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济堂文集-清-魏裔介卷六

卷六 第 1a 页 WYG1312-0742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兼济堂文集卷六
            大学士魏裔介撰
 序
  鲍让侯诗集序
尝读鲍明远集而叹其天才妙绝诸体俱备李杜诸公
咸源本其气局而采掇其芳藻六朝诗人未之能及也
以颜延年之腾踔与康乐齐名而犹问优劣于明远则
卷六 第 1b 页 WYG1312-0742b.png
其蕴藉宏远可知近者海内为诗无虑数十百家人人
自以为握灵蛇之珠而擅隋侯之璧或曰历下太仓或
曰信阳北地或曰初盛中晚辄以六朝为不足道夫六
朝宗汉魏唐人宗六朝者也岂可槩弃之以为高哉鲍
子让侯晦迹锡山读书有年一旦渡长江过北固经齐
鲁之墟观斗柄崆峒之野喟然叹曰壮哉此古人所以
赋三都也拟授劄而未竟乃出其平日所为心远堂诗
以请正于余余读之而醉心焉盖其尽洗铅华独抒至
卷六 第 2a 页 WYG1312-0743a.png
性如孟襄阳之澹远如王摩诘之寂悟如岑嘉州之陡
健如刘随州之悲凉而又如明远家法诸体俱备也严
沧浪云诗有妙悟非关理也若让侯者其从悟后而得
之乎悟者之于诗譬如画龙点睛其馀鳞甲都无用处
彼区区有意摹古者其于古人愈远而愈失之矣
  堵乾三诗草序
文不游不能奇诗不游亦不能奇何者人虽有思有怀
亦必以山水之气突兀激荡之而后笔墨间具风雨争
卷六 第 2b 页 WYG1312-0743b.png
飞云霞倏变之态不然坐守穷庐中虽取两汉六朝三
唐诗咿唔摹拟终是优孟衣冠全无生动处若堵子乾
三江左俊士也以清白吏子孙几不能举火于是渡扬
子走历下登岱岳过蓟邱栖息鄗南馆舍晋阳凡古之
豪杰既没而不可作者皆悲歌凭吊感慨徘徊不能去
而其嵚崎磊落肮脏不平之气一一发泄之于诗余尝
与之杯酒夜谈叩其所学浩浩乎其不可穷也而于世
务民生又皆洞见本末凡所指陈条分缕悉倚马可待
卷六 第 3a 页 WYG1312-0743c.png
信乎其为通才而非蓼虫龌龊者之可及矣顾乾三不
乐为举子业惟好读古人书与古人诗以是去富贵日
远于贫贱日亲至于饥寒逆旅终不以彼易此也殆出
于性情之所癖乎嗟夫马周火色鸢肩遇常何而发迹
为相胡旦不足于吕文穆公一激之次榜果中首选士
贵自奋耳何常之有吾诚不愿乾三之以诗人自许亦
不愿读乾三之诗者仅目之为诗人而已也天人治安
之策上奏金华殿中
卷六 第 3b 页 WYG1312-0743d.png
当宁锋车召见曰生安在何相见之晚当必有日矣
  删后诗序
诗以言志盖自唐虞而已然矣而三千篇之诗圣人删
之为三百遂为万世不易之经宋人云删后无诗岂真
无诗哉汉魏以来其蕴藉隽永者不可胜数矣特以无
圣人删之遂不能绍继风雅尔自古风变为近体而绮
丽始不足珍然如唐之李杜明之何李脍炙人口殆非
虚也近代历下竟陵论诗之指各别识者交讥要之温
卷六 第 4a 页 WYG1312-0744a.png
厚和平此道自在人心学士大夫登高作赋遇物能名
其足供輶轩之采者正不乏耳南州景吕丁公夙负异
才其于书无所不窥而餍饫汉魏枕籍三唐久困公车
遨游南北凡历览山川投分兰茝寒暑之变态风雨之
晦明一切可喜可愕可悲可啼之状足以发其幽思抒
其逸致者无不寓之于诗而其诗遂自足千古其与今
之名流如龚芝麓黎左严熊雪堂严颢亭王贻上施愚
山李石台诸名公硕彦分帜艺苑流誉鸡林真不啻和
卷六 第 4b 页 WYG1312-0744b.png
璧隋珠矣余林居已久景吕绾绶鹿泉江南邓元昭庶
