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布衣集-明-宋登春卷一

卷一 第 1a 页 WYG1296-0544c.png
钦定四库全书
 宋布衣集卷一
            明 宋登春 撰
  韩孝子传
昔者吴延陵季子聘于鲁入其国而说其人察其俗而
知其政闻其乐而辨其德先王之道于是乎见矣苟以
心观之何今昔之有哉子自楚过卫适邹闻有韩孝子
者清修苦节之士也以明经中嘉靖乙酉乡举因母老
卷一 第 1b 页 WYG1296-0544d.png
不可离于膝下以此故不仕孝子曰朝廷明制都鄙养
士所以待用也吾不为之用坐受其赐于此心不安遂
以某年月日食廪若干鬻田宅服物依数输于官时人
笑之以为痴母死庐于墓侧朝夕负土成丘高数仞读
书明道不喜浮文跏趺坐常数月不语有子仅能应门
户年七十卒于家呜呼哀哉韩孝子天性之善如此若
幸而生于昭定之世得圣人而裁之其造就岂止此哉
繄曾闵之亚也其行实姑为之录以俟观风者采焉自
卷一 第 2a 页 WYG1296-0545a.png
有太史公书之传之天下流于后世可以厉贪夫激薄
子有椑于世教多矣孝子名元仕号海鹤兖州府滋阳
县人
  辽小纪
辽王植太祖高皇帝第十四子洪武十年生母韩妃生
二年初封卫王改封辽王国于辽东广宁城王好武力得
巡边出塞练简士马已而坐罪夺禄会靖难兵起渡海
归改封荆州倍加禄得支二千石尉校三百人旗军三
卷一 第 2b 页 WYG1296-0545b.png
百人文皇即位来朝卒谥简王子贵烚立荒淫无道废
为庶人简王第四子贵煨立卒谥肃王子豪墭立世子
恩鏋卒以世子妻妾殉葬宪宗不许肃王次子恩鑙立
卒谥惠王子宠涭立卒谥恭王子致格立嘉靖三年封
卒谥庄王子宪㸅立初封句容王嘉靖十八年嗣隆庆
三年坐罪废为庶人发送高墙国除子幼其母娼也今
寄养楚王府无行论曰膏粱之性难正有以也夫传曰
骄奢淫泆所自邪也四者之来宠禄过也辽自首封相
卷一 第 3a 页 WYG1296-0545c.png
继七王无大显德今庶人㸅性鄙寡施黩货无厌蔑宗
亲秩优竖自恃察慧小才谓人莫已若者轻积细过以
致侮慢贤豪自陷机阱而莫之知也悲夫七世宗祧荡
覆烬灭何辜哉何辜哉万历三年九月初一日
  兖州四大景诗序
兖州山东重镇也鲁周公所封之域左据海邦襁负岱
宗肠胃洙泗怀挈凫绎为荆吴孔道乃天子藩屏之地
古昔睿帝哲王所自出也迨今圣裔帝胄济济振振而
卷一 第 3b 页 WYG1296-0545d.png
多才贤其荐绅学士犹敦尚古礼往往有良刺史来守
是郡名列古志多矣由此观之非乔岳之精沧溟之灵
焉能致之哉因绘四大景诗以纪之见一州之壮观百
代之雄图也
  送游公兵备井陉序(代作/)
游公守兖三载无秕政朝廷擢为山西兵宪分巡畿内
防守要害统理戎务获鹿为驻节之所乃战国赵之石
邑今我腹心之地也其西则有上党云中九原为之右
卷一 第 4a 页 WYG1296-0546a.png
臂其东则有渔阳密云辽海为之左腋太行雁门紫荆
井陉之口此为天下之脊也若乃易水鹿泉常山滹沱
之险正当京南巨冲之镇出入吐握之门五方杂处多
不轨之民自古陆梁之乡用武之地至今引弓控弦之
士毡裘狗马之俗犹夫昔也乘衅之雄狗偷之盗或时
窃发而民用不宁非明哲君子兼智仁勇之德不能以
镇之经国者以此为隐忧焉窃以公命世之才秉文武
之资智足以知民物之极仁足以使三军乐死勇足以
卷一 第 4b 页 WYG1296-0546b.png
断疑发大计即公车所涖抚而治之有馀矣自今我皇
上顾无腹心之忧乃有股肱之庆天下元元之民厥有
望哉即今首夏闻公戒日饰驾旌麾北指父老垂涕相
诵盛德虽牛童马走之口亦载诸道途鮿生敬裁芜辞
聊代一钱之赠
  与兖州乙中桥秀才书
鄙人少无检操性褊狭实不能容物尝因触冒权贵脱
虎之口屡矣亦不能自改多为人嗤笑以故亡匿山谷
卷一 第 5a 页 WYG1296-0546c.png
