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溪文集-明-刘球卷二十四

卷二十四 第 1a 页 WYG1243-0706c.png
钦定四库全书
 两溪文集卷二十四
             明 刘球 撰
 传
  悠然先生传
先生讳仕貆字伯贞姓刘氏其先本汉长沙定王子安
成思侯之裔由儒科历仕唐宋元朝为吉之安福望姓
世家汤村有赠秘书监上骑都尉万安郡伯曰圣功生
卷二十四 第 1b 页 WYG1243-0706d.png
子四人竞伟其仲闬与其兄沔阳太守闻弟武昌学正
阅石门令闰俱以春秋应举闬独不偶退广著述为吉
袁诸学宾先生乃其子也先生蚤受诸父教能游举场
遭红巾乱安福为寇㨿有先生以元故臣不奉号寇将
屠其家母张夫人度难全率群女妇自沉茨潭以死独
先生械至寇所讯曰尔何恃而不我从先生知寇首先
吏于沔阳公也应曰吾前沔阳守某诸子也岂汝从耶
寇竟释之避地邑南社洲故姓镏氏舍以女遂家焉天
卷二十四 第 2a 页 WYG1243-0707a.png
下既定于皇明先生以门地自负为倔强者所忌而致
诸役卒见辱于邑少令张禧益奋于学字其斋曰悠然
游徒日众称之曰悠然先生洪武十五年诏举贤良先
生受礼币入朝上策以求贤图治以安生民之道即时
条对其大要曰安民在于图治图治在于得贤贤才者
致治安民之具也然取人之际自古为难取之以猊则
美其容者或内行之未立考之以文则饱于学者或才
用之不足辨之以识则达于务者或心术之多乖察之
卷二十四 第 2b 页 WYG1243-0707b.png
以言则佞于词者或力行之未逮收之以望则隆其誉
者或实德之尤病以是五者进人且曰不然况今郡县
进人皆外是五者惟求庸碌之流医巫工卜之子以塞
一时之责不虞后日之弊如是而欲望至治之兴生民
之安其将能乎臣愚以为任一人第众人之优劣于会
考之中莫若任众人别一人之臧否于分察之际自今
学校岁贡生员宜令学官审其朋徒郡县覆之学官其
果经明行修然后升之礼部有司岁举人才宜令县令
卷二十四 第 3a 页 WYG1243-0707c.png
审之乡里郡守覆之县令其果行艺淑精然后进之吏
部其学官所贡有司所举每得人则每录以为绩每失
人则每纪以为过绩多来考者有陟过多来考者有降
又厚禄赏以励其廉正信刑罚以惊其奸墨则内外官
举得其人人皆称其职治不图美而美民不待安而安
野无遗贤万邦咸宁不在唐虞而在今日矣上是其言
欲置诸近侍会朝有增设风宪分察郡邑之议先生遂
授广东按察司佥事分察琼之诸县琼在广海外新内
卷二十四 第 3b 页 WYG1243-0707d.png
附其地远其民夷其习谲先生德以绥之刑以威之踰
年而奸尽发抑尽伸负逋输役愁吟笑歌鬅嬴皆巾服
操戈挟弩者且佩诗书大得民愿先是分司莅琼琼人
辄致水土稀奇物为贽受则喜以为不忌已不受则惧
而进毒蛊先生一出诚心喻却终不为害琼山少令即
前在安福辱先生者谒见大惭怖先生遇之如他令令
退语人曰君子德量诚非庸见所能窥已而朝议省是
职以巡察他郡者坐法贬凡巡察者秩先生以是落为
卷二十四 第 4a 页 WYG1243-0708a.png
长沙河泊使寻改东筦河泊道发愤种疾遭风掩舟以
没其同官张仕祥在侧乞于官葬之鸦矶时洪武二十
三年六月得年五十八先生平生不务外饰故为文与
诗皆据事实去浮词有悠然集十卷传家其冢嗣勤为
诗大类其调度次宽次逊次恭举不移其业逊之子畴
又嗣业春秋游邑庠人谓先生所蕴未尽施其后必大
赞曰余读悠然集而知族祖学积之深故辞发之粹其
出而遭治主以敷献其中之所有宜哉使得亲左右日
