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春堂集-明-邵宝卷十三

卷十三 第 1a 页 WYG1258-0132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容春堂前集卷十三    明 邵宝 撰
  序(二十/三首)
   许州志序
许州志志许州也凡州之事循名考寔原始要终远以
鉴古近以验今无不备焉是故谓之志志也者史家之
一体耳今疆域之类则兼乎图建置之类则兼乎表人
物之类则兼乎传文辞之类则兼乎集考异之类则兼
卷十三 第 1b 页 WYG1258-0132b.png
乎论辨似不纯于一体者然而恐失于略故求其详恐
失于浮故求其覈要于备焉而已此亦志之变也郡邑
之有志尚矣是志之作盖有系乎一州而不专于一人
之迹将以传于久远而非独为目前之谈玩也宝尝观
于其大有志封守者欲其慎固有志创建者欲其修继
有志沿习者欲其兴革有志幽潜者欲其表章有志淑
慝者欲其惩劝我所能为我则为之我所未能以俟君
子是志之所以作也乌乎有天下之动而文籍生焉其
卷十三 第 2a 页 WYG1258-0133a.png
初盖醇如也逮乎纪载日繁于是淳风渐衰而世变以
降故天下之事亦为之而已矣奚有于志然名实之所
以不紊终始之所以不爽往往于此焉赖是虽一家不
可无乘况一州乎天下之大诸州之积也诸州之志备
则天下无阙事矣况许自春秋分国以迄于今中间或
为雄都或为望郡其事之所当志盖有倍蓰于他州者
我朝经理海内而许之为州寔处两畿之间德泽在民
物教化在人才制度在有司者万世一日以今视昔地
卷十三 第 2b 页 WYG1258-0133b.png
若增而重焉则夫纪述治功赞扬盛美乃守臣奉职之
一端也是以不敢不作作焉不敢不详不敢不覈岂得
已哉志凡若干卷始宝承乏至州即有意于是既而政
务纷冗方负尸素之愧故因循七年始克成编旧志出
于前知州五羊陈公今多因之其分类立例则宝窃用
已意云
   太康郭节妇诗序
节妇诗一册若干首盖太康郭氏之书也而君子取之
卷十三 第 3a 页 WYG1258-0133c.png
以为可传于天下者诗为节妇作也节妇为前刑部郎
中王公杰之女公为凤翔推官时郭君浩者亦从父宦
咸阳公馆甥焉三年而没节妇寡居内外无敚其志者
或谓是足矣节妇独曰未也盍归于郭教吾子纳吾子
之室越若干年其子天子之室继之或谓节妇盍归于
王节妇又曰未也有吾孙在教且室焉吾事也卒行其
愿以老乌乎一身抚两世之遗孤历四十馀年而终始
不易节妇之所处岂惟能自尽而已哉妇以不二夫为
卷十三 第 3b 页 WYG1258-0133d.png
节节尽而能处其子若孙节之大者也故春秋于纪叔
姬归酅特笔书之盖其识知存宗祀是所谓有其节而
能处者当是时使不归于酅而归鲁夫亦何损于节虽
然岂叔姬之所以自处而春秋所以贤之者哉节妇之
于郭犹叔姬之于纪其节同其处之也同君子通于春
秋之义其不能无取于节妇也审矣然则是册也虽郭
氏之书苟传于天下使夫亏于节与有其节而不能处
者闻之一则以愧一则以兴岂不大有补于风化哉节
卷十三 第 4a 页 WYG1258-0134a.png
妇卒于成化壬辰先卒之数月有诏旌表其门后十年
辛丑其孙绪举进士历官户部郎中论者以是为节妇
之报宝比守许去太康才百里高节妇之风尝欲有所
纪述而未能也今与郎中君同官乃僣为之序节妇母
矣而犹曰妇云盖为天下举重者言之而不欲视为郭
氏之书也某非敢当君子亦窃取君子之意耳
   翠筠轩诗序
节枝茎叶皆竹之有也而筠之在竹见称独多或遂以
卷十三 第 4b 页 WYG1258-0134b.png
名竹盖竹以筠为体凡节枝茎叶之间通谓之筠至其
用也则席于宗庙筐篚于朝廷简牍于天下后世又皆