间惟与道流日亲孤陋寡闻不复比为人数矣曩者以
文章辱知于足下虽有过情之誉鄙人不敢自信亦不
敢不加勉焉恐先犬马之年不副足下所望也鄙人近
来方知足下之义甚高事无过举皆自衷出何横为流
言所加谤讟日兴鄙人甚惑之至夜不寐既而思之若
有所见也请试言之可乎吾昔闻之君子去泰去甚所
以防患也鄙人常以此自警固不敢为苛礼小节以形
诸人也所以者何夫太白者易污甚廉者易毁过洁者
卷一 第 5b 页 WYG1296-0546d.png
易辱是以申生遭骊姬之难也屈原罹怀王之放也二
子皆由此道以致之耳由是观之非同明不能相照非
同类不能相求非同声不能相应人情然也物理亦然
也何以见之夫南威之容天下孰不以为美而嫫母嫉
之妍媸之不同也泥蟠之翼天下孰不以为神而鳣鰌
侮之类之不同也高世之才独知之行天下孰不以为
贤而庸人议之不肖者非之道之不同也且夫善人夜
行自保其不为盗窃不能使狗无吠已也君子谋事自
卷一 第 6a 页 WYG1296-0547a.png
保其不失忠信不能使人无疑已也此其势之必然者
也又何刺制于其心哉人有争年以长以不辩者为胜
也是故君子见其大而忘其细也操其常而任其变也
严其已而略其人也是以柳下季遇三黜而不去管夷
吾就囚虏而不辞是必有故也如使南威与嫫母坐而
争怜失其所以为美矣蛟龙与鳣鰌起而相牙失其所
以为神矣哲士与臧获数而较长失其所以为贤矣譬
若隋侯之珠使之弹雀与瓦砾何异干将之剑操之割
卷一 第 6b 页 WYG1296-0547b.png
肉与庖刃何殊如是者孰不谓贱其本而贵其末哉大
雅整之于身与农夫揖让登降可乎如是者孰不谓重
其所轻而轻其所重哉是故君子即物而议比德而交
权时而作见可而进知难而退周旋不失其所守之节
也若夫死生荣辱得失毁誉如浮云过目瞬息而灭乌
有定哉此可与足下尽言岂敢为迷俗者论也鄙人今
尚良食虽不能据鞍上马亦可以有为也足下毋以穷
老而弃我请间以教之鄙人深有望于足下也敬裁书
卷一 第 7a 页 WYG1296-0547c.png
山中遥寄城府傥赐回音挥云以待
  荅乐陵王凤冈书
鄙人适值穷老之年逃遁山中岩居谷饮于世何望朝
夕祓除其心惟以文章自娱不意足下辱惠玉声道及
往事鄙人感激充臆为之太息昔者令先王待鄙人不
薄列之于宾客之中揖之于广庭之上言听计用自幸
有国士之知当足下为子时践石以上者即有孝闻著
于藩国至于今齿疏发落遇鄙人无异先王之日盖闻
卷一 第 7b 页 WYG1296-0547d.png
仁不忘亲谊不遗远德之至也去仁无亲废义不立审
足下既不遗疏远之人是必不忘亲矣不忘亲不遗远
人孰忘遗足下哉鄙人独宿长夜梦想容辉俛仰山中恨
无晨风之翼荒具短札遥寄左右岁杪隆寒足下当为
宗祧自爱
  何蹻小传
何蹻者东郡人也幼习尚书举孝廉隐居不仕以才雄
自高性抗直不诡于俗家贫好著书喜黄老一时宗室
卷一 第 8a 页 WYG1296-0548a.png
贵人皆爱慕之多相迎致不就昔曾雅予凡有论辩至
今尚记忆之大抵论为文章诗赋以养气存神为主去
俗澹泊为要非圣人之言不存非三代两汉之书不观
虽饮食起居亦与诸人异目之曰蹻以故多嗤之与予
别二十年后闻竟以馁死论曰非俊疑杰固庸人常态
不足怪也至于嘉言善行没没无闻呜呼太璞不毁无
以为圭璋椅梓不残无以为琴瑟斯言季世也庸讵知
夫所谓淳厖之上也乎此可与渊心志道者言不可与
卷一 第 8b 页 WYG1296-0548b.png
浅学迷俗者道也何子其有也夫
  与濮阳李理卿连山书
鄙人无行逃死山中岩栖云卧朝夕与樵牧为伍掬泉
煮茗趺坐焚香此山中活计耳昔者一遇足下于濮水
之上谈笑大噱引满举白披心写意实无纤介不合当
是之时自恨相见之晚也不意别长远矣至于今缅然
引领西望烟云飞鸟无不系情前岁杨生附书通问渺
无音耗殊为惘然意足下弃我如遗迹焉又肯念山中
卷一 第 9a 页 WYG1296-0548c.png
人山中人
  蘧庐生传
