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春堂集-明-邵宝卷十二

卷十二 第 1a 页 WYG1258-0116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容春堂前集卷十二    明 邵宝 撰
  记(一十/七首)
   总督漕运宪臣题名记
宝承乏宪臣奉敕总督漕运始至淮镇凡百举置惟故
是稽于是案牍山积追考前政氏名后先罔属然其间
多名人宝幼学时已志其略比官户部所闻渐悉乃今
得通阅之诸君子者于是无不载焉于乎盛哉仰惟我
卷十二 第 1b 页 WYG1258-0116b.png
祖宗列圣简任诸臣治兹漕事惟材是属用底嘉绩及
其登卿宰进保傅树勋辅德表表相望宝愚何足以继
之窃尝考禹贡以水纪诸州贡道盖后世漕运之端然
曰逾沔入渭则取诸陆曰沿海入淮则取诸海其直达
帝都者才三之二若汉以下都关都洛都汴间有直达
之漕而为力甚难为费甚钜故议者往往右转输焉其
势然也元都幽燕海陆并运国初犹因之惟我文皇帝
肇建两都始以平江伯陈公瑄工部尚书宋公礼等建
卷十二 第 2a 页 WYG1258-0116c.png
白浚兹漕渠海陆是避万舟亿卒咸建帅长仓支道兑
常变具宜盖有得于转输之意讲求经画越历数朝而
漕法大成国计充预万世允赖然其为坝为闸闭启掣
挽于水性不能无拂焉者是故险虽远避而劳不多省
群众所聚蠹病亦从而生既命元戎专制其事而提督
整理□以命诸卿亚厥后遂有总督宪臣之命然时异
势殊弊由法起名为转输而渐变直达既乃公私交征
军疲民困至使论时务者复有于海于陆之思则岂先
卷十二 第 2b 页 WYG1258-0116d.png
朝之初意然哉夫救弊在人不在法持法在心不在迹
故必通上下而后为平必体遐迩而后为惠必均夷险
达经权而后为贞为哲盖大臣之道如此漕也者特其
一事也具是则举缺是则废凡兹前政诸公图艰应遽
保丰持平若有异道焉由今而论其世则固莫之能违
矣承继之责取监之义宝虽不敏于是窃有意焉故具
列而刻诸石如其品藻以伺君子志漕运者尚亦有考
哉自河州王公竑以景泰庚午来莅迄今六十年为右
卷十二 第 3a 页 WYG1258-0117a.png
都御史三人左右副都御史若干人佥都御史若干人
兼巡抚者若干人其三人凡再至统曰宪臣者重敕词
也谨记
   南京福建道监察御史题名记
正德已巳秋贵溪徐君盈以行人擢南京福建道监察
御史既上之三月其僚任君贤王君鼐皆有使事出徐
君署焉政暇阅故牍得前政氏名之悉乃谋诸二君立
石于堂序书而刻之书来请记岁月惟我朝制天下十
卷十二 第 3b 页 WYG1258-0117b.png
三道道设监察御史数员入则廷规出则方按凡天下
事皆得言之是谓风宪与百司体异其在留都务若少
简而建官如故封章驰达人评物议亦往往为公论所
属凡诸君子衔系官署而名在天下亦何必指议于碑
刻间而后知之也哉然论人者必原其初必究其衷必
徵于终三者非久莫深非深莫悉夫然故在一时亦有
遗论焉而或辄为别白曰此忠此佞此正此邪乌乎可
哉必也时移地改生乎后者历指而参稽然后其论可
卷十二 第 4a 页 WYG1258-0117c.png
得而定此名之有题所以汲汲于前辈也君子犹以为
未尽者谓有乡评焉有墓碑焉有风谣焉有史传焉而
不止乎是虽然非兹石则氏名不聚氏名不聚则辩论
乌乎施况彼数者皆有词于笔洵武或失之叔段穷奢
或失之子仪而随且隐者又常情所不免也今是石也
氏名之下字书贯书出身书历官书而不书政行若将