常走字寄声曰此文学政事兼优而尤长于什韵者也
治鹿泉之初适值旱灾催科中行以抚字整顿寓以绥
和流亡复业诸务毕举乃裒集其生平之作问序于余
余读之见其风期遒上意气湓涌藻思绮合古致云流
自有一种空秀淡翠不可掩抑之色扑人眉宇又何竟
陵历下之拘拘乎夫今之县令古之诸侯也奢俭贞淫
各视其所尚以为趋景吕之诗曰彫残物力须休养广
卷六 第 5a 页 WYG1312-0744c.png

皇恩实奉行睹斯联也所以治其邑者可知矣奉
朝廷德意以与百姓相煦咻即礼乐可兴教化可成岂
但灿灿道州如少陵所叹吟而已哉鹿泉山邑也为秦
晋之要冲有雍伯雪峰诸君子在焉倡予和女匪朝伊
夕落日无王事青山在县门鞅掌簿书不足以为景吕
难也海内乂安元元被润泽而大丰美
圣天子方且金声玉振导扬宣泄叶为歌诗以继咸英
卷六 第 5b 页 WYG1312-0744d.png
韶濩之盛景吕之膺徵召而入台阁应诏陈诗行且有
日吾于是集卜之矣
  渡江小咏序
诗以道性情而山林人之性情与廊庙人之性情亦微
有异如孟浩然孟东野林和靖魏仲先谢四溟徐文长
此山林人之性情也而其诗高寄霞表超然物外无一
点烟火气不作富贵纷华态亦其自处者然耳近日河
朔山林隐士以诗名者首推申凫盟凫盟固余性命友
卷六 第 6a 页 WYG1312-0745a.png
也联和诸篇载之集中其没也余为作传以示不朽世
或称凫盟以为浩然和靖也而凫盟之友秋水赵子亦
与余善盖三十年矣岸然自命不事家人生产沈酣李
杜枕籍三唐其所作平旷高远绝去町畦巉崖若不求
胜于人者而萧然冲适自有不可扳跻之处譬如国色
天香非以粉黛为工薰袭为妍而珊珊其来遗世独立
矣譬如武陵桃源沿溪踏沙逶迤而入忽见水绿霞红
峡口天开别有世界矣生平刻烛拈须各体俱备渡江
卷六 第 6b 页 WYG1312-0745b.png
小咏其一种也价重鸡林所至之处人争倒屣而与筠
湄杨老父母相契忘言以风雅日相切劘风气遒上盖
不必窥全豹而已足见其一斑也秋水将赴晋阳过汾
水入云中陟雁门吊古兴怀纵其游履归而示我其磊
落英多又不知其何如也虽然秋水与闻大道从事根
本之学得紫阳之意读其省心吟则知之矣宁第以诗
名家而已哉余故乐为序之
  陈子逊诗序
卷六 第 7a 页 WYG1312-0745c.png
夫靡丽之言易工而深静之致难遇放逸之度多姿而
平直之理多拙文固宜尔诗亦云然昔六朝绮缛专事
华采识者鄙为雕篆唐代清真文质兼茂星罗鳞跃炳
焉焕焉宋人尚理以之为诗拘于墟矣求其兼美无憾
非通才不能也若子逊之诗殆彬彬乎大雅之俦矣子
逊经术士也湛心六艺之圃咀味百家之芳固已窥圣
贤之奥窔而探性命之苞符矣初非专意于声韵者乃
出其绪馀为之为之而无弗佳其感时忧国则似少陵
卷六 第 7b 页 WYG1312-0745d.png
也喷薄莽荡则似青莲也而其高怀澄彻一物不挂于
胸中则又有韦苏州之澹远皮从事之遐旷宋人之沾
沾取青媲白者不足比拟也巳岂非有深静之致而无
平直之拙者乎子逊穆然自命不欲争名于词坛其为
善也聊以自怡悦焉而已然不求其工而诗自工无意
于名而名自至海内风雅之士逊心頫首岂为过欤子
逊生长四明学道有年溟渤万里泻其怀抱扶桑千丈
贮其蟠固蛟门虎蹲珠岩日映宜其诗之境界迥异于
卷六 第 8a 页 WYG1312-0746a.png
世之雕篆者流也子逊学日以邵即诗日以进今归而
宁亲他日取奚囊所得觞我于烟月清流之间则予将
青鞋布袜持紫玉桃竹之杖以从
  朱公艾越游草序
诗至今日而盛矣然历下竟陵左右袒者纷纷讫无定
论则亦未免寄人篱下而不能自见其性情也大约别
才别趣之说固为知言然非多读书则其识不高而怀
不旷识不高怀不旷纵呕尽满腔血终是酸饀气耳余