筠寔为之而节枝茎叶不能加焉故传曰如竹之有筠
也此之谓欤然筠之为色唯翠者为多自箨解后更历
万变翠未尝易易则变变则虽有节枝茎叶摧败继之
而竹之用于是乎穷故论竹者率以筠称筠者率以翠
此又物理然也吴君斯敏歙故家子游江湖间而以翠
筠名轩其知竹者乎竹之为德多矣而君独有取于是
卷十三 第 5a 页 WYG1258-0134c.png
者盖即一以求其全则凡截然为节翘然为枝挺然斐
然为茎叶各色其色而竹之全德不外是矣况其为席
为筐篚为简牍又未可量哉诗凡若干首作者皆时之
君子而宝为之序
   少傅徐公寿诗序
弘治丁巳之岁今少傅谦斋先生徐公寿七十秋七月
二十有一日为生之日时同郡大夫士之在朝者合若
干人议觞以寿公公以上方轸念北边有司修戒我其
卷十三 第 5b 页 WYG1258-0134d.png
与忧固辞不受众不敢彊越二月疆埸事少缓众复因
重阳节以请公辞如前众乃言曰公盛德抑畏何乃至
此抑公此意政某等所以寿公者也公以先朝旧学之
臣入掌中秘再陟孤卿相事今上凡若干年心孚德咸
宠倚兼至公亦毅然任重竭其忠贞以持国是虽群务
交集参紏缘延未易卒定公茹以宏量镇以雅重从容
决之中外允服而民阴受其赐公乃不以为功每退食
私第辄推至诚延访俊乂及事利病视四海之内如视
卷十三 第 6a 页 WYG1258-0135a.png
其家欣戚系之得一人惟恐不用用之惟恐不亟在易
泰之九二所谓包荒得尚于中行者公之谓矣至与一
二元老出入佥谋可可否否惟天惟民惟君惟国惟善
所在不必在人不必在己此其休休有容于秦誓所称
亦罔让焉是以数十年间百僚庶工胥师胥逊无复嫌
忌之习说者皆谓俗尚丕变而不知公之风采有以表
仪于上也由是论之则公之身系天下者甚重而忧形
话言至忘其年之为庆公之心天实鉴之书曰天寿平
卷十三 第 6b 页 WYG1258-0135b.png
格保乂有殷继自今公寿未艾而勋业日以益盛岂非
天贻我圣明为寿天下之地哉某等所以寿公者盖其
在此而公何乃固辞之虽然以地以事公天子相以位
以道公天子傅寿公之心谁其无之而分乃未敢今日
之举寿以天下礼则乡人不亦可乎于是公不能止众
遂相率成礼而退退各为诗一章用纪盛事宝不佞辱
公爱厚僣为之序
   重阳会诗序
卷十三 第 7a 页 WYG1258-0135c.png
重阳会诗者吾乡诸公官于东署者作也继是将不一
作焉故诗以节名夫诗以节名者会以节举也剂暄凉
之候酌疏数之宜莫大乎节天时且然况于人乎故今
为会始元夕次上已次清明次端午次七夕次中秋次
重阳次长至循还终始拟诸天时以寓无穷之意而我
同乡在朝者虽有二十馀人然署各疏隔不能时时相
与也惟世卿在稽勋世恩在主客廷伯在都水文光在
翰林而予与文美士弘嘉言国声五人者在户部署既
卷十三 第 7b 页 WYG1258-0135d.png
相近出入起居朝夕无间于是而节举一会以要乡盟
此亦人事之不可已者也其所以必有诗者盖吾人之
为会非为饮食言笑以流连光景之云也考德将于是
焉观学将于是焉使不假夫古者陈采出纳之遗而觇
之其何以资丽泽之益而自别于群居终日者哉由是
观之则所以为诗者固非誇多骋速搜异衒新屑屑工
拙间以启䡖忌之端者矣戊午重阳寔惟初会而予不
敏敢僣为约曰凡会人为诗一章章书一简者九主藏
卷十三 第 8a 页 WYG1258-0136a.png
其一宾分其八积之一岁为简八十有一各成巨帙彼
此相通随在具备不亦可常矣乎而命题限韵之类则
会之日定焉诸公曰然遂如约所赋之诗题用古句庶
几古诗吾诗古人吾人也其目具左
   水利事宜序
弘治丙辰都水主事姚君秀夫奉玺书治江南水利之
政明年疏浚筑捍渐底于绩三吴数千里民怀其惠士
服其识又明年水利之书出焉盖集前辈论水之有关
卷十三 第 8b 页 WYG1258-0136b.png
于吴郡者而为之也都水之用心一至于是其绩之用
