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注唐策-宋-阙名卷一

卷一 第 1a 页 WYG1361-0783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增注唐策卷一
  策
   裴垍贤良策(字弘中德宗贞元制/举贤良垍为第一)
 皇帝若曰朕获承天序钦若明训严恭寅畏十有六
 年而大化未流太朴未复五刑未措(崇曰书舜典五/刑有服孔安国)
 (注墨劓剕/宫大辟也)五教未敷(崇曰敬敷五教在宽注布五常/之教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
 (是/也)是用申诏群公卿士详延谠议子大夫发所蕴畜
卷一 第 1b 页 WYG1361-0783b.png
 宜悉心以对昔先王之经国也修戎备戒不虞(崇曰/易萃)
 (卦君子以除/戎器戒不虞)故靖乱以师止戈为武(崇曰左宣十二/年楚子曰夫文)
 (止戈/为武)用辅文教(崇曰前刑法志威/武者文德之辅助)臻乎治安当今方
 夏甫宁甲兵仅戢朕深念黎庶久从征役尚多军旅
 之勤未复农桑之务思与休息致于康宁俾安其居
 咸乐其业敦本以足食厚生以丰财明礼义之节兴
 廉让之道广忠利之教销征伐之源使王泽洽乎人
 心和风畅于四海内备本末当举而行至若执禁御
卷一 第 2a 页 WYG1361-0783c.png
 人在申法令因时而用损益不同国家所定科条皆
 参古制著为常宪颇积岁年或轻重之宜于今乖当
 或宥赎之典循旧难行思酌其中伫闻沿革致治成
 俗必由于教求贤审官务得其实今春卿选士未抑
 浮华吏曹择人先取资序国庠虽设冠屦或滥蓺文
 颇行雅颂犹阙将何以革选用之法明道德之宗陈
 诗而辨其风考言而知其行必敷旨要用正源流柔
 远之道安边之略历代以来议者非一贾生五饵以
卷一 第 2b 页 WYG1361-0783d.png
 何为得(崇曰本赞谊欲试属国施五饵三表以系单/于贾谊新书谓爱人之状好人之技仁道也)
 (信为大操常义也爱好有实已诺可期十死一生彼/将必至此三表也赐之盛服车乘以坏其目赐之盛)
 (食珍味以坏其口赐之音乐妇人以坏其耳赐之高/堂䆳宇仓库奴婢以坏其腹于来降者上以召幸之)
 (相娱乐亲酌而手食之/以坏其心此五饵也)严尤三策以何为上(崇曰唐/突厥传)
 (序刘贶以为严尤辩而未详班固详而未尽权其至/当周得上策秦得其中汉无策惠此中夏以绥四方)
 (周之道也故曰上策秦筑长城限中外/故曰中策汉以宗女嫁单于故曰无策)晁错之论守
 塞详述所宜(崇曰错言守边备塞劝农力本当世急/务二事陛下幸忧边境遣将吏发卒以)
 (治塞然令远方之卒守塞二岁而更不知胡人之能/不如选常居者复为一城先为室屋具田器乃募罪)
卷一 第 3a 页 WYG1361-0784a.png
 (人及免徒复作令居之不足乃募民之欲往者皆赐/高爵复其家此与东方之戍卒不习地势而心畏胡)
 (者功相/万也)充国之议靖边举明其要(崇曰充国击先零/羌度其必坏欲罢)
 (骑兵屯田以待其敝条不出兵留田便宜十二事因田/致榖一也以成羌虏相畔之渐二也居民不失农业三)
 (也罢骑兵以省大费四也至春漕榖以视羌虏五也/閒暇伐材缮治邮亭六也坐得必胜之道七也亡经)
 (阻远追死伤之害八也内不损威武之重外不令虏/得乘间之势九也又亡惊大小开使生它变十也治)
 (湟狭中道桥令可至鲜水以制西域十一也大/费既省繇役豫息十二也留屯田得十二便)施于
 事实当择可从旧章有非便于今时典或不师于古
 弛张之道咸著于篇无隐所诚朕将亲览
卷一 第 3b 页 WYG1361-0784b.png
对曰臣闻天道下济而光明地道卑谦而上行(崇曰易/谦卦彖)
(辞/云)则天之经故虽盛王必询事于下法地之义故虽狂
夫必进言于上伏惟陛下统驭万国十有六年炤之荣
光幽昧无不明(炤与/照同)昌以和气犷骜无不怀溟波永收
物性常遂犹虑国事多缺皇猷未熙降纶旨以徵贤肃
宸严而问政周易乾乾之义臣何敢知(崇曰乾卦君/子终日乾乾)
之经术不足以讨论臣之智能不足以图议安可以塞
陛下之高问而奉承之罄其微浅昧死而对制策曰朕
卷一 第 4a 页 WYG1361-0784c.png
获承天序宜悉心以对臣闻君子所贵乎道者贵其不
(崇曰记哀公问哀公曰敢问君子何贵乎天道也孔/子对曰贵其不已如日月东西相从而不已也是天)
(道/也)圣人酌天道而行者也亦贵其不已中道而易废则
无成功夫为数始于一二其不已也万物之多可以计
焉夫为度始于分寸其不已也八表之广可以揆焉故
含垢著诚有时而化贵德贱财有时而朴以明慎用狱
有时而措刑以孝慈训人有时而知教行之不至而又