卷二十四 第 4b 页 WYG1243-0708b.png
被顾问必能禆治赞化大有功于时乃升尺落寻卒愤
道亡不能不增重才者嘅然嗣志有其人或者润可
施之后焉
  拙隐翁传
翁姓彭字启原世为安福历头人少从诸父明初先生
受理学业未卒而家多故持赀装客外十五年足履宇
内名都邑过半目历古闻人遗迹所至必周名在江湖
间既远且著乃归理土田以老其亲哭其子晚丧厥视
卷二十四 第 5a 页 WYG1243-0708c.png
遂宅别宇畜童奴婢供耕炊以自养量岁入之丰歉以
厚薄其服食故不待外求而恒足人非其姻与好诗书
率理道者莫与接接则服饰礼遇皆如能视时居閒自
状其行传之后因别号拙隐翁翁之言曰天之赋能于
人也不齐若位与禄则称其能而差授之故随其能之
大小而上下其位与禄者天之道也苟位与禄浮于其
能者天必致厥罚是以君子有辞尊而就卑辞富而就
贫者遵若天也遵若天或可去其不能致其能焉夫拙
卷二十四 第 5b 页 WYG1243-0708d.png
者能不足于已也能不足于已而隐居弗仕则于分安
于天为不违吾诚乐而取之且吾少时尝侧观夫群贵
富人矣有身未没而家丧者焉有没无子其妻妾改从
人者焉有子孙庸不能立转徙之他所者焉有子孙以
不道陷刑而宅遂易主者焉有祸莫测其至而祀遂除
者焉凡若此者不少岂皆无误谬得之耶抑能不足而
位禄过之故见罚于天也吾每悲之惧蹈其辙焉夫好
富贵而疾贫穷者吾无异于人而能不逮人故宁衣布
卷二十四 第 6a 页 WYG1243-0709a.png
羹藜而文绣梁肉弗敢顾宁舍茨藩棘而绘宇穹垣弗
敢居欲以守吾分养吾拙于吾心无戚戚焉又曰能者
食于人无能者食人居能无能之间者于人无取与而
自食焉是诚拙而隐者之事吾悦从之无惑焉余闻其
言复察其行非伪也诚履之有素也于是叹曰介者有
辨而不随此其介者与知耻者于人无苟得此其知耻
者欤顺乎命者穷与达付之自然此其顺于命者欤夫
顺于命而知耻且介非志德者不能也且其言足为世
卷二十四 第 6b 页 WYG1243-0709b.png
之无能而富贵者警故为之传以自恐焉
  吟源钓者传
出安福之连岭有源焉其流駃而石触其声铿铿锵锵
若人吟咏然前闻人王泸溪先生名之曰吟源有乐于
钓者由庐陵来家之计壤之入足衣食其家也无外营
焉惟喜读书以求会其理趣于文辞不尚习焉早鳏不
再偶日饮酒不问多少辄醉既醉辄卧卧起辄扶杖行
歌渔父沧浪之词若与吟源相倡和然因自号吟源钓
卷二十四 第 7a 页 WYG1243-0709c.png
者然未尝见其得鱼焉人有谓曰夫钓必矶洄流棹广
渊利其钩而美其饵然后鱼可得今子之钓也水浅而
清钩与饵又弗具宜其鱼之不可得钓者曰予岂若彼
众渔夫哉予岂汲汲于鱼者哉夫人之心必有所系然
后慕不外故系之以牧者臧也系之以奕者商皓也系
之以卜者君平也系之以樵者被裘公也彼岂有所欲
为而欲之哉亦惟假于彼以定其心耳予岂不能为世
用而心欲有事焉特假于钓以系之使心不逐慕于彼
卷二十四 第 7b 页 WYG1243-0709d.png
富贵利达而常安其中鱼之得不得何足较哉乃歌曰
放轻纶兮漾清流不欲饵兮何用钩心所安兮百不忧
鱼兮鱼兮何心于必求人莫之知君子以其有张志和
之高且谓世之钓利禄者果能如其无贪心则污墨之
患息矣钓者姓彭字景岳在庐陵为望家居吾安福复
得隐所焉
  医者王以斌传
居杂技可侪入士大夫家者莫医若有姓王字以斌世
卷二十四 第 8a 页 WYG1243-0710a.png
传其业家庐陵弗甚著能称自斌父有和以游艺来理
吾二亲疾俱绩遂擅能医名安福至斌而人益信用之
凡贵人大姓家莫不有斌迹市里童孺皆知斌名疾疠