成也夫固在此乎惟都水具有本之学久矣而于此尤
致谨者盖赈备之策莫先水利水利之于民甚大于政
甚难利之弗图顾足为害故虽以顺为道以凿为戒圣
功贤训具在方策而时代异宜土方异势沟防异制阞
理异用奠渊异度分合异轨昔之人专官以司穷年以
肄尚惧弗习其或敢以害易利妨吾人大计哉此都水
所以求之今不足又求之古而至于为书焉者也宝承
卷十三 第 9a 页 WYG1258-0136c.png
乏中州尝从中丞徐公考观汴堤及汉魏以来诸渠之
故又尝侍于少司徒刘公闻其所以治河者乃今得都
水之书而阅之则南北之水亦略可见矣使凡行水者
皆都水其人水恶有不为利而为害也哉况水之在天
下五行六职才居其一又安得夫人之于事皆如都水
之于水也宝于是重有所感作诗寄之以贺其成而都
水得告西归矣吾郡通判傅侯桧乃以都水所行事宜
集为一编将与夫前所谓书者并刻以行其间相时因
卷十三 第 9b 页 WYG1258-0136d.png
俗益损兴补不必皆出于书而书之为效亦于是乎少
著矣是编凡四类曰敷奏曰榜谕曰辩论曰诗文总若
干篇都水名文灏信之贵溪人先由刑部主事出判吾
郡以擢今职儒者之政所至有之不特水也通守亦职
于水奉以周旋都水盖亟称之云
   河山胜览诗引
河山胜览诗若干首吾党诸君子赠史户部文鉴监兑
而作也户部之行凡河南山东皆历焉故题云尔夫兹
卷十三 第 10a 页 WYG1258-0137a.png
河山览则胜矣惟兹行也地方数千里军民吏士从事
者不下以数千计劳者欲息困者欲苏讼者欲平是亦
一剧任也户部何暇于此哉虽然夫人之为一人则烦
二人则纾三人则逸四人则无事矣户部之才不啻兼
数人而已者也用其三四以治其事而其所未用者以
之览胜尚有馀力孰谓无暇之有今夫黄河天下之大
川也太行恒岱天下之高山也尝闻君子如高山大川
信斯言也宜莫如户部者德好相协自古已然户部其
卷十三 第 10b 页 WYG1258-0137b.png
无跃然者哉夫是之谓胜览而临眺游娱苟自别于俗
吏者不足言矣
   重刋横渠经学理窟序
横渠先生之学始乎泛求中反之正终归于知要而精
思妙契之功实贯乎其间故其为书有西铭有正蒙有
理窟而西铭粹矣正蒙次之理窟又次之然理窟所载
要皆出于自得则所以为西铭之粹者兹其地哉今西
铭正蒙已列学官而理窟独鲜传焉间得旧本遂刻而
卷十三 第 11a 页 WYG1258-0137c.png
广之以备张氏之书君子之志于学者其必有取云
   王升之遗稿序
丙辰南宫之试榜出而询焉得士之最少者四三人南
昌王升之其一也升之年十五举乡试已称俊才至是
再捷文誉益起越明年例授安陆知州有惠民之政又
明年以事去官家居或将理焉而升之病且死矣予知
升之闻而悲之于是视学其地既吊其父国宾公而其
兄乡进士元卿时与其弟彦卿尚卿和卿皆为诸生亟
卷十三 第 11b 页 WYG1258-0137d.png
见亟问知升之者视昔为详今元卿录其遗文一编请
予序之余以是而徵诸其为州者诚不负乎其文也昔
人论士之致远先器识而后文艺古今以为名言若升
之者方懋厥修致远之道可谓兼之而仅止乎是抑又
何哉是编于升之之文十才一二其才固未尽也然即
是而究其所必至亦当以大家视之矣况由是以起问
者而表乎其所自立所谓致远者顾不在斯与虽然才
而夭者唐有李长吉宋有邢居实二子之在当时观其
卷十三 第 12a 页 WYG1258-0138a.png
文者往往疑于其寿升之之文气昌词雅曾无可疑而
卒与李邢同归此又余之所未喻也升之名朝卿世为
临海人其居南昌自国宾公始
   抚州府志序
古之为国者各有史官掌记时事今之郡古大国也顾
无所谓掌记之职者是以文献罕徵焉虽然有志志非
史也或能修之以时无废前传无绝后载则文献之徵
于天下后世者是亦史尔抑何必如古之云哉抚为江西