阙疑以起问设问以待对者而天下之公出焉前监后
观而中以自考于方人得律已之道古之所谓官箴者
卷十二 第 4b 页 WYG1258-0117d.png
亦何以加于此哉诸君之名于是乎可徵矣
   观草记
正德壬申春二月予奉诏摄总督事莅太仓公馆馆之
堂后甓砌间有隙土二方皆蓬然枯荄子指而问焉馆
人曰草也今司徒孙公为总督时实种之予曰是何为
者馆人曰公尝言春夏之交草长数寸碧色可掬晨露
既晞微风汎之移床近焉心目之间不知天下之有名
园奇卉也予笑曰有是哉司徒公之好奇也昔濂溪翁
卷十二 第 5a 页 WYG1258-0118a.png
尝以草寄意至今传之公将袭其迹乎不然书曰尔惟
风下民惟草公民曹之长也将以是观民焉虽然草一
也亦有以喻夫臣者臣民之分不同而君子之论于是
乎异然则公将自观乎公岂徒玩物者哉越三月草果
长如所言馆人请观子既赋观草之诗呈司徒公复次
第前语为记
   观水轩记
观水轩者二泉邵子所乘舟也邵子既得请归每出则
卷十二 第 5b 页 WYG1258-0118b.png
与客泛之客谓邵子曰子所谓观观浅深以涉乎观顺
逆以济乎观清浊以濯乎三者何居邵子曰此皆观以
人者非大观也夫大观以天观以天者必于水之逝也
之澜也之涣也而后可以见道也故逝可以观体澜可
以观本涣可以观文天下之大观不在是欤客曰涉也
济也濯也谓之人可也若夫浅深顺逆清浊非天其孰
为之而谓之人乎邵子曰天人同道而异用者也故涉
之于浅深济之于顺逆濯之于清浊有心则人无心则
卷十二 第 6a 页 WYG1258-0118c.png
天夫唯天也则体之在逝也本之在澜也文之在涣也
斯不为徒观也而天下之大观毕矣客曰夫观则既闻
命矣然轩者车之制也昔人盖有以命夫室者舟而室
名其室安在邵子曰盈天地间皆道也人唯无见苟有
见矣则凡目之所接安往非逝也澜也涣也乎身之所
处安往非涉也济也濯也乎由是观之吾在吾舟犹在
吾室也不然何足以为大观哉客唯唯而退邵子遂笔
之舟中以待再问者
卷十二 第 6b 页 WYG1258-0118d.png
   户部题名记代作
惟我圣祖稽周官司徒建户部设尚书一人左右侍郎
各一人以率其属乃永乐七年已丑文皇帝北狩于是
有行部户曹之设十五年丁酉复设行在户部至正统
辛酉睿皇帝始定都邑去行在之名盖户部之有今署
也更累朝若干年尚书暨侍郎凡若干人后以京储事
重特设侍郎以理之又若干人矣虽典籍具存然卒欲
指数其名氏且不可得况其出处履历之详乎某承乏
卷十二 第 7a 页 WYG1258-0119a.png
尚书后惧自今将益散灭无所纪用是谋诸侍郎吴公
原似公钟及黄公杰翻阅故牍备录以刻诸石年序而
阶列名揭而迹疏之且各虚其下方以俟来日某窃惟
公署之有题名固将考往昔垂无穷以备文献之传抑
所以起问者定品评而劝戒之意实寓乎其中盖物聚
则妍丑形焉事比则得失著焉人并则贤不肖判焉由
数十载之后览数十载之前爱憎既公诚伪亦著是是
非非固有不能以毫发爽者至于时有丰约势有难易
卷十二 第 7b 页 WYG1258-0119b.png
而舒缩之间或有异论然知德者观之亦自不可得而
诬也夫君子之为善固不为名而没世不称圣人犹以
为可疾名之所系亦大矣况与贤同道则名罔不昌而
身享天下之荣与不肖同迹则名罔不隳而身受天下
之辱此岂待后世而后定哉是故夙夜兢惕鉴观前人
则所以殚吾职而熙明天子之绩者于是乎在矣凡我
同事越后之君子宜有所儆焉某不佞僭为之记
   品士亭记
卷十二 第 8a 页 WYG1258-0119c.png