卷六 第 8b 页 WYG1312-0746b.png
自归里以来楗户却扫久不言诗间有好事者载酒问
字则随手批阅未必闻弦赏音也而远方菰芦中顾有
不我遐弃而负笈下交者嘉善朱子公艾落落不羁生
平好读异书踰江淮渡大河过大陆之野登萧玉之台
而以诗正于余余读之终篇知其为异人也盖浙之诗
𣲖远不具论近代如陆放翁杨铁崖徐文长皆神明朗
照意境超忽不肯袭人牙后自创一运会自具一骨相
者也而世之知之者鲜矣公艾之为诗才高而不露其
卷六 第 9a 页 WYG1312-0746c.png
才趣澹而并忘其趣幽异之思瑰玮之语时溢于宫徵
格调之外或如商彝周鼎或如山峙水波或如绿匆婉
秀或如深山老衲至其忘形骸鄙纷华富贵贫贱不足
以萦其志风尘跋涉不足以移其虑所谓诗必穷而后
工者耶其继放翁铁崖文长而与之并传也无疑矣公
艾善藏其用不轻示人惟姑苏钱宫声与之洽余二十
年前旧交也试以此质之
  陆何异灌馀集序
卷六 第 9b 页 WYG1312-0746d.png
天下大矣菰芦之中往往有人而能识者或寡直寻常
视之耳古之人或隐于卜肆或隐于牛侩甚而不欲留
姓字于人间其意亦可悲矣至于单词只义偶尔流传
如鸿雪云影动有心者之忾慕良深也余向在京师常
览天下风雅之章数十万言择其隽永者付之剞劂名
溯洄集凡策名通籍者固多裒录其于山林之士尤惓
惓留意焉去国以来声销响寂焚香静坐不复作唱酬
故态而海内诗人犹时有惠我好音者则亦拜而读之
卷六 第 10a 页 WYG1312-0747a.png
如陆子何异之灌馀集是也夫其寄托高远俯视一切
五岳隐然在其胸中不欲作人世纸上所已有之语观
其趋向惟有一晋处士彼曹刘沈谢绮靡金粉之习讵
足以辱其笔端哉洵可谓高士之诗也已至于诗馀亦
复质朴澹宕如虬松古柏黛色参天霜皮溜雨又一奇
也余特表其所撰以传之于世不禁神往于金粟紫云
之间矣
  吴星若诗草序
卷六 第 10b 页 WYG1312-0747b.png
余每读旧纪如章枫山罗整庵诸先生澹然于富贵功
名场中未尝不高山仰之是以决意县车也顾林下必
有日课以优游永日辛亥归来二三年内尚有吟咏自乙
丙以来温经而已闽中魏子惟度数以所选补石仓见
投其中有吴子炯如一帙清真澹远不事铅华自然近
于风雅岂濯魄于冰壶而飘飘然遗世独立者耶夏日
酷暑箕踞袒裼忽闻剥啄声阍者以名纸入则吴子星
若也倒屣迎之见其丰姿潇洒居然南州高士喟然叹
卷六 第 11a 页 WYG1312-0747c.png
曰有其人固宜有其诗今天下营营逐逐蜗角蝇头以
争于名缰利锁之间者不问山水也不问朋友也又遑
问风雅哉吴子星若与魏子惟度足迹半天下所至山
川增色往者下帷漆园今又侨居大梁朝夕持三寸不
律从事于铅椠声律高下取舍笔则笔削则削其意欲
使当代之文人不致淹没而无所表见于后世此必大
有所蓄积于胸中非偶然而巳也吴子将渡滹沱历上
谷登燕台过蓟丘寻碣石之旧宫吊渐离之遗迹与贤
卷六 第 11b 页 WYG1312-0747d.png
士大夫倡予和女拈阄分韵赓扬国家典章制作之休
美为扬雄班固之赋为马迁韩愈之文将见上林三都
诸作不足耑美于前而海内知吴子者于山林清旷之
外快睹其壮伟宏丽之章也巳
  屿舫友人赠答诗序
忆甲午乙未之间值
世祖皇帝褒重儒术每以诗赋考校词林大猎南苑
命诸侍从之臣分题赋诗于时谫劣如介亦得颂扬盛
卷六 第 12a 页 WYG1312-0748a.png
美载诸歌咏又命序述楞严等经付之梨枣颁布梵宫
迄今追述惘若隔世事也昔宋苏轼为翰林学士常锁
宿禁中召见便殿太皇太后语之曰先帝每诵卿文章
必叹曰奇才奇才但未及进用卿耳轼不觉哭失声介

先皇帝之恩亦以文章见知久任御史大夫中遭谗谤
离炤眷注始终不衰其学不如轼而其遇则过之自鼎