泗上公有冢嗣曰颐直其名蘧庐其号鲁贤公子也自
稚齿诵六经四子书及其抱子时道既通南游荆吴东
表海岱还历稷下寻古圣贤遗迹访问岩穴高士年三
十耕牧峄泗之阳冥仁义薄曾史探圣域窥妙门刍狗
万物蜉蝣天地不知富贵之为荣贫贱之为辱死生寿
夭之为变此其所以遁世无闷而与造物同游者也予
卷一 第 9b 页 WYG1296-0548d.png
读古周易至井渫不食未尝不掩卷三致叹古之君子
没世而名不称者多矣岂斯人之徒欤嗟夫嗟夫书其
事以遗后人之慕善者鄙人何敢与于斯文
  书侯生活役夫卷后
初世宗皇帝四十五杞春正月即有淮徐河渠之役大
起南北丁夫除饷代四十万颁白者与焉适岁之不易
民虽藜羹藿鬻曾不满腹被袯襫戴簦笠偫畚挶沾体
涂足自春至夏罢惫劳极嘘气成云挥汗成雨蒸而为
卷一 第 10a 页 WYG1296-0549a.png
疫毒流千里呻吟之声遍于郊野伤而不起者甚众河
渠之功几废司事者忧之以书币徵侯生等六十人给
以仆马官食各分部昼夜巡其病者往来百里之内诊
视凡数越月董役者记之所痊活一万四千馀人生之
功居多论曰医之为道也大矣是以圣人不居朝廷而
隐卜故曰医乃仁术也民之司命也自黄帝臣俞跗之
后邈乎无闻至春秋之世秦越人活虢太子决赵简子
七日而寤汉文时淳于意奉诏问之此见于太史公之
卷一 第 10b 页 WYG1296-0549b.png
所记载也考之上下数千年唯称此两人不亦难乎医
和所谓上医医国其次疾人较之侯生虽不放之于古
亦非俚俗医师所可比拟哉
   附乐陵王书
 不肖孤某再拜稽首奉书先生有道孤不德获罪于
 天遭此闵凶苫块之馀僻陋无闻恐不能承守宗祧
 有负先王付托之意日夜寒心寝食不忘思得贤者
 以辅之此孤之至愿也孤行年四十阅人多矣孤乃
卷一 第 11a 页 WYG1296-0549c.png
 今而后知先生为天下士也窃尝闻先生高卧一丘
 而信义重于诸侯礼让施及萌𨽻非道义之与虽馈
 之千金却而弗受先生其贤乎哉孤之所谓天下士
 今先生自楚不远数千里而至敝邑此天之所以不
 弃先王而有意于孤也先生独不念昔日一面之识
 而忘孤之凉德乎意先生必不如此恝然也孤粪除
 先人之敝庐拥彗以待先生先生肯举玉趾以临北
 面请益幸而教焉密迩举大事于先王得讲于长者
卷一 第 11b 页 WYG1296-0549d.png
 使无失丧纪不亦幸乎孤犹当致力以奉左右而不
 辞也敬赍锦绣四纯宝璧二双先于文马二驷请致
 于先生幸勿谈笑而挥之即后遣使奉迎青山之馆
 翠芷之幄辞猿鸟谢松筠出烟霞渡洙泗孤东向跂
 足而望先生如岳降也礼仪深愧不腆另具一通不
 肖孤某再拜稽首奉书先生有道
  辞乐陵王书
布衣旅人某再拜稽首奉书大王足下春也窭人之子
卷一 第 12a 页 WYG1296-0550a.png
远道饥寒沉洿鄙俗之日久矣末路无以自拔遂至衰
老筑室山中足下不知仆之不肖欲置之侧席以备顾
问饰宾馆为诸胄子矜式仆高足下之义尝因以自裁
之既无寻尺之禄又乏一艺之长乃以区区穷僻之人
而求立乎高轩华冕之上应对乎多方仁义之府取容
乎左右便辟之侧是持方枘而加圆凿其势不能相合
也亦明矣人孰不云足下宫中雁鹜馀食可以饱仆也
况多残杯馀沥亦足以饫之山人藜藿之肠岂不欲哉
卷一 第 12b 页 WYG1296-0550b.png
惧失于朵颐受者固为不祥而与者亦几乎吝矣此仆
宁负罪而不敢奉足下严命也至于足下惠爱之意岂
敢忘之仆又因足下以思之方今白头游遨之士遍天
下抱一艺而终身不得售者多矣足下若肯择其可者
而收之仆将南游为足下致之又何难之有哉唯恐足
下之不好耳吾友人张顺斋先生此海内布衣高士亦
穷而无家者今寄食于阳翟之里其才艺文行过仆百
倍他日傥以姓名求见足下不惜阶前盈尺之地召而
卷一 第 13a 页 WYG1296-0550c.png
进之请面试之乃知仆不妄也某再拜稽首奉书致谢
以辞
  泗上公传
泗上公者鲁靖王之后乐陵宣懿王裔子太祖高皇帝