予昔为许尝作品士亭于学宫盖取其郡先儒靳裁之
氏之说将与诸生共戒勉焉每当贡举必觞于亭以相
其志时予虽有学责然未专也比者奉命督学江西视
前举如为之兆者及莅南昌分司顾其东隅有一亭而
未名予谓是可以名品士矣遂名之惟许亭之始作也
太史义兴吴先生实为之记而予复书其碑阴谓士之
品二道德其上功名次之而富贵云者宜斥不与大抵
予之为说取诸靳氏而稍自异君子不以为过且妄也
卷十二 第 8b 页 WYG1258-0119d.png
今之于士也又何道以品之哉盖亦要其上焉而已矣
而次焉者亦与焉虽其初终表里未必一致若难乎为
品者然心诚求之不以毁誉不以利钝不以隐显操圣
贤之律而槩之于其言行其殆所谓不中不远者乎夫
天下之须乎士者大矣士无他成物之德经世之猷忧
时之虑三者备焉然后随其所处蕴为道德发为功名
异其用而同其体此皆所谓上也惟体不同而用有同
者所谓次焉此之谓矣古称才难正在于是而吾乃欲
卷十二 第 9a 页 WYG1258-0120a.png
百一求之以答明诏此夙怀所存非今日为然也岂徒
品之云哉成者品之其未成者激昂之策励之陶养之
必欲登其上品焉顾虽次者且不可自画而况其下乎
予与诸生固当自省也于乎元气不息才无古今盛世
名邦于斯为最予虽疏陋愧于师道而所以副吾之望
者必有其人矣作品士亭记
   独对亭记
弘治辛酉夏六月宝奉诏视学至南康白鹿书院是院
卷十二 第 9b 页 WYG1258-0120b.png
也胜在五老闻于四方乃负而弗乡虽无大关系然亦
若缺典者故周览之馀欲为亭以对之属时暑雨未暇
相度盖越一年而后再至步自南冈历于东厓得地丈
馀其平如砥其崇如坛仰而西望五老当前若拱若揖
若陟若降若在咫尺可延致与语者窃意亭宜于此诸
生从者曰此文公先生旧游也俯观崖石有风泉云壑
四字宝乃欣然喜曰此先得吾意乎不于此亭乌乎为
宜虽然五老之胜有目者共睹而非公莫之能当故以
卷十二 第 10a 页 WYG1258-0120c.png
独对名亭重公迹也或谓峰以老称不独以秀以奇而
以其寿是五老者天始与始地终与终寿孰对之谓公
独焉何居宝闻诸孔子仁者乐山山以气凝而理行其
中泉石土木无所非仁惟仁故静惟静故寿凡山皆然
况其高且大者乎公仁者也纯博中正德与山协为镇
为岳五老之对固其所哉君子观其进退语默从容暇
豫既得公之静矣则其化远功深表仪流泽与孔孟无
穷其为寿对诸五老必有能信之者况公前后代有寓
卷十二 第 10b 页 WYG1258-0120d.png
贤何莫不具一节至要其大孰与公比非公独对其谁
偕之是以危登极眺览天下之至奇雄词动笔发天下
之至秀彼以其五公以其一出象入神形于赋咏斯固
公之馀事而所以作对者亦有在矣抑岂惟是哉公仁
且智登斯台也必尝反而东顾深湖长江至于沧海皆
公之大观也宝生也晚幸读公书见公所对如从公焉
敢用窥测记于亭中九原可作不知公以为何如耶
   新喻县孔子庙门记
卷十二 第 11a 页 WYG1258-0121a.png
新喻县孔子庙门坏弘治癸亥郑知县瓛新之其材取
诸淫祠其工取诸逸卒其杂物取诸羡役有显大之观
久远之规考成之日用祭菜礼告于圣灵退燕于学学
之师生咸谓是役不可无记谓宝典在教也则来请文
惟孔子王祀万世庙用王制为门者二其在外曰灵星
灵星内有门谓之大成坏而新之有司者常事耳在春
秋鲁复閟宫不书修泮宫亦不书为常事也而閟泮二
颂犹存于诗诗春秋皆孔子笔也今庙于孔子莫非是
卷十二 第 11b 页 WYG1258-0121b.png
式由诗所载是门之新邑人自宜颂焉岂吾书之宜哉
