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春堂集-明-邵宝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1a 页 WYG1258-0505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容春堂续集卷七     明 邵宝 撰
   奏疏(七首/)
  奏疏
   乞终养疏
   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致仕臣邵谨奏为陈情乞
   恩终养事臣以庸陋仰荷朝廷作养由进士历
   任许州知州户部员外郎郎中江西按察司副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1b 页 WYG1258-0505b.png
   使浙江按察使右布政使湖广左布政使正德
   四年正月内蒙升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总督漕
   运本年十月内总兵官平江伯陈熊为事以臣
   不曾纠举得回原籍致仕感激圣恩无由报答
   今者朝廷诛歼凶奸维新庶政收遗起废猥及
   臣宝命巡抚贵州地方臣虽驽钝当即驱驰以
   效犬马之用但臣有迫切至情辄敢冒昧陈乞
   先臣溥生臣三岁不幸早世臣母过氏教育臣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2a 页 WYG1258-0506a.png
   至今日母年七十岁臣年五十一岁无弟无子
   历任中外二十馀年臣母一向随任先因孤苦
   成病寒暑悲忧随感即发向在江西因臣视学
   远离蚤夜思念一病几殆比时具本乞终养间
   适有浙江之命佥谓去家不远不可轻辞于是
   勉强奉母赴任继至湖广则催科政急继至淮
   安则转输事殷不敢言私去年秋冬臣自淮安
   赴京议事臣母思念臣切旧疾加增痰气攻心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2b 页 WYG1258-0506b.png
   眩晕颠越日夜呻吟幸得医官人等百方救治
   比臣南还尚在床褥轿卧登舟抵家数月病凡
   五发发即增重臣侍奉汤药朝不保暮当此之
   时臣若远离万一不讳其将谁归臣尝念天下
   事有相济理有曲全故虽难处而无害于义向
   使臣或有弟承欢或有子代养臣纵远离犹可
   恃此无恐今臣两世一身母子为命离别之际
   暌违之馀有不忍言者臣以一心公私两用怀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3a 页 WYG1258-0506c.png
   亲废事是谓不忠不忠败政忘亲从事是谓不
   孝不孝伤化其名不同为罪则一圣明之朝何
   取于臣而俾厕群寮之末哉伏惟新政之初正
   申明忠孝以励人心之日臣之区区必在谅察
   顾严命下临恐蹈避难之罪左虑右顾不能自
   处勉强奉母扶舆登舟前去行事但高山峻岭
   日久路长母病且老不知何以为计惟君父为
   臣子之天穷则号吁固不能自己也如蒙俯察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3b 页 WYG1258-0506d.png
   微忱乞敕吏部容臣照旧致仕另选贤能以任
   巡抚则臣母衰弱馀年不至失所臣感激圣恩
   而图报于他日者当有在矣乃若臣才疏行劣
   叨窃禄位养士治民功效罔著正宜投閒置散
   而今年六月以来两足风湿行履不便事上接
   下俱有妨碍理当自陈特以母身为重未敢先
   言臣不胜迫切祈恳之至为此具本令义男邵
   吉亲赍谨具奏闻伏候敕旨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4a 页 WYG1258-0507a.png
   正德五年十二月十一日通政司官奏奉圣旨
   吏部知道钦此
   第二疏
   钦差巡抚贵州地方兼理军务都察院右副都
   御史臣邵谨奏为陈情乞恩养病侍亲事臣自
   前岁蒙恩致仕回家左足感患风湿不便行履
   者数月仰荷圣明起废畀以巡抚之任比因母
   老有疾疏乞终养兼列臣病之状既而敕符继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4b 页 WYG1258-0507b.png
   至不敢宁居十二月内力疾奉母南行间关水
   陆随路医治稍愈复进今年二月间行至中途
   忽闻有户部侍郎提督仓场之命臣感激之馀
   追念兹行臣母病体衰弱不胜劳顿计无可全
   之理幸赖圣明在上体悉隐微再造厥命恩德
   深厚莫知所报但臣母旧患痰气等證因劳屡
   发发辄增剧臣患风湿亦复时发未能趋事臣
   虽至愚仰思俯念亦知君亲上下之分家国重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5a 页 WYG1258-0507c.png
   轻之义前日之请非不得已岂敢上渎今地非