七叶孙也幼英发壮而长鬣广颡望之若玉立说诗书
重然诸好射击剑有古豪侠风人皆壮之日与贵游公
子奇材剑客椎牛击鲜日费数金围棋赌酒终宴不罢
平原信陵之流亚也年四十携妻孥庐于泗水之涯因
卷一 第 13b 页 WYG1296-0550d.png
号泗上公家无遗金泊如也九子一甥登进士公自拟
向平婚嫁毕无儿女之忧遂杜门谢客去华就实不入
城市二十馀年其发种种矣公尝语人曰人寿几何虽
勋庸当世乘轩服冕转瞬百年一秋叶耳宿有良田百
亩可以供饘粥薄田六十亩可以供线麻岁时伏腊分
甘哺孙弹琴击缶咏歌先生之风以乐其心亦足矣勋
庸服冕于我何有哉人皆以公为达生又以为得异人
授导引之术云仆自束发时讲业于鲁得侍燕居执杖
卷一 第 14a 页 WYG1296-0551a.png
屦而从之游久矣因知泗上公故为泗上公传
  海岱耕夫传
海岱耕夫者讳颐垫泗上公叔子也禄薄不足以给妻
孥退耕于野因自谓海岱耕夫性木讷厌嚣嚚被草衣
褐疏食水饮晏如也日诵古文数篇及高士列传独喜
陶徵君为人辟隙地植菊数十本花时摘园蔬沽时醪
招友于摺故旧清言永夕祝太平天子万年宾主庆膺
祉福居常牧鸡豚供父母养暑则拖杖策荫茂树抱子
卷一 第 14b 页 WYG1296-0551b.png
弄孙寒则拥败絮高卧或数月不出户庭人莫窥其蕴
时饭牛商歌若出金石噫古隐君子之流也其志行不
能悉举此记其大略也
  泗上送吕琴士还开州序
开州古赵郡与敝邑相去三百里其地多枣栗之利而
民殷众富厚慷慨之士悲歌之子接踵而出以吹竽鼓
瑟击筑弹琴为乐斗鸡走犬六博蹋鞠为戏其俗今昔
无异也山人少学纵横家术行游诸侯众矣竟无遇之
卷一 第 15a 页 WYG1296-0551c.png
者中年以操缦之技为业往来江湖间荐绅学士咸器
重之适郑王自南还从而学焉以此海内之名大著矣
与予遇于洙泗之间言及音律之学甚悉且详杯酒为
驩旬日别去赋诗以送之泗水秋风宁无悲乎宁无悲

  与桐冈谢明府书
仆自结发时游学邹鲁之间数奉教于诸君子大有所
获唯足下为多至于颠毛尽脱岂敢忘之哉足下结驷
卷一 第 15b 页 WYG1296-0551d.png
连骑旋轸西陲不知几何年矣自前岁方乃一见嗟夫
人生嘉会岂易得哉盖有天数耳非人力可能胜耶仆
屡闻足下斥及贱名不知仆近来困惫不能出门户自
信填沟壑之日不远矣敢辱长者置之齿牙间哉今岁
新春恭审玉体无恙仆甚喜慰既而复有所怀仆尝谓
人跻耄耋之年虽持粱龁肥服食参术亦无多补矣惟
省思虑一精神斯乃养寿命之原佚老之术也足下业
已察之仆徒作梗偶语耳又何足较量也虽然狂夫之
卷一 第 16a 页 WYG1296-0552a.png
言圣人择焉足下择之乎
  再答高生书
仆鄙野人何敢比于人数公何念之深也岂其气味之
相似耶又何愚智之异乎仆以足下鸿渐之翼当自致
于青云之上久矣今何荦荦如是耳意白璧明珠岂终
掩于尘埃哉必有识者俟其后也仆岂敢私知于足下
当为国家天下自珍爱之使旋附启
  辞鲁宗室龙山书
卷一 第 16b 页 WYG1296-0552b.png
登春白吾子足下仆本逋亡介特也淹恤在外三十馀
年险阻艰难备尝之矣唯治古学贵文章朝夕不倦至
于今发敝齿腐竟无遇之者穷老以至此矣又谁咎哉
尝试论之怀荆山之璞握灵蛇之珠孰不以天下重宝
惜之然而投之必见怒献之必见刖此自信之不笃盖
非他人之罪也若夫翳桑之殍被裘之子耻夫尺寸之
功藐视无妄之金此非矫情干誉要皆笃于自信者也
去年五月弃江南之业自楚而归至于城濮得数君子
卷一 第 17a 页 WYG1296-0552c.png
矣皆山东之隽也今年春三月过泗上来邹峄吾子见
访山中班荆道旧觞酒豆肉往复甚动又为之筑特室
治从者衣屦且使之无呼庚癸倏忽星纪屡迁岁云暮
矣仆惧怀宠之戾日夜不知所裁仆尝私曰吾子之于
予也譬如草木若非气味之似也焉能以及此哉某再
拜奉书以辞并谢吾子龙山足下
  谢乐陵王携酒见访山中
