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春堂集-明-邵宝卷十

卷十 第 1a 页 WYG1258-0090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容春堂前集卷十     明 邵宝 撰
  杂著(二十六首/)
   测影台考
按周礼以土圭之法测日景凡立五表其中表在阳城
即今登封东南告县旧治是也予至其地有二台存焉
其南一台琢大石为之上狭下阔高丈馀广半于高中
树一石碑刻曰周公测景台台北三丈所复有一台约
卷十 第 1b 页 WYG1258-0090b.png
高三丈馀垒塼为之其北之中为缺道深广二尺许下
列石为道直达于北约五丈许石上为二小渠渠侧刻
尺寸甚精密最北一石为二小窍以出水询其土人云
故老相传为量天尺又以为铜壶滴漏考之县志此名
观星台亦周公所筑然予见其刻尺寸所书特今文耳
恐非出于周公况历代律书言尺度者亦未尝言及阳
城测星台尺盖不可信恐惟石台乃周公遗迹所谓观
星台者则后人因而建耳且其地尝置金昌府治又尝
卷十 第 2a 页 WYG1258-0090c.png
置告县治建斯台者岂其时邪又按礼疏四方之表各
去中表千里予以禹迹图考之南表当在郢之北东表
当在辽之东北表当在肃之北西表当在华之西南终
南山之东今其地不知亦有遗迹在否姑记兹台之制
以备参考
   徐君墓辩
徐君墓在襄城北二十里墓前有树相传为季札挂剑
之处名曰灵树按史季札之初使北过徐君徐君好季
卷十 第 2b 页 WYG1258-0090d.png
札剑口勿敢言季札心知之为使上国未献还至徐徐
君巳死于是解其宝剑系之徐君冢树而去徐即书所
谓徐戎诗所谓徐方其地在今泗州季札自吴适鲁乃
其所经之道是故过徐君焉襄城非徐地安得徐君而
有是墓邪树之灵否不论也且季札适鲁观乐之后遂
使齐去使于郑去郑适卫自卫如晋未闻其道于襄奚
从而挂剑哉或谓古者诸侯有邦交之礼然则徐君适
郑而卒于是亦不可知也独不观乎史称季札还至徐
卷十 第 3a 页 WYG1258-0091a.png
徐君死则其死在徐也明矣其曰解剑系其冢树则其
冢在徐也亦明矣于是过于是吊奚不可知而必为之
曲说乎予读一统志泗州城北则有徐君冢云或曰襄
又有徐君故误称之
   题王真静诗集
真静先生之诗王祠部应韶评之详矣宝则因是得其
为人尝闻国初以来浙之东西号多隐君子至于今日
或谓其凋谢殆尽宝以先生观之岂其然哉
卷十 第 3b 页 WYG1258-0091b.png
   书梅感卷后
姚翁好梅梅方花而翁卒花则尽落不花者三年乃复
花翁之子观而悲之君子于是有梅感之诗乌乎忽而
落者近乎有情三年如毁者近乎有礼梅其有知邪其
无知邪其有以异于人邪其无以异于人邪诗曰梅感
信乎其可以有感矣
   题文山遗墨卷
予在京师读信国文公手书于钱佥宪世恒所而悲其