湖升遐以来痛慕无穷爰作挽章此后鲜复属草盖感
卷六 第 12b 页 WYG1312-0748b.png
先帝之殊遇切攀髯泣弓之思无唱叹淫佚之意也乃
十年以来友人赠答多清扬邂逅之什木桃琼玖之章
存之巾箱罔敢遗弃因汇而附于已集之末俾好事者
读之谓当吾世而知我者尚有其人无虞翻青蝇之叹
赵岐圆石之悲其亦流连而不能去乎故详其里籍列
其姓氏彬彬大雅其致一也
  车中吟序
丙午之秋请告旋里夜值大雨及晨而晴脂我征车戒
卷六 第 13a 页 WYG1312-0748c.png
我行李残云归岫溪水新添玉斝绮筵掩映招提古寺
金尊檀板徘徊梓泽名园一水北绕远出浑源之州千
丈桥横高胜灞陵之岸骊驹既唱愁闻班马嘶风杨柳
犹青又见渭城度曲绿波碧色望南浦而心伤枫叶芦
花梦梁州而肠断既而星轺遄发好友伫立于河干玉
勒爰驰佳客凝眸于道左彼其之子歌清扬邂逅之章
君子如何赋天末凉风之句若乃版泉既涉临易水之
萧萧恒岳惟岩过鄗南之荡荡喜人民尚在城郭依然
卷六 第 13b 页 WYG1312-0748d.png
嗟鬓发将衰乡音无改托请吟讽虽无谢朓惊人敬兹
维桑不忘万石数马奈王程之已迫知墨突之难黔掇
其爨下馀音留为车中碎语
  灵石吟序
槐水之上有古鄗城其南七里官路砥平巨石四段截
然分形耳目具备头颅峥嵘血痕尚在肢体不明长杨
古道遗庙欹倾赑屃剥落狐兔纵横山僧告余曰此汉
光武所斩石人也相传光武仓皇迷路二人偶语询之
卷六 第 14a 页 WYG1312-0749a.png
不应遂立斩之余唯唯俯视讶其状貌之异而悯其
官骸之缺不觉喟然发叹曰嗟乎石人尔胡为乎来
哉石而为人事之变也宜正两观之诛人复为石理之
常也乃复五行之故昔有文人褚宦曾作灵石之赋
既脍炙于当年维余二三友昆皆有石人之说亦推敲
于今日或持儒者之论谓理之所必无或沿符谶之
文谓事之所必有夫飞将射虎饮羽而传少妇怀春登
山而化若此庞然大物重过千钧非鬼输神运不能
卷六 第 14b 页 WYG1312-0749b.png
雕琢其形容岂断梗枯蓬所可彷佛其体势若谓事
之所必有则云根斲断未闻謦咳之音镗鞳声鸿非
出翁仲之口若谓理之所必无则鱼白乌赤何以著于
苍姬妪哭云居何以纪于炎汉意者山魈野魅数尽
镆铘之锋抑金碗玉衣幻作黎丘之状如是则捐躯
陌路碧血媲苌弘之忠殒命黄沙涴衣同嵇绍之意
晨征暮宿常来马首之沈思奇话新闻永作齐谐之
疑案尔
卷六 第 15a 页 WYG1312-0749c.png
  雪后吟序
丙午九月余以请告归里菊英方吐枫叶满山雁噰噰
而南游草濛濛其欲萎惟是雕轮初解劳尘未息亲友
沓至饮食若流虽情话可怀而意兴未恬也既而登垄
攀柏泫然流涕怀风木之悲抱马鬣之痛生前华屋零
落山阿贤愚同悲埋玉黄土百年限至谁能免此于是
携诸昆弟辨若涵一等暨老友李蕡之过城南临泜水
登高阜望尧峰万点苍翠度斜日而飞来一泻平原屯
卷六 第 15b 页 WYG1312-0749d.png
白云而不去况水淹孤村时有渔歌画艇烟环野寺忽
闻衲子梵声趺坐清心万虑俱泯于十月二十六日大
雨霢霂变而为雪琼瑶乱坠珠玉齐飘竹干冷而装绵
桐梗枯而添絮红萼已敛乃见蒲地杨花白兔久沈又
疑半床明月诘朝旭日霞彩澄开屏翳汇奔树杪不动
脂我小车策我良骥面对高城布席槐浦坐列无序笙
簧阒如牺尊不具殽菜而已新酿初熟甘茗在握平头
满酌饮至三觞李子喟然叹曰对高人遇美景闻所未
卷六 第 16a 页 WYG1312-0750a.png
闻虽一时之乐事其百年之佳话也乎余厌睹牛山之
泪快咏北风之诗闻李子之言始愀然既而怡然也乃
为序而继之以诗
  辨若弟泛舟吟序
微云淡河汉疏雨滴梧桐举座讶其清绝四更山吐月