行之则无不至矣伏惟陛下建中之风凌迈古始肃若
卷一 第 4b 页 WYG1361-0784d.png
秋令照如春阳邦君诸侯率回心而向道公卿大夫咸
克已而复礼是皆成康文景所不能也伏愿陛下执之
如始又不能禁禁之之道不在于彼在于此此先王所
以临之以敬使之以和惧其未也故选建明德以为师
长人于是乎可任使也而不为奸凶不为奸凶则不用刑
法是以成康之际囹圄空虚四十馀年(崇曰武帝策仲/舒制成康不试)
(四十馀年天下/不犯囹圄空虚)其此之谓乎至汉文及我太宗皇帝皆
不以宝位自矜不以洪业自恣率身以政御物以仁仁
卷一 第 5a 页 WYG1361-0785a.png
风和气何往不化化治政成即人人无不归心无不禀
令故汉文决狱才及四百(崇曰前刑法志选张释之为/廷尉至于断狱四百有刑错)
(之/风)太宗断刑不满三十(崇曰唐纪贞观四年天/下断死罪者二十九人)仁之至
也诗曰民之质矣日用饮食(崇曰天/保诗云)言治定而无为也
然则今法令立贞观之法令也其间损益曾无几事乎
在昔设之而奸改今用之而奸生将俗伪风醨未臻于
丕变岂或沿或革未得其中道者也然臣所怪者刑部
大理共执繁文御史台官又持常宪以肃僚吏以齐蒸
卷一 第 5b 页 WYG1361-0785b.png
庶蒸庶已上皆自避其法令贵其苟免莫见承其教化
至于知耻臣小人也所闻所睹亦惟法司宪府而已未
识教化之所由也伏惟陛下使科条不独用礼乐以相
成则宥赎之等差轻重之宜适事更八圣义冠千古臣
岂敢议其沿革者乎如或议沿革黩聪明者是皆狂生
瞽说欲示陛下已成之业而虚为此纷纷以求进也伏
惟陛下勿庸之事则不备礼乐不承教化繁其刑是多
其网罗欲人之不入也省其刑是卑其墙垣欲人之不
卷一 第 6a 页 WYG1361-0785c.png
踰也故曰繁与省不足道者尔制策曰春卿选士未抑
浮华吏曹择人先取资序国庠虽设冠屦或滥艺文颇
行雅颂犹阙将何以革选用之法明道德之宗者臣闻五
帝三王之光宅天下保乂黔首俾八表之俗并禀于淳
和万姓之生毕臻于仁寿非耳目之所能视听非手足
之所能挈提盖率众贤而共致之也然则选贤之术自
古为难大抵使钩党不兴僭滥不作人知其举贤者必
赏蔽贤者必罚则人汲汲于求贤矣人知其为善者必
卷一 第 6b 页 WYG1361-0785d.png
进为不善者必退则人孜孜于行善矣如是立教化之
源岂选举之道而已今陛下以礼部所贡本于文字而
行业不彰矣吏部所集继于资序而俊乂不至矣然行
之已久改之未可但愿陛下精求主者委以择焉令穷
经者必能通圣人之志辅明主之治然后选之策对者
必能察百姓之安危陈一时之利害然后举之则玩空
言者无因而至饰辩艺者无得而升矣使天下之士皆
知不可致之以他物自然求之于厥躬斯乃殄趋竞之
卷一 第 7a 页 WYG1361-0786a.png
风励生徒之志子衿之什不作(崇曰诗子衿刺学校废/也乱世则学校不修焉)
棫朴之咏有闻(崇曰诗棫朴文/王能官人也)其不曰至公乎如或不
本于此但勤于彼虽乡校日益国学岁贡臣谓之难矣
若吏部者格文寖密踰滥滋众足以扰多士不足以防
奸人伏愿陛下疏其条目简其簿书使有司得自施其
藻鉴然后责其能否斯救弊之一端也然臣终以此为
常事耳足以求常人未足以辅陛下之烈光今若令百
司及州府长吏各择其群官庶事之尤异者岁贡之一
卷一 第 7b 页 WYG1361-0786b.png
曰德行二曰政事三曰文学四曰武略是四科者有一
于人则可以举荐于陛下陛下称是而任用之观其行
事验其成绩则贤与不肖断可识矣举得其人增秩赐
金以赏之失其人左官黜赏以罚之重赏罚于得失验
远效于他时则不复谬举于人而连累于已也此所谓
相责以求贤相保以从政谨关梁而息浮伪也如此足
使长吏用心以祈宠锡多士进德以求闻达上无虚授
而下无素餐矣陛下令长吏考之于乡党采之于州县
卷一 第 8a 页 WYG1361-0786c.png
优而柔之使自求之斯所谓以万人之耳目达一人之
聪明也其在职者未经三载寓居者未及三年并不在
此选何则未究其作事之始终行已之情伪也又所举
四科必以仁廉孝悌为之质素然后旌别蓺能为之科
第耳此炎汉选士之通方也如是则庶乎官得其人官
得其人则事得其理事得其理则人安其业人安其业
则天下之务成矣天下之心定矣务成则不扰心定则
不争不扰不争而太平不洽未之闻也道德之兴雅颂
卷一 第 8b 页 WYG1361-0786d.png
之作或由于斯制策曰贾生五饵以何为得严尤三策
以何为上晁错之论守塞详述所宜充国之议靖边举
明其要臣闻夷狄之为患久矣故猾夏载于虞书(崇曰/书舜)
(典蛮夷猾夏/寇贼奸宄)鬼方播于周雅(崇曰荡诗内奰于/中国覃及鬼方)降及秦
汉迄于圣朝攻守之略是非之论虽动万变然卒归两
科何者中国积实下人康乐岁犯亭障未足为虞中国
困乏下人愁苦日献琛宝未足为庆故春秋内中国而