卷十 第 4a 页 WYG1258-0091c.png
迹之燬也尝为诗吊之于今七年矣比者视学吉郡谒
公新祠而其裔孙裕者复出此书真迹烂然幸未遭燬
予之悲之不减于昔盖悲在其人在其国在其世而不
在其书也虽然前所见书乃公被执北行时遗其子女
有父子之情焉而终不以恩胜义后所见书乃公赴难
南行时遗其朋友有君亲之念焉而终不以力沮志仁
义之人其言固如是夫乌乎悲不在书也读其书而悲
果在燬未燬哉
卷十 第 4b 页 WYG1258-0091d.png
   私试策问
问昔人称周公为辅相一食三吐其哺一沐三握其发
其急于见贤至矣说者谓舜相尧禹相舜益相禹伊尹
相汤傅说相高宗其勤且劳皆不如是岂周公之德不
及前五人者欤他书载周公之言曰吾所执贽而见者
十人还贽而相见者三十人貌执者百有馀人欲言而
请毕事千有馀人说者谓是特春申孟尝之行非周公
所宜有然则所谓吐哺握发者将皆传闻之谬欤夫以
卷十 第 5a 页 WYG1258-0092a.png
人事君大臣事也为周公者宜何如而后可邪
   江西小试策问
问先正论士品而为三其于古人论三不朽同焉者二
异焉者一其故何也夫道德功名昔出于一今出于二
不朽之论古之道也然亦曰是为上是为次焉必有说
矣富贵不足为士而士品之今之士果非古之士乎诸
生以士自名请试言焉以观所志
问仲尼传革之彖称顺天应人以汤武并言之其在论
卷十 第 5b 页 WYG1258-0092b.png
语既称大伯至德又称文王至德又曰殷有三仁又曰
伯夷叔齐求仁得仁岂未满于牧野之师而独志于天
下为公之世乎吾其东周之期期月三年必世之拟由
今观之其作为当何如也不然而托之空言岂圣人之
心哉予也欲闻此论久矣
问人莫盛于三代后此非无人也不知何人可以称三
代之遗材言莫备于六经后此非无言也不知何言可
以称六经之馀论举一二以例其馀则无愧于知人知
卷十 第 6a 页 WYG1258-0092c.png
言者矣谁欤我师谁欤我友我规我箴伊谁之辞愿诸
生之终告之也
问古之教者始乎小学终乎大学其制备矣世降经残
表章蒐辑待其人而明焉然而今之成材与古之成材
果何如也大学卒章所引多鲁晋秦楚之言是言也果
有是学而发诸口者乎小学外篇所采多汉晋隋唐之
事是事也果有是学而措诸身者乎不然则圣贤立法
岂若是之轻且易哉此予之所疑诸生倘能言之是予
卷十 第 6b 页 WYG1258-0092d.png
之所望也
问周子之图为道而画邵子之数为道而衍程子于此
或受而不传或辞而不学岂无心于道欤不然则周邵
之事赘矣予方思之诸生何以起之
问汉之人臣有近太公之材略者有近伊尹之出处者
然而固陵之追成都之取君子不满焉由今论之果何
如哉勿以成功而轻为衰世之待勿以成说而重为贤
者之责要之归于中正而已此予发问之大意也
卷十 第 7a 页 WYG1258-0093a.png
问楚人亡弓圣人谓其楚亡楚得之言曷若谓人亡人
得之为大也后世有亡钱者尝谓人亡人得矣而君子