卷十三 第 12b 页 WYG1258-0138b.png
大郡其地西南负山至郡治而平衍旷然数百里下控
江湖视他郡为庶为富为多才俊其事之宜志者繁矣
宋景定中家坤翁氏尝一脩之君子谓之有体迄于今
若干年尚无续焉斯可为文献之一嘅也弘治庚申胡
知府孝暨同知赵瑞始图再脩乃得里居之贤前行人
姚君复亨知府徐君用济以主其局而布衣黎哲实与
编纂之任今吕知府杰继而成之刻梓以传凡若干卷
其例一承家氏之旧而少加损益盖无愧乎志云者虽
卷十三 第 13a 页 WYG1258-0138c.png
谓一郡之史可也夫国史列是非备得失而不敢纯用
春秋之法史固异乎经也志之于史名异而实同故亦
得用史法法有不录录必实有不书书必直二者或缺
史且不能信于天下后世而况志乎然直存乎人实存
乎事事有稽古传闻之异是以纪录失真君子患之而
墓碑家乘之类往往出于其时尤难尽信故直可必也
实未可必也吾于其所未可必者而心诚求之欲必得
焉以成吾直则是是非非得得失失公论在人亦莫之
卷十三 第 13b 页 WYG1258-0138d.png
掩矣由是政有所资俗有所考以为因革之地他日采
于国史传之天下后世天下后世之徵文献者亦将不
外于是孰谓志之非史哉书成之月予适视学至抚知
府杰请序遂论以归之俟知言者评焉
   谭烈妇祠祀录后序
右录一编为奏疏祭文碑记传序各一诗诸体总若干
皆为永新谭烈妇作也烈妇宋宗室女遭元兵破城从
其家匿县学孔庙礼殿中既而兵至戕其舅姑暨夫节
卷十三 第 14a 页 WYG1258-0139a.png
妇被执义不受污及其儿死焉血渍于塼宛然其人形
历久不灭若有鬼物呵护之者故天下之言妇节者尤
以为烈而祠在学傍岁有私祀行于丁祭之后肇自知
县乌斯道至今巡抚都宪钱唐张公守吉安时始建议
上请诏列于典而烈妇之名于是益章矣方元兵之南
偪也其势甚迫时士大夫死命死制者后先相望而吉
郡尤以忠义称焉其邑里之间固宜有如节妇者然一
死以全其身而使夫有贞妻舅姑有孝妇是岂独为女
卷十三 第 14b 页 WYG1258-0139b.png
中之贤也哉昔汉宣帝诏褒黄颍川首以孝子弟弟贞
妇顺孙日以众多为词而办集期会世恒以称吏者顾
不一及则守之为职亦可知矣公在郡若干年治行于
天下为最扶植振举不遗馀力而尤汲汲于此非学通
古今而知所䡖重者其能然哉欧阳子作五代史死事
传序引王凝妻李氏断臂事谓忍耻偷生之徒宜闻风
知愧论者谓欧公此史以治法绳乱观其所叙而闵世
之志见矣公之于政犹欧公之于史也是举也岂为妇
卷十三 第 15a 页 WYG1258-0139c.png
节劝哉臣死忠子死孝激励于素而冀其成焉由一郡
以及天下崇德尚贤培养元气举斯心加诸彼而已矣
集之成也公既序之兹复以末简授宝宝不佞谨书祠
祀之故为政人告而死事始末顾若略焉盖有诸作者
在也
   漕政举要录序
昔者圣人系易盖尝曰聚人曰财财莫大于榖粟榖粟
之在天下必厚储于京师京师人之大聚也储不厚则
卷十三 第 15b 页 WYG1258-0139d.png
人心离故京储天下之命有国者重焉然其初在民非
耕也不穫非敛也不积穫且积矣非运也不至昔者秦
人以陆元人以海皆运也然其为事既劳且险君子病
之故言运者以漕为贵漕之法有转输有直达其论尚
矣今之为漕者寓仓而支取诸转输比舟而兑几于直
达自罢海运以来至是法凡几变变屡则务繁务繁则
因革损益之故岁积月累不可胜穷而斟酌拟议具足
以为变通之地凡有志经世之士皆宜究心焉而况以
卷十三 第 16a 页 WYG1258-0140a.png
是为职者哉宝为诸生时尝读三原王端毅公漕河通
志窃知其槩比举进士由许州入户部适有会典之纂
与今少司徒太原王公德华同以郎中检详漕法始末
且得其在都水时所为图志者观之于是凡政之关于
漕者粗若有见焉既而历诸藩臬养士治民政以职异
置是不讲者馀数十年矣乃者仰奉明命承乏漕司视