恭承大王足下不惜玉趾见访山中开醇酎出丰膳言
卷一 第 17b 页 WYG1296-0552d.png
笑尽日复领绪论遍及国语与先秦策士之书析精剖
微深中肯綮仆瞿然而悟忽焉而觉飞动之意渐化之
机油然矣神知心喻口不能自道也丽泽之雅一至斯
乎家僮持简走谢勿罪不恭幸甚右启大王足下
  与高生书
仆闻诸鲁人言蕙轩子义甚高有古烈士之风焉过听
谬者之语馈以醇酒一罂肥牛一肩以壮夫遇我意必
将以有为也不知吾耄而且惫也苟见其貌而悦之闻
卷一 第 18a 页 WYG1296-0553a.png
其言而恶之是故君子不使人见而沮之也若夫眩人
之目乱人之耳吾弗能为已矣藉使蕙轩子诚知吾耄
而且惫见而不沮吾将与之面结以为驩矣虽一日特
牛之享吾弗敢辞惟吾子为知已故道之以醳蕙轩子
  游峄山记
邹峄东方名山也成祖南征时特赐玲岩侯爵载在祭
典万世不穷非秦皇汉武荒淫之祀也考之诗书传记
见于鲁颂保有凫绎在春秋时为邾子国于尔雅纯石
卷一 第 18b 页 WYG1296-0553b.png
相积连属而成山侧叠倾亚窍穴逶邃大槩似累瓜之
势其馀岩洞怪石类物之形众矣万历元年癸酉三月
予与蘧庐生自兖适邹谒孟子庙遵西南山麓而入历
小冈沿曲涧循芜城迤东转北有读书洞出泉清冽盈
坎而不流于此更衣膳饔复东行披荆蓁步草莽萦回
纡曲而上有石横枕崖畔状如覆屋前轩后杀即燕子
岩岩下有小洞刻石绘孔子像有记时哲薛君中离为
之也岩之右孤桐在焉根盘石隙高五寻馀围数尺许
卷一 第 19a 页 WYG1296-0553c.png
不知生于上古何代自禹分九州迨今三千馀年相传
以为旧物意大椿之类乎与蘧庐生引觞满酌抚摩盘
桓其下良久由此而之东北升于山腹之间至片石梁
约有半射块峗突怒若颓若圮睥睨绝涧其深不测目
眩股慄欲退而不能及下踰百步石群峰相环原隰沃
衍草郁茂若有庐舍人境泉流石上可以漱濯北望巨
石壁立似无路可通至则侧身而入陟岭砠据石磴由
清宫至仙人洞洞深数十丈下有一穴通山后而出洞
卷一 第 19b 页 WYG1296-0553d.png
上磐石可容数千人道士屋宇居洞之左苍藤古木佳
卉秀石曲有幽趣可以游息于是采山蔬烹云茗扫石
焚香考钟击磬歌硕人在涧之章日暮山紫清晖娱人
霞巘烟峦灿列画幛景与神会心与物冥山水清音比
于丝竹蘧庐生欲结茅读书矢予有终老之志焉其次
凌晨游至废宫基址俱存可宜卜居于此向西北以渐
而高跻嵚崟履埼礒鱼贯猿引乃能行至此虽猎夫樵
牧弛担释负攀缘肋息犹惧不免其前道狭益险阻陡
卷一 第 20a 页 WYG1296-0554a.png
绝转自山口而上两石相抱如门过此则见白云宫坐
石上掬泉而饮有古松七株断碑残碣数处访寻勒铭
旧畤四望苍然汶济洙泗经其右龟蒙徂徕峙其左滕
薛徐兖州其前岱宗梁甫耸其后四方形胜数千里如
在尺寸之间夫子小鲁愈亦信然又北上五华顶此最
高处也中有石窦仅如瓮盎匍伏蛇行方出窦外周若
一亩之宫两面峭壁下临无地前视盈尺之路超距而
过有石枰可奕在朝天泉之傍传者曰广成子脩道处
卷一 第 20b 页 WYG1296-0554b.png
也又指纪侯墓在崭岩之上此处虽猿狖巧捷亦不能
到何得而穴之墓之有无不可考此询方人之言也如
此异迹甚众自不暇信其梵宇琳宫云房丹室最盛于
金元兴替无常弗可纪录至于幽泉秘洞亦不胜数山
之去地至巅上下四十馀里纵横倍之好奇之士虽穷
年游之而不能遍繄予游天下名山多矣未有若是奇
而且异者内虚外通钟灵毓秀实圣贤发迹之所藏蛟
龙生云雨利民人奠社稷邹峄之功大矣丰其禄崇其
卷一 第 21a 页 WYG1296-0554c.png
秩不亦宜乎予与蘧庐生每游必问于是因识其处归
来常隐起于胸中今年三月上已日记成蘧庐生伐石
命工刻于峄阳书院
  约李伯承少卿游峄山书
鄙人因读管子书所记天下名山五千二百七十邾峄
列其一焉高虽不及龟蒙至于灵彻峗磈其势难以名
状况乃神草灵药又多产于此邹鲁胜槩在此一山此