非斌医不信服斌药不问伤风患寒病热湿凡百疾害
不竭命脉者皆可愈他医敛手无敢争斌利人问斌何
能使其药之神也对曰斌非能神其药也能识药之能
不谬用之耳夫药之品不下万亿而其能祖其品又加
倍焉要必审其疾之须凉焉而命诸凉须燥焉而命诸
卷二十四 第 8b 页 WYG1243-0710b.png
燥须宣焉补焉而命诸宣与补须薰烈瞑眩焉而命诸
薰烈瞑眩皆无丝忒毫爽矣又当类其异同而分合焉
权其重轻而加损焉时其生熟而炼制焉则于疾攻之
为有力去之为甚易苟或知之不尽其能使之不中于
症炼之不得其度佐之不以其伦凉焉而燠用之毒焉
而良杂之则于疾也无以攻之而反助之无由去之而
益滋之故用药之际不可以不审也问者喜曰是则医
之任药其犹拱秩者之任人乎其始也必察其才之优
卷二十四 第 9a 页 WYG1243-0710c.png
劣内而宜为公卿大夫也而公卿大夫之宜为上中下
士也而上中下士之外而宜为藩宪也而藩宪之宜为
府州县也而府州县之宜为子司百执事也而子司百
执事之而又严于大小考以别其殿最公于左右迁以
为之劝沮则试之政而政理授之法而法举何异良医
师于药察之精用之当而病日消欤苟甄别之无其鉴
任使之不以其器小才而大授焉尊德而卑役焉徒泛
滥于簿稽之凭而因仍于资格之据则政圯法斁何异
卷二十四 第 9b 页 WYG1243-0710d.png
常医师于药识之未尽用之失宜而病日以长欤斌谢
曰得之哉他日斌过余诵之余嘉其言咸中道合为传
觊业医职诠注者见而知所趋避
  左衡鉴传
左衡鉴讳璇安福金田人幼世父祖业为儒求春秋经
世法于邑庠者二十馀年学通行立连以所能试乡闱
不得举间推以诲人人有被其泽者后由岁贡升国学
家贫无所资惟携一童俾佣栉于市以取给僦舍仅容
卷二十四 第 10a 页 WYG1243-0711a.png
榻服食澹如也然常闭户读书赋诗攻楷法若甚安焉
无所营于外也故学益进居京师八年擢知海盐县在
官衣服饮食如在国学时惟汲汲于兴民利祛民患民
之良者无不相贺以为得明宰其无良者仇之卒以惩
奸致诬来京师疏以自白既得白而病没旅寓得年五
十一初衡鉴同里有刘侃友伦者少衡鉴四岁亦志于
儒与衡鉴同侍前侍御退山胡先生其资性慧于衡鉴
而虑谋不逮其见闻不多于衡鉴而文敏焉其为人则
卷二十四 第 10b 页 WYG1243-0711b.png
皆雍雍肃肃谦约坦易可好不可恶也故并称善其乡
衡鉴在邑庠挽友伦与俱故二人者出入必随言论无
不合功名事业皆期于成也及衡鉴不得举而友伦得
之人谓衡鉴必不乐衡鉴曰吾与友伦共学友伦之举
也我预有荣矣即请于有司旌其闾为经营其上春官
道路费尤力时诸应举者始焉莫不倾心决腹自比于
亲骨肉之相得一旦挫不得举则视举者若夺其有辄
出怨言以相睚眦如仇雠有遂绝而不与交者独衡鉴
卷二十四 第 11a 页 WYG1243-0711c.png
于友伦欣然若此故君子不多友伦之举而多衡鉴能
无媢疾焉其后友伦下第没京师人多悲之然莫衡鉴
甚及衡鉴没人悲之痛于友伦焉友伦无子衡鉴一子
曰继周呜呼古云作善降之百祥又曰天道无亲惟善
是与若衡鉴友伦得非所谓善人耶皆连蹇不遂客死
千万里之外天之于善人乃如是耶然古之人有圣如伯
夷死于饿贤如颜渊死于夭天道固有不齐也今百世
之下称伯夷颜渊之仁无异辞者以有君子公论施于
卷二十四 第 11b 页 WYG1243-0711d.png
文字间能寿其名信其所传使不与彼之不德而富贵
者俱至泯灭无闻犹足补天道所不及于万一不然则
为善者不惧必怠皆以善为不足为为之无益于已之
存亡也故传衡鉴且及友伦见二人之善虽未食报当