外诸侯内诸侯而外夷狄非王者之法不一乎天下言
卷一 第 9a 页 WYG1361-0787a.png
致理之道自近者始也贾谊五饵俱未得也匈奴之心
腹耳目虽则坏矣诸夏之人财物力穑诚耗矣此帝王偷
安之计非持久之道也严尤三策人以为一可采也侵
偪则驱而远之遁逃则守而备之此帝王御戎之要经
靖边之大略也晁错之论欲塞上之人轻去故乡欲之
新邑此诚大计可以遵行充国之议欲令塞上之卒不
烦国用不乏军粮此实深思谓之嘉画(崇曰以上并/见策问注)
陛下之及此问也岂不以西戎未平乎若西戎者臣伏
卷一 第 9b 页 WYG1361-0787b.png
见陛下境土之兵众矣边塞之将多矣但令有所统一
无所阙遗则凯乐之期可依而望也然臣之虑以为节
制之臣不思大勋患失重任始焰焰也不齐心以扑灭
及赫赫焉即离心以顾望此一患也又城池高浚矣器
械精多矣卒有出攻入守之便恐无刍茭糗粮之积此
二患也二患既除则制远之术荡寇之方尽在于圣朝
矣制策曰旧章有非便于今时典或未师于古弛张之
道咸著于篇臣伏惟皇家之旧章无不便于时者但陛
卷一 第 10a 页 WYG1361-0787c.png
下未举而行之矣陛下今典无不合于古者但四方之
臣未勤而守之矣臣愿陛下行贞观之故事则至治必
化嘉言必闻矣四方之臣守陛下建中之明诏则制度
有常风教不败矣
   牛僧孺贤良策(宪宗元/和初)
 皇帝若曰盖闻昔之令王体上圣之资御太宁之时
 犹惧治之未至也求贤以致用犹惧动之不中也咨
 谏以闻过矧惟寡昧膺受多福思负荷之重警风波
卷一 第 10b 页 WYG1361-0787d.png
 之虞求贤咨谏岂敢怠忽至若穷神知化以盛其德
 (崇曰易系穷神/知化德之盛也)经文纬武以大其业考古会极通教
 化之源明目达聪用视听之表(崇曰书舜典明/四目达四聪)斯夙
 夜之所志也子大夫将何以自建而致之乎自中代
 以还求治者继作皆意甚砥砺而效难章明莫不欲
 还朴厚而浇风常扇莫不欲遵俭约而侈物常贵莫
 不欲远小人而巧谀常进莫不欲近壮士而忠直常
 疏莫不欲勉人于义而廉隅常不修莫不欲禁人为
卷一 第 11a 页 WYG1361-0788a.png
 非而抵冒常不息其所缪盭岂无根源爰自近岁仍
 敷大泽霜露所坠沾濡必同涤瑕秽以导人心省徭役
 以丰物力蠲田税以厚农室葺国学以振儒风督废
 职以补维纲备众官以序贤俊庶继先志臻乎治平
 而改行者未闻(行下/孟切)输劳者未乂农者无以免艰食
 学者无以通微言立事之绩未纪于庶工乏材之叹
 未辍于终食蠹于法者无不去而法未修明切于政
 者无不行而政未光大岂不变其俗道广而难济乎岂
卷一 第 11b 页 WYG1361-0788b.png
 不得其门事繁而愈失乎伫闻嘉言无或隐讳周之受
 田有经制(崇曰孟滕文公上方里而井井九百亩其/中为公田八家皆私百亩同养公田公事)
 (毕然后敢/治私事)汉之名田有常数(崇曰前食货志武帝时/民皆去本董仲舒说上)
 (曰秦用商鞅之法除井田民得卖买富者田连阡陌/贫者亡立锥之地汉兴循而未改古井田法虽难卒)
 (行宜少近古限民名田/以赡不足塞兼并之路)今疆畛相接半为豪家流佣
 无依率是编户本于交易焉得夺富以补贫将欲
 因循岂可损多而益少酌于中道其术何如取人唯
 其行不必文采(行下/孟切)命官惟其才不必资考然则行
卷一 第 12a 页 WYG1361-0788c.png
 非造次而备察才非错综而遍知不必文采为重轻
 而事可进退不必资考为程准而吏有条贯适变矫
 枉渴于良规何方可以序六气来百祥何施可以寿
 群生仁众性徵于前训而有据设于当代而易从勿
 猥勿并以称朕意(崇曰武策董曰科/别其条勿猥勿并)
对曰臣闻帝王有大功所以兴治乱昔夏禹治水土救
滔天之灾功成而忧勤德冠于三代此由功而治也(崇/曰)
(书舜典帝曰咨禹汝平水土益稷篇禹曰洪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昏垫予乘四载随山刋木决九川距)
卷一 第 12b 页 WYG1361-0788d.png
(四海浚畎/浍距川)晋武帝躬俭于初有平吴之勋功成而骄狃
逆生于胡羯此由功而乱也(崇曰咸宁四年羊祜病求/入朝面陈伐吴之讣帝善)
(之以病遣张华就问筹策祜曰成吾志者子也帝欲使/祜卧护诸将祜曰取吴不必臣行但既平之后当劳圣)
(虑耳太康元年吴平二年诏选孙皓宫人五千人入宫/帝既平吴颇事游晏怠于政事掖庭殆将万人常乘羊)
(车恣其所之至便晏寝宫人竞以竹叶插户盐汁洒地/以引帝车制曰武帝承基创化导民绝缣缯之贡失彫)
(琢之饰聿修武用思启土疆通上代之不通服前王之/未服虽登封之礼让而不为而骄泰之心因斯以起元)
(海可除卒令扰乱善始/于初而忘令终于术)今陛下御天下四年矣天威霆