   前比而母子私情与前无异感恩图报固切素
   怀量力就列尤深愚虑惟义所安则臣之分窃
   以官员养病旧行有例人子侍亲新颁有诏臣
   于二者倘荷圣恩得处其一庶几以公遂私情
   法两全天地曲成之望实在于此如蒙特敕吏
   部检臣前奏早见施行则母全一日之生子免
   终身之悔皆皇上所赐区区犬马之力臣于他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5b 页 WYG1258-0507d.png
   日不敢不勉臣不胜迫切恳款之至为此具本
   令义男邵旺亲赍谨具奏闻伏候敕旨
   正德六年四月二十二日通政司官奏奉圣旨
   邵宝已有成命了着上𦂳前来供职不允所请
   吏部知道钦此
   第三疏
   户部左侍郎臣邵谨奏为陈情乞恩致仕终养
   事臣由进士历任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总督漕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6a 页 WYG1258-0508a.png
   运因事致仕正德五年九月内钦蒙起用巡抚
   贵州地方兼理军务比念臣母过氏年踰七十
   衰病侵寻难以就养方图陈请间敕符继至不
   敢宁居勉强前去地方行事一面具本令人奏
   乞终养奉圣旨吏部知道钦此节该吏部查看
   得臣所奏与诸司职掌面奏事例不合行臣照
   旧管事如果母老不能远离户内再无以次人
   丁侍养遇有公务赴京自陈照例施行臣至湖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6b 页 WYG1258-0508b.png
   广长沙府醴陵县忽闻钦升本部右侍郎提督
   仓场还至江西南昌府具本令人再以终养为
   请节奉圣旨不允所请吏部知道钦此备行到
   臣时臣母病在身只得留养于家臣乃单身北
   上不意臣母自臣别后思臣伤感旧病举发服
   药调理日复一日未见轻减实是不能远离臣
   节次得书忧念无己窃见在朝大小诸臣或父
   在或母在或父母俱在者各有子孙在家奉养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7a 页 WYG1258-0508c.png
   独臣母生臣甫及三岁父即弃背臣今无兄无
   弟无子两世一身形单影只实是再无以次人
   丁侍养且臣母所患心气病證或一月一发或
   两月一发呻吟叫号连日累夜声彻邻室当此
   之时倘有不虞将谁付托是以臣于朝署公事
   之馀退处孤馆泣对僮仆方寸烦乱至忘寝食
   近日以来旧患怔忡翻呕腿足麻痛等證不时
   发作虽欲勉效勤劳而情绪荒忽事多旷废子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7b 页 WYG1258-0508d.png
   道既亏臣职尤阙书称用咎臣之谓矣如蒙圣
   慈念臣孤苦无与为比特敕吏部查照臣累次
   所陈情悃放臣致仕回还原籍侍养老母以终
   馀年臣不胜感戴天恩之至为此具本亲赍谨
   具奏闻伏候敕旨
   正德七年三月十九日通政司奏奉圣旨邵宝
   为母乞归情词恳切但系用人之际着照旧用
   心办事不允所辞吏部知道钦此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8a 页 WYG1258-0509a.png
   第四疏
   户部左侍郎臣邵谨奏为恳乞天恩致仕终养
   事臣近以母老有疾别无以次人丁侍养具本
   陈情恳乞终养钦奉圣旨邵宝为母乞归情词
   恳切但系用人之际着照旧用心办事不允所
   辞吏部知道钦此钦遵臣闻命感激继以悚惧
   窃念人子有亲而仕常变不同若一身之外有
   兄弟子孙以及群从居可依栖行可仗托此其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8b 页 WYG1258-0509b.png
   常也数者咸无焉是之谓变臣宝不幸罹是仰
   惟皇上垂慈下照至形情词恳切之语则所以
   体悉臣者至矣尽矣臣复何言惟臣父弃世时
   臣在孩提不知执丧迄今思之恍如梦寐悔恨
   无极今幸有母窃禄为养而晚节不终孟子所
   谓不可以为人者臣之谓也圣明在上用人虽
   切亦何以臣为哉方今群贤满朝如臣不肖焉
   能有无其在臣家母无二子所系甚重伏惟皇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9a 页 WYG1258-0509c.png
   上建极作人大以成大既属诸经济之才小以
   成小亦遂其俯仰之分天地曲成之心于是为
   至臣故不能自己窃有望焉载念昔在江西母
   病尝殆臣时视学出外得报回司备闻母叫号
   颠顿之状忧悔并切具本令人奏乞终养巡抚
   都御史张本谓皇上初政不宜以私上渎既差
   人阻回于途仍留久任提学奏下吏部尚可查
   检比来又经数年臣母老病比前增倍臣之嗣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9b 页 WYG1258-0509d.png