事之馀遂本二志所载徵诸户部副牍又参以席主事
书船志张主事文渊泉图次第手录藏之卷笥以辅记
卷十三 第 16b 页 WYG1258-0140b.png
忆之劣端居静思宜民裕国之道往往若有会于心者
譬之为学有温故知新之义虽不敢以勤自慰而亦不
敢不以逸自惩也书重典章易尚通变并行不悖则存乎
乎人焉尔矣宝不敏行将与闻廷议当从诸君子讲而
求之以为上献录凡若干卷曰举要者未及详也欲详
者盍于诸图志求之
   湖南道学渊源录序
湖南道学渊源者录宋大儒五君子之迹也五君子者
卷十三 第 17a 页 WYG1258-0140c.png
为濂溪周子为明道伊川二程子为晦庵朱子而南轩
张氏附焉盖濂溪世家道州明道伊川生于黄陂而晦
庵则与南轩屡为南岳之会是以统曰湖南而并录之
所录者有诗有文为体不一而五君子之迹在湖南者
于是备矣初提学陈先生文鸣之为斯录也盖将以兴
起湖南之学者也而或者未得其意予尝思昔孟子称
陈良楚产悦周公仲尼之道北学于中国夫周公仲尼
之道天下之达道也然不游中国则不可得而学焉由
卷十三 第 17b 页 WYG1258-0140d.png
是观之道学之传虽系于人亦系于地在理若有固然
者湖南古楚地也由周而来二千馀岁矣乃有五君子
者生长游寓其间所讲服者皆周公仲尼之道至于今
流风遗泽往往未泯故凡学者之求之也盖有不必出
其乡而自得焉者地同时异而学之难易系之提学君
之意盖出诸此或者又以濂溪道人卒葬九江程子洛
人朱子闽人张氏则广汉人也矧其平生所过殆遍天
下彼凡一言一行莫不以乡以寓各有录焉湖南一方
卷十三 第 18a 页 WYG1258-0141a.png
夫焉得而专之夫道至周公仲尼天下所同尊也而称
其化之盛必曰东鲁为天下望国岂有它哉近而已矣
予尝譬五君子之道犹水也谓水之流行遍于四泽而
此谓渊源将不可乎继自今有志于学者始于一乡终
于天下又尚论古之人不惟其迹而惟其心五君子之
道得则周公仲尼之道于是乎在方今圣化流洽与海
远迩道德风俗轨辙惟一湖南东鲁此固提学君奉诏
之志而其所望天下者抑岂敢后哉君醇学雅行正已
卷十三 第 18b 页 WYG1258-0141b.png
作人惟五君子是式其为道兴建甚多兹特其一耳观
学者盍通求之录凡若干卷
   酆都志序
古者国有史史必世官惟世故专专则实而审公而断
传之天下后世而不诬若董狐在晋太史在齐倚相在
楚是也今之郡县盖古列国之变然不得为史不得为
史而志出焉志无世官则于谁作而可无世官而有世
族世族者文献之所在也族有人焉以学以政于时称
卷十三 第 19a 页 WYG1258-0141c.png
才志之作舍是人将焉归哉酆都为县国朝以进士举
者惟佥宪某庵先生而温甫继之所谓文献世族者莫
有盛于杨氏矣故论者谓温甫宜为志固若职分然而
温甫亦以是自任采择以求实去取以求公如不得已
焉凡十有五年始克成编乌乎志之病也久矣而非独
才之罪也盖附望以为雄其病也誇逞浮以为富其病
也俗崇异以为奇其病也诡三者有一焉皆足以坏志
之体况兼有之乎此无他执是笔者非宦焉之吏则游
卷十三 第 19b 页 WYG1258-0141d.png
焉之客所谓实且公者无怪其慊焉而未足也况才之
在人又有称不称哉今观斯志简而不誇质而不浮正
而不诡学以基之政以参之而文献之不可诬者于斯
焉在君子谓斯志也其史乎古之为史者观其所书而
知其所不书故左氏释春秋每致意于不书之故以求
圣人之情其义精矣今天下言酆都者多神怪之说而
温甫顾略焉不书则其所书者其实而审哉其公而断
哉书曰绝地天通此天下之大义也以一邑之志而大
卷十三 第 20a 页 WYG1258-0142a.png
义存焉使其当国史之任又将何如邪温甫有史才无
所发而寓于此君子盖深惜之其请序于予久矣至是
乃克以复其亦以是也夫