残夜水明楼识者矜其慧想昔人谓诗有别才别解岂
尽无见正以镜花水月超然声色耳余弟辨若自垂髫
能为诗今三十馀年矣刻烛拈须语必惊人若南游西
卷六 第 16b 页 WYG1312-0750b.png
游诸草高者若层峦耸翠深者如幽壑千寻秀者如芙
蕖映水铦者如干将出匣于是海内风雅之士群奉之
为吟坛诗伯若泗上诸侯乞盟齐晋也秋余归里中亲
友沓至唱噱不已几为平地醉乡然犹不废啸歌于是
有张村泛舟之役得诗八章辨若从而和之每读一章
则掷地作金石声敦与之东𡺟𡺱之北山川变色草木
拱伏会余复将北发辨若诸弟侄十馀人觞余于汇景
园中余谓今日之会不必引商刻羽吹笙鼓簧也雪满
卷六 第 17a 页 WYG1312-0750c.png
群山月明千里高吟佳句五斗不足为多矣时客有在
座者曰余不能诗而能饮且好读辨若之诗余曰汝能
读辨若之诗则不可不与饮遂逌然而笑即书以为泛
舟吟序
  屿舫近草序
人莫不有所好也而或者好为诗岂学焉而得其性之
所近欤自晋唐以来好之者尤众如陶渊明杜子美李
太白白乐天苏子瞻陆放翁无岁不作无月不作甚或
卷六 第 17b 页 WYG1312-0750d.png
无日不作近日李空同王弇州卷帙重大几至汗牛非
心诚好之而如是乎若余于诗非笃好之者而亦时有
作前此屿舫数卷业出而问世矣庚戍罢作辛亥壬子
复稍稍为之然前此犹在东华十丈尘道上既而在青
门车马图中未几又在水光林影丹碧丛矣是皆不能
无作如虫之咏也如籁之鸣也如花之开谢而水之行
止也以悦吾心以寄吾况以荅吾友生以纪吾时序若
其有合于古人与否则不敢知聊镌之以遗世之好为
卷六 第 18a 页 WYG1312-0751a.png
之者
  泛舟吟序
余志癖烟霞性耽山水寄迹金马每怀蓬户之思高议
岩廊不废啸歌之事一编匆下原无俗士白丁三径竹
间时有文人墨客脱粟布被耻效公孙瓮牖绳枢雅怀
原宪昔读书于柳庄朴社今醉心于雾岫泲干乃因有
事陇邱遂尔策马原野群峰吐秀众壑喷奇烟火万家
既屏障乎西北平岗环布复逶迤于东南山隐隐兮若
卷六 第 18b 页 WYG1312-0751b.png
断而若连水涓涓兮如衣而如带稽之山海经图则曰
彭水询诸土人聚落爰号张村于是汇其支流稍加浚
导山无巫峡岂曰滟滪之堆江非汉滨淼若彭蠡之泽
乃合羊裘之友朋聚惠连之兄弟龙文千里玉𣗳纷披
方之舟之载游载泳笳吹叠奏桡楫交加时则上天同
云雨雪连日风起水涌涛捲云飞画艇逆咽于沧波忽
旋忽进兰桨斜控于芦岸若失若惊桂醑平斟兕觥竞
进洞箫声断佐以鼍鼓之音檀板敲残杂以枫林之响
卷六 第 19a 页 WYG1312-0751c.png
鲢鱼白毳味若松鲈之腴莱菔紫甜香胜莼羹之菜不
觉眼花落于井中布帆如出天上矣或谓续迹辋川之
景或谓追踪赤壁之游薄金谷之美人销情粉黛彷兰
亭之雅事寄志篇什倡予和汝爰赋八章枕石漱流确
有盟言红蓼白蘋永为佳话
  披云居偶吟初集序
长安俗尘胶扰促促如辕下驹朱颜已淄而白日难返
消索之馀渐成枯槁久矣罗文之埋医而管城子之告
卷六 第 19b 页 WYG1312-0751d.png
老也况声律一道关系性情所谓乐之苗裔非含英咀
华逸思超群岂易窥其堂奥与汉魏质朴近古唐人以
诗取士若李杜王孟沈宋高岑诸公风骚飙起脍炙人
口皆以不羁之才终身揣摩故遗响流微陶铸千载今
沾沾动喙摹拟陈迹取青媲白标之曰诗真醯鸡见哉
虽然学邯郸者失其故步而下里之曲取悦郢中诗岂
必工而后作耶况乎穷达有命幻化推迁偶有所志展
卷惘然或亦可藉以自考也余故取蛛纲之馀及近日
卷六 第 20a 页 WYG1312-0752a.png
偶成者汇而悉付剞劂焉昔人曰候时之虫自鸣自已何
与人事余于此殆亦有无穷之感也欤
  删补高士传序