又谓其有体无用夫其事同其论不同此其故何哉不
可不辩
问新城三老有兴邦之力而不与于赏力有大于此者
乎商山四老有安国之功而不免于讥功有大于此者
乎此汉史之馀论也吾欲追决其是非而未能无疑故
与诸生商之
卷十 第 7b 页 WYG1258-0093b.png
问汉世之君或有见于封侯而无见于置将或无见于
封侯而有见于命相其得失之故必有在矣酌而反之
将安处乎而后为汉法也又安处乎而后为天下万世
之法也
问礼乐不在玉帛钟鼓仲尼有是论矣然而告朔爱一
羊之仪闻韶忘三月之味此其故何也若乃叹文献之
难徵幸雅颂之得所博之聃襄而先进是从无亦谓夫
声音节制之间也欤诸生盍于圣言求其本之所在详
卷十 第 8a 页 WYG1258-0093c.png
著于篇
问孟子叙道统自尧舜至文武乃至孔子尝考孔子自
言文不在兹独承文王而凤鸟河图之叹其世其人亦
可想见是何与孟子之言异欤孔子万世一人也人有
恒言或曰伏羲孔子或曰尧舜孔子或曰文王孔子或
曰周公孔子或曰孔颜或曰孔孟或又曰孔墨数圣贤
者果若是班乎外此称圣贤者尚多而恒言不及之抑
又何也诸生请无多言愿数言足矣
卷十 第 8b 页 WYG1258-0093d.png
   华珉字说
华甥珉迎妇于我其傅宗镐君其族叔氏也实以珉来
珉冠而未字宗镐为之请予字之曰中玉复谓珉曰珉
乎夫珉石之似玉者也似玉非玉故不曰玉不曰玉曷
不曰石石而异乎石也故曰珉珉在我知珉在人故或
玉之或石之然石其外玉其中始或石之终必玉之以
是而珉有深藏之义焉吾惟恐其不珉也不然则虽玉
其外不能掩其中之石而况中与外之皆石乎求或玉
卷十 第 9a 页 WYG1258-0094a.png
之不可得巳君子之行己也何以异是珉也识之宗镐
曰子幸教珉珉也固佩之于是珉再拜请书于简
   杂说(三首/)
理不外气气之所以顺者理也象则在象形则在形反
而复则在气无乎不顺无所往而无理也君子由形知
象由象知气由气知理故曰逝者如斯夫此之谓也
郑有二邑多盗一令视盗若无盗也其一令曰盗害吾
民治弗可缓乃简卒授械百方诘捕之盗得则归货于
卷十 第 9b 页 WYG1258-0094b.png
室群盗闻之曰令吾治也非为民也将以巳利也诘捕
虽勤吾亦力抗之而巳矣于是盗悉其力诘捕者莫胜
也盗之繁繁于视若无盗者乌乎吾乃今知假公以遂
私如蹊田夺牛者固不能欺人哉
有虎自它山至将搏诸害人之兽然未动也群兽大骇
走告山之神曰虎害我我受害神且孤矣山神弗察诉
于帝帝曰虎能除害良虎也遂下令旌之虎之名自是
大振乌乎孰知神之恶虎顾成虎之名哉
卷十 第 10a 页 WYG1258-0094c.png
   史氏二子字序
姚江史君秉直以生名其子长曰兆龙次曰兆马顷客
江西尝问字于予予为之字龙曰乾用马曰坤用盖取
诸易夫乾坤之道大矣而龙马为用之首然龙有可豢
而马有不可羁可豢非龙也不可羁非马也必也伸于
欲屈于道而乾坤之用于是乎成二子者其尚以此思