去大邑车驰人走不至三日而达矣昔闻明侯常欲寻
卷一 第 21b 页 WYG1296-0554d.png
真五岳采秀名山为引年佚老之计不然则已欲复其
志舍此甚迩何远图哉即今献岁载阳蛰苏鱼陟赍粮
絜榼仆夫整驾飘轻裙带长剑涉汶阳而渡洙泗即邹
鲁之乡矣鄙人扫石山中以待大与明侯为十日之饮
此天下一快事也若乃垂华藻于凫崖遗芳躅于峄岩
后世慕其人而称述焉载之于野史列之于篇章昔人
李白之楼杜甫之台于明侯又为三矣鄙人骥尾之附
名亦不朽乎山中之灵得人而愈胜矣明侯当以此为念
卷一 第 22a 页 WYG1296-0555a.png
   附李北山答宋鹅池约游峄山书
 仆自结发谈艺四十馀年所遘海内布衣能诗者不
 少大抵挟寸长以干人不则睥睨傲岸若无所容此
 常态也惟足下则不然方其至自荆州才奉咳唾即
 如石投水不觉入之深也故留之阅岁睹其自奉澹
 然自视欿然自负迥然澹则寡嗜欲欿则虚受迥则
 不适俗韵百凡山人常态悉无之夫亦难得哉一且
 辞我曰我以布衣与缙绅颉颃非诗之故乎诗非学
卷一 第 22b 页 WYG1296-0555b.png
 不足以廓之非文不足以达之与其役役尘埃以竞
 章句孰若养晦深岩彻坟典之为益乎余嘉其志不
 虞足下竟有峄阳之行后杨生至具道足下隐居高
 蹈及见招游山书不俟卒业辄叹曰有志哉山人也
 书记翩翩进乎艺矣初仆与足下所谈者诗耳既文
 矣姑与之论文可乎六经之下庄骚太史所录足下
 之常业也非古人之糟粕乎撮其篇采其句步其矩
 矱学邯郸者也操刃而得其肯綮视为止行为迟学
卷一 第 23a 页 WYG1296-0555c.png
 庖丁者也君奚取焉取之得虽在里巷愈资见闻取
 之不得虽遁世没齿弥增丰蔀耳往见人之学史汉
 者窃其隐语欺人以所不知是又不善学鲁男子矣
 若夫游山之约深惬予衷初以五岳未遍捃摭方舆
 诸志作五岳图考少纾卧游之想兹奉来教云云所
 谓望屠门而大嚼浸浸乎垂颐涎出也今走门人徐
 子升往讯芳躅逝将抚峄阳之孤桐吊邾子之故国
 读秦碑于叠嶂俯龟蒙而盘桓声弦歌以续邹鲁之
卷一 第 23b 页 WYG1296-0555d.png
 风陟绝巘以占海岳之气兴尽一揖而返使孙登鸾
 啸之音复振空谷仆得为迷途之嗣宗足矣
  新河县守令题名记(代作/)
士芳不佞承乏治新河三年因阅志书内守令在国朝
凡三十二员名除隋元六人恐岁久湮没臧否无闻考
之方册循诸耆旧题其名而记之勒之于石树于厅之
左常接于目省于心警诸后为令者芳也敢不自勉乎
记曰若某也宽若某也察若某也仁若某也信若某也
卷一 第 24a 页 WYG1296-0556a.png
刚若某也懦若某也䛕若某也廉若某也诡若某也贿
此十者方册所载耆旧所言也士芳曰宽则其政也缓
其民也弛察则其政也贼其民也觖仁则其政也均其
民也和信则其政也孚其民也笃刚则其政也厉其民
也残懦则其政也紊其民也迷䛕则其政也枉其民也
诞廉则其政也威其民也诫诡则其政也驳其民也愎
贿则其政也渎其民也骄譬若形之于影声之于响何
所顷而离之哉若乃宽而不缓察而不苛仁而不柔信
卷一 第 24b 页 WYG1296-0556b.png
而不固刚而不猛廉而不矜此六者政之经也德之符
也若乃懦而紊䛕而枉诡而驳贿而渎此四者德之贼
也政之蠹也芳也北鄙人兢兢然为此惧后为令者视
之以为何如哉
  重筑宁晋县大陆泽堤祭后土文(代作/)
万历五年丁丑三月甲辰知宁晋县事胡某备以牺牲
祷于大陆泽后土之神曰今也农隙之候有事于堤防
某端诸龟筴谋之髦士询诸耆艾必也神民洽和乃后
卷一 第 25a 页 WYG1296-0556c.png
集事因喻民以辞夫堤防之设其来尚矣易曰王公设
险以守其国为之城郭以禦寇盗为之堤防以蔽涨溢
为之津梁以通商旅为之关塞以禦暴客此四者自昔
圣王明君之首务百执事所当经理者也稽古神禹画
九州平水土凿砥柱导江汉疏九河为彭蠡之障垫溺
原隰百姓乂康齐桓公塞九河为巨堤长防以广田居