仕隐不可以分也古之君子得时则驾不得时则蓬累
而行焉有丰草长林终于逃人绝世者哉易于蛊之上
九曰不事王侯高尚其志于渐之六二则曰鸿渐于磐
饮食衎衎圣人之道或出或处或默或语其在斯乎皇
甫谧述八代以来自尧至魏九十馀人作高士传似有
卷六 第 20b 页 WYG1312-0752b.png
偏于隐之意然谧曾向武帝借书而其弟子挚虞张轨
等皆为晋名臣则意其人翛然自远非痼疾烟霞膏肓
泉石者也历代庙廊之上莫不束帛戋戋腾书岩谷延
访嘉遁之士博求屠钓之伦非独景慕逸轨亦以激贪
厉竞也由是观之高士襟期岂易量哉余幼从先君子
读书别墅水光林影顾而乐之悠然会心嗒焉终日自
省闼鞅掌兹事惘然若隔惟床头高士传一卷未尝去
手閒中删补以自怡悦友人请付之梓意者观古人之
卷六 第 21a 页 WYG1312-0752c.png
用心以自审其所处兼济独善时之适也勿徒诩诩自
矜效彼狂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而公辅三事不忘嘉
遁者之有人也则相成之美余进而歌白驹之章
  漪园近诗序
近时燕赵间多诗人其在邢洺之间者杨犹龙申凫盟
殷伯岩为最著数年来余复得茗柯周子周子为人萧
然澹远其所处最为困约而一觞一咏陶陶兀兀盖古
之所谓达者欤往岁踏雨摇青果添灯留故人之句一
卷六 第 21b 页 WYG1312-0752d.png
时长安识者咸愿识面卜邻既而下第归里其学益进
其诗亦益旷今春李又吉来寄余一帙读之温润清脱
唐人中项斯马戴可以伯仲其与犹龙诸君并雄长艺
苑可也嗟乎余少有马少游之志常欲跨蹇丛台漳水
间与诸君子读书饮酒以毕馀年不意仕宦遂膺重荷
然此志终弗敢忘茗柯与余庐舍咫尺相依他日篝灯
夜话以商其生平之所得者又不止于诗之一端而已

卷六 第 22a 页 WYG1312-0753a.png
  程伯权遗诗序
程伯权者深州名士也余初不识其人戊寅夏游郡之
讲院与深士谢鼎儒善每挥麈酣歌闻其清句出尘洒
然异之询谁氏作则曰友人程伯权也伯权年弱冠不
拘礼法尝有嵇中散散发岩阿之志其于声律一道上
下百代靡不博综然性情所近在陶靖节韦苏州间后
数月以试赴平干始晤伯权于姚氏西园恨相见之晚
出雪藁为余读之一字一击节叹其为风骚遗响也无
卷六 第 22b 页 WYG1312-0753b.png
何羽檄告警匆匆别去十一月深与柏邑皆罹兵余艰
难百死始获一生既而询于深之知伯权者则伯权死
矣嗟乎天之生才士也何为也哉数千万人而不一生
数十年而不一生幸而生焉固宜培植之爱护之若豫
章之凌于霄汉天球之贡于明堂乃摧折零落若是其
易者何也伯权昔谓予曰余骨相陋恐不能久于世又
其诗云绯衣数召文人少何用多修白玉楼将无以其
言为谶云余尝读蠛蠓集而深幸卢次楩之为王元美
卷六 第 23a 页 WYG1312-0753c.png
知也知伯权者谁哉故录其遗诗数首存之笥中以志
钟期之感
  续补高士传序
余既删补高士传复续补之者何皇甫先生撰辑高士
至汉末魏初焦先而止晋以后未之有也后人岂无有
续之者顾多缺略弗传陈眉公逸民史所收广矣择焉
不精识者议其滥余考历代之史自晋迄明得四十五
人其崇蹈遐轨深心远致足以激厉末流抑止贪竞若
卷六 第 23b 页 WYG1312-0753d.png
夫假名山皋撄情好爵如种放屡至阙下卢藏用捷径
终南之类槩弗录焉嗟乎世之艳心名利久矣抗尘容
走俗状拜谒于七贵五侯之门求望其颜色不可得而
肥遁之彦独弃之如遗虽樗木瓠落未必有济于用然
托志松石忘机麋鹿其澹泊无求有足多者裨益于世
顾可少哉历代帝王咸重山林隐逸之选良有以也由
是观之士之未得志于时者夫亦可以乐道忘势自爱