震封豕枭戮海内服陛下之功矣然忠智仁勇者咸攘
卷一 第 13a 页 WYG1361-0789a.png
臂自奋以观治于陛下赐臣之策乃惧治之之不至动
之之不中下以警风波之虞上以思负荷之重此诚大
禹忧勤之同志也微臣敢不再拜而称万岁至于赞文
武之业通教化之原穷神于天人之际达聪于视听之
表此微臣之志也制策曰自中代以还求治者继作皆
意甚砥砺而效难章明莫不欲还淳朴而浇风常扇莫
不欲遵俭约而侈物常贵莫不欲远小人而巧谀常进
莫不欲近壮士而忠直常疏莫不欲勉人于义而廉隅
卷一 第 13b 页 WYG1361-0789b.png
常不修莫不欲禁人为非而抵冒常不息其所缪盭岂无
根源者臣闻风俗之厚薄天下之侈俭雅正之进退法禁
之弛张总其根源在君上之所措耳大凡天下之事未
有不行于上而行于朝廷未有不行于朝廷而行于天
下者臣闻中代已前卑宫室以教天下故天下穴居而
不羞菲食以教天下故天下菽食不怨(崇曰语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
(而致孝乎鬼神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中代以降则不然土木之工画绘
之巧雕墀镂砌洞达于千门之间珊瑚琳珉晶荧于百
卷一 第 14a 页 WYG1361-0789c.png
柱之内而掘土畏不浚筑台畏不高苑囿畏不奢狗马
畏不足教于人则曰还朴反古朴古其可复乎哉则曰
遵俭守约俭约其可行乎哉此所以浇风扇而侈物贵
者有由然乎臣又闻中代以前以不专之德御臣下故
佞邪退而忠直进夫不专之德岂造次而已乎所谓坚
甲劲兵不令专任询咨应对不令专权夕处朝游不令
专侍俾无专任则轻重得以相临俾无专权则轻重得
以相制俾无专侍则贤良得以相参此所以佞邪无所
卷一 第 14b 页 WYG1361-0789d.png
入忠直无所退中代以降又有甚于此谓之宰辅不见
于涉旬谓之公卿不见于越月处之谏列不见于经时
目之侍臣不见于终岁若然者虽有小人安知而远之
虽有壮士安知而近之此所以巧谀无所退忠直无所
进者有由然乎抑臣又闻中代以前进廉耻而必用故
不义者惧斥非违而必禁故抵冒者稀中代以降则不
然宠诸侯之位未尝因功故彊臣憎狃矣接百司之情
未尝尽材故幸臣专命矣待工巧之徒或过于缙绅故
卷一 第 15a 页 WYG1361-0790a.png
奇技争先矣黜谏臣之官或因乎献言故忠贤尽黜
矣若然者尽其不义矣义者何从而进乎纵其为非矣
非者何从而息乎此所以廉隅不修而抵冒不息者有
由然乎嗟乎六者为政之本者也陛下循中古之上其
化由乎前循中古之下其化由乎后综其源而正于缪
者唯圣人乎制策曰爰自近岁仍敷大泽霜露所坠沾
濡必同涤瑕秽以导人心省徭役以丰物力蠲田租以
厚农室葺国学以振儒风督废职以补维纲备众官以
卷一 第 15b 页 WYG1361-0790b.png
序贤俊庶继先志臻乎治平而改行者未闻输劳者未
乂农者无以免艰食学者无以通微言立事之绩未纪
于庶工乏才之叹未辍于终食蠹于法者无不去而其
法未修明切于政者无不行而其政未光大岂不变其
俗道广而难济乎岂不得其门事繁而愈失乎伫闻嘉
言无或隐讳者臣闻大夫之心可形于一家千乘之心
可形于一国万乘之心可形于天下又安有明天子在
上而有难济之道愈失之事也臣意者法令未必行诏
卷一 第 16a 页 WYG1361-0790c.png
令未必信耳臣请举一者以明之臣伏见陛下三年之
中两下赦命岂不有交易改殊之禁乎是欲同天下之
风也岂不有𣙜酤停止之令乎是欲苏天下之人也岂
不有雕墙峻宇之忧乎黄冠缁衣之虑乎是欲抑浮堕
之人省无端之费也今者自晋而东厥钱用青金自河
而北厥钱用黑金是殊异之禁不行矣涉淮而南浮浙
而西复𣙜筦斡厚利是恤人之令不行矣举京师之坊
近百数坊有寺僧土木之工无已丹雘之饰不息有司
卷一 第 16b 页 WYG1361-0790d.png
准制条格一无可观徒使髡发贼夫腹非于我是省费
止奸之令不行矣夫同异之禁不行则陛下之令出于
彼而止于此虽谓日敷大泽改行者焉得而闻乎恤人
之令不行则陛下之恩布于此而止于彼虽谓省徭役
臣不知徭役之必省乎虽谓蠲田租臣不知田租之必
复乎则劳者未乂农者未厚又其宜矣省费止奸之令
不行则陛下教劝于此而革于彼也夫人饥寒于中则
奸诈兴于外奸诈兴于外则鞭笞梏拲之不暇(拲居/勇切)
卷一 第 17a 页 WYG1361-0791a.png
安有思于学者耶此所谓未富而教陛下谨于出令
出令而必行则法令修明于上又何有庶工之绩不
立乎言信于下则天下之才叙迁而必至又何有乏
才之忧于终食乎又况陛下勤求之意如是其至则
俗之丕变岂其难耶又在陛下今日之言必复之耳
制策曰周之受田有经制汉之名田有常数令疆畛相