年然可称之后世名于无穷庶几为善者不惑焉
  蒋仲良处士传
钱塘蒋仲良处士没杭人为予言仲良性质确虽家阛
阓而言态脱然不为市井习惟好教子尝曰闻世士大
卷二十四 第 12a 页 WYG1243-0712a.png
夫居能文其言行儒其家出能取贵爵以显当时名后
世者皆自明经始择天下之儒以为发身之资者未有
先于经也惜吾少未之学老而思之无及矣吾子忠其
承吾志以业之毋他慕焉忠欣然奉命遂令补弟子员
郡庠从先生长者受易去则厚赍给俾隆事师礼归则
勤勤晓告以励其进戒其惰早夜闻忠呻佔毕则忧以
喜食以旨颜色词气无不良否则无乐也晚病怯谓忠
曰医言疾不可愈恐一日脉绝阻汝成成亦吾不及见
卷二十四 第 12b 页 WYG1243-0712b.png
忠泣而解之退益力于学宣德乙卯忠得举仲良曰可
以少慰矣明年第进士仲良曰吾平生愿遂矣即死地
下何憾后数月竟不起初仲良之命忠也与之班者多
非之曰经岂易为哉世有皓首诵之而不达者业子以
经不若他艺易效盍改命之仲良执不惑及忠学通名
遂仲良未尝有矜语而非者见之辄垂首汗面退而怨
其无良子又言仲良平居自奉泊以约有馀赀以周姻
邻之乏者始与其弟仲明睦仲明没嫁其遗孤女尽礼
卷二十四 第 13a 页 WYG1243-0712c.png
其笃行为人称者多类此余闻而心嘉之他日睹京师
士大夫为仲良状行铭墓而哀以辞往往与杭人之言
合因详著焉
赞曰春秋传以人生羁丱不就师为父之罪则古之为
父者未始不以教子问学为已责汉语且云遗子黄金
满籯不如教以一经犹知金不重于教也仲良志于教
忠不顾人之非之有古之道焉卒致忠以经术名当世
岂直籯金之遗哉彼非之者见而愧焉庶几知悔矣然
卷二十四 第 13b 页 WYG1243-0712d.png
归怨其子不已晚乎
  翰林柴广敬传
柴广敬讳钦会稽馀姚人祖用中父伯玉皆早世母陶
氏踵其姑迹力守节以不陨柴氏家声广敬九岁孤然
得所仰给以就师问业不隳心于他技杂巧者母之力
也年十二三时为诗文往往有长成人调度乡前进器
重之皆谓伯玉有子柴氏将复振矣寻入邑学为弟子
员学友见其端重无戏态与辨疑义乂能言人所未言
卷二十四 第 14a 页 WYG1243-0713a.png
皆自喜以为交得人永乐癸未捧乡书明年上春官第
进士时太宗文皇帝初御极拳拳于作兴儒术文士选
进士中颖异之尤者二十八人象天之列宿使为庶吉
士翰林欲其尽读天下书必如古闻人之能以文名当
世广敬在列益感激奋励务进其学穷日夜而书不绝
声累积之厚故施诸文也质而华汪洋而沉着不蹈袭
陈腐而骎骎欲追古人辙迹尤善为赋每出一篇辄玩
味人口会朝廷纂修大典徵天下遗书备采摭广敬进
卷二十四 第 14b 页 WYG1243-0713b.png
言其师国学典簿赵撝谦订声音文字通可收录遂奉
命驰传即其家取之既至京师与纂修职分修礼乐音
韵书日进退馆阁劳心思于考索编著缙绅皆闵其勤
盖其平生刻苦清励出于天性然也卒以劬悴致疾殁
殁时年三十六乃永乐丙戌七月十日也京师士大夫
不问交不交者莫不惜之为之友皆曰不幸失此笃孝
义友也或曰闻广敬儿时无一饮食敢先于其亲长顺
母夫人志无远近无不得其欢垂绝时犹拊床曰恨不
卷二十四 第 15a 页 WYG1243-0713c.png
及终吾老母养又嘱其子曰尔归其善事祖母则诚孝
矣未知其义也其友曰赵典簿先生以学官没岭表其
子夭死无后广敬为经纪其葬及在翰林又状其行恳
词尽礼乞表其墓于学士解先生近世师友义薄独广
敬能惇而厚之非笃于义者能是欤或人叹曰伤哉天
何丧斯人之速使不得久为世范以振起乎流俗哉广
敬娶虞氏生子曰蘅曰药广敬没十馀年其从子兰举