其鼎而不必人莫己知之为患矣
卷六 第 24a 页 WYG1312-0754a.png
  荆园小语序
申凫盟困守菰芦中至长安与余晤复与杨犹龙魏环
极诸子游无胫而走不翼而飞诗名遂噪海内一日过
百泉之上谒孙钟元先生先生告之曰以子之才胡不
濂洛关闽而第浣花叟之尚也申子瞿然曰濂洛关闽
与浣花而有二也乎余既服凫盟所见之高而因叹古
之真诗人未有不见道真见道未有不能诗者姬公勿
论已如渊明之诗夐绝六朝非见道而能之乎考亭推
卷六 第 24b 页 WYG1312-0754b.png
服陈伯玉杜少陵其所自为古诗可以驾苏李而上之
世徒诵其天光云影等句是何异坐井观天也凫盟既
以诗鸣矣又著荆园小语致于余曰吾守先人教将以
诫诸弟也夫才士每以跅𧿇泛驾而凫盟语按辔就闲
浣花也而濂洛之洵如钟元先生之言矣谓此语为申
子见道之作可也
  耕馀杂语序
读书至乐也耕而读则尤乐余盖尝稔其味焉忆辛巳
卷六 第 25a 页 WYG1312-0754c.png
壬午读书城南别墅阅耕楼上每日暮色暝登台舒啸
西山紫翠万状墟里烟火相接塍畦之间时见二三野
老往来不知何者是羲皇世界迄今入仕十七年矣山
中之楼尚在也山间之田尚在也楼锁空栋田横山脊
唯有白云青霞栖息高檐长须赤脚雨后一犁而主人
翁汨汨于马头尘驹隙影中鹤怨猿惊北山文可畏哉
偶读宁阳张攀龙耕馀杂语羡其既仕也而得耕耕也
而得读读也而能识之可不谓贤乎录其十中之一有
卷六 第 25b 页 WYG1312-0754d.png
如五侯之鲭于口明珠之粲于目也余将携此一卷于
樵牧间与海鸥狎处余殆将隐矣
  好善编身世言序
成我存独立之士也寓长安旅邸湫隘不堪而日手一
编陶咏自乐所著书有成子藓书及率庵诗集皆非今
人语也好善一编尤精微洁净直可羽翼经传身世言
体大思深又有裨于学问而不可阙者其友人尝称之
曰颊常带墨而口不挂金似也然而成子穷而著书其
卷六 第 26a 页 WYG1312-0755a.png
书后世必有述之者过于子云潜夫远矣岂止轻富贵
而乐文艺哉
  为善求子要览序
善之一字本于天降于人乃圣贤之阶梯进修之总会
易系辞云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孟子曰可欲之谓
善扩之至于圣而不可知之谓神唯一善之所积累而
已世人不识命字专谓气数为命不知天命人以气即
命人以理理为主而气自随之原不分先后专言气而
卷六 第 26b 页 WYG1312-0755b.png
不言理此世人所以惑于支干之说以为气数一定而
不知穷理以尽道也故惠迪吉从逆凶帝王首言之袁
了凡少不究心于经传晚乃得之于云谷何其见之迟
哉杨子体乾欲刻为善求子要览问序于余余嘉其意
将由善而求进于无穷也元吉无咎利有攸往岂但求
子之助已乎即此一念引而伸之自求多福不可量矣
若曰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则又与善相
忘其量愈大矣请以质之他日
卷六 第 27a 页 WYG1312-0755c.png
  动忍斋小言序
余晤承之武子于懒斋见其庞眉道猊以为烟霞痼疾
者耳既而得读承之诗又观承之小品杂言乃知其于
世事了然无碍而意思深沈又若有荆卿梁鸿之志愤
郁于中者特善于自晦而未见之用世亦无由知昔汉
文帝谓李广曰惜哉子不遇时若遇高帝万户侯岂足
道哉余于承之盖不能无感也承之事亲至孝又能阐
明邹渐斋先生遗书广布于世人品学问于此见其大
卷六 第 27b 页 WYG1312-0755d.png
端殆未可以烟霞痼疾者目之也承之蔚州人为吾宗
环极老友以道义相勉来京师不数日辄告去曰吾与