接半为豪家流佣无依率是编户本于交易焉得夺
富以禆贫将欲因循岂可损多而益少酌于中道其
卷一 第 17b 页 WYG1361-0791b.png
术如何臣伏见受田之制方今之急弊也昔周人井
田之制远而不可复汉氏名田之数疏而未可行陛
下索臣以酌中之道臣请原其弊而详其术臣闻古
者圣人不出户而知天下(崇曰老子四十七章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牗见天道)
(是以圣人/不行而知)盖以人不游墯而籍书通也今国家版籍
不悬迁徙无制牧人者以急就其税役克副于公限
而成绩立矣故乡有孔蹠皆生终身而亦不可知也况
于游墯之人哉版籍不悬则墯庸不复墯庸不复则田
卷一 第 18a 页 WYG1361-0791c.png
莱荒榛田莱荒榛则富者得以专其利贫者不能专其
业于是编户逸为游墯良田并于豪家今陛下诚能诏
天下里胥市吏随人所在皆备黄籍来者根其从去者
审其方居者详其业疾者筹其数时贡籍于县岁贡籍
于州州与县相闻以困其游者而廪其穷者贡其业者学
者优其食也志不业而食则盗论而司败督察之若是
一人游墯一乡弃之则守业者不得不固游心者不得
不惩然后颁限田之科重兼并之律使公侯卿士方伯
卷一 第 18b 页 WYG1361-0791d.png
连帅下及于豪商大贾不得广并吞以专厚利困小泽
以富贫人若然则均田之方寓其间矣又何必夺此而
与彼然后为损益乎制策曰取士惟其行不必文采命
官惟其才不必资考然则行非造次而备察才非错综
而遍知不以文采为重轻而士可进退不以资考为程
准而吏有条贯适变矫枉渴于良规者臣闻仲尼取士
之科其目有四德行言语政事文学(崇曰语先进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
(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固以用之不同科变之不
卷一 第 19a 页 WYG1361-0792a.png
同道耳今陛下取士之旨故不宜必以文采为轻重也
可而进否而黜一日而九迁没齿而不用又岂以
资考之为程准耶然则不察其行何以命官不覈其学
何以考绩臣伏见比年御史转郎官拾遗迁补阙由文
学入仕者升本朝皆常典也然未闻命官之日天下有
以知其由至于绣衣持斧不闻擒其奸决其狱而得者
(崇曰前武帝天汉三年群盗徐勃等阻山攻城道路/不通遣直指使者暴胜之等衣绣衣杖斧分部逐捕)
得而迁又如是拾遗司谏不闻著其状献其言而得者
卷一 第 19b 页 WYG1361-0792b.png
亦如是二端登贤之象也若然陛下于此不察其行何
以察之不覈其才何以覈之若陛下命一官迁一职必
使天下之人聚族相示曰由某善而得舍某善而失则
人励于躬而悚于行矣临事不惑居官必闻谓之非才
臣未见其非才也若然则才与行由考绩而见矣黜与
迁由事而至矣苟不然则圜首方足者一呼而千一唱
而万其何以察之哉陛下又责臣以适变之术则不若
别命天官冢宰与岳牧府寺讯以德行吏治别为二科
卷一 第 20a 页 WYG1361-0792c.png
岁与文学同臻于会府摭其事实有用舍举之当否有
赏罚内以备四科之选以叙九品之才则吏之条贯亦
于是乎在然此群言皆及矣故臣不敢详究而论之何
方可以序六气来百祥何施可以寿群生仁众性徵于
前往而有据设于当代而易从勿猥勿并以称朕意臣
闻修人事以序天道皇王之大典今陛下幸以六气百
祥之为问微臣敢不遽数以终之昔者一妇之冤其感
于天也有三年之旱(于定国为县狱吏决狱平罗文法/者于公所决皆不恨郡中为之生)
卷一 第 20b 页 WYG1361-0792d.png
(立祠号曰于公祠东海有孝妇少寡亡子养姑甚谨姑/欲嫁之终不肯姑谓邻人曰孝妇事我勤苦哀其亡子)
(守寡我老久累丁壮奈何其后自经死姑女告云妇杀/我母吏捕孝妇孝妇辞不杀吏验治孝妇自诬服具狱)
(上府于公以为此妇养姑十馀年以孝闻必不杀也太/守不听于公争之弗能得乃抱其具狱哭于府上因辞)
(疾去太守竟论杀孝妇郡中枮旱三年后太守至卜筮/其故于公曰孝妇不当死前太守妄断之咎倘在乎是)
(于是太守杀牛自祭孝妇冢因表其墓/天立大雨岁熟郡中以此大敬重于公)一夫之怨其感
于天也有六月之霜(崇曰邹衍事燕惠王左右谮之被/系于狱仰天而哭盛夏天为之降)
(霜/)而况于一方之人阴愁惨怛而未之恤乎此则害六
气却百祥者亦云至矣臣请指明而述之且臣闻古者
卷一 第 21a 页 WYG1361-0793a.png
天子之女下降于诸侯盖特行家人之礼炜彤管之美
(崇曰静女诗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悦怿女美)非徒誇侈靡风俗而已也