   续望而未得臣母之忧复有出于疾病之外者
   是以臣于正德五年一请终养六年再请及今
   三请不敢以悚惧中止况臣积忧成病如前本
   所陈皆非药石可疗昨于四月初四日得三月
   初七日家书云臣母于二月初十日被跌伤重
   至今卧床不能行履臣当此时何以堪处如蒙
   圣慈念臣事因切己情本由衷特敕吏部放臣
   回还终养臣母俾两地之忧病释于相见之间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10a 页 WYG1258-0510a.png
   一家之命脉全于几危之际皆皇上曲成之恩
   也臣无任迫切俟命之至为此具本亲赍谨具
   奏闻伏候敕旨
   正德七年五月初八日通政司官奏次日奉圣
   旨邵宝以母老有疾恳乞归养有旨慰留了今
   又再申前请准暂回省视着上𦂳前来供职吏
   部知道钦此
   第五疏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10b 页 WYG1258-0510b.png
   户部左侍郎臣邵宝谨奏为母老有疾无人侍
   养乞允前请致仕终养事臣以母过氏年逾七
   十久患病證止臣一子臣又无子无所依托节
   于正德五六年备列情状乞致仕终养累蒙温
   诏慰留供职今年五月内复具疏恳请伏蒙圣
   慈垂鉴暂准省视仍着上𦂳前来供职臣闻命
   感激当即起程还家与母相见咸谓此行实出
   殊典恩之所及虽止一身一家而天下之为母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11a 页 WYG1258-0510c.png
   子者莫不感悦顾臣庸愚陋劣何以当此初意
   省视之馀即趋供职不意臣未到家之时寇警
   流传在在震悚臣母衰弱馀生先是被跌伤重
   伏枕数月至是忧惧内伤药不能愈况举目四
   顾卧榻之外惟臣孤身无兄无弟无子固犹前
   日也欲起同行则病不能强欲留独处则忧何
   以堪忧病相仍必至危殆臣将何以自处哉仰
   惟皇上以仁体物以义制事方臣待罪部署既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11b 页 WYG1258-0510d.png
   荷俯察以遂其私则臣今与母生离之苦岂以
   遐远不加体念哉臣窃观圣朝凡诸臣乞终养
   者查与例合无不俞允其在大臣亦有终养如
   都御史高明者臣之不肖虽非明比而母子为
   命之情比明具庆者尤切况臣新患风湿两足
   麻痛难于行履当此之时正宜推贤让能仰承
   宵旰用人之意如蒙皇上鉴臣苦情特敕吏部
   容臣致仕终养臣母另选贤能以充厥任庶几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12a 页 WYG1258-0511a.png
   立爱惟亲推恩自近将见天地之间无物不得
   其所非特臣一身一家之幸也臣不胜披沥祈
   幸之至为此具本令义男邵旺亲赍谨具奏闻
   伏候敕旨
   正德七年九月初八日通政司官奏次日奉圣
   旨邵宝既奏称母老有疾情词恳切准他侍养
   他母病痊之日有司奏来起用吏部知道钦此
   第六疏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12b 页 WYG1258-0511b.png
   钦准侍养原任户部左侍郎臣邵谨奏为陈情
   乞恩辞免重任仍容侍养事臣系直隶常州府
   无锡县人由进士历任户部左侍郎正德七年
   九月乞恩奏蒙钦准侍养正德十四年九月初
   十日准吏部咨节该本部题奉圣旨邵宝升南
   京礼部尚书钦此钦遵备咨到臣臣闻命感激
   继以兢惕除即日扶疾叩头外臣惟宗伯任隆
   司存三礼留都地重职备六卿顾臣才德既非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13a 页 WYG1258-0511c.png
   其人而臣之情事又有必不能舍者臣之躯力
   又有实不能胜者天宠虽临敢辄叨冒外干舆
   论下贻后艰窃念臣三岁而孤赖母过氏教育
   以至今日先因臣母年踰七十疾病交攻臣惟
   一身无弟无子臣累具疏乞归照例终养比蒙
   圣慈悯臣孤苦至情特广殊恩准臣侍养是惟
   大造之仁使臣母子各遂其所凡臣母得以苟
   延数年之命者皆皇上之赐也今臣母年至八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13b 页 WYG1258-0511d.png
   十神志耄昏体力颓弱病在床褥每发辄危久
   近之期有不忍言者臣于此时可一日而离侧
   乎若奉以就禄则自臣家抵部水陆计四百里
   顾臣母病势如此道途困顿必不能堪傥由此
   以致不起则是养事靡终顾速其寿以负我皇
   上前日曲成之恩臣之不孝莫大于此尚何能
   强颜就列与闻邦礼乎况臣自正德八年正月
   十八日得患中风病證左手足痿痹医治数月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14a 页 WYG1258-0512a.png