虽然庙为学立学也者风教之源也有司者之政实于
是观其兴有庆其废有让宪典具在而宝则奉诏专
其事今于是役既率作省成以从良规又为图诸不朽
则凡有学之寄者于其敝缺也能不起而图之乎以吾
之书学春秋之不书盖志也非颂也抑有风劝之道焉
嗟夫吾夫子道在万世其神在天而主与像则在庙主
与像之所在神之所在也神之所在道之所在也是以
卷十二 第 12a 页 WYG1258-0121c.png
贵自王公贱至氓庶远望其宫乘下步趋无敢少忽乃
若进而门焉又当何如邪志美富之观者于斯加悦修
孚颙之容者于斯加敬宝尝身亲之矣于是执笔焉盖
不惟励乎有司而又以见是门之为重也出入是者请
敬诵之门坏于弘治某甲子而甚于某甲子今之新也
始以春季某甲子终以秋仲某甲子凡三阅月而成瓛
应天江宁人由进士来为县清敏而文知政所先而力
能为之县丞某主簿某典史某皆与有力教谕某训导
卷十二 第 12b 页 WYG1258-0121d.png
某诸生某等则请记者也
   一峰书院记
一峰书院者为故南京翰林脩撰罗公作也公以文章
节行高天下天下之人莫不贤其为人其生也思诣其
庐其殁也思造其祠者盖十人而九也然永丰既居山
中公之故第在水心去县又若干里其墓在某地又去
其第若干里若其旧游所谓金牛书院者则又去其墓
若干里而人迹益远矣故凡至永丰者每以瞻拜无所
卷十二 第 13a 页 WYG1258-0122a.png
为恨予督学江西之三年始一至焉欲为文以吊其墓
而雨雪载途不能往乃遣教谕某代以致之继而步自
学宫西偏得隙地若干丈遂属吉安守张宗厚作堂三
间中设公像题其门曰一峰书院俾人之苦于瞻拜者
于此得少展焉虽然公之旧游而诗书弦诵之地固公
所以仰前修而迪后学者也时知县郑浚主簿某方勤
修学之役吉安遂以委之不三月而告成某与训导某
请为之记惟公天资刚毅守道不回而充之以博养之
卷十二 第 13b 页 WYG1258-0122b.png
以正蚤贡于乡已负重望及宪庙之初亲擢进士第一
其所对策虽制举之常然援古證今指切本要词严义
正诵者起敬故程文未行而海内已录传之人之视公
有汉董贤良之风焉既而入翰林为修撰未及数月即
有扶持纲常之疏上忠于君以及辅相新进儒臣能为
天下大计远虑如此固非寻常摘劾之比论者方之唐
子方其事似同而义则远矣至其改官南都时忌者已
去以公之望少假岁月公卿可待而竟以疾归盖公之
卷十二 第 14a 页 WYG1258-0122c.png
仕在行其道而不以位为荣王曾之志钱若水之节公
寔有之观于其退而其进可知也乌乎道之在人有正
大之体有曲成之用自圣人以下多患不能兼之盖其
体不能协天下之一故其用不能周天下之殊即使幸
有所成而正大者或病矣岂曲成之谓哉故观士于今
宁正大而有过毋宁曲成而无尤是则公之进言人曰
太讦君子曰忠公之去位人曰太激君子曰介固非诬
且过也虽然公之心如青天白日公之德如高山大川
卷十二 第 14b 页 WYG1258-0122d.png
此天下之同称也而才艺弗与焉则世亦不可谓不知
公矣宝自童年游于庠序即知慕公及宦游中外知公
为详诚有所谓愿为执鞭而不可得者则于斯举亦乌
能后哉吾闻公晚癖金牛山水而忘其瘴厉竟以是终
人之为天下惜公者或以是为公病公而有知其亦以
为然欤故予既为之记复为招魂词二章俾并刻焉吊
公于斯者或一歌之庶乎公之来归也词曰公归来兮
金牛不可以居幽阻丛翳兮以魅以魑毒雾中人兮朝
卷十二 第 15a 页 WYG1258-0123a.png
弗夕虞什或一存兮虎豹之馀公气则正兮神明祓除