飞狐山下耕者有约何敢违环极亦不敢固留也其大
致如此
  李义山无题诗新注序
唐人诗若李杜二大家如军中之有李郭岂寻常偏裨
可拟尚哉元和而后得骚人之深者莫过李义山余尝
叹服其绝句之妙以为有独至之识而蕴藉宏深江宁
卷六 第 28a 页 WYG1312-0756a.png
供奉未能过也修龄吴子自为诗既奇变幽细而于唐
人中尤酷爱李义山尝注义山无题诗慨然曰义山抱
用世之才适际唐运之衰非宰相援引则无由进而令
狐氏龊龊自私无开诚布公之见此明珠之所以汨而
江蓠之所以咏也世槩以艳诗目之不探厥本指谬哉
余读唐诗既悲义山之不遇复悲世无能读义山之诗
者修龄能读之匪惟读之且能知之是义山不死而骚
人之学将复见于世也余固乐为序而传之以救夫世
卷六 第 28b 页 WYG1312-0756b.png
之习于艳而忘返者
  南和吟序
余久辞白社厕迹黄扉步阴玉阶之砖待漏霜寒之夜
每愧补衮无能折足莫救五言七绝几为谷音拈须刻
烛顿成往事追忆甲午乙未之间啸白云咏仙迹海内
同人慕义闻声负笈重趼唱和成帙惘然若隔世事矣
近惟挽杨方伯十二章脍炙人口或谓楚骚山鬼或谓
回锦离弦不止天末凉风之句残灯无焰之篇也请告
卷六 第 29a 页 WYG1312-0756c.png
归来日登丘垄松楸郁然攀泣而已茗柯周子将刻南
和县志乃以邑中十二景诗见属且先惠诸篇琳琅珠
玉续貂殊难然余素仰止文贞高咏梅赋对景怀人依
稀在目遂援笔立和如韵庶附骥尾而名彰不知江郎
之才尽也
  乔文衣诗序
乔子十馀年来诗道日进声誉藉藉公卿间争折节交
之恐后乔子何以遂能诣至此哉吾闻诗有别才别解
卷六 第 29b 页 WYG1312-0756d.png
不尽关于学与理大端在能悟耳太史公游天下名山
大川故其文疏宕有奇气名山大川何与文事而文以
进则太史公之善悟也诗与文盖非有二矣自丧乱既
平乔子簿于郏历四明再历蓬莱凡波涛汹涌山林窅
冥人世骇奇之状尽收吟橐而又有迂怪之士恢谲之
书扩其见闻所未及乔子夙受庭训有所大悟于中无
不镕铸而裁正之宜其胸之浩浩落落发为歌咏点尘
不滓也入长安以后潦倒况瘁亦绝无龊龊之态每一
卷六 第 30a 页 WYG1312-0757a.png
篇出苍苍凉凉爽秀扑人眉宇嗟乎余与犹龙氏言诗
久矣得乔子乃益张吾军海内之习声律者莫不思一
见乔子之为快岂无所悟于道而能然与故吾尝谓乔
子之遇似岑参而诗如贾岛
  罗子地理管见序
易曰俯以察于地理此地理之说也地理对天文而言
犹之乎阴以配阳母以配父合则双美离则相伤不相
舛耳古伏羲生而知之其后圣人迭兴莫不洞然黄帝
卷六 第 30b 页 WYG1312-0757b.png
分九州尧巡五岳周公营洛孔子墓泗水上朱紫阳详
论天下称冀州大风水讵谓此非儒者事而忽之哉余
素不读青乌之书己丑先考妣见背乃得地理四书读
之其第一书郭景纯葬经古本也观玩月馀有得于中
大约即河图洛书之意而归重于乘生气一语顾佳地
不易得地师不易遇应受佳地之人亦不易许此三者
所以难相值也罗世兄自西江来其学本于吾师罗先
生乃孔孟程朱之正传以其绪馀学及于此注解大意
卷六 第 31a 页 WYG1312-0757c.png
精䆳深奥举景纯之妙义阐发已无剩蕴而又得其象
外之诀教外之传著为俯察一赋勿论指示天机老婆
心切即其文辞声韵骈丽精工操觚染翰之士亦可饱
其枵腹而当琅玕之液金鼎之膏矣有志地理者熟读
而精味之察地之理以察心之理察心之理以察天之
理此仰观俯察下学上达契合于一而岂但造福于世
为仁人孝子所必资哉
 
卷六 第 31b 页 WYG1312-0757d.png
 
 
 
 
 
 
 
 兼济堂文集卷六