及后有土之臣不能晓上意以由礼于是聚徒以辍耕
鸠女以罢织雕镂金银纽缉纨罽烹羊宰牛血流如河
献琛奉饩一费巨万于是方城千室之氓亦不晓上意
以为婚礼然也吾君意也天门沉沉邈不敢诋乃低徊
以泪流于是暴臣得以肆其威于下国穷人无以号其
怨于上天弊成因缘为日旷久抑臣又闻阴怨之气岂
卷一 第 21b 页 WYG1361-0793b.png
徒然乎聚为密云泄为大水极则斗变则旱故宰天地
者导阴阳之气牧黎元者合男女之时臣愿陛下念贵
主之笄年则忧三等之亲有怨旷之女睹婚仪之纳币
则忧一方之内被刳剥之虞夫然则阴怨之气销而六
气序天地之运和而百祥出絪缊交薄光焕图牒者可
胜言哉至于生生之理无长短也得其死而为寿也无
故而兵之则力死无故而刑之则狱死男不得耕女不
得织则馁死寒死少无所长老无所养则孤老耄死舍
卷一 第 22a 页 WYG1361-0793c.png
是而生死长短者皆寿也苟陛下寤寐造次必于是则
仁寿之化洽群生而福众性者尽斯而已乎徵之前言
既具于上设之当代顾陛下行之之意何如耳安有所
从之难易哉臣以帝王之难不在此夫难者一则持盈
二则定倾所以九庙有不迁之宗表定倾之难也宾陛
有二王之后表持盈之难也今陛下定倾之功揭日月
矣持盈之道颇有诚难夫富于春秋诫在黩武果于英
断诫在尚刑深居无事诫在好逸游宇内清平诫在侵
卷一 第 22b 页 WYG1361-0793d.png
边鄙戒之不倦政之不违乃至于阴阳交和父不哭子
帝王之功臻是而至矣若臣者陇西一男子其生甚微
其死甚易然而其志甚壮颇有忧天下之心常惧有心
不得言有言不得达今幸遭遇陛下策臣于赤墀之下
又赐臣之策曰勿猥勿并以称朕意若然者是臣心得
言言得达之秋夫天子圣而下臣直今陛下固当宥臣
之罪而纳臣之忠但不晓有司之选识天心乎伏惟陛
下深察之此治乱安危之大计也
卷一 第 23a 页 WYG1361-0794a.png
   元稹贤良策(本传元和元年应制举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登第十八人稹第一)
 皇帝若曰朕观古之王者受命君人兢兢业业(崇曰书/皋陶谟)
 (无教逸欲有邦兢兢业业一日二/日万几无旷庶官天工人其代之)承天顺地靡不思
 贤能以济其治求谠直以闻其过故禹拜昌言而嘉
 猷罔伏(书大禹谟苗民逆命益赞于禹曰惟德动天/无远弗届禹拜昌言曰俞班师振旅舞干羽)
 (于两阶七/旬有苗格)汉徵极谏而文学稍进(崇曰前文帝纪二/年诏举贤良方正)
 (直言极谏者晁错传诏有司选贤良文学士错在选/中时贾谊死对策者百馀人唯错为高第武帝纪元)
 (光元年诏贤良云云于是/董仲舒公孙弘等出焉)匡时济俗罔不率繇厥后
卷一 第 23b 页 WYG1361-0794b.png
 相循有名无实而又设以科条求茂异舍斥已之至
 论用无用之虚文指切著明罕称于代朕所以叹息
 郁悼思索其真是用发恳恻之诚咨体用之要庶乎
 计之可行行之不倦上获其益下输其情君臣之间
 驩然相与子大夫得不勉思朕言而茂明之我国家
 光宅四海年将二百十圣弘化万方怀仁三王之礼
 靡不讲六代之乐罔不举浸泽于下升中于天周汉
 以还莫斯为盛自祸阶漏壤兵宿中原生人困竭耗
卷一 第 24a 页 WYG1361-0794c.png
 其太半农战非古衣食罕储念彼疲氓远乖富庶督
 耕食之业人无恋本之心峻𣙜酤之科下有重敛之
 困举何才而可以复其盛用何道而可以济其艰既
 往之失何者宜惩将来之虞何者当戒昔主父偃惩
 患于晁错而请推恩(崇曰偃说武帝曰古者诸侯地/不过百里强弱之形易制今诸)
 (侯或连城数十地方千里缓则骄奢易为淫乱急则/阻其彊而合从以逆京师今以法割削则逆节萌起)
 (前日晁错是也今诸侯子弟或十数而适嗣代立馀/虽骨肉无尺地之封愿陛下令诸侯推恩分子弟以)
 (地侯之彼人人喜得所愿上以德施/实分其国必稍自销弱上从其计)夷吾致霸于齐
卷一 第 24b 页 WYG1361-0794d.png
 桓而行寓令(崇曰前刑法志齐桓公用管仲公问行/伯用师之道仲曰公欲定卒伍修甲兵)
 (大国亦将修之而小国设备则难以速得志矣于是/乃作内政而寓军令焉故卒伍定虖里而军政成虖)
 (郊外攘夷狄内尊/天子以安诸夏)精求古人之意启迪来者之怀眷
 兹洽闻固所详究又执契之道垂衣不言委之于下
 则人用其私专之于上则下无其效汉元优游于儒
 术盛业竟衰(崇曰本赞徵用儒生委之以政而牵/制文义优游不断孝宣之业衰焉)
 武责课于公卿峻政非美(崇曰朱祐等荐贾复宜为/宰相帝方以吏事责三公)
 (故功臣/并不用)二途取舍未获所从余心浩然益所疑惑子
卷一 第 25a 页 WYG1361-0795a.png
 大夫熟究其旨属之于篇兴自朕躬无悼后害
