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春堂集-明-邵宝卷十九

卷十九 第 1a 页 WYG1258-0208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容春堂前集卷十九    明 邵宝 撰
  书简(一十/六篇)
   贺西涯李公加太子太保启
即日伏惟某官閤下特进师垣再迁卿位三朝养望终
圣学于缉熙四海仰成永天休于笃棐坐而论道启乃
沃心扬赓载之风是在今日符梦卜之兆何负斯民某
早厕门生晚蒙国士报从双阙快天日之清明赞乏一
卷十九 第 1b 页 WYG1258-0208b.png
词恨江湖之疏远谨具启奉贺不宣
   贺匏庵吴公进礼部尚书启
即日伏惟某官閤下德义渊纯文章奥雅欧阳修称韩
子异世无今司马迁闻董生同时有古天假丝纶之重
人瞻彝鼎之奇詹尹付一名儒元良攸系宗伯典三大
礼寅直是供钧轴尤待于秉持宸旒方廑于注瞩某南
省门生也遥闻大拜无任欣忭之至谨具启奉贺不宣
   复中丞林公书
卷十九 第 2a 页 WYG1258-0208c.png
伏承巡抚之命甚为地方生灵贺然天下望入辅德久
矣而执事又志在道德先江湖而后廊庙吾君吾相必
有所处也包孝肃连攻张方平宋郊罢之而代为三司
故欧阳公有蹊田夺牛之疏执事奉诏而来与孝肃事
不同且言韩公事婉不失实直不妨厚君子之道固如
是尔又何疑焉宝即日由新喻之安福盖预集诸生不
可中止趋台之期坐是迟缓万罪万罪尊集赐阅为教
多矣已录副本详加校勘容当上呈其原本别差人送
卷十九 第 2b 页 WYG1258-0208d.png
上伏乞检纳他书籍封在院者宝不敢与干冒威尊无
任悚慄之至谨奉启
   复李少参书
令郎至足见不外但执词太谦执礼太恭宝方讶其过
当不敢当及读来教乃若以宝有所闻知为能资益于
人者宝执书惶悚益不敢当孟子曰人之患在好为人
师如宝不肖其于圣贤之道志则有矣而入门进步之
方盖茫乎未之闻也方将就有道而正焉而敢曰师云
卷十九 第 3a 页 WYG1258-0209a.png
哉况令郎天资不凡家学有自固不当在弟子之列也
执事斯文先达吾党长者乃不以宝之不肖屡加引诲
令郎天瑞又辱与交契之分宝也资其补益多矣然则
执事之子天瑞之弟固吾之友也凡有所闻不敢不告
凡有所告不敢不尽固吾之分也何必曰师曰弟子云
哉是以不避冒越敢因伻旋少致区区非敢饰虚辞于
尊者之前也盖辞其所当辞任其所当任也执事亮之
所赐一一拜领附此伸谢即日远行万惟为国自爱不
卷十九 第 3b 页 WYG1258-0209b.png

   上徐中丞先生书
得邸报承执事都宪台巡抚河南善类幸甚生灵幸甚
伏惟执事为政于兹且七年矣凡治下之有识者莫不
曰明习典故莫如徐公抗直不阿莫如徐公肯为百姓
任怨莫如徐公而所谓清介云者则无间小大迩远同
声一辞以是翘首企足仰望执事之为巡抚也此非为
执事一人计凡以为民耳今既如所望矣旬日之间号
卷十九 第 4a 页 WYG1258-0209c.png
令设施宜必有以大慰斯民之望者李子坚所谓观听
望深声名太盛苏子瞻所谓恩德已厚怨讟易生者愿
执事留意焉欧阳公知开封所代包孝肃以威严御下
名震都邑公简易循理不求赫赫之名有以包公之政
励公者公曰凡人材性不一用其所长事无不举强其
所短势必不逮吾亦任吾所长耳源怀巡北边镇将尼
元须与怀少有旧贪秽狼籍置酒请怀怀曰今日是怀
与故人饮酒之坐非鞠狱之所也明日公庭始为使人
卷十九 第 4b 页 WYG1258-0209d.png
检镇将罪状之处耳既而表劾元须吕东莱曰世俗多
谓公私不两立此大不然所行若合道理则公私两全
公不败事私不伤义夫包公以严肃为政未见其为不
善而欧阳公乃不肯强其所短以袭其所长况政非包
公之政乎源怀劾贪秽之故人东莱犹或非之况故人
非若源怀之故人者乎宝愚敢以为执事初政献焉执
事裁之宝也执事之乡晚进也于执事之荣进而贺之
礼也义也然而在治属则不敢称贺者分也亦义也区
卷十九 第 5a 页 WYG1258-0210a.png
区之心不能自已乃敢独为此说以献门下谓士之所