进士为中书舍人吏部主事能缵其绪业云
卷二十四 第 15b 页 WYG1243-0713d.png
赞曰语云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不亦信乎当朝廷以追
古文学期望二十八人之时广敬以粹然之资涤混以
清辟邪以正汲汲乎行义之立不但其学淹贯而文铿
锵润泽足为俦辈推让而已其后天下治与文洽则自
二十八人出而任方岳执朝政列侍从之职者皆卓然
为时名臣以广敬之厚抱负乃不及任一官粗试诸用
而早没使其不没至今所施必不在人下然则广敬抱
负厚于人而寿不长于人功名事业不如人者岂非系
卷二十四 第 16a 页 WYG1243-0714a.png
于命欤系于天欤
  归田老人传
老人杨姓季安名怀忠其字也年踰六十得致景陵县
事还故庐又号归田老人焉老人少负才气遇乡豪右
亢亢不能下人亦甚重之既自邑庠升国学刮磋涤磨
十数年泯然失其故态而所负者乃裕于初始擢景陵
时前为是宰者率污昧不能自树遇上司人至辄赋民
财贿以为自免计由是人以景陵为货区动辄必有所
卷二十四 第 16b 页 WYG1243-0714b.png
需焉邑巨猾复相附结为民扰老人知其故即不偕妻
孥往惟以弱仆自随至则日用饮食悉从俭约公私无
毫发取于民上司人至虽百取之无所得则目之曰冷
水杨巨猾之肆恶不悛者悉绳以法不少贷则又目之
曰铁面杨老人益坚所执不少变其郡佐之尤贪者恶
其妨已以计构之巡抚使事下宪司掌宪事者直老人
而黜郡佐老人遂得大行其志以洗邑之故弊督民士
劝农讲学邑俗女许嫁者必厚索其夫家聘赀而后遣
卷二十四 第 17a 页 WYG1243-0714c.png
故贫人男女往往年四五十而婚不得成老人下令限
贫民婚嫁仪物各有定数不得过厚其许嫁女之年过
二十无故不行者罪其父兄不期年贫民久不得成之
婚毕以千计老人闵其邑土滨湖多水患令民以閒暇
筑为坚防通其水道使外有所捍内有所泄由是旱涝
有备民得康居以收渔稼之利其为民福类是者众故
在职七年民无贫富者皆怀之部使者至辄以贤大尹
称焉少师庐陵杨公于人重许可亦于他人文字中称
卷二十四 第 17b 页 WYG1243-0714d.png
其廉正不阿人意其进用有日矣既而老人以病连疏
于朝乞谢事命下藩臬验之民恐其去而失所字也群
走二司乞留焉竟不得行明年上计京师坚以病告知
已以当进秩勉其留老人以为虽得高官有厚禄无能
减其病也恳恳以不堪职为言遂得解而归归时囊橐
罄然道路之费悉取之家故庐在安福横砻有美田园
亭池足自适有佳子侄十数人足承其志老人归而游
息觞咏其间为乐尚可涯哉
卷二十四 第 18a 页 WYG1243-0715a.png
两溪刘球赞曰尝观前史道古贤者为令能子其民而
民亦莫不父母之切慕其人不可复见及见老人为景
陵甚得民怀意其庶几古贤令之烈焉其洁身而去略
不以仕禄为心虽古恬退君子又何尚哉世之人进无
能为而退又不勇者闻老人之风亦可汗颜而动心也
  钝生传
有困于为学号钝生者钟姓诚名字九思世为庐陵儒
族遭世变落其家声生孤于襁褓中年几晬母兄惑于
卷二十四 第 18b 页 WYG1243-0715b.png
推星命者言托生其姻家免夭阏姻家以贾贩处生年
十八犹未得就学生客江湖以不识字为人慢挫心不
平甚私诉其母母曰我之过也即归生就师学自是穷
日夜虽寒严暑酷无非学时群游独居皆其学处遇人
势逼货压面慢舌侮益奋于学承人诱掖奖进必思加
学见人能高而宦通辄慕而励于学舒夷愉怿穷悴勚
惫悲愁懥惋而学不辍遇事急遽临难颠蹶而学必在
念如是者六七年更三师犹不自足持书去游沔汉间