对曰臣方病近古之策不行而陛下言及之是天下人
之福也微臣其敢忍意而不言乎且臣闻之古者以言
试纳(崇曰书舜典敷奏以言/明试以功车服以庸)岂虚美哉盖用其言也是
以益赞禹而班师(见策/问注)说复王而作命(崇曰书说命上/王言惟作命不)
(言臣下罔/攸禀令)斯皆用言之大略也洎汉文帝之德不若尧
舜始以策求士乃天下郡国有贤良之贡入焉塞诏者
晁错而已至武帝时董仲舒出(见策/问注)然而率不能选列
卷一 第 25b 页 WYG1361-0795b.png
条对施于天下夫用其策不弃其人以其利于时也得
其人而弃其策又何为哉若此则徒说试言之科不得
用言之实矣降及魏晋朝成暮败之不暇又安足言其
策哉我唐列圣君临策天下之士者多矣异时莫不光
扬其名声宠绥其爵秩然而曾不闻天下之人曰某日
天子降某策问某事得某策济某功抑不知直言之诏
屡下直言之士不出耶抑不知直言之士屡出而直言
之策不行耶陛下肇临海内务切黎元求斥已之正言
卷一 第 26a 页 WYG1361-0795c.png
责著明之确论斯命说代言之盛意也微臣何足以奉
之微臣所上愚对皆指病陈术而为要典不以举凡体
论而饰辞事苟便人虽繁必献言苟诣理虽鄙必书固
不足以副陛下恳恻之诚庶可以尽微臣之献替耳伏
愿陛下以臣此策委之有司苟或可观施之天下使天
下之人曰惜哉汉文虽以策求士迨我明天子然后能
以策济人则臣终始之愿毕矣如或言不适用策不便
时则臣有瞽圣欺天之罪将寘典刑陛下固不得而宥
卷一 第 26b 页 WYG1361-0795d.png
之矣所甘心焉臣伏读圣策乃见陛下念礼乐之久寖
恤黎人之重困责复盛济难之术酌推恩寓令之宜皆
当今急病也臣敢不别白而书之昔我高祖拨去祸乱
文皇鞬櫜干戈被之以仁风润之以膏露戢天下之役
而天下之人安省天下之刑而天下之人寿通天下之
志而天下之气和总天下之众而天下之人治故敬让
之节著而劝爱之化行是以革三王之所因兼六代之
至德称至德者举文皇以代尧舜岂异事哉有诚信以
卷一 第 27a 页 WYG1361-0796a.png
将之也明皇即位实号中兴方其任姚宋而右贤能也
虽禹汤文武之俗不能进焉(崇曰初帝即位用姚崇为/相崇老荐宋璟自代二人)
(号为中兴贤相崇以开元九年薨璟/罢政事十七年复为尚书右丞相)四十年间刑罚不试
人用滋殖四海大和(崇曰姚宋相继为相崇善应变以/成天下之务璟善守文以持天下)
(之正二人志操不同然恊心辅佐使赋役宽平刑罚清/省百姓富庶唐世贤相前称房杜后称姚宋它人莫比)
于是奉升中告禅之仪则封泰山而秩嵩华举巡守之
典则宅咸镐而朝洛阳(崇曰开元十三年车驾发东都/十一月备法驾至泰山足御马)
(登山留从官于谷口独与宰相及祠官俱登上祀昊天/上帝于山上群臣祀五帝百神于山下之坛其馀依乾)
卷一 第 27b 页 WYG1361-0796b.png
(封故/事)礼既毕行物亦随耗天宝之后徭戍聿兴气盛而
微理固然也曩时之乳哺而有之者一朝为兵歼之兵
兴以来至今为梗兵兴则户减户减则地荒地荒则赋
重赋重则人贫人贫则适役逃征之罪多而𣙜筦权宜
之法用矣今陛下躬亲本务首问群儒念礼乐之不兴
叹升平之未复斯诚天下之人将绝复完之日也微臣
何幸而对扬之微臣以为将兴礼乐必先息兵革息兵
革之术臣请两言之所谓销兵革者非谓幅裂其旗章
卷一 第 28a 页 WYG1361-0796c.png
销铄其锋刃而已也盖诚信著于上则忠孝行于下敬
让立则争夺之志销争夺之志销则和顺之心作而礼
乐之道兴矣此先王修政戢兵兴礼乐富黎人之大略
也陛下不必欲责臣以详究之术臣又请指事以明之
夫食力之不充虽神农教天下不能无馁殍之人矣是
故古之不农而食者四而已矣吏有断狱之明则食之
军有临难之勇则食之工有便人之巧则食之商有通
物之智则食之是其四者率皆明者勇者巧者智者之
卷一 第 28b 页 WYG1361-0796d.png
事也有天下之人无一二焉苟不能于此者不耕则不
得食不织则不得衣人之情衣食迫于中则作业兴于
外是以游食者常寡而贱货者常多岂彊之哉彼易图
而此难及也今之事则不然卒伍废简稽之责百货极
淫巧之功列肆尽并兼之贾加以依浮图者无去华绝
俗之正而有抗役逃刑之宠假戎服者无超乘挽彊之
勇有横击诟吏之骄是以十天下之人而九游食惷朴
愚钝不能自迁者而后依于农此乃非彼逸而易安此
卷一 第 29a 页 WYG1361-0797a.png
劳而难处也是以游墯之户转增耕桑之赋愈重曩时
之十室共耕而犹不给者今且数家一夫矣虽有慈惠
之长仁隐之吏尚不能行若憯断击搏之则转移于沟
壑矣今之课吏者以赋敛无逋负则为上第以臣观之
足陛下赋者诚害陛下之人耳若此则农桑之税既如
是墯游之众又如此农桑困则恋本之心薄墯游众则
富庶之道废此必然之理也今陛下诚能明试课之法