以赞于公卿可也谓后进之所以效于长者亦可也惟
勿以冒渎为罪是幸
   复陆大参书
宝晚生且甚无似误蒙雅爱欲引之于道德之归窃自
幸甚以为得师策励之馀思所以少裨盛德者无他有
所闻辄以告焉庶几古人爱助之心为山之喻耳近者
僭以书达左右其为事盖亦甚细非有大损益于盛德
卷十九 第 5b 页 WYG1258-0210b.png
也执事闻之即引以为过而要其咎于不主敬屈赐手
书谆复不已呜呼此岂声音笑猊之所能为哉盖执事
于斯道实用力久是故见之也真见之也真是故应之
也速小者如此大者可知此诚古人所难今人不论也
况若宝者而顾自足自欺可不可乎宝于是既重叹服
又益有以见得师之实也洧川再见曲承开谕词色之
间益和益谦随事说理务求要归此正儒者格致之功
著实精切不间人已处非若世之号长厚者阳为受言
卷十九 第 6a 页 WYG1258-0210c.png
而阴拒之也执事乃以为訑訑毋乃自疑太过乎彼固
有闻人之言不问是非不考可否一则曰吾过矣二则
曰吾过矣至考其行犹昔焉者真执事之罪人也执事
毋乃自疑太过乎且执事之爱宝也以义宝之敬执事
也亦以义夫然则虽沮拒之叱绝之继此苟有所闻焉
且将尽言以效一得而况深自引过如执事今昔之二
书哉又况洧川之会执事能以宝之一言孜孜讲求若
此之郑重哉且执事尝曰自段南阳后惟见国贤论议
卷十九 第 6b 页 WYG1258-0210d.png
又曰自一峰后肯不为世俗谀态者惟国贤此书自顾
何人而敢当此执事不以为失言而以为愧悔抑又何
也执事名高天下文传士夫泽在郡邑非一日矣所以
为国为民为前修为后进者当有所处宝尝谓天下之
位不同也职不同也同此位同此职而君子居之若加
重焉位若加重职若加重则上之倚之也亦加重下之
望之也亦加重论议者待之亦加重纪载者求之亦加
重而顾可以寻常自视哉执事畏天悯人检身虑事其
卷十九 第 7a 页 WYG1258-0211a.png
亦至矣充是心也将何所不至乎事有上下理无上下
尽其下则亦可以补上之不足实能之而曰不能执事
之德于是为益光矣惟执事上念吾君下念吾民近念
天下之口远念史官之笔务进其重者焉吾党之幸也
老母抚育不肖虽免于世俗之失坠而不能至古人之
成立宝之罪也比者屡廑垂问且有佳句欧阳之拟尚
不敢而又有紫阳之云惶汗惶汗虽然不敢自弃也惟
执事毋终弃之状元文字今特录上望以所咏佳句足
卷十九 第 7b 页 WYG1258-0211b.png
成一章大笔书之悬诸中堂宝也请吾母坐其侧跪进
一觞而歌之使吾母知宝也见重于大君子如此以是
少慰其心而为怡神养气之助则执事之赐也何如哉
狂愚之言万罪万罪
   与李孟寅书
春间病冗失于款饯负慊负慊即日抵文府起居何如
容春之记实惟前辈妙词先世遗迹自元季至今百数
十年石刻既亡墨本亦鲜虽有传录未足取信宝切恨
卷十九 第 8a 页 WYG1258-0211c.png
之成化辛丑偶与令外舅子才范君同试礼部谈及斯
文始知原稿尚存约以南还归我曾未几时子才下世
继以回禄方自感叹以为不可复得重吾子孙之恨而
去岁仲冬获睹风采坐谈之顷又知斯文重廑收护且
辱慨然许以拜赐吾兄体悉人情如此凡在见闻孰不
赞服高义况宝与寒族之人宜何如感激也哉兹因宁
庵先生家人之便少伸谢臆兼伺再命倘附便人尤望
封识完固宝不胜惓惓
卷十九 第 8b 页 WYG1258-0211d.png
   答杨杭州简
前日从史还草草奉谢兹张翱去复附起居草草如前
日也春寒惟珍爱是祝外祭两峰文一通烦为致之灵
筵炙鸡絮酒远不能具又以勤庖人非不诚于伯高也
馀伺别布
   复巡抚朱都宪书
金吴江来辱赐书喻及坊牌寔不肖之光岂特吾族之
人欲之吾乡之人皆欲之但宝念自登第以来为州八
卷十九 第 9a 页 WYG1258-0212a.png
年无一善政比入户曹又二年矣而尸素之咎倍焉安
敢劳吾民费公帑以累高明哉鲁僖公新作南门春秋
特书之说者以为不时韩昭侯作高门其臣亦以时诎
举嬴为谏夫鲁韩之所作者公门也一违乎时且犹不
可今吴楚之间疲弊之状不可枚举宝何人斯能安受
此也乎窃惟执事之意盖或念及荒陋欲假是以宠之
使夫有志于事业而堕颓未振如宝者皆有所激劝此
亦举措之大致也然歆慕华耀人情皆然宝若受而不