   重刋孔子家语序
孔子家语若干卷王肃序以为皆当时公卿大夫士及
诸弟子相对问之言其正实而切事者既集为论语馀
遂别出为此书相传至荀卿送入秦府故不以焚灭然
博士孔衍则言汉武帝世孔安国因鲁壁书撰次以成
卷十三 第 20b 页 WYG1258-0142b.png
戴氏集曲礼乃取而禆益焉厥既入礼遂除家语本篇
其说与肃稍异大抵旨则夫子记则门人藏以地异出
以时殊其未列于经无足怪者朱子尝谓家语是当时
书然而不纯乌乎得之矣宝读春秋三传及庄列诸子
史汉诸书其间引孔子语或真或伪多可议者尝欲手
录其词窃加辨论以与天下学者商确焉顾识与力未
之能也况家语乃古成书君子读而思之因而辩论其
纯也准诸经其未纯也亦准诸经以求合乎圣人中正
卷十三 第 21a 页 WYG1258-0142c.png
之则此亦格致之大端也或谓记者留此为病岂其然
哉监察御史黄君希武视学南畿博求遗书此其一也
顷以刋成属其门生喻贡士义请纪岁月宝不敏谨述
所闻为序
   中和堂录序
中和堂录者吾友施君克和录其先君子北野公所得
诗文于人者也中和为公堂之名以之名录尊其父也
录既成编克和授简于宝宝因得读之率一时名硕之
卷十三 第 21b 页 WYG1258-0142d.png
笔虽隐显不同而时称作者则一也可谓盛矣公以儒
医名吴中凡三至京师公卿以下皆礼为客及谢事归
缙绅东西行者多造其庐盖公慕贤爱士老幼一节是
以能致多如此不然则亦何有于是哉且中和云者斯
道之大宗也吾儒以理而医者以气皆不外此观公所
以名堂则其平生从事可知矣是录所集比兴备于吟
咏事理具于序论盖不必登其堂而公之风采可以尽
得之譬之丹青其可谓极似者欤况穷观所交远观所
卷十三 第 22a 页 WYG1258-0143a.png
主古之道也非乡士则不能友于一乡非国士则不能
友于一国君子于公可以观德焉古之孝子思其亲者
于凡居处笑语无所不用其诚克和以是诵之以传之
人人则公之心术精神将终身一日矣岂直居处笑语
之间而已哉君子于克和又可以观孝焉克和才瞻学
充其进未艾所以为公显扬尚有大于此者宝不敏当
为续书之
   林氏家谱序
卷十三 第 22b 页 WYG1258-0143b.png
凡谱为家作也其要在辩族姓序昭穆明冢介嫡庶而
家政行焉故天下之家各谱其谱而王道成谱之于世
其亦可谓重矣然谱以脩理亦以脩坏坏之端有三冒
望则坏养子则坏赘婿则坏故谱不可不慎也盖尝论
是三坏者曰养曰赘多知戒之而望焉是冒虽士大夫
亦或不免况庸人乎闽之林其族最繁其所宗也最远
道逢其人问之则曰吾某宗也今某公卿为伯仲行观
其谱而信之天下无异议焉今户部主事魁廷元者之
卷十三 第 23a 页 WYG1258-0143c.png
为谱也则异于是盖诸林满郡邑独据所知以为始祖
而族姓辩代为图系兼取欧苏上承下继而昭穆序人
各著其所出而冢介嫡庶明所谓三坏者皆无之君子
以为善谱廷元初以进士有事江西予方承乏视学一
见为相知今予领督漕命道出临清廷元适监仓政奉
斯谱告予曰愿有序也廷元之先自隐庵府君以下世
以敦朴恺弟相承至于今韦布而诗书者甚多廷元博
雅有志好学不倦其所树立将未可涯观其所为谱而
卷十三 第 23b 页 WYG1258-0143d.png
世德于是乎徵矣因书而归之
   送方伯徐公赴湖藩序
宝为童子时闻先生长者论乡邦人物慨然慕叶文庄
公之为人谓其廉介不群名重当世稍长得其文辞而
读之又闻其立朝议论与其所以施于外藩者乃知文
庄之学问政事足以追古人而上下之非直一节而已
也自是每见其门生故吏辄详询焉有谓宝者曰文庄
前堂内寝各置文正范公图像退朝政暇拱手默对良
卷十三 第 24a 页 WYG1258-0144a.png
久乃去夫其若是也岂徒然哉盖心孚神会前奋后兴
不啻亲炙焉者是宜其所造之至尔也惜夫威仪日遐