彼伻从公兮将无避而(句/)归来归来兮公有乡闾 公
归来兮泮水傍泮水源源兮溪流孔长拜者在庭兮衣
冠在堂或羞而俎兮或醴而觞人歆公兮未央公不归
来兮诵吾章
   瑞州府名宦乡贤祠记
瑞州之境比多盗事闻于廷至命大臣来视当其时方
作名宦乡贤之祠议者或以为迂然是举也前知府刘
卷十二 第 15b 页 WYG1258-0123b.png
玑用齐倡之今知府周津文济继而成之同知王相君
卿则始终经理之观其意顾若急务然者祠既成甘通
判文绍施通判溥刘推官瑜乃属高安知县谢枢树碑
祠中请予为记且述或者之意以质于予予惟仕于斯
谓宦莫非仕也而名者为难其难在政生于斯谓乡莫
非生也而贤者为难其难在德德以成化政以成治治
振化流则天下可平而何有于一方也哉是故君子重
之然治之善者自足以训德化之醇者亦足以匡政论
卷十二 第 16a 页 WYG1258-0123c.png
名且贤于宦与乡者斯其尚矣下是有一节焉亦皆不
能泯也风声流传典型可想尸而祝之将使肃瞻敬对
者在宦则名在乡则贤以成治化庶后之视今犹今之
视昔也祠之为道如此故虽国典靡载而有之则备无
之则阙盖天下之通行也久矣可以盗故而废之欤况
宦有龚遂则有渤海之治乡有陈寔则有颖川之化孔
子曰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有若人焉而盗
弗息者吾弗信之矣今之论弭盗者其说非一转移感
卷十二 第 16b 页 WYG1258-0123d.png
动吾以为固有在此而不在彼者然或内乏积诚外鲜
孚信而徒逐其迹无怪乎人以为迂也若执是而遂谓
夫祠之可缓抑岂通论哉夫名贤之祠非为弭盗立也
而推本论之必至于是是则数君之举诚知所务者矣
祠之制同宫异列左为名宦凡若干人右为乡贤凡若
干人其间功德之伟亦有系于天下者称秩元祀国典
存焉而复祠之为一方故(句/)亦不为渎也乃若其地在
孔子庙傍朔望谒春秋享凡郡邑皆习行之而门序庭
卷十二 第 17a 页 WYG1258-0124a.png
阶翼如森如与礼称者吾以瑞为盛焉经始于弘治辛
酉越甲子而毕时大参济南王公佥宪慈溪王公并继
守巡政刑兼举威惠迭施盗以靖告祠之克成抑亦有
自也已
   文明阁记
弘治乙丑四月既望宝行视武宁之学祗谒先圣礼毕
退摄讲坐以临诸生既而观于堂北有新阁焉(阙/)
卷十二 第 18a 页 WYG1258-0124c.png

卷十二 第 19a 页 WYG1258-0125a.png
 
 
 
 
   瑞昌县学迁建记
弘治癸亥瑞昌县新作学宫又明年乙丑乃成考而居
焉礼也学故在县治西百步门临于市之衢嚣隘而尘
邑之君子因其敝也议欲迁诸爽垲者久矣而未得其
卷十二 第 19b 页 WYG1258-0125b.png
地癸亥之岁前巡视都御史林公行县至是询诸吏士
得迁学之说谒庙礼毕则及分巡佥宪慈溪沈君达观
厥基顾而谓曰是岂在他求哉后是百步而少右冈南
沼北庙焉其可也庙之东为堂为斋又东为庖为廪为
廨馆皆宜之沈君曰然相与计赀庸而授厥事于九江
府推汪浚时宝方视学新喻公以书来致命宝拜公命
之勤而申戒厥功焉高守友玑始至闻是举也亟督知
县王显宗毕事而佥宪天台王君继莅巡政益为规画
卷十二 第 20a 页 WYG1258-0125c.png
用弘于初初公躬劝富室各助有差既或渝约功未用
就今分巡佥宪姚江陈君以旧基予民取直焉足之而
宝适以岁事至乃进民耆某某某某四人议加直于受
地之家而益其疆未卒劝者俾以力输凡得赀若干日
役里一人称其常役又赎有罪出钱以赁凡得庸若干