减冗食之徒绝雕镌之工罢商贾兼并之业絜浮图之
卷一 第 29b 页 WYG1361-0797b.png
行峻简稽之书薄农桑之征兴战耕之术则游墯之人
尽归而恋本之心固矣富庶之道兴矣而贞观开元之
盛复若其悠悠既往之失由前将来之虞由后安在陛下
惩之诫之慎之而已乎至于主父偃乘七国并吞之后
谋分裂而请推恩管夷吾当诸侯争夺之时先诈力而
行寓令皆时之权术也(并见策/问注)岂可谓明白四达与日
月而明于圣朝哉臣虽浅庸尚不敢言禹汤于皇帝之
日况权术乎此臣之所甚羞也故不遑详及而言之臣
卷一 第 30a 页 WYG1361-0797c.png
伏读圣策又见陛下执契则群下用情任下则庶官无
当以汉元尚儒学而衰盛业谓光武课吏职而昧通方
以臣思之皆不然也夫委之于下而用情盖考绩之科
废而清浊之流滥也尚儒术而衰盛业盖章句之学兴
而经纬之道丧课吏职而昧通方盖苛察之法行而会
计之期速也臣请条列而言之夫神农斲耒耜教辟耨
(崇曰易系神农氏作斲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所以垦良田而殖嘉谷
也然而不能遏稂莠之滋焉其所以遏之者芟夷钱镈
卷一 第 30b 页 WYG1361-0797d.png
之而已唐尧之辟朝廷宅百揆(崇曰书周官唐虞稽古/建官惟百内有百揆四)
(岳/)亦所以植舜禹而种皋陶也又不能辨共工驩兜之
逆焉其所辨之者放弃戕戮之而已神农不以稂莠滋
而废耒耜之用故能尽足用之方唐尧不以四罪进而
夺舜禹之任故能终任贤之道若此则陛下知所任顾
行之如何耳是何为任之必不可也至于考绩之科废
章句之学兴经纬之道丧会计之期速皆当今之极弊
也幸陛下问及汉元光武之事臣请据数而终之今国
卷一 第 31a 页 WYG1361-0798a.png
家所谓兴儒术者岂不有通经文字之科乎其所谓通
经者又不出于覆射数字明义者才至辨析章条是以
中第者岁盈百数通经之士蔑闻以是为通经通经固
若是乎哉其有工文自试者又不过于雕辞镂句之才
搜摘绝离之学苟或出于此者则公卿可坐致郎署可
俯求崇树风声不由殿最连科者进速累取者位高虚
嘿因循者为清流行法莅官者为俗吏以是为儒术儒
术又若是乎哉其所谓课吏职者不以朝廷有迁次进
卷一 第 31b 页 WYG1361-0798b.png
拔之用乎臣窃观今之朝选而不由文字者百无一二
焉夫施众网以加一禽尚不能得况张一目以罗万品
而望其飞者走者大者小者尽出乎其间可得乎哉以
此察群吏又可察乎哉苟或不可察又可任之而绝其
私乎哉此所以陛下将执契而难用情念垂衣而惧不
治盖臣所谓课察之道不明也陛下诚能使礼部以两
科求士凡自唐礼六典律令凡国家制度之书者用至
于九经历代史书能专一者悉得谓之学士以环贯大
卷一 第 32a 页 WYG1361-0798c.png
义与道合符者为上第口习文理者次之其诗赋判论
以文自试者皆得谓之文士以经纬今古理中是非者
为上第藻思清丽者次之凡自布衣达于未𨽻于朝者
悉得以两科求士礼部第其高下归之吏部而宠利之若
此则儒术之道兴而经纬之文盛矣吏部罢书判言之
选设三式以任人一曰校能之式每岁以朝右崇重者
一人与吏部郎校天下群吏之治最在第一至第三者
校定日据其功状而登进之牧宰字人之官籍之为治
卷一 第 32b 页 WYG1361-0798d.png
者则上赏行焉若此则迁次之道明而迟速之分定矣
二曰任贤之式每岁内自仆射至群有司之正长至于
廉问节制者各举备朝选一人外自牧守内至百执事
之立于朝者各举备吏郡县者一人因其所举而授任
之辨其考绩而赏罚之不举贤为不察举不贤为不精
不精与不察之罪同若此则保任之法行而贤不肖之
位殊矣三曰叙常之式其有业不通于学才不属于文
政不登于最行不加于人限以停年课资之格而役任
卷一 第 33a 页 WYG1361-0799a.png
之若此则式用之叙常而尺寸之才无所弃矣两科立
则群材遂三式行则庶官当陛下执左契以御之握枢
极以正之委庶官如心目之运支体是支体之无效于
心目乎察群材如用明镜之形美恶是美恶无逃隐于
明镜乎然陛下辟四门使可言之路通明四目以贡士
之目视达四聪以明贤之耳听以冕旒自蔽而秋毫必
察以黈纩塞耳而芥动必闻则使汉元章句之儒光武
督责之术又乌足繁为陛下言之哉且臣闻之圣人在
卷一 第 33b 页 WYG1361-0799b.png
上人不夭札若臣者生未及壮戴陛下为君仁寿欢康
未始有极何忽自苦隳肝胆而言天下之事乎诚以国
家兵兴已来天下之人憯怛悲愁五十年矣自陛下即
位之后戴白之老莫不泣血而话开元之政典焉此臣
之所以汲汲于私心也陛下能不怜察其意乎
 
 
 增注唐策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