   题兄弟论
卷十 第 10b 页 WYG1258-0094d.png
毛尹骙顷在南城以唐人所著兄弟论质疑误焉于予
予方校文未暇一阅及予行武宁骙适调是邑复具别
本如前请盖将梓之以谕民也夫天下之达道五而骙
独于兄弟是申岂不谓夫兄弟之翕原于夫妇之正而
效于父母之顺观一家而天下可知也乎异室之制君
子所以保终同居之义君子所以敦始敝于异者戾而
伤恩敝于同者狎而失礼恩礼之中君子酌焉骙也教
其民将于斯焉在于是论之疑误也何有书其首简而
卷十 第 11a 页 WYG1258-0095a.png
归之
   书太原陈氏所藏西涯公字刻
西涯公德行文章重天下其书在金石者天下之人重
之若圭璧琬琰固无容赞矣但刻工有高下故其入神
之妙或不能无异公尝谓近时京师惟阎杰刻为第一
汴梁郝升刻篆文亦颇合古意后寄示扬州琼花诗不
知何人刻又极称许馀皆未满公意刻工之难有如是
哉太原陈君邦瑞以所得公金石书若干通萃为一册
卷十 第 11b 页 WYG1258-0095b.png
邀宝观之宝出公门下闻公评书每及于刻因附数语
俾观者知之公真行草书皆自古篆中来晋以下特兼
取而时出之耳故所成如此若不求其原而惟迹之逐
岂知公书者哉
   书华世宏所藏匏翁卷后
匏翁此诗予二十年前尝见之今世宏复持以相示窃
有感焉翁诗如汉循吏所至无赫赫声而去思不巳世
或摸拟之鲜能似也翁逝矣诗失于彼而传于此予亦
卷十 第 12a 页 WYG1258-0095c.png
何知哉正德六年正月十三日
   吴氏二子字说
人莫贵于知本知而不忘忠孝出焉吴之先姬姓国也
视周为君视鲁为宗君而朝之不忘忠也宗而聘之不
忘孝也非知本者其孰能与于此吴海容欲名二子而
问予予名其伯曰朝而遂字以于周仲曰聘而遂字以
于鲁盖示以忠孝之道也孟子所谓归而求之有馀师
者其此之类欤
卷十 第 12b 页 WYG1258-0095d.png
   杂说对谈海运者
楚人有以千里马驾车载重万镒历险途数日至于齐
者郑之鄙人所载如楚人而所驾不如乃迂途而行累
二月亦能至焉吴人以郑人驾即楚人之途中道踣者
数矣幸而至则谓郑人曰胡不为吾之速也郑人曰夫
速天下之所同欲也吾岂异于人哉顾力与时不可强
耳彼千里马非千金不得得而乘之非王良造父不御
且物至万镒虽有车非乌获弗能举而载焉彼之力足
卷十 第 13a 页 WYG1258-0096a.png
以及此其济险也固宜吾载非所举举非所御御非所
乘而险焉是求驰之逐之有毙而巳汝数踣而至一恐
不如吾之纡而迟也吾昔壮时盖有力焉而未能一试
今老且衰矣虽欲为之其将能乎吴人无以对周史闻
其言也作而叹曰君子行贵量力动贵相时易是必败
盖天下之物皆然矣郑人知此孰谓其鄙哉
   许濠复水录
许州城外四面有濠阔二十丈许昔人引潩水西北来
卷十 第 13b 页 WYG1258-0096b.png
注之夏秋水盛荷花弥望谈者以是为中州胜成化间
徽王国于钧钧许比境董长史彝过而见之谓守某曰
吾将言于王乞此濠为吾府属可往来游且利焉民闻
而惧言于守决其水而涸之又有为种麦之计者于是
荷废而濠淤者数年适予来知州达观于城因忆宋人
十里荷花江湖极目之诗而怪今之无水也乃询诸父
老父老述其故且曰不如是则此濠久不为许有矣予
闻而笑曰池城相依此濠实许之池城是焉赖以钧之
卷十 第 14a 页 WYG1258-0096c.png
封越境而请许之池可乎池归于钧城将奚属国不堪
贰古之制也虽百董彝之言王将不从吾忍自涸此濠
俾我城不固哉乃复引水如故既而率民浚其近城处
凡阔二丈深一丈濠之不废实以是故昨闻群盗横行
汝颍间独许以濠故将至数十里不卒攻而退三十年
前一言乃验于此因著之
   题宋徽宗墨竹
论画者谓宋祐陵墨竹丛密处露微白自成一家不遵
卷十 第 14b 页 WYG1258-0096d.png
古人轨辙今观此幅信然乌乎古人轨辙物理存焉小
者且不可无而况大者乎祐陵于是乎缪矣
   对秦问
天下之乱至七国极矣其势必归于强有力之国当是
时使无秦也则将何如曰六国之中必有为秦者矣虽
然无秦之暴也即有秦之暴而无斯高之奸缪则天下
之受祸岂至若是烈哉然则为秦奈何曰得孟轲则王
得管仲则伯得斯高则亡而已矣
卷十 第 15a 页 WYG1258-0097a.png