有不得拜阶下以望见之恨及来河南进谒于大参徐
公公以乡晚命进之坐而论政首举文庄所以待士者
诏之又以文庄所谓水东日记者示宝宝退而考吾徐
公之所行一本其所学不少移易其风采足以消邪心
其操守足以愧贪俗盖后文庄而兴起者其言必称文
庄也亦岂徒哉宝尝以为文庄不可得而见乃今得见
卷十三 第 24b 页 WYG1258-0144b.png
徐公焉夫范公与文庄皆吴产其出入将相大率皆同
而所建立亦各彰彰于天下徐公敡历中外茂著成绩
今又奉命布政湖藩其入以辅理盖有日矣由文庄而
希范公孰得而禦之吾见乡邦人物之评又不落莫矣
宝忝从属吏之后方以慕文庄者事公而不获终领其
教狂斐之志竟何如哉故于公之行敢有言于执事谓
后进之于先达道盛德而赞休声以播于人人宝之心
也若以当赠言之列则宝岂敢
卷十三 第 25a 页 WYG1258-0144c.png
   送施别驾序
今天子改元之春首诏史臣修先皇帝实录礼部请遣
进士若干人分诣各省采集事之当录者以备参阅于
时吾贰守施君以河南省檄有事编纂将行宝与僚属
具酒殽饯于北门外酒半宝起言曰世之人有忠直而
不信者潜德而不彰者憸邪奸宄而不露者事有是而
或错者非而或举者一时之论晦而无徵则曰后世有
公论焉后世之公论奚凭凭乎今之纪录而已矣昔人
卷十三 第 25b 页 WYG1258-0144d.png
谓左氏传失之诬胡丈定之说春秋也乃多取之不得
已也今夫理官之听民讼成案既具虽有大吏者徵词
而阅实因而决断者什九从而平反者什一何则彼其
始定之辞则然也史也者天下之大案也总裁也者天
下之大吏也君之为编纂也听乎词以定案者也大吏
将于是而徵焉书曰察辞于差差不差出于民之口察
不察系乎吏之听史之成与狱之成孰轻重乎君其辨
之矣勿以一方为小勿以一人为寡勿以一事为微勿
卷十三 第 26a 页 WYG1258-0145a.png
以一时为近天下一方之会也众人一人之聚也万事
一事之集也万世一时之积也君其慎之君学问博洽
壮既困于礼部晚复屈于有司其更事且多今其行也
岂患其不慎哉惟古人赠言之意不敢不告耳君起谢
请书为序
   送石汜水赴召序
环府州而列者皆县也此得一人焉以为令则其民欣
欣然有生意彼不得者反是一人之后复得一人焉继
卷十三 第 26b 页 WYG1258-0145b.png
之则所谓生意者不泯而愈滋是其民之幸也苟今日
得一人矣而继此或不得吾见生意转为戚容地若易
而异者夫一县之休戚系一人一人亦易得尔然方千
里或七八百里而为府四五百里或二三百里而为州
府州之所统不下数县不得其人民有戚容者什八九
而欣欣然有生意蒙得人之幸者才一二而已甚者咸
无焉此岂激劝之典有未至哉今之制县令有治行者
率内迁数十年来闻某县起一人为御史矣曰此廉而
卷十三 第 27a 页 WYG1258-0145c.png
材者也又闻某县起一人为御史矣曰此勤而能者也
人人而询事事而核岁岁而计起一人必拔其尤激劝
之典如是其至而得人之效又何其难也盖激劝之典
悬于上出于一时而士之所学所养则蕴蓄于中而定
于平生平生有是学有是养则固是人也彼悬于上而
出于一时者得之固可无加荣焉不得亦可无加辱焉
自一命以至卿相皆然而况一县乎藁城石君邦秀以
进士来令汜水至是六年矣其所行宽而有节简而无
卷十三 第 27b 页 WYG1258-0145d.png
缺汜水之民所谓欣欣然有生意者与疆域广狭施及
邻境亦质平焉故郑一州县凡四开封一府县凡三十
六得一人如君者一汜水而已岂惟一府一州哉虽一
省之内县加数倍得一人如君者亦不数也可谓难矣
君藁城望家世以经学相传盖有所蕴蓄而定焉正吾
所谓其人者其有声于一县固其素也使天下之为县
者皆如君则得人之效又何患乎其难之有宝与君以
场屋事尝再聚于汴遂为相知盖望其为御史久矣今