民富国伯成数世之利汉武帝伐淇园之竹塞瓠子之
口以禦河决氓赖以安迨我太祖高皇帝开国之初南
卷一 第 25b 页 WYG1296-0556d.png
修荆襄之要东壅淮汴之冲民到于今无患此又万世
之利非齐桓汉武所可比拟也由是观之堤防之务岂
细政也哉夫大陆一泽居治之东偏乃九河所汇之处
一枝自南逶迤而北八枝从西蜿蜒而东适或秋霖淫
雨平地水深数尺浩渺澎湃一泻千里驶如马兔迅如
锥矢牛羊不及走鸡豚不及收朝为禾黍之畴暮化为
鱼鳖之乡鹄鹜之宅矣虽半米一菽无所获寸草尺木
无所采百姓阖门无所奔也奄尔室颓忽尔垣毁敝撤
卷一 第 26a 页 WYG1296-0557a.png
暴露人畜俱困于水中央矣汹汹嗷嗷四顾无告当此
时人人过之目睹心动况予独无忧恤者乎明日之四
月麦秋将届矣农务将急矣斯功不可以已矣因循旧
防苟预为计断者续之卑者增之薄者复之缺者补之
诗云救之陾陾筑之登登龟曰厥卜吉哉士曰厥功序
哉耆曰厥役均哉予曰可矣神民洽矣遂乃垦土行事
再敕尔众庶勿荒勿怠以干上之诛故喻以辞神其听之
  与澧州刘洞衡先生书
卷一 第 26b 页 WYG1296-0557b.png
鄙人游天下将遍矣皇皇栖栖无所止泊虽然蓬舟所
逐意不出大地之上身外之计又何足较云自澧上别
后鄙人潜伏山中空谷虚壑正宜麋鹿之性虽不能饮
水茹芝坐石看云亦可以乐饥矣去岁还乡里拜坟墓
会宗族问故旧悦亲戚纵酒无厌靡知底极就木之后
乃有定论因与足下道之每忆萧寺风雪之夜与足下
拨火地炉谈及风雅真前无古人矣当是时适有衡岳
之游足下以两言教之至今刻骨不忘世路无期不知
卷一 第 27a 页 WYG1296-0557c.png
何以为报也小徒邢子云有都下参省之役为书附往
敬候南宫之选想足下闻道益深所著之书今不知几
种何由以见之和唐诗选必有挟策傥不惜珠玉颁赐
数卷传布下邑北鄙之音为之小变自足下倡之也
  上邢子愿使君书
仆新河鄙人也自束发时讲业于齐鲁之间既而西走
秦晋南历吴越楚蜀踰汉渡洛绝河阅峄循濮水而归
至于今三十馀年矣所过都邑闻有贤豪长者骚人墨
卷一 第 27b 页 WYG1296-0557d.png
卿大雅君子未尝不得见也敝邑虽小介在大国之间
鸡闻畛接烟火相邻民俗歌谣相同经此地者望郭门
而笑闻巷言而喜者人之情也岂矫然哉仆抱末伎进
谒明侯愿赐游观之暇望见颜色而足矣况闻咳唾之
音哉谚语曰匪媒而嫁者士女之丑行也无因而至于
前者人莫不贱也投珠按剑之诮仆将不免矣何喋喋
为之哉
  上馀杭周君书
卷一 第 28a 页 WYG1296-0558a.png
予尝客游五湖之南三江之间遍观风俗知其好尚男
勤稼穑女劳织纴是其恒业也四民之内而少媮安冗
食之人虽桑枢瓮牖之子负贩之儿皆有鱼鳖精糈之
食时或稻蟹不遗种民就海滨而渔亦无冻馁之患自
汉以来称为东南财赋甲于天下两都相隔三千馀里
一水之便万艘衔尾而至于城下天子玉食百官饩廪
戎马需饷赖之如咽㗋而无枵腹之忧天下之大本得
矣自大河而北土厚水深君子尚义而有节小人朴鄙
卷一 第 28b 页 WYG1296-0558b.png
而无赖力田者寡而游食者众四民之外吾不知其几
也稍遇歉岁鬻妻卖子老弱斸草根而食刳木白而炊
流亡海内为臣妾者不可胜纪饿殍相枕集于道为豺
狼乌鸢厌饫之富若此时也虽有稷契之政曾史之仁
蔑能振之矣此好尚不同南北之辨者也若我新河居
堂水之东沙咸之地凋敝之乡为腹里中下之邑枣栗
麦豆黍稷是其宜也粪少而且力不勤况兼水旱相仍
所产尚不足以偿田赋而况给其妻孥乎今年称稔而
卷一 第 29a 页 WYG1296-0558c.png
有乏食之家冬暖无雪而有号寒之民是何故哉请思
之而必得矣管子所谓仓廪实而后知礼节衣食足而
后知荣辱民之无良也久矣鼠窃狗偷之徒所以接踵
而出也此孰咎哉此孰咎哉嗟夫泣囚之心驱网之意
吾何望也乎君侯有禦寇之功期必为朝廷倚任故告