于是邑有陈氏族大而礼其为诸生者居什之二请为
众先曰垣也某筑池也某凿道也某修各若干丈于赀
力又凡省若干宝闻而喜曰林公与诸君之绪兹其可
卷十二 第 20b 页 WYG1258-0125d.png
成矣乃谓显宗日程之浚月覈之而总厥功于守友玑
是岁秋某月以成告学谕王某暨训导韩某等请记惟
古人之有居既奠则不䡖于迁迁非得已也故诗书所
称商于耿殷周于豳洛皆此焉事今之邑古之国也学
之有宫所以守典嗣训成贤弘化其于邑也大矣而瑞
昌之学乃市之与邻焉夫市也者利之所出也众趋而
聚不能不嚣众聚而居不能不隘众居而溷不能不尘
由是以为我弦歌讲肄之扰非古人择且卜焉之意也
卷十二 第 21a 页 WYG1258-0126a.png
迁其得已哉然迁之难居之尤难(阙/)
卷十二 第 22a 页 WYG1258-0126c.png
 
 
 
请初彭泽学在邑治东病之者谓背阳向昩位置弗当
择所宜徙乃得今之地说者曰前山为鞍为帽为髻后
为凤凰为绿梯为苍崖为潜玉群胜具萃左襟孤峰右
带重岭而大江之流举目望之尽数百里爽秀完敞学
于是为称时都御史林公以巡视至闻而然之分守参
卷十二 第 22b 页 WYG1258-0126d.png
议董君分巡佥事沈君王君陈君继广其意而高守任
焉以有兹成功也予尝怪今师生之为学不务力本而
以风水妨科名动辄请徙故多抑弗许然学之于治大
矣而去陋就嘉亦有司常职此所谓同行异情者吾固
弗敢废焉于其成也能无庆乎虽然学所以学道也昔
者孔子之语道多矣而直指亲切莫如川上之叹盖合
理气显微一言蔽之而所以为用功地者即是而在万
世之学道者此其的矣天下之大川四而江为首观水
卷十二 第 23a 页 WYG1258-0127a.png
于江非他川比也今彭泽之学既据江为胜而吾夫子
实像在庙凡为师生而从事于斯者盍相与追川上之
游求源于深拟进于渐期委于大脩为天德发为王道
而慎独以终始之则所谓道者盖不假诸儒众说而可
自得于观望之间矣今夫江自大禹疏凿以来其起合
流汇之道盖未尝一日改也或者不求其故顾于偏溪
曲港力求通焉而曰入海由是虽东之之势终有必至
而支离已甚况徒劳而无归者又往往是乎君子之于
卷十二 第 23b 页 WYG1258-0127b.png
道也何以异此夫志水者必自禹贡而后可得其真六
经语孟吾道之禹贡也不是之务而安于偏曲虽亟称
于水亦于学乎奚有哉宫室之成古有颂祷颂祷于学
舍道无可语者故于考成之馀拟取川流之旨为我师
生告焉因高守请纪遂书俾刻之是役也总于推官汪
浚勤于知县王琦而训术计琦耆民某某则分理焉始
弘治癸亥三月九日越二年乙丑四月一日而讫其费
为白金八百两出公帑者什四诸生暨富室助焉者什
卷十二 第 24a 页 WYG1258-0127c.png
六其工为顾匠若干人为庸徒若干人共若干日计其
成为殿庑门堂斋馆庖廪廨榭诸屋以楹计者八十墙
以堵计者若干街以步计者若干君子谓于旧学为伟
盖一邑之盛事其在郡则二学后先告成不出数月尤
足为诸邦起废之倡是皆不可略也
   浮梁县学记
凡学之设其道有四一曰习典章二曰明经训三曰惇
风俗四曰育人才斯四者实古之道而今制亦弗能外
卷十二 第 24b 页 WYG1258-0127d.png
焉故典章存乎诰令经训存乎诗书风俗存乎仪式人
才存乎贡举其槩如此世之人徒见科目足以阶贵遂
谓夫学专为育人才而于所谓典章之习经训之明风
俗之惇判然若无所与故其宫也非谓风水有妨于科
目则不脩举不特有司为然而观风君子亦莫之异呜
