈峦川阜萦回环抱之势至通都郡国则其阨
   塞阻要显然为之疆域屏翰皆非人力所能为
   圣人者为之相其阴阳建城郭宫室规重门禦
   暴之制无非因其自然易曰地险山川邱陵也
   王公设险以守其国此物此志也蒙恬之为长
   城后人专罪其长恶𠞰民其垂死所叹为绝地
   脉者一若设词以自文而不知其拂天地之经
   而不因其自然彼固未尝不自知之而深悔之
卷三 第 16b 页 WYG1301-0043b.png
   也然非亲历而得其实其孰从而證之或疑塞
   外蕃部联属虽逐水草亦各有分地且此故元
   上都兴州近境安知非昔之居是者残壁故垒
   荒略失传者耶是亦未可知然西北之瀚海流
   沙东北之窝集是非天地所限耶不宁惟是凡
   大川之达江海其入处必有砂横亘若户阈然
   浚辄复淤是乃在水中又岂昔人所为耶观此
   则天地所生自然者益信
卷三 第 17a 页 WYG1301-0043c.png
  穿杨说
国策称楚养由基善射去杨叶百步而射之百发百中
夫由基固善射者也观其饮羽贯札实有出众之能然
称人者当于事物情理之内苟其轶类绝伦而不至诡
奇衒异令人可信斯足矣若穿杨云者第以文晦遂致
义乖徒令后世疑由基未始有此匪曰褒之乃以贬之
矣且杨叶宽以分计长以寸计于众叶中指其一必将
朱墨志之然后可夫此众叶中之一叶立于二十步之
卷三 第 17b 页 WYG1301-0043d.png
外虽离娄之明不能辨也由基无离娄之明令其立于
百步之外尚不能辨其谁何安能百发百中哉然则穿
杨之说为伪乎曰何必伪尝集善射之人而较之三十
步命中者不能五十步五十步命中者不能百步百步
命中者不能百五十步盖物愈远则视之愈小百步外
之杨虽轮囷方丈视如三十步之树侯耳况弓之彀也
地远则力微至指(谓所指/之处)以为难何况中乎是则穿杨
云者剸言一树之叶而非一叶明矣我国家以弓矢雄
卷三 第 18a 页 WYG1301-0044a.png
中外支左屈右之技人尽能之然令立百步之外而穿
杨百人中不能得一必其技果超群者始能之而亦难
保其百发百中也由基以荆楚三户之流能百步以穿
杨斯已奇矣若必过为怪奇谬悠之谈诧以贯其一叶
则是世间情理必无之事愚者或惊为希有智者将信
其必无夫表德纪实将以俟天下后世之智者乎抑其
愚者乎或曰策士纵横之论多属子虚苏厉之告白起
亦取以相譬耳厉之言其诚其伪吾不知吾惟度之以
卷三 第 18b 页 WYG1301-0044b.png
理而并以已所能目所见者證之
 祝文
  告风神文

神大元中精辅翊生成以吹以嘘百昌勾萌昔我
皇考作是灵宇在紫禁巽方维历有年所侧闻曩时旱
魃为灾彭怒涨天继日以霾我
考竭诚爰命宗枝曰帛曰牲祝史致词遂蒙
卷三 第 19a 页 WYG1301-0044c.png
神庥骇飙为收禾黍沐泽乃亦有秋兹者雪旱于冬雨
旱于春自春徂夏震雷无闻山川出云庆散于风不惟
其景乃惟其终曰予不德小民何辜无麦无禾渺渺愁
予曰惟百神各有攸职功在苍生乃庙而食用是陈词

神之佑致是咎徵皆予之咎愿敕飞廉速收其暴油云
以作雨师前导曰予不诚
明神之欺降罪于予予其敢辞屏息以待惟
卷三 第 19b 页 WYG1301-0044d.png
神之思
 社稷坛祷雨祝文
(臣/)闻人事失于下
天变应于上兹亢旸之示警洵赞化之无能言念昨年
秋霖缺而冬雪乏逮至今岁春望霈而夏未沾历四时
之久矣嗟三农其如何
常雩步祷弗蒙矜不敢再三之渎群祀亲藩徒致吁益
增宵旰之忧敬念
卷三 第 20a 页 WYG1301-0045a.png
右坛为祈报之所载稽
祭义司土榖之精蠲吉虔斋摅忱躬恳为民请命愿代
万姓之灾责已惟诚奚啻六事之舛重举答阴之典冀
施甘雨之滂云作雷随毋俾箕伯侵轶牺成粢洁尚敷
帝里休和殷伫
神歆立沛祥澍
大雩祝文
(臣/)
卷三 第 20b 页 WYG1301-0045b.png
命嗣服今廿四年无岁不忧旱今岁甚焉曩虽失麦可
望大田兹尚未种赤地里千呜呼其惠雨乎
常雩步祷未蒙
灵佑
方社
方泽均漠弗佑为期益迫嗟万民谁救敢辞再渎之罪
用举
大雩以申前奏呜呼其惠雨乎
卷三 第 21a 页 WYG1301-0045c.png
上天仁爱生物为心下民有罪定宥林林百辟卿士供
职惟钦此罪不在官不在民实(臣/)罪日深然
上天岂以(臣/)一身之故而令万民受灾害之侵呜呼其
惠雨乎谨以(臣/)躬代民请
命昭昭在上言敢虚佞计穷力竭词戆诚罄油云沛雨
居歆赐应呜呼其惠雨乎
 
 
卷三 第 21b 页 WYG1301-0045d.png
 
 
 
 
 
 
 
御制文初集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