卷十九 第 9b 页 WYG1258-0212b.png
辞辞而不能必止继是以往则有转相请托以求之者
矣执事将皆从之欤将亦有不从者欤从之者既以为
德不从者则以为怨一德一怨在执事固无与焉其出
于此者则不可不少加念也或谓此一细故夫何伤抑
岂知起士夫之争益吏民之病者或在此也哉惟执事
俯鉴愚衷亟辍其役则所以爱宝者视一坊之建殆什
伯矣昔傅尧俞知陈师道贫怀金欲为馈闻师道言不
果而去宝虽远愧师道而执事则尧俞其人也况执事
卷十九 第 10a 页 WYG1258-0212c.png
知宝宝知执事又非傅陈一日倾盖之比自分必能见
听以成区区之志用是委曲布之戴天履地决不敢为
不情之言以欺执事千万亮察钱章靖衰废已久执事
一顾加重多矣此公卿下士之美节也谨以为谢宝不
胜惶悚
   与李原道
得手书知爱念之悉贤者学业静中想大进惟所谓循
序致精居敬持志者不可忽耳吾辈老而无成正坐此
卷十九 第 10b 页 WYG1258-0212d.png
病故为贤者告之令伯先生处一缄三纸烦为寻便转
上馀不一一
   与高大尹
宝启宝闻恒言不称老人子之道也故古之人有行年
七十而为儿嬉者凡以说亲而已宝以母老得请归养
方惧无以为说敢自寿而称老为哉适闻执事以贱诞
之日若将有所赐焉者敢预以情告如所闻果然幸为
己之宝也受德宏矣不然是重吾不德也惟执事重图
卷十九 第 11a 页 WYG1258-0213a.png

   答方昆山
承不远二百里遣人为老母寿感激殊不可胜果脯如
数收讫綵段不敢当即附来使返璧幸检入之尊父母
像赞亦附还爱莫扬之深负雅意浮浮记好文字周子
行序激昂中见节槩任君奠文体悉中见时务非有抱
负者不能为此快读之馀不觉敛衽也五贤像已到学
政录及康斋年谱烦令从者次第检发馀惟为道爱重
卷十九 第 11b 页 WYG1258-0213b.png
   与林镇江
前日承过访适出吊于华文光氏闻之亟还则从者行
矣平生雅爱知感不浅不特此也郡事劳贤者始必不
堪久自有欣然处盖为及物之速也伊川作字时甚敬
曰即此是学今郡岂作字比哉况可兼学乎吾子亮之
   与郑继之
正节承书问侑以多仪足感厚意昨雷且雪咎徵如此
请无言贺况兹礼也朝署间亦皆告免愿弗介怀也至
卷十九 第 12a 页 WYG1258-0213c.png
嘱至嘱先像当为执笔第须迟之近夫文法于经去俗
远甚足为吾党增重有便幸先为致谢万万顷所须板
刻望急图发来将以近夫所作配焉故也灯节后晴暖
为会期未中爱重
   奉寄东山先生书
宝自已巳冬由漕运退休南归庚午再起辛未北上碌
碌奔走无时休息久知台候还自甘肃天佑耆德寿康
倍常顾未尝奉只尺之书以承起居虽坐冗废礼而愧
卷十九 第 12b 页 WYG1258-0213d.png
深矣顷见何子元郎中备闻动履又亟喜慰近者得允
侍养家居赖庇粗遣窃念才疏力薄不能为国驰驱而
仅以一节自守仰负畴昔之诲然老母衰病舍此无可
处者惟高明必我谅也兹因母党从戌沔阳者便谨此
谢不敏往事远矣近事不敢言来事不可知惟万万为
斯文加爱不胜至愿不宣
   复张巡抚书
近者在京远承教劄感佩不浅宝兹以私养乞归乃辱
卷十九 第 13a 页 WYG1258-0214a.png
遣使慰劳且令导出抚境此固所愿而不敢请者顾不
肖何以得此于执事哉铭刻铭刻都旆移山东正当难
为之时而一二月间规模经画已大可观淹一人以活
一方其此谓邪昔子产从政一年舆人诵之不胜其怨
及三年又诵之不胜其德夫子产之政一也而怨德异
情何哉久则知之深近则知之浅盖自古则然矣然方
舆人之始诵也不过曰取我衣冠而褚之田畴而伍之
云耳初未尝以私意及子产也即使政或未终而子弟
卷十九 第 13b 页 WYG1258-0214b.png
之诲田畴之殖亦岂损于子产哉江南之人之于明公
盖见子产之始而未见其终者执事于此至勤天日之
誓抑自待之过矣且明公才力节槩迥出时辈直道而
行不避艰险庙堂之高江湖之远岂可谓无知德如东
山公者哉人还布谢兼附区区㐲惟亮察不具
 
 
 容春堂前集卷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