乎其亦不思尔矣今科目为入仕之途自皇朝公卿以
至内外百吏胥由是出盖天下之极选而人人慕望焉
者承平以来学徒日益廪增常员之外附学为名者多
卷十二 第 25a 页 WYG1258-0128a.png
至倍蓰其山林儒士挟艺以应试者亦如之由是而观
虽微学也未尝无人才也然则学将可废邪惟学有典
章经训风俗之系而不止于人才人才之生必是之育
而后身心性情有所持循检饬以为天下国家之用是
以国有学而能国郡有学而能郡邑有学而能邑否则
于制为缺缺于制是缺于道也今罔攸式古罔攸稽化
塞于下而赋竭于上天衷人纪孰与立之故学圮则起
荒则理坏则葺奠谒饮射讲歌游肄无废乃已此固有
卷十二 第 25b 页 WYG1258-0128b.png
司常职怠是者罚将及之于科目利弗利何有哉浮梁
县学之建久矣弘治已未火庚申新之癸亥落成宝谓
其得脩举之常当记成迹乃属知县左辅暨教谕张洪
等请文于今御史大夫前大司寇戴公继而有传公语
命宝者宝弗敢当而重违公命也敢著是论而以岁月
附焉若夫敷宣圣明文教之懿以申饬我师生公为乡
邦先达且尝宗师斯文其何辞辞之凡新作大成殿东
西庑戟门明伦堂二斋某等屋若干间其仍而饰者不
卷十二 第 26a 页 WYG1258-0128c.png
与是数用木若干石若干砖若干瓦若干铁若干他物
数各称是始议者知府李复贞而侯知府溪茹同知銮
阮推官韬终之教谕某训导某某寔申告成之请督工
某官耆民某某某亦与有劳皆当附书谨书以伺
   南昌府学上达之阁记
弘治乙丑春南昌知府祝惟容作重屋于学宫当斋之
西馆舍之南馔堂射圃之北俾诸生朝夕脩肄之暇登
而观焉盖取古人游息之意也陈推官察间率训导董
卷十二 第 26b 页 WYG1258-0128d.png
遵请名于予予爱其轩窗虚敞迥出群搆四望清远有
高明之观故为之题曰上达之阁而教授王德明适至
则与训导盛杲黄奉黄昂复请为记而江同知昌刻之
予惟君子上达此孔子之言也宋儒为之说曰君子循
天理故日进乎高明夫高也明也上之谓也然而进焉
者鲜何也人欲害之也天理人欲同形异情其端甚微
而其究甚远是故君子慎厥志焉无志者不足道有志
而自画则陋自满则浅自放则荒去是数者而后可以
卷十二 第 27a 页 WYG1258-0129a.png
言志志以始之力以至之化以终之其间用力之方或
以颜之明健或以曾之弘毅而其归未尝不同也高明
上达其道如此夫何与于斯阁而强以是名哉夫人有
所见则有所感感极而反身以脩凡游息之际一景一
象莫非德业之助而况其大者乎故海兴望洋山起仰
止庙朝则敬墟墓则哀隐于蹈井而惧于临渊盖情
之所发有不能已者然则君子登斯阁也独无感乎哉
今夫登斯阁而感其高则知循理之高有大于是而凡
卷十二 第 27b 页 WYG1258-0129b.png
徇欲之卑必求去之矣登斯阁而感其明则知循理之
明有大于是而凡徇欲之污必求去之矣是则一瞻望
间而大有相于吾志以为力且化焉之地阁以观建而
志可以兴故吾斯名阁因以观示教焉虽然观一也而
所以观者则存乎人人苟不能自反而徒资览眺之胜
抑亦末于观矣吾敢以是望诸生哉天下之学同归于
教而南昌特望自两京国监外衣冠礼乐之盛谈者先
之上达之志夫人有焉宜吾不能不厚望之也昔者予
卷十二 第 28a 页 WYG1258-0129c.png
在白鹿书院文谕诸生有曰学者立心辩莫先于义利
几莫大于诚伪斯二言者盖不异此诸生试更以是参
之是为记
   游梅岩洞记
自乐平之之德兴也道出某地远见一山高十文馀其
状特异问之曰梅岩也行数里岩渐近县令邹泰请往
观之遂至山下数奇石离立舆从石中上入洞门门阔