卷十三 第 28a 页 WYG1258-0146a.png
兹之召方将走书为贺而其县文学孔君乃以祖道之
序见属宝故道君之为县而能幸其民者以为赠盖为
君言之而非敢妄论夫天下之事也若夫君它日之政
之大者宝不佞请于汜水观之
   送杨户部使甘肃序
弘治甲寅冬甘肃有边警守将以闻诏司马治兵司徒
会饷大为戎备越明年乙卯春复有言者诏廷臣议可
否佥谓兵宜振不宜辄兴而所谓饷者则当预为之处
卷十三 第 28b 页 WYG1258-0146b.png
大司徒乃请敕其属才且綀者一人往莅焉于是陕西
司郎中壶关杨君以选当行凡我僚友无不壮君者或
为歌诗以赠而谓宝宜序宝谓杨君领天子命而督运
于西陲其事甚大在它人或难而君为之甚称大司徒
其知人哉杨君读古书见古人处边事成败利钝之迹
盖尝一一熟筹之矣自君为主事时尝领命稽阅居庸
等镇仓储其为员外郎也又尝领命赞漕事于东南及
为郎中实司陕西诸边诸边奏请岁无虚月君按章覆
卷十三 第 29a 页 WYG1258-0146c.png
议例比义断左酬右应动中机会所谓出纳舒缩进止
速缓盖其素具也今飞挽者告劳屯戍者告病庾廪告
虚士卒告乏兵非有加食乃不足此其故何也君行矣
将有新政邪将举旧政而复之邪夫亦去其害政者而
已虽然去细害易去钜害难此知务者之所留意而深
察也夫国家之患在戎夷而疆场之守在兵食食既足
有自奋之兵兵虽精无自足之食食之所系亦大矣哉
诗曰载驰载驱周爰咨诹君奉敕外幸画一敬献天子
卷十三 第 29b 页 WYG1258-0146d.png
施行焉此亦使臣职也宝不敏何敢序诸公之作哉聊
以是为杨君告
   送李大参赴广西序
人之言仕者皆曰儒吏异途又曰内外不同体其果然
哉夫吏固不能为儒儒而吏也簿书之中有义焉于从
政乎何有然吏于内者亲上典法为密吏于外者亲下
事情为滋密者所以处其滋必尽其滋而后可以言密
由是观之则内外不害其为同而儒之与吏又安在其
卷十三 第 30a 页 WYG1258-0147a.png
异也哉南海李君元善始事白沙陈先生得静虚之趣
继而北游京师闻见日博而学问文章益赡以雅盖所
谓儒者也及登进士累官户部云南司郎中兼京兆及
东南漕事京兆多豪猾往往欲有所挠而漕事之宜又
岁更月异君一断以义理不亟不徐卒底于成在位若
干年奏凡数百上上辄得允今年春吏部举最当迁上
擢君广西左参政命下之日君语诸僚曰吾久服在内
行之外也将若之何夫君之为斯言固周于虑者然内
卷十三 第 30b 页 WYG1258-0147b.png
外之不同者体耳体不同而理同举以措之宜无弗达
矣盖政莫大于典法天下乌有废典法而可行者哉故
以典法而验诸事情则非具文以事情而稽诸典法则
非臆见内惟是外亦惟是而后谓之良吏它日以牧伯
最君者当犹今也而奚虑焉劳于外而复陟于内为天
子之大吏以收儒者之成功其尚有望于君矣君行同
朝大夫士与君游者皆有诗为赠而以序属宝宝不佞
窃谓诗可不序也儒吏内外之异同则不可不论也于
卷十三 第 31a 页 WYG1258-0147c.png
是乎言
   送僧会定忞序
忞两住惠山凡二十年今年乃用荐者为县僧会夏六
月来京师得选而去去之日予因而想九峰于烟云千
里之外有馀情焉忞为僧将以遗脱世累为其道顾舍
其山中之乐而役役于一官何哉或谓忞于其道也浅
于是乎官乌乎君臣之义不可解于心天地之间虽欲
逃之焉往而逃之忞也井而饮田而食桑麻而衣裳安
卷十三 第 31b 页 WYG1258-0147d.png
居无患于草木泉石之间其亦知所自矣纵不即我攸
居而其不能解与其无所逃者固未尝不存焉况敢自
外于有司之荐乎盖吾犹恨其下山之晚也忞归哉祝
釐之馀尚以是告其徒
 
 
 
 容春堂前集卷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