   蓬室王先生像赞
顽愚铭座忠敬书绅俨而冠裳为古塾庠之主翛然杖
屦为今燕射之宾其教之博也尽一时之乡士其谊之
久也至三世之门人然则吾党称蓬室先生者必以是
而参之画史乃能彷佛其真也
   跋潘氏容膝轩记
予数造潘氏容膝轩简而文朴而雅信有如张公之记
者轩搆于元庚辰岁越十有七年至正丙申而记作当
卷十 第 15b 页 WYG1258-0097b.png
时巳有独存之叹今去丙申百五十馀年而轩复如故
不侈以易不污以隳君子谓仁仲父有后仁仲之元孙
继芳以记视予请嗣书之予闻仁仲为杨铁崖门人故
一时名流若陈子尚张伯雨倪元镇诸公皆尝燕集于
斯予愧乎其请也聊书此以复
   跋韩知县赠潘克诚文
国朝来吾邑贤令以东平韩侯博文为首有廉明公恕
民不忍欺之称后擢通州知州以去终保定知府侯在
卷十 第 16a 页 WYG1258-0097c.png
邑时尝作君子堂以待贤者若潘公克诚者其斯堂中
人欤不然何赠言推重如此予生也晚尝友于公之曾
孙继善继芳闻公与耐轩王学士同游尚书张公之门
永乐中以名医徵尝从文庙北巡既而授汉府良医正
固辞不就公盖有识之士宜侯之重之也侯之文简而
质如其为政其后二衔兼书岂侯既擢将行时耶其所
谓赠盖古之所谓处者欤
   辩盗
卷十 第 16b 页 WYG1258-0097d.png
宏治巳酉春邵子在许三载将考绩于京师谢事廨居
一夕不寐久如闻有閧声问家人曰无之俄而曰有使
听焉曰在廨后邵子曰盗也其在李让氏之室乎登楼
望之见火不启门而鼓钟既而后堂钟前堂亦钟钟楼
大钟先是约钟则有盗故诸巡卒皆趋李氏时盗巳半
去进而合攻伤三人获二人以至邵子讯盗甲曰逸者
尚十三人中二人曰李洪李赞兄弟也居襄城之次沟
馀皆有名居词具檄追之越数日襄城县械二人至施
卷十 第 17a 页 WYG1258-0098a.png
别驾方署篆召甲视之曰是也具诸刑弗承是日次沟
人百馀群言无辜于门邵子闻之乃舆而之学宫群遮
道诉邵子若弗闻也者而过之比返群诉如前邵子令
缓讯待察众退邵子召逻卒灵井慕者密遣讯之野曰
得情赏无爽慕请符邵子手书畀之越月馀慕以二人
至曰此洪也此赞也审诸甲甲又曰是也邵子异而问
焉慕曰四人者皆居次沟前二人家沟之北土著而著
后二人家沟之南侨居而微盗者实后二人逸而佣于
卷十 第 17b 页 WYG1258-0098b.png
郾城大姓某有司以名居逮前二人耳邵子谓甲曰若
何两是之甲曰盗实后二人某始言谓是既而得前二
人某故有怨且虞反覆之诛故遂是之虽是之实非今
所是是也后二人顿首服释前二人赏慕如初言君子
曰听狱之不可执也如此哉获盗于所即录其辞得二
人名是名也居是居也审之而信宜若无可疑者庸讵
知复有后二人者哉使前二人有一先死其主者不遂
非而成狱者寡矣
卷十 第 18a 页 WYG1258-0098c.png
   白鹿洞谕来学文
谨按南康府白鹿洞书院实据匡庐彭蠡之胜宋儒周
朱二先生尝寓游焉其秀自天可以资静脩之趣其重
因人可以兴景仰之思士惟无志苟志欲上师圣贤进
德修业期有益于天下者闻兹洞院皆当负笈裹粮从
事于斯况有舍以居有田以赡有书以观如今日者而
可不游乎但学者立心之始几莫大于诚伪辩莫先于
义利此之不审皆苟而巳今学校遍天下立贡设科教
卷十 第 18b 页 WYG1258-0098d.png
且用之具有成法若舍彼就此徒欲自异于众而所习
者仍与众同则于立身经世之道既皆有所妨夺而群
居之诮捷径之讥或未能免焉吾亦岂敢轻举以误诸
英俊哉学校诸生暨山林儒士有清修慎笃欲暂辍进
取而志于前所谓学者许各府州县起送前来某虽寡
陋敬遵先儒旧规斟酌程课近临几席远寓笔札相与
讲明焉如其师道以伺君子此实区区奉诏崇正求真
之分也所谓暂辍进取或五六年或七八年必待学成
卷十 第 19a 页 WYG1258-0099a.png
然后出用不惟其言惟其事实斯为有志之士如或立
志未定请勿轻至其四方学者闻而来游当异馆待之
某不佞敢以诚告
 
 
 
 
 
卷十 第 19b 页 WYG1258-0099b.png
 
 
 
 
 
 
 
 容春堂前集卷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