十馀文释舆而步秉烛前导稍曲而左窿然如入室焉
卷十二 第 28b 页 WYG1258-0129d.png
当承宇处石有如笋者如菌者如珊瑚琅玕者累累下
悬如将坠然下近壁处有石鳞辏区分级列如或疆之
号仙人田又右而行又如一室室之顶垂石折盘如龙
蛟之耳中一窍水滴滴注当注处石承之圆如井阑崇
如柱础中一窍与上窍对水满则溢又右而行地渐高
有石如舟者在左如棋者在右地渐宽平如阶以升其
上盖揭钟悬益宏而虚如亭之状左右穴各一天光照
焉出之则山颠也泰请赋赋诗二章刻于石云
卷十二 第 29a 页 WYG1258-0130a.png
   颍州修学记
凡我政人胥会而论焉莫不曰学政之先也敝必修之
然有力焉有财焉财诎不可以举力罢不可以役亦夫
人之通论也赢于诎而优于罢稽诸制而合焉斯则存
乎人而不可常例视之者也厥惟艰哉颍州儒学自宋
景祐间始建于西湖之上我朝洪武初因而再建未几
圮于河水乃徙于南城内至是盖百五十年矣芜秽弗
治见者叹焉而未有能修之者正德壬申夏六月辽阳
卷十二 第 29b 页 WYG1258-0130b.png
孙君伯坚以河南按察佥事奉玺书饬兵于斯地方千
里皆属控制而镇实在颍始至之三日视学而见其废
其叹也视诸人人加甚乃召州卫官吏师生议而修之
于是北方群盗奔突于淮汝间所至屠戮极其惨烈郡
邑守令方议战守不暇则何暇及是哉盖财之诎力之
罢莫甚于此时者矣伯坚之言曰禦贼莫先于战守战
以勇克守以恒持勇与恒忠义之所发也倡忠义者存
乎教化敦教化者存乎庠序荒于素而欲复于遽吾固
卷十二 第 30a 页 WYG1258-0130c.png
知其不能也然吾闻诸孟子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不
畜不得由是观之则夫学也乌可以贼故而废之或谓
伯坚财恶取曰取诸淫祠则有馀材力恶取曰取诸休
卒则有馀工杂泛之用又恶乎取曰取诸薄罚则有馀
需众皆曰然遂卜日兴事训练抚绥之馀寝食以焉不
三月而告成皆不愆其素所谓赢于诎而优于罢者非
此谓耶学正某等以伯坚意为书来请记予惟颍中州
要害自古则然我圣祖龙兴濠梁今为中都而是地寔
卷十二 第 30b 页 WYG1258-0130d.png
惟附翼衣冠弦诵四方万国宜是焉先今一废至此观
于其所而其道可知也或者犹譊譊焉以武之衰归之
文盛夫文经乎天纬乎地化成乎人者也武何物也而
焉能并之虽然文事武备盖有并以为言者譬之贞以
配元义以配仁用虽殊而体未尝不一也故出入将相
皆吾儒事而受成献馘必于学焉武略之不竞吾将文
德之弗崇是惧而可以盛衰论乎立政曰克诘戎兵方
行天下罔有不服以觐文王之耿光以扬武王之大烈
卷十二 第 31a 页 WYG1258-0131a.png
夫戎兵武也以之方行而觐焉扬焉非文德何以与此
伯坚素抱遐邃兹焉离艰当剧乃能先庠序教化以倡
忠义可谓知所本矣予知伯坚久且嘉其事之成也故
为记之学之堂曰明伦天下之同名也饮读宾兴皆于
斯在故是之先堂左右有斋肄也于是西南为膳堂养
也于是东北为黉舍宿也于是故继之是皆谓修堂后
为尊经阁制书在焉上下五楹间视礼殿高数尺外而
廨宇仓廪庖湢皆具是皆谓作然皆制也亦谓之脩始
卷十二 第 31b 页 WYG1258-0131b.png
于某月某日越十月某日落之庙之脩也盖同时而先
考焉别有记者不书
 
 
 
 
 
 容春堂前集卷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