卷二十四 第 19a 页 WYG1243-0715c.png
遇博识厚藏之士辄下拜问业辨惑每有得永乐癸卯
秋寓试湖广遂偕计吏上春官不得志归勤于学六年
再往得荣县教谕国史藩文奎先生尝言可与善交际
可与托患难可与退强暴者生也或知生而未详者曰
生恭其人貌与心一与人言温温恳恳不巧不暴人皆
悦之于交际固善矣然优于德而劣于能患难之托强
暴之退吾未见其可也藩先生曰生之初师病疠馆下
也馆人皆避之独生留侍药不去比死治敛葬益尽心
卷二十四 第 19b 页 WYG1243-0715d.png
其后师解积高坐学士缙党在系亲故不敢近生为经
纪其途费尤勤遂连下狱苦刑罚而色不怨以故为赠
都御史胡敬方先生授之经岂患难不可托哉生之赴
春官也道宿遇群寇至众甚恐生从容语寇曰吾辈皆
赴试京师馀物无所顾所资者书幸存之寇因惭谢置
其所取而去岂强暴不能退哉或人曰患难可托仁之
施也强暴可退义之所感也生之学乃有以增其能欤
教一邑未足尽其施也殆将大于用焉生长余一岁其
卷二十四 第 20a 页 WYG1243-0716a.png
失意春官归也冒风雪走百馀里诣余讲春秋执弟子
礼甚虔余授人众矣未有笃好如生者生之性不慧于
人就学又晚于人而功遂轶于人者其志奋其力勤也
世之人有困于孤安于不竞不知苦心力学以自拔者
固愧于生亦有八岁上学十岁就外传中画不进以至
老死无闻者尤愧于生至有恃父兄富贵自暴弃不学
甘心于毁衣冠以伍氓𨽻者又大愧于生若生之自树
振诚所谓生于忧患者也为之传使世之务强于学者
卷二十四 第 20b 页 WYG1243-0716b.png
有所劝焉
  萧节妇传
萧节妇者安福杨溪刘氏女赤谷萧懋广之妻也刘为
其里名家萧本宋大师魏国公燧之族世有阀阅节妇
归萧时年十八后三年生子绍芳仅数月懋广以疾没
节妇誓必抚子以奉萧氏祀不他适未几家大疫绍芳
病几死节妇抱之哭以祷于神曰未亡人不敢即从夫
子于地下者以有是儿可鞠以为夫子后嗣托也设神
卷二十四 第 21a 页 WYG1243-0716c.png
欲毙之则未亡人何忍独活以重夫子憾于九原耶幸
舍是儿移罪谴于未亡人之身则诚所甘心不敢避闻
者悲之绍芳亦随瘳节妇抚育教戒之无不尽心绍芳
方克自立而遭非辜并妻周氏俱没官死其遗孤子暹
甫六岁升甫四岁节妇又皆抚教之如绍芳焉初节妇
哭懋广时其家兄弟已析㸑而幼弟妹四人犹鞠于节
妇后懋坚以不任公家役破产节妇曰役者同籍人所
共岂可以负弟一人即割已田以资之感激诸弟复共
卷二十四 第 21b 页 WYG1243-0716d.png
㸑内事无大小惟节妇主之节妇益勤织作督孳畜助
理其家至充裕其夫之弟妹侄赖以婚者七人嫁者五
人葬者八人内外莫不贤之今节妇年逾七十暹兄弟
俱能力家尝作贞寿堂以奉其养得学士大夫诗文颂
其德也甚详节妇平昔忧悲困苦之怀晚亦稍自慰焉
两溪刘球曰世称妇人不再醮惟共女事以宁其夫家
刘氏盖有矣况闻其妯娌间有阮氏者其宗兄子羽妻
也有欧阳氏者其再从弟习敬妻也皆年未二十哭其
卷二十四 第 22a 页 WYG1243-0717a.png
夫而守志之坚不下刘氏吾乡贞节之妇素多而萧氏
一门兄弟之妻有三人焉则又盛矣使遇良有司能旌
德善以励俗则表以为三节之门也何忝哉惜其未遇
而三节已没其二今存而其事可考者惟刘氏一人因
具诸篇以为世之孀妇劝
 
 
 
卷二十四 第 22b 页 WYG1243-0717b.png
 
 
 
 
 
 
 
 两溪文集卷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