之以经济之迹此布衣之私也非敢陈之君侯其裁之
  荅子愿书
昨足下过敝邑访寻侧陋明扬幽隐鄙人不足以当之
卷一 第 29b 页 WYG1296-0558d.png
若乃数言相投一夕千古或有之矣试尝论之作者非
难而识者为难识者非难而合者尤为难也物有似是
而非似非而是者所以为难也鱼目混珠非海客不能
识之燕石似玉非良工不能辨之海客难遭良工稀遇
鄙人所以老于天下而不复见也今幸而见知于足下
岂不为难哉因录杂文三十首诗十四首亦鱼目燕石
之类也足下其裁之
  正节侯列传序(代作/)
卷一 第 30a 页 WYG1296-0559a.png
东川刘子曰天地刚大之气流行而无间变化而不息
上运而为日月下峙而为山岳中萃而为忠臣烈士动
异而机同理一而质殊于戏于正节侯见之矣侯遇敌
人之难视死如饴其义胆忠心如太山屹立而不移也
况白刃岂能屈之当蕲黄城陷之日全躯保妻子之臣
不可胜数以头抢地甘为囚俘而不辞虽苟免一时之
害曷不思异日俱为粪土矣岂如取令名于后世哉窃
尝见侯祠建于大江之上获享血食数百祀雄视乎千
卷一 第 30b 页 WYG1296-0559b.png
古神摄乎百蛮自宋而元自元而迨我大明盛代无疆
与天地悠久若非刚大之气不息之机何能以臻此也
乎回视媮生苟活之辈譬若九泉之与昊天也岂不万
万哉哲也冀北一士耳曷敢议侯之烈度侯之心虽然
若气味相似千载必相感也伏读褒忠一录未及终篇
五内为之崩裂万发为之指冠此身恨不生在当时提
一剑而临城下亲驱三军之众破十万之敌食奸臣肉
饮贼人血方乃为一快心临文太息不禁潸然泪下也夫
卷一 第 31a 页 WYG1296-0559c.png
  再上子愿书
子愿足下鄙人年三十合室尽丧弃乡里别坟墓糊口
四方担囊履屩行五万里发敝齿腐踪迹遍海内矣惟
江左徐夫子辨之山东李少卿能谅之嗟夫天下作者
虽多无分难遇自二子之后方见足下一人后不知其
谁耶牙弦旷律千古绝响矧此末艺哉古诗曰不惜歌
者苦但伤知音稀斯言信乎若足下为一代骚主下礼
泥涂之子鄙人生色矣况猥辱品题名施后世者乎以
卷一 第 31b 页 WYG1296-0559d.png
此论之盖青云之士乌可不附哉
  荅辽王书
羁旅孤臣某再拜稽首谨对大王足下辱赐臣书前奉
荅不悉反复推寻终日弗醳其意盖指淮南喻大王八
公拟臣也果如是乎臣为大王羞之而不取也刘安叛
人也信任谗邪疏远忠良荡覆社稷窜死于穷荒为天
下笑臣以大王之贤居明天子之世岂可同日而语哉
八公小儒也阿意取容怀惠苟偷不能直言正諌陷君
卷一 第 32a 页 WYG1296-0560a.png
于不义人皆鄙之臣虽不佞幸为盛世之民亦耻为之
列也足下以为首称无乃不可乎臣有狂疾数伸喙而
不敢鸣傥少宽斧钺乃敢布于下执事臣将登箕山涉
颍水揖许由携巢父前驱卞随后役务光纫九畹之兰
揽三江之芷采首阳之薇茹商山之芝归而振衣于阆
风之巅濯足于沧溟之波晞发于虞渊之野左挟飞仙
右抱明月遥荡乎自得之场恣睢乎无穷之门转徙乎
不死之乡千年万祀大王待我于缑氏之山下视人世
卷一 第 32b 页 WYG1296-0560b.png
虫臭鼠腥不可久处也然则以气为车以神为马以尻
为辔游乎六合之外托乎其无始反乎其无终藏乎其
无间应乎其无方不以语显不以默隐不以有为有不
以无为无誉之而不可毁之而不及称之而无名即之
而无不见也尧舜之德汤武之功周孔之业在此而已
矣臣之于大王又何如也淮南八公特鼠壤馀蔬耳何
足道哉臣之狂言不以为戮亦幸矣敢望大王听而说
之乎虽然请试绎之泾渭自分不待崇朝而见矣臣又
卷一 第 33a 页 WYG1296-0560c.png
何呶呶于其间哉某再拜稽首谨对大王足下
 
 
 
 
 
 
 
卷一 第 33b 页 WYG1296-0560d.png
 
 
 
 
 
 
 
 宋布衣集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