   稍得轻减而筋骨之间外强中滞迄今数年岁
   时家礼拜起艰难须藉扶掖若不自知止勉造
   班行行礼之际一时陨越势必有之臣不足论
   实恐重负圣明拔擢之意臣诚愚昧进思退省
   惭惧交并敢不吐露以祈宽假伏望皇上俯察
   臣前所陈之情特赐收回成命仍敕吏部容臣
   照旧侍养臣母别选贤能以补前缺万一犬马
   馀年稍后臣母当从诸臣少策驽钝以图涓埃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14b 页 WYG1258-0512b.png
   之报臣不胜祈恳迫切之至为此具本令义男
   邵寿亲赍谨具奏闻伏候敕旨
   正德十六年五月十五日奉圣旨卿才行老成
   特兹简任先朝已有成命不允所辞着上𦂳到
   任管事吏部知道钦此
   第七疏
   南京礼部尚书臣邵谨奏为仰承恩命俯切母
   私陈情恳乞终养以图后效事正德十六年七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15a 页 WYG1258-0512c.png
   月初一日准本部咨准南京吏部咨准吏部咨
   先该臣奏钦奉圣旨卿才行老成特兹简任先
   朝已有成命不允所辞着上𦂳到任管事吏部
   知道钦此钦遵备咨到臣臣叩头伏读之馀不
   胜感激之至不胜惶愧之至不胜忧惧之至恭
   惟皇上圣德龙飞代天理物总揽乾纲聪明四
   达旬月之间庶政一新海内风动乃者起废振
   遐猥及臣宝闾里欢呼士夫赞庆皆谓千载难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15b 页 WYG1258-0512d.png
   逢之嘉会臣之感激孰大于此臣以诸生进身
   历官中外三十馀年碌碌班序少壮之时尚不
   如人今年逾六十衰病侵凌其何以充任使从
   诸大夫后乎臣之惶愧孰大于此臣于此时分
   当踊跃奔走勉策驽钝少竭涓埃之报顾臣三
   岁而孤臣母过氏抚养臣至今日臣母六十衰
   病七十加病时逆瑾初败起臣于休致由副都
   御史再迁户部左侍郎臣念无弟无子养无所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16a 页 WYG1258-0513a.png
   托臣于正德五六年是以有终养之请比蒙先
   朝念臣累疏恳切准令照例侍养臣归之八年
   南京礼部尚书员缺吏部查照前巡按监察御
   史唐凤仪叶忠节上便养荐章会官推举起臣
   前职时臣母年八十病体如旧臣是以陈情辞
   免再申终养之请去年正月臣母加患中风病
   證卧起便旋不离床褥今年二月侧闻吏部题
   奉先帝有终养之命方切欣幸近于四月中旬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16b 页 WYG1258-0513b.png
   前病加重勺糜匕药不能入口屡绝屡苏举家
   号泣诚不自意数日之后略进食饮幸存残喘
   即今气息奄奄朝不保暮臣方寸迷乱欲舍而
   独行则既难于诀别若奉以偕往则又难于动
   移况臣先于侍养还家之明年辄病中风虽幸
   苟全而左髀右足外挛中滞拜起艰难礼先谒
   陵以病足必不能堪五里之步趋礼重进表以
   病髀必不能堪十里之骑导他如此类尚多强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17a 页 WYG1258-0513c.png
   而行之倘临事陨越得罪滋大再惟邦礼攸司
   实关神人上下夙夜寅清臣方有愧于斯而内
   危病母外怯病躯二念交萦实有不能单心从
   事仰禆新政之万一者臣之忧惧孰大于此若
   虑冒渎宸严不于此时再申情悃是臣不诚于
   君上也臣诚至愚何以自处伏望皇上鉴臣感
   激思奋之深衷察臣惶愧图报之诚意矜臣忧
   惧不能自处之苦情特赐收回成命别授贤能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17b 页 WYG1258-0513d.png
   容臣照旧侍养终母馀年臣若未死或承乏一
   官犬马之力不敢不勉报刘日短臣不敢言然
   圣明在上体物不遗臣亦何忍不言以负吾亲
   哉惟皇上哀矜而曲成之则生死肉骨皆天地
   之赐也臣不胜激切披沥之至为此具本令义
   男邵寿亲赍谨具奏闻伏候敕旨
   正德十六年八月初 日通政司官奏本月十
   二日奉圣旨朕以卿才行老成新政之初特兹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18a 页 WYG1258-0514a.png
   起用既累乞终养孝诚恳切勉从所请着有司
   以礼存问待亲终之日来说吏部知道钦此
 
 
 
 
 
 
容春堂集 续集卷七 第 18b 页 WYG1258-0514b.png
 
 
 
 
 
 
 
 